被吊起来用道具玩弄调教 被各种玩具玩弄H

2021-10-16 10:26

乔宁摇摇头,哼笑了一声,缓缓地站起来。
良心?
“阿姨,你要说的都说完了吧?”乔宁轻轻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脸色木然声音冷淡,“谦谦需要休息,你如果说完了,就可以走了。”
宋玉兰拧眉,不依不挠地:“想赶我走?我刚才说的条件,你还没有答应呢。”
“我说过了,婚可以离,赔钱是不可能的。”乔宁态度强硬,语气也越发冷淡。
“你再说一遍?”宋玉兰火大地指着乔宁,大有一巴掌拍死她的冲动。
乔宁再次下逐客令:“这里是医院,你如果还不走,我就叫保安了。”
“你……”宋玉兰咬了咬牙,伸手又要打人。乔宁眼疾手快,一把握住了宋玉兰的手腕,瞪着眼睛说:“阿姨,你再闹下去,我真的要报警了。”
乔宁在胡家七年,脾气有多倔宋玉兰不是没有见识过。想了想,宋玉兰抽回了手,留下一句:“这事没完!”转身扬长而去。
乔宁盯着宋玉兰的背影离开后,伸手扶住了床沿。
经过刚才那一闹,自己的力气已经被花光,让她觉得特别的累。身体累,心也累。
孩子还躺在床上昏迷,奶奶就来算计着他的赔偿费。
竟然好意思跟她谈良心?
真是可笑。
乔宁伸手,摸了摸儿子的脸,又轻轻地在脸上亲了一下,笑道:“谦谦,无论如何,妈妈都不会放弃你,不会离开你的。”
谦谦还没有醒,自然是听不见她的话。乔宁盯着儿子的脸,眼都不眨。
最后,她趴在床边睡着了。
直到一种异样的感觉吵醒了她。
乔宁睁开眼睛,一张好看的男人脸出现在眼前。
她眨了眨眼——韩寻?
韩寻怎么会又出现在医院?
因为刚醒,乔宁脑子里还有点糊,睡眼朦胧。她盯着韩寻看了一会儿,缓缓清醒过来,意识到不是梦,连忙调开目光,坐直了身体。
才一动,身上盖着的薄毯滑了下来。
乔宁看了一眼落在地上薄毯,刚才他隔得自己这么近,是为了给她披个毯子?
韩寻说:“你几天没睡了?”
乔宁揉了揉眼睛,又揉了揉眉心。因为没睡好,她觉得头更加疼了。
“韩先生,您怎么来了?”乔宁站起来,拖了把椅子,“请坐。”
韩寻坐下,下颌往谦谦的方向抬了抬:“孩子好些了吗?”
“医生说情况已经稳定了,只要配合治疗,慢慢就会好。”乔宁转身,去给韩寻倒水。上学的时候,倒是没有想到韩寻是这么好的人,“谢谢你来看他。”
韩寻目光在病房里扫了一圈,说:“这些天太忙,早该来的。”
乔宁礼貌地把水杯递上去,有些感动:“您太客气了,谦谦都是因为你才活下来,我都没有机会好好谢谢你。”
韩寻接过水杯,却并没有立刻喝,而是抬起眼,静静地注视打量她。
乔宁几夜没睡,也没洗头,今天甚至连脸都没有洗。虽然没照过镜子,但也能猜到自己现在蓬头散发,黑眼圈很吓人,她被韩寻看得陌名其妙,很不自在。
这人在看什么?
“他什么时候会醒?”就在乔宁快要受不了韩寻打量的目光时,他终于再次开口。
“医生也说不准,但这两天就会醒了。”唐宁如实回答。
韩寻坐在椅子上,双腿交叠。点点头,接着说:“既然随时会醒,那你就得上点心,一有什么变化,要及时地通知医生。”
乔宁点点头:“好。”
“如果明天还没有醒过来,必须要去了解情况。”
“好。”乔宁像是回应上级的交待,又顺从地点头。
“你一个人看不过来,也不能24小时地照看他。我会找个好一点的护工替你。”
“好……诶?”习惯性地回应之后,乔宁才反应过来,“什么?”
韩寻重复了一遍:“我说你一个人忙不过来。”
“后面一句。”
韩寻说:“找个好一点的护工。”
乔宁立刻说:“韩先生,谢谢你。但是你已经做得够多了……这件事情,我可以自己来安排,就不麻烦您了。那个……您也挺忙的吧……等谦谦好一点,我一定登门去道谢……”
虽然很谢谢韩寻的好心,捐血陪守,还亲自来看谦谦。
但如果还要麻烦他来找护工,就真的太说不过去了。
韩寻放下手中的水杯,抬眼看着乔宁。
他的目光带了些审视,更多的是不悦。
有些人,在与任何人的相处当中都处在强势的那一方,自带一种王者气息。韩寻就是这一类。明明什么也没有做,却陌名给了唐宁一种强大的压力感。
那感觉就像是面对自己的顶头上司。
乔宁被他看得有点心慌,就像是小时候被老师盯住,却又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
“您……在看什么?”乔宁忍不住问。
韩寻没有回答她,反而问了她另外一个问题:“胡谦谦,不是胡君昊的儿子,对吗?”
乔宁没想到韩寻会对这种问题感兴趣,懵了半天,才说:“韩先生,这是我们家自己的事。”
胡谦谦的血型到底怎么回事,她自己都还没有弄清楚,这事要怎么跟人说?
“孩子是谁的,你都搞不清楚吗?”韩寻对这个问题似乎格外执着,继续说道:“还是说,你本来就随便惯了,乱搞男女关系,所以压根也不清楚肚子里的种是谁留下的?”
这话就带着明显的侮辱了,乔宁抬起头,瞪着韩寻:“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而已。”韩寻语气平静,并不觉得自己的表达有什么不妥。
乔宁生气地说:“我从来没有对谁随便过!韩先生,这件事情跟你没什么关系,请你别管了。”
上市公司总裁都很闲吗?不过是那天在手术室门外听到了血型的事,就这么八卦了?
韩寻顿了顿,站了起来。
他坐着的时候,尚且让乔宁备感压力,这一站起来比乔宁高了一个肩,那压迫感就更强了。
他今天的气场和那天在手术室门外太的感觉不一样了。
乔宁不由自主地退后一步,有些防备地看着他。
韩寻说:“从来没有随便过……但当初在学校,我可不是这么听说的。”
第005章 受宠若惊
乔宁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当初在学校?韩先生,当初在学校你是万众瞩目,而我不过是个普通学生,我的谣言竟然也能传到你的耳朵里,真是奇怪!你什么时候听说的?又是听谁说的?”
虽然韩寻记得自己是他的同学很意外,但这话也说得太侮辱人了。她长这么大都是安份守纪,念书的时候更是老师同学眼中的“乖乖女”。什么时候也传出“随便搞男女关系”的传闻了?
韩寻拧了拧眉,眼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但却没再纠结于这件事上。
他把话题又转了回去:“我已经安排人去找护工了,明天应该就能搞定。所以,今天还是得辛苦你。”
“我照顾自己的儿子是应该辛苦,有什么好说的?倒是你,非亲非故的能做到这个份儿上,我真的很感动。”乔宁被刚才的“传闻”气到了,语气淡了下来,“我知道你也很忙,护工的事情,我会自己搞定。”
韩寻眼神清冷地瞟了乔宁一眼。
他好歹也是救过谦谦命的人,乔宁不好再纠结于一点小不愉快,当下也闭嘴不言了。
“我先走了。”韩寻似乎没有了再多说下去的欲望,走到床边看了谦谦两眼后,转身出去了。
乔宁把他送到门口,关上病房的门。不管怎么说,他已经帮了自己不少,本质上是个好人。至于性格怎么样,是不是误会自己作风不正,那不是她关注的重点,反正将来……两人多半也不会有更多的交集。
谦谦在第二天悠悠转醒过来,他醒过来的时候,乔宁已经累得睡着了。听到细细地叫“妈妈”地声音,一开始还以为是幻觉,直到忽然惊醒,看到谦谦睁开的眼睛,乔宁才立刻凑上前:“谦谦,你醒了?”
谦谦坚难地咽了咽口水,眨眨眼,语气委委屈屈:“妈妈……”
乔宁连忙按了铃叫医生,又拿了杯子和吸管给他喂水:“怎么样?谦谦……”
谦谦很难受的样子,眉头紧皱,好半天了才挤出一个字:“疼。”
乔宁的眼泪立刻下来了,她尽量稳住自己的情绪,哽咽问:“哪儿疼?”
孩子也说不上哪儿疼,好像全身就没有不疼的地方。他想动,一动就更疼了。乔宁连忙压住他,让他躺好:“别动。”
谦谦:“哪儿都疼……妈妈。”
正在这时,医生带着两个护士走了进来。乔宁连忙起身,跟他说明了现在的情况。
医生说:“先上点止疼药,但是您也知道,不能一直靠药物有副作用,用多了不好。而且,也不是用了就完全不疼了,咱们得控制用量,只能缓解缓解。”
乔宁一边掉眼泪一边点头。
医生想了想,接着说:“这是我这边给你推荐的护工,星姐。”
医生旁边一位四十来岁的大姐朝乔宁点点头,笑道:“乔小姐,您好。我姓沈,沈星,大家都喜欢叫我星姐。”
“我……没……”她好像还没有来得及去弄护工的事情吧?
沈星解释道:“是韩先生请的我……乔小姐,我做护工这一行有七年,照顾过各种情况的病人,无论是老人,小孩,孕妇,产妇,都很有经验。您放心。”
沈星个子高挑,身材微胖但却很匀称。脸上戴着医用口罩,露出来一双眼睛里装着温和友善。头发盘在脑后,穿着白色的护士装。整个人的感觉清清爽爽,非常舒服。
看得出来,是个很专业的护工。
没想到韩寻的效率这么快,说是会帮忙,第二天就已经找好了人。乔宁满心感激,心想这请护工的钱一定得自己出。
沈星人都已经来了,她也不好退回去,况且她正好需要一个专业护工来搭把手。
“那就麻烦你了。”
沈星已经走到了谦谦的床边,仔细地看了孩子几眼,笑道:“这是我应该做的……”
谦谦睁着一双大眼睛,虽然脸色苍白,头上还缠着绷带,却掩藏不住他五官的精致。沈星回头,对乔宁微笑道:“您家孩子生得真好看,很像您。”
“谢谢。”
沈星来了之后,乔宁一下子清闲了很多。她很会哄孩子,转移他的注意力。还会擦洗身体,煮病号粥,亲自喂孩子吃。又包揽了病房的卫生。
干活麻利,脾气温和。
谦谦在醒过来的头两天疼得厉害,睡了没一会儿就得醒来哭闹。闹起来连乔宁也搞不定,沈星却能轻易安抚下来。
乔宁一开始还提着一颗心,后来看沈星照顾孩子非常细心周到,渐渐放下心来。在沈星的再三劝说下,好好睡了一觉。醒过来整个人舒服了不少。
电话震动,乔宁一看是宋玉兰的号码,直接挂断了。这几天胡君昊母子打了不少电话过来,乔宁接过两个,不是骂她就是跟她谈“赔钱”的事。乔宁听到就烦,后面索性不接那俩母子的电话了。
等谦谦情况好一点,得立刻跟吴君昊把婚离了。
紧接着,电话又响了。
乔宁心里烦,语气不善地接起:“我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不要再打过来了!”
说完就要挂断,那边的声音却带着熟悉的笑意:“哟,这是谁惹你了?一肚子气?”
乔宁怔了怔:“诗语,你从H市回来了?”
“昨儿刚回,在家做了下卫生,怎么样,晚上过来吃饭吗?我亲自下厨,都买的你爱吃的菜,还有谦谦爱吃的大虾。”唐诗语语气欢快地问。
乔宁叹了一口气:“怕是去不成了,谦谦出了车祸,我得在医院照顾他。”
不等唐诗语吃惊,她又接着说:“你要是来看我,给我带几件换洗的衣裳,一套新的个人洗漱用品和护肤品。”
唐诗语缓了几秒才接受了她的信息,问:“谦谦严重吗?那我啥时候去你家拿?家里有人吗?干脆穿我的吧。我现在就整理一下,一会儿过去。中午没吃吧?想吃点啥?”
第006章 你很奇怪啊
唐诗语到的时候,谦谦正好一觉睡醒,觉得身上痛在哭闹。星姐将孩子稍稍扶起,哄了一会儿,喂了些粥。
“弄得这么严重?”唐诗语一走进门,就看到孩身上到处裹得都是纱布,心里一疼,声音也跟着哽咽起来:“这得多疼啊……”
乔宁跟她使了个眼色,笑道:“我们谦谦是最勇敢的,今天已经不很疼了,对不对?”
孩子原本哭得眼睛犯红,听到乔宁这么说,到底还是把泪水逼了回去,点点头。
唐诗语带了个变形金刚的大玩具,又带了几辆小车。虽然现在还玩不了,但孩子看到了情绪好了不少。
她又对乔宁说:“我也替你带了些吃的,这可是我亲自下厨做的你爱吃的。”
唐诗语是市场部的经理,平时工作很忙,今天是因为刚出差回来,偷了一天懒。原本想着约乔宁逛街,说些家常话,没想孩子出了车祸。
她一头干练的短发,白色不规则的上衣配着包臀短裙,显得很精干。
她俩是多年的同学和好友,多年来关系一直亲密要好。乔宁也不跟她客气,接过保温桶,把里面的饭菜拿出来就吃。
看唐诗语几回都欲言又止,乔宁忍不住了:“你有什么话就说吧,一副快要憋死的样子。”
唐诗语看了床上的谦谦和星姐一眼,压低了声音:“怎么回事?老胡这几天来了吗?你们夫妻又吵架了?这么多年了累不累啊?再说,吵架归吵架,冷战归冷战,也不该不来管孩子吧?”
说起这件事,乔宁差点连吃饭的胃口也没有了。她垂下眼皮,没有作声。
唐诗语一看她这样子,心里就明白了大白。当即站起来:“又跟那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在一起是不是?行,我去找他。我倒要看看,他是为了那个女人连儿子都不要了?”
乔宁连忙瞪了她一眼:“你给我站住!小声点!”
谦谦虽然才七岁,但也不是什么都听不懂。这么多年,他大部份时间都只能看到妈妈,爸爸就算回家,也总会和妈妈吵架。现在住院,他连爸爸的影子都没有瞧见。忍不住问:“妈妈,唐阿姨说的是真的吗?爸爸,是不是不要我了?”
唐诗语刚才一时气愤,忘了顾忌孩子,这会儿后悔得要死,连忙解释:“不是,怎么会不要谦谦呢?谦谦这么可爱。大人之间有一些矛盾是正常的,谦谦乖……别担心。”
谦谦一脸失望加不高兴:“但我爸爸一直都没有来看我。”
乔宁心里一痛,放下碗筷走到孩子身边,摸了摸他的头:“爸爸昨天才来过了,但是当时谦谦睡着了,他工作忙,又回去上班了。”
谦谦眼中一亮,问道:“真的吗?”
乔宁点点头。
谦谦想了想,接着说:“那,下次爸爸再来的时候,妈妈你把我叫醒,行不行?”
乔宁笑道:“爸爸说了,这段时间都很忙,忙得每天要在公司睡,大概最近都没空再来了。谦谦,等爸爸不忙的时候,你的伤也好了……到时候,就可以见到爸爸了。”被吊起来用道具玩弄调教  被各种玩具玩弄H
这种话,谦谦从出生到现在,听了不下几百遍。他瘪了瘪嘴,虽然还是不太高兴,但也没再说话了。
乔宁把他交给星姐,没胃口也坚持把饭菜吃完了。
唐诗语不好再多问,叹了一口气,和谦谦说了一会儿话,坐在旁边刷手机。
一直等到乔宁吃完,她才抬起头:“要出去喝点什么吗?”
俩人去了医院附近的奶茶店。
六月多的正午,天气非常热,奶茶店里一个顾客也没有。唐诗语点了一杯冰咖啡,乔宁点了一杯珍珠奶茶。
唐诗语叹了一口气,说:“宁宁,我知道你不想提起老胡,我也烦他,但我就是担心你。这次又闹得很严重吗?谦谦出了这么大的事,他都不过来。他真的要为那个女人跟你……离婚了?”
乔宁吸了一口奶茶,调整了一下情绪,才尽量用听起来平静的声音说:“离婚也没什么大不了,我早就想离。如果不是家里人一直在劝,说什么离了婚孩子遭罪……也不至于弄成现在这样。”
唐诗语忍不住拍了拍桌子,骂道:“那个贱货到底有什么好的?把老胡弄得五迷三道的……真想把男人的头掰开,看看里面装得都是不是屎!好好的家不要,要去找野的!气死我了……这次又是为什么事闹起来了?”
乔宁沉默了半晌,才说:“谦谦……血型和我们对不上。他可能……不是胡君昊亲生的。”
唐诗语瞪大了眼睛,嘴唇颤了颤。
乔宁抬起头来,见她嘴唇上的血色都退了下去,脸上表情就像是刚见了鬼一样。无奈道:“你也不用吓成这样……其实我都弄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在我的记忆里,我明明就只有过他一个男人。诗语,你帮我想想,我是不是有哪次喝高了……做了些……”
话说到这里就没再说下去了,后面的意思她相信唐诗语也懂。
唐诗语不自觉地端起杯子喝咖啡,乔宁发现,她的手都抖了起来。
“你怎么了?”乔宁伸手,摸了摸唐诗语的额头,发现她在冒冷汗,担心道:“你哪里不舒服吗?”
唐诗语把咖啡咽下去,又连着吸了两口气才开口:“我真的被你吓了一大跳……可是这种事情,你怎么倒问起我来了?你自己……好好想想?”
乔宁拧起眉,盯着唐诗语看了一会儿,直言不讳:“诗语,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我看你很奇怪啊!”
唐诗语放下杯子,严肃道:“我看是你自己很奇怪吧?如果谦谦真的和胡君昊没有血缘关系,那最清楚他亲生父亲的人,不就是你吗?你倒来问我!说真的,你……真的半点印象也没有?”
乔宁平时要带孩子,夜生活少得可怜,基本可以忽略不计。而且依照谦谦的的出生日期,只有可能是毕业聚会那一天晚上和胡君昊怀上的。
除非……
第007章 他一定很喜欢小孩子
除非……那天晚上跟他在一起的不是胡君昊?
可早上醒来的时候,床上躺着的确实是他没错啊!
乔宁闭上眼睛,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她觉得自己也真的太苦逼了,这都遇上些什么事?
唐诗语又接连喝了两口咖啡,再次开口:“我总结一下啊,也就是——现在已经确定了老胡不是谦谦的亲爸,而他的亲爸……你并不知道是谁?对吗?”
乔宁扶了扶额,虽然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这样没错。
唐诗语伸出一个大拇指,一副由衷赞叹的陈恳语气:“牛X啊你。”
乔宁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她都快要被这件事情愁死了。
因为宋玉兰一直打电话骚扰她,乔宁又问了唐诗语一些关于法律上的问题。她跟胡君昊大概不会和平离婚,最终的结果怕是要等法律的宣判了。
“什么?赔钱?谦谦从出生到现在,他们家出过钱了吗?不都是你一个人在忙活?好意思提钱?”说到钱的问题上,唐诗语整个人都炸毛了。
结婚第一年,乔宁就生了儿子,胡君昊天天不着家,宋玉兰也不来帮忙,乔宁一个人带着孩子又没有收入。后来还是唐诗语拿出自己的私房钱,替她请了个育婴保姆,让她能空出时间来上班。后来孩子上学,乔宁是又要工作又要带娃,赚的那点工资,全部都花在了孩子身上。
累得像狗一样的支撑到现在,存款还少得可怜。
一想到这些,唐诗语就满肚子的怒火。“你说,你长得这么好看,又是名牌大学毕业,这是找的一家什么人啊……”
乔宁被她说得更加郁闷了。
她觉得命运就爱玩弄人,如果不是当初那么快怀孕,她也不会那么快结婚。早一天看清楚渣男的真面目,说不定一切都不一样了。
只可惜,生活没有如果。
乔宁把杯子里的珍珠奶茶喝了一半,记挂着儿子,起身准备要走:“这件事情,你暂时别在谦谦面前提。他这孩子敏感,我怕他多想。”
唐诗语一边拿包一边说:“我知道。但这事他总有一天会知道,你想瞒也瞒不住。如果要闹上法庭,到时候……”
说到这里,唐诗语不由得露出了一副担忧的表情。父母离婚是解脱了,但对孩子来说,伤害却是永久性的。虽然胡君昊不是孩子的亲生父亲,但好歹也在身边七年。现在孩子心目中,还没有亲不亲生的概念。
两人出了奶茶店,在医院门口遇见了韩寻。
他的车停在医院门口,司机下来替他打开车门。他出来以后,一眼就看到了同在医院门口的乔宁和唐诗语。于是向两人走过来。
唐诗语瞪大眼睛盯着韩寻,手提包都在不自觉中掉在了地上。
乔宁听到“咚”地一声响,回过头看了唐诗语一眼,拧起眉:“你怎么了?”
唐诗语脸色发白,看上去又紧张又兴奋,甚至还带了些许的……恐惧?
这种复杂的表情几乎没有在她的脸上出现过。
“谦谦中午吃过东西了吗?”韩寻讶异的目光只在唐诗语的脸上停留了一瞬,就落在了乔宁身上,“我开会,耽搁了会儿。”
乔宁见唐诗语的目光像是生了钉一样粘在韩寻上,用手肘捅了她一下,小声问:“你还记得他吧?韩寻,咱们的大学同学。就是他救了谦谦的命……”
唐诗语这时候才如梦初醒,立刻捡起了自己的包,慌乱地说:“记得的,韩寻嘛……当初在学校谁不认识?只不过,他一直不太爱和女同学说话,太低调了。”
韩寻朝她冷淡地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那走吧。”
一行三人一起进了电梯,乔宁见韩寻的助手提了个保温桶,问道:“这是给谦谦的吗?”
“是,我让厨子熬的粥。”
乔宁说:“星姐给他做了病号餐,这会儿应该又睡下了。要不然留着晚上吃也行,你费心了。”
虽然上一次和韩寻的谈话不算太愉快,但他是真的关心谦谦。今天又特意带着吃的来看谦谦,乔宁便当上次的谈话没有发生过。
韩寻没应声。
乔宁转头正要和唐诗语说明一下韩寻的事,转头却见她的目光又粘在了韩寻的身上,又是那种莫名的奇怪目光。
意识到乔宁在看她,便收回了目光,小声说:“这个韩寻,比上学的时候更有味道了。脸的轮廓更加成熟, 身材好像更高大了!别看他规规矩矩穿了衬衣,如果把衣服脱了,身材一定是很好的,你看手臂上的肌肉隔着衣服都能看到。腹肌一一定有八块,你再看那腰……”
乔宁嘴角抽了抽:“……”
唐诗语接着压低了声音问:“最关键的是,他可比上学那会儿有爱心。我从前就没有看见过他关爱小孩子小动物,自己就像个冷血动物一般。”
唐诗语的声音虽然小,但在电梯里空间封闭,韩寻大概是一字不漏的听到了。
乔宁提醒她:“别说了,人家听得到……”
唐诗语一开口就停不下来:“他还没结婚呢,你知道S市多少女人想嫁给他?特别是那些名媛小姐,还有小明星,个个削尖了脑袋的往他身边挤……不过也是,如果能嫁给韩寻,等于飞上枝头……”
乔宁听得直翻白眼,这女人的花痴病简直是没有救了。
好在这电梯到了,打断了唐诗语当着正主的面谈论的八卦。
到病房的时候,谦谦果然已经睡了。
韩寻问:“他今天睡了多久?”
沈星:“一天比一天好,今天上午醒了三四个小时。也没有一直频繁的喊疼了……”
韩寻点点头,低着头伸出手,在谦谦的头上摸了摸。看得出他动作很轻,就像是对待一件极为珍视易碎的宝贝。
乔宁走过去,轻声说:“看着他身体一天天在恢复,我也能放心了。对了,星姐的工资是多少?我转给你。”
韩寻帮她的地方已经够多了,她不想再让他破费。
韩寻没有应她,而是继续盯着谦谦熟睡的脸,带着淡淡的宠溺和心疼。
乔宁想,他一定很喜欢小孩子。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主人用乳夹调教奶头走绳 性奴调教惩罚扒开屁股
上一篇:堵好了一滴也别流出来 调教喂下面的小嘴吃东西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