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用乳夹调教奶头走绳 性奴调教惩罚扒开屁股

2021-10-16 10:27

韩寻盯着谦谦看了好几分钟,才抬起眼回答道:“不必你出钱。”
乔宁听了断然拒绝:“那怎么能行!你已经帮得够多了,肇事司机的赔款到帐了,我可以……”
韩寻看着她:“肇事司机我已经开除了,这事我也要负责任,所以钱就不必你出了。”
乔宁愣了愣,原来肇事司机是……
韩寻接着说:“他是因为要赶着去接我,所以才撞倒了谦谦。虽然孩子不懂事,但他的车速如果能慢点,也不会让谦谦伤得这么严重。”
乔宁嘴唇动了动,最终没再说话了。
她的心情很是复杂。
当时谦谦自己忽然横穿马路才被车撞,理论上讲他也有很大的错。但作为孩子的母亲,心里也无法做到公正,毕竟谦谦差点为此丢了一条命。
韩寻在病房待的时间不久,留下了保温桶,就走了。
出了门,助理龚琪跟上来,在耳边小声说:“刚才陈先生来了电话。”
韩寻顿住脚步,问:“什么结果?”
龚琪说:“他只是通知鉴定结果出来了,至于什么结果……”
龚琪看了一眼韩寻的脸色的,接着说:“要不然,我现在过去拿?”
韩寻先是点了点头,几秒钟后又改变了主意:“我亲自过去。”
上了车,韩寻的电话就响了,他只是看了一眼,直接按掉了。
龚琪琢磨了一下才开口说:“前两天太太给我打电话,问您什么时候回家吃饭?少爷,您好像……有半个多月没有回去了吧?”
韩寻平时喜怒不形于色,哪怕是龚琪有些时候也摸不准他心里的想法。只是这几天他接了韩太太好几个电话,让他劝韩寻多回家吃饭。龚琪平时不太敢干涉韩寻的私事,今天从他的脸色看,似乎心情还不错,所以就趁机提了。
但韩寻也没有回应他。
两人到鉴定中心时,陈树正在等着他。见到韩寻进来,他打了个哈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笑道:“大忙人,你还真的亲自过来了。”
韩寻没有搭他的茬,开门见山地问:“鉴定结果呢?”
陈树身材十分消瘦,哪怕穿着白大卦,也像是挂在了一个骨架子上,风一吹就要倒。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把桌上的一个文件袋递上去:“在里面了,自己看吧。”
韩寻接过来,打开文件袋,把里面的几页A4纸拿出来,一页一页地看下去。看到最后一页后顿住,半晌都没有再动作。
虽然职业操守里明文规定了不许打听隐私,但陈树还是没能忍住胸中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揶揄道:“这孩子哪儿来的?怎么你好好的,就多了个孩子呢?这些年你不一直在国外吗?前几天我还跟老赵说你要注孤生了,没想到你悄摸摸还整一了一孩子……诶,我话还没有说完呢,你去哪儿啊?韩寻……”
跟着韩寻出了鉴定中心,龚琪也不敢多问什么。直到上了车,韩寻才对司机说:“先去公司,下班后回家。”
司机不明所以:“回……”
“南郊。”韩寻说完,微微闭上眼睛。
韩寻的房产很多,南郊这边是成年前和父母一起同住的,也是韩家的本宅。韩寻很早就从家里搬了出去,只是偶尔回家吃饭。出国以后,除了春节清明,他也极少回。最近,他也有半个额没有回过家了。
当天下班后,韩寻回家吃饭。
韩太太是S市金氏的独生女金如芳,金氏几代从商。两家当年联姻之后,金氏的产业一半就转移到了韩氏门下。如今韩氏的辉煌,离不开金氏当年的支持。金如芳从小就众星捧月,嫁进韩家之后也没有闲着,早年一直帮着丈夫料理国内产业。还是今年儿子回国,她才慢慢退下来。
得知韩寻要回来,她一下午都在准备。韩寻到家的时候,就看见金如芳穿着一件淡蓝色的长裙,和另外两个女人在翻看杂志,谈笑风声。
“韩寻回来了……”金如芳回头看见儿子,微微一笑站了起来,向韩寻招手。
她极为注重仪表,哪怕心里十分欢喜,脸上也只露出十分之一。这一点,韩寻和她的个性很像。
韩寻走到面前,叫了声妈。
金如芳指了指旁边中年女人:“这是秦太太你还记得吗,秦氏地产,一直跟咱们家有和作的……”
韩寻礼貌地叫了一声:“秦太太……”
秦太太身材肥胖,但却显得很和气,笑容满面的打量了韩寻一眼:“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韩少爷都长大成人了。”
金如芳笑道:“也不看看姗姗都长成婷婷玉立的大姑娘了,韩寻,这是秦小姐,你们小时候见过面,还记得吗?她今天正好休息,我就叫她过来吃个便饭。”
秦姗姗不像她母亲的身材,穿着一件纯白色的及膝裙,露出纤细的四肢,身材高挑,凹凸有致。微卷的秀发垂在胸前,显得很温婉又漂亮,大家闺秀的气质浓郁。
声音也很好听:“韩少爷……”
“别那么生疏,都是年轻人,叫名字就行。”金如芳连忙说。
韩寻朝她点点头,叫了声:“秦小姐。”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忽然打电话叫他回来吃饭,韩寻就猜到是什么事。
这两年,金如芳一直明里暗里追问他的个人问题,虽然二十八岁不算老,但他外婆这两年身体不行,总念叨着要他交个女朋友。金如芳也觉得儿子该成个家了,就默默的物色上了。
秦姗姗,她看着就很不错。无论从年纪,性格,外貌,家世,学识能力上,都能匹配得上。
四个人坐下吃饭,秦太太的目光就一直在韩寻身上转。这个“准女婿”她很满意,简直越看越顺眼。
韩寻话很少,垂着眼睛吃饭,一点动静也没有。
金如芳怕气氛太尴尬,便找了个话题问:“韩寻,怎么回来吃饭,还带着工作呢?那里面装的是什么,看你不离手,给龚琪拿着吧。”
龚琪连忙上前,准备去拿那文件袋,哪想韩寻一伸手压住了文件袋。
第009章 替你写的离婚协议
金如芳拧了拧眉,但还是微笑道:“什么重要东西?”
韩寻放下筷子,又端起水杯浅浅喝了一口,才说:“我有个儿子。”
他的神色平静,几乎在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仿佛只是在说“今天外面天气不错”。
金如芳愣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自己是听错了:“你说什么?”
韩寻保持着同样平静而没有波澜的语气重复了一遍:“我有一个儿子。”
秦太太张了张嘴,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挂不住了。就连秦姗姗也变了脸色。
韩寻想了想,补充得更详细:“七岁了,不过前段时间出了车祸,这会儿还在医院治疗。你放心,他的主治医生都是我安排的,请的也是最优秀的护工。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痊愈出院。我打算出院以后,把他接回来。”
成年以后,韩寻和父母一直都是聚少离多,他性格冷淡说一不二,做起事来干净立落,只要开口基本都是直奔主题。
只是今天这个主题……实在是太突然了。
金如芳立刻连仪态也顾不上了,音量拔高:“我放心什么?你说……你有个孩子?你什么时候有的?还……已经七岁了?”
饶是她这些年风风雨雨混了这么些年,也被这个天大的消息给震懵了。
“嗯。”韩寻轻应了一声,慢悠悠把碗里的饭吃完,在同桌其他三人的目瞪口呆中放下筷子,抽了纸巾擦了擦嘴,彬彬有礼地起身:“我饱了,秦太太,秦小姐,你们慢吃。”
说完,就真的起身走了。
“诶你……”金如芳被韩寻的话震了个魂不附体,急切地想知道他话里的真假,但良好的教养让她又不好丢下客人直接出去追儿子,只好强行按捺住心绪,勉强对秦太太和秦姗姗笑道:“他大概是公司还有事,要忙去。咱们自己继续……”
秦太太脸色几经变化,到底还是没忍住,开口问:“韩少爷刚才说的孩子……是真的吗?”
如果真有个孩子,那……那……
那她家姗姗怎么办?
这才刚说完要撮合俩孩子,要结亲家,立刻就整一个孩子出来,这反转未免也来得太快了吧?
该不会是韩寻为了拒绝姗姗,编胡话呢吧?
秦姗姗脸色也不好,她觉得有些尴尬。
金如芳更加尴尬,她的顺了顺自己秀发,语气愧疚:“这件事情我也不知道,也是刚刚才听他说的。等明天我一定要好好问问他,再给你一个答复。我们继续吃饭。”
秦太太很想怼一句“还等什么明天,今天问清楚不行?继续吃什么饭,我是为了你一顿饭来的吗?”
但到底还是在忍住了没说。
一顿饭吃的十分的尴尬,三人各怀心思忐忑不安。饭局一结束,秦太太和秦姗姗就告辞走了。
金如芳也没有留人的心思,人一走,立刻就给韩寻打电话追问。
乔宁见韩寻的手机一直在震动,忍不住问:“你不接吗?”
韩寻中午才从病房离开,晚上8点左右就又来了。当时乔宁刚刚洗完澡,换上睡衣,看到韩寻很是吃惊。她知道韩寻关心谦谦,但这也关心得有点太过了吧?
可人家既然来了,她也不好往外赶。
这次过来,谦谦倒是醒着的。韩寻来的时候带来了拼图,陪着孩子拼了半个小时,直到谦谦揉眼睛,他才让沈星拉上病床的帘子,哄他睡觉。
谦谦睡了以后,他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拿着平板电脑,看样子在处理工作。
手机连着震了好几次,他都没有要接的意思。
韩寻抬起眼,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吩咐乔宁:“帮我接一下。”
“啊?”乔宁瞪大眼睛,指了指自己的脸。
她心想:你自己本人就在这儿,凭什么要让我帮着接啊?
韩寻说:“是我妈,大概是要问我在哪儿,你就告诉她我的地址。”
乔宁一脸莫名其妙:“你自己不会说吗?”
想了想,狐疑地问:“你该不会是为了躲着你妈,才到这儿来的吧?”
韩寻看了她一眼:“难道我看起来,是除了医院就没地方可去的人了吗?”
乔宁想想也对,讪笑了一声。
她不肯接,韩寻就示意龚琪接。
龚琪只好把电话接了起来:“太太?”
金如芳电话总算打通,急切地:“小琪,韩寻呢?跟你在一起吗?”
龚琪看了韩寻一眼,随便找了个借口:“少爷现在不方便接电话,他在……”
还没等他把话说出口,金如芳已经迫不及待地问出后面的话:“他说的孩子的事你知道吗?到底怎么一回事?”
龚琪不好当着乔宁的面解释这件事,只说:“太太,这件事情,还是等少爷有空的时候,再跟回电话。那个,我还有别的要忙,就先挂了。”
赶着金如芳再开之前,龚琪当机立断地挂断了电话。心都砰砰跳。
少爷也真是的,到走廊上去接个电话,有那么难吗?非得要来为难他。
他这个小小的助理一阵心累。
韩寻抬了抬眉,把手中的平板电脑放在桌面上,然后推到乔宁的面前。
乔宁莫名其妙,伸长脖子看了一眼。
离婚……协议书?
平板电脑的文档上,开头是这样几个字。
敢情他刚才一直摆弄平板不是在处理工作,是在弄这个离婚协议?
唐诗语下午不是才说,韩寻还是单身未婚吗?
不,关键是,离婚协议书,给她看什么?
乔宁简直是满头雾水,完全弄不懂韩寻的套路。他这个时间还过来就已经够奇怪了,还耐心的陪着孩子玩了半小时,让她接他妈妈的电话,现在甚至连离婚协议也要给她看。
他俩很熟吗?压根就不吧?
见韩寻也不解释,乔宁不得已不耻下问:“呃,你要离婚吗?”
“我还没有结婚。”
乔宁瞪大眼睛。
韩寻:“这是帮你写的。”
乔宁这回不但把眼睛瞪大,连嘴也张大了。
这人是把“帮人帮到底,送佛送上西”的宗旨贯彻到底了吗?知道她要离婚,竟然还帮她写了协议?
第010 这三道雷
乔宁把平板电脑拿来看了一眼,其实这个协议很简单,条款也没有多少。基本就是各自名下所有财产归个人,共同财产归男方。
简而言之,她带着谦谦和他的车祸赔偿款,净身出户。
这和她原本的打算一模一样。
婚是一定要离,她不可能再和胡君昊这么个渣男蹉跎一辈子。至于净身出户……她本来对胡家的房子和车没有兴趣,这么多年来,她就像是一个借住的,此时不要这些也不觉得可惜。她有手有脚,好好工作一样能养活谦谦。
“你怎么会关心我离婚的问题?”乔宁问。
哪怕是再热心,一般也不会有人热心得这么彻底吧?
这其中一定是有隐情。
韩寻微微眯了眯双眼,这个表情有点类似于冷笑和嘲讽,他问:“8年前的事情,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
8年前……
乔宁盯着韩寻,压低了声音:“八年前的什么事?”
韩寻看着乔宁好半晌都没说话,而乔宁也盯着韩寻,等他的回答。两人大眼瞪小眼了片刻,乔宁先坚持不下去了,挪开目光:“到底是什么事,你赶紧说。”
韩寻起身,对乔宁说:“跟我来。”
乔宁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和沈星打了个招呼,跟着他出门了。龚琪本能地跟上去,被韩寻一句:“你在这里等着”给拦了回来。
韩寻把乔宁带到走廊的转角处,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半左右,这里没有什么人,来医院探视的亲人大部份也已经走了。
乔宁还没有来得及开口,韩寻忽然转过身向她靠近。
对于不是太亲密的人忽然靠这么近,乔宁本能地往后退,被挤得后背靠墙缩着肩膀:“你做什么?”
“8前年前毕业聚会,你还记得你跟我说了些什么?”韩寻盯着她问。
毕业聚会那一天,她印象还算深刻,但并不记得自己有跟韩寻说过话。
就算是说过,也一定不是什么太重要的话,否则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乔宁试探着问:“祝前程似锦?心想事成?笑,笑口常开?”
韩寻脸色不太好。主人用乳夹调教奶头走绳  性奴调教惩罚扒开屁股
乔宁又想了想:“难道是……万事如意?早日脱单?”
韩寻嘴角弯了弯,露出了一个冷笑。
乔宁想,看来还是不对。
韩寻面部表情没有明显的变化,但看向乔宁的目光并不友善,似乎很生气。
乔宁被这样的目光盯着,只觉得后背发凉,冷汗都要下来了。
“既然你记不起来,那我给你一个提示好了。‘钻石酒店’,还记得吗?”韩寻问。
乔宁脑子里似乎有“叮”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但又来不及抓住。
“钻石酒店”她当然有印象,她当天晚上喝高了,住的就是这家酒店。因为太晚,同学们不在S市的都没有回宿舍,住在酒店里,全班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同学都住在那儿。
可是,她被唐诗语扶进酒店以后的记忆非常混乱,只凭着早上起来睡在身边胡君昊和她自己身体的反应,判断是和胡君昊酒后乱那啥了。之后查出怀孕,也证实了这一点。
难道她在进房间之前遇见了韩寻,并且和他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
因为时间过去得太久,当时的记忆本就非常零碎,现在叫乔宁去回忆起来,实在很有难度。
“906,不记得?”
乔宁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906,就是她和胡君昊住的那间房。
倒不是因为她当时很清醒,而是上午去退房才有印象。
“你怎么知道?”
韩寻反问她:“你问我怎么知道?不是你自己跑到我的房间里来,向我表白,非要跟我睡的?”
乔宁这时候的心情,大概用“被雷劈了”最恰当不过了。
她一脸的震惊,脸色迅速变得苍白,好半晌才吭声道:“你……说什么?”
她刚才是不是听错了?
“我喜欢你,好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从开学军训第一天看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这不是你跟我说的?”韩寻又往前走了一步,逼得乔宁无处可退,后背紧紧地贴住了墙面。
哪怕是脑子再不发好使,她现在也把事情缕清楚了。
“乔宁,你说你从来没有‘随便’过?原来你跟谁睡过都记不起来,就是你所谓的不‘随便’,真是让我大开眼界。”韩寻微微眯了眯眼睛你,接着吸了一口气,“我本来不打算告诉你,反正对于你而言,不过是睡一觉而已压根不值得一提。但是谦谦……”
乔宁被他冷漠的目光看得心头一窒,听他继续说道:“他应该姓韩。”
乔宁觉得自己又被雷劈了一遍。
这两道劲雷把她劈成了焦壳。
八年前的那个晚上,跟她在一起的人真的不是胡君昊吗?那为什么胡君昊在她醒来的时候,会在同一张床上?如果说他们之间没有发生过任何事,那之后为什么胡君昊会为了孩子跟她结婚?
总不可能,她睡完了韩寻,又把胡君昊也睡了吧?难不成更夸张——是他们三个人一起睡的?
乔宁被自己的想像吓得差点当场晕了过去。
韩寻见她丢了魂一样不再说话,打算不再理会她。该说的已经说完了,当时不管是因为酒精的作用,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或者是乔宁故意装作已经忘记了,现在已经不重要。
他正要走,被乔宁一把拉住了手臂。
“你说清楚!你的意思是,你是谦谦的……那不可能啊,如果那天晚上是你,那你人呢?”乔宁还是不相信这么离谱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韩寻一成不变的脸上终于能看出来了些许怒气:“我也想知道,怎么我清晨离开以后,你那么耐不住寂寞,立刻换了个人。”
这是今天的第三道雷了。
乔宁完全是依靠着坚强的意志力,才让自己站稳了。依照韩寻的说法,胡君昊是凌晨才到的她的房间里。那他为什么会以为谦谦是他的孩子?
乔宁空白的脑子里又“叮”地闪了一下——那只有一种可能。
同ID下公众号本书关注章节相同当前关注章节
第011 妈妈入院
那就是胡君昊也以为两人之间发生了关系。
可是……总有哪里不对劲……
她的脑子一片混乱,有些头绪模糊了又清晰,清晰了又模糊,如此反复。连韩寻什么时候走了都不知道。
正在风中凌乱,手机铃声响了。
她看也没看,就把电话接了起来。
电话那端是她熟悉的声音:“宁宁,你跟君昊要离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乔宁一怔,这事爸爸怎么知道了?
“爸,我……”
“还有,谦谦到底怎么回事?亲家说谦谦不是君昊的孩子?”乔伟岸的声音浑厚,语气中透着浓烈的焦急:“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我昨天打电话给你,都说一切都好,这就是你的‘一切都好‘?”
因为乔宁的妈妈心脏不好,受不得大刺激,所以乔宁和胡君昊要离婚的事,她瞒着家里了。想着先等谦谦的情况更好点,接着把婚离了,最后再找个机会慢慢跟家里人说。
可是没想到,宋玉兰提前告诉他们了。
乔宁问:“爸爸怎么知道的?宋玉兰给你打电话了?”
听她直接称呼婆婆的名字,乔伟岸知道这事闹严重了,语气严肃地:“不是她过来告诉我们,你打算还要瞒多久?”
乔宁着急道:“她跑家里去了?那……”
电话那端,似乎能听见宋玉兰大呼小叫的声音,接着就是爸爸惊慌地:“孩子他妈……孩子他妈……”
接着电话就断了。
乔宁全身僵硬地在原地站了几秒钟后,转身下楼,下的几个台阶,又跑回来,推开病房门。
韩寻还没有走,乔宁也顾不得那么多,当着他的面对沈星说:“星姐,我家出了点事,我得回家一趟。明天如果我没有回来,麻烦你照看下孩子。”
沈星答应了。
“乔小姐忙去吧,我会好好照顾谦谦。”
韩寻见乔宁脸色不对,想了想还是开口问:“怎么了?”
乔宁眼圈发红:“我妈可能生病了……我得回去看看。”
韩寻说:“你家在湖市,现在都几点了,你怎么回?”
乔宁一愣,是啊,她家隔得远,回去一趟坐高铁也最少两个小时,但是这会儿已经快11点了。
她只能坐明天早上最早的那班车。
龚琪看了自家老板一眼,毛遂自荐道:“要不然,我送乔小姐回去?”
乔宁不想麻烦别人,但她心里又着急,眼巴巴地看着韩寻。
韩寻虽然拧了眉可最后还是松口:“让小刘帮着开车。”
乔宁立刻擦了把眼泪:“谢谢。”
乔宁稍微收拾了一下东西,很快就和龚琪小刘一起出发了。路上她给爸爸打了两个电话都没有接,心里越发没底。想了想,给姐姐去了电话。
很显然姐姐乔静已经睡下,并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声音迷迷糊糊的:“喂,宁宁,怎么了?”
乔宁让她现在去家里,看看妈妈怎么样。
乔静比乔宁大三岁,有个八岁的女儿。她听到妈妈生病,声音一下子清醒了:“发生什么事了?妈怎么了?”
乔宁简单地说了一下事情经过,然后叮嘱她姐姐:“我现在已经在赶回去的路上,最快也要明天早上了。打爸爸的电话没有接,我怕出事。姐你赶紧回家看看去。”
乔静婆家就在湖市,过去也比较方便。她立刻说:“我马上过去,你别着急,有什么事再联系。”
大概一个半小时后,乔宁接到了乔静的电话。
乔妈妈果然病发,现在正在湖市人民医院。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但是人还没醒。
听到情况稳定下来,乔宁松了口气。
乔静接着说:“宁宁,到底怎么回事,你婆婆说……”
乔宁离婚的事,被宋玉兰搞得全世界都知道了,她深吸了一口气对乔静说:“你先别管她,说什么话你都别理。我去了再说。妈如果醒过来,千万不要让她再看见宋玉兰。”
虽然没有和宋玉兰长期住一起,但乔宁对她的性格非常了解。泼辣不讲理,发起疯来不管不顾。乔宁一家人性格都温和,妈妈心脏又不好,宋玉兰去他家里闹,没人是她的对手。
想到这里她就满脑子怒火,压也压不下去。
一直到清晨六七点,她才终于赶到了医院,见到了乔妈妈。
宋玉兰还没有走,在走廊的座椅上打瞌睡,坐在她身边的还有林雪。
乔宁先是进病房看了妈妈,咨询了医生病情,这才对爸爸说:“爸,我知道事情很突然,咱们在这儿说,会吵到别的病人,对妈妈病情也不好。不然,留个人守着,我们回去说。”
乔静站起来:“我在这儿守着吧,你们都回去,也好好休息一下,你姐夫要上班,刚走,等他下班了来换我。医生说问题不大,妈醒了我通知你们。”
乔宁点点头,走到门外,在宋玉兰小腿上踢了一脚,把她给踢醒了。
宋玉兰一看到乔宁,瞌睡立刻没有了,站起来冷哼了一声:“你来了?”
乔宁一脸怒气地质问:“谁让你去我家的?”
宋玉兰狠狠翻了个白眼:“你不肯给钱,又不接我电话,我就只好到你家去了。怎么,你敢做那些龌龊事,还不兴我说?”
乔宁真想一巴掌抽过去。
但她忍住了。
“有什么事,我们换个地方说。”
宋玉兰冷哼了一声:“怎么?怕人知道?原来你也知道要脸啊!”
乔宁咬了咬牙,尽力压抑住自己的火气:“这里是医院,你不想被保安扔出去你就尽管闹!宋玉兰我告诉你,我妈如果有什么好歹,我对你不客气!”
“你……”
林雪拉了拉宋玉兰的手,小声劝道:“阿姨,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吧。”
乔宁和其他三人一起,直接回了家。出医院门口时,小刘和龚琪正在车上等,看到乔宁出来,立刻下车问:“乔小姐,要去哪里?您母亲没事吧?”
乔宁点点头:“辛苦了,你们休息下,没什么事可以回s市了,我事情结束,可以自己回去。”
他们能不能回去得征求韩寻的意见,所以龚琪只是笑道:“没关系,先送乔小姐回家吧。”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主人罚奴控制排泄灌膀胱 主人调教后菊惩罚H
上一篇:被吊起来用道具玩弄调教 被各种玩具玩弄H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