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一挺就融为一体 他的手一点一点往下移动

2021-10-28 14:42

苏辞月醒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到了潼市了。
车子经过一个减速带,她枕在秦墨寒的腿上,脑袋起起伏伏地撞在男人的大腿上。
睡的正香的女人默默地换了个姿势继续睡。
可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有个障碍物,一直堵在她的鼻间,让她十分地不舒服。
于是出于本能,睡得迷迷糊糊的女人直接抬起手,想将那障碍物拿走……
“停车!”
猛地,车后座响起男人压抑愤怒的声音。
白洛一怔,连忙踩下了刹车。
“福千千。”
秦墨寒的眉头狠狠地拧起,“你到后面来。”
靠在副驾驶上昏昏欲睡的福千千打了个哈欠,“为什么?”
“不为什么。”
男人冰冷的声音里带着几分隐忍,“换位置!”
福千千抿唇,这才不情不愿地从副驾驶下来。
车门打开,某个一路上都对苏辞月无比温柔的男人却粗暴地敲了敲她的脑袋,“醒醒。”
脑门上的疼痛让女人心不甘情不愿地睁开眼睛,“干嘛……”
话说到一半,她说不出来了。
因为在她眼前的,是男人冷硬的黑色西装的布料。
苏辞月整个人狠狠一顿,这才反应过来,她居然……睡在了秦墨寒的腿上?
“起来。”
男人淡淡地皱了眉,冷声道。
苏辞月顿了顿,连忙从他腿上爬起来。
挣扎着起来的时候,她的手指似乎握到了什么东西。
不是他的大腿,也不是他的手……
女人脸上猛地一红,直接松开手,脑子也彻底清醒了。
她连忙挺直了脊背,正襟危坐地目视前方,假装无事发生。
秦墨寒冷冷地扫了她一眼,下了车。
福千千连忙钻进来,坐到苏辞月身边,偷偷地给她竖了个大拇指。
“夫妻关系就是不一样,抓得这么熟练,一看就经常抓。”
苏辞月瞪了她一眼,脸上烧成了一片。
很快,车子就到了福千千之前预定的酒店。
“谢谢秦三爷!”
背着大背包下了车,福千千一边拿着手机自拍,一边笑眯眯地道谢。
苏辞月也长舒了一口气,抬手拍了拍胸脯。
刚刚车上的氛围真的太压抑了,再待下去她要死的!
福千千扯过苏辞月的手臂,拉着她进酒店,“辞月,我跟你说,这家酒店可是这附近最好的!”
“七星级!”
“如果不是我上个月微博抽奖中了两张一折的优惠券,我才不敢请你到这种地方住呢……”
两人一边闲聊一边进门,完全没有注意到,那辆黑色的玛莎拉蒂其实并未离开。
车子在酒店门口绕了一圈,在正门口停下。
“秦先生!”
酒店的王经理带着一众管理高层殷勤地迎上来,“您能到咱们酒店入住,简直是我们酒店的荣耀!”
他一边给秦墨寒扶着车门,一边赔笑着,“我们已经为您准备好了最好的总统套房,您看……”
“这次,不住总统套房。”
男人优雅地下了车,“帮我查一个人。”
“我要住她隔壁。”
“是!”
……
福千千预定的房间是十楼尽头的一间双人房。
服务生将她们两个送到房间里便离开了。
“辞月,你来躺一躺!好舒服啊!”
福千千整个人像个孩子一样地躺在大床上,闭着眼睛,满脸的幸福,“有钱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样!”
“如果我以后每次出门都能住上这样的房间就好了!”
苏辞月无奈地摇了摇头,将行李收拾好之后,才发现她昨天收拾行李收拾地匆忙,忘了带防晒霜。
确定没带防晒霜之后,女人起身,“我去对面的商场买点东西,要一起么?”
福千千撇嘴,“我要和这张大床好好地聊聊天!”
苏辞月无奈地摇了摇头,拿着钱包自己出了门。
酒店对面就是个大型商场。
女人在洗护区买了防晒霜之后看到远处有薯片。
她喜欢的口味还剩下最后一包。
“阿姨。”
苏辞月的手指刚刚碰到那包薯片,耳边就响起了小女孩萌萌的声音,“我也喜欢这个味道的薯片……”
女人皱眉,在附近扫了一圈之后,才发现自己脚边站了一个软软萌萌的小女孩。
小女孩穿着白色的小纱裙,扎着两个麻花辫,看上去清纯可爱地像个洋娃娃。
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女孩,苏辞月不自觉地就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那个梦。
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个小女孩,似乎和梦里的有点相似……
“阿姨?”
见她盯着自己发呆,小丫头抬起白嫩的小手,抬手抓住苏辞月的裤子,“阿姨,求求你了。”
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乌黑乌黑的,此刻写满了祈求。
苏辞月被她这萌萌的眼神暴击了。
女人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将薯片塞到了小丫头的手里,“给你。”
“谢谢阿姨!”
小丫头抱着薯片,笑眯眯地叮嘱苏辞月的脸,“你就像妈妈一样可爱!”
说完,她抱着薯片撒腿就跑。
苏辞月站在原地,看着小姑娘离开的背影,心里感慨万千。
也不知道五年前她失去的那个孩子,是男是女。
如果是女孩的话,应该也和这个女孩一样大,一样可爱吧……
……
“纪叔叔。”
一身白色纱裙的小女孩抱着一大包薯片,一路小跑地回到了高大挺拔的男人身边。
男人微微地皱了眉,“纪星光,我说过,你不能吃这种垃圾食品。”
“这不是垃圾食品哦!”
小星光扁了扁唇,将薯片好好地护在怀里,“这是个漂亮阿姨送给我的。”
“其实我不是特别喜欢这个口味的薯片,但是那个阿姨好漂亮,我就去跟她搭讪了。”
纪南风被墨镜挡住的眉头微微地皱起来,“搭讪?”
“对哦!”
小家伙踮起脚尖,将薯片放到购物车里,得意洋洋地抬眼看他,“纪叔叔,你不是说,如果你有老婆了,就可以给我生哥哥了么?”
“等我学会了怎么跟漂亮阿姨搭讪,我就帮你追个老婆哦!”
男人无奈地摇了摇头,“第一,你现在已经五岁了,就算纪叔叔结婚了,也不能给你生出哥哥来。”
“第二,今天的钢琴练了么?就开始操心大人的事情了?”
小星光低下了头,不说话了。
半晌,她抬起头来,“可是,那个阿姨真的很漂亮。”
“我想让她做我妈妈。”苏辞月在附近买了点明天去海上乐园的东西,就匆匆地回了酒店。
“漂亮阿姨原来住在这里!”
酒店大厅的沙发上,一身白色小纱裙的小丫头眼里亮晶晶的。
她激动地看着苏辞月上了电梯的背影,“我们好有缘啊!”
“纪叔叔,我可以去找她么?”
纪南风皱了皱眉,伸手扯住她的小手,“别胡闹!”
星光委屈巴巴地抬头看他,“纪叔叔……”
“星光。”
男人蹲下身,目光认真严肃,“你还太小,所以很多道理都不明白。”
“不能这么任性,也许你说的这个漂亮的阿姨,是有老公有孩子的呢?”
“那叔叔要去做第三者么?”
纪南风的话,让小丫头扁了扁唇,不说话了。
“好了,乖。”
男人抬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叔叔这次来工作带上你,可不是让你瞎胡闹的。”
“哦。”
虽然很不开心,但小丫头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个话题。
不过,她还是偷偷地用两张纪叔叔的签名照,跟前台的小姐姐交换到了消息!
漂亮阿姨住在2302!
于是在她的软磨硬泡之下,纪南风将房间定在了2303。
……
因为白天在车上睡了一路,到了晚上,苏辞月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最后,女人索性直接起身,披上外套到走廊里面去吹风。
午夜的走廊里面没有什么人。
苏辞月靠在走廊尽头的窗边,一边吹着风一边看着手机上榕城的消息。
洛烟的粉丝在网上抗议,因为《白发如雪》剧组临时改剧本,导致洛烟之前拍摄的一些内容要直接作废。
程轩的粉丝还继续在网上宣传程轩的善良,向晚晴的卑鄙无耻……
这些消息看得苏辞月有些烦。
正准备关掉手机的时候,一条新闻吸引了她的注意。
新闻的标题是:“惊爆!纪南风居然有五岁的女儿!女儿母亲是谁!”
苏辞月点开,图片是一个穿着白色纱裙的小女孩的背影。
小女孩的背影有些熟悉。
苏辞月默默地将新闻截图发给了福千千。
福千千喜欢这个纪南风已经有三年了,每天都做梦要嫁给纪南风。
不知道她明天早上看到这个消息,会不会崩溃。
这时,身后传来电梯停下的声音,然后,是杂乱的脚步声。
几乎是出于本能地,女人转过身来。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
从电梯里出来的是两个男人。
黑色西装的男人正被另一个人搀扶着,他的肩膀上,狰狞的伤口还在不停地往外渗血。
“太太……”
正搀扶着秦墨寒的白洛震惊地看着苏辞月,“您怎么会……”
秦墨寒一直紧闭着的双眼也睁开了。
男人苍白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这么晚了还不睡?”
苏辞月怔了怔,连忙一个箭步窜过去,“你怎么了?”
之前离得太远她没发现,等凑近了,她才发现,男人的肩膀上的伤口很深。
“没什么事。”
秦墨寒淡淡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声音温柔,“明天不是要去玩么?”
“早点睡吧。”
他都这样了,她怎么睡得着?
苏辞月没时间去管秦墨寒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酒店里,更没空询问他为什么会住在自己的隔壁。
女人直接搀扶住秦墨寒的另一边身子,扛着他进了门。
许是伤势太严重了,一进门,秦墨寒就直接靠在沙发上,晕了过去。
“为什么不去医院?”
蹲在沙发前,苏辞月一边焦急地翻找着药箱,一边问道。
“先生说不能去医院。”
白洛在一旁打来一盆热水,“刺伤先生的人等着的就是先生受伤的消息。”
“所以不但不能去医院,还要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否则的话,就会让那些人得逞。”
苏辞月正在翻着纱布的手微微地一顿。
“为了不让别人得逞,就要这么为难自己么?”
“这不是为难吧?”
白洛一边给苏辞月打下手,一边皱眉,“先生一直都是这样的。”
“先生说,不让那些人得到他们想要的结果,就是最好的报复。”
说完,他淡淡地叹了口气,“太太您也别太担心了。”
“对于先生来说,这些都只是小伤而已。”
“你可不知道,他五年前在那场大火里……”
白洛的话说到一半,不说了。
苏辞月用剪刀剪开秦墨寒肩膀上的布料,“五年前的大火怎么了?”
“五年前……”
白洛长舒了一口气,目光似乎飘过了苏辞月,去了很远的地方,“先生差点这辈子都站不起来。”
“他为了在大火中将星云和星辰两个小少爷抢救出来,伤得很重。”
“后来做了差不多两年的治疗,才终于恢复成现在的样子……”
苏辞月正在处理伤口的手微微地一顿。
所以说……
外界的传言,也并不全都是假的。
起码,秦墨寒真的在五年前遭遇了一场大火,也真的受了很严重的伤……
“他也不容易。”
女人叹了口气,给他上药的动作也温柔了很多,“不过还好,他保住了星云和星辰。”
“可惜没保住两位小少爷的妈妈。”
白洛摇了摇头,转身去了洗手间。
苏辞月的手微微地一顿。
星云和星辰的妈妈……是在那场大火中过世的?
怪不得他们从来都不在她面前提起来。
她默默地给他上完药,又将伤口包扎了起来。
最后,女人在白洛的帮助下,将他从沙发挪到了大床上。
夜越来越深了。
她坐在床边,安静地看着他那张冷峻线条勾勒出来的脸。
好像认识这么久了,每次都是他在照顾她,他在保护她,他在帮她。
她似乎也从来没有帮助过他什么,也没有去真正地了解过这个男人。
苏辞月没有办法想象,五年前的那场大火里,他失去了爱人,差点失去两个孩子,身体被大火烧伤的痛苦。
白洛说,五年前那场大火之后,他沉寂了很久很久。
如果不是两个孩子慢慢地长大了,他也不会振作起来。
光是听着,她都会觉得心里难过。
白洛还说,他每次受伤之后,都是这样一个人硬撑着。
不跟任何人诉苦,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一切。
除非真的伤得很重,不然他永远都是自己扛着。
苏辞月伸出手,轻轻地描绘着他脸上的轮廓。
秦墨寒……他其实也很孤独吧?
别人只知道秦墨寒高傲,尊贵,冷厉。
可他其实也是个会受伤,有着不愿提起的过去的普通人。
几乎是出于本能地,她伸出手去,握住他的手。
“秦墨寒。”
“你以后有我了。”
不必撑得那么辛苦。苏辞月做了个梦。
她梦见秦墨寒在大火里面抱着两个孩子,拼命地冲出去的样子。
大火烧着了他的裤脚,但他根本没时间去管。
他抱着孩子们在大火中冲出去的时候,整个人已经筋疲力尽了。
把孩子交给医生后,他直直地晕在了地上。
“秦墨寒……”
“秦墨寒!”
她喊着他的名字,猛地惊醒。
“做噩梦了?”
耳边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
苏辞月睁开双眼,入目的陌生环境让她整个人呆了一瞬。
过了一会儿,她才想起来,自己昨天晚上遇见了受伤的秦墨寒,于是就跟着白洛一起照顾他。
最后她趴在他的床边,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她抬起头,对上的,是秦墨寒那双深不见底的眸。
此刻,男人正靠在床头,左边的肩膀上还缠着纱布,右手却在翻动着放在腿上的文件。
苏辞月皱了皱眉。
都这个时候了,还在工作?
这男人是工作狂吗?
不要命了!?
她直接站起身来,一把将他的文件抽走,“你好好休息。”
男人风轻云淡地笑了,“一点小伤而已。”
“很多人在等着我的指示,你不让我工作,会让很多人失业。”
苏辞月抿唇,“那也不能一大早就工作吧!”
她垂眸看了一眼时间,早上六点多。
“我去买早餐。”
说完,她睨了秦墨寒一眼,“吃完早餐我给你上药。”
“在上药之前,不许工作了,好好休息!”腰一挺就融为一体  他的手一点一点往下移动
第一次被人这么管着,秦墨寒无奈地摇了摇头,“真的没事。”
身为秦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他要承受的,除了竞争对手的恶意,还有家族竞争的压力。
这些年,被人袭击,被人暗杀,都是常有的事儿。
他早就习以为常了。
“没事也要休息。”
苏辞月抿唇,直接将那份文件抱在了怀里转头就走,“我带着这个去买早餐。”
“砰”地一声,房门关上。
苏辞月真的抱着秦墨寒的文件去买早餐了。
白洛怔怔地看着紧闭着的房门,“先生,要我现在去追上太太,把文件要回来么?”
男人闭上眼睛,“不必了。”
“她爱抱着,就让她抱着吧。”
白洛:“……”
他弱弱地开口提醒,“先生,那可是海上世界过去一年的财务报表,属于绝密文件……”
就这么被太太当成普通文件拿着去早餐店买早餐……
是不是有点太不尊重这文件的绝密程度了?
“你觉得。”
秦墨寒声音淡淡的,“你觉得,她那样呆呆傻傻的女人,拎着一份文件去买早餐……”
“真的会有人认出那是绝密文件?”
白洛:“……”
…………
苏辞月买完早餐,顺手就将那份财务报表扔到了装包子的口袋里面。
买完早餐回酒店的路上,她又看到了昨天在商场遇见的小女孩。
今天的她换了一身樱粉色的汉服,头发盘起来,像个古代大户人家的小姑娘。
此刻,她正被一个保姆模样女人牵着从酒店里面走出来。
小丫头一抬头,刚好看到正进门的苏辞月。
“漂亮阿姨!”
小丫头撒开保姆的手,迈着小短腿飞快地跑过来,“你也在这里住啊!”
“我们真有缘!”
苏辞月笑了笑,点头,“是很有缘。”
“我叫纪星光。”
“纪念的纪,星光的星光,漂亮阿姨你叫什么啊?”
看着小丫头软萌可爱的小脸,苏辞月的心都快化了。
她蹲下身,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个小包子送给她,“阿姨叫苏辞月。”
“我是星星,阿姨你是月亮,我们以后有可能是一家人哦!”
星光接过苏辞月递过来的包子,“苏阿姨,为了感谢你的包子,我请你吃早饭吧!”
“我可以让我纪叔叔过来跟你一起吃早饭哦!”
“我纪叔叔长得很帅很帅呢,阿姨你肯定会喜欢!”
苏辞月哭笑不得。
这小丫头是要给她撮合姻缘呢?
女人无奈地笑了笑,“算啦。”
“阿姨还要去陪着阿姨的老公吃饭呢,就不和你吃了。”
小丫头眼中的光亮渐渐地黯淡了下来。
“苏阿姨结婚了……”
“小小姐!”
这时,保姆冲了上来,一把抓住星光的手臂,“您可别乱跑……”
“小星光,再见啦!”
苏辞月站起身来,朝着小丫头挥了挥手,便抬腿离开了。
星光看着她离开的方向,委屈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她好不容易遇见一个喜欢的阿姨!
她居然结婚了!
“小小姐。”
保姆皱眉看着她手里面的包子,“把这个扔了吧?”
“先生说过,来历不明的东西都不能让您吃的……”
“你敢!”
星光抬手擦了一把眼泪,“我找新妈妈的计划泡汤了,我就要吃这个伤心的包子!”
说着,她垂下头,狠狠地咬了一口。
……居然莫名地有点好吃?
“周姨,我还要吃包子,去再给我买几个伤心的包子!”
“我要十个!”
…………
苏辞月回到房间的时候,秦墨寒已经穿戴整齐地坐在沙发上等他了。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恢复能力强到吓人。
明明昨天还脸色苍白地回来,整个人都晕了过去。
结果今天一早,就红光满面地坐在沙发上,一点受伤的痕迹都看不出来。
女人将早餐一份一份地摆在茶几上。
最后,她将那份文件递给秦墨寒,“给你。”
男人淡淡地将文件递给白洛,“收起来。”
白洛接过那份文件,闻着上面的肉包子味,欲哭无泪。
谁家的绝密文件会是肉包子味啊!
早餐刚吃到一半,苏辞月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是福千千。
“辞月,你去哪了!”
“我怎么一大早起来都见不到你人!”
苏辞月站起身来,一边走一边解释,“秦墨寒受了点伤,我昨晚来照顾他了。”
福千千沉默了一会儿,“那你能赶回来么?”
“我们八点钟就要去海上乐园……”
福千千的话还没说完,苏辞月已经推门进来了。
在福千千震惊的目光下,苏辞月笑了笑,“应该是来得及。”
福千千:“……”
“秦三爷怎么会住到我们隔壁!”
苏辞月笑了,“大概,是为了他老婆吧。”
被莫名塞了一口狗粮的福千千:“……”
“打死秀恩爱的!”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准备好了吗我要进去了 啊~这么大会很痛的
上一篇:宝宝楼梯上做好刺激 腿张大点就不疼了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