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备好了吗我要进去了 啊~这么大会很痛的

2021-10-28 14:44

女杀手在地上哀嚎了起来。
秦墨寒面无表情地将手枪收起来,转头淡淡地看了一眼靠在墙上发呆的苏辞月,“没事吧?”
“没……没事。”
还在震惊中的苏辞月回过神来,面色苍白地摇了摇头。
虽然在剧组的时候她经常会看到手枪这种道具,但是看到真的还是第一次。
几分钟前,秦墨寒用这把手枪,射伤了女杀手。
空气中弥漫着的血腥味还有满地的鲜血,让她有些腿软。
“真没事?”
“真……没事。”
男人转身,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发觉她没有跟上来。
他拧了眉,转过头,“不走?”
苏辞月咬住了下唇,“我……”
她已经腿软到走不动了。
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男人淡淡地挑了唇,猜到了她不走的原因。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抬腿大步走上去,直接将她打横抱起。
苏辞月抿唇,有些羞赧地趴在他怀里,任由男人抱着她向外走去。
靠在他的胸膛,她能够感受到他呼吸的频率,能感受到他心跳的节奏。
莫名地,女人的脸红成了一片。
“辞月!”
刚从淋浴间出来,福千千就匆忙赶过来,“辞月,你没事吧?”
苏辞月抿唇,抬头朝着福千千笑了笑,“没事。”
只是有些腿软而已。
“怎么会这样……”
福千千低下头,沉沉地叹了口气,“我只不过是去给爸妈打个电话报平安,你这边就……”
说完,她抬起头看着秦墨寒的双眼,“秦三爷,那个女人,解决了么?”
男人淡淡地嗯了一声,抱着苏辞月转身离开,“她吓坏了,我先带她回去。”
福千千一怔,连忙抬腿追上去,“那我怎么办啊!”
秦墨寒头也没回,“我的助理会送你回去的。”
话音刚落,白洛就已经站在了福千千面前,朝着车子的方向做了个“请”的动作,“福小姐,走吧。”
福千千抿唇,抬眼看了一眼秦墨寒抱着苏辞月离开的方向,“我们开车回去,那他们……”
白洛笑了,“难得先生有时间抱着太太散步,我们为什么要打扰呢?”
福千千这才恍然大悟。
秦墨寒说送苏辞月回酒店是假,想多抱她一会儿才是目的吧?
想到这里,她贼兮兮地笑了起来,“看来你家秦三爷,还是挺看重我们辞月的嘛!”
“那当然,太太可是我们先生第一个这么上心的女人呢。”
福千千斜了他一眼,“胡说。”
“辞月是第一个,那星云和星辰的妈妈呢?”
白洛怔了怔,低下了头。
那个女人……
他也搞不清楚,先生对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感情。
……
夜里的海风带着阵阵的凉意,吹拂着海滩的人。
秦墨寒抱着苏辞月,缓步地走在海边的沙滩上。
“我以为在影城拍戏那么多年了,是见过世面的。”
男人一边走着,一边淡淡地开口,,“看来我还是高估了你。”
苏辞月:“……”
趴在他怀里,她一边闻着他身上熟悉的男性气息,一边默默地扁了扁唇,“剧组见到的都是假的……”
但是刚刚的一切,都是真的!
秦墨寒的身子微微一顿。
半晌,男人柔声开口,“怕么?”
这是苏辞月听到的,他最温柔的声音。
她把脑袋埋在他的怀里,声音闷闷地,“有点怕。”
“以后这样的场面也许会有很多。”
男人长舒了一口气,目光淡漠地看着远方,“苏辞月,我以为你在嫁给我之前,已经了解过我了。”
但现在看来,并没有。
女人抿了抿唇,抬起头,晶晶亮的眸子看着他,没说话。
秦墨寒无奈地摇头,“我的竞争对手,不光有对手公司的人,还有为了争夺继承权的秦家人。”
“从五年前,对手对我的绞杀就没有停止过。”
“今天的事情在我身边时常发生。”
他低沉的声音不咸不淡“苏辞月,现在离婚,还来得及。”
苏辞月看着他。
皎洁的月光将他的侧脸照得更加坚毅深邃。
她想起昨天晚上他肩膀上的伤,想起白洛说过的,那些他五年前的经历……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她居然觉得秦墨寒是孤独的。
这个在别人看来高不可攀,冷傲矜贵的男人,其实,也有脆弱的,孤独的一面吧?
几乎是下意识地,她抓住了男人的衣襟。
“秦墨寒。”
她看着他,眼里折射着月光的清辉,“我不会离开你的。”
“既然决定嫁给你了,我就不会反悔。”
女人眼里的光芒,认真又倔强。
看着她比月光还亮的眸子,他笑了。
“好。”
他抬起头,抱着她,大步地向着酒店的方向走去。
没多久,怀里便传来了女人均匀的呼吸声。
秦墨寒无奈地叹了口气,抱着她的手臂紧了紧,“苏辞月。”
“为你说的话负责。”
……
苏辞月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隔天的早上了。
她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刚想翻身,却发现自己动弹不了。
仔细一看才发现,自己正被秦墨寒紧紧地箍在怀里。
他还睡得很香。
清晨的阳光照在他棱角分明的侧颜上,有种摄人心魄的魅力。
看着他的脸,她觉得自己的心跳都有些不正常了。
于是她尴尬地别开了脸,抬手想将他的手臂扯到一旁。
“别乱动。”
耳边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
苏辞月的手猛地顿住了。
她抿唇,趴在他怀里,抬眼看着他英俊的侧脸,“你醒了?”
“你不乱动,我还可以再睡一会。”
男人闭着眼睛,声音带着起床气独有的慵懒和尊贵。
听着他惑人的声音,苏辞月默默地咬了咬唇。
“可是……”
女人抬手,继续扯着他搭在她身上的手臂,“我还是想起床。”
他却紧紧地抱着她不放手,似乎阵的有要再带着她继续睡的打算。
苏辞月慌了。
她连忙抓住他的手臂,“秦墨寒,你……”
“你还是让我走吧。”
男人闭着眼睛,冷声问,“为什么?”
“因为……”
她憋得小脸通红,“人有三急……”
“我要上厕所……”
话音落下,男人的手臂已经收了回去了。
“谢谢!”
苏辞月连忙从床上爬起来,飞快地钻进了洗手间。
进门之前,她还不忘回头看他一眼,“你放心,我待会儿出来就继续陪你睡!”
说完,洗手间的门“砰”地一声被关上了。
床上的男人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闭着眼睛,唇角微微地勾了起来。
这小笨蛋。苏辞月解决了个人问题之后,又简单地洗漱了一下自己,这才从卫生间出来。
“三爷,我们继续睡吧……”
她一边开门,一边匆忙地开口。
因为她在里面的时间有点久,她怕秦墨寒觉得她言而无信。
话音落下,整个房间寂静无声。
她以为秦墨寒又睡着了。
可一抬头……
房间里什么时候来了四个人!?
此刻,秦墨寒还靠在床头,白洛带着三个男人站在房间正中,正在震惊地看着她。
气氛尴尬到窒息。
苏辞月呆滞了两秒,终于回过神来。
她讪讪地笑了笑,“你们……你们要谈公事啊?”
“是……这三位公司高管听说先生被人袭击了,特地过来问候的……”
白洛焦急地解释着,仿佛认识到自己做错了事,“他们三位一大早就来了,我怕影响先生和您休息,就没让他们进来。”
“先生平时是七点起床的,刚刚我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所以就带他们进来了……”
说完,他还十分抱歉地看了苏辞月一眼,“太太,我真不是有意要打扰您和先生的……趣味。”
苏辞月顿了一会儿,才明白他的意思。
她欲哭无泪,“白洛,你可能误会了。”
她说的要和秦墨寒睡觉,真的只是睡觉而已啊!
“不必解释了。”
靠在床头的男人心情不错地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去给我买个早餐吧。”
苏辞月看了一眼白洛和他身后的三个男人。
他们四个明显还在误会她……
可她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解释,只能郁闷地鼓着脸,转身出门。
在关门的那一瞬,她清晰地听到了秦墨寒低沉的,带着笑意的声音,“我太太比较害羞。”
苏辞月:“……”
她哪里是害羞,她那是被误会之后的挣扎好不好!
带着满心的郁闷,苏辞月下楼去买早点。
时间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
早餐店里已经没有了什么人,苏辞月坐在窗边的位置,一边等着店家给她打包,一边看着窗外的风景。
海滩那边的两个人吸引了她的注意。
那是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戴着眼镜大腹便便,看上去有四五十岁。
而女的……苏辞月认识。
不是别人,正是最近和程轩爱得死去活来的,向晚晴。
苏辞月眯了眯眸,拿起手机,将向晚晴挽着那个老男人手臂的样子拍摄下来,储存,备份。
向晚晴和那个老男人在海边逛了多久,苏辞月就拍了多久,连店家把早餐打包放到她桌子上,她都没发觉。
回到酒店,她将早餐送到秦墨寒的房间后,便回了她和福千千的房间。
“我的大小姐,你终于醒了。”
福千千躺在沙发上,生无可恋地看着进门的苏辞月,“半小时前我问白洛,他说你还在睡着呢。”
“我又不敢打扰你和秦墨寒睡觉,只能回来干等!”
苏辞月皱了皱眉,敷衍地应了她一声,便坐回到沙发上,翻看着之前拍下来的照片。
她想知道,和向晚晴一起逛海边的男人是谁。
印象中向晚晴并没有这样一位长辈。
女人纤细的手指将照片放大,再放大。
最后,露出中年男人油腻的脸。
她没见过。
苏辞月和向晚晴怎么说也做了六年的闺蜜了,向晚晴家里的长辈,她也几乎认全了。
“咦,陈导?”
福千千凑过来,一眼就看到了苏辞月手机屏幕上的照片。
女人连忙抬起头,“你认识他?”
“认识啊。”
福千千点了点头,拿过苏辞月买回来的包子,一边吃一边道,“我之前在他的剧组里面当过替身。”
“这导演很厉害的,专门做电影导演的,做出过很多耀眼的成绩,也捧红过很多女星。”
“他最近就有一部戏在筛选女主角,那娱乐圈的女明星,都抢破了头想入选呢。”
一个包子吃完,福千千看了苏辞月一眼,“你怎么有他的照片啊?”
苏辞月冷笑了一声,将照片缩小,露出向晚晴和陈导亲密无间的样子。
“我去……”
福千千惊叹了一声,“向晚晴还真豁得出去!”
“这陈导都五十六了,一身肥肉还秃顶,家里有老婆有孩子……”
苏辞月淡淡地勾了勾唇,“所以,被绿,被背叛的,不仅仅是我一个。”
程轩背叛她,把她当傻子,以为向晚晴是真爱。
可结果呢?
“你这照片发出去,肯定又要引起榕城娱乐圈的轰动了。”
福千千感慨了一声,“看来陈导下一部电影的女主角,非向晚晴莫属了。”
“那也未必。”
苏辞月笑着将手机拿过来,“千千,你说,向晚晴这么舍得糟蹋她自己,但最后如果陈导的女主角不是她……她是不是要哭死?”
“那当然咯!”
福千千又开始喝豆浆,“她这个年纪和陈导搞在一起,不是为了女主角的位置,难道是为了真爱?”
“不过辞月,她都为陈导献身了,女主角的位置怎么可能不是她的?”
“万一是我的呢?”
苏辞月眯了眯眸,目光淡淡地看着远方,“我要和向晚晴竞争女主角。”
“势在必得。”
她已经被向晚晴欺压得够久了。
苏辞月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声音里透出来的坚定,让福千千整个人狠狠地顿了顿。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苏辞月。
这样的她,似乎比她平时软萌的样子,更有魅力。
“不过。”准备好了吗我要进去了  啊~这么大会很痛的
福千千还是叹了口气,“陈导的这部剧是个悬疑剧,辞月,你都这么多年不演戏了,能驾驭得了么?”
苏辞月慵懒地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谁说我要真的去演了?”
对陈导的戏,她并没有什么兴趣。
她只是想把这个向晚晴用潜规则拿到的女主角的位置夺走。
然后看向晚晴发疯,看她崩溃。
最后,再将她和陈导在一起的照片和视频公布。
让她从此以后在娱乐圈消失!
苏辞月眯着眸,冷冷地看着远方。
当初,是她手把手将向晚晴教导出来的,也是她一点一点地扶持向晚晴,从网红变成了演员。
以前她不想把事情做绝。
但既然向晚晴和程轩一次比一次过分……
那就别怪她用行动让他们知道,她能帮他们大红大紫,也能让他们身败名裂!苏辞月将自己想演陈导电影女主角的消息告诉了洛烟。
她在演艺圈里面没有什么人脉,又不想靠着秦家的势力,想来想去只有洛烟这一个朋友可以选择。
“苏辞月,你真觉得我能和陈导说得上话?”
电话那头的洛烟无奈地笑了,“即使我是影后,但也仅仅是个演员而已。”
“这方面我可能帮不了你。”
“不过。”
电话那头的洛烟淡淡地勾唇笑了笑,“我可以问问我朋友,能不能帮得上忙。”
“那太谢谢了!”
站在阳台上,苏辞月看着外面一望无际的大海,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我也不需要陈导给我走什么后门,我只想让陈导给我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我不会让他失望的。”
“我明白。”
洛烟沉吟了一会儿,“不过苏辞月,如果你真能拿下这部剧的女主角,以后在娱乐圈也就算站稳脚跟了。”
“陈导的下一部戏的男主,我听说是纪南风。”
“纪南风有颜有演技,为人又高冷有格调,女星们抢破了头也拿不到和他合作的机会……”
听着洛烟的话,苏辞月握着手机的手微微地一顿。
眼前浮现出早上那张冷漠的脸。
那个男人……
“我对纪南风没什么兴趣。”
苏辞月笑了笑,打断洛烟的话,“我只想拿到这个女主角。”
甚至,她对这部戏都没什么兴趣。
她只不过是不想看着向晚晴那么顺风顺水罢了。
“好。”
洛烟并没有因为苏辞月打断她的话而恼怒,“我现在就问问我朋友。”
苏辞月电话挂断后的第十三分钟,隔壁房间秦墨寒的手机响了起来。
电话是秦南笙打过来的,“小叔,小婶婶有事求你。”
“说吧。”
男人眸光淡漠地一边接电话,一边用棉签给自己受伤的肩膀上药。
昨天晚上他抱着苏辞月走了太久,根本没意识到,抱她的时候,扯到了肩膀的伤口。
刚刚拆开纱布,里面的情况已经很难看了。
一旁的白洛看着自家老板皮肉外翻血肉模糊的伤口,忍不住地走上来,“先生,要不,我找个医生过来?”
秦墨寒眸光冰冷地抬眸看了他一眼。
白洛连忙噤了声。
男人这才继续跟电话那头的秦南笙说话,“她没说为什么?”
“没有。”
电话那头秦南笙的声音带着笑意,“小婶婶只跟洛烟说她想要这个角色。”
“我刚刚查了一下,这部戏刚好是我朋友的影视公司投资的,所以……”
秦南笙的声音带着几分得意,“小叔,你给我的零花钱是不是得……”
“你朋友的影视公司叫什么?”
男人上完药,将手机按了免提,动作利落地往肩膀上面缠绷带,“我让白洛去收购。”
秦南笙:“……”
宁愿收购公司也不给他多加零花钱!
这世上还有比秦墨寒更抠门的人么!
“好啦。”
秦南笙无奈地叹了口气,声音闷闷的,“我都跟我朋友说好了,这部戏的女主角会进行一个试镜,试镜的评委都是公正严明的。”
“只是……”
男人淡淡地撇了嘴,“我在想,小婶婶真的能拿到这个角色么?”
毕竟苏辞月之前只做过武术替身,连正式的戏都没拍过。
“她没问题。”
秦墨寒将绷带缠好,优雅地将衬衫扣好,“还有事?”
“有。”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响起了秦南笙贼兮兮的声音,“小婶婶直接找洛烟求助,没有找小叔你,应该还是对小叔你不够信任或者不太亲密……”
秦南笙的话说完,房间里的白洛明显地感觉到气温低了几度。
“所以,我刚刚申请了一个账号,打算伪装成影视公司的工作人员。”
秦墨寒优雅慵懒地靠在沙发上,“然后呢?”
“然后假装是对小婶婶有所图谋才帮助她的,最后等小婶婶成功拿到角色之后,再让她知道,其实是小叔你帮助她的!”
“这样是不是小婶婶会对小叔你……”
“把账号发过来。”
男人一双长腿优雅地交叠着,指节修长的大手端起高脚杯,轻抿了一口红酒,“我亲自和她联系。”
电话那头的秦南笙怔了怔,“可是小叔……”
“不想要零花钱了?”
“好的小叔,我现在就把账号发给你!”
……
秦墨寒刚将秦南笙发过来的账号登录上,联系人界面就弹出了一个好友请求。
是个月亮美少女的头像。
备注是:“老师您好,我是苏辞月。”
他拿着手机,看着苏辞月的头像,无奈地摇头笑了笑。
这小笨蛋,已经二十三了,怎么还像十三岁似的。
他点了同意键。
酒店隔壁的房间里,苏辞月趴在床上,仔细斟酌着字句,“千千,你说这位老师会是什么性格。”
“洛烟说她也不了解这位老师,但是听说这位老师喜怒无常……”
女人巴掌大的小脸皱成了小包子,“万一我哪句话惹得这位老师不开心了,他不帮我怎么办?”
福千千皱眉想了想,“那就给他发表情包吧,人畜无害的小猫猫这一类的,容易拉近关系,也不容易引起反感。”
苏辞月觉得十分有道理。
于是她深呼了一口气,给他发了一个可怜小猫咪的表情。
“白洛。”
隔壁房间内,男人朝着白洛招了招手,“给我查一下这只猫。”
白洛:“……”
半个小时后,这只猫的资料已经发到了白洛的电脑上。
“先生,太太给您发的,应该是传说中的表情包。”
秦墨寒拧了眉,“发这个是什么意思?”
白洛摇了摇头,一脸茫然。
两个从不网上冲浪的大直男拿着手机研究了很久,都没弄清楚苏辞月到底是什么意思。
“星云和星辰两个小少爷应该知道。”
最后,白洛机智地提出建议。
于是,远在榕城的星云和星辰同时收到了一条消息。
是他们爹地秦墨寒发过来的表情包。
“老哥,爹地这么严肃的人,为什么今天会发表情包?”
星辰满脸兴奋地看了星云一眼,“他是不是和妈咪恋爱了?”
星云没理他,抬手拿起手机给秦墨寒发语音,“这个表情的意思是,妈咪就是这只可怜的小猫咪,正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你,希望你理她一下。”
小家伙说完,将手机放下,淡淡地看了星辰一眼。
星辰扁唇,“你太小看爹地了!”
“爹地可是榕城首富,是榕城最厉害的男人!他怎么可能不懂一个小小的表情包的意思?”
话音落下,两人又收到了秦墨寒的另一个卡通表情,“那这个是什么意思?”
星辰:“……”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宝宝这才一根手指就这么湿 宝宝喜欢我弄你吗视频高清
上一篇:腰一挺就融为一体 他的手一点一点往下移动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