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这才一根手指就这么湿 宝宝腿开大点就不疼了在线视频

2021-10-28 14:53

苏辞月从噩梦中惊醒,冷汗浸湿了枕头。
她抬头看了一眼窗外,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窗外的太阳很大,阳光很足。
女人抹了一把汗水,长舒了一口气,重新躺回到床上。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
明明她身边从来没有发生过相似的事情。
梦里的一切都很真实,就仿佛是她真的经历过一样。
而且,火那么大,如果是真的,她肯定已经被烧死了。
深呼了一口气,她告诉自己,一定是昨天的电影让她的大脑混乱了,才会出现这样莫名其妙的梦。
苏辞月闭上眼睛,整个人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她的亲生父亲简城打过来的。
“又没钱了?”
苏辞月闭着眼睛,声音懒洋洋的,“爸,你不要再这样每天喝酒了。”
“就算你曾经是特种兵,但是毕竟年纪大了,总是这么喝,身体早晚都会垮掉的。”
“你应该出去找个工作……”
“辞月。”
她的话还没说完,简城便出口打断了她,“爸爸给你打这个电话,是和你道别的。”
道别?
苏辞月猛地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你要去哪?”
“我不是跟你说过嘛,爸爸以前特种兵退役之后,给人当过几年的保镖。”
“这几天原来的雇主找到我,让我回去继续保护她。”
“爸爸现在在机场,时间匆忙,就不跟你当面告别了。”
苏辞月握着手机的手微微地抖了抖,“爸,我其实……我刚刚说你只是担心你,我没有嫌弃你的。”
“你……不要走。”
“你缺钱我可以给你的。”
“别走了……”
简城就算身体再好,现在也是个五十多岁的老人了,她不想再让他去做那种出生入死的工作。
虽然这些年她总是嘴上嫌弃简城,但是她知道,简城是这个世上对她最好的人。
她生命前面的十八年,他没有参与。
可父女相认后的这五年来,简城没少照顾她。
他教她武术,格斗,教她怎样保护自己。
如果没有简城,她不会做武术替身做得这么炉火纯青。
“乖。”
电话那头的简城叹了口气,“我这次回去,不是为了钱,是为了还人家一份恩情。”
“这五年来我怕耽误你,一直不敢和你联系太多,以后出国了,联系得就会更少了。”
“辞月,你要照顾好你自己。”
苏辞月咬唇,眼泪无声地滑落,“那你在外面要事事小心。”
“我会的。”
简城淡淡地笑了笑。
半晌,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地,“上次给你的那块玉佩,你要收好,不要随随便便被人看到,听到了么?”
听他提到那块玉佩,苏辞月的心猛地沉了沉。
“那块玉佩……我弄丢了。”
上次她在简城家出来就被王董的人绑架了,后面也一直在忙。
等她想起那块玉佩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了。
她也曾回到那条被袭击的巷子,还打听了当天查案的警察,可还是找不到。
“对不起啊爸爸。”
苏辞月没有说出自己被袭击的事儿,“是我不小心……”
电话那头的简城沉默了许久。
“也许这就是命吧。”
简城叹了口气,“你也不必自责,那块玉佩不值几个钱。”
“其实我也不知道把那块玉佩给你是好还是坏……”
也许命中注定,苏辞月和那家人不会重逢。
现在想想也并不是一件坏事。
“你就当做从来没有那块玉佩吧。”
“保护好你自己,藏好你的胎记,以后好好过你的生活。”
苏辞月抿唇,“爸,你有那块玉佩的照片么?”
“弄丢了妈妈的遗物,我其实很自责,这段时间我有在网上发悬赏帖,但是没有照片,我也只见过一面,形容不出来……”
“没有照片!”
简城的声音猛地严肃了起来,“告诉你不要找了就不要找了!”
“就算没有照片,你也不许再找了,这件事到此为止!”
说完,他叹了口气,“该登机了,我走了。”
“记住,不要哦找了!”
苏辞月皱眉,还想再说什么,电话那头只剩下了嘟嘟嘟的盲音。
她疑惑地叹了口气,再次将电话打过去的时候,简城已经关机了。
无奈地放下手机,苏辞月打开电脑。
之前她发的那个寻找玉佩的悬赏贴,已经有几个人回复了,甚至还有私家侦探留下联系方式,让她找他们。
苏辞月深呼了一口气,将帖子删掉。
她不明白为什么爸爸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
那块玉佩,只是妈妈的遗物而已,为什么要这么神秘?
苏辞月想不通,索性就不想了。
刚好这个时候来了邮件。
她将邮箱打开,是总编剧给她发来的新剧本。
苏辞月大致粗略地扫了一眼,内容改动还是很大的。
原本恋爱脑的女二变成了事业心爆棚的角色,和程轩的感情戏都成了点缀。
也因为感情戏删减得连一半都不剩了,所以接下来苏辞月在剧组拍戏的日子里,都没有和程轩拍过对手戏。
再次和程轩一起拍戏的时候,是金牛奖颁奖典礼当天。
颁奖典礼在晚上。
程轩的助理一大早就开始在剧组大呼小叫,“快点给程影帝化妆!”
“下午程影帝还要去准备晚上的颁奖典礼呢!”
“谁不知道今年的影帝非我们程轩莫属?都给我小心着点!这可是准影帝!”
……
“有什么了不起的。”
给苏辞月化妆的化妆师小声嘀咕着,“这还没到晚上颁奖典礼呢,现在就一副已经拿了奖的样子,真是讨厌!”
说完,化妆师还看着苏辞月撇了撇嘴,“而且听说,程轩之前的那个女朋友,要还本都被取消最佳女新人的资格了,不知道为什么,一周之前又给她加上了。”
“据说获奖的希望还是蛮大的。”
她用胳膊撞了撞苏辞月,“你说,今晚能看到他们两个见面的修罗场么?”
苏辞月皱眉想了想,笑了,“今晚的确是修罗场。”
但并不是前男友和前女友见面的那种修罗场。
毕竟苏辞月很清楚,程轩和向晚晴其实根本就没分手。
她说的修罗场……是另外一种。化完妆,苏辞月照例进入片场准备和程轩对戏。
“苏辞月,我们又见面了。”
程轩意气风发地站在苏辞月面前,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
女人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知道,金牛奖颁奖典礼。”
也是你把绿帽子戴稳的日子!
“知道就好。”
程轩得意洋洋地将一张请柬塞到苏辞月的手里,“按照规定,你这种刚入行的新人,没有剧组邀请,是不会有机会参加这种盛会的。”
“这份请柬是晚晴特地找工作人员给你开的绿灯。”
“对了,你还不知道吧,今天晚上,晚晴也会去参加。”
“今年金牛奖的最佳新人女演员的奖项,她肯定能拿得到。”
说着,他叹了口气,凑到苏辞月身边,压低了声音,“你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抢走了晚晴女主角的角色,又能怎么样呢?”
“今晚她拿到奖项之后,以后她的片约不断,一定会有更多更好的女主抢着要她。”
苏辞月淡淡地后退了一步,皮笑肉不笑地看着程轩,“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
“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今天晚上的奖项到底是谁的,不对么?”
她将那份请柬重新塞回到程轩的手里,“你放心,今晚的颁奖典礼我一定会参加的。”
“用不着你们给我请柬。”
说完,她转身离开。
程轩看着她的背影冷哼一声。
他就知道,苏辞月肯定是嫉妒!
当然,他也没指望她能祝福他和向晚晴,只要苏辞月还在这个圈子里混一天,他就有的是机会让苏辞月难堪!
想到这里,他转头冷漠地看了一眼身后的工作人员,“什么时候开拍?”
“我急着把上午的戏拍完,下午去补眠准备晚上的颁奖典礼呢!”
工作人员连忙堆笑着,“马上马上!”
剧组一上午的安排很紧。
即使完全没有NG,苏辞月和程轩也依然拍到了中午一点半。
收工后,苏辞月站在片场门口等车。
一辆红色的宝马在她身边停下。
苏辞月认出来,这辆车……
是苏沫的车。
她皱眉,苏沫到剧组来做什么?
就在她满心疑惑的时候,车窗摇了下来。
戴着墨镜和口罩的向晚晴朝着程轩的方向招了招手。
程轩连忙低头和助理吩咐了几句什么,便抬腿走上去,打开车门上了车。
苏辞月怀疑自己眼花了。
车子离开后,她还仔仔细细地回想了一下。
那辆红色宝马,的确是苏沫的。
苏沫什么时候和向晚晴这么熟了?
连车都借给她?
就在苏辞月疑惑的时候,一辆黑色的玛莎拉蒂在她身边停下。
车后座的窗户放下来,露出星辰笑眯眯的小脸,“妈咪,快上车!”
苏辞月依言打开车门上了车。
让她意外的是,车里不但有星辰,还有平时不爱出门的星云。
此刻,星云像是个小大人一样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正认真地看着书。
坐在苏辞月身边,星辰撒娇地将脑袋枕在苏辞月的大腿上,一双大眼睛晶晶亮地看着她,“妈咪,我和老哥带你去吃饭,吃完饭去买礼服!”
苏辞月皱眉,“礼服?”
“对啊。”
小家伙认真地点了点头,“妈咪你今晚不是要去参加金牛奖的颁奖典礼吗?”
“我看了一下妈咪你的衣柜,都没有正式的礼服呢。”
“所以老哥就翻出了那张一百二十万的卡,去给你买衣服啊。”
苏辞月怔住了,“一百二十万的卡?”
不过就是去买个礼服而已,没必要拿这么多钱吧?
“这钱不干净。”
前排正在看书的星云淡淡地抬起头来,“随便花,不心疼。”
这一百二十万,就是上次向晚晴为了炒作,往水军公司砸的钱。
也差不多是程轩的全部家当了。
苏辞月还是觉得有些不妥。
“哎呀,妈咪。”
星辰翻了个白眼,“这是渣男的钱。”
苏辞月更疑惑了,“渣男的钱?”宝宝这才一根手指就这么湿  宝宝腿开大点就不疼了在线视频
“程轩的钱!”
星辰深呼了一口气,将这笔钱的来历给苏辞月解释清楚。
苏辞月:“……”
“所以说,那个水军公司……是你们两个操纵的?”
“是那个水军公司的老板和南笙哥认识。”
“后来老哥给那个水军公司写了一些有用的程序,他们欠老哥一个人情,所以就帮助我们了。”
苏辞月震惊地吞了吞口水。
这是什么神仙儿子啊!
那天星云一直让她去给他买杨桃,她根本不知道,那天背后出手的人份,除了秦墨寒,还有这两个小家伙!
而且居然是这两个小家伙占主导。
她看着他们,“你们就是……传说中的天才?”
星云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星辰则是嘿嘿地笑了两声,“你猜。”
苏辞月:“……”
她觉得她受到了侮辱。
还好这两个小家伙不是她亲生的,如果她自己能生出这样逆天的两个娃,她肯定要兴奋地飞起来了!
不过兴奋归兴奋,渣男程轩的钱还是要挥霍的。
母子三人去了餐厅简单地吃了一顿之后,便开始在高档礼服的商场闲逛。
为了让苏辞月晚上能够惊艳众人,星云和星辰给她选了一身价值二十万的礼服,再加上包包,鞋子,配饰,一百二十万花了大半。
买完这些,星辰看了一眼余额,抱怨道,“妈咪,你还是太保守了。”
按照他的想法,是要让苏辞月穿上一身一百二十万的行头站到程轩和向晚晴面前,这样才够爽。
苏辞月无奈地笑了笑,“没有必要那么浪费。”
“给你。”
星云一把将银行卡夺过来塞到苏辞月的手里,“这钱本来就是打算给你的。”
“你可以自由支配。”
苏辞月犹豫了一会儿,收下了。
从商场出来,苏辞月就被两个小家伙塞到了一个造型沙龙里,去化妆,做造型。
坐在椅子上,苏辞月一边被化妆师摆弄着,一边拿手机给简城发消息。
“爸,你下飞机了么?到了么?”
“在那边事事小心。”
“我给你的银行账号打了五万,要按时吃饭,不能亏待自己。”
地球另一端的机场,简城看着手机里的消息,沉沉地闭上了眼睛。
“走了。”
一旁的男人冷声喝道,“磨蹭什么?别以为你来这里是享福的!”
今年金牛奖的颁奖典礼是在星瀚酒店举行的。
星瀚酒店是榕城最大的五星级酒店,老板神龙见首不见尾,连星瀚酒店的总理都没见过老板本人。
但在金牛奖典礼开始的半个小时前,酒店的幕后老板给总经理打了个电话。
“到停车场,去接一个叫苏辞月的女人,把她请到会场里,找最显眼的位置坐下,好好招待。”
“是!”
总经理十分殷勤地答应下来,“老板,这位叫苏辞月的女人,有什么特征么?”
电话那头的老板沉默了一会儿,“她很漂亮。”
说完,他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总经理:“……”
特征就是很漂亮!?
今晚参加颁奖典礼的哪个女明星不漂亮啊?
这么找人他怎么可能找得到!
无奈之下,总经理只能一边搜网上苏辞月的资料,一边匆忙乘电梯,亲自到停车场迎接。
让他震惊的是,老板让他照顾的这个苏辞月,以前居然是一个女武术替身!?
网上不是没有苏辞月的新闻,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每一张她的脸都很模糊,根本认不清到底长什么模样!
就在总经理焦急地哎停车场里来回找人的时候,一辆黑色的玛莎拉蒂停下了。
一身藏蓝色露背礼服的苏辞月款款地下了车。
第一次穿这种暴露的礼服,她到底有些不习惯。
女人拿了一件白色的外胎披在身上,微笑着和车里的两个小家伙告别,“乖乖回去哦。”
星辰委屈巴巴地趴在车窗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全都是不舍,“如果可以和妈咪一起参加晚会就好了。”
以前秦家不是没有过酒会、晚会这种正式场合。
但是星云和星辰两个小家伙对这种场合完全没兴趣,所以从来都不去参加。
可是现在,看着面前性感撩人又端庄漂亮的苏辞月,星辰忽然就想参加了。
他想牵着她的手站在所有人面前,骄傲地告诉他们,这个美人是他妈咪!
“乖。”
苏辞月无奈地抬手揉了揉他的脑袋,“今晚是演艺圈的颁奖典礼,记者和媒体很多的。”
“我带你进去了会被人看到的。”
“你爹地不想让你们曝光,怕你们的生活被无关的人打扰。”
“所以乖乖回去,妈咪会照顾好自己的,放心!”
星辰扁了扁唇,这才把小脑袋缩回车里,“早点回家哦!”
说完,车子发动了起来。
苏辞月的身影在车窗外越来越远。
直到女人的身形在视线中只剩下一个蓝色的小点,星辰才叹了口气重新坐回到车里,“老哥。”
“要不要给南笙哥打个电话,让他照顾一下妈咪?”
星云抬起头,用看傻子的目光看了星辰一眼,“还轮不到他。”
“什么意思?”
小家伙白了星辰一眼,“你没发现,爹地这一下午都没消息了吗?”
星辰还是不解,“白洛说爹地下午在公司忙着开会啊。”
“拼命工作和开会,是为了把晚上的时间空出来。”
说完,他淡淡地看了星辰一眼,“这么笨,以后找不到女朋友。”
星辰:“……”
他哥小小年纪,脑袋里已经开始想这些了么?
……
送走了星云和星辰,苏辞月拎着裙子缓慢地从停车场出去。
但这停车场太大,苏辞月一时间找不到出口在哪里。
停车场里很多人忙忙碌碌的,像是在找什么人。
“她之前是做替身演员的,应该不漂亮也不洋气,仔细地找,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相貌普通的女人!”
为首的男人冷声地提醒着。
一众保安应了一声,便开始分头行动了。
所有人路过她身边的时候,都目不斜视。
苏辞月皱眉,等保镖们散去了,才小心翼翼地走到为首那个男人身边,“请问,出口在哪边啊?”
男人烦躁地指了一个方向,“这里直走就是了。”
“谢谢。”
苏辞月点了点头,刚想转身离开,却又想起了什么一般地回过头来。
“那个。”
她认真地看了一眼总经理的脸,“我想说……”
“做替身演员的人,很多都很漂亮很洋气,一点都不普通的。”
例如她。
不过,这些话苏辞月倒是没有说。
她将这句话说完,便转身,大步地离开了。
总经理看着女人离开的方向,默默地翻了个白眼,“神经病。”
……
苏辞月从停车场上来的时候,洛烟的助理凌远已经在门口等了她很久了。
见苏辞月来了,凌远连忙冲上来将一份请柬塞给苏辞月,“洛烟已经进去了。”
“她是今天晚上的女主角之一,所以找她的人比较多。”
“嗯。”
苏辞月淡淡地笑着将请柬收下来,跟着凌远一起进了会场。
会场里面热闹非凡。
颁奖典礼还没开始,演员,导演,制片人们都三三两两地凑在一起闲叙。
苏辞月随便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来。
“哟,你还真来了啊。”
她屁股还没坐热乎,身后便响起了一道满是嘲讽的女声。
是向晚晴。
苏辞月下意识地回头。
身后,向晚晴正挽着程轩的手臂,朝着她走来。
向晚晴一身白色的长纱裙飘飘若仙,程轩一身白色镶金边的西装,优雅绅士。
两人站在一起,宛如璧人。
苏辞月淡淡地勾唇笑了,“我记得当初我还没发现你们关系的时候,就和你们说过,不管你们获奖不获奖,我都会来亲眼看着的。”
向晚晴嗤笑一声,“你倒是挺守承诺的。”
“那是自然的。”
苏辞月依然不卑不亢地笑着,“我总不能和两个畜生不如的东西一样,说话不算话吧?”
向晚晴脸色一白,“你说什么!”
“没什么。”
苏辞月仍旧优雅地靠在座椅上,唇角似笑非笑,“不要对号入座嘛。”
“还是说,你自己愿意承认,你就是我说的,畜生不如的东西?”
向晚晴的脸色难看极了。
“别和她一般见识。”
程轩冷哼一声,抬手握住向晚晴的手,“她现在也只能逞口舌之快了。”
“毕竟今晚的颁奖典礼之后,你我的身价就不一样了,何必和这种小人物动气呢?”
向晚晴眯眸,“说的也是。”
“苏辞月,你再伶牙俐齿,也改变不了以后要被我们踩在脚底下的命运。”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宝宝你好会夹在车上 宝宝我们换个姿势在阳台
上一篇:宝宝这才一根手指就这么湿 宝宝喜欢我弄你吗视频高清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