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你好会夹在车上 宝宝我们换个姿势在阳台

2021-10-28 14:55

因为前一天的失约,第二天苏辞月一大早就到了剧组。
她以为自己来得已经很早了,到了片场却发现,有个人来得比她还早。
是程轩。
清晨的天空还有些灰蒙蒙的,程轩整个人瑟缩在片场角落的椅子上,整个人蜷缩成了一团,像是在缩小他的存在感。
苏辞月拧了拧眉,觉得他有些可怜,但却并不想同情他。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吧。
如果他当初没有背叛她,如果他当初没有和向晚晴搞在一起,现在的他的确会和他之前所想的一样,成为影帝,手握重磅资源,在娱乐圈一飞冲天。
但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如果。
苏辞月皱了皱眉,转身准备离开片场。
“辞月!”
程轩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喊住她。
其实从一开始苏辞月进了片场,他就看到她了。
他故意坐在角落里,故意蜷缩身体,装成很可怜的样子。
他以为这样苏辞月会顾念他和她五年的感情,善良地过来和他聊天。
可是他没想到,苏辞月居然真的毫不留情,甚至连多一眼都懒得看他!
“有事?”
女人淡淡地拧了拧眉,回头看她。
“我……”
程轩犹豫了一会儿,缓慢地抬起头来,“辞月,你能原谅我么?”
“我以前是被向晚晴迷惑了。”
“是她跟我说你脏了,说她比你干净。”
“她还说,你的第一次没有给我,但是她的给了我,所以我要一辈子对她好……”
男人的话,让苏辞月唇角冷冷地上扬了起来。
当年程轩出事,她着急地乱了阵脚,才答应了向晚晴让她去代孕的提议。
也是因为向晚晴的蛊惑,才进了那个房间。
结果呢……
“都怪向晚晴!”
见苏辞月的眸色渐渐地有了变化,程轩眸中一喜,连忙继续解释,“我其实还是爱你的…”
“辞月,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苏辞月微微地眯了眸,“程轩,你是不是忘了,我已经结婚了。”
“我不在乎!”
程轩一个箭步窜过来,想要握住苏辞月的手,却被她飞快地躲过了。
男人的手握了个空。
程轩尴尬地将手收回,“我不在乎你是不是结婚了。”
“结婚也是可以离的!”
“而且,你不是已经和那个男人婚外情了吗?多我一个也不多,对不对?”
“辞月,我只在乎你,只要你还喜欢我……”
“我早就不喜欢你了。”
苏辞月皱眉,身子后退一步,和程轩保持了一个安全的距离,“别做梦了。”
“从五年前你在我车祸的时候和向晚晴搞在一起的那天起,你和我就没有可能没有未来了。”
“我用了五年的时间才发现,是我傻,是我笨,但我不会原谅。”
说完,她转身离开。
程轩站在原地,看着苏辞月离开的背影,心脏像是被什么重重地碾过一般。
苏辞月不要他了。
苏辞月不是最爱他了么?
向晚晴背叛他,不要他了。
连苏辞月都不要他了?
凭什么!?
男人眸中的火焰越来越旺盛,越来越病态。
最后,他直接大步冲上去,扣住苏辞月的肩膀,“你凭什么不要我!”
今天她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
苏辞月万万没想到,程轩居然想跟她来硬的?
她皱眉,打量了一下四周无人的环境,唇边扬起一抹冷笑。
的确,她平时的确是脾气好,也从不打架伤人。
但这并不代表,程轩能在这方面占到便宜!
女人眸中掠过一丝的冷意,“放手。”
这是她给他的最后警告。
已经接近病态的程轩怎么可能真的放手?
他死死地扣住苏辞月的肩膀,“辞月,你给我个机会!”
“你为什么不给我机会!”
“你不是曾经最喜欢我么!”
“辞月,嗷——!”
程轩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被整个人掀翻在地。
苏辞月单膝跪在他的手腕上,“咔”地一声,男人的手腕脱臼了。
程轩疼得捂着手腕在地上打滚。
女人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别随便碰我。”
“我要告你!”
程轩咬牙切齿。
“这就要告我了?看来你也不是真的喜欢我,想和我和好。”
苏辞月淡淡地勾唇,声音冰冷,“程轩,你只是气不过被向晚晴背叛吧?”
“你自负地觉得,你很优秀,优秀到让每个女人都必须喜欢你。”
“所以被向晚晴背叛了之后,你就立刻想到了我,你急于从我身上找回你微弱的自信心。”
她说出来的每个字,都像是一根尖针,死死地扎进了程轩的心脏。
他脸色铁青地看着她的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可能忘了,当初没认识我的时候,你是个连电影学院都考不上的废物,是我帮你一点点提升演技,也是我在五年前筹钱让你度过了那个难关,你才有现在的成就。”
苏辞月看着他,眼睛里全都是冷的,“是我太傻,我无私的付出,让你自负了,膨胀了,甚至开始嫌弃我了。”
“不过你大概没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其实和我有关。”
程轩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说完这些,苏辞月深呼了一口气,“我想告诉你的是,程轩,我能帮你爬到现在的位置,我也能让你从神坛跌落。”
“对了,记得我昨天晚上穿的礼服吧?很漂亮。”
“是用你砸给水军公司的那一百二十万买的。”
说完,女人昂起头,高傲地转身离开。
程轩躺在地上,整个人像是失了魂。
看着苏辞月的背影,他忽然就明白了他失去的是什么。
五年前那个眼里心里只有他的女人,真的离他远去了……
……
把程轩丢下之后,苏辞月打算去附近的早餐店去喝点东西等剧组的其他人来。
可没想到,她刚走出片场,就撞见了站在门口的纪南风。
男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一根烟,脚边还有两个已经抽完了的烟屁股。
看样子,他已经来了很久了。
苏辞月心下一慌。
他所在的这个位置,应该是能听到看到刚刚她和程轩的一切的。
“刚刚摔程轩拿一下,身手不错。”
纪南风叼着烟,唇角挂着一丝邪笑,“跟谁学的?有点眼熟。”简城曾经在教她这些防身手段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这些只能是危机情况下使用,不能随便被人知道。
理由和她后腰的胎记一样:会给她带来麻烦。
刚刚偌大的片场只有她和程轩两个人,她不动手没有人会来救她,她也不能任由程轩欺负自己,就动了手。
可她没想到,这些居然都被纪南风看到了。
而且他不但看到了,还要问她师承何处……
女人尴尬地清咳了一声,“你看错了。”
说完,她连忙转移话题,“纪大影帝,这一大早的,你怎么会在我们片场门口?”
“和你们一样。”
纪南风没有继续追问身手的事情,“来得太早了片场没人,所以无聊就到处逛逛。”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没想到才逛了一会儿,就看到了个大秘密。”
“怪不得我之前总觉得程轩的演技有所下降。”
“现在算算,应该是从他宣布和向晚晴在一起之后,他拍戏就开始不停地出现状况。”
说着,男人意味深长地看了苏辞月一眼,“没想到苏小姐真人不露相,我倒是更期待你我之后的合作了。”
他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他们之前的所有对话,他都听到了。
苏辞月有些不好意思地抿了唇,“纪影帝,你吃饭了么?我请你吃早餐吧。”
纪南风笑了,“也好。”
两人到了附近的小餐馆。
因为是影城门口的小餐馆,所以老板对明星来吃饭这种事儿已经见怪不怪了。
看到纪南风,他甚至还热情地提供了二楼的小包间,“纪影帝人红是非多,还是小心为上。”
包间的门关上,苏辞月深呼了一口气,殷勤地将饭菜放到纪南风面前,“纪影帝。”
“你应该不是个会把别人的隐私说出去的人吧?”
苏辞月之所以请他来吃饭,就是怕片场会再有另一个偷听的人。
她一点都不想和程轩再传出什么不该有的绯闻。
纪南风淡淡地抬眼看她,“别忘了,我也有把柄在你手里。”
苏辞月顿了顿,这才想起来,她之前见过纪南风的养女……
女人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她深呼了一口气,微笑着看着纪南风,“我会好好给您保守秘密的!”
“不过。”
纪南风淡淡地抬眼看了她一眼,“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什么?”
“你生过孩子么?”
苏辞月:“……”
她轻咳了一声,别过脸去,“我可以不回答么?”
说没生过,她会觉得对不起那个失去的孩子。
但回答生过,她又不想和一个差不多是陌生人的纪南风解释太多。
“可以。”
纪南风低头,淡淡地搅着碗里的白粥,“星光说希望你做她妈妈。”
说着,男人抬起头来看她,“有兴趣么?”
苏辞月:“……”
“不,不了吧。”
她轻咳了一声,“我已经有两个儿子了。”
“这样。”
纪南风淡淡地叹了口气,便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了。
两人吃完早餐后,便各自回了片场。
苏辞月再次到了片场的时候,给程轩正骨的医生刚走。
他虚弱地靠在椅子上,恶狠狠地瞪了苏辞月一眼。
一天的戏拍摄的还算顺利。
虽然程轩几次都想对苏辞月做小动作,但要么被苏辞月躲过,要么被总导演发现,骂他一顿。
晚上下班回去,苏辞月照例去生鲜市场买菜。
这一整天,她都没有看手机,所以根本不知道,她和纪南风早上一起从早餐店出来的照片,已经开始悄悄在晚上流传了。
网上的人有不相信的,有觉得他们是在谈合作,毕竟之后要一起拍摄电影。
但更多的,是在辱骂苏辞月。
结合她之前和程轩向晚晴的事儿,现在网上很多人,已经给苏辞月安上了“绿茶”的名号。
甚至觉得她就是故意勾引程轩,看程轩倒了,又开始勾引纪南风了!
有人想到了那个当初为苏辞月说话的“众星拱月”的账号,开始给账号留言辱骂,私信辱骂。
“靠!”
秦家别墅里,星辰看着那些不堪入目的留言,气得差点摔手机,“老哥,这怎么办啊?”
“这纪南风是谁啊,真讨厌!”
“为什么要跟妈咪一起吃早餐!”
星云则是十分稳重地将私信和留言的截图,以及网上的照片全都打包好,做成了一份文件。
星辰不明所以,“老哥,你不是黑客么?”
“你不帮妈咪就算了,为什么要截图啊,你想害妈咪吗?”
星云用那双黝黑的大眼睛白了星辰一眼,白皙精致的小脸上掠过一丝鄙夷,“我做这些当然有我的目的。”
说完,他将文件发送到了秦墨寒的邮箱里。
一分钟后,秦墨寒的电话直接打了过来。
“怎么回事?”
“就是你看到的那么回事。”
面对男人冰冷的质问,星云镇定自若,“爹地,别怪我没提醒你。”
“妈咪发消息,说要去买菜。”
“她应该不知道,她已经被网络暴力了。”
电话那头秦墨寒的声音微微一滞。
这傻子。
纪南风的粉丝到处都是。
她去生鲜市场那种公开的场合,如果被纪南风的狂热粉丝发现……
他顿了顿,“她在影城附近的那个商场?”
“对。”
“告诉她不要乱跑,我马上过去找她!”
说完,男人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那头的嘟嘟声,星云这才松了一口气,手指开始在键盘上飞舞。
星辰在一旁看得一头雾水,“老哥,你这又是在干嘛?”
“处理网上这群不规矩的人。”
星辰坐在他身边思索了一会儿,猛地一拍脑门,明白了!
他老哥这个阴险的小孩,居然是故意让流言飞一会儿,留下证据让爹地心疼妈咪,才开始为妈咪战斗!
想到这些,他殷勤地给星云倒了杯水放到电脑旁边,“老哥,你真是老谋深算!”
星云默默地看了他一眼,“我才五岁。”
“可是你比我大,对我来说,你就是老的!”
“一分钟也算老!”
星云:“……”
“老哥,你真厉害,加油哦!”
“老哥……”
星云无奈地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星辰,帮我个忙。”
听到哥哥让自己帮忙,星辰瞬间兴奋了起来,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要我怎么帮你?”
“帮我把你的嘴闭上。”
“太吵。”
星辰:“……”不知道为什么,从进了商场,苏辞月总感觉不管自己走到哪里,都有人在偷偷摸摸地盯着她。
这种感觉让她十分地不舒服。宝宝你好会夹在车上  宝宝我们换个姿势在阳台
没多久,她接到了福千千的电话。
“辞月,我记得你每天早上都会起很早,对吗?”
“嗯。”
她一边思索着晚上给两个小家伙做的饭菜,一边淡淡地皱眉,“怎么了?”
“最近家里逼我相亲,我骗他们说我有男朋友了……但是我哥怎么都不相信。”
“我跟他说我男朋友是娱乐圈影帝,每天都很忙,和我是地下恋情不会轻易找我……”
“但是我哥觉得,就算是地下恋情,也要每天发消息说早安晚安,腻歪地聊两句……”
“所以……”
电话那头福千千的声音十分地卑微。
苏辞月瞬间明了,“要我假扮你男朋友,给你发消息?”
“对对对!”
福千千点头,“我已经把你的号码的备注改了,以后你就没事给我发消息,如果我回复了,你就假装和我在热恋中!”
“因为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哥就来抢我的手机了,你只要不接电话就好!”
“好。”
举手之劳而已。
不过……
“千千,你真不打算找个男朋友?”
“不找!”
电话那头的福千千叹了口气,“太差的我看不上,太好我又看不上我,我就这样单身挺好的!”
苏辞月笑了,刚想说什么,星辰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她连忙挂断了福千千的电话。
“妈咪!”
电话那头星辰的声音调皮可爱,“爹地已经出发去接你咯,你在生鲜市场门口等他,不要乱走哦!”
“接我?”
苏辞月有些意外,“他不忙么?”
她怎么记得今早出门的时候,秦墨寒说过,因为昨天请假了一天,所以他今天的工作都要堆积成山了。
居然还会有时间过来接她?
“再忙也要接你啊!”
电话那头的星辰扁了扁唇,“你是他老婆嘛!”
小家伙的话,让苏辞月莫名地心上一甜。
“我知道了。”
挂断了电话,她直接抬腿去了海鲜区。
她还记得秦墨寒喜欢吃鱼。
苏辞月选了很久,才选了一条比较满意的黑鱼。
拎着沉甸甸的鱼,她刚从生鲜市场走出来,就被一群女人围住了。
“你就是苏辞月对吧?”
为首的女人恶狠狠地盯着她,“贱人!”
“居然敢勾引纪南风!”
“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货色!”
“我们南风根本看不上你这种女人!”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都开始对苏辞月指指点点。
那几个女人里有人冷笑,“我们跟着你一路了,你就是苏辞月!”
“不要想否认!”
“先勾引程轩,现在看程轩拿不到奖了,就开始勾引南风,想红想疯了?”
苏辞月觉得她们才疯了。
她冷着脸试图解释,“我没有勾引纪南风。”
“我已经结婚了,我有老公。”
她天真地以为,这样解释,这些女人会放过她。
可当她的话出来之后,那群女人却更变本加厉了,“都结了婚了还要勾引别人,你贱不贱啊?”
“你老公满足不了你吗?到处犯贱?”
“吐了,怎么有你这么不知廉耻的女人,还得意洋洋地说自己结婚了,你老公知道你这么放浪么?”
那些不堪的字眼,一字一句,都像是钢针扎在苏辞月的心上。
她的手指紧紧地握住了手里的食材。
在这些女人的推搡下,她看不清前面的路,也不知道秦墨寒到底来了没有。
他会看到她么?
想到秦墨寒……
女人深呼了一口气,放弃从人群中窜出去的念头,视线继续停在市场门口的马路上。
距离星辰给她打电话已经有十几分钟了。
按理说,秦墨寒应该到了。
也许他下一秒就来了。
也许他已经到了。
怀着这样的念头,她被人群包裹着,艰难地前行。
可那些疯狂的粉丝怎么会这么轻易地放过她?
她们说的话越来越过分,语言也越来越尖锐,甚至有人开始往苏辞月身上扔东西。
苏辞月强忍着愤怒,在心里默念。
五分钟。
如果五分钟之内秦墨寒还不来,她就不等了!
而且要把这条鱼扔掉!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
就在苏辞月给自己规定的五分钟还剩下最后一分钟的时候,黑色的玛莎拉蒂在路边停下。
白洛带着几个保镖迅速分开了人群,控制住了那几个疯狂的女人。
身形高大的男人一个箭步过来,将苏辞月整个人抱在怀里,“没事吧?”
他身上熟悉的气息让苏辞月觉得安心。
她趴在他的胸膛上,声音闷闷地,“你再不来,我就有事了。”
“抱歉,路上耽搁了。”
秦墨寒淡淡地叹了口气,揽着她的肩膀,带着她上了车。
“先生,这些人怎么办?”
“打一顿,报警。”
白洛有些为难,“可是这些都是女人……”
男人冷漠地看了白洛一眼,“欺负我老婆的人,还要分男女区别对待?”
白洛:“……”
“我明白了。”
“喂!”
那边的女粉丝有人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于是愤愤不平,“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秦墨寒转过头,懒得看她。
那女粉丝咬牙,“苏辞月!别以为这样我会怕你!”
“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纪南风!”
“只要纪南风没事,你对我怎么样,都伤不到我分毫!”
她的话,让秦墨寒淡淡地挑了眉,“是嘛?”
男人转过头,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冷冷地扫了她一眼,“那我就动动纪南风。”
说完,在那女粉丝震惊的目光中,黑色的玛莎拉蒂扬长而去。
白洛无奈地叹了口气,转头看了那女粉丝一眼,“你和你家偶像有仇吧?”
他家先生可是有仇必报的。
之前颁奖典礼上纪南风坐到太太身边的事儿,已经让先生很不爽了。
如今……
他默默地打了个哆嗦。
纪南风他还是自求多福吧……
“那个。”
飞驰着的玛莎拉蒂的车后座上,苏辞月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开口,“你不会真的要对付纪南风吧?”
“刚刚那个只是他的粉丝而已,不是他本人授意的,和他没什么关系的……”
因为纪南风的粉丝迁怒纪南风本人,苏辞月总觉得有些不妥。
“这个时候还为他说话,嗯?”
男人抬起他的下颌,仔仔细细地检查她的脸,“他在你心里就这么重要,重要到受伤都无所谓?”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双性尿奴穿贞C带憋尿的黄文 当着全班面玩到高潮H
上一篇:宝宝这才一根手指就这么湿 宝宝腿开大点就不疼了在线视频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