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尿奴穿贞C带憋尿的黄文 当着全班面玩到高潮H

2021-10-30 09:59

天空上布满铅灰色的云。
这一日的天气特别的阴沉。
空中飘扬着密集的雨丝,细如牛毛,西面八方,结成一阵巨网。
马一鸣意兴阑珊地回到别墅,还没到门口,就见一堆一堆的人,有拿着相机的,有拿着话筒的,更有拿着手机对着自己别墅拍照的------
好家伙,凌月容到别墅才多长时间啊,狗仔队已经围绕了一大圈了。
马一鸣把迈巴赫开进车库,刚到客厅门口,凌月容已经像多年重逢的情侣那样欢呼着朝他飞奔过来,一下子就跳着扑到他怀里,迫得马一鸣不得不抱起她才没让两个人摔下去。
人身如戏,全靠演技。
马一鸣感到身后无数的摄像设备都在按下快门,记录这大明星之间久别重逢的激动场景------
他头皮发麻,然鹅,他也深深知道,这还远远没有达到凌月容的预期,最好是他抱着她的娇躯原地转上一圈两圈,以便门外的狗仔能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拍下二人欢快瞬间。
此时的马一鸣根本形同僵尸,稳住身形之后,便放下凌月容,两人走进客厅,马一鸣转身把大门关上。
所以,此时门外的狗仔队会脑补什么狗血剧情?
激情湿吻?
不存在的。
马一鸣脸色灰败,不悦道:“你真够牛的,我在这里住了快两个月,风平浪静,你一来,就把狗仔队招来了。”
凌月容心机道:“这说明我关注度高呀!身为明星,出门在外,连狗仔队都没有,岂非太失败了吗~?”就把头靠在马一鸣的肩膀上,“倒是你,你要是再在这里躲下去,粉丝可就要把你忘了,伯伯可是很担心你呢~!”
凌月容口中的伯伯,就是马一鸣的爸爸,马千里了。
凌月容的父亲凌贤很久之前就和马千里合作拍电影,但是知名度不如马千里,后来渐渐变成马千里的跟班。
实际上凌贤的年纪比马千里还大着一两岁,只不过马千里在影视圈的地位高不可攀,所以大家自动忽略上了年纪上的差距,凌贤尊称马千里为“千里大哥”。
那么凌月容也就称呼马千里为“伯伯”了,没毛病。
马一鸣踢掉鞋子,走到沙发边坐下,只见茶几上摊着几本时尚杂志,他翻了一翻,都是教人穿搭,讲述新风尚的。
这不是他的书,是凌月容带来的。
凌月容款款在马一鸣身边坐下,翻开其中一页,娇声对马一鸣道:“阿鸣,路易·威登出新款包包了呢,你帮我买呗~”
凌月容的讲话习惯,最后一个字务必带着颤音,让男人听了不由得“虎躯一震”。
马一鸣看了一眼,一只包三十万,姜茶色的,样子跟她的手袋也差不多,哪里什么新款不新款的了。
“你自己买呗,你又不是没有钱。”
“那不一样的嘛~”凌月容嘟起艳艳红唇,“你送我的,意义不同,我会加倍珍惜~”
她眨巴着双眼,长长的假睫毛对着马一鸣颤动着。
马一鸣不置可否,“随便你。”
正说着,只听门铃响了,从门口装的监控看,是有两个穿着工装的人在嵌铃。
只见凌月容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叫道:“来了,来了。董叔,帮忙开门~。”
门开了,放进来那两个人。
董辉带他们来到客厅,看地板,然后跟他们交涉。
马一鸣问道:“怎么回事?”
凌月容说:“他们是装修公司的~。”
“装修公司?”
“是啊~。”凌月容指着地板说,“你看,地砖怎么会搞成这样啊~?”
地砖上许多曲曲折折的蚀刻痕迹,那是外星人化石留下的痕迹。
马一鸣不由得脸上露出笑容,“这有什么好装修的,挺好的呀。”
凌月容道:“阿鸣,你也太贪玩了,怎么能搞成这样~,也不知道你是拿什么搞的,这要是伯伯看到了,肯定要发脾气的呀~。在他来之前,把地砖重新整一下,不然你会挨打的~。”
马一鸣止不住一阵惆怅,感觉好像心里有什么东西被抽走了,叹道:“随便吧。”
这里的事还没说完呢,忽然感到脚底湿漉漉的,低头一看,地砖上一滩水,刚才没注意,看到这滩水,才听见水声。
马一鸣循声看去,只见一截水管埋在鱼缸里,正在放水,水桶满了出来,都溢在地砖上。
凌月容此时也发现了,“哎哟,一说话忘记了~。”也在那里跳脚,光溜溜白皙的脚丫子,假装很调皮的样子,“董叔啊~,帮忙来搞一搞,水满出来了啊~!”
马一鸣可没心情欣赏她赤脚跳跃的调皮,因这鱼缸里养着他的外星人化石呢!
这要是没了水,这些石头就危险地很。
马一鸣连忙一把扯掉水管,还好,鱼缸里的水没有被放光。
马一鸣喊道:“喂,你动我东西之前,能不能先问问我!”
“怎么了?”凌月容反而被马一鸣的态度吓了一跳,花枝颤抖,“阿鸣,你怎么凶巴巴的~?”
“你动我鱼缸干什么?”
凌月容说:“这里曾经死过两条鱼,水很脏的呀~!”
“你怎么知道死过两条鱼?”
凌月容道:“厨房的垃圾袋里两条死鱼,不是你扔的吗?都臭了~,我已经叫董叔扔出去了~。”
马一鸣倒吸一口冷气,心说,好家伙,你还整上福尔摩斯那一套了。
凌月容继续花枝颤抖地道:“给你换上干净的水,重新买两条鱼养不好吗~?阿鸣,你喜欢什么鱼,我喜欢小丑鱼,我们买几条小丑鱼好不~?”
马一鸣道:“你以前不是不喜欢小丑鱼吗?说是跟小丑一样,谁愿意做小丑呀,要做就做大明星!”
凌月容道:“可是现在放的电影《海底动员》那小丑鱼好可爱的~,我们就养小丑鱼好不,尼莫尼莫~。”
“尼莫个头,别碰我鱼缸!”
凌月容感到马一鸣越来越粗鲁了,大眼睛眨巴着,长睫毛上下颤动。
马一鸣真担心她的假睫毛会掉下来。“董叔,帮我鱼缸续上水。”因见董辉忙着跟装修公司交涉,“算了,我自己来。”就把放出来的水又倒了回去。
总觉得客厅里乱糟糟的,马一鸣懒得多管,就躲到书房里去。
不过书房的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那些书本什么的都被翻动过了。
马一鸣觉得这都是柳青青的杰作,因为柳青青昨夜在这里找“卖身契”来着。
想到柳青青,他不自主又感到些温暖。
好在他只是临时住在这里的,书房里的书也不太多,他就慢慢把打乱的书本慢慢收拾归位。
对了,怎么他作曲的笔记本是打开着的,中间还被撕掉一页。
马一鸣自然以为是柳青青撕的,心说,柳青青,你也太过分了吧!你恨我,也不该撕我创作的东西,岂不知对于作曲家来说,创作的曲子再失败,也等同于自己的孩子。
正在生闷气呢,凌月容站在门口道:“阿鸣啊,你写那样的曲子不好,要是被你爸爸看到了,肯定又要责怪你了~”
马一鸣吃了一惊:“所以,这是你撕的?”撕去的这页稿子,不知道是遭了什么孽,更被抠成一小条一小条,扔在纸篓里。
马一鸣现在就算把它捡回来,也粘不回去了,不禁感叹道:“你这是什么仇,什么怨啊?”
凌月容面对马一鸣的质问,非但没有一点愧疚之心,反而带着我是一片好心的那种关爱神情。
“阿鸣~,你这歌词也太大逆不道了吧,什么我是坏小孩,我不要回来了,你这让伯伯看到了,他肯定要生气的呀~!”
“管你什么事!”
“还有啊,那个什么‘没有灵魂’之类的,也太堕落,太颓废了,伯伯不喜欢看到你这个样子的。”
凌月容说的是那首《风》,马一鸣昨晚上刚刚才弹给柳青青听过的。
马一鸣生气道:“那这首《美丽怪兽》呢?这首《动人情话》呢?你怎么不撕?”
凌月容依然一片好心地看着马一鸣,大大的眼睛一瞬不瞬,简直充满深情。
演员嘛,平时在舞台上表演习惯了,哪怕回归到正常生活中来,表情什么的总还是透着点夸张,有舞台剧的意味。
“阿鸣,我会跟伯伯解释的,这是爱情歌曲嘛,爱情本来就是一个宽大的主题啊,古今的文人墨客都写的。”
“伯伯!伯伯!永远都是伯伯!”马一鸣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把这小册子在桌子上噼噼啪啪拍,“你是我老豆的代言人是吧?你代表我老豆来管教我是吧?”
凌月容就靠在书桌边上,饱满的臀部挨着桌边,白皙的胳膊支撑在桌上,波澜不惊地一片好心地劝说:“阿鸣~,你不要这样子好不好~,父爱如山呀。”
马一鸣这一眼看过去,卧槽,算你牛,连胳膊都搽上粉底了!
马一鸣道:“把‘如’这个字去掉,父爱,根本就是一座山好吧!”
凌月容居然笑了起来,她笑的时候,当然脸上的粉底也会跟着一起笑。
精致地像个芭比娃娃,她站在舞台上,也会惹得许多粉丝为她惊叫的。
“阿鸣~,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你有这么好的爸爸,让你一出生就享受着顶级流量,为你提供各种资源,别人求也求不来的好嘛。”
“是啊!”马一鸣郁闷地说,“不管我做什么,不管我怎么努力,别人都只知道我是马千里的儿子,我没有名字的好吧,我的名字就是‘马千里的儿子’!”
正说呢,董辉敲门说,装修公司的人要二人选一选地砖的花样。
马一鸣懒得出门,让凌月容去选。
然而这边还没动,装修公司的两名工人已经探头探脑地进来了,脸上带着好奇的向往的神情,“哇,这里是马千里巨星的别墅是不是?”
是啊,是马千里。
马一鸣悲哀地想:连他们都是老豆的粉丝,而我这个所谓的明星,站在他们面前,他们都认不出我。
罢了。
马一鸣把他的作曲本攥在手里,默不作声出了书房。
又听见装修工人在后面问道:“这是马千里的儿子?马一鸣?天哪,长得真帅!”
“身为巨星的儿子,好幸福。”
“就是呀,一出生就嘴里含着金钥匙!”
一个感叹道:“可以少奋斗多少年呐!”
另一个就反驳道:“是可以少奋斗几百年好吧!子孙好几代都可以不用奋斗了!”
一个羡慕地道:“我也想重新投胎!”
另一个就取笑他:“那你赶紧去死吧,死了就可以重新投胎了!”
这一句句话,无不像钢针一样精准无比扎到马一鸣的脊骨。
马一鸣只觉得既悲哀又嘲讽。
凌月容追出来说:“阿鸣~,你生气了?你别生气好嘛~。”
由于当着别人的面,她这几句话说得尤其亲昵和嗲味。
马一鸣无限烦恼道:“你坐了一夜的车,不累吗?赶紧睡觉去吧。”
“好呀。”凌月容开心地说,“帮我把行李拎上去嘛!”
当时,另一名保镖薛恒军也在场,就替凌月容把行李拎上楼。
饶是如此,凌月容也不能让马一鸣空着手,就把她那只路易·威登的手袋交给马一鸣,让他拿着。
马一鸣上了二楼之后,脚步不停,就要到三楼去。
凌月容在后面说:“阿鸣~,你到哪里去呀?”
马一鸣道:“你住三楼的客房。”
凌月容道:“我就住二楼好了,二楼的客房,你不是已经收拾过了吗?连被子都抱出来了,牙刷牙膏都摆好,你不是为我准备的吗~?”
马一鸣一怔,那可是他为柳青青准备的,没想到竟然被凌月容看见了,凌月容你动作够快的啊!
他依旧上了三楼,把凌月容的手袋往三楼的客房里一扔。
奇怪呀,早先几天,他还觉得,这房子太空了,好像怎么也装不满似的。
凌月容一来,忽然又感到房子太拥挤了,连呼吸都费力。
他没有下二楼去,而是通过三楼的走廊,一直走到露台上,双手撑着栏杆,漫无目的地看天空。
雨还在丝丝下着。
他感到天空黑沉沉地在往地上压。
他感到双肩被什么绳子勒地生疼。.双性尿奴穿贞C带憋尿的黄文  当着全班面玩到高潮H
他感到不论逃到哪里,都仍然有父亲的身影。
难道他一辈子就要活在父亲的阴影底下了吗?
雨丝冰凉地,渐渐打湿了他的头发,手臂上也是一粒粒细密的雨点。
不知过了多久,头顶多了一把雨伞。
扑鼻而来的是浓郁的嘉柏丽尔天性香水味。
是凌月容,他不用回头也知道。
“阿鸣~,你干嘛站在这里嘛~。在下雨哎,你会感冒的。而且你感冒特别恐怖你知道吧,会很奇怪地晕倒。上一次你真是吓死我~你------”
凌月容的话说了一半,手机忽然响了。
于是她先转头接电话,不知道说了什么,她一叠声地答应:“好啊好啊,晚上我一定来------当然是跟鸣哥哥在一起呀~,他也会来的~,那不见不散哦~。”喜孜孜地挂了电话。
马一鸣恼道:“我先跟你讲清楚,我不会去的!”
“干嘛这样嘛,阿鸣~”凌月容还是一片好心的那种圣母口吻,“他们都是搞音乐的啊,刚好都在H市,你不是挺喜欢音乐的,一起聚一聚,联络一下感情啊。”
“这对你以后的演艺事业有好处的,等你开演唱会,他们都会来捧场啊,这都是相互的嘛。你看,伯伯的朋友就多。伯伯常说,出门靠朋友,有了朋友,走遍天下都不怕,是不是?”
马一鸣紧紧抓着栏杆,恨不得把手下的栏杆拆了,“少他么的恶心人了,你不知道他们聚在一起都是干什么的吗?无非就是喝酒抽Y,谈论女人,你要去吗?”
“阿鸣~~”凌月容的声音继续颤抖,继续嗲。
“行,你要去,你去,不要拖上我!”马一鸣怒吼道,夺过凌月容的雨伞往楼下一扔,转身回到屋内。马一鸣感到别墅已经被人占领了。
奇怪,凌月容到底有什么本事,现在一楼乒乒乓乓的,二楼的客房奇奇怪怪的,连三楼好像也有她的脚步声。
马一鸣只剩下卧室这一块阵地了。
美人榻已空,吉他横陈在床上。
他这一会儿却没有弹吉他的兴趣,倒头俯卧在床上,脑子好像混乱了,什么也想不起来。
浑浑噩噩地躺着,凌月容又来了。
这一次,她是穿着白色的浴袍,宽松的袍子仅用一根腰带束着,难免露出大大的颈部,并且一路往下,露出一条深沟。
“阿鸣~”
马一鸣听到这声音头皮发麻,怎么刚刚进来的时候忘记了反锁房门。
“你进来不会敲门的吗?”
“嘻嘻。”凌月容在他对面躺下了,脸对着他的脸。
马一鸣发现,虽然她洗了澡,洗了头发,可是,脸上的妆还在,她怎么办到的?真是稀奇古怪。
也许是洗完澡之后,又重新化妆了吧。
马一鸣转过身子,仰望天花板。“你那么累了,怎么还不去休息?况且你晚上还要出去疯呢!”
“伦家睡不着嘛!”凌月容说,便抱住了马一鸣,由于马一鸣是仰天躺着,她这一抱,几乎就是压在马一鸣身上了。
她眨巴着双眼,大眼睛看着马一鸣。
都是成年人了,马一鸣怎会不明白她的意思,。
可是奇怪,面对着这花枝招展的女人,成熟性感又美丽的女人,他任是没有半点欲望。
“你睡不着是吧,好吧,那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可好?”
“好啊~”凌月容虽然是有点失望,但还是配合地欢笑,心说,原来这男人喜欢前戏,行,请开始表演你的前戏。
马一鸣说:“那好,你躺好,认认真真听着。”
他还是望着天花板,好像想故事想得出了神。
“话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个王国。”
“那里的国王是个十分勤奋的国王,一天到晚出去征战,把他美丽的皇后和年幼的王子丢在宫殿里。”
“国王十分英勇神武,几十年来,为国家打下许多领土。”
“可是美丽的皇后在深宫中时时觉得很寂寞。”
凌月容听到这里,立即问道:“怎么,皇后出轨了吗?”
马一鸣道:“那倒没有,皇后深爱着这位国王,只不过小王子看到皇后郁郁寡欢,心里面十分痛恨国王。”
“后来有一次,小王子趁着国王再次出去征战,就揭竿而起,自己称王。”
“啊!”凌月容道,“这小王子可真不懂事呀。阿鸣,我不喜欢这个故事。咱们说点儿别的好吗?”
马一鸣没有搭理她,继续说道:“国王得知之后,立即杀了回来。因为国王英勇神武,而且深得将领的拥护,很快就把叛乱平息了,小王子也被抓住了。”
“恩,抓得好。”凌月容说,“那么国王把小王子杀了吗?”
“没有。”马一鸣叹息道,“因为他是国王唯一的儿子,虽然国王不喜欢他,觉得他不成材,可是,毕竟杀了这个小王子,就再也没有人能继承他打下的江山了。”
“所以他就把小王子关了起来,关在很大很大的牢房里面,这个牢房大到什么程度,你知道吗,就是小王子从牢房的一头往另一头走,走上一辈子也永远走不出去的那种。”
凌月容打断道:“这世上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牢房,一听就知道是假的。”
马一鸣觉得口唇干燥,“艺术夸张嘛,你不懂是吧?好吧,没关系。”
他继续说,“国王每天都在牢房外面监视着小王子,看看小王子悔改了没有,他说,如果小王子悔改了,他就考虑把他放出去。”
“他每天派人去问话,可是每次小王子说的话,他总是听不懂。”
凌月容道:“这国王可真可怜,难道他就不能另娶一个皇后,另生一个儿子吗?”
马一鸣回过头,诧异地看看凌月容那张描画地精致的脸,觉得又是陌生,又是可怕,“你觉得国王应该杀死小王子?你觉得国王可以多娶几位妻子?”
凌月容嘟着她红艳艳的嘴唇,“有什么不可以,你说的是古代啊,古代的男人可以三妻四妾,而且皇帝很多妃子的好嘛。”
“好吧。”这一下,马一鸣真是瘫软在床上,别说欲望,连胃口都没了,“他已经被杀死了,他从精神上被杀死了。”
凌月容道:“你这个人真奇怪。搞音乐的人都奇怪,好像脑子不正常的。”
马一鸣又问道:“难道你不搞音乐吗?”
凌月容道:“我只是唱歌而已啊,我又不写曲子。阿鸣~,要么你也别写了,要不然我真觉得你以后可能会发深井病。”
mmp,马一鸣在肚子里骂道,你才深井病,你全家都是深井病!
“咱们还是别说音乐了,”凌月容换个话题道,“阿鸣~,洪导不是要复出拍电影吗,上次伯伯说已经跟洪导打过招呼了,要给你留个角色的,让你去见见她,你怎么跟人洪导说的,人洪导可都说给伯伯听了哦。”
马一鸣道:“那怎么了?”
“伯伯为了这件事,气得够呛。到处找你,没想到你躲在H市。”
“这不,我一听说你在H市,立即就赶过来了,咱们商量个对策吧!要不然,这一次,伯伯肯定要狠狠打你了!”
凌月容还是一副我什么都为你着想的贤惠妻子模样。
难怪马千里说她是他心目中最理想的儿媳妇!
马一鸣道:“不管你的事!”
凌月容道:“阿鸣~,你有时候做事情真要想想后果的。洪导是咱们香江最有号召力的导演了,而且她的背后是谁啊,身家千亿财团的大老板啊,她想要拍什么电影,没有拍不成的,而且她拍电影,肯定会拿奖,别说香江了,就是国际上的大奖也没少拿。”
“那便怎样?”
“她的手底下出过几个影帝,几个影后了?你拿了奖,那么你的影响力肯定得提高一台阶呀!”
“即便如此,我也还是马千里的儿子不是?”马一鸣不屑地说。
“是啊,”凌月容完全get不到马一鸣要表达的那个点,“正因为你是伯伯的儿子,洪导才给你这么大的面子呀!”
“得了!”马一鸣用力推开凌月容,“要么你跟我老豆说,让我老豆去跟洪导说,让洪导给你留一个角色,怎么样?”
凌月容从马一鸣的身上滚了下去。
马一鸣跳下床,正要走呢,忽然凌月容手上不知拿了什么,问他:“这是什么?”
“什么?”马一鸣反问。
“谁的头发?”凌月容紧张地说,“你把她带上床了?”
“深井病,是你的头发吧。”马一鸣说。
凌月容又发挥了福尔摩斯的特长,“才不是,我的头发是卷的,她的头发是直的,你看!”
不是凌月容的,那定是柳青青的头发了。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受被囚禁崩溃 调教身体 师尊被按着腰进入惩罚做到哭
上一篇:宝宝你好会夹在车上 宝宝我们换个姿势在阳台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