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被囚禁崩溃 调教身体 师尊被按着腰进入惩罚做到哭

2021-10-30 10:18

此次马一鸣偷偷摸摸来到H市,就是为了躲避父亲的这个要求。
没想到兜兜转转一圈之后,又回到了这个点,怎不叫他悲从中来。
有一种宿命般的无力感,重重叠叠包裹着他。
他踉踉跄跄回到房间,把自己一个人关在这里之后,也没有人关心他,虽然他也不想要那些人的关心,可是他总觉得好像被弃之于旷野。
由于屁股被打得快开花,没办法坐下,他就站着弹了会儿吉他。
-------
它走过空荡荡的城,
它没有灵魂,
它是一阵风,
想听情人的海誓山盟,
没有人经过,
夜有点冷。
摇落了一树树的秋,
春梦已了无痕,
它是一阵风,
想看看自己的影子,
它站在路灯下,
等到三更。
------
轻轻的,不能叫父亲听到,否则一定说他颓废。
他想到,曾有人在这儿听他弹这首歌。
他扔下吉他,去床上,美人榻上,甚至外面的阳台上,去找她的痕迹,说不定还能找到一根半根头发之类的。
但是他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任何痕迹,除了凌月容像神婆一样找到的那一根头发,现在这里什么都没有了。
后来,他想起保险柜里还藏着一张纸条呢。
他蹒跚地来到衣帽间,把自己关在衣帽间里面,打开保险柜,终于看到那被他裱起来的纸条。
“今柳青青(此处填写身份证号)因故欠马一鸣小命一条,欢迎随时来取!”
真好,他如获至宝地捧着这相框,眼泪无声地掉了下来。
“小王子被关在很大很大的牢房里面,这个牢房大到什么程度,你知道吗,就是小王子从牢房的一头往另一头走,走上一辈子也永远走不出去的那种。”
------
不管怎么说,马一鸣同父亲达成了一定程度的谅解。
暂时抛开柳青青,去找洪秋蕴——香江的大导演。
这一日,马千里联系上洪导,得知她在城西梅坞的别墅里住着,于是这日一大早,马千里便带了儿子,驱车前去拜访。
没想到赶上H市的早高峰,一路堵车,等到别墅时,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洪秋蕴等得太久,先走了。
一行人扑了个空。
次日,又听说她在钱江畔名都大酒店开什么诗画艺术交流会。
于是马千里又带儿子去酒店找她。
彼时,马一鸣的伤还没有复原,不耐久坐,为了避免屁股疼痛,人坐在位置上,不住地往下溜。
马千里不愿意看儿子这副“怪模样”,就分乘了两辆车。一辆是薛恒军开车,马千里乘坐,走在前面;一辆是董辉开车,马一鸣坐着,开在后面。
两辆车,一前一后来到名都大酒店,找到交流会现场,不成想,洪导的先生梁元新,先来一步,已经把洪导“截胡”了。
虽然也知这二人一走,是回在H市的别墅了,但想到她夫妻二人伉俪情深,这一见面,势必有一番卿卿我我。马千里也觉得不便再打扰。
一行人悻悻而返。
驱车回清凉别墅,又赶上晚高峰。
马千里的心情很不好,幸而父子二人是分二辆车走的,马千里的脾气发不到马一鸣身上。
从钱江畔往回走,中间正好路过四季青,这一段路特别的拥堵,使得车子像蜗牛爬行一般,半天也不挪动一步。
马一鸣有个强烈的念头,想到柳青青就住在这后面,特别想见到她。
恰好车子堵在这里,父亲的车又在前面有一段距离。
马一鸣对董辉说:“董叔,这后面有近路,要不我们抄近路走吧。”
董辉说:“这条小路不通的,这头绕进去,那头绕出来,仍然在杭海路上。而且你爸爸就在前面,咱们就别去绕了。”
马一鸣急道:“那你在边上停一停,两分钟就好。”
他生怕她不接电话,先发个短信给她:青青,快接电话,我找你有要事。
然后才拨通她的电话,“青青,快出来,我在四季青你家的路口等你。”
那边柳青青的语气火爆,像吃了辣椒:“你又要搞什么花样,还害得我不够惨啊?”
马一鸣笑道:“我就是来跟你道歉的嘛。”
柳青青没好气道:“不必了!”
马一鸣道:“要的,要的,我来,是要把你的东西还给你。那天晚上你不是找它来着?”
他暗示她要把她写的纸条还给她,其实他压根也没带那玩意儿,而且他也不准备还给她。
但他心里暗暗乞求,希望柳青青能走出来,哪怕他坐在车里,远远地望她一眼,他就觉得很知足。
董辉讶异地看着他。
车子在路口停了不止两分钟了,甚至不止两个两分钟了。
大约是十分钟左右的样子,她出来了。
穿着白色宽松的连衣裙,黑长直披在身后,湿漉漉的,可能刚刚洗完澡。
晚霞的光从天边照下来,刚好落在四季青那座商场的门口,落在柳青青身上。
她整个人,干净得像天边的一朵云。
他终于看到她,心里觉得宽慰和温暖。
她在门口没有找到他,于是开始打电话,
马上,他的手机响了。
“喂,我出来了,你人呢,在哪里?”
马一鸣笑了,“我不是在你心里吗?”
“神经病。”她说,忽然她的目光朝他这边看过来。
马一鸣坐在车内,仿佛被她犀利的目光扫到。
他这辆悍马,她肯定是认识的。
他看见她朝着车子走过来了。
他连忙道:“青青,别过来!”
他听到她问:“怎么了?你被绑架了?”
“你这个无知的女人!”他说,心里很开心,“有狗仔队的啦,我不想让他们拍到你!现在,乖乖的回家去吧!”
“深井病!那你叫我出来干嘛!”她在电话里骂了一句,跺跺脚,扭身走了。
马一鸣饶有兴趣地看着,及至柳青青终于走远了,他又有点失落。
董辉说:“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吧?”
马一鸣叹口气:“好,走吧。”
董辉道:“少爷,别再这样了,你这样会害她的。”
马一鸣一愣,轻声道:“我知道。”
董辉道:“那你把她电话删了吧。”
马一鸣举起手机:“已经删了。”
董辉道:“通话记录也删掉。”
马一鸣无奈地把手机丢过去,“删掉了,你检查一下吧。”
心说:难道你不知道有一种记忆是刻在脑子里的吗?柳青青的电话号码,他甚至能用那几个数字唱出调子,你以为脑海里的感觉删得掉?柳青青往回走,彼时夕阳还没有完全从地平线坠下去,几乎是从她身后平平地照过来,使她长长的影子好像不落实地,在空中发飘了。
她觉得怪异。
起先说不出为什么,但这条路越走越怪,总是相同的墙,相同的转弯,循环往复。
她嗅出一股怪异的气息。
而且是熟悉的怪异气息。
她想到某一日,她走到马一鸣家的别墅也是这样的。
循环往复的场景。
走着走着,就来到贴沙河边上。
夕阳的光在河那头,但过了河就没有了。
这边河岸是阴灰的暮色。
好像贴沙河是一条阴阳界,将傍晚分成两个不同的世界。
“扑通”,有人从她身后经过,好像是赶着去跳水的一般。
柳青青循声走过去,看到有人在河里浮沉。
不知道为什么,她也一脚踩在了水里。受被囚禁崩溃 调教身体  师尊被按着腰进入惩罚做到哭
她停住脚步,探出手,把那人拉出水面。
是个高个子男人,鼻子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皮肤微微有些发黑。
他爬上岸之后,神情没有太多的激动,简直有些痴呆的样子,怔怔地看着河对面的夕阳。
现在,夕阳已经完全落到了地平线高楼大厦的后面。
但隔岸的天空布满绚烂的晚霞,颜色的亮度一层层向东边递减。
而岸这边的天空是完全阴灰,没有一点色彩的,仿若旧时的黑白照片。
“奇怪,真奇怪。”他喃喃自语。
他的腰间挂着一部老式胶卷相机,当然现在已经泡了水,没有用的了。
他应该是个记者。
柳青青看他很面熟。
没错,之前在医院里采访过柳青青两次的就是他,马子骏。
柳青青看着他返身往回走。
走路的姿态,好像在摸索什么迷宫。
一边走一边用心铭记,思考。
然额,不过多久,他又掉到水里了。
柳青青走过去,又把他拉了出来。
他浑身湿透,好不狼狈。
“这条路太奇怪了。”他说,终于泄了气一般,在河驳岸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眼睁睁看着河对面。
“这是个迷宫。”柳青青说。“不管你怎么走,最后仍然会掉进贴沙河。”
就跟那天她到马一鸣的别墅一样。
“是的,没错。”那男子道。“现在怎么办?”
柳青青道:“你看到河对面没有?”
现在,河对面的晚霞已经收了,沿着大马路,一排排灯火,蜿蜒曲折,如同一条条发光的履带。
“那里是现实世界,你过了河就走出迷宫了。你会游泳吗?”
“不------不会------”他说,然后加重语气,“可是这条是贴沙河啊,H市的饮用水水源,不能游泳的。”
“没错。”柳青青说。
于是,这两个人在河岸的驳石上坐了下来。
这里仍然是一片阴灰色,没有夕阳,也没有灯光。
头顶是柳树的枝条,柔柔地垂下,看上去跟真的柳树一样,但是纹丝不动。
“我认得你哎。”马子骏看向柳青青,“你就是马一鸣的那个小女朋友,是吧?”
柳青青讶异道:“你不会是来采访我的吧?”
马子骏对着柳青青点点头,他摸摸相机,“可惜现在不能拍照了。”然后从他的军绿色挎包里取出笔记本,当然笔记本也泡了水,都皱了。
“你是怎么认识马一鸣的?”他问。
柳青青发誓,如果有地方可以逃的话,她一定会逃的。
这都是什么事啊?她居然跟一个记者一起被困在迷宫里!
她说:“你以前不是在医院里采访新闻的吗?”
“对的。”马子骏道,“我调到娱乐版块去了------所以,你是怎么认识马一鸣的?”
“假如我说着世界上有外星人的话,你相信吗?”同样的问题,柳青青问过罗阳,现在,她也想听听别人的看法。
“这个怎么说呢?”马子骏揩去笔记本上的水,越揩越是糟糕,纸张都被揉碎了。
“这不好说。”马子骏说,“不过,我相信,假如外星人到了地球的话,那么他们的科技水平一定比我们蓝星人类要高明地多。”
“因为到现在为止,我们蓝星人类连太阳系也还没出去过。而太阳系里面,除了蓝星,没有发现别的星球有生命。”
“所以,假如在蓝星发现外星人,那么他们就肯定不是太阳系的。”
------
与此同时,龙青宝已经在家里等了足足两个小时了。
他忍不住打开智子询问:“我姐姐怎么还不回来?她被马一鸣带走了?怎么不来接我?果然是有了情郎就忘了弟弟啊!”
智子没有作声,默默展示柳青青现在所处的位置。
龙青宝发现她跟一个陌生男子在贴沙河边交谈。
龙青宝大惊:智子!她怎么到迷宫里去了?
智子道:当时她跟那个记者离得太近,我在记者前面放置迷宫,不小心让她也走进去了。
龙青宝:那你怎么不早说!
智子:她知道走出迷宫的办法,只要过了贴沙河就能出来了。
龙青宝:她为什么不出来呢!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了。
智子:因为贴沙河是H市的饮用水水源,她不想污染水源,而且经过我的AI计算,柳青青不是那种会抛下同伴的人。
龙青宝:可她在跟那个记者谈论什么外星人的话题!
这是禁忌话题好嘛!
龙青宝不喜欢听到蓝星人类谈论外星人话题。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就是蓝星人口中的外星人啊!
龙青宝通过智子监控柳青青的一言一行,他发现,就外星人这个话题,实际上还是马子骏这个没有接触过外星人的蓝星人,讲得比较多。
可能是马子骏对太空更有探索欲望吧。
加上最近H市确实发生了不少怪事,所以马子骏对这方面更关注了一下。
既然他们现在被困在迷宫,就算采访了柳青青和马一鸣的故事,他也发不出去啊,还不如坐在这里谈谈天,跟柳青青拉拢一下关系,说不定,等一下她能吐露一些独家秘密出来呢!
可是,他们总不能一直坐在迷宫里,到山无棱天地合吧!
龙青宝烦恼地:怎么办?如果我现在进去把姐姐带出来的话,姐姐一定会看穿我的身份的!
智子:可以悄悄地派一艘无人船,她可以乘船出来。
龙青宝:但我不想那个记者出来,他一出来,又要采访姐姐和马一鸣的故事,这会给姐姐的生活带来很多麻烦。
智子:可以在船四周加一层隔光膜,这样的话,记者就看不见了。
龙青宝:这样一来,姐姐也看不见船呀。
智子:把船的实时影响通过脑电波的方式输入柳青青的大脑,这样,对柳青青来说,就跟真的看见了船一样。
龙青宝沉吟:确实是个好办法,智子,你现在是产生自主思维了吗?柳青青看到一艘船,在右首的柳树底下。
一艘白色的崭新的船,在当时阴灰的光线里,显得特别显眼。
刚才分明没有,但现在,确确实实有这么一艘船停泊在那里。
柳青青对马子骏道:“好了,我们乘船离开这儿。乘船不污染吧?”
“船?问题是到哪里搞一条船?”马子骏说。
“在那棵柳树底下,你没看到吗?”
马子骏惊诧地:“那里有船?”
可奇怪了,这么分明的一条船在那里,马子骏却看不见。
外星人,一定是他们搞的鬼,柳青青只是不知道,这一次,是白额帝一方的,还是玄女帝一方的,抑或是威武帝一方的。
看来,他们还在自己的身边,没有离开,只是不知道他们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
她还不知道,白额帝已经死了。
柳青青伸出手,摸到了船舷。
看来不是幻觉。
柳青青跨步上船,对马子骏说,“确实是条船,快上来吧。”
在马子骏的眼里,柳青青就好像没有重力似地悬浮在河面上,他觉得自己是看到了什么鬼片。
可怕啊,太可怕了!
“不!不!”马子骏心里拒绝。
“真的不来吗?”柳青青检查船体,这是一艘简易的钓鱼船,船后面挂有电动马达,也可称之为简易水上推进器,只要启动马达,船就会运行。
如果不会使用马达也不要紧,船上还贴心地放着说明书,按说明书操作按钮就可以了。
如果连说明书都看不懂,船侧身放着桨,划也划过去了。
接下去看到的场景,马子骏觉得,不管以后怎么说,别人都不会相信。
不但不会相信,而且可能会把他当成神经病。
他看见她在水上飘行啊。
是鬼!绝对是女鬼!
长着长长黑头发的女鬼!
随着她的身体飞往河对岸,长长的黑头发也飘扬起来。
柳青青没有上岸,在河上转了一圈之后,又回来了。
她是有责任感的女生,不能见死不救,不能扔下马子骏一个人,让他在四维迷宫里活活饿死啊。
“你看,没有问题的,上来吧。”柳青青说,向着马子骏伸出手去。
马子骏将信将疑。
这个柳青青,他是认识的,是医院里的实习医生嘛。
救死扶伤,医术不错,接触过,人是没问题的。
他犹豫了一番之后,还是伸出手去。
河对岸是迷宫尽头,毕竟他也是想回家的。
没想到,当他去拉柳青青的手,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近在咫尺的手,却忽然变得好远,怎么也碰不到。
“扑通”,他又掉进了河里。
贴沙河是比较深的,如果不会游泳的话,当然也会淹死人!
关键是,马子骏想不通啊,明明就在眼前的手,为什么抓不到?
马子骏怎么可能知道,龙青宝在背后搞鬼,把他和柳青青之间的三维空间给拉伸了。
原因很简单,谁让你做狗仔队来打扰我姐姐的生活!
鬼,是鬼!马子骏朴素的思想。
是有鬼,但绝对不是鬼,而是真正的科学技术!
他自己也说,如果外星人能来到蓝星,那科学技术,肯定比蓝星的人类要高出许多啊。
简直不是一个级别的。
但马子骏不知道哇。
马子骏现在看柳青青,都有点看贞子的那种感觉。
黑长直,披在脑后!
美得让人惊艳。
可是周围阴灰色的,是黑白的啊!
马子骏已经吓得瑟瑟发抖。
偏偏柳青青善良的心,不愿意丢下他,便跳下船来,把马子骏拉上岸,“要么,我背你?”
“啊?你背------背我?”马子骏结结巴巴,她会不会把他背到什么深渊里去啊。
太阔怕!
马子骏两条腿抖得如同筛糠,一股热流沿着大腿流下。
他竟然,尿了-------
“不用了吧。不太好。”马子骏战战兢兢的说。
就在此时,柳青青已经闻到那股味儿。
她震惊了?
马子骏竟然被外星人的四维迷宫给吓尿了?!
这胆量,也太小了吧!
话说,这段时间,柳青青多次接触外星人,包括谷小墨和马一鸣。
从来没见这两货被吓尿过呀!
柳青青觉得,假如要被吓尿的话,也是马一鸣这种二世祖,更容易被吓尿的吧?
关键,马子骏,不过是在四维迷宫,连外星人的影子都还没看到。
柳青青怔怔地看着马子骏,眼神中充满------
唉,不说了。
马子骏觉得柳青青同情的目光,就好像两把剑一样。
但他控制不住自己!
柳青青默默地坐在河畔,陪着他。
“你先缓一缓。”柳青青假装淡定地说。
于是,二人又在河畔坐了许久。
这一次,他们没有聊外星人的话题了。
马子骏根本也没心情夸耀他的学识了,当然,想要采访柳青青的想法,也早就丢到爪哇国去了。
他现在唯有的想法是:她是不是鬼?是不是鬼?
如果是鬼的话,是美丽善良的聂小倩?还是邪恶的贞子?
她有没有在看我?
她要对我做什么?
好纠结!
好害怕!
柳青青假如知道马子骏在想什么,肯定掉转头就走。
拜托,她想带他出迷宫,他却想她会不会害他!
龙青宝这时候急死了:智子,又一个小时过去了,我姐姐怎么还不回来?
智子:经过我的AI计算,她肯定是想带那个记者一起出迷宫。
龙青宝郁闷的:我姐姐就是这点不好,太重感情啊,唉,妇人之仁!一定要我大帝亲自出手救她啊!
河对面,天更黑了。
在路面上来往的汽车,渐渐变得稀少,时候已经不早了。
柳青青困得打哈欠。
马子骏浑身湿透,冻得咯咯发抖。
猛地,二人听到身后有脚步声。
柳青青回转头,只见龙青宝抱着胳膊,一脸郁闷地站在河滩的草地上。
“青宝?”
龙青宝圆嘟嘟的脸蛋没什么表情,“跟我来吧!”
“啊!”龙青宝看见柳青青清秀的脸庞,眼睛张得大大的,仿佛满脸写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没办法,此时他现身,肯定要被柳青青猜到身份了。
但如果他不现身,她又不肯丢下马子骏一个人走,难道叫她一辈子困在迷宫里面------
柳青青和马子骏二人跟着龙青宝七转八绕的,终于出了贴沙河岸,走到了青泰立交桥下面的一堵围墙下。
温热的风迎面吹来,马子骏终于看到人间的烟火了。
“啊,我没想到H市的夜景是这么的美!”他由衷地说。
柳青青道:“马记者,要不,上我家坐会?”
“哦,不,不了。”马子骏看到现实中的柳青青,马上就意识到她并非什么鬼魅,也是个活生生的人嘛!
关键是他在她面前尿了,这也太丢人了!
马子骏一溜小跑,“以后,后会有期!”他的一张老脸已经搁不住了,哦,不,什么后会有期,再也不要见面了!
什么?采访?都他么的见鬼去!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清冷受被放置PLAY分腿器 双性受在别墅被多男调教
上一篇:.双性尿奴穿贞C带憋尿的黄文 当着全班面玩到高潮H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