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受被放置PLAY分腿器 双性受在别墅被多男调教

2021-10-30 10:20

王鹏飞拒绝别人给自己的爸爸放栓塞。
凭什么?他自己就是脑外科的主任!
然而他不停地出冷汗。
都是拉肚子害的。
护士已经给他擦了十来遍汗,但汗水依然渗到了他眼睛里,使得他的视野一片模糊。
这一眼望过去,屏幕上的影像都模模糊糊,手指头也钝了许多。
淡定,王鹏飞告诫自己要淡定,底下可是自己的父亲,要是一个不慎,导管穿破血管壁,导致大出血,父亲就要死在手术台上了。
然而越是如此,越是紧张。
他甚至感觉到腿已经打战。
张雨霏说:“要不要把温度再调低一些?”
王鹏飞:“不用,不用。”
其实他后背一片全湿透了,被空调风一吹,感到很冷。
此时大家都发现王鹏飞的情况不太对劲。
今天的一助白旭杨,入职两年,还是个住院医生,万一王鹏飞不行,这手术肯定是不行的。
至于柳青青,是个实习医生,在护士眼中,那就更加不靠谱了。
护士张雨霏已经暗暗地准备好抢救药品,甘露醇,利尿剂等等。
脑外科有三个组,其他两个组的主任,王鹏飞肯定是不愿意让他们来的。
就算他们来,他们也hold不住,王鹏飞在行政上等级比他们高。
所以张雨霏就偷偷打电话给梁刚强了,梁刚强是副院长,上次陈利民放栓塞的时候,就赶来插一脚。
如果王鹏飞父亲的栓塞让他来放,他不要太高兴!
王鹏飞见张雨霏神神叨叨的,一会往外面跑,一会往外面跑,心里也猜到她想干什么。
mmp,王鹏飞心里骂人,这是落井下石啊!
心里骂着,肚子不住咕咕噜噜叫,一阵一阵地抽啊,抽地身体都发虚了,猛然地一阵冷风吹来,王鹏飞禁不住肚子绞痛,眼前一黑,一头往前倒下。
要命,这导管刚刚放到动脉瘤的位置,这一倒下去,导管头往前一送,瘤壁肯定得破啊。
这要命的意外只在一瞬之间。
当时站在王鹏飞身边的白旭杨,下意识地,右手一抬,无菌原则顾不上了,先扶住了王鹏飞。
王鹏飞虽然是摔了,但神智未失,心说:白旭杨你这个笨蛋,你扶我干嘛,稳住导管啊!
底下是我父亲!
我父亲的性命!
王鹏飞心里一阵叫苦,完蛋了!
父亲完蛋了。
他王鹏飞也完蛋了。
这件事一发生,自己作为病人的家属,固然是不会医闹。
但他的名声可也就全毁了。
前途断尽。
然而白旭杨作为王鹏飞的助手,一直以王鹏飞马首是瞻,在王鹏飞人倒下的时候,扶住王鹏飞,那是深刻在脑子里的潜意识,这完全是正常反应。
王鹏飞正自捉急,只觉得右手被人稳稳握住,却是站在左侧位置的柳青青,拉住了他,顺手就接过导管去了,夹子一松。
王鹏飞再次回过头来,屏幕上的影像,栓塞已经稳稳地放置在位置上了。
王鹏飞一抹汗,娘类,吓死我了。
王鹏飞的双腿还是抖个不停,白旭杨和张雨霏把扶下去,在旁边的凳子上坐着休息。
张雨霏说:“主任呐,你可快把我吓死了。”
王鹏飞说:“中午吃坏肚子了,下午一直在拉肚子。”就此掩饰内心紧张的事实。
张雨霏说:“还好,王主任在晕倒之前,把栓塞放好了。王主任你的心理素质真高啊!”
王鹏飞一头冷汗,心里发虚,刚才的事情发生太快了,张雨霏是没看清柳青青救场吧。
但也许是张雨霏老油条,马屁精,给王鹏飞留的面子。
王鹏飞浑身是汗的说:“那可是我爸爸!”
一句话,道尽所有。
其实,平常医生做手术,病人消毒完之后,无菌巾往上面一铺,掩盖生命信息。
开刀的人,感觉不到底下是个人。
更像是一台机器,对,还是碳基的。
所以庖丁解牛般,没什么心理压力。
面对自己的亲人,就不一样了。
王鹏飞虽然已经是个主任,手术经验很丰富了,一想到是父亲,心底忍不住还是发颤了。
父亲,什么概念,虽然平时可能交流很少,但在儿子心里,绝对是一座山一样的人物。
于是,王鹏飞坐在一边观看,白旭杨和柳青青两个做收尾工作。
王鹏飞心想:这个柳青青,是人不是,心理素质也太好了。
就白旭杨在他晕倒的时候扶他,完全是正常反应,但柳青青的反应是先救病人啊,完全没把他这个主任放在眼里!
这素质!好样的!
脑外科就缺这么个医生啊,第六感强大,不靠检查,光靠第六感就排查出颅内动脉瘤。
而且,上了手术台,感情冰冷,只对病人负责,完全不顾他这个上级。
放在古代,那就是不阿权贵的代言人。
此女前途无量。
王鹏飞想让她留在脑外科。
------
次日下午,排期手术完成以后,柳青青要回病房看病人,整理病历。
王鹏飞说:“青青啊,这种琐碎事情让白旭杨他们去做吧。咱们喝茶去。”
柳青青一怔,什么情况,待遇会不会太好?
白旭杨也是很嫉妒啊,昨天那么危急的关头,是他扶住他的好嘛!
不过,后来白旭杨想想,那个栓塞到底是谁放进去的,还是一个谜。
不管怎么样,官大一级压死人嘛,所以,柳青青换下白大褂,也就跟王鹏飞去了。
还是对面的“半日闲茶馆”,上次,柳青青跟着钱江红来过,看到钱江红在这里看诗刊,当时那感觉真好像看到动物园的狮子认字差不多。
柳青青心想,难道王鹏飞也有这雅好?
卧槽!外科医生不好好开刀,都研究起诗歌来了,这世界还能好了吗?
开了包厢,叫了茶水和糕点。
两人入座之后,柳青青道:“想不到王主任也喜欢诗歌的吗?”
王鹏飞笑说:“哪里哪里,喜欢诗歌的是钱主任。这地方是钱主任找的,我觉得环境还不错。你可知道现在钱主任到哪里去了?”
柳青青道:“不知道啊。”心里真有点想念他。
王鹏飞说:“我也不知道这只猴子有多大的本事。不过,上次我们两个在这里喝茶,可是打了赌的。”
“哦?”柳青青想,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赌什么?”
“赌你以后是跟他去普外科,还是跟我到脑外科。”
“额。”柳青青道:“别提了,上次医院面试,我都没赶上。”
王鹏飞道:“这没事,你只要想留在脑外科,只要说一声,我能安排你进来,怎么样?你怎么想的?”
原来王鹏飞把柳青青叫出来,就是想要把她收入麾下。
只要柳青青一点头,王鹏飞就去跟人事部交涉。可以说,王鹏飞也是往死里帮柳青青了。柳青青带着抱歉的表情朝王鹏飞笑笑。
“当年,我爸爸肠癌,没有来得及动手术。”柳青青说,眼神游离,不敢与人对视。
此事是她心中永远的痛,一般情况下,不会对人说的。
王鹏飞点点头:“我听罗阳说起过。”
“额。”柳青青心想,罗阳也太话唠了吧,什么都能对别人讲。
王鹏飞道:“你这就太一根筋了,什么病人不是病人啊,脑外科也有脑瘤的病人,难道脑肿瘤的患者就不应该救治?”
柳青青想了想:“王主任,你说得对,但我还是想去普外科。”
王鹏飞道:“据我所知,普外科没有收留你哦。你打算去哪个医院?老实说,作为本科生,想要去大医院,很难的,基本没可能。”
王鹏飞说的倒是实话。
当初柳青青选实习医院的时候,就是觉得H市第一医院的竞争小一些,留下的可能性大一些,否则,她何不去Z医一院,那里的医疗水平、地位,在全国首屈一指。
柳青青道:“那我去地方医院。”哪怕是县级市,哪怕是社区医生。
王鹏飞道:“你简直是脑子进水了啊。去到县级市,哪怕是做到院长,还不如在大医院做个主治医生。”
王鹏飞这么说,并不是说县级市医院院长的福利待遇,比不上大医院的主治医生。
实际上,大医院的主治医生,其工作忙累的程度,跟收入完全不成正比,都快活成狗了吧。
但,身为医生,哪个不是想着要提供自己的医技水平,当手法干净利落漂亮地完成一台手术,当看着病人康复笑容满面地离开医院,那成就感是任何金钱的报酬无法比拟的。
留在大医院的心理成就感,就是比去小医院高!
正因为大家都是抱着这样的心里,所以水平好的医生,都扎堆在大医院,这也导致,大医院的医技水平在相互激发下越来越好。
这也导致,更多的小医生,喜欢投身于大医院的怀抱,削尖了脑袋也要往里钻。
第一场削尖脑袋的战役,罗阳赢了。
王鹏飞继续道:“你进我脑外科,我亲自给你带教,一年保证你考出执业医师资格,三年内,让你当上主治医生。怎么样?”
柳青青都听得呆了。
天了噜,王鹏飞真是把柳青青当自己女儿培养了。
然而仔细想了一想,柳青青还是摇头道:“我还是下地方医院吧。”
王鹏飞那一脸憋的,“小柳啊,做人不要这么顽固,你还是年轻人呢!什么科的病人不是病人,救治病患,悬壶济世,给什么病人看病都是一样的啊,不一定非要看普外科的。”
“而且,只要你到我脑外科,我保证,给你安排轻轻松松的工作,这段时间,你可以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可以考研,考研之后跟的导师还是我,怎么样?”
王鹏飞极力地劝说,柳青青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好像拂了他一片好意,“王主任,谢谢您,但我想------我可以到下面历练一下的。”
“小柳,你这样也就太食古不化了吧,你只是个本科生而已啊,每年医科大学毕业的学生有那么多,这么好的机会,可不是人人都能遇到的------”
王鹏飞感到自己都快劝吐血了,正待继续劝,搁不住隔壁包厢有人哈哈大笑,“王主任,我早说了吧,小柳是我的!你抢不走的!”
紧接着,包厢侧面的移门被推开,一个黑粗壮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脑门谢顶,竟然是钱江红。
柳青青再次见到钱江红,有种莫名的亲切,讶然道:“钱主任,你怎么在这里?”
钱江红笑说:“我是专门为你来的呀。”清冷受被放置PLAY分腿器  双性受在别墅被多男调教
原来这间包厢,里面还藏着个小间,钱江红早就躲在小间里面,偷听柳青青面对王鹏飞的利诱会怎么说。
当然,王鹏飞倒也不是为了利诱而利诱,是真正想把柳青青拉到自己大旗下的。
除了钱江红,小间里面还坐着一位清癯的老者。
这老者长方脸,骨架较大,头发灰白而稀疏,年龄在六十岁以上,脸上已经生出一些褐色的老年斑。一眼看过去,虽然是安安静静坐着,但显然胸内有丘壑,让人感觉他的身份地位,肯定不低。
而王鹏飞已经恭恭敬敬走过去,叫了一声:“程教授。”
钱江红连忙拉了柳青青道:“小柳,我给你教授,这就是Z医一院的程院长,程院士。”
程院士,已经不需要更多介绍,Z省唯一的医学院士。
程水淼,国内水平最高的肝胆外科医生,他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的。
水平高到什么程度。
就这么说吧,大夏国的医学起步较晚,国内的医生都以能在国际SCI杂志发表文章为荣。
但独独程水淼自己创办了国内的肝胆胰脾医学专刊,是被国外的医生疯抢学习的。
他不做医学院士,谁做医学院士。
资历那么高,威望那么高的程院士,却是一脸的谦虚:“哪里哪里,我不是什么院长,只是名誉院长而已,我已经退休了。”
退休后又被返聘,程水淼依然是Z医一院的标杆,擎天之柱。
这才是做医生的最高境界呀!
柳青青心中生出无限的敬仰,以至于说话都不够利索了,“院士,您好。”
“呵呵,你好。”程水淼透过他那副黑框眼镜,也在仔仔细细观察柳青青。“像你这样对普外科抱着百分百忠诚的医学生,真是少见。那就这样吧,你到我研究室来上班吧。”
“啊?”柳青青感到自己被突如其来的幸福砸晕了。
“啊什么?”钱江红像个大家长似的,“还不谢谢程院士。”
程水淼对柳青青的失态并不以为意,年轻人嘛,经历过的事情少,在这时候的失态,是完全正常的,甚至是有那么一点点可爱的。
“你的简历我看过了,今天也就算是面试吧。”程水淼说。
原来钱江红当初要过柳青青的简历,他离开H市第一医院之后,就理所当然把柳青青的简历也带走了。
至于钱江红为什么会跟程水淼认识,那完全不足为怪,两个人都是普外科医生,学术交流会议那么多,两个人有很多见面机会。
不过两个人之所以私交关系较好,倒是因为诗的缘故。
两个理科闷骚男。
程水淼认为柳青青的学历确实是低了一些,他真正看上柳青青的这一点,就是柳青青为了普外科的理想,拒绝了王鹏飞伸出的橄榄枝。
程水淼觉得,在工作完全还没有着落的情况下,居然能拒绝H市第一医院脑外科主任的邀请,那绝对是因为对普外科的忠诚。
这一点,他自觉换了四十年前的自己,都不一定能做到。
这样的人,即便现在学历不够,只要肯用心学习,将来有什么做不到的!当然,程水淼相中柳青青,很大的一个原因,也是听钱江红说她有超能力之类的。
超能力,听着很玄乎,在程水淼看起来,也就是人与人的才能不同,有的人就特别适合做普外科一声。
如果说还有些遗憾的话,程水淼觉得,柳青青看起来没有那么壮实。
身为外科医生,接连不断地做手术,一台手术站上五六个小时,甚至七八个小时,那也是常事。
这就需要有一个强健的体魄。
相对于柳青青这种柳枝般随风摇摆的柔弱身体,程水淼更青睐那种粗壮水桶腰的,至少看起来结实一些。
假如是个男性,那就更好了。
程水淼道:“可惜是个女生。”
他这么说倒并非性别歧视,完全是为了手术着想。
王鹏飞道:“院士,你放心吧,这个女生的心理素质,比男人还好。”
接着,王鹏飞就说起昨天介入手术的事情来了。
“看着我倒下去,居然扶都不扶我一下,直接抓住导管。”
钱江红哈哈一笑,打趣说:“当然不扶你啊,你都那么老了,如果你是个年轻小伙子,估计小柳会扶你的。”
两个lsp,唯一的乐趣就是插科打诨。
说好的理科闷骚男,你的“诗情画意”到哪里去了?
话说,王鹏飞为了柳青青,居然把自己的糗事都说出来了,他对她,也真算谈得上真爱级别了。
程水淼说:“小柳就是我的关门弟子了,你们以后要是欺负她,就是欺负我了!”
说得钱江红连连嫉妒,“院士,我也要做你弟子。”
王鹏飞说:“我现在想转行普外科,还来得及吗?”
当然只是些场面的笑话,王鹏飞肯定不会转行普外科的,他还要在脑外科大展拳脚呢!
程水淼又让柳青青次日到Z医一院的人事管理科面试------其实只是走程序而已。
程水淼的研究室是Z医一院和Z医大联合办的,研究抗肿瘤药物一块。
程水淼先收了柳青青作为研究室的成员。
但仍然要求柳青青作为临床医生。
原因很简单,只有在临床上积累足够的经验,在做研究的时候才能更有目的性和针对性。
当然,研究出来的抗肿瘤药物,也需要到临床上运用,确定疗效、副作用等等。
大夏国的医生,临床和研究都是结合在一起的。
做临床医生的同时,要做研究写论文。
就好像王鹏飞是脑外科主任,在治疗病人的同时,采集病人的数据作为其论文的论据。
这也迫使的临床医生,不停地学习,不停地提升自己的理论是医技水平。
如果没有影响因子足够的论文,根本不能晋升。
所有的这套体系,就是王鹏飞建议柳青青宁可留在大医院啃鸡肋,也不要到地方吃大鱼大肉的原因。
当然,作为程水淼的学生,不进入Z医一院简直都说不过去。
Z医一院和Z医大的体系本来就是共通的,这也没什么难。
四个人在茶馆用了晚膳。
事后,钱江红送程水淼回去。
王鹏飞要到病房里看望父亲。
柳青青告别了几位大佬,站在H市第一医院侧门的门口,觉得空气都新鲜了。
从今以后,她就是Z医一院的医生了啊,而且是作为程水淼院士的关门弟子去的。
所谓一飞冲天,大概也就是如此了吧。
想到月前,就是在这个地方,她大言不惭地跟柳香花说,她要去Z医一院。
当时,完全是为了赌一口气,根本就没想过,这赌气的话有一天会真的实现。
梦想成真,她的胸口有一堆喜悦燃烧着。
她竟不由自主拨通罗阳的电话,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跟他一起分享。
电话接通的一瞬间,对面传来的却是女人的声音。
柳青青耳朵好像被强电给击到,这不是童小小吗?
她怎么把这茬给忘记了,她和罗阳已经------分手了。
大意了。
大意了。
柳青青急忙挂了电话。
只是她太低估了童小小的战斗力,柳青青还没把手机收起来,童小小立马就打电话过来。
本来柳青青不该接她的电话的,可是不接的话,又显得自己心虚,所以还是接了起来。
童小小显得特别的“大方”,“我们在给曾主任和罗阳开欢迎会呢。柳青青,要不你也来,顺便给你一起开欢送会罗。”
童小小你想什么呢,这岂不是让柳青青主动凑脸上来给你打?
柳青青还没有昏聩到这地步,淡淡地笑笑:“不用了,谢谢,替我恭喜罗阳。”
童小小道:“又没关系的罗,这里的人,你全都认识。”
柳青青也懒得跟她多说,直接挂了电话。
然后去自行车库取出自行车,刚刚骑到医院对面,电话又响了。
柳青青一看是钱江红打的。
钱江红道:“小柳,你现在哪里?回家了没有?”
柳青青说:“刚准备回家呢,现在医院对面。”
钱江红道:“那你在爵士酒店门口等一等,程院士有东西要给你。”
柳青青听话来到爵士酒店门口,特意站在门口大灯下明亮的位置,方便钱江红过来时一眼能看到她。
没想到,没等来钱江红,先看到了童小小一众人等。
原来以曾庆斌为首的普外一科,就在爵士酒店里面聚餐,刚好吃完了大家一起出来。
柳青青晕了,mmp啊,事情太不巧了吧!
更何况,柳青青是站在灯光底下最显眼的位置,此时想避让都来不及了。
童小小一眼看到她,笑了:“说是不来,又来了。真不巧啊,我们都已经吃完了,要不,再进去吃点?”
想叫柳青青去吃她的剩菜剩饭?
也亏童小小想得出。
柳青青尬道:“我吃过了,我在这里等一个人。”
“等谁啊?”曾庆斌身为H市普外一科主任,原医务科主任,对柳青青没有什么好感。
原因是在他值班的时候,柳青青弹过孕妇的肚皮,虽然当时没出什么事。
但后来又因为脑部引流管的事,院方专门开了一次临时院务会,就是针对柳青青的。
要不是王鹏飞和钱江红两个人护犊子,这样的人,他觉得早就该被退回到学校里去了,加入黑名单,在医生的队伍里永远除名。
而王鹏飞近来还跟人事部打招呼,说要再招个人,指明要柳青青?
曾庆斌说:“是等王主任吗?我听人事部主任说,脑外科王主任想要你加入脑外科,我看你别等了,这种事情,不可能的。医院招聘会已经结束了。”
童小小说:“哎哟,曾主任,人家傍大款的,工作不工作无所谓的罗。”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太粗太硬小寡妇受不了 有人来了…快出去
上一篇:受被囚禁崩溃 调教身体 师尊被按着腰进入惩罚做到哭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