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满老师引诱我进她身体 脱了老师的裙子猛然进入

2021-10-30 11:41

旁边的陆垚垚更是喝多了,抱着舒听澜不走,一边哭,一边说
:“我对不起你,我陆垚垚从来没做过亏心事,就对你亏心了。”
“我也不想的,但是程老师很可怕...”
“不过程老师现在好很多...”
陆阔见卓禹安皱眉了,一把拽起陆垚垚
:“你给我闭嘴吧你,醉鬼。”
一边走,一边超级嫌弃地拉着陆垚垚,然后想到她现在好歹也是一个女明星了,要是被记者拍到不好,逐脱下自己的外套罩在陆垚垚的脑门上拉着她往外走。
“我负责她,你负责听澜哈。”陆阔也是没想到舒听澜会喝多,头疼得很。
“嗯。”卓禹安坐在舒听澜的旁边,看她把脑袋安静趴在桌子上,睁着眼睛看他,眼睛格外晶亮,脸也红红的。
卓禹安伸手把她落在脸颊的一缕头发夹到耳朵后面,她也不反抗,还朝他笑了笑,乖得不得了。卓禹安的心都要融化了,多少年没见她这副样子了,对他毫无防备。
所以就在有些狼藉的餐桌边一直陪着她,甚至没让服务员进来收拾,直到好一会儿,她趴在桌子上闭上眼睡着了。
他这才轻轻背起他走向车库送她回家。
酒品确实很好,喝醉了很乖,安安静静趴在他的肩膀上,不哭不闹的,任由他带她回家。把她放在她家的床上时,卓禹安没忍住偷偷吻了吻她,彼时,并未想要进一步,一是她喝醉了,不想乘人之危,二是那晚,她眼里的自我贬低让他心疼,那晚她说她自己是一个糟糕透顶的人,他不舍得她那样看轻自己。
只是没想到,他偷偷吻她时,以为她还睡着,结果她却忽然睁开了眼,双眼雾蒙蒙地看着他,泛着柔光。
明知她是喝醉了无意识的,但是他的心还是如鼓一般跳得飞快。好在还有理智,眼下两人的关系,确实还不合适。
正当他撑着双手打算起身离开时,听澜的双手忽然抬高缠绕住了他的脖子,迫使他整个人跌向她。
她很主动缠上来。
卓禹安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再君子,也很难忍住。尤其是他避开时,她一下就泪眼汪汪的看着他,好像没得到糖吃的小孩那样委屈。
“你..喝醉了。”他嗓子干得不行,说这四个字都觉得难。身体前所未有的僵硬,整颗心都要飞出去了。
偏偏这人又缠上来,整个人都要挂在他的身上。
即使是卑鄙,他也无法再忍受,身体快要忍爆炸了,反客为主压下去,攻城略池。
两人都是三年多没有做过,无法用言语形容心中的渴.望,只有不停的,激烈的靠向对方,要把彼此燃烧成灰烬一样才能稍稍缓解。
也太熟悉了,舒听澜即使是喝醉了,昏沉的,但是所有动作都有记忆,翻来覆去,生死与共。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安静,不再闹了,抱着被角窝成一团睡着,卓禹安也有些累,就从身后抱着她睡,像个瘾君子不舍的松开,知道她喝醉了不会醒,所以很放心抱着。
他是在清晨时离开的,离开之前收拾了昨晚的战场,把皱得不成这样的床单铺平,然后把地上的垃圾清理干净,并且小心替她穿好衣服,恢复原样,不是他不能面对,而是知道她不能面对。不想给她任何压迫感,反正来日方长,迟早是他的人。
舒听澜是在全身酸疼之中醒来,醒来时,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然后渐渐闪过几个画面,她陪陆垚垚喝酒了,喝着喝着,就有些断片了,好像是卓禹安送她回家的。
卓禹安?
她瞬间惊坐起来,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看到自己穿着整齐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所以她是做了一夜的春..梦?而且对象还是卓禹安?
可是那个梦未免太真实了一点,她急忙起来去卫生间照镜子,抬头看自己细白的脖子,没有吻.痕,再扯开上衣的纽扣往里看,光洁没有任何痕迹,她这才真正松口气。因为以卓禹安的“暴力”,以前每次都要在她身上留下痕迹才满意。
她哪里知道,人家卓禹安昨晚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控制着自己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她的皮肤又白又细,只要他稍稍用力,就会有淤痕。
昨晚对她是爱着,护着,再小心翼翼避着。
舒听澜的脸一阵通红,只因昨晚的梦太真实,并且很多让人脸红心跳的细节,她真的有那么缺男人吗,连做梦都做得这么真实?
手机的闹铃响了,她打断所有遐思,赶紧去收拾行李去机场。
拎着行李箱出门时,下意识看了一眼隔壁邻居的大门,脑中忽然闪过一个画面,是卓禹含.住她的声音,在她的耳边笑着低声说
“宝贝,小声点,会吵到隔壁邻居。”
然后是她破碎的声音从他的唇里呜咽着溢出。
想到那个画面,她如遭雷击,脚步似乎有千斤重,似梦非梦,可又绝不能去找卓禹安核实,她有点魂不守舍按电梯下楼。
其实她家邻居一直在国外定居,极偶尔才回国一趟,再大的动静也不会惊扰到邻居,况且她家隔音还行。
满脑子胡思乱想,天马行空的拎着行李箱下楼,赫然看到卓禹安的车停在单元门口,他坐在车内开了窗
:“我送你去机场。”
舒听澜想到昨晚的梦,一阵心虚,没有拒绝,放好行李上车了,这次主动坐在他的副驾驶座上。其实是想找蛛丝马迹,到底是做梦还是现实。
卓禹安忽然倾身过来,她吓了一跳,往后避了避。
卓禹安笑:“系安全带。”
“好。”她从他手中拿过安全带系好。
他踩油门开车上路。
舒听澜看着窗外熟悉的街景,抓着安全带的手紧紧的,在想怎么开口
:“那个,昨晚我怎么回来的?”
“你喝醉了,我送你回来。”
“哦。我...没有对你做什么吧?”她还是问了,毕竟梦里是她主动的。
卓禹安看了她一眼,成心让她紧张一样没回答。
舒听澜的心瞬间提起来,羞愧感袭来。
这时,卓禹安才慢条斯理问
“你想对我做什么?”
足够气人,模棱两可的答案,不正面回答问题。
舒听澜就沉默了,不想再理他。
过高速收费口时,前边有几辆车,排队时,他说
:“听澜,回去之后好好考虑一下,我知道你对我还有感情。”        今日宜偏爱昨晚她喝醉之后无意识的所有行为更加证明这一点。而且无论在哪一方面,他们都那么契合,这世界不可能有比彼此更适合的人。
舒听澜沉默不语,就如她跟林之侽说的那样,稳定、安全感,才是她现在最需要的,而卓禹安给不了。
然而昨晚的事情,不管是真的,还是做梦,她都觉得自己是个坏女人,至少配不上易木旸的好。
卓禹安继续
:“听澜,最近这段时间我不会打扰你,给你足够的时间好好考虑。丰满老师引诱我进她身体  脱了老师的裙子猛然进入”给她考虑时间的同时,他也打算回京城一趟,见一见父母。很多问题,逃避不是办法,迟早要解决。
上次是他操之过急,想着结婚了,生米煮成熟饭,父母便无可奈何只能接受,但他忽略了他的父母不是普通人,有比普通人更加强盛的意志与执念,他硬碰硬必然是两败俱伤。
如果放任父母的问题不管,他与听澜即便再在一起,也是矛盾重重,过往的伤痛再重复一遍而已。
舒听澜始终没有回答他的话,在她心里,过去就是过去,不可能回头。
到了机场时,卓禹安探过来强制把她搂进怀里,在她耳边说
:“听澜,我在努力,你也考虑一下好吗?”
舒听澜没有推开他,只是淡淡说道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卓禹安,你让我觉得自己真是个糟糕透顶的人。”
这是她第二次在他面前说这句话了,是此刻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是从骨子里就坏透了,不配得到易木旸全心全意的对待,更不配当孩子们的妈妈。
卓禹安稍稍松开她,低头看她的双眸,眸光里是她对自己毫不掩饰的厌烦与嫌弃。
“谢谢你,让我如此讨厌我自己。”
她说完就解开安全带甩门而出。
在飞机起飞之前,她给易木旸发了一条信息
:我今天回H市,你什么时候回。
易木旸很快回消息:我也今天回。
舒听澜:你几点的航班?看是否能同一时间抵达,一起回家。
易木旸发了一个笑脸,接着回:那我们要不要玩个游戏,都不说航班,看是否有这个缘分能在机场遇见?
舒听澜回了一个幼稚的表情包,没再说话了。
这次回H市,其实她心里已有新的决定。她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清醒的认知到,她对易木旸所有的好感与依赖都是畸形的、不健康的,也不公平的,她宁愿自己和孩子们像以前那样辛苦一点,也不想让如此糟糕的状况持续下去。
卓禹安市目送她过了安检口之后才转身离开,他是一个小时后的航班飞往京城,崔姐订的票,并且与他同行。
崔姐毕竟年龄大些,在家庭人际来往上要比卓禹安有经验,她回国后,才知卓禹安与那位舒小姐当初离婚时被父母拆散,最初很震惊,这都什么年代了?但后来想到卓禹安的家庭背景以及舒小姐的身世,好像也不难理解。
这次她跟着,一来是照顾卓禹安;二来也是看着他,免得又跟父母爆发冲突。
但卓禹安比三年前更加成熟了,做事也更老成,并不打算像以前那样硬碰硬,总要改变策略的。
他几年不回来,车子停在四合院门口时,是保姆先看见的,不可思议看着他,然后惊声叫道
:“禹安回来了”
惊喜之余又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捂着嘴大步往回走,去叫程老师。
程知敏近来神经有些衰弱,本来正准备午睡的,就见平日稳重的保姆有些激动地叫她。她皱眉看着保姆,头有些隐隐作痛,并不觉得有什么事情值得激动的,这几年,家里真没有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儿子卓禹安多年不回家,老爷子又去世,卓闳工作更忙,除了需要夫妇参与的必要会议之外,两人几乎形同陌路,而官太太圈子里的人明里暗里对她亦是颇为看不上,她也懒得跟她们来往。
就这,有什么值得保姆激动的事情?
“程老师,是禹安回来了。”
“谁?”
程知敏脑中一热,不敢相信,但人却从床上一下爬起来,闹了再大的矛盾,终究是自己儿子,最亲的人,能不激动吗?
“是禹安。”保姆又说了一遍,然后陪着她下楼。
明明内心激动万分,但是走出门口时,又恢复一惯的骄傲,放慢了脚步,渐渐收起所有心情,面无表情的随保姆往外走。
自己的儿子自己最清楚,无事不登三宝殿,以两人的关系,不知忽然回家又要闹哪一出。
“他有说回来做什么吗?”她问保姆。
“没说,但是看着旁边还带着秘书,应该是出差顺便过来看看。”
“那可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程知敏嘲讽。
....保姆心想程老师,您但凡把人往好了一点想,也不至于孤独终老,嘴巴就会捡着别人不爱听得说。
等到了院子,远远就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往里走,上回见他还是老爷子去世时,在医院里匆匆一见,那会儿事太多没仔细看他,就记得瘦了很多。这次再见,倒是比上回精神了。
她板着身份不说话,等卓禹安先开口。
结果卓禹安也不是能先跟她开口的人,竟只是朝她看了一眼就不说话了,倒是他旁边的秘书崔宁很热情迎上来
“程老师,您好。”
“你好。”
“我们卓总来京出差,住不惯酒店,所以想回家来住。”崔姐会说话,很自然就把卓禹安给安排回家住了。
程知敏点头,吩咐保姆
:“去把禹安的房间收拾出来。”
保姆高兴得都快要哭了,急忙说
:“咱们禹安的房间每天都有打扫的,随时能住。”一边说着,一边就去提卓禹安的行李箱。
崔姐也给自己订了酒店,准备离开,
:“那程老师,卓总,我先去酒店,您有事随时联系我。”
说来出差,其实也没错,卓远科技跟京城几家高校有合作,来了正好跟高校领导走动走动关系。
卓禹安一直没说话,跟着保姆回了自己的房间。他的房间就在老爷子的睡房隔壁,经过老爷子睡房时,脚步一顿,看了一眼。
“进去看看吧,爷爷的东西都没动。”程知敏终于找到话题跟他说话。老爷子的睡房外,其实是一个会客厅,平日有亲近的下属来谈事,就在这个会客厅。会客厅两面的墙上还挂着他最喜欢的几幅字画,都是一些名家送的,价值连城。中央桌子上摆着他的遗照,遗照前摆放着新鲜的水果,看来是每天都有人进来换。
“程老师很有孝心的,老爷子去世后,找人专职打扫这间房,每天按时上香上供。”保姆在旁边解释。
“你爷爷不管在不在世,但他的精神不会散,只要有他在这,我们这个家就散不了。”程知敏说着递给他一支香让他插上,是电子的香,不会有烟火。
卓禹安接过电子香,看了一眼程知敏与保姆,没说话,但眼神是示意她们出去,他想独自跟老爷子呆一会儿。
“禹安,你还没吃吧,我去给你做饭。”保姆说。
“在飞机上吃过了。”
程知敏和保姆便抬脚往外走。到了门外时,稍稍松了口气。即便是自己亲生儿子,但面对他时,竟还是有些紧张,一是捉摸不透他忽然回来的目的,二是气场确实强大,不说话的样子比老爷子还让人生畏。
知道他在飞机上吃了,但是程志敏还是让保姆去厨房给他做点点心,自己也去帮忙打下手。
保姆还是高兴:“我看禹安这次主动回来,应该是真放下过去的事了。”
程知敏没有保姆的乐观,跟人打了一辈子的交道,唯独摸不准自家孩子的脾气。但总归是肯回来了,总是好事。
不过半个小时,卓禹安回来的消息,卓闳也知道了,他公务缠身没法马上回家,只打来电话吩咐程知敏
:“你别跟他说些有用没用的,让他清静几天。”
劈头盖脸就是指责的话,程知敏的气一瞬间提到嗓子眼,但是又按下去了,她没退休前,卓闳对她就没尊重,现在退休了,更加不把她放在眼里,只要开口说话,就是训斥的话,跟训下属似的。
“你也一样,别一回家就摆个臭脸。”
卓闳皱着眉挂了电话,在这之前,森洲那边的刘法官有跟他提过,卓禹安为了一位女律师来找他的事。卓闳不用想,也知道这位女律师是谁,除了舒听澜不会有第二个人,现在又突然回家,必然也是为了那个女人。
卓闳沉得住气,自始至终没把这事告诉过程知敏,在他看来,程知敏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上回的事把卓家的脸都丢光了,儿子远走高飞,连老爷子葬礼都不肯回来,成了圈子内的笑谈。这回他就沉着气,看看卓禹安到底想做什么,静观其变。
程知敏哪知道卓闳这些弯弯绕绕的心眼,她现在是实打实的高兴儿子肯回家,到底是有骨血关系的,拆不散。儿子主动回家给台阶下,她当然是顺着下得,虽然表面还是绷着脸要塑造严母的形象。
卓禹安给老爷子点了香,安静站在那看着老爷子的照片。这张照片应该是老爷子70岁时,他帮忙给照的,当时外边很多宾客,爷孙二人在这里下棋躲清静。
老爷子说:过什么大寿嘛?就是你爸妈爱呼朋唤友搞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不让人清静。
老爷子一辈子低调,偏偏卓闳与程知敏需要借由老爷子的地位巩固自己的位置,所以年年生日,都要给他办一场隆重的生日宴。老爷子虽烦,但也只能随他们瞎弄,只在最后的关头出来露个脸。
这也是卓禹安当初没去参加葬礼的其中一个原因,老爷子生前就强调过很多次,以后万一有那么一天,一切从简,杜绝铺张浪费,但显然没用,父母依然是我行我素,固执己见。所以卓禹安一直没对父母抱什么希望,只是眼下不得不来,如果不解决父母的问题,他便永远没有希望追回听澜。
“爷爷,希望这次你能支持我。”他在心里默默对老爷子说了这句话,然后深深鞠躬,离开这间房。
到了傍晚,晚餐时,卓闳姗姗来迟,看了一眼卓禹安,父子二人太陌生,以至于无话可说,只是彼此点头算是招呼过了,跟陌生人无异。
还是程知敏能稍稍缓和一下气氛
“禹安,一会晚餐就开始了,你要不要请崔秘书来家里吃饭?”程知敏对这位崔秘书印象还算好。
当初卓禹安在国外那三年,每次都是崔秘书跟她汇报他的情况,于情于理该请人家吃一顿饭。
卓禹安则拿起手机到外边院子里给崔姐打电话。
崔姐住得不远,就在附近的一家五星酒店,她为了保持身材,已多年不吃晚饭,但是程知敏邀请,当然欣然前往。路过水果超市时,还精心挑选了几样高品质的水果,摆成精美的果篮上门。
等崔姐来了,跟传说中的卓闳,程知敏一起用晚餐时,纵使她在国外生活多年心性自由,不畏强权,亦或者她在人际上八面玲珑,此时坐在餐桌上也是语塞,一时无话可说。
就是也太压抑了吧,一家人就是安静吃饭,互不说话。
她能感受到程知敏夫妇已尽量对她客气了,按最高礼数招待她了,但是这夫妇全身自然散发的威严,是浸.淫官场多年培养出来的气场,难以让人忽略。
别说吃饭时像别的寻常家庭那样聊天了,就是连勺子碰碗的声音都没有,吃饭时,嘴巴里更是没有一点声音。
这种家庭氛围下,卓禹安能正常长大,实属不易。
一席饭终于吃完,崔姐如释重负,想马上回酒店。
但又被程知敏请到客厅喝茶,卓闳则回书房办公去了。
卓禹安也在客厅陪崔姐。
程知敏主动开口:“你们在高校的业务,需要我帮忙吗?”
她即使退下来了,但是一辈子在教育系统,人脉还是有的。
这话崔姐自然没法回答,她家卓总以前就公私分明,绝不用家里的关系,现如今卓远科技已是行业巨头,更用不上了。
原以为卓禹安会一口拒绝,却听他淡淡开口说
:“明天我们去华大,您若有时间,可否陪我们去一趟?”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我熬不住了我想要你 好紧张开一些
上一篇:催眠控制之明星篇 肉体改造洗脑催眠男人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