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熬不住了我想要你 好紧张开一些

2021-10-30 11:44

从安城来到桐城,嫁给傅城予之后,顾倾尔每年依旧会回安城去两次,一次是暑假,一次是寒假。
结婚三年,每一次她都是自己一个人回去的,傅城予从不曾参与她的人生。
可是现在,他突然提出要陪她一起回去。
顾倾尔闻言倒是怔了怔,转头看了他一眼之后,只是低低应了一声,并不多说什么。
因为实在也是没有什么好说的,难道她要小心翼翼地婉拒一下,跟他说一句自己一个人回去就可以吗?
明知道他主动提出陪她一起回去并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她又何必说那些没用的话呢。
戏剧社那边的任务完成之后,顾倾尔便又恢复了无事可做的状态。
眼看着就要过年了,傅家每个人都有数不完的应酬,傅夫人偶尔也想带她出门参与参与聚会,顾倾尔也只是婉拒。
在桐城,她唯一的交际圈就是学校,如今学校放了假,同学都各自回家过年,她自然也不会有什么聚会,只是每天待在家里。
临近年尾,傅城予倒是前所未有地忙,除了公司里的各种事务,剩下便是公事上、私事上的各种有意义无意义的聚会,每天如陀螺一般转个不停。
这一天,他同样辗转几个饭局,中途抽了个时间回家换衣服。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到家的时候家里很安静,车库里没有车,阿姨也不见人影,大概是都出门去了。
傅城予径直上了楼,却意外看见了二楼客厅的落地窗前坐了个人。
屋子里安静无声,她一动不动地靠坐在椅子里,身上披着一件薄毯,膝头放着一本书,也不知是不是睡着了。
傅城予略一迟疑,缓步上前。
走到她身侧他才看见,她并没有睡着,而是睁着眼睛,近乎发怔地盯着窗外的天空。
与此同时,她的眼角余光似乎终于察觉到他的存在,蓦地回过神来,转头看向他的时候有些慌乱,又有些窘迫,“你回来啦?”
傅城予看她一眼,又顺着她刚才的视线看了看窗外,道:“天上有什么那么好看?你看得那么认真?”
“没有啊。”顾倾尔说,“我就是在想……什么时候会下雪而已嘛。”
“想得这么认真,看来你是很期待这场雪了。”傅城予说。
“再不下雪就要过年啦。”顾倾尔说,“过完年我就要回安城了,安城没有雪。”
傅城予听了,不由得又看了她一眼,道:“雪就那么稀奇?”
“好看嘛。”她低低应了一声,随后看向他,道,“你怎么这个时间回来了?最近不是都很忙吗?”
“嗯。”傅城予应了一声,“回来换衣服。家里人呢?”
“妈妈有应酬出门了。”顾倾尔说,“阿姨家里有点事,请假回去一趟。”
“就你一个人在家?”傅城予又问。
顾倾尔举起自己膝头的那本书,道:“我看书。”
傅城予笑了一声,道:“看书还是等雪呢?”
“两不误。”她回答完,迅速将书举到了自己脸前。
傅城予忍不住又低笑了一声,这才转身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等他换完衣服出来,顾倾尔依旧坐在那里,这次倒是在认真看书的模样,听见他的动静却还是转过头来,对他说了句:“拜拜。”
傅城予应了一声,转身准备下楼之际,却又忍不住顿住脚步。
再回头时,却见她已经回转头去,视线重新落在了书上,可是那抹单薄的身影被窗外透进来的并不明亮的光线包裹着、勾勒着,却忽然透出一丝莫名的凄凉与孤独。
傅城予心头忽然生出一丝叹息。
其实他向来不是太心软的人,只是对女人,总是会有一些例外。
他回转身,重新走到她身边,弯下腰来,“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去参加一个聚会?”
顾倾尔转过脸来,正好与他目光平视。
她静静看了他片刻,缓缓笑了起来,“可是你的朋友,我都不熟。”
她这么说着,却并没有拒绝的意思。
“不熟他们才会照顾你。”傅城予朝她伸出手来,道,“走吧。”
顾倾尔又低头看了他的手片刻,这才终于放下书,将自己的手放进了他手心。
旋即,被他握住。
他的手总是温暖而干燥,真是……很舒服。
……
这天晚上的聚会地点是容家。
自从陆沅怀孕,容恒是一级地紧张,而容夫人则是特级紧张,直接下了命令让两个人搬回家里来住,从此一日三餐、起居出行都得到充分完全的照顾,甚至连今日的聚会都从霍家改到了容家,由此可见一斑。
傅城予到的时候,屋外已经停了好几辆车,可见人都来得差不多了。
天已经黑了下来,虽然有路灯,然而容家庭院花木深深,傅城予还是伸出手来握住了顾倾尔。
穿过花园,两人推门而入。
屋子里已然是欢声笑语一片,他和顾倾尔进门的瞬间,却有片刻的安静。
一个人看向他们,其他人便都看向了他们。
大概是都没想到他还会带一个人来,因此都有些错愕。
“好家伙,好家伙!”贺靖忱率先嚷嚷起来,“我就说这小子莫名其妙地回家换什么衣服,原来是存着这心思呢!不行不行,我也得把我女朋友叫过来——”
“你倒是想叫。”慕浅瞥了他一眼,道,“你有吗你?”
众人的哄堂大笑之中,陆沅起身走了过来,伸出手来拉过顾倾尔,道:“这可真是稀客啊,我们今天晚上热闹了。”
这一屋子的人顾倾尔基本都算是见过,而最近见过的就是陆沅,因此倒也不算陌生。
傅城予大概是为了替她缓解在陌生环境之中的不适,很快道:“陆沅也怀孕了,你们俩可以交流交流心得。”
顾倾尔闻言,不由得看了看陆沅的肚子,随后才道:“真的吗?恭喜恭喜。”
“同喜同喜。”陆沅笑着,随后又看了看她,道,“你怎么还是这么瘦啊,肚子也不见长。”
顾倾尔抬起手来,抚上自己的小腹,道:“其实已经长一点了,你摸。”
陆沅果真抬手去摸,却什么都感觉不到,只能看向傅城予道:“我摸不出来,你摸得出来吗?”
傅城予蓦地一怔。
他连摸都没摸过,哪里知道长没长!顾倾尔虽然和在座众人都不熟,可是陆沅一向是个好说话的,再加上两个人同时有孕,共同话题也多,因此傅城予便放心地将她交给了陆沅。
慕浅原本早就想和顾倾尔交往交往,奈何一直没找到机会,好不容易今天傅城予居然将人给带出来了,她自然也热络。
三个女人很快就怀孕、育儿等经验交流到了一处,顾倾尔话虽然少,倒也显得和谐。
傅城予远远地瞅了她一眼,只觉得她脸上的血气都好了一些,再不像往日那样苍白,他心下这才放宽些许,转头看向自己面前的几个人,这才察觉到少了谁,“容隽呢?他的车不是停在外面吗,怎么不见人?”
贺靖忱蓦地笑出声来,道:“难怪你今天要把你家的小姑娘带来了,专门来气容隽的是不是?”
傅城予反应过来,想起容隽最近在为什么而努力,不由得嗤笑了一声,道:“我可没你那么用心险恶。”
容恒最近春风得意心情好,闻言连忙为自己的亲哥说话:“你们在我哥面前可少说两句啊,这么多年我哥好不容易才追回我嫂子,不容易着呢,别老刺激他。”
“我们能刺激到他什么啊?”贺靖忱说,“给他最大刺激的就是你好吧,天天当口当面地刺激他。”
容恒一时无言以对,而其他人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而就在这时,乔唯一的身影忽然出现在楼梯上,正有些焦急地往楼下走,没过几秒,容隽也跟着出现了,神情之中还带着些许不甘,急急地追着乔唯一的脚步。
容恒一见到这幅情形,只以为他们吵架了,不由得站起身来迎上前去,“嫂子,怎么了吗?”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没事。”乔唯一看着众人,匆忙道,“我有事要出去一下,你们玩得尽兴啊。”
说完,她又回头看了容隽一眼,这才匆匆出了门。
这一回,容隽没有再跟上前,只是眼巴巴地看着她离去的身影,眼神愈发委屈和不甘。
贺靖忱见他这个样子,不由得叹息了一声,道:“容隽,这就是你不对了,生孩子嘛,这样的事得顺其自然,你这么逼着唯一,不怕又把人被逼跑了啊!”
容隽顺手拿起一个抱枕就扔向了他,“你知道什么啊,闭嘴吧你!”
容恒也有些不放心,问了句:“嫂子没事吧?”
“没事。”容隽说,“她那姨父回来了,小姨急着找她过去。”
对于他和乔唯一跟谢婉筠一家的事,容恒知道得不多,闻言不由得道:“那你怎么不一起去?”
容隽却只是瞪了他一眼,懒得回答他,转身坐进了沙发里。
容恒也不生气,转身也坐进沙发里继续先前的话题。
另一边,慕浅越看顾倾尔越觉得有趣,虽然她们一路聊得都很顺畅很愉快,但是顾倾尔面对她的时候,似乎总是带着一丝防备——不明显,但她察觉得到。
这让慕浅觉得很有意思,于是愈发想往深入了聊。
偏偏顾倾尔什么话题都参与,什么问题都回答,但就是滴水不漏。
慕浅套问了半天,一点有用信息都没有得到,她鲜少有这样失败的时候,但越是如此,她内心反倒越兴奋,聊得愈发起劲。
她的性子陆沅哪能不了解,眼看着她一双眼睛越来越明亮,陆沅就知道她打的是什么主意,因此频频在两人之间起个调剂作用,没有让情况太失控。
趁着顾倾尔去卫生间的间隙,慕浅一把勾住了陆沅的脖子,道:“好啊,你背叛我是不是?”
“我哪里背叛你了?”陆沅拧了拧她,“你好几次咄咄逼人的,是想干什么呀?”
“我那是在聊天,作为新认识的朋友,我想多了解她一点,这也有错吗?”
“那她该说的不是都说了吗?”陆沅说,“才刚认识呢,你就想让人把肚皮都掀开给你看啊。”
“可是现在我不仅没看到肚皮,连头发丝都没看到呢。”慕浅说,“无效聊天可真累啊。”
“那或许她就是所有该说的都说了呢。”陆沅说,“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似的,浑身上下都是心眼。”
慕浅笑眯眯地摸了摸她的头,道:“我家沅沅就是心善,要永远做天真单纯的小公主哦。”
陆沅闻言,又下手重重地拧她。
两人正闹作一团,容恒一个健步杀过来,一手将陆沅护在自己身后,看着慕浅道:“你干嘛呢?明知道沅沅孕早期,瞎闹什么呢?”
慕浅忍不住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瞎闹?你老婆都快把我身上给拧肿了……好啊,有老公疼了不起是不是?霍靳西,他们俩联合欺负我!你管不管!”
霍靳西原本懒得掺合这档子事,眼见着容恒不依不饶,还是起身走了过来,挑眉道:“怎么?真当我家浅浅身后没有人?”
容恒哼了一声,道:“我管她身后有谁,总之为了我老婆孩子,我是可以拼命的。”
霍靳西闻言,道:“真巧,我也是。”
说着说着他就开始挽袖子,“那要不要来练一场?”
慕浅兴奋得两眼发光,道:“要要要,打起来!打起来!”
“算了吧。”容恒说,“回头二哥你要是输了,那多没面子——”
霍靳西闻言,抬眸扫他一眼,慕浅登时也不乐意了,“哎呀,好大的口气,不用霍靳西,来来来,你跟我练一练,看咱俩谁输谁赢——”
这边几个人唇枪舌战,光动口不动手,那边顾倾尔从卫生间出来,见了这幅情形便只是不远不近的站着,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过去。
傅城予见状,很快起身走向了她。
“他们就这样。”傅城予说,“瞎闹腾,习惯就好。”
顾倾尔轻笑着应了一声,“嗯。”
“累不累?”傅城予又问,“如果累的话,我们可以先回去。”
“不累。”她却立刻就回答道,“这里挺好玩的,你继续跟他们喝酒啊。”
傅城予听了,却只是带着她走向了那几个正打嘴仗的人,一句话参与进去,就再也没出来。
顾倾尔坐在旁边,只是安静地听着,时不时地捂嘴发笑。
剩下容隽和贺靖忱被晾在旁边,贺靖忱眼巴巴地盯着那边看了一会儿,忽然嗤了一声,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一群人腻歪个没完。来,咱们两个单身狗也能喝得尽兴。”
容隽闻言,只是冷冷地睨了他一眼,道:“你才单身狗。你全家都单身狗。”贺靖忱大意受辱,勃然大怒,于是也不顾自己单身狗的尊严,起身就扎进那一群成双成对的人中间去了,剩下容隽一个人独守空杯。我熬不住了我想要你  好紧张开一些
容隽心里想着谢婉筠那边的事,没心思跟他们玩闹,独自坐在沙发里,手里的酒杯都空了,也没有添酒的心思。
沈峤会回到桐城,他其实多少是猜到了的,只是沈峤的耐心显然比他想象中好得多,居然隔了这么几个月才回来。
当初他多多少少在谢婉筠和沈峤之间搅了一些浑水,所以沈峤回来,他不可能不关注。
若是按着他以前的性子,大概早在乔唯一知道之前就直接杀到沈峤面前去了,哪里还会像现在这样,被乔唯一抛在家里,像个怨夫一样长吁短叹。
沈峤那个性子,也不知道见到乔唯一会不会把怨气撒到她身上,乔唯一为了谢婉筠一定会忍他,那到时候,她得受多少委屈?
容隽越想越心烦意乱,越发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待在家里,忍不住就从沙发里站起身来——
然而他刚刚起身,手机忽然就响了起来,容隽拿出手机,瞥了一眼来电显示之后,他脸色骤然一变,神情发紧地接起了电话:“小姨?”
“容隽,你赶紧来医院一下,唯一她不太舒服——”
容隽转身就往大门外奔去——
那边凑在一起的一群人原本正说得热闹,忽然有人一阵风似的掠过,所有人都抬头看去,只来得及看到容隽消失在门口的身影。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众人一时都有些吃惊,容恒最先反应过来,起身追了出去。
他追出门的时候,容隽已经坐上自己的车了,容恒连忙追到车边,弯下腰来问了一句:“哥,出什么事了吗?”
“没事。”容隽嘴里说着最轻松的两个字,脸色和语气却是紧绷的,“我去接唯一回来,你们继续玩。”
见他这模样,容恒猜测那边应该是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了,只是容隽既然不愿意说,他也不好再追着问,于是只是道:“那你有事打电话回来啊。”
容隽应了一声,下一刻,便已经飞车而去。
容恒怔怔地看着他的车子迅速消失在视线中,这才转身回到了屋子里。
“怎么了?”见他回来,陆沅忙道,“大哥好像很着急的样子。”
容恒也不想扫了大家的兴,只是道:“没事,他接嫂子去了。”
慕浅微微挑了眉道:“他那个样子,可不像是去接人的,反倒像是要去杀人的。”
“你又知道?”陆沅说,“你是别人肚子里的蛔虫啊?”
慕浅顿时就挑了眉,道:“陆沅,你今天晚上是跟我杠上了是吧?再这么下去,咱俩的姐妹情不复存在啦,那点血缘关系,彻底斩断好啦——”
顾倾尔坐在旁边,闻言有些惊异地看向慕浅和陆沅,好一会儿才有些迟疑地问出口:“你们……是亲姐妹啊?”
慕浅听了,伸出手来揽住陆沅,头靠头地给顾倾尔看,“怎么,我们不像吗?”
“像,像的。”顾倾尔点了点头,道,“只是我都没敢朝那方面想——我还以为,是因为他们的关系,你们才会这么要好。”
她口中的“他们”,自然是指霍靳西和容恒了,慕浅听了,嗤之以鼻道:“男人算什么,不过是附属品罢了,对吧?”
陆沅但笑不语,除霍靳西外的几个男人却瞬间就不乐意了,以容恒为首,逮着慕浅就又是一通批判。
“容恒,你有没有良心的?要不是我,你能跟沅沅在一起吗?你非但没有一点感恩之心,还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的,你的良心呢?”
容恒险些被她气笑了,“我跟沅沅在一起跟你有什么关系?哦,不对,有有有,当初你可没少给我们搞破坏使绊子,那些才是你的功劳,我可都给你记着呢!”
两人一时又开始掰扯起了从前,引得旁边的人纷纷加入战局,一时又恢复了先前的热闹。
……
而另一边,容隽匆匆赶到医院的时候,沈棠正陪着乔唯一坐在医生办公室里,而沈觅抱着手臂倚墙而立,眉头紧锁地看着容隽大步从外而入。
“表姐夫——”
沈棠倒是乖乖喊了他一声,没想到却被容隽彻彻底底地忽略掉了。
他只是上前,一把捉住乔唯一的手,上上下下地检查着她的身体,紧张地道:“没事吧?哪里受伤了?”
乔唯一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精神看起来却是很好的,她看着容隽紧张的样子,连忙拉住他道:“我没受伤,你别着急——”
容隽看完她的手手脚脚,又抬头仔细看了看她的脸,仿佛是想要确定她有没有被打过耳光之类,确定了并没有之后,他才将信将疑地道:“真的没受伤?那是哪里不舒服?”
话音刚落,就听见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是谢婉筠比人先出现的声音:“唯一,唯一……”
几个人同时看向门口的方向,谢婉筠快步而入,高兴得眼睛都红了,看到容隽,她更是喜不自禁的模样,上前道:“小姨可算盼到这一天了!”
容隽先是一怔,随后就看见跟在谢婉筠身后走进来的医生同样是满脸笑意。
他微微一顿,脑海中有个不可思议的想法正在缓慢形成,而不待他彻底想明白,他已经转头看向了乔唯一。
乔唯一是比他先反应过来的人——
身体是她自己的,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而这两天,她的确是有种这方面的预感,而此时此刻,这种预感成真了。
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一颗心却还是控制不住,飞快地跳跃了起来。
她抬头看向容隽,明明是想要笑的,却忽然就控制不住地红了眼眶。
这一天,他等了很久,而她,同样等了很久,很久……
看到她脸上的神情的瞬间,容隽终于确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是真的!
是真的!
他们真的有孩子了!
他真的要当爸爸了!
容隽猛地拉起她的手来,放到自己唇边亲了又亲,同时控制不住地笑出声来。
乔唯一原本就红着眼眶,看着他这副狂喜的模样,眼眶却突然更红了。
“容隽,对不起啊……”再开口时,她忽然道。
容隽蓦地一愣,抬头看向她,“对不起什么?”
那一瞬间,他忽然用力掐向了自己的大腿,仿佛是想要弄清楚是不是下一刻他就会从梦境之中醒过来。
乔唯一看着他这个动作,连忙一把拉住了他的手,合进自己掌心,才又低声道:“对不起,没能早两个月给你这个好消息,没能保住你在容家的地位——”
容隽瞬间又气又笑,一双手张开又握拳,最终,却只是缓缓将她拥进了怀中。
“不重要。”他说,“那些都不重要。老婆,有这一刻,就足够了。”两个人旁若无人地亲密着,旁边的所有人都似乎变成了多余的。
沈觅站在旁边,看着两个人之间的这幅情形,心头微微叹息一声之后,转身走出了一声办公室。
谢婉筠见状,忙上前对容隽道:“容隽,那我就把唯一交给你了,你们早点回去休息,我们也先回去了。”
容隽满心满眼就只有乔唯一一个人,谢婉筠说的话他其实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却还是应了一声。
乔唯一一见他这个模样,就知道他其实只是胡乱应声,不由得轻轻捏了他一下,随后才看向谢婉筠,道:“小姨,那姨父那边——”
谢婉筠听了,缓缓呼出一口气,之后道:“没事,过了这么久,我也平静了,我自己去见他吧,有什么话,我会跟他心平气和说清楚的。”
沈棠听了,连忙上前挽住谢婉筠,道:“妈妈你放心,我和哥哥会陪着你的。唯一表姐,你也不用担心了,回家好好养胎吧。”
乔唯一犹疑了片刻,才终于缓缓点了点头。
谢婉筠这才拉着沈棠转身离开,乔唯一目送着两个人出了门,回过头来,面前这个人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全然不顾其他。
直到同样是容家老相识的陈医生敲了敲面前的桌子,说了句:“别傻乐了,注意事项听不听?”
容隽骤然回过神来,连连点头道:“听听听,陈叔叔您说,说得越详细越好,每个字我都会记在心里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乔唯一有些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伸出手来捂住了自己的脸。
其实怀孕这件事,在当事人看来是大事,对于见惯场面的医生来说却是再正常不过的,陈医生原本只是打趣打趣容隽,没想到容隽问起各种注意事项来,林林总总,事无巨细,最后直接把陈医生都给问烦了,挥挥手给两个人赶了出去。
容隽还不甘心,乔唯一连忙拉住他,道:“好了好了,该问的都已经问过啦,你还有什么不清楚的我回答你好不好?别缠着陈医生不放了,我们先回去吧,我有点累了。”
一听她说有点累了,容隽立刻转态,伸出手来搀住她道:“那好,我们先回去。”
乔唯一顿时有些哭笑不得,道:“容隽,我还没到需要被搀扶的地步。”
容隽却全然不理,只是道:“从现在起,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我都会万分注意和小心。老婆,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受一点委屈。”
眼见他这个模样,乔唯一知道他一定是想起了从前那个孩子,心中不由得一动,只是抬起手来,轻轻摸了摸他的脸。
容隽捉住她的手,放到唇边轻轻一吻,随后才又骤然笑出声来,道:“走,回去给爸妈报告好消息去!”
这一耽误,两个人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九点多接近十点了,家中的聚会正到了要结束的时候,众人都正准备着离开,一看到两个人回来,顿时注意力都落到了那边。
容恒眼见着容隽离开的时候还是愤怒焦急,回来却是满目柔和笑容满面,不由得愣了片刻,连忙迎上前,谁知道还没走近,容隽就已经伸出手来拦住了他,警觉道:“站住,站远点,别过来。”
容恒顿时愣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乔唯一有些无奈地捂了捂脸,随后才上前对容恒道:“别听你哥的,他就是瞎紧张。”
容隽顿时就不乐意了,紧抓着乔唯一的手道:“我怎么是瞎紧张?冒冒失失的,撞到你怎么办?”
一听到这句话,众人前前后后地反应过来,瞬间屋子里就变了一种氛围。
乔唯一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会面对这样的状况,面对着众人的祝福却还是觉得有些尴尬。
毕竟对她而言,生孩子只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是两个人爱情和基因的延续,大可不必这样公之于众。
可是对容隽而言,公之于众简直太重要了!
虽然这里头没有后来居上什么事,但他终于可以一雪前耻了!他终于可以不再被这群人恣意嘲笑了!贺靖忱这个家伙,刚才居然还敢称他为“单身狗”,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打脸方式吗?他一定要好好问问他,什么叫单身狗!
容隽在一派祝福声中去找贺靖忱,却发现那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大概是受到的打击过大,趁着众人不注意的时候灰溜溜地溜走了。
不过容隽这会儿也懒得分多余的心思给他了,小心翼翼地护着乔唯一坐进了沙发里。
慕浅看着他的动作,拍了拍手掌,随后才道:“这下可热闹了,一屋子就四个女人,居然有三个孕妇,还差不多都是同期——你们三个人是约好的吗?”
陆沅和乔唯一相视一笑,顾倾尔坐在旁边,听到这句话,脸上露出些许尴尬的神情来。
“你要是想热闹,那再怀一个呗,赶得及。”乔唯一对她道。
慕浅闻言,立刻转头看了霍靳西一眼,正好霍靳西也在看她,四目相视之后,慕浅连连摆手道:“大可不必大可不必,我们俩有共识,现在这样刚刚好,就不跟诸位凑热闹啦。”
说完,慕浅才又看向顾倾尔,道:“傅城予,以后多把你老婆带出来,三个孕妇在一起块儿讨论经验,多热闹啊,是不是?”
傅城予淡淡一笑,道:“当然好。”
顾倾尔微微有些苍白的脸上蓦地出现了一丝红晕,随后她又站起身来,轻声说了句:“我去一下卫生间。”
眼见着她走进卫生间,慕浅这才瞅到机会凑到傅城予身边,问他:“你这是打算回归正轨了?”
傅城予看她一眼,反问道:“什么是正轨?”
“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正轨啊。”慕浅说,“你不是这么打算的,那怎么会把她带出来聚会?”
傅城予低声道:“无论我跟她之间怎样,我的孩子我都会珍视——不像你老公当初对祁然那样。”
慕浅听到这种明显拉踩的话,顿时冷笑了一声,道:“好好好,傅先生真是有善心,为了孩子,连自己毫不在意的孩子妈都能温柔体贴起来,绝世好男人该有好报的,那我就等着看你们将来和和美美,好聚好散咯!”
傅城予只觉得她话里有话,却也只是瞥了她一眼,懒得再多说什么。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抱紧我我们换个地方 这个舒服吗要不要换一个
上一篇:丰满老师引诱我进她身体 脱了老师的裙子猛然进入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