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 自己坐下来 不疼 乖乖的

2021-10-30 11:52

容月迷离的意识随着九渊一嗓子的呼喊瞬间回笼,她睁大了双眼,看着那进入修罗殿搞偷袭的不速之客,脑袋依旧懵得厉害。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一夜,明明在书中是极为平静的,怎么会还有人来搞偷袭呢?
还是说,因为她的到来,改变了一些既定的发生的事情,就像是蝴蝶效应,从而产生了意外情况?
容月发愣的功夫,那全身上下都裹在黑袍中的人已然手执黑色的长剑再次发动了攻击,汹涌澎湃的力量翻涌而至,但九渊一手护着容月,一手却连出剑的意思都没有,直接凝聚了绝对力量对着那位刺客回击了过去。
“轰!”
强大的力量对撞,让整个修罗殿都晃了三晃,但背靠着九渊的容月却无比安心地看向了那位实在是有些不自量力的黑袍使,心中一阵鄙夷。
呵,和她笔下最强大的九渊打架,那不是找虐吗?
只不过,这如此胆大妄为,竟敢和这六界都公认的强悍对手打架的家伙到底是谁啊?
为何看着他和九渊大战的场面总有一种若有如无的熟悉感呢?
忙着应付这位不速之客的容月完全忘了自己在清醒的时候说了些什么话给九渊,倒是很有自知之明地躲在了可谓是极富盛名的人背后,红着一张小脸,兴致勃勃地准备看戏了。
容月骨子里就有着冒险精神,而且今日抢婚的大场面她都没有怕过半分,如今一个刺客来袭她自然是应对起来从容不迫,末了还不忘对着九渊比了个赞,一副我看好你的口吻笑着开口道:
“九渊,我就不拖你后腿了,你要加油啊,狠狠虐虐这个败坏我们兴致的家伙!”
反正技能加满的九渊堪称这个世界无敌的存在,她怕什么?
不妨好好观摩学习一下,她也要早日成为这样拉风的存在!
九渊对于容月的有些幼稚的加油行为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但他却难得回望了一眼已经满脸得意的小表情的少女,冲着她点了点头,笑语道:
“好!”
一个字说完,刚刚还对容月温柔无比的九渊瞬间身上就爆发出了绝对的威压,他眸中闪着嗜血的光芒,面露讥讽,心中上对于这样的对手根本不屑一顾。
下一秒,九渊连弑神剑都没有出,在容月很明智地离开之后,他脚踩虚空,修长的手指微动,暗红色的力量凝结而起,嘴角流露出一抹轻薄张扬的笑意,对着那不知是何目的的黑袍人就劈了过去:
“敢闯本尊的修罗殿,本尊倒要看看你是何人!”
又是一波强者之间的强烈交锋,一招一式都快到令人眼花撩花。
“砰砰砰!”
“轰轰轰!”
……
巨大的震颤,让整个修罗殿都被撼动了起来,容月猫着身子缩在大战的最远处,心中暗暗感叹了一下,不免又涌起几多暗喜。
幸亏没有和九渊当面对上,否则她可能真的一招都敌不过,就直接碎成了渣渣!
一时间,容月倒是有些怀念万年前她受金耀操控在万千天兵天将中冲杀之时的英勇事迹了,毕竟在现实世界无法体会到的奇幻感,这里栩栩如生、随处可见。
想当年她也是意气风发过,大战天界众仙的,如今再瞧瞧自己这模样,还真是落魄啊!
容月还在下定决心努力变强的时候,突然间就听到九渊的戏谑之语,她一抬头,便见绝代风华的人立于面前,而被震碎了面巾乃至于撕裂了幻化之形的那位黑袍使则露出了一张甚是俊秀且带着三分震惊的面容:
“呵,本尊真是想不到,有一天自诩为仁义君子的天界太子殿下也玩起了偷袭这样的手段,还真是让本尊大开眼界啊!”
九渊似乎早已经看破了墨逢拙劣的伪装,这一番交手下来,直接便揭开了他的身份。
同一时刻,在意识到来人身份的一瞬间,容月差点没有心肌梗塞过去!
天啊,这位不速之客竟然是她笔下的男主角,三观超正、果敢善良、同时又俊秀无双的天界太子墨逢!
如果说,九渊是全书中的大反派,是地狱中的恶魔,那么作为男主角的墨逢就是长青的松柏,高洁如谦谦君子,不仅性子温良,有儒雅之风,更是素来在六界之中以贤明著称,备受天界众仙拥戴。
不过,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怪九渊那般轻易地就猜出来了墨逢的身份,毕竟,这世界上或许没有其他任何一个人如他一般能对墨逢有如此了解了。
在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劲之后,容月忽然间又想到了一件更加恐怖的事情——
这里是魔界的修罗殿,孤身而来的墨逢本来就打不过九渊,万一正在气头上的九渊做出来什么不可控的举动,那接下来故事的走向会不会变得更加糟糕?
囚禁、虐杀、还是……
越想越可怕的容月倒抽了一口凉气,对于这猝不及防发生的一切那叫一个无语,大脑飞速运转起来,想要寻求一个解决之法。
而另外一边,被如此之快揭穿了底细的墨逢也有些无奈,他本就是谦和儒雅的性子,如今一身黑衣出现在此处实属无奈,面对此种危机,他身上倒也多了几分凌厉。
此情此景之下,他也不再掩饰分毫,执剑而立,长身如玉,玉冠轻束,一双清润的黑眸中藏着万千风华,俊朗舒逸的面容上带着几分淡然。
下一秒,在无声的对峙之中,他抿了抿唇,突然间冲着九渊拱了拱手,十分诚实地开口道:
“魔尊果然好本事,在下自愧不如。在下今日前来,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搅扰了魔尊饮酒雅兴,在下给魔尊赔个不是了!”
九渊不再出手攻击,反而噙着一抹笑意瞧着那位来意莫明的太子殿下,目光凶狠中带着嗜杀的意味,幽幽地开口道:
“是吗?墨逢,你真当本尊是三岁小孩儿吗?鬼鬼祟祟来到本尊的修罗殿,你以为自己还能轻易离开吗?”
九渊挥手间便设下了结界,睨了一眼那位面对如此境遇已然能够游刃有余的太子殿下,心中几多思量。
这位天界的太子殿下还真的敢来,万年来自己看着他成长,便知他未来将成为他以后最大的对手。
不过事情,好像要变得更加有趣了……容月暗自心惊,实在是不知道为何墨逢甘愿冒如此大的风险也要来这修罗殿,眼看着剑拔弩张起来,她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便只好准备见机行事了。
墨逢显然也是见过大场面的,对于这样的威胁并不感到意外,但即便如此,在九渊的威压之下,他如今的情况也不怎么好,若是细细看去,他额角也不由得渗出了丝丝汗珠。
但已经退无可退,九渊还没有唤人来围剿,他也只能再次行了一礼,非常恭敬地开口道:
“魔尊,在下今日前来,实则因为私事,天界与魔界虽然互为死敌,但在下却是希望两族之间能够握手言和的,隐藏身份就是怕挑起两族纷争。”
“在下今日只为一事,便是想和魔尊做个交易。”
墨逢这不卑不亢的态度,九渊眉宇微挑,斜斜地扫过了一眼,面容上浮现出一抹玩味的笑意,他挥了挥手,道:
“哦,想不到有一天魔界英明神武、气度不凡的太子殿下竟然有一日来和本尊做交易!我魔界子民在天界众仙眼中,皆是十恶不赦之辈,该当斩尽杀绝,怎么,太子殿下不怕本尊反悔?”
九渊和墨逢之间这你来我往都透着杀意的谈话,听得容月那叫一个抓耳挠腮,偏偏这种关键的时候她又真的插不上嘴。
说来说去,还是没有道清来意,墨逢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和九渊产生如此大的交集?
墨逢早就对九渊的名号有所耳闻,此番若非是情况紧急也不会深夜来,他本以为今日和前任魔尊祁连一战之后九渊定然会有所损伤,岂料品阶之间的差异实在是太难以跨越,他落败的太过彻底。
这位新上任的魔尊明显是在耍着自己玩,在这修罗殿之中遁逃,实在是有些……
虽然心中早已经有了判断,但无路可退的墨逢很快便又以十分谦卑温良的语气道:
“在下从未觉得魔族生来就是邪恶的,魔尊也不必妄自菲薄。墨逢的这个交易,魔尊不妨听上一听?”
“在下听闻蕊意的事迹,深觉魔尊行为太过残忍,今日在弱水之畔未能救下她,所以深感愧疚,特意深夜前来营救,魔尊可愿放过蕊意?”
一番话说得不仅是让九渊大吃一惊,就连还在苦思冥想助墨逢脱身的容月都惊呆了!
营救蕊意,还这样公然和张扬?
敢情没有九渊牵的红线,这两个命中注定的人就因为一面之缘深深地爱上彼此了?甚至于连一向睿智的墨逢竟然会做出来夜袭救人这样的事情!
难道,时间线因为她的擅自更改而提前了吗?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  自己坐下来 不疼 乖乖的
九渊冷眼瞧着说谎话不打草稿的那位太子殿下,仿佛已经看透了墨逢的伪装,凉凉一笑道: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本尊又不傻,放过蕊意岂不是留下祸患?倒是太子殿下,你堂而皇之地要保全蕊意,你又能给本尊什么呢?”
话到这里,九渊突然间身形一转,便已至墨逢咫尺之远,漆黑如墨眸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语气尖利而又刻薄道:
“身为九重天的太子殿下,你为了你想要的可敢付出相应的代价?想要蕊意,那便拿你的命来换,想来魔界众民应该很想得到这样振奋的消息吧!”
“天界失了你这位卓绝的太子殿下,对上本尊的魔界大军一败涂地,这倒是一份大礼,本尊不亏!”
一语落下,九渊当即在猝不及防间便抬手对着墨逢劈了过去。
汹涌澎湃的力量凝聚成漩涡,铺天盖地地朝着面对此种情况冷静自持的墨逢而去。
又是一波碾压似的攻击,墨逢衣摆猎猎作响,脚踩虚空,手中那一柄黑色的长剑以极快的速度幻化成了一把淡蓝色的玉伞,直直地应上了那攻击。
“轰轰轰!”
……
在这样的力量交汇之中,墨逢心下一横,做出了最冒险的决定,他竟然独留下那把六界盛名可以随意变换形态的神器——千暨对抗起九渊的攻击和伤害,只身虚晃一招,对着九渊背后而发动了攻击。
浅蓝色的光芒一瞬间耀眼生辉,带着不破不立的气势和力量直逼九渊后心。
同一时刻,一直在观战的容月很眼尖地瞧见了这一幕,心中一紧,再多理智也没有来得及判断和思考,只下意识地开口疾呼道:
“九渊,小心!”
眼看着墨逢就要击中九渊,在那关键的时候,九渊竟还有空回看了一眼下意识担心他的容月,勾唇轻笑无声地开口道:
“放心!”
下一秒,在这焦灼的战斗中,墨逢就要得手之时,九渊冷傲的身影竟猝然间消失了去,容月那一刻才恍然明白九渊早就清楚明白了墨逢的招数,一切不过是一场计谋。
九渊在耍着墨逢玩,牵着他的鼻子走!
还真不愧是书中最大的反派,她引以为傲的天才,这战斗力杠杠的。
看来,她笔下的男主又要被狠狠打击了!
墨逢一击不中,面色也有些难看,显然目光中有些急切。
眼下情况如此危机,他亦无路可退。
但是在那件事面前,他只能不惜一切代价,故而又是双手结印,那刚刚还是抵御武器的千暨顿然间就重新化作了一柄泛着冷光的长剑,带着摧拉枯朽之势朝九渊攻击而去。
“轰!”
又是一阵交手,九渊至始至终都没有使出全部的力气,直接冷笑一声,一掌挥出,若非因为修罗殿的结界没有撤下去,此刻怕是这一场战斗带来的波动足以让整个魔界都动荡了。
在令人眼花缭乱的交手之中,九渊突然间张扬不羁的俊颜上漾起一抹轻薄的笑意,紧接着更加瘆人的话便响彻了整个修罗殿:
“呵,仙族还真是虚伪,墨逢,你不过是为了不小心遗落在蕊意身上的五彩令而来,何必还要扯谎?你当真以为本尊眼瞎,看不出来蕊意体内有什么吗?”九渊一语既出,一旁观战的容月更是忍不住睁大了双眼,骤然间就明白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原来,墨逢冒如此之大的风险孤身闯入修罗殿,并非是一见钟情,而是另有目的。
这五彩帝令是她的小说中最逆天的存在,它本是上古女娲补天之时遗留下来的一块五彩石,后来传给了历届的天帝,被做成了帝令,便有了五彩帝令一名。
五彩帝令是天界统率五方天将的令牌,也是绝对权势的象征,历来都是天帝所有。不过正是因为五彩石有汇聚灵力修复伤势之逆天功效,甚为看重自己这个儿子的天帝很早就将这五彩帝令交给了墨逢,希望他能够尽快修炼成为上神至尊,担负起天界重任。
也正是因为如此,天赋远远不及九渊的墨逢用了一万年便步入了半神之境,难怪这位太子殿下今日要伪装容貌和身份打着营救蕊意的旗号来这修罗殿。
她差点真的要相信那一见钟情的戏码了,不过,在原著中她可是从来都没有写过五彩帝令丢失的情节,这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故事走向?
难不成,在金耀引导他们相遇在若水之畔时,第一次遇到蕊意的墨逢不小心将五彩帝令弄丢了,还正好到了重伤的蕊意手中?
容月简直脑细胞都不够用了,虽然她在现实世界中也算是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好孩子,可是到了这个她亲手塑造的世界,她怎么就没有一件顺心的事情,反而有种一切都被看透了赶脚。
貌似,她一直在被套路,不仅是九渊将她的每一步都看得通透,就连她最熟悉的男主角墨逢似乎都变得心机深沉,令她捉摸不清了。
待在这里真的心好累啊……
容月发呆的这一会功夫,九渊与墨逢的交战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虽然墨逢武力值也不差,甚至于凭借着神器千暨尚且还能与九渊有一战之力,但从始至终九渊都留着一手,很明显是在捉弄对面的那位不速之客。
墨逢此行的目的被揭穿了个彻底,自然也就没有隐藏下去的必要,他虽然并不抱什么希望,但还是处于礼节和客气,毫不避讳地开口道:
“既然被魔尊看穿了,在下也不必再藏头露尾了,不错,本君的五彩帝令不慎被蕊意所捡。此番前来本君就是为了取回本君的东西,君子不夺人所好,还请魔尊高抬贵手,将天族至宝归还!”
事实上,就连墨逢也没有料到事情会演变到这一地步,一开始他的确是收到了来历不明的消息,说是魔族内乱,为了以防万一,他便孤身前去一探究竟。
可不曾料到的是,到了若水之畔,他便见到了那妖帝正在追击身受重伤逃跑的蕊意公主。
当时他原本不该插手的,可是他看着也算是坚毅果敢的蕊意公主落到那种境地,一时心软便起了相助之心。
更何况他从来都不会见死不救,岂料那一直戴在身上的五彩帝令在和那妖帝大战时掉落,好巧不巧地被重伤的蕊意所捡。
当时妖帝战焕虽然没有发现,但在妖界五位长老围攻之下,他一时不敌也只好放弃强行拿回的念头,夜半时分觉察到遗留在修罗殿的五彩帝令的气息,一路寻来想要赌一把看看便出了手。
如今看来还是有些勉强了……
另一边九渊听着墨逢这话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一边开大招打架,一边又实在是忍不住奚落嘲讽道:
“太子殿下还真是谬赞本尊了,六界之中皆知五彩石乃是上古至宝,对于修炼有极强的辅助功效,既然你们天界都如此大方将这样的宝贝拱手送给本尊,本尊又不是什么君子,当然来者不拒了。”
“太子殿下若是不服,那就尽管来拿啊!”
九渊这强取豪夺的性子从来就没有变过,墨逢听着这冷嘲热讽,一向冷静自持、淡定自若的神情上也忍不住添上了几分的薄怒,那双清澈的眸子中亦漾出些微冷冽。
虽早知夜冥君九渊行事狠辣不羁,常常令人捉摸不透,却是没想到这嘴上功夫也这么了得,看来这位传说中谈笑间便能杀敌千万的新晋魔尊真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
以往他多闭关苦修,与这位极富盛名的夜冥君接触并不多,如今一见,更觉得传言非虚,若是放任这样阴蛰狠戾的他成长下去,那对于整个天界来说,都是一大劲敌!
墨逢心中微沉,手中的招式也变得凌厉了不少。
在这一场对决之中,九渊如深潭一般的眸子中浮现出嗜杀之气,修长的手指微动,纷繁复杂的结印再次凭空而出,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戏谑和嘲弄:
“这五彩帝令对于太子殿下既然如此重要,为何还会遗失?太子殿下的能力,可真是堪忧啊!本尊倒是很好奇,丢了这东西,你墨逢在天界还有没有地位?”
“不如就让本尊行行好,直接解决了你,这样太子殿下就不用交代了!”
虽然嘴上说着要置墨逢于死地,但酝酿着惊天阴谋的九渊已然忍了万年,自然不会因为今日之事便前功尽弃,所以招式间一直都留有余地。
不过就算是如此,墨逢依旧处于下风,许久的对战让他浑身上下都是伤痕口,在被揭穿了真实目的之后,失算的墨逢根本无法再成功拿回五彩帝令,故而在判断了周围十分不利的情况之后,他很快便定了定心神,准备遁逃了。
虽然丢了五彩帝令父帝那里无法交代,可若是因为一时冲动连他都折在了这里,岂不是得不偿失?
“轰!”
九渊再次向着墨逢劈下一掌,来势汹汹,直逼墨逢心口,眼看着退无可退,墨逢只好定住身形,硬生生地依靠着千暨的力量接下了那绝对的杀招。
墨逢看起来是谦谦君子,但不论是创造出他的容月,还是用另外一个身份与他朝夕相处数万年的九渊都很清楚,他并非是个懦弱的性子。
从小便刻苦修炼的天才,当然不只是花架子,他不仅是上过战场具有领兵之能的将才,更是有大局和谋略的上位者,心中城府也并不低。
九渊步步紧逼却并不想要了他的命,他也并非不清楚,在此种劣势之下,他已然重伤,便只能放手一搏了!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学长别在教室我们换个地方吧 从身后缓慢而又坚定的进入
上一篇:宝宝我们换个姿势卫生间 在医院的柜子里进入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