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别在教室我们换个地方吧 从身后缓慢而又坚定的进入

2021-10-30 11:53

墨逢很清楚,今日只身前来这里,是他太过轻敌,以至于疏忽大意了。
或许,这也是万年来他做的最出格的一件事。
但不知为何,他一想到那张俏丽的面容上的绝望,还有那双本该明媚灿烂的眼神,他就有些不忍,甚至于这种无由来的触动和在意催生他做出了这样明知道危险万分的决定。
他来,的确存了救出那位魔界公主的心思。
只是如今,怕是不能如愿了!
危机一触即发,墨逢无奈之下也只好使出了杀手锏,他其实一直都有看到容月,如今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也只能佯攻向根本毫无还手之力的少女。
明明上一秒还在和九渊对战,下一秒墨逢冷峻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整个修罗殿里血迹斑斑,他那一道残影直直冲着刚刚抬头的容月而来,骇得完全不会打架的容月差点想写死墨逢的心都有了。
说好的谦谦君子、璞玉之质呢?
这感情就是以强欺弱、趁火打劫嘛!她到底写了怎么样一个男主角啊?
回去之后她一定要将他大卸八块,剥夺他男主角的身份!
容月眼看着墨逢的死亡之手离自己只有咫尺之遥,另一边九渊步伐被变换莫测的千暨所阻挡,一颗心都快提到嗓子眼里了,下意识地开口惊呼道:
“九渊!”
容月差不多也知道墨逢并没有存杀心,毕竟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抓住一个可以要挟九渊的把柄,将会是最好的脱身办法。
容月原来也是可以为了大局着想做出一点牺牲的,但是墨逢先做出来的这个决定,还是让她十分不爽,毕竟怎么说受伤的都是自己,虽然她死不了,可被伤害痛的还是自己啊!
于是在千钧一发的瞬间,她就只记得唤九渊的名字了。
当容月求救声一出,九渊整个人周身的气势和威压就升了数倍,他漆黑的眸子里有着绝对的狠戾和杀招,似乎刹那间被触动了逆鳞,变得阴森恐怖起来。
几乎是一瞬间,九渊纤长的手指往空中一滑,再也没有隐藏实力,赤红色的弑神剑便劈开了无主操控的千暨所设下的屏障,在墨逢攻击逼近容月咫尺之遥的地方再次落下一掌,真真正正怒气爆棚道:
“敢伤她,你该死!”
容月一直到知道九渊很厉害,而就在她几乎闭着眼睛要承受伤害的那一瞬间,那张孤傲卓绝的面容带着急切和后怕映在她的面前,就仿佛救世主降临,无比帅气和英武!
容月的心似乎被触动了去,她咬了咬嘴唇,完全忘了自己到底处在什么境地,只是定定看着那墨发飞扬、冷酷嗜杀的人,一种无名的欢喜包裹了她。
原来,一直被英雄救美也是会上瘾的……
墨逢的盘算完全落空,而九渊的怒气值已经到达了顶峰,在容月周身设下保护的结界之后,他浑身上下已然再看不到半分理智的状态,那一刻,他眼中闪烁着嗜血的光芒,伸出手揩去了因为回援而硬生生扛了墨逢一击嘴角的血迹,面容之上已经尽是疯狂。
他睥睨着被击退同样重伤不已的墨逢,手中弑神剑凝聚着暗红色的力量,孤傲的身影立于虚空之上,衣袍烈烈作响,声音冷冽刺骨,带着毁灭的气息硬生生扑下:学长别在教室我们换个地方吧   从身后缓慢而又坚定的进入
“天诛!”
一语,恐怖的力量便冲着墨逢压了过去,九渊在看到他对容月出手的那一刻,冲动和不甘一下子都涌了出来,直接开了大招。
容月还没有从九渊的英雄救美中回过神来,便瞧见了节节败退的墨逢,一时间倒也有些担心九渊真的控制不住将墨逢给击杀了。
毕竟不管怎么说,九渊行事素来疯狂,她的到来又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故事的走向,这万一产生的变数直接导致已经有了一定自我意识的九渊做出某些不可控制的决定,让男主角挂了,那这还怎么整下去啊?
眼看着九渊那一记天诛就要以惊雷之速攻向已然重伤的墨逢,容月有些惊恐地半闭上了眼眸,突然间这被封锁的修罗殿中一抹银色的光芒破空而来,与墨逢手中的千暨一起双双回攻向了九渊。
力量交错纵横之中,容月依稀可以分辨出那一只带着银色光辉的羽箭到底是属于谁的,同一时刻,因为另外一个不速之客的加入,原本处于劣势的战局陡然间被改写。
墨逢已经是强撑着一口气,来人很快对上九渊,错综复杂的羽箭接二连三射出,在令人眼花缭乱的战圈中,看似危机重重,但容月却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心中一时间有些五味杂陈,不知道是该佩服九渊的深谋远虑,还是该为自己的多想而感到羞愧了。
她几乎在猜到来人身份的一瞬间便明白了为何九渊如此放任行事。
也对,做戏要做全套,他一时间把她这个手握剧本的作者都给骗了过去。
原来,并非是真的怒火冲天,只是为了演出一场天衣无缝的戏。
因为,来人是重临医君,九重天上医术超群、性子冷淡的一位上君,武器便是那百发百中的长弓银雪。
世人皆知重临医君天赋极佳,曾经救历劫的太子殿下墨逢于蛮荒大泽中,而后才被天帝封了医君名号,赐封了九重天上的府邸芝兰殿,可容月却很清楚——
重临就是九渊,神魔血脉,一分为二,撕裂本源之后各自隐藏在天界和魔界的复仇者!
一切都是阴谋,彻头彻尾的计策。
果不其然,在那一道银白色光芒包裹之下的身影与九渊交手之后,战斗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便又是无数银色的箭矢漫天而下,重临抓住时机在千钧一发之际撕开了结界,带着气息奄奄的墨逢遁逃而去。
修罗殿的动静实在太大,结界破裂之后很快璃辰与魔界五位长老,连带着魔界众将也察觉到了仙力的波动赶至,当看到这殿堂之中的狼藉之后,众魔脸色更加怪异。
容月也没法子偷偷溜走,在万众瞩目之下,不用想也明白这些看到这一幕的家伙们在想什么,一时间脸皮厚的她也有些无地自容了。
毕竟,深更半夜待在不近女色的九渊的寝宫,不是偷袭者,那就只会是……堂堂魔尊的殿宇被偷袭,传出去将会是魔界的奇耻大辱。
虽然是九渊撤掉了这里的防卫,但身为魔界暗幽君,如今魔尊最得力的属下,璃辰还是很快便单膝下跪请罪道:
“尊上,是属下失职,才让天族偷袭而入,请尊上责罚!”
九渊自己将计就计做的局,自然不会责罚璃辰,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道:
“无妨,来人是天界的太子殿下,想来也是为了一探本尊的实力,你未能发觉,是因为他布下了结界。”
“不过,他敢来,本尊便让他知道了一下我魔界之威,如今神魂重创,没有个几百年怕是无法恢复如初了。你们不用追了,吩咐下去,众将士枕戈待旦,明日想来天界就要为他们重伤垂危的太子殿下讨回公道了!”
九渊这一副游刃有余的架势,深知他到底是个什么性子的璃辰还有几位长老也都不敢有所异议,当即便齐声道:
“吾等遵命!”
似乎觉察到了容月尴尬到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九渊说完了正事,终于微微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淡淡地开口道:
“加强戒备,本尊初登尊位,魔界之中定然会有不满,本尊不希望这种事情再有发生!“”
“天界今日如此为之,倒也给了我们魔界一个师出有名的借口,天界如若来犯,本尊定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
“行了,你们下去吧,其他的事明日再议。”
九渊虽然是用平静的口吻说出的话,但却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冷漠与压迫,哪怕很是波澜不惊语调,却也足以在六界掀起巨浪。
璃辰和魔界五位长老知道九渊的不会说大话,毕竟他的赫赫威名今日之后已经六界皆知了,所以听了这吩咐之后很快便告退了。
当然,走的时候眼角的余光都扫过了想要将存在感降低为零的容月,表情各异,显然心中都各有盘算。
容月倒也不是多么怕被别人误会,毕竟今日头一遭抢婚的事她就已经豁出去了,只是这大半夜在九渊寝宫的事实在是给她十个嘴都说不清了,她以后可就真的是被贴了标签的九渊的人了。
好好的清白,硬是让她这样给作没了!
修罗殿很大,虽然刚刚的战斗很激烈,但桌案上的酒并没有洒,只有这房顶上多了几个力量交汇所产生的大洞。
容月虽然脸还有些红,但神智已经清醒了不少,她神色复杂地看着向她走过来的九渊,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这挠了挠头,才出自于真心地开口道:
“九渊,刚刚还好有你在,要不然——”
“对了,你没事吧?”
容月的关心,再加上计划的顺利实施,让九渊嘴角的笑意更加浓郁了些,他行至容月跟前之时随手端起酒杯,眼神中竟多出了几分宠溺的感觉,声音也温柔了不少:
“本尊自然无事,天界的太子也不过尔尔罢了,倒是阿月,下一次,本尊决计不会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你也要好好保护你自己。”
“不知这酒,阿月可还有兴趣陪本尊喝?”
九渊靠的很近,炙热的呼吸就在耳边,容月一时间看着那张放大了的俊美面容,手指都不由得紧紧地搓在了一起,两颊绯红,不安分的心脏砰砰砰地乱跳,仿佛要蹦出来了一样。
他,竟然用这样温柔的话嘱托自己……
她一个母胎单身,有朝一日竟然也会被一个如此长相逆天、实力堪为妖孽的男人这样撩下去!
有那么一秒钟,容月就要真的继续做梦下去了,但是在迷人的酒香窜过来的时候,她无意间瞄了过去,看了一眼他空无一物的中指,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便悉数落了空。
戒指已经不在他这里了,在刚刚和重临的交手中完成了传递。
救出蕊意的计划,彻底泡汤,九渊的复仇之路,因为她的搅和在绕了几个圈子之后重新回到了原来的轨道。
在这里,九渊是书中最大的反派,他的确是是有血有肉的存在,甚至于从她设定出来他之后他就有了自己的思想与灵魂。
但他同时也是多面共存的,有一些性格或许连她都没有涉及,但在这个近乎于真实的世界里,那些复杂的多面他将会自己补充完善。
哪怕在她的感觉之下,他并非是完全的冷血无情。他也会迷茫、会痛苦、会彷徨,有着自己充满魅力的那一面,但归根结底,他还是那个为了复仇可以不择手段的反派魔尊。
他,从未相信过她,一直都在套路试探她。
她不该想那些子虚乌有之事,更不该沉溺在或许有些真实的情感中。
她,是要回去的!
哪怕对九渊极度不公平,可他们属于两个世界,原本就不该有那般不切实际的幻想。
容月就这样时而欢悦,时而忧伤,那张小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看得举杯邀约的九渊都有些哭笑不得,不由得又调笑道:
“怎么,阿月可是哪里不舒服?还是说有些累了?”
于九渊而言,哪怕明知道她是变数和危险,他也舍不得放弃这片刻的欢愉。
就让他久违地放纵一次吧……
容月心绪有些复杂,挫败感和愁苦一下子涌了上来,越来越无法预测的未来让她连借酒消愁的心思都没有了,她摇了摇头,声音有些沉闷道:
“九渊,我确实有些累了,饮酒的兴致没了,我还是先走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容月突然间落荒而逃的举动,也大大出乎九渊的意料,不过素来擅长等待的他也没有阻拦,反而饮下了那一杯酒水,轻道一声:
“好,阿月你回去好好休息吧!这以后日子还长着呢,酒可以慢慢喝的~”
容月只感觉九渊脸上的笑意变得更加不可捉摸,连那心都变黑了不少,当即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忙不迭地点了点头,一个箭步就跑了出去。
倒是身后邪魅狷狂的人瞧着少女那灵动活脱的背影,漆黑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势在必得的笑意。
容月知道的很多,但她不知道的是,在墨逢想要拿她做把柄的时候,他是真的怒了,甚至于差点失手要置对方于死地的。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九渊突然间意识到,眼前那个有着纯净和明亮眼神、曾经带给过他短暂幸福和快乐的少女,若是再次失去,他将会遗恨终生。
所以,无论她到底是谁,又有什么目的,既然她为自己而来,那他也只会把她当做阿月来对待。
他一向擅谋大局、算无遗策,可偏偏对她,他想唯一破一次例……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啊宝贝我们换个地方继续玩 很疼吗 那我退出去
上一篇: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 自己坐下来 不疼 乖乖的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