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宝贝我们换个地方继续玩 很疼吗 那我退出去

2021-10-30 11:56

容月回到兰星宫的时候,金耀正磕着她随身带过来的焦糖味瓜子,差点就直接摆出来一副大爷姿态了。
有九渊这个魔尊在这撑着,魔界之中也不敢有人对容月不敬。
故而当受了一堆礼吹着冷风回去以后,容月瞧着那一斤的瓜子快被那位只用灵力剥瓜子的逻辑君吃光了的时候,原本心情就不好,这下子直接冲上去前去,怒吼道:
“金耀,谁让你吃我的焦糖瓜子了?吃也就罢了,关键还吃得这么多,你是想让我在这个世界连份唯一的慰藉都没有了吗?”
容月是个活泼开朗的性子,但是那只限于没有人惹到她的时候。
原本正享受着美食乐滋滋的金耀被这样冷不丁一喝,差点没有被吓到从椅子上掉下去,他摇摇晃晃地扑闪着翅膀,非常心虚地将那只剩下一点的焦糖瓜子给放在了床头,讪讪一笑道:
“哎呀,阿月你别生气嘛,这不是一时无聊等你回来所以就吃了点瓜子嘛!不过,阿月你放心,这个世界好吃的绝对不少,这日后我们去人间胡吃海喝,钱我管够!”
听得这话,容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也不在意旁边还有金耀在,直接扑倒大床上来了一个葛优躺,颇有些五味杂陈地开口道:
“那看来我真的是有机会要好好逛一逛你口中的大好人间了,我瞅着,一时半会儿啊,我是回不去了!”
“你这任务难度系数,实在是太高了!”
容月气来的快去的也快,本就是一天之内接受了太多离奇的事情情绪堆积了起来,需要发泄一下,正好悠闲自在的金耀撞到了枪口上。
一听容月这样言语,金耀当下便知道事情或许变得不顺利了,连忙凑上前来,一边劝解一边询问道:
“哎呀,阿月,刚刚修罗殿似乎动静很大,听说是男主角墨逢来了,如今整个魔界都戒严了呢,对了,你计划进行得怎么样了?”
不谈这事儿还好,一谈容月整个人周遭气压都降低了,她十分颓丧地将头埋进枕头里,闷声吐槽道:
“还能如何,碰上九渊那个大魔王这胜算实在是太低了,他这一天尽在套路我,心机之深,实在是到了让我仰望的地步啊!”
“而且似乎因为我的到来,书中的情节也开始变了走向,今日墨逢来此,我瞧着他似乎对蕊意已经有了挂念,毕竟他们是男女主嘛!不过因为你和我制造出来的这一场意外,五彩帝令也落在了九渊手中,他实力真的太变态了。”
“最关键的是,九渊在墨逢偷袭的时候便料到了五彩帝令在他手中,所以太子一定会来寻,故而便给了他的另外一个分身堂而皇之进入魔界拿走戒指的绝佳机会,一环扣一环,他这智商、这布局谋算的能力,简直是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啊!”
容月喋喋不休抱怨的关口,金耀也忍不住吐了吐舌头,低喃道:
“这还不是你把他写的太逆天了!”
容月剜了一眼那位就知道说大实话的逻辑君,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虽然对现实有些无奈,但还是又正正经经地开口陈述道:
“虽然今日我想趁着九渊酒醉从他手上拿走关着蕊意的戒指,但他即便是破天荒喝一次酒也从来都不会放松警惕,所以我根本无从下手。”
“最重要的是,一如金耀你所言,现在在这里手无缚鸡之力的我一千个也打不过已然逆天存在的他。此前是我有些盲目乐观了,毕竟我们也不能投效天界,否则就真的完全成为了九渊的敌人。”
“而且,我们就算是能成功,恐怕也逃不出九渊的追击,到时候一旦撕破了脸,我们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
话到这里,容月又忍不住仰天长叹道:
“唉,金耀,你说啊,我们一个是这个世界的造物主,一个是统管一切的逻辑君,怎么就混到了这种地步呢?”“唉,金耀,你说啊,我们一个是这个世界的造物主,一个是统管一切的逻辑君,怎么就混到了这种地步呢?”
金耀:“……”
他无言以对,因为他也很无奈,毕竟这罪魁祸首还是容月自己,谁让她写了这么一个优秀加逆天的反派出来呢?
眼看着今日谋算皆成空,这两人之间也冷场了下来,过了良久之后,容月已然开始忍不住嘎吱嘎吱啃薯片解忧的时候,金耀才终于抓住了机会问道:
“那阿月,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啊?”啊宝贝我们换个地方继续玩 很疼吗 那我退出去
容月本就是带着三分醉意,如今支着靠枕斜躺着,也不忘翘着二郎腿,难得做出一副悠闲自在的模样,坦然道:
“还能怎么办,既来之则安之呗,有些事急不得。若不是我急于速成,也不会让事情失控到这个地步。”
“而且,就我个人觉得,其实救下蕊意可能并不是最好的选择。就如今的她而言,经历了爱情、亲情的双重打击,几乎已经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或许重生一次对她而言,才能让她真正鼓起勇气面对现实的苦痛吧!”
话说到这里,容月也不由自主地语气带了几分的同情和怜惜,她长吁了一口气,微微停滞了一会儿才以放松的口吻道:
“所以啊,度化九渊这事儿也得慢慢来,反正,先让情节按照时间线走着,我努力修炼,争取迈入上君之境,先让自己有自保之力,而后再潜移默化地从细微之处让九渊体悟更多的温暖和感情。”
容月做事从来都是条理清晰的,虽然今日短暂地被九渊数次冲昏了头脑,但她回来到现在这会功夫已经做了反思和诸多考量,很快便生出了自己的主意,所以心情也就畅快了不少,伸了个懒腰,粲然一笑道:
“既然是个长久之计,所以现在啊我还是先美美地睡一觉,起来再具体计划吧!”
金耀听着容月的话,难得欣慰地开口符合道:
“阿月你果然变得成熟了不少,好,既然你都考虑好了,那我自然一切按照你说的来,我去天界探查探查情况,明天再见哈~”
看着金耀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见,容月还是忍不住撇了撇嘴,低声吐槽道:
“我被迫变聪明,那还不是因为你不作为嘛……”翌日,当容月睡了个懒觉醒过来的时候,魔界已经日上三竿了,金耀没回来,九渊那里她还没想好如何应对,索性沉下心来准备修炼了。
不过虽然如金耀所说,她有着身为创世者绝顶的天赋,可以同时吸取魔力、仙力、妖力、甚至于灵力容纳成为混沌之力,可是这二十年来她从未接触过武学之道,刚刚上手实在是太难。
于是乎,这按照九渊给出的秘籍一入定,待到容月从沉修之中醒过来的时候,已然是十日后了。
十日时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容月好不容易入了门,便畅游在修炼之道中不能自拔。
待到完成了开灵脉之后,刚刚醒过来,便见金耀瞪大了双眼,差点就欢呼雀跃道:
“阿月,你可以啊,不过才三天的功夫,你就成功开了灵脉,剩下这几日灵气聚集的速度也比常人快了三倍有余,这逆天程度有的和九渊一比啊!”
容月虽然一时忘我,但听得金耀这样言语,便也知道时间过了许久,她心旷神怡地起身,活动了一下周身,转而一掌挥出去,那宫外的玉兰树随之而动,都不由得卷起了许多风浪。
从小幻想仙侠离奇世界的容月看着这样的情景,亦忍不住兴奋地开口道:
“哇,还真的变厉害了!看来成为上君指日可待啊!”
容月来到这个世界,生活发生了陡然急转的变化,如今终于有了灵力可以挥霍,她整个人都变得神清气爽了,只是小有突破,对于容月而言,她还不甚满意地又撇了撇嘴,白了一眼非要将她拉到这里的金耀,感慨道:
“早知道我笔下有这么恢弘真实的世界,怎么说我也要给自己添点主角光环,照这个速度,啥时候我才能在这六界之中有一席之地啊?”
“在这个世界,虽然脑子很重要,可是实力更重要啊,我若是真的想完成目标,首先要获得足够的能力不是,打不过九渊那个变态的老大,怎么说也要干的过那个天帝老儿吧?”
金耀:“……”
这已经够逆天了,现在的小姑娘都已经内卷到这个地步了吗?
他,真的已经尽力了!
容月获得了这优越的技能之后,也不再是一副忧愁苦闷的表情。她一向开朗,这些稀奇旁人这辈子都无法体验的事情她都已经上手了,既然无法回去,那就只能好好完成自己的目标了。
反正来上这么一遭,就当做带着缤纷的色彩再活一次,也不错!
容月这边正信心满满地准备地大干一场的时候,金耀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毫不客气地泼了冷水道:
“过犹不及,阿月,你现在不管是修为还是招式上都才刚刚开始,但你在这个世界的天赋值已经是满格了。要是不出意外,千年之内就可以进入上神之阶,所以打败天帝的美梦还是不要做了,你不会真的想在这里待上一千年吧?”
金耀一下子就把信心百倍的容月说得神色颓丧起来,她差点都想抱着电脑改一改自己的设定值了,这掰着手指头算了算时间线,末了才扁扁嘴,一副十分不肯服输的表情道:
“一千年那是不可能的,虽然我也想活得长久一些,但一千年也实在是太久了些,更何况我这本书从九渊大婚到终局,也不过是短短百年的时间,等到我进入神阶了,大家该干的事情都结束了,我要这武力值还有啥用?”
“若是按照九渊的计划,重生的蕊意将会在百年后在蓬莱仙岛和墨逢相遇,在他的推动下坠入爱河,所以我必须在百年的时间里进入神阶,这样才能以不变应万变,获得掌控主场的实力。”
容月从来都是有原则、有计划的,故而上面的话虽然带着几分痴人说梦的荒谬,下面的话却又让金耀不得不赞同:
“毕竟如果不能感化九渊,让他放弃伤害珍视之人的念头,那就只有站在他身侧,替他复仇,最后在他做出错误决定之时阻止了!”
金耀原本还想说容月痴心妄想,可是在听到后面的话之后,他又从心里很认同这样的判定,故而他转了转那滴溜溜地大眼睛,突然间想到了一个绝佳的方法,兴冲冲地开口道:
“虽然阿月这样想没错,但百年晋神,还是有些不太可能,此前我所能调动的力量已经在前两次协助你穿越相救九渊之时消耗殆尽了,所以你想达到这个目标,怕是只能靠你妖孽般的天赋了!”
“不过,阿月,你乃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严格意义上是主神,不受逻辑限制,所以你可以修炼这天地间任何一种力量,将它们炼化为己所用。”
“也就是说,除了天地间源源不断的力量外,你还可以吸纳灵石中的储存力量,拥有这些不同种类的力量各种属性,如果数量很多,那么就可能在短时间内达到突飞猛进的效果。”
“反正,对于容月你这样本就是超乎寻常的存在,不需要深厚的奠基,只要能够凝聚足够的力量便可以达到晋神的地步,这样的设定,还不错吧?”
金耀都已经解释了那么多,容月当然一点就通透,她很清楚什么事都不可能一蹴而就,就她接受的任务而言,绝对不会轻松,金耀这个逻辑君对她肯定有所保留。
或许,这本身就是一个考验!
不过,受了金耀的提醒,容月顿然如醍醐灌顶一般有了好主意。
在她设定的仙侠世界中,除了人间用的是金钱交易,其他五界都是用灵石来做交易的。
所谓灵石,就是储存各类灵力的石头。它们有的是从天地间自然所生,有些是修为高的修炼者灌输自己的灵力或者从天地间吸纳灵力而制作。
但不论怎么样能够辅助低阶修仙者修炼的灵石具有绝对的价值,故而便充当了货币的功能。五界之中修炼力量属性不一样,存储的灵力自然也不一样。
能够充当一般等价物,灵石在五界之中数量也颇多,不过它也只对未入地君的修炼者有作用,而已入上君的修炼者便能制作灵石来换取其他的所需修炼之宝。毕竟灵石这种外来助力若是使用太多,筑基不稳很容易熬不过天雷之劫。
但她主修混沌之力,本就是逆天的存在,所以,她可以例外。
如此,甚好!金耀瞧着活泼灵动的少女眼底又流露出一抹精光,眼神直直地朝着他这边看过来的时候,突然间没由来地生出了几丝的不安。
上一回她套路自己去人间买酒买糕点时也是这个表情!
这回,她又准备怎么使唤他?
金耀突然间觉得有些苦逼,毕竟是他自己上赶着将这位混世小魔王给拉了过来。
果不其然,在意识到不对劲之后,脑袋瓜子灵机一动的容月便说出来自己的计划,兴致勃勃地开口道:
“金耀,既然用灵石修炼是可行之策,那么现在,搞到足够的灵石便是最重要的。可现在刚到这个世界的我,一穷二白,所以想要赚灵石来修炼,我有了一个好主意。”
“反正这仙侠世界,这些寿元漫长的神仙妖魔大约也都想寻些乐趣,不如我还是重操旧业,写点博取眼球的故事先六界都推送出去,而后将连载的部分放在大名鼎鼎的七宝阁售卖,这样流量有了、渠道有了,保证能够大卖,赚得个盆钵满钵!”
容月因为写书都沦落到如此地步,但对其兴趣却还是半分都不减,这一说起自己真心热爱和擅长的事情,便又有了指点江山的豪气,大手一挥道:
“先给我一个月,我将自己的大纲给改上一改,改成够狗血、够猎奇、够套路的样子,到时候金耀你拿去人间复印个几千册,靠着你逻辑君的超能力散播到四海八荒各君各府去,我就不信,在这样的推广之下还能掀不起些微水花!”
面无表情的金耀心中一阵懵逼,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真是上辈子倒了血霉才摊上这样一个“有勇有谋”的宿主,一天天的就是要累死他的节奏!
奈何金耀心中有一百个不情愿,但是从实际操作来看,容月的方法还是具有可行性的,毕竟他又造不出来足够的灵石。
除此之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也只能这样了!
容月这口若悬河的讲完,发现金耀那一副恹恹的状态,直接一个暴栗就砸了过去,凶巴巴地开口道:
“尊贵的逻辑君大人莫不是还有更好的办法?不妨说来听听啊!”
容月料定这个实在是有些鸡肋的逻辑君没有更好的办法,作威作福起来毫不顾忌,完完全全在这样奇异的联盟组合中占据了主导地位。
金耀心中苦逼,但为了大局着想他还是认命地点了点头,故作轻松地自信地开口道:
“阿月此计不错,大有前景,大有前景,阿月你但有所命,我必定在所不辞!”
容月听了这个答案,打了个哈欠,才终于想起来她已经待在这里许久了,不免后知后觉地跳起来惊呼道:
“呀,金耀,我修炼一时间忘了时间,这几天外面的局势怎么样,墨逢和蕊意他们如何了?还有九渊,他来过没有?”
这一连串的问题,咋咋呼呼的声音震得还在为上一件事不开怀金耀猛地一个起飞,回应道:
“阿月,你能不能慢点问,好歹给我回答问题的时间吧?”
容月听着金耀那很不悦的语调,心想着自己也不能太过放肆,所以又换上了一副言笑晏晏的表情,很是吹捧地开口道:
“给给给!金耀大人,这六界哪有什么事能逃过您逻辑君的眼睛,看在小女子这么努力完成任务的份上,你就把这几天的发生的事情都给我说说呗?”
金耀当然也喜欢听好听的话,容月一抬举他就又傲娇了起来,扑扇着翅膀盘旋在殿宇之中,悠悠地开口道:
“说好也不好,说坏也不坏吧,不过的确因为阿月你的到来,改变了很多的事情。”
“那一日墨逢从修罗殿被重临救回天界之后,因为九渊毁了他的经脉和修为,那位天帝老儿万般无奈之下只好让他那位宝贝儿子进入轮回台经历劫难重塑仙体,所以他现在应该在人间。”
“当然,九渊也不会放过这个本就在他计划之中的好机会,顺带着让蕊意与其一起入了轮回台,甚至于还收买了司命星君,偷偷地给重生的他们牵了红线。”
“想来,这天上一天,地上一年,我们这两位主角正在培养感情呢!”
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容月的预料,听了这如此之大的改变之后,她都忍不住拍掌惊叹道:
“这走向?还真是荡气回肠的爱情啊!九渊可真够鸡贼的,这法子都想得出来!”
“看来果然是我的干预让整个故事都发生了改变,虽然大致走向没变,但只要有变化,那就是有可乘之机。”
容月暗暗给自己打了打气,虽然她也不知道如此剧烈的变化到底是好是坏,但事已至此,也只能乐观面对了,说到此处,她突然间又想到了什么,探过头继续发问道:
“哎呀,那护犊子的天帝老儿没说和魔界开战?我记得九渊可是正准备大战一场呢!”
容月的问题,金耀很快便给出了答案,十分唏嘘地开口道:
“丢了五彩帝令,还背上了把柄,天帝老儿虽然很不爽,暗搓搓地想要报仇雪恨,可是他也知道这个时候出兵并非明智之举,毕竟自己儿子安好无虞才是重中之重,所以最后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
“至于你心心念念的九渊,他也清楚魔界刚刚经过内乱,稳定政权才是第一位的,所以他登位之后,就没有过多动作。不过因为重伤九重天太子的事情还是在他的授意之下传扬了出去,如今她这位新晋魔尊可是气焰正盛呢!”
”所以啊,他忙得不得了,没时间管你了,这一连十天都没出现过,。不过他肯定也知道你正在修炼,毕竟里里外外盯着这里的眼睛太多了!”
金耀这科普完了,还摊了摊自己的小翅膀,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幽幽地开口道:
“阿月,你还是想想该如何面对这位魔尊大人吧,他忙完了政务估计就该轮到你了!”
容月还没来得及消化完这些消息,便听见门外一道恭谨又不容拒绝的通传之音:
“容月姑娘,尊上请您过去!”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紫圣如何确定自己的身份
上一篇:学长别在教室我们换个地方吧 从身后缓慢而又坚定的进入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