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开腿让我尝尝你视频 完整版/小东西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

2021-12-26 09:48

(感谢要温柔跟我说、书友75185340月票鼓励)

获得了患者家属的授权,刘半夏可没敢再有任何的迟疑,直接就安排做起了穿刺准备。

而且就像他承诺的那样,这次的穿刺手术是由他亲自来做。

对于现在的他来讲,这样的小活其实也不咋参与了。

“好……好啊。”

看着引流管里快速积聚满的脓液,刘半夏忍不住的喊了起来。

这样的表现多少也是有些失态,也违反了ICU的规定,不过现在他也顾不得了。

因为这样的脓液就代表着患者的肝脏是脓肿啊,不是癌变。

虽然说肝脏脓肿并不是百分百能够治愈的,可是相较于癌变来讲,这可是天差地别。

“还有肺部的感染,不过床边X光拍的不清楚,是不是可以猜一猜了?”

刘半夏采好样做培养后问道。

“那就猜呗,我先写。”许辉说道。

张志远也没有闲着,在边上也跟着写了起来。

等三个人的纸条放到一起,都乐了起来。

肺炎克雷伯杆菌。

这就是三人的答案。

“基本上没跑了,我是不是可以先尝试针对肺炎克雷伯杆菌治疗?按重症处理?”张志远问道。

“我觉得行,虽然才开始培养,我觉得差不多。”刘半夏笑着说道。

“这么严重的感染,还有肺部的感染。我估计肺部也是脓肿,按重症来是没问题的。”许辉也接口说道。

这就算是达成了共识了,是由经验作出的判断。

当然这也是冒险的,如果培养的结果不是肺炎克雷伯杆菌呢?用药可能就会无效,会造成纠纷。

只不过三个人都觉得这个险值得去冒,因为患者目前的一些情况,差不多都是感染引起的。

如果抑制住了感染,患者的状况就会有很大的改善。

跟患者交代的事情,就找落到了张志远的头上,他才是这位患者目前的主诊大夫。

“刘老师,那位患者咋样了?”

等刘半夏回到一楼后许一诺问道。

“刚在ICU做的穿刺,差不多是肺炎克雷伯杆菌。”刘半夏笑着说道。

“现在脓肿处正在做引流呢,很多的脓液啊。肺上应该也有脓包,不过得等好转一些的,再仔细看看。”

“张医生已经给药了,就看明天有没有起色。毕竟一直用呼吸机也不是那么舒服,能早点撤掉就更好了。”

“好家伙,这是真的不得了啊,怪不得患者的脓肿发展得这么快。”许一诺感慨了一句。

肺炎克雷伯杆菌,这可不是急救中心第一次诊断出来。

而这位患者的病症表现可能也是受到了糖尿病的影响,特征不是很明显。

这个病菌感染之后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果冻痰”,可能是糖尿病对病症的发展起到了一个促进的作用吧。

糖尿病的可怕就是在这里。

单单把它拿出来,真的不算啥。只要做好控糖,那就啥问题都没有。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你就万事大吉了,哪怕你糖控制得很好,再有了别的病症的时候,它也会跟着推波助澜。

而这位患者呢?他不仅仅没有控糖,血糖指数还非常高。

“好了,今天的任务算是全部圆满完成,晚上就可以开开心心的回家吃饭喽。”刘半夏伸了个懒腰。

许一诺撇了撇嘴,这就是显摆呗。

他老人家倒是可以安心的回家带娃子们玩了,大家伙呢?就得迎接即将到来的住院总生涯啊。

“别那么意志消沉,要充满干劲才行。”刘半夏笑着说道。

“也不要纠结那个所谓的小时在岗,才三个月的时间而已,一忽就过去了。我们还都是一年的时间呢,以后也都是一年的时间。”

“你就想想吧,这都占了多大的便宜呢。得知足,我们才是辛辛苦苦从头一点一滴的熬上来的呢。”

“知道了,三年的规培,其实我们也不少啊。”许一诺嘀咕了一句。

因为刘半夏往常总说他们是幸福的开始,三年的规培期对于他们来讲确实很痛苦,而且还没有那么高的补助。

现在的学生们多幸福啊,毕业之后就是四证合一。

对于这个事,许一诺也是一丁点的办法都没有。

这又不是她能管的?

而且现在多少也是有些心虚,对于即将成为指导老师的心虚。

要不然就依着她的性格,中午怎么会趁着休息的时间跟刘半夏去请教。

而刘半夏呢?现在心里边就一点负担都没有了。

守到了下班的点,差点就直接来个弹射起步,坚决不给任何人喊住自己加班的机会。

想自己的两个宝宝啊,那是真真的想。

回到了家里边,别看现在的天气也有些热了,今天也照样吃涮锅。

也得说上一句,火锅啊,确实是传奇的吃法。

不管是天南海北身在哪里,火锅吃上都是不停筷的节奏。

“你们两个小的今天有没有调皮啊?”

刘半夏凑到了正跟糖豆一家玩得开心的两个宝宝跟前。

“他们?就没有不调皮的时候。老大也是这样,一点都不让人省心。”乔乔无奈的说道。

“咋了?咋还让你上这么大的火啊?”刘半夏好奇的问道。

“还能是咋,俩人在外边没呆够。都到了睡觉的点也不想回来,一推婴儿车就哭个不停。”乔乔开始告状。

“那就得打屁屁了。”

刘半夏一本正经的说了一句。

然后就把两个小的挨个抱起来,在他们的小屁屁上揉了两下。

俩小的这时候好像才想起来这是自己比较想的爸爸,小嘴里咿咿呀呀的说着别人都听不懂的话。

反正按照刘半夏的理解呢,这就是在告乔乔的状。

“好了,开饭吧。小娴,过来吃饭了。”彭秀芹招呼了一句。

“哎……,总是这么吃啊吃。尤其是有半夏的时候,我都能跟着吃好多。”王静娴叹了口气。

“以前怀豆豆的时候吧,我就经常会害口。这次也不知道咋了,还啥都想吃、啥都馋呢,真愁人。”

“那不是挺好的,这才证明身体是健康的嘛。”刘半夏笑着说道。

“哎呀,半夏,那我吃火锅没事吧?不会对宝宝不好吧?”王静娴突然紧张起来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视频

刘半夏笑着摇了摇头,“你平时吃的锅底都是养生锅底,所以这些就不用在乎了。只要把食材都烫熟,这就是没问题的。”

“其实很多时候啊,有些事情都是以讹传讹,传啊传的就变了样。像怀孕的时候家里边养宠物,就会得弓形虫。”

“只要做好全套的驱虫,平时也多讲讲卫生,那就啥问题都没有。再有这个火锅,食材里寒凉的少一些、锅底清淡一些,那也是没问题。”

“今天我们还遇到一位患者,血糖超级高,都引发酮症酸中毒了。建议给胰岛素,还担心会上瘾呢。”

“这玩意可没有成瘾性,而且效用也有长期和短期的,我们给药也都是根据患者的情况下医嘱。”

“哈哈,那我就放心了,今天有些馋肉。还别说,你们朋友给弄来的肉真的超级好吃。”王静娴笑眯眯的说道。

“可是不得了啊,就你刚刚一担心,我都跟着吓得不行。”老邱同志感慨了一句。

“邱叔,还就得这样。怀娃的时候多遭罪啊,也就是现在还能轻松一些。”乔乔说道。

“那是,我们家乔乔都好辛苦呢。来,我给你夹肉。”刘半夏美滋滋的说道。

“那我给你夹几个海兔吧,今天的都很新鲜,里边还有籽呢。”乔乔也忙活起来。

“你也多涮一会儿,还有里边的线要吐出来,别胡乱的就都给吞下去。再来点蔬菜,也不能光吃肉。”

“咳咳咳……”

邱怀礼轻咳了一通。

“虽然这都是在家里边,你们俩注意一下行不行?孩子们还在看着呢,教坏了小朋友怎么办。”

“哈哈,老邱同志,赶紧给娴姐夹菜呗。”刘半夏笑嘻嘻的来了一句。

大家伙也都乐了起来。

别看这一桌上的人关系比较“乱套”,那是因为有了刘半夏啊。

但是真正的情谊来讲,那是瓷实得很呢。

要不然就现在王静娴的情况,怎么可能到别人家胡乱的跟着吃饭?老邱同志早就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

“不过该说不说啊,以讹传讹这样的事还真的要不得。很多的事情开始变化,都是从谣言上起来的。”老乔同志笑着说道。

“可不是嘛,现在我就发现了。不管啥新闻,你别看刚开始说的是啥。你往反了去想,一准没差。”刘庆东说道。

“以前我摆弄手机的时候,还敢跟别人讲我看到的事呢。现在都不敢讲了,很怕转天就反转了。”

“现代的网络传播,确实体现了消息的时效性和广博性。但是也因为这个,给人们造成了很多的困扰啊。”邱怀礼说道。

一提起这个,大家后可讨论的话题就太多了。

因为现在的网络上,处处充斥着反转。尤其是很多社会性事件,反转的几率更高。

作为普通老百姓来讲,现在吃个瓜真的是太难了,一不留神就得把瓜吐出去。

尤其是现在一些媒体人为了搏眼球、赚流量,那就更不用说了。

喜欢强化医生请大家收藏:

“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严重了?是糖尿病酮症酸中毒引起的?”

刘半夏问道。

许辉点了点头,“这个有主要原因吧,次要原因是患者受到了一些刺激。患者两个儿子商量的时候,不小心被他给听到了。”

“一听到可能是肝上有了癌症,当时就着急了,想要直接回家。可能也是因为站起得比较急,然后就有了些呼吸障碍。”

“抢救是拍的床边X光,提示肺部有感染。不过患者的血氧太低,就先送去ICU了。得把命先救回来,然后再研究别的。”

刘半夏点了点头,“目前这位患者可是有些严重了。肝上有脓肿或是肿瘤,肺上还有感染。”

“这些感染本来就容易让他的酮症酸中毒恶化,精神上再受到刺激,真的变得很危险了。他的两个儿子啥意见啊?”

“先抢救看看,反正是得上呼吸机了。要不然咱们俩现在去ICU看看去?”许辉提议道。

刘半夏点了点头。

这位患者他毕竟跟着接诊过,对于患者的病情他还很关心。

“哎……,有时候其实我就算是一名医生,也是有些搞不懂。”许辉说道。

“本来患者就算是有病症呢,也是好好的。可是在查出来病症以后,病情就会急剧恶化。你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吧?”

刘半夏点了点头,“可不是嘛。还记得那次那位低血钾症的患者不,自己过来的时候还算很可以。一查出来,这就完了。”

“我觉得啊,更多的还是精神层面的影响。要不然这个事情确实也是有些不好解释,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差不离吧,许一诺还是刘依清来着?好像有个人想要研究一下这个吧?”许辉接着问道。

“是刘依清,不过她更多关注的是术后患者的一些情况。这个事也不是那么好研究的,里边很多数据都很模糊。”

关于这个事情,其实不仅仅是刘依清在琢磨,刘半夏也是如此。

反正他就坚定的认为患者的心情跟患者的预后是有关系的,心情好的情况下,恢复的就会快一些。

所以他在往常查房的时候,都是尽可能的把气氛给调动起来。就算一些患者只有一点点的进步,他也会卖力的夸上一番。

但是这个事情吧,只能通过大数据来查询和比对,没法真正的量化。

因为没有哪一位患者的条件是一样的,毕竟每个人的身体情况不一样啊。

患者在整个恢复的过程中,受到影响的因素太多。

比如说饮食、运动、本身体质等等,这些都可能会影响到。精神状况,这仅仅是一个方面而已。

“过来看下午送过来的患者?”

来到ICU后,张志远问道。

“情况怎么样了?”刘半夏点了点头。

“目前血氧保持在95,心率也降下来一些,现在是120。”张志远说道。

“目前还有一个新的问题,就算是你们不过来,我也要找你们呢。据患者的两个儿子说,好像患者非常抵触治疗。”

“这事我听到了,也是因为这个所以患者的情绪比较激动,一下子就变差了。”许辉说道。

“患者的思想略微有些保守,在知道自己的肝上可能有癌症之后。既不想浪费钱,也想回家等死。”

“按照他的说法,就算是死,也得死在家里。这样魂不散,不是客死异乡。还没等两个孩子劝呢,就不行了。”

“咋还有这样的插曲啊?”刘半夏苦笑着说道。

“没办法,有些人还是比较守旧的。”许辉说道。

“我们这边也是刚刚抢救完事,患者的糖尿病情况确实比较严重。再加上这还没有办法确定的感染情况,无疑是雪上加霜。你们俩是啥意见?”张志远说道。

“跟患者的两个儿子再商量一下吧,怎么也不能就这么把患者给放走不是。”许辉说道。

刘半夏点了点头,在还没有确诊的情况下,就得尽全部的努力才行。

三人来到了外边,在不远处打完了电话的患者儿子们也走了过来。

“医生,能确定是不是肝癌吗?”患者的大儿子问道。

“刚刚抢救完不久,患者目前的情况比较稳定。”张志远说道。

“但是我个人来讲,还是不建议你们现在就把患者带回家。因为患者的感染现在比较严重,也许还没到家呢,就会有危险的情况。”

“再有的一个情况,还是请刘主任跟你们讲一下吧。你们现在心中最关心的,也是患者肝上的占位。”

听到他的话,患者的两个儿子又看向了刘半夏。

“我先问一下,你们能够支撑的起在ICU的费用吗?”刘半夏问道。

“目前还行,我们哥俩也有点钱,能支撑得住。”患者的二儿子说道。

“我也知道你是啥意思,如果说我爸这个不是肝癌,就算是花多少钱,我们也得治。要真是肝癌呢?还这么大的癌症,都没法治吧?”

刘半夏点了点头,“你能够明白这一点,那么我们就好沟通了。如果真的确诊是肝癌的话,这么大的瘤体,我们基本上也是会跟家属建议保守治疗的。”

“但是目前的关键问题,就是不管是谁都无法确定患者肝部的实际情况是啥样。如果不是癌变而是脓肿或是囊肿,是不是就很可惜了?”

“医生,你说的这些我们也都懂,我们哥俩也不好受啊。”患者的大儿子说道。

“主要是现在你们也无法确定,我爸到底是不是肝癌。本来还说要做啥强化CT的,然后现在我爸这个情况也没法做。”

“刚刚跟家里打的电话,长辈们的意思也是如果真的很严重的话,就得往家拉。那毕竟是我爸的心思,你说我们做儿子的该咋办?”

说完之后,他就蹲在了地上,抱住了脑袋。

“其实我们真的很理解,因为我们经常会经历这样困难的选择。”刘半夏说道。

“不过怎么想,在没有确诊的情况下就做这样的尝试有些危险,很可能会留下遗憾。我的建议是能不能再等等,然后给患者做个肝部穿刺。”

“医生,这个就能够直接看出来是不是癌?”患者的二儿子问道。

“也不是那么直接,我们需要做病理检测。”刘半夏说道。

“但是目前来讲,这是最快的法子了。而且从我个人的判断来看,患者肝脏的这个占位,癌变的可能性很低。”

“我们最后做的床边X光也显示出患者的肺部有感染,有感染也是会导致病情变化的一个主要原因。”

“那不还是没结果吗?”患者的大儿子问道。

刘半夏稍稍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确实也是这样,不过我们作为医生也只有建议权,决定权还是在你们的手里。”

“患者现在这样的情况,你们就算是想转运回家,也需要专业的救护车和设备。这一趟下来钱,会花很多。”

“而且咱们就算是做最坏的打算,我们做了穿刺出了病理,也应该是有时间的。不过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视频

还得你们自己考虑,究竟该做什么样的选择。”

还是那个最根本的原因,决定权在患者和家属的手中。

目前只有一个腹部CT平扫、肺部床边X光,根本没法给患者的占位来做确诊判断。

癌变的金标准就是病理嘛,哪怕他们心中的倾向现在也越发的偏离癌变的可能,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不会有。

ICU的费用还这么高,患者多躺一天就是不少的费用。再加上患者本人有落叶归根的情结,真的出了差错呢?

很残酷,可是还是得交给患者的两个儿子来做这样的决定。

“你们说,他们会如何选?”

看到患者的儿子走到一边去商量,许辉问道。

“这事说不好,但是不管怎么选,我都会尊重。”刘半夏说道。

“他们现在的情况跟见死不救还不一样,他们也有自己的难处啊。其实就算是换成了咱们,咱们自己也不是那么好处理。”

“我在考虑的是,患者肝脏的情况会不会跟肺部的情况一样呢?属于某种超级厉害的病菌造成的病变?”张志远说道。

“确实有这样的可能。”许辉点了点头。

“可是咱们现在需要的是时间啊,还得看他们能不能同意咱们做这个肝脏穿刺吧?好像有结果了。”

看到患者的两个儿子走过来,他们三个都有些紧张。

“我们商量好了,就要做那个穿刺。”患者的大儿子说道。

“我爸还没正经享过福呢,要是真的不是癌变呢?我们这么折腾肯定就把命给折腾没了。医生,要是脓肿的话,是不是就能救过来了?”

“有非常大的机会,主要是看什么病菌造成的脓肿。”刘半夏说道。

“我能够给你的承诺就是尽我们最大的努力,也会跟相关科室打招呼,尽快处理。现在就去签授权书吧,我亲自给做。”

虽然没有从刘半夏这里得到肯定的答案,患者的两个儿子也纷纷在手术通知书上签字。

刘半夏的表情都凝重了很多,因为这次的穿刺结果,不仅仅关系到了患者,也关系到了他的两个儿子啊。

喜欢强化医生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当兵男朋友在部队要了我
上一篇:喝多酒想和儿子做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