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C到起不来 脱了女学生内裤直接进了

2021-10-29 09:43

“你要成为秦始皇心尖上的人,攻略他,占有他,凌驾于后宫之上,威赫于朝堂之间。”
青霓听了系统的话后,响亮地回答:“你放心,我可以!”
系统欣慰极了,“好,我们首先……”找机会接近秦始皇。
青霓:“首先找一头牛!”
系统:???
*
鉴于青霓身上没有秦半两,也没有户籍方便进城,她足足花了半年时间才在野外套到了一头公牛和一头母牛,又花了半年,把它们连拖带拽拉到泰山。
“系统小可爱,报时!”
系统拟态出来的雪貂骑在牛上,面无表情说话:“秦始皇二十七年九月二日。”
青霓扳着手指头算了算,“离秦始皇泰山封禅,还差……”
系统:“281天。”
青霓抱起雪貂亲了一大口,“我的大宝贝,百度也比不过你!”
雪貂举起短短的前肢推搡着青霓的脸,“别动手动脚,我不是那种随便的系统。”
“好呦!”青霓亲了一口雪貂红透的耳朵尖,掏出了春|药。
系统用看禽兽的目光看着青霓,“你连系统都不放过吗!”
青霓一边掰开公牛的嘴巴,一边茫然,“什么?我是要给它们用……”
“你住手啊啊啊啊啊啊——”系统扑过去,但还是没能拦住自己的宿主,“新手大礼包就这么一颗春|药!那是要给秦始皇用的!让他对你意乱情迷,兽性大发,春宵一刻后把你带回宫里,开启你宫斗之路的关键!”
但是,公牛已经吞咽下去了,系统硬掰开它的嘴,爪子往喉咙里面搅也没能把春|药捞出来。
青霓拽着雪貂毛茸茸的大尾巴将它拖走,一溜烟跑到了松树背后。
雪貂的爪子在空中挥舞:“我的药!”
青霓一把捂住它的嘴,“别药了,你想以身饲牛,来场跨种族的床戏吗!”
系统定睛一看,才发现药效已经发作了,公牛双目通红,四肢不停刨地,原地焦躁不安转圈圈,鼻腔里喷出白色烟雾。
好险好险,它刚才如果继续在公牛嘴巴里,恐怕公牛就会就近找它解决生理需求了。
几个呼吸后,公牛直奔母牛而去,不一会儿,畅快的“哞”声响彻华山之巅。
青霓扒着松树,伸出脑袋,雪貂的脑袋叠在她肩膀上,两对眼睛目不转睛地看。
“咿——”
“哇——”
“好猛烈——”
“怪不得系统你说给秦始皇用他会兽性大发,看上去好羞人哦~不过,秦始皇今年都三十九岁了,知乎上说,男人三十岁性能力就下降了,他三十九了,还行不行啊?”
雪貂狠狠翻了个白眼,“他就算是阳痿,用了系统出品的药那也必须得行,现在说这个有用吗,你把药浪费了!”
“你不懂。”青霓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系统确实不懂,新手大礼包确实是免费赠送,但是有必要糟蹋吗!先是给公牛喂了春|药,后面又给母牛喂了生子丹……
在青霓“狞笑”着把生子丹塞母牛嘴里时,系统拟态的雪貂嘤咛一声晕了过去。
生子丹,系统商场里标价,150000积分一颗,而现在,青霓拥有的积分是:0!
败家子!
它为什么会绑定这么个败家子宿主!
不一会儿,系统悠悠转醒,“衣衣啊,我刚才好像做了个梦,梦到你把大礼包里赠送的,价值十五万积分一颗的生子丹,喂给了一头母……”
系统雪貂怔怔地看着前方。
光滑的少女柔荑,光滑的牛皮,光滑的少女柔荑轻轻抚摸着光滑的牛皮,极尽怜爱,“牛牛,你一定要争气,280天后,你主人我是吃香喝辣,还是被扔去当奴隶,就看你能不能准时为我老青家生下个大胖小……大牛犊子了!”
通过生子丹生下来的孩子,哪怕只是小牛犊子,也能天降异象,她就能用异象来冒充神仙了!
而雪貂又重新躺了回去,安详地闭上双眼。
它一定还没醒!
280天后。
雪貂在原地跳脚,“快生了快生了,你会给牛接生吗!”
“我我我我不会,生物老师没教过这个啊。”
“你那是生物老师,不是兽医!”
“系统商场有没有顺产药,先赊一颗,等我完成主线任务一就还上!”
系统忽然停住脚步,“诶,等等。”
青霓一手按着母牛腹部,一手抚摸它的脑袋,头也不回道:“等不了了,秦始皇刚封禅完,已经下山,快要遇到暴风雨了!”
系统:“不是,我只是突然想起来,生子丹本来就拥有了顺产的成分,你见过哪个宠妃女主难产的吗?都是滑溜一下就出来了,比新闻里女大学生在宿舍厕所产子还顺滑。”
青霓倒吸一口凉气,“系统丹药,竟恐怖如斯——”
“别吸了,全球变暖都是你们这种人的锅。”一滴水珠从头上降下,雪貂萌萌哒地抬起头,“衣衣你哭……”
哗啦啦——
大雨倾盆而下。
雪貂在雨里成了落汤貂,皮毛黏连在一起,它抬起前肢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生无可恋,“你要的雨来了。”
青霓跳起来,“快,把之前做的避雷针拿出来!”
雪貂:“好的!”晃着尾巴去将藏好的避雷针从草丛里用脑袋顶出来。
青霓把它们插好后,志得意满地叉腰,“知道我要做什么了吗?”
“知道!”雪貂蹦跶,“你要吸引秦始皇的注意力!让他掐着你的下巴,眼神邪魅狂狷地对你说:女人,少玩这些伎俩,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就是想吸引朕的注意?然后倔强的你打了他一巴掌,从此开启你们得到身体也得不到心,他深爱你却在后宫里给你立了个挡箭牌,任由你被挡箭牌欺负折辱,害你落胎,你心如死灰假死远走高飞,秦始皇找到你后为你舍弃江山,归隐山林。”
青霓:“……”
少女脚下一滑,差点就从泰山之巅滚下去。
*
半山腰,始皇帝站在大松树下,一手摁着剑柄,眸光沉沉地盯着暴雨。
不远处,那些儒生眼神交流片刻后,其中一位站了出来,躬身行礼,“陛下。”
始皇帝侧过头,眼神落在儒生身上。那儒生与那双黑漆漆中沉着阴霾的眼眸一对望,反射性一退后,儒生脸色一白,几乎要羞愤地掩面而去。
另外一位儒生神色平静地换过去,“历下散白,拜见陛下。”
他本来是一张和蔼的老者相貌,却在面对始皇帝时,端起了最令人厌恶的古板老学究的脸。
“陛下!请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始皇帝看了他一眼,那目光却跟看路边的草没什么区别。
散白:“……”想骂娘。
当然,儒生要讲文明,不能骂娘,所以他开始骂秦始皇了。
“伏羲氏,神农氏,炎帝等三皇五帝十二位上古帝王都祭拜过泰山,陛下以为自称皇帝,就有资格去封禅了吗!”
“你看看这大雨!看看这阴云!是泰山在发怒,是上天觉得你祭祀他是冒犯!”
“当年齐桓公想去泰山,被管子劝住,打消了封禅的心思,才没有受到这样的侮辱,而你,不仅一意孤行,为了登封告祭,还强行修山道,坐车上山,上古时期,三皇五帝,哪一位不是徒步上山,以示尊敬!”
“暴君!昏君!傲慢无礼!天地不容!”
这是在指着秦始皇鼻子骂啊!
外面的狂风暴雨陡然凝固,树下一片死寂。
通武侯王贲很快反应过来,大怒:“大胆!尔敢在陛下面前撒泼!”
散白将脖子一梗,好一幅威武不能屈,就等着自己被暴君杀死,青史留名的样子,声音铿锵有力:“我!散白!忠君爱国!上天发怒,今天的大雨是泰山的眼泪,我不劝谏陛下,明天就该轮到我们为陛下哭灵了!”
始皇帝眼神中浅浅氲起冷意。
儒生们丝毫不惧,满脑子都是自己如果这时候死了,史书上只会记载他们不畏秦暴,拼死劝谏。纷纷走了上去,慷慨陈词。
“陛下别固执了,重新爬山吧,三跪九叩上去,向皇天赔罪!”
“你要尊敬神明,神才会尊敬你这位天子,趁吉时还没过,重新备好三牲,道个歉就好了。天神会宽恕陛下的。”
“信我们,儒家专研礼仪,信我们没错的!”
“这大雨就是报应!”
“陛下难道是想像帝武乙一样被雷劈吗!”
“轰隆——”
一声雷鸣震得惊天动地,就是刚才直言“武乙”的儒生都惊撼在原地,其他人愣是大脑一片空白,说不出话来。
雷霆在云间轰响,闪电一道道穿破了乌云,隆隆声中,炸亮了华山之巅。山顶耀动着电光,晃得人眼球剧痛。
不是吧?
难道始皇帝真的触怒了上天,要被劈死了?
不少臣子儒生慌忙下跪。
“皇天恕罪!”
“苍天降罪了!”
“不要劈我啊!是始皇帝一定要坐车上山,和我们没有关系!”
从山腰往山顶看,从第一道雷光降下后,雷霆便没有断绝,将沉沉的天闪耀得如同白昼。
散白将墨黑的袍子一甩,大步踏出松树的庇护范围,张开双臂在雨中做狂态。
“始皇德不配位,强硬封禅,惹怒天地,降下天雷——”
“帝武乙慢神而震死!始皇帝亦然!”
“锵——”
王贲愤而拔剑出鞘,散白按着自己的胸膛,哈哈大笑,“来!吾若避开,便是贪生怕死的小人!”
剑光闪过,照亮他满含期待的双眼,仿佛淬着火热。
来啊!
只要一剑,历史就会流传他怒斥昏君的事迹,在这里,通武侯王贲是丑角,始皇帝政,则是他脚下那块青石,送他流芳千古!一道平静的嗓音传来,在风雨声中呼唤了王贲的字。王贲的剑忽尔停住,在散白遗憾的目光中,收剑回鞘。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望向那玄衣纁裳的男人。纵然天罚降世,他也依旧是众人的焦点。
始皇帝,政。
他慢慢地走近,雷霆划亮的天地中,男人有着一双狭长的眸子,好似锋利的柳叶刀,薄薄的眼睑敛不住锐利深邃目光,衣襟和袖口处绣着蜿蜒的纹路,象征山河万里。
“历下散白?”
始皇帝话语尾音微微上扬,却似拖着清薄寡淡的讽意,“你说,朕德不配位,必遭天谴?”
散白敢大放厥词,此时却吃不太准秦始皇是怎么个意思。
这是……想要说服他?
散白更激动了,“是!”
“雷霆就是上苍的怒火!”
“朕倒看看——”始皇帝毫不犹豫地走进雨水中,“它要如何天谴朕!”
他往前走了两步,回过头来,带着居高临下的傲慢,说:“朕乃始皇帝。”
“德兼三皇,功过五帝。”
“天又如何?朕之功绩永垂,岂非区区几道雷霆,几场大雨能取消?天若不认,神若不许,朕便不祭这天!不祠这神!”
他对神灵降世怀抱期待,却又绝不受神灵束缚,这种轻慢上天的态度,放在始皇帝政身上,竟显得理所当然。
王贲脱下发冠,执着长剑,走到始皇帝身前,目光灼灼地凝视他,“贲,愿追随陛下!”
那些没有被雷声吓倒的官员亦走出松树,任由暴雨泼头,“愿随陛下上山!”
始皇帝这才露出浅淡的笑,“诸卿相随,朕又有何惧。”
散白一颗心沉了下去。
不应该是这样啊。被C到起不来 脱了女学生内裤直接进了
你们不害怕天罚了吗!
眼瞧着大秦始皇帝与大秦官员向开辟好的道路行去,道路两旁风雨打得低垂的花草好似在俯首恭迎,散白阴沉着目光,也抬腿跟了上去。
好不容易逮着一次机会,绝不能让它白白溜走!
*
雪貂从岩石上跳下来,“来了来了!赶紧的,扇形图摆起来!三分清纯,三分倔强,四分强势,还有仅供始皇帝看见的一分脆弱!”
青霓找好角度,摆好姿势,在脑海里优雅而不失礼貌地说:“滚。”
始皇帝才踏上山顶,视野里便看到一身静雅青裙的少女,素手轻抚着牛身,跪坐于地。
暴雨倾盆,泥水横流。落于她身上,却都消弭无形。衣带飘然,裙摆浮动,连发丝也在颊边干燥垂落,
一只小巧可爱的雪貂卧在她身侧,白毛圣洁。
他当然没有看到,雪貂的爪子打开了青霓的人物面板,那里,积分在疯狂往负数增,而系统背包里,和青霓穿在身上的同款式外观堆满了里面的格子,现在正保持着一秒三十套的频率,帮他眼中的仙子换掉湿衣服、湿鞋子、湿假发。
至于雪貂……系统的拟态壳子,只要系统愿意,就可以开启自洁功能。
有人上来了山顶,那似乎是仙人的存在却半点动静也没有,在她眼里,始皇帝,以及陆陆续续爬上来的大秦骨干,还不如她掌心之下的黄牛。
王贲看向始皇帝,得到轻微的颔首后,立刻往青衣少女坐处去。他视线完好,自然发现了少女衣裳保持着诡异的洁净。
不知是天上仙……还是山间鬼?
大秦锐士中走出了两位,身体稍次于始皇帝,一左一右护卫。王贲则保持着十万分的警戒,慢慢走过去。
然而,王贲刚行动,天上雷霆仿佛觉得他们冒犯了仙神,风云搅动,紫白交织的闪电穿破云霄,似乎欲往他们的方向劈落。
这才引来青衣少女的一瞥。她越过王贲,目光轻飘飘地望向始皇帝。
天沉雨滂,幽暗的天空被电闪雷鸣撕出白昼,也照亮了少女黑白分明的眼睛,惊异之色跃于眼底。
“人皇?”
她抬起手,水袖一掷,再一拂,淡雅的青色覆盖了她周围的铜色小尖塔,此时,随着铜塔消失,那水袖轻轻落地,忽地云销雨霁,雷电由明转淡,消失成点点碎光,紫气氤浮天际,霞光漫空,映亮了姹紫嫣红。
青衣少女缓缓站起,百花在她身周宛若涟漪点开般层层绽放。
秦人面色皆变,“神……神女!”
神女朝他们微微一笑。
风雨晦暗,雷霆声声中,掩盖了母牛产子的哀叫,他们注意力都在少女身上,理所当然地没发现天降异象前一刻,一头小牛犊从母牛下|体拱了出来,此刻正依偎着母亲,汲取温暖。
然后,被系统眼疾手快地拍进系统空间里。
虚拟的系统面板慢慢关闭,右上角的生产倒计时也在母牛顺利产子后,消失不见。
王贲心细地停在了青衣少……青衣仙人十尺外,避免冒犯对方,扬声:“大秦王贲,见过神女。”
一道身影走至他身边停下,却又微微越过半步,拱手作礼,“政,见过神女。”
王贲一时间没转过弯来。
陛下不是暗示了让他先上前探查吗?怎么突然……
随即,又暗嘲一声自己脑子犯浑了,这都紫气东来了,不是神女还能是什么。王对王,将对将,这时候再仅让臣子去面对仙人,是对神女的不敬。
“我坐骑在此渡劫,惊吓了人皇……”神女轻声慢语,脾气也很好,“还望莫怪。”
人皇……
这已经是神女第二次用这个称呼了。
众人敏锐察觉出了问题所在,似乎……神女并不在乎他们陛下开山路上山,而且,言语中的称呼也承认了陛下的地位。
王贲心头沉甸甸甸重量消去,整个人松快了许多。
他就知道,是那些儒生胡说,苍天怎么会降罪于陛下,什么风雨,什么雷霆,全是巧合!
神女对陛下态度那么好,就已经显明了他们认可陛下的功绩——德兼三皇,功过五帝!
散白惶恐地看着始皇帝的背影。
这世间居然真的有神仙!但是,神女怎么会不计较?神女若是看好这暴君,等泰山事了,回程后他岂不是要被秦政拖去坑杀?
他用力一咬后槽牙,抢在所有人面前高声开口:“神女!”隔得远远,深深一揖,“白在此替我家陛下请求神女恕罪。”
始皇帝眼底划过不悦。
王贲忽然不气了,瞧散白已经像是在瞧死人。
之前陛下没有杀他,不过是因为那时候杀了他,不就成全了他史书上的清名,拿自己给他当垫脚石吗?本来就等着事后清算,现在这人如此猖狂,简直自寻死路。
散白自知开弓没有回头箭,梗着脖子继续说下去,“陛下他初登泰山,不识好歹,妄自乘车上山。于山上立碑也不曾祭奠泰山,亦不曾祈求上苍福佑,蔑视神灵……”
神女蹙了蹙眉头。
散白一喜,感觉自己要大功告成了。
实际上……
青霓脑内跟系统吐槽:“他话怎么那么多啊,没看到我要和千古一帝会晤吗?那可是嬴政!”
系统疯狂点头,“是啊是啊,耽误你进宫,罪无可恕!”
青霓:“……”她要是跟系统小可爱说,她从头到尾就没想过进宫当秦始皇的宠妃,会不会被雪貂五花大挠?
可是,当宠妃限制太大了,当国师不爽吗!
改变历史,不让大秦二世而亡,没有楚汉争霸,只有玄鸟黑旗远征海外,开疆辟土,不够痛快吗!
先定个小目标,在赤道围一圈长城,它不刺激吗!
“我决定要打脸了。”青霓在脑内跟系统说,“反正我现在是仙人,有资格不给他面子。”
青霓等那老儒生说完,就直接开口:“不必。”
她的声音适时冷淡了些。
“泰山没有不喜。”
始皇帝微微挑眉。
“用你们圣贤的话就是——”神女淡淡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这句话的意思是,天地滋养着万物,不会说自己多么仁厚,不求万物用草扎成的狗来表示祭拜他。
既然不求祭拜,自然也不会因为人祭拜的方式而不喜。
散白仿佛被抽了一耳光似的,脸色涨红了。
始皇帝丝毫不给他面子,畅快地笑出声,被儒生们指着鼻子骂的郁气一扫而空。
“神女。”他问,“政可否知道神女尊号?”
青霓脑海里过了一圈有名的神女名号,迅速选定了一位在先秦时颇有名声的女仙,“吾玄女也。”
始皇帝眸光烁动。
他对求仙之事颇为热衷,自然研究过相关经典古籍,玄女,是九天玄女的简称,为上古女仙,黄帝之师。
“原来竟是……”始皇帝带着试探喊:“先生当面。”
青霓一怔。
道士可以被称为先生,九天玄女是道教女神,喊一声“先生”不能说是失礼。问题是,称“老师”也能是先生,玄女可是黄帝老师,教了他房中术,让他最后在传说中御女三千飞升。
哦,对,飞升。
青霓:“……”
陛下,真不愧是你。
见神女没有反应,但是也没有拒绝,始皇帝毫不犹豫地抓紧机会,俯身一拜:“政欲求万民乐业,四夷宾服,我大秦,绳绳继继,圣子神孙永绵圣明,还望先生助政。”
青霓:“……”屁,你秦始皇还需要找神仙来帮忙治理国家?明明是想要求长生,找理由把我留下来!
始皇帝再道:“政愿拜先生为国之师,政之师,天下之师,至高无上。大秦一切财富,任由先生取用。”
旁听的臣子们忙低垂了头,掩饰瞳孔地震。
这已经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听陛下的意思,是平起平坐啊!
但是……
他们隐约觉得,这许诺对于一位真正的神仙来说——
太轻了。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邻居新婚少妇真紧 和女胥做了好爽呻吟
上一篇:小妖精你真紧 夹断了h; 被C到起不来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