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新婚少妇真紧 和女胥做了好爽呻吟

2021-10-29 09:47

和轻不轻没有关系,她只是琢磨着太过容易答应了,会不会太随便,显得仙人没有逼格。
秦始皇封禅后,似乎还去了东海,去了琅邪山,怎么也要巧遇个两三次,以示缘分,再松口吧?
“我……”与人皇缘分未至,就此别过罢。
雨被祥瑞驱散了,雪貂开始计算他们刚才花了多少积分,按照一套衣服888积分来算……
“衣衣,我们倒欠了主系统那边统共266400积分!你要多做主线和支线任务,快点补贴欠款,然后才能买道具啊!”
青霓:“……”
“人皇不必再说了。”
青霓露出自己最端庄,最有神性的笑容,微风拂过,衣摆翩翩,仙气飘飘。
“济世安民本是吾之心愿,吾既与尔等在泰山相遇,便是缘分,天命所许,安敢不从?”
始皇帝露出了微笑,“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系统用着平板的声音向青霓的脑子里播报——
主线任务(一):与秦始皇的浪漫邂逅。
任务要求:令秦始皇留下深刻印象。
任务进度:完成。
完成度:sss(完美)
任务奖励:留仙裙x1,积分x3000。
“衣衣,这个留仙裙可是好东西!它有自洁功能,穿上后,不论是衣服还是人体表面,都能自我清洁。”
青霓眼睛一亮。
瞌睡送枕头啊!
再点开来仔细看属性,除了自洁外,还有两个功效:
【节食】:美人可以用当吃货来表现娇憨,但不能是饭桶,只要留仙裙穿在身上,不吃东西也不会饿,吃东西,不论吃多少都不会撑。
【天仙】:仙女不需要拉屎拉尿,也不需要放屁。只要留仙裙穿在身上,不论是在施展才艺还是在调情,或是其他事情,再不用怕会突然要更衣了。
这真的是个好东西!正合适她装神弄鬼!
青霓恍惚间仿佛听到某部电影的台词——
“带上这个金箍,你就再也不是个凡人。人世间的情|欲不能再沾半点……”
后面那句可以划掉,“不是凡人”就够了。
青霓快乐地收下留仙裙,更快乐地拿着那3000积分看看能在系统商场里买什么道具。
我看看,这个【西施丹】,吃下后能让人表面上病如西子,楚楚可怜,弱不胜衣,4积分一颗……
好便宜!
“怎么会这么便宜?”
“嗑药喽,一颗只能够维持10秒效果,标价太高,卖不出去。”
“懂了,十秒真男人。”
再看下面的【美颜丹】,一颗下去,美容养颜,青春焕发,比【西施丹】贵,需要5000点积分,而且还不保永久,半年就要吃一颗。
“5000积分一颗那么贵,为什么不是吃一颗就能永葆青春?”
“废话,你花五千块买一套护肤品,用完后不需要再买一套护理吗?”
“你说的有道理,可惜价钱太高……算了,贵是我的错,不是它的。我看看其他……”
咦咦咦,居然还有【书籍:体位108式】,这个好像很有趣!积分也用不了多少。
青霓蠢蠢欲动地按下购买键,一行刺目的红字出现【您的积分不足,无法购买】。
“系统,怎么回事?这书不是才108积分吗?我为什么会积分不足?”
“因为你刚买了300套衣服首饰啊,我可爱的宿主大大!那些都是要还的。”
“我什么时候……”噢,她还真买了。
等等……
“你刚才说的护肤品,还有嗑药……”
“对!系统商城为了方便广大宿主,采用的是淘宝商品价格的类比,1积分相当于1人民币,怎么样,是不是很容易理解?”
青霓的手微微颤抖,“那、那么说,我欠了……”
“二十六万多人民币!可以在二线城市的地铁沿线或者学区,交上一套130平房子的首付了!”
系统“噗”地狠狠一刀插|进来,青霓险些眼前一黑。
光说积分,她没什么感觉,但是转换过来……
二线城市130平房子的首付啊!她没穿越前,还处于租房状态,什么首付,想都别想!
装逼穷一生,企鹅那么多氪金游戏,怎么就没让她警醒呢!
呜呜呜呜呜呜——
*
泰山山顶遇神女,这事必须要大肆宣扬以及庆贺,秦始皇特意让人在曲阜准备好宴会,邀请神女赴宴。
“啧啧啧。”青霓怀里抱着雪貂,外面车马行走声声,里面,她小声和系统交谈,“始皇帝这一波,杀人诛心啊。”
系统:“什么虾仁?什么猪心?秦朝上层的王公贵族不是不吃猪吗?”
青霓没有说话,用眼神传达了自己的意思:好好说话!
系统默默地在她怀里挪了挪,用雪貂摆出端坐的样子,“好的,杀人诛心。秦始皇怎么就杀人诛心了?”
“曲阜,是孔子故里,孔子,是儒生们的老大,儒生……”
“儒生讥笑了秦始皇,秦始皇转头就拿他们儒家圣贤的地方开刀!”系统顿时兴奋起来了,雪貂的耳朵抖了又抖。
你们不满朕的统治又如何,朕就在你们儒风盛行的地方,宴请神女。
尤其是齐鲁的那一批儒生,前脚才指责秦始皇无德,被上天厌弃才会在封禅后遭遇大雨,衣衫湿透,后脚就有九天玄女出现,承认了始皇帝的天子正统,太打脸了。
马车在行驶中颠簸,青霓用手按了按铺满车厢的软垫,往上面一躺,还挪了个更舒服的姿势,“何止。”
“你觉得那些儒生讥笑秦始皇,真的只是为了彰显存在感,史书留名吗?”
系统茫然:“难道不是吗?”
“不全是。自商鞅变法使秦国强大后,秦重用的就一直是法家,包括现在的丞相李斯,就是法家的著名代表人物。以前还好,春秋战国那么多诸侯,这家不接受儒家理念,就去下一家,总能推销出去。”
系统若有所思:“但是现在,秦结束了诸侯分治的局面,一统海内,儒生想要兴盛儒学,那就得压过法家,让秦始皇看到他们的存在。”
“没错。他们也知道秦朝和法家已经如同老树盘根,彻底纠缠在一起,儒家想要出头很难,只能用重药。泰山封禅这事,就让他们看到了机会。”
本来嘛,儒生也没想搞大新闻,他们就是老老实实听诏,秦始皇让他们来,他们就来了。秦始皇说封禅礼到现在已经失落了,让儒生整理个流程,他要泰山封禅,儒生一看,“礼”这方面,是他们在行的啊,一定要一鸣惊人,让秦朝上下君臣都看看儒家的能力,治理国家不能光靠“法”,还有“礼”。
然而已经太久没有帝王封禅了,他们也搞不太懂怎么才叫正规,就吵,就瞎逼逼,往往上一个人提出想法,下一个人就反驳了。吵到秦始皇烦了,觉得他们不靠谱,干脆贬退了这群儒生,按照自己的想法来。
儒生们一看,这不行啊,这样下去始皇帝更加不会重视儒家了。正巧碰上暴雨,就抓住这一点,使劲踩始皇帝的决定:陛下你看,你来不行,这礼法还得靠我们儒家!你快向老天道个歉,重用我们,我们再拟一道礼仪,你按着这个做,老天就不会不高兴了。
主要是为了抬身价,想让秦始皇重视儒家。
“那你肯定了秦始皇的做法没错,岂不是和儒生对上了?”雪貂跳出了青霓的怀抱,在车厢里踩软垫兜着圈子跑,“你还没进后宫,一上来就惹了儒生,会不会被他们针对,故意破坏你名声,让秦始皇厌弃你?”
“嗯?针对我?”青霓诧异,“他们傻啦?”
她如果假冒给秦始皇长生不老药的方士,才会被儒生针对。她现在假冒的是神仙!在他们看来,是一言不合能招雷劈下来的神仙,针对她?闹呢。
系统放心了,“来,看看下一个任务。”
主线任务(二):进宫。
任务要求:住进秦始皇的后宫中,
任务进度:进行中。
任务奖励:忠诚符x5,积分1500。
青霓扫了一眼,“系统小可爱,住进秦始皇的后宫,能不能不限身份?”
“可以呀。”系统天真地说:“只要你成为秦始皇心尖尖上的人,你是外室逆袭,还是后妃晋位,或者当个丫鬟女官,永远的红颜知己,都随便你。”
青霓把眼睛弯成月牙,语气中似乎带着一股意味深长。“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吱——”
车轮刹停辙印,到开宴的地方了。
青霓抓紧时间问系统:“我这留仙裙有没有染色套。”
“有,衣衣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四天前上马车,从泰山前往曲阜,穿的就是这套留仙裙,四天后还是这套,没有换洗,显得我好像很脏一样。”
虽然事实就是这样,虽然留仙裙能自洁,不需要换洗,虽然……
嗯……虽然那么多虽然,但是神女也要面子的好不好!只有一套衣服,听上去就又穷又脏又没有逼格。
“再加四套染色套留仙裙。”神女淡淡地装逼:“报个价吧。”
“可是……衣衣,你还欠了一套房子的首付没还。”
“嘤——”没人还有心思去注意青霓有没有换衣裙。
帘布掀开,气质典雅的少女踏步而出,青裙落地,不染尘埃,仿佛是出淤泥而不染的青莲,远离俗尘。绫罗软鞋行过的地方,朵朵冰花绽放,又在曝日下,融作晶莹的水珠,转眼间随风而散。
“那就是……”一臣子低声呢喃,“神女吗?”邻居新婚少妇真紧 和女胥做了好爽呻吟
系统:“!!!”
它目瞪口呆看着青霓利用系统背包的特性,把一朵朵冰花通过鞋底“变”出去,假装是神迹的骚操作。
“你之前雕那么多冰花,就是为了今天?!”
青霓依旧端着优雅的微笑往前走,脑海里小人快乐地转圈圈,“是啊,我雕了整整一年的冰,没冰的季节我都没闲着,用硝石制冰——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那需要我来叫两句‘大楚兴,陈胜王’吗?”
“请正视你的物种,你是白貂,不是白狐。”
不论青霓有意无意,她对外显露的身份就足够她成为众人的焦点了。
大秦丞相李斯半蹲下身体,伸出手想要去碰那朵栩栩如生的冰花,刚触到茎叶,冰花便融化洁净的雪水,只在他指尖留下一点润迹。
不知是这天气太热,还是冰花本为神女圣物,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李斯心里想,肯定不可能是前者。
神女降临,大秦的局势肯定要随之变动。那些总想着取代法家地位的儒生,会去求取神女的支持吧?朝堂上,扶苏公子及其他公子背后的朝臣,也要开始动作了……只要神女在陛下面前随口提一句,那便是受益无穷。还有,六国余孽听闻神女下凡,相助大秦,真的不会有所动作,想办法让神女厌弃大秦吗?
他慢慢地站起身,眯起眼睛望向远方。轻声:“大秦……”
要变天了。
而这风起云涌的中心,青霓一点紧迫感都没有,她正万分期待地等着品尝秦朝的美食。
有浇了肉酱的米饭,有放在大汤锅里炖了三天三夜的豚肉,有新鲜宰杀后浸入美酒,泡到第二天食用的牛羊肉,据说还有秦始皇最爱吃的鱼丸——有个逼格高的大名,叫皇统无疆凤珠氽。
听起来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一通礼仪过后,开宴了,其他大臣都没有动筷子,偷偷用眼角去瞧仙神女,伺机探清神女的口味。
神女动了,执了小匙,勺起了离她最近那一小碗里的皇统无疆凤珠氽,轻轻品尝了一小口。
始皇帝笑了。
大臣们同样很激动。这是一种暗喻吗!先品尝了整个宴席里,只有始皇帝和神女面前小案才有资格摆上的皇统无疆凤珠氽!
多么妙的巧合!
好兆头啊!
神女用食非常斯文秀气,细嚼慢咽,约莫四五息后,才咽下第一口,随后,动作缓慢地去咬第二口。看得人也忍不住放慢了食用的速度,整场宴会呈现了一股舒缓的氛围。
雪貂作为灵宠,也分到了一个座位,要不是青霓拒绝了,始皇帝还准备将她胡诌的坐骑——那头母牛牵上来,和大臣皇帝共坐席上。
雪貂在侍女的帮助下吃了点瓜果,等青霓吃完那颗鱼丸后,投去担忧的眼神,脑海里联系她:“衣衣,你还好吗?”
“不太好。”青霓差点哭出来,“为什么会那么难吃!书上描述的不是很好吃吗!我刚才差点吐出来了!”
“你等等,我查查资料!”过了一会儿,系统怜爱地看着青霓,“你觉得民国和你穿越前的现代差别大吗?”
“大啊!”
“嗯……民国那时候,食用盐纯度没有超过60%,又苦又涩,你现代吃的盐,纯度在90%以上,冬天能拿去融雪。民国和现代才差了多少年?而秦朝和现代……”
“不用说了,我知道了。”青霓放下小匙,打死都不碰别的菜了。
“我真傻,真的,我怎么就放弃了我的辣条薯片泡椒凤爪跟你来这鸟不拉屎的秦朝呢!”
幸好她留了个心眼跑去当国师了。如果是当宠妃……呵呵,夏天没空调,冬天没地暖,上厕所没草纸,来姨妈没安睡裤,吃个鱼丸子,连盐都又苦又涩,宠个屁!
“菩萨知道我有多难过吗!”
“菩萨吃素。”
“……菩萨还吃三净肉呢!”
青霓现在就想拿起筷子把桌上的肉全塞系统嘴里。
神女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关注,她放下小匙,以丝帕轻掩唇角,做出不再用餐的样子时,整个朝堂,上到始皇帝,下到诸大臣,都免不了被牵扯思维去考虑她这个动作的用意——
是不是饭菜不合神女胃口?
还是桌上有什么忌讳冒犯了神女?
亦或者,神女心情不大好,对大秦不满?
李斯吃得食不知味,没吃几口,也匆匆放下了箸,放在桌案后的手下意识地揉着袖角。
——这场宴会是由他快马加鞭先一步到曲阜准备的。
本来,作为丞相他管什么也不至于需要他去管这活,可这回宴请的对象身份不一般啊!如果出了点差池,导致神女离开,这对于大秦绝对是难以忍受的损失,血流成河都不足以平复君王的愤怒,所以,始皇帝索性把他扔了过去,什么也别说了,拿出“法”的严苛,每一个步骤都必须尽善尽美,也可以表现出秦对神女的重视——由大秦的丞相亲自去监管流程的宴会。
现在好了,如果神女对此不满,他的官途也可以到头了。
李斯面沉如水,甚至想不起来宴会散场后,自己是如何起身离去的。恍恍惚惚地走着,身周同僚行走时,履底与石头路摩擦出的那点轻微声音,在他耳朵里也是刺耳烦躁的噪音。
“李公。”有侍从过来,轻声转达:“陛下有请。”
来了——
李斯心里咯噔一下,整理好思路。大锅必须甩出去,这事他背不动,但是要意思意思承认点小错,不能让上头的老大觉得你过于油滑和推卸责任。
“某这便去。”
李斯抬脚欲走,侍从拦了他一下,示意他看向揉皱得不成样子的衣袖。李斯一惊,冲侍从友好地笑了笑,“多谢。”
——差点御前失仪。
嘈杂了片刻,转入安静地界,李斯连忙整理好衣袖,再理了理衣襟。数着自己的脚步声,一层层踏上玉阶,在次于顶层的阶上,冲始皇帝拱手行礼,“陛下。”
不远处,栏杆前抬首眺月的始皇帝转过身来,一层温和的面具贴在他脸上。“李卿。”
“今日国师无心宴席,是否……”
稍微停顿后,始皇帝才继续:“是否鱼肉令她不喜?”
始皇帝政爱吃鱼,却不喜挑刺,皇统无疆凤珠氽就是为了满足他的挑剔,做出来的鱼丸子。
风吹过头顶的灯笼晃晃悠悠,李斯亦轻轻晃了一下脑袋,“陛下且莫忧心,臣离开办宴前,已经询问过玄女有无忌口之物,鱼肉不在其中。”
听了这话,始皇帝脸上不见喜色,反而越来越难看。
这问题更大了,这说明那鱼丸做得不好吃,对神女来说不堪入口,才会让她没有继续吃下去。
相当于两国相交,对方的使节前来赴宴,己方拿出最好的东西招待,在对方看来,却是不值一提。
也太伤自尊了。
李斯轻声说:“陛下何不问问玄女,仙人是否辟谷?也正好可以借此……”
李斯的话语到此打住,始皇帝眼中微微掠起亮光。
——正好可以借此,打探神仙的事。
“朕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被用完就扔,然而李斯倒是松了一口气,“臣告退。”
刚过转角,就用抬起手臂,用袖袍拭了拭额角的汗。
陛下其实不难相处,甚至,对于臣子——特注,有才华的臣子都会很温和,但是,那就相当于老虎在卧榻,表现得再没有攻击性,面对面时他也放松不起来。
*
青霓收到始皇帝要来拜访的消息时,二郎腿立刻放平,瞅着铜镜先弯了一盏茶的端庄大气略带疏离感的微笑,又用花瓣茶漱口,点起雅致的熏香……“系统,能兑换空调机吗?两个小风扇也行。”
“……亲爱的,我这是宠妃系统,不是淘宝系统。”
青霓四十五度看天,幽幽长叹:“没有物质的爱情,是没办法长久的。”
“你的物质就是一台空调?”
“这恰好证明,我是个不物质的好女孩。”
青霓装模作样地捏着嗓音说完,等见到始皇帝时,更加装模作样地抬手,五指做了个“请”的姿势,手掌向上,指尖对着正对面的席子,微微侧脸,让月光充分照亮她的脸庞,“陛下请坐。”
脑海里,“怎么样!角度没问题吧!”
雪貂看了一眼,“没问题,琼质仙姿,仿若身披圣光,不食人间烟火——不过我有个疑问,万一今晚没月亮呢?”
青霓诧异:“那当然是我……神女要修炼,不便见客啊!等明天黄昏再见。”
系统兴奋了,“因为‘人约黄昏后’吗?”
“不。”青霓微微一笑,“因为黄昏的打光没有那么明亮,找好角度往风口一凹姿势,夕阳落辉,衣袂微扬,‘遗世而独立’的孤高寂寥感就出来了。”
系统:……学会了学会了!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半夜睡不着想看点刺激的 脱了在阳台趴着虐臀
上一篇:被C到起不来 脱了女学生内裤直接进了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