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睡不着想看点刺激的 脱了在阳台趴着虐臀

2021-10-29 09:50

雪貂用尾巴把竹木简扫回原地,仰头,迎着光线去看青霓的脸。
她是标准的瓜子脸,仿佛一个巴掌就能囊括的脸蛋上,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眸,内眼角圆润,可爱得好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少女。
这就是系统为什么绑定青霓的原因——大叔爱萝莉,没有一个饱经沧桑的中年男人能够抗拒用看天神的目光凝视着你,仿佛你就是她的天她的地她的世界,这样一个清纯可爱的萝莉。
面对“sss”级别的攻略对象——秦始皇,怎么慎重也不为过!
“我本来定的路线是,你色|诱秦始皇,进他的后宫,走深情陪伴外加以色侍人的路线,没想到你有别的想法,而且这个想法可行性更高。”
雪貂眼睛亮晶晶地注视着青霓:“若即若离,飘渺梦幻的神女可比触手可及的邻家女孩有征服欲多了。”
别看它家宿主长得嫩,可到了飙演技的时候,一举手一投足,那股子神圣凛然的神女气质,便足够让人忽视那张宛若蔷薇,娇嫩欲滴的脸了。
它运气真好,碰上这样水准演技的好宿主,真是一个适合当宠妃的好苗子!
青霓看了好几眼那些记载神话的竹简,“系统,秦始皇这个脑回路你有办法治吗?”
“什么!你居然想治好他!”系统十分震惊,目光里充满了控诉,“秦始皇今年四十岁了,都能给晋江的老男人当爹了,历史上,秦始皇五十岁就死了,四舍五入,他现在说的都是遗愿!”
好家伙,短短一段话,已经连跳三个时间段,直接快进到“遗愿”了。
青霓忍不住吐槽:“你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吗?四十岁四舍五入是0岁。”
“这不重要!你连人家一个遗愿都不肯满足吗!青霓,你这个女人还有没有心!”
“但是,我不想死啊。”青霓诚恳地说,“其他的都能装,睡觉我怎么装出纯熟的双修姿势?如果被秦始皇发现我是个骗子,你就只能和我一起预定一个坑,被活埋了。”
“那你为什么要装神女?”系统懵了,“我以为你已经想好了应对方式,才会这么大胆。”
青霓羞涩一笑,“宠妃在成为宠妃之前,待遇不太行,还得一步步往上升,当神女就不一样了,直接顶级配置。”
系统:“……”
青霓忽然听到了一阵bgm,系统点播的,旋律有点耳熟,就是死活想不起来……“你放的是什么?”
“难忘今宵。”
“咳,也不要沮丧,好啦好啦,我逗你玩的,怎么忽悠秦始皇,不用和他睡觉也能完成任务,在我打定主意冒充神女时就有想法了。”
“真的吗?我只是个刚出厂的系统宝宝,你别骗我。”
“真的!我比你还想完成任务,我的空调还在出租屋里呢!”
听到最后这句,系统突然光速放心了。
——并且松开了紧急逃生,强行放弃任务,和宿主一起脱离世界的按钮。
“那你给我说一下?”
“我纵横女频多年,看过的言情套路数不胜数,区区一个秦始皇,还不手到擒来!信我,没错,我给他准备了刻骨铭心,痛不欲生,夜不能寐,无心后宫的剧本,一定比和神女睡觉更让他印象深刻!不过,具体的完成过程太繁琐了,我就不跟你细说了。”
“真的刻骨铭心吗?”
“绝对刻骨铭心!”
比如,拿出世界地图,够他刻骨铭心了吧?
“夜不能寐?”
“放心!绝对的夜不能寐,给他非同一般的体验!”
大秦这辆车要开始跑上高速公路了,他作为掌控方向盘的车主,难道还想天天早睡早起吗?来,论斤称的公文准备起来!
“让秦始皇痛不欲生,有点难吧?你真的没有唬我?”
“没,没唬你,真没有唬你,系统小可爱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唬你啦!”
痛不欲生,那是肯定的,下一任皇子,不论是以‘仁’著称的大公子扶苏,还是原本使大秦转向下坡路,二世而亡的秦二世胡亥,都承担不起改革的重任,秦始皇的身体必须要好,什么每天两个小时打底的身体锻炼,什么少油少盐的养生餐都得弄起来。
“真的可以无心后宫吗!”
“当然!”
无心后宫,嗯……至少三五年内,他是没有时间去后宫了。
这一套组合拳下来,还不够他印象深刻?
系统喃喃:“好是好,但是良心有些受不了。”
“诶?”
“我觉得……”系统脑补了一堆虐恋情深,追妻火葬场剧本后,用比青霓之前还诚恳的语气说:“秦始皇他可能觉得,还不如五十岁那年死了比较好。”
不要系统觉得,要青霓觉得,比如说,她觉得始皇大大还能抢救一下。
系统地图提示了她始皇帝要过来了,青霓拿起了一册记录神话的竹简,等着始皇帝进门。
神女|优雅从容地跽坐着,黑发瀑背,眉目如画,日光细细地碎进来,映得肌肤好似冰雪透明。
“系统,‘难忘今宵’的bgm关一下,谢谢。”
始皇帝一踏过门槛,便看到神女青裙曳地,微微低着脸,星眸专注地览看着竹简,小缕发丝从脸颊边垂下,又立刻被她随手勾回耳后。
似乎是察觉到始皇帝的视线,神女抬眼一望,眼波圜转,微笑中似乎有些促狭:“陛下原来……心里想着这个?”
那些竹简是始皇帝特意没有收起来的——有关政治的,早被他放好了。所以,面对神女含笑的目光,始皇帝怔了怔,坐到她对面,坦然道:“是。”
“陛下欲求长生?”
“是。”
“陛下可知,长生难求,道途艰险?”
“请先生指教。”
这个时候,就得《西游记》出马了。青霓一边回忆着菩提祖师对孙悟空说的话,一边复述:“长生为逆天之道,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丹成之后,鬼神难容。五百年后,会有天雷劈你,躲得过,寿与天齐,躲不过,就此绝命。”
始皇帝回想起泰山之上,那几乎将黑夜亮为白昼,铺天盖地的电闪雷鸣,眉头皱得很深。
神女仍在说:“再过五百年,天降火灾烧你。这火不是天火,亦不是凡火,唤做‘阴火’。自本身涌泉穴下烧起,直透泥垣宫,五脏成灰,四肢皆朽,把千年苦行,俱为虚幻。”
“再五百年,又降风灾吹你。这风不是东南西北风,不是和薰金朔风,亦不是花柳松竹风,唤做‘赑风’。自囟门中吹入六腑,过丹田,穿九窍,骨肉消疏,其身自解。”
“如此,方可跳出三界五行,得见长生。”
空气都似乎静谧了,唯有熏炉里幽幽的香气徐徐洇过。
始皇帝一时间没有说话,青霓便也安静着,端好了神女的矜持。
不知是三息,还是五息,始皇帝开口了:“朕,无所畏惧。”他的影子斜斜映在墙上,不摇不晃。
神女只是望着他,眼中似乎带着淡淡的,神祇观望世间万物时特有的怜惜,“但是……”
“你没有灵根。”
始皇帝早有了心理准备,如今见神女是清醒状态,直接问了:“没有补救的法子吗?”顿了顿,他狠心道:“自宫,也不是不行!”
青霓:“……”
系统:“……”
千言万语,化作一声卧槽。
始皇帝偏过头,扬声:“赵高。”
一个人应声走了进来,青霓好奇地瞧过去。
这可是赵高,历史上有名的奸臣。要不是他在始皇帝死了后,联合皇十八子胡亥以及丞相李斯伪造遗诏,让始皇帝大儿子扶苏自尽,促使胡亥登上帝位,大秦还真不一定二世……算上仅在位46天的秦王子婴,勉强能说是三世而亡。
和影视剧里贼眉鼠眼的模样不一样,进来的这个赵高身材高大,孔武有力,容貌也是及格线以上。
“陛下。国师。”赵高一进来就挨个行礼,态度沉静,面对神女的目光也依然是不闪不避。
眼底甚至还压着喜意。
陛下和神女谈话,将他召进来,难道是有什么滔天的好处要……
始皇帝指着赵高,满怀期待地看向青霓,“先生,他可能行?”
……什么?试药能让别人先试,这自宫也能让别人先来试一试吗!
青霓心底一瞬间翻涌出惊涛骇浪。不过,她稳住了,没有让自己失态出声。只是迟疑着:“这……”这不太好吧?
青霓抬眼看向赵高,“你当真愿意……”
并不知道秦始皇要交给他什么任务的赵高,毫不犹豫:“下官愿意!”
青霓:“……”她决定再努力劝退一下,给他一个当完整男人的机会:“它会给你的身体带来伤害。”
赵高眼睛一亮,还有这等好事?!为陛下受伤,升官加爵的通天大道啊!
“受伤又如何?!”他吐字坚定有力,“为陛下,赵高百死莫辞!”
青霓:“……”淦!他就这么想当中国史书上第一个太监?!她摸着自己的良心,再度劝退,“这种事情,其实十分羞辱……”
赵高:“!!!”还要为陛下被羞辱?他赵高什么时候要过脸!终于!他的机缘,终于来了!好一条直入云霄的登天梯!
他满脸肃穆,言辞铿锵:“赵高发誓效忠陛下,个人荣辱,何曾记挂于心?!”
青霓:“……”要命!嬴政,你的臣子要不要这么忠心啊!她不抱希望地想说什么,又沉默了,默默闭上了双眼。
始皇帝懂了,神女这是默认了。遂微笑:“宜早不宜迟。”他看向赵高,“赵高,你这就去自宫吧。”
赵高:“……?”
赵高:“!!!”
青霓的脑海中,突然听见系统“叮——”的一声:完成成就【割以永治(让秦始皇为你醋意大发,阉割一名爱臣吧!)】青霓瞳孔地震。
原来还能这样搞成就!
她悟了!
【获得随机抽奖一次。】
【获得积分:1500】
系统快乐地:“衣衣!我们又还了一笔积分!”
青霓:“……”
这?
这踩着别人的痛苦高兴是不是不太好?
青霓假惺惺地想完,也快乐也看着积分那一栏的负数减少。
而赵高……额头上满是密汗,身体微微颤抖,这个至少一米七三,能驾马赶车的汉子,此刻好似风中的小白花,瑟瑟发抖。
哪怕知道他在历史上干了什么,青霓都忍不住为他掬一把同情泪了。
陛下,杀人不过头点地啊!
如果赵高断根修炼,有所成就,那他走这个方向也不是不行。没等神女回答,始皇帝就已经开始琢磨,除了赵高和他,大秦还有哪些人可以断根……啊不是,修炼。
首先,他的近卫是一定要的,保护他安全的人,必须是大秦顶尖的战士。
然后,军队那边……先召集自愿的一千人自宫,有一千修士,什么匈奴,百越,还不是手到擒来?
最后,大秦不可能只靠军队维持,他的能臣们也得长生不老,如此,大秦方可一世长存。
越想,始皇帝越喜悦,几乎是迫不及待希望听到神女肯定的回答。
赵高就……
系统默默地往下看,赵高那双腿一直在抖。事实证明,事关男人的命根子,就算是在秦始皇面前,也没办法保持仪态,没有噗通跪下已经是心理状态很好了。
青霓投去怜爱的目光,随即,内心琢磨着要怎么打消秦始皇的念头了。
她不会修仙啊!真让秦始皇把赵高切了,她去哪里找一份修炼功法给赵高。
而且,她以为赵高是自愿的,现在看来,他之前是不知道自己要遭遇什么啊。
算了算了,逼良为……太监,她良心上过不去。
始皇帝见神女迟迟不言,又道:“如果赵高不合适,政将随行的宫人都召来?”
青霓:“……”
不,陛下,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你一样,为了长生对自己能那么狠得下心的。
能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怪不得是您完成“六王毕,四海一”的成就,就这份心性,其他国家输给您不冤。
秦始皇还在等着她的答复……半夜睡不着想看点刺激的 脱了在阳台趴着虐臀
青霓掂量了桌上茶壶,微敛眉眼,挽袖倒了满满一碗的茶汤,将其递给始皇帝,在对方愣神的时候,起身,对他微微一笑,不慌不忙地离开。
整个过程,自然又流畅,始皇帝愣是开不了口叫人。连系统都以为青霓是在打暗语,从席上蹦起来,四肢并用跑追过去。一路回到住所,系统才开口问:“衣衣,你刚才打了什么暗语,我猜不出来?”
青霓摸着雪貂毛绒绒的大尾巴,用系统搜索过附近没人能看到她的情况后,顿时瘫成“大”字躺在床上,“哪来那么多暗语,我就是怕他再说什么话,让我没办法拒绝,就想用茶汤堵他的嘴。然后,我赶紧走,回来思考一下怎么让秦始皇别惦记着自宫了。”
系统震惊地看着她,“就这么简单?”
青霓叹气:“是啊,可以拖延至少一晚,但是如果明天秦始皇亲自来找我,我也不好一直拒绝他。”
系统忽然反应过来,“诶,等等,你又让他收回想法了,那那个成就,还有奖励……”
青霓脑中警铃大作,“给出去的东西收回来不好吧?我们还没分手呢!”
系统:“但是成就说的是:割以永治。这……没割成,就没达成成就啊。”
青霓据理力争:“如果是这样,它完全可以等赵高真的被割了之后,再让我达成成就吧?在赵高成太监之前,就通知我达成了成就,岂不是证明主系统那边的机制是论心不论迹?至少那一刻,秦始皇想要阉割赵高的心情,是真实的啊!!!”
“……我感觉你说的有点道理。”
“是吧是吧!”
“我打个申请,问一下主系统那边这个情况怎么处理。”
“嗯嗯!”
过了一会儿,系统接收完主系统那边的消息,松了一口气,“好了,衣衣,主系统那边通过了申请,不收回你的奖励。而且,以后的成就也按照现在这个机制来,论心不论迹。”
“好耶!”
话都说到这里了,青霓顺口:“帮我把那一次抽奖兑换了吧,我看看能抽中什么。”
“好的,衣衣!”
一个虚拟的大型扭蛋机跳了出来,按下压杆后,玻璃罩子后面数不清的椭圆形福蛋被卷进漩涡中,互相碰撞,五秒之后,一个福蛋从机器下口滚了出来。
随着福蛋的出现,机器完成了抽奖,化作虚无。
系统将福蛋打开,背包格子里出现了一个三角符包型道具。
【好运奇迹符:哪怕是千亿份之一的奇迹,都能够被你碰到,而符咒本身携带的幸运,将使你碰到的奇迹朝好的方向发展。】
青霓眼睛一亮,“这是个好东西啊!”
系统疯狂点头,“衣衣手气真好,有了这个,很多关键场合就能扭转乾坤了!比如要是有后妃想给你下毒,用了这个符,毒说不定就是被她意外自己吃了。”
“是啊是啊!”青霓也疯狂点头。
比如,她不会搞什么百炼钢,但是,召集了秦朝最顶尖的工匠,氪金,砸它几百个奇迹下去,就不信撞不出来巧合,而对于老手来说,发现了巧合出来的流程,很快就能推导出真实炼制百炼钢的方法了。
“真方便啊……”青霓和系统异口同声地感叹。
*
青霓在纠结怎么忽悠秦始皇放过自宫的事,始皇帝也在苦思冥想——
神女……她那暗语,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一定内有深意,才会给他一个微笑,然后离开。
直到深夜,始皇帝批改完最后一卷公文,揉着有些发酸的胳膊肘,起身,去园中散步。脑海里炸着风暴——
要钱要钱又要钱!军队那边要维持武器供给,要钱!李斯要修路,要钱!博士那边要修书,要钱!
想到博士联名上书抗议他把修书的支出减半的事情,始皇帝忍不住抬手揉了揉额角。
就不能给朕省点心吗,国库里铜钱就那么多,如果消减军队支出,还不造成哗变啊。李斯那边修驰道的事情迫在眉睫,而且驰道修成了,对大军的粮草供给就方便运送了,相对来说,修书能先缓一缓,这群博士怎么那么不懂事呢!
始皇帝抬头看着月亮,幽幽叹了一口气。
叹着叹着,呼吸一滞,“国库里铜钱就那么多……朕知道了,神女原来是这个意思!”
“陛下知道了……”青霓强行把后面的“什么”吞了回去。
一大清早,她起来正在园中赏花,始皇帝就划开清晨的雾,挟着露水来到她面前,说出了一句:“先生,政知道了。”
只差那么一点点,青霓就想在看见始皇帝身影时,先一步开溜了。
怕被始皇帝发现自己此刻表情不对,青霓微微别开了脑袋。
*
神女淡淡地说完“陛下知道了?”便侧头望着花圃里开得正艳的凤仙花,粉红色花瓣一重又一重,呈椭圆形围拢,瓣尖缀着清澈的水露。似乎在她眼里,大秦皇帝的悟性还不如那朵凤仙花能吸引她注意。
始皇帝脸上不动声色,只是道:“多亏了先生的提醒,政昨夜福临心至,明悟了先生话中深意。”
“嗯?”她话里有什么深意,她自己怎么不知道?
“先生此前说,长生是夺天地之造化,昨夜又赠了政一碗茶汤,意在说明,这天地间,造化有数,别人多喝一口,吾就少一份造化。”
所以,不可以让赵高自宫来试能不能修炼。万一就成了呢,那岂不是多一个人来和他争天地造化?除非他修行有一定成就,才能放心让臣子们修行,建立一个仙朝。
青霓看向始皇帝,感动地露出了笑脸。
呜呜呜,陛下,您已经成熟到可以自己忽悠自己了!
始皇帝只看到神女听完他的分析后,欣长的脖颈微微一动,偏头瞧向他,面上还有浅浅一丝微笑,是对他能勘破暗语的欣慰。
——神女不会因为你是一个帝王就永远关注你,但是她会在你真的能说出明悟的话语时,将注意力放回你身上。
在她心里,身份和地位不是第一,与“道”有关的才是。
始皇帝认为自己看出这一点后,看着少女脸上的神色,也缓缓笑了起来。
如此……也应当是懒得插手大秦的政务了。
神女望着他,一如既往不怎么主动说话。
始皇帝很习惯地主动引出了话题,“先生,如果政准备自修灵根,不知要做什么准备?”
他今年四十了,对性|事的热衷还没有对一卷卷公文的批改热衷,而且,儿子也有二十三个,女儿也有十个了,不需要再多留后代了。
自个宫而已!为了长生,他行的!
不行!你行我不行!
青霓还有良心,忽悠秦始皇可以,真的把人忽悠出残缺,她就过意不去了。
“这是万不得已的手段。”神女轻轻摇头,道:“我确有它法,只是,比之受三灾更艰苦,亦更考验你的心性。”
“先生请说,政吃得了苦。”
“当真?”
“当真!”
“好。稍后吾会送来炼体之法。”
想要大秦不亡,秦始皇有一副好身体是必须的。
青霓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天凉了,陛下你想体会一下少吃肥肉和荤油,多吃蔬菜,膳食清淡少盐,顺便每天跑步五公里的健康|生活吗?能长生……啊,不是,能长寿噢!
话题就到这里,青霓以为自己可以功成身退,回去给始皇帝做一份锻炼身体的计划表了,然而,始皇帝拿出了一个小瓶子,从里面倒出一颗丹药,“先生,请看——”
青霓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原来这个时间点,秦始皇就已经开始嗑药了啊,怪不得到后面身体不好,五十岁就死了。天天吃重金属,不死才怪。
不行,要下点猛药,让秦始皇以后都不敢吃这些方士炼出来的丹才行。
“系统,扫描丹药成分。”
青霓用脑电波通知,系统微不可查地点了点脑袋,“收到!”
“成分:黄金、白银、黑铅、硝石……”
这些其实都是可以入药的矿石,按照药方少许吃一点并没有大碍,但是,长年累月吃就不行了。
始皇帝问:“这是政收罗的方士炼制出来的丹药,不知有用否?”
首先,作为神棍的一员,她不能完全否认丹药的用处,不然以后系统商城里的美颜丹,增寿丹,怎么让秦始皇吞下去。
青霓心里有了计较后,眼尾一扫,先是微怔,而后用宛若春风拂面的语气温和道:“这是哪一家的小家伙炼的丹,学了个一知半解,就出来卖弄——陛下应当没有服用吧?”
始皇帝的面皮似乎牵动了一下,“这药不能吃?”
很好,看来是吃过不少同一个人炼出来的丹药了。
“能吃。”青霓先给他下了一份定心丸,“可惜,丹药中的阴阳相生未曾掌握熟练,出丹后,功效百不存一,依靠它长生,是镜中摘花,水中捞月。”
“哦?”始皇帝便连一丝眼神也不再给这颗丹药了,带着掌权者满满的凉薄,弃之如敝屐地抛进了旁边的花丛中,任由它化为花肥。又请了神女去旁边石亭上座,从怀中掏出其他丹药,摆放在石桌上,“这三粒,是吾平日里服食,养身长寿的丹药。余下这五粒,是新出的一炉,听方士言,他们改进过丹方,服食后,能够更好的改善吾的身体,不过,吾还未来得及食用。”
神女只看了一眼,便微微蹙眉:“邪道。”
始皇帝疑惑:“吾往日疲惫时服之,精神亢奋,身轻体快,好似要飞起来,难道,这样的丹药也是邪道?”
旧的那三粒,顶多给你放了少量砒|霜、水银,新的那五粒,用少女初潮给你炼药,你说算不算邪道?
看秦始皇的样子,他应该不清楚自己吃的丹药里放了什么。正好,把里面用的材料告诉他,这不就是可以让他迅速放弃吃方士丹药的最快捷的办法了吗。
来,我们说点掏心窝子的话。
青霓向始皇帝露出核善的微笑——
“陛下,你知道你的丹药里放了处子经血吗?”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惩罚小核不停高潮H 大炕上的性启蒙全文阅读
上一篇:邻居新婚少妇真紧 和女胥做了好爽呻吟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