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小核不停高潮H 大炕上的性启蒙全文阅读

2021-10-29 09:51

卢生感受不到被鞭挞过的疼痛了,他恍恍惚惚地爬起来,望着白皙肤色的双手,撩起衣袖,被布料遮住的地方还是一样的白。
始皇帝三两步走过去,掐着他的手腕,用力一捏,霎时,皮肤红了一片。
是真的皮肤,不是披了假皮!
始皇帝扭头去问青霓:“他重返青春了?”
“不是,吾只是治好了他受的伤,皮肤变好,是凡人的身体无法承受圣水中的炁,溢出来,九成消散了,余下一成,改造了他的躯壳表层。”
炁就是古人称之为能量的物质。
青霓补充道:“你看他眼角还有皱纹,发间隐约能见白丝,他依然是如今的年纪。”
真想弄出重返青春的效果,要买美颜丹,但是那玩意贵,用在这里不值当。
始皇帝遗憾地松开手,可望向神女时,薄薄的唇角又是微不可查地上扬。
有治伤的圣水,那神女肯定也有让人长生不老的圣水吧?
神女转眸,同样在专注地看着始皇帝,“陛下。”
“上天有好生之德。”
——主要是他们都是化学大手!
“他们虽在丹药一途走上邪道,却罪不至死,可否网开一面,令他们有机会将功补过?”
“先生希望朕能放过他们?”
“是将功补过。”
方士们听到这样的对话,却没有半分喜悦。
谁都知道,秦始皇独断专行,尤其是如今正在气头上,怎么可能会为了别人的想法而改变自己的命令。
然而,始皇帝没有半分迟疑:“好。那朕便饶他们一命。”
……卧槽?
方士们懵了。
这是始皇帝?那个固执己见的独夫?
蒙毅亦猛地扭过头去看始皇帝侧脸,神态不似往日的泰山崩于面而不改色,简直是……
像看到太阳从西方升出来了。
方士们回过神来,一个个跪得痛快,“谢国师大人大量!谢陛下网开一面!”
蒙毅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侧头看见卢生新生的嫩滑皮肤,想到神女对于大秦的作用,便把原来要出口的阻止吞了回去,略带苦恼地轻声叹息:“算了,秦律本就是为了大秦变得更好而存在,在国师这边稍微退让,问题也不大。”
始皇帝将这话听进了耳里,有些不自在地轻咳一声。
方士也属于官员,挂名那种,官员犯法,由蒙毅来依法惩治,他这么越过蒙毅出尔反尔,将定好的惩罚改掉,忽视了秦律的公正性,确实没考虑过蒙毅的心情。
青霓发现这些人——包括与自身性命挂钩的方士,没一个询问要怎么将功补过,只好自己打开话题。
“尔等往后……”考虑到始皇帝的面子,青霓将处子经血换成了它的大名,“切莫再用红铅炼药了。”
说到自己老本行,自己又确实对炼丹感兴趣,卢生没忍住问出声:“红铅从至纯至净的少女那儿取来,为先天精华,难不成它居然是毒物?”
青霓毫不犹豫:“它是人体的废弃排泄物,没有你们想象那样,采阴补阳,延年益寿的作用。”
卢生面色灰败,“谢、谢神女解惑。”
蒙毅借着这股东风,问出了自己的问题:“国师,陛下之前吃的丹药,可有问题?”
“有。”青霓认真瞧了之前丹药里的材料,配合系统搜索框里调出来的医药论述,念:“虚阳亡作,真水愈涸,这些丹药为阳药,助邪火,惟丹田虚冷者方可服食。”看了一眼始皇帝,开始瞎扯:“陛下,你身体正常,胡乱服药,反而会使阳气过剩。你所说的食用丹药后精神振奋,便是阳气浓郁后,刺激精神所产生的错觉。”
“错觉?”
“陛下每次服完药,丹田处是否会有火热之感?”
始皇帝一怔,随即点头,“先生如何知晓的?”
废话,那些方士拿炼出来的性激素给你当养生健体的长寿丹吃,谁吃了春|药,下面都会热。
“是否才服下去,精神亢奋,飘飘欲仙,又隐隐有不舒畅,稍微忍三五十个呼吸,不适之意才退去?”
“是!先生果真神妙,一字未差。”
青霓:“……”倒也不是神妙,就是吧……你吃了春|药,不去找人睡觉,憋着当然会难受。憋了一会儿,性|欲下去了,当然也就没有不舒服的地方了。
“你近些时候,是否感觉自己对后宫越来越没心思?”
“是。政已整整半年没入后宫,行房事了。”瞧了一眼神女的脸色,始皇帝疑惑:“这样能有更多的时间放在政务上,不好吗?”
青霓:“……”
青霓冷静了一会儿,开始琢磨怎么把性激素不能多吃的事情转换为高大上的修仙相关,解释给秦始皇:“陛下,吾等修行之人,奉行克己自律,以心去约束行为,而非借助丹药。”
始皇帝若有所思。
“三五次倒还可,再多,便会伤身。想行房事时,会发现自己有心无力。天长日久,肾囊会缩小,会无法生育……”青霓想了一下高血压、心脏病什么的在古代解释起来有些麻烦,索性说得更严重些,“精气神逐渐萎缩,病入膏肓,油尽灯枯。”
卢生身体一抖,头皮发麻,无意识地摸上了自己手臂皮肤,感觉很快这身皮就要被暴怒的始皇帝扒了。
自己这是给始皇帝送毒|药了啊!如此深仇大恨,没有被诛九族,都是始皇帝仁慈大度了!
“陛下,我……我……”卢生欲哭无泪,他说自己不是故意的,也不是六国余孽想要害陛下,陛下会相信吗?
陛下冷冷地扫了他一眼,现在也没心思管他了,询问神女:“先生,政如今身体……”
好在,神女告诉他,之前吃的那些丹药,由于炼药的人手法不太行,多多少少藏了丹毒,那些丹毒进了他的身体,有些影响,不过,好好养一段身体,还能够恢复,就是以后别再吃方士炼的丹了。
“吾回去书写炼体之法,陛下务必坚持每日锻炼,便能养生长寿,排出丹毒。”
始皇帝一口答应下来。
蒙毅看青霓的目光,仿佛在看再生父母。他陡然冲着青霓深深一弯腰,行了大礼,“国师救了吾主上,毅感激不尽!日后,若有所需,必从差遣!”
这么一片赤诚忠心,令始皇帝清冷的眸光染上了暖意。
而且,蒙毅是当着他的面说出来的话,很明显那些差遣就不可能包含对他,对大秦不利的事情。
“不必谢我,上天有好生之德。”神女再次说了这句话,嗓音轻柔若云烟,她看向卢生,似乎认为他在失落,便道:“你的丹药虽是邪道,却能往另一方向发展,水能成洪灾摧毁人间,也可浇灌作物哺育万民,端看如何去引导它。”
卢生泛白的面孔涌上了血红,就像是木偶被人注入了精气,激动地看着青霓,“玄女娘娘是要教小生如何炼丹吗!”
“我们不曾有师徒之缘。”神女的声音并不冷酷,可对于卢生,这依然是数九寒冬的冰水,将他所有的小心思浇灭。
神女接着说:“吾只为尔等指明一个方向,尔等需自行钻研。”她抬起手,对着前方一座需要四人合抱才能围起来的假山一指。
——系统,兑换高级噩运符,使用对象:假山。
不等众人反应,晴天一道惊雷劈了下来,轰隆一声,山石炸了一地。
蒙毅第一反应挡在了始皇帝面前,微微蹙眉。始皇帝也被惊到,望着破碎的假山,久久没回神。方士们吓一跳,差点就四散跑开,郎官们也乱了呼吸,好几个人不假思索地拔了剑。
青霓亦被雷霆震得心头一跳。
居然运气那么好,随机到晴天落雷的噩运!好极了,这种震慑力正是她需要的!
神女平静地侧头,甚至还能态度温和地对着卢生微笑:“你过往炼丹时,是不是多次炸炉?”
“娘娘怎么知道的!不仅我炸过,我们方士炼丹的时候,都炸过不少次。”
“这种爆炸,若是能引导成武器,就能如方才的雷霆一般,炸碎山石。若是再锻炼一番,可炸毁城门。”
“啊?这个要怎么引导?把正在炼丹的丹炉运送上战场,然后算好时间,投掷到敌军那边,等它炸开吗?”
神女似乎被话语逗到了,忍俊不禁:“丹炉会爆炸,是因为里面有药物翻滚,丹炉换成其他物件不就可以了吗?”
蒙毅虽是文官,可他家学渊源全是武将那边,他爹曾担任秦国的副将,打败过楚军,杀死了楚军大将项燕,他哥哥如今还驻守在上郡,威震匈奴。此刻一听青霓的话,他眼睛立刻就亮了:“把会爆炸的药物放进箭杆里,射入敌军军阵才炸开,这样子能做到吗?”
神女含笑,没有给出确切答案,只是说:“我不能再多说了,能做成什么样子,该是你们努力的成果。”又看向方士们:“这才是将功补过。”
蒙毅心里已经有了定论,向着青霓一抱拳,以作感谢。
始皇帝亦是将目光投向了这些方士,给出了承诺:“若是尔等将其做出来,朕便赐予尔等公乘之爵。”
方士们忽然感觉浑身有了动力,齐声高呼:“谢陛下厚爱——”
“谢国师仁慈——”
秦实行军功授爵制度,以首级算军功,共有二十等爵制,而他们这些方士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哪能去战场赚军功,而如今四海升平,更是没有上升路径了。现在,努力琢磨出怎么把炸炉的威力用在战场上,就有爵位拿!公乘也算高爵了,除了赏田赏地,出入还给配套公车呢!
比起当平民,或者认罪被诛杀,这实在是好过头了!
还等什么,兄弟们,冲!
侯生走过来,双眼灼灼地盯着青霓,心悦诚服:“多谢国师,若不是有国师在此,我等就要犯下大错了。”
神女对他微笑,“硝石,硫磺,还有炭,是丹炉爆炸的关键,具体份量,就要尔等自行摸索了。”
青霓:好像是一斤硝二两硫磺三两木炭来着?也不知道对不对。不能说,说错了会破坏神女无所不知的形象。
“若是勘破了爆炸的奥妙,还可以试着琢磨:为何丹火有黑色、白色、蓝色及其他颜色?倘若炼制出不溶于水的白色粉末有何用?倘若炼制出不同颜色的块状,它们也分别有何用?炼丹一途神秘莫测,尚有许多值得摸索的地方,学得一二便可受益终身,得窥大道,望诸君勤勉。”
方士们被诱惑了,爆发出一种他们自己也十分惊讶的热情:“国师放心!我等一定认真钻研!”方士被送回炼丹的宫殿,也不像之前那样,可以随便出入宫中了。但他们一个个干劲十足,没有心神去关注待遇的不同。
“为了爵位!”
“为了大道!”
“说不定能得到长生!”
“或者被神女青睐,传下修炼的法门!”
“炼丹……不对,是琢磨丹药为什么会炸炉!”
徐福过来时,就闻到了满屋子硫磺味,控制不住皱眉,“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之前怎么突然被陛下押过去?难道是谁的丹药炼出问题了?”
卢生看到徐福,一把攥住他的手腕,“徐福!我记得你炼丹水准是我们之间最好的!”
“呃,对……是这样,怎么了?”
“加入我们!一起为神女效劳吧!”说这话时,卢生漆黑的双眼里爆发出惊人的亮光。
硫磺味太刺鼻了,徐福抬起没被捏住的那只手,本来是要捂住口鼻的,此刻,没控制住地去遮住自己的眼睛。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太刺眼了。
“卢道友,你在说什么?什么神女?什么效劳?”
“我们炼的丹药有毒,差点害**陛下,也差点害**我们自己,多亏了神女提醒陛下,才没有让我们自寻死路。”
“等等!”徐福一言难尽地看着卢生,“你是说,那位国师出卖了我们?而你还很高兴?”
“什么出卖,这也太难听了,明明是拯救!要不是神女求情,我们就要被坑杀了!她还为我们指了条明路……”
徐福目光一一扫过其他人,发现他们脸上都是一副认同与自豪的表情,仿佛被洗脑了。
“……”
你们醒醒啊!要不是那神女告状,你们根本就不会被始皇帝问罪,你们不去怪她,还感激她?!怪不得这神女能哄住始皇帝,原来“功力”如此深厚!现在其他道友也被那神女糊弄住了,对她深信不疑!
徐福背后寒毛直竖,话没听完就:“失礼了,告辞!”转身就走,快得仿佛后面有狗在追。
侯生走到卢生旁边,茫然:“他来做什么?怎么刚来就走?”
“他不相信国师是神女,觉得我们都被骗了,就走了。”
“啊?算了,不信就不信吧,那是他没有福缘,以后等他知道他错过了什么,就会求着我们要加入了。”
“也是,没听完是他的损失。”
另一边。
徐福快步离开后,自言自语:“真是恐怖的骗人功底,幸好我跑得快,不然也要跟那些人一样,被骗了还帮她数钱。”
*
方士们都离开了,青霓也有点想回去了,可始皇帝还没走。
得想个完美的退场才行!
神女动了,始皇帝下意识将视线移向她,少女行到花圃前,止步伫立,绰约的身姿侧对着他,无瑕玉肌在日光下几近透明。
青衫袅袅,宁静自在,从头到脚,每一寸都透露着仙气,仿佛她所在之所,就是适合归隐的仙居。
神女半垂着眸子,凝目注视凤仙花,忽而俯身前倾,手指轻轻抚摸着犹沾晨露的花瓣,一缕发丝垂下,被触到的瓣尖轻轻一颤。
“先生喜欢这凤仙花?”
神女弯腰,拈起一片落进泥里的花瓣,拂去上面的尘埃,微微一笑——
“这花,开出了生机。”
——什么是装逼呢,装逼就是不说人话。
始皇帝浑身一震,看着那凤仙花,若有所思的模样……鬼知道他悟出了什么,反正不关青霓的事,青霓只负责拈花一笑,笑完就很自然地离开,徒留始皇帝在原地沉思。
半晌。
都快确信陛下是在发呆的蒙毅,冷不听听到一声——
“蒙毅。”
“臣在。”
“朕已命人在咸阳修筑国师府,你速速令人快马加鞭,再送一封信回去,将要抽调送去国师府的宫人拦下,换为隶臣妾。”
蒙毅讶然。
**为“臣”,**为“妾”,隶臣妾便是**奴隶。
“陛下,为何不用良人?更干净些,国师或许会喜欢。或是赠予旧郑卫之女与赵女,这些地方女子俊美,国师看了更赏心悦目。”
始皇帝亦弯腰捡起一片花瓣,指甲尖一寸寸往上顶,龟裂开蜿蜒碎纹,他摊开手掌心,让蒙毅看那碎开的花瓣,道:“国师喜欢生机,若是特别允诺隶臣妾尽心尽力伺候国师时,可以头戴簪钗,面上敷粉,待隶臣身高六尺五寸,隶妾身高六尺二寸时,便放免为庶人,赐金百两——他们有摆脱奴籍的希望,自然就会展现得生机勃勃。”
这样,国师也会更喜欢。
蒙毅领命,随着他的离去,同行来泰山陪始皇帝封禅的百官们,也各自收到了消息——
陛下不再痴迷方士们的丹药了!是国师劝说的!
消息传到左丞相李斯耳中时,他问了三遍带来消息的下人:“陛下真的不再吃丹药了?陛下只服用国师的丹药?那些方士不再有特权了?”
得到确切回复后,李斯吸一口气,“陛下居然没有恶了国师,看来,我要再往重些审视国师的地位了。”
右丞相冯去疾得到消息时,“铮——”一声,弹断了琴弦,老泪纵横:“好好好,国师甚好,能劝得动陛下!老臣再不用担心陛下吃丹药吃坏身体了。”
通武侯王贲拔了剑就去找人对打,一通酣畅淋漓的比斗后,快活地大笑,“今天真是个好日子,我听到了最好的消息!”
……
陛下沉迷于**,真是急坏了一群臣子,他们劝也劝过了,哄也哄过了,陛下就是不听,现在比起沉迷吃丹药,沉迷神女,真是再好不过了——至少神女不会让陛下暴毙。
然后,他们喜极而泣时,又听到了另外一个**的消息——陛下要在咸阳,正式举办隆重的拜国师典礼,彻底将神女的地位定下来。
上层的官员大多数举双手支持。
能用国师的位置将一位神仙拉到大秦这边来,他们求之不得!这可是神仙,万一她什么时候高兴了,送出灵丹妙药,哪怕不是长生的丹药也赚了。
没看那位卢氏方士,得到神女怜惜后,肤质一下子变得滑嫩如鸡子吗!
咸阳。
此时,让奴隶在咸阳修建宫殿作为国师府的信件,通过八百里加急,终于送到了留守咸阳宫的始皇帝长子——公子扶苏手上。
这位才二十岁的青年眼神温和,没有半分攻击性,一举一动都带着受儒家影响的文气。
展开父亲送过来的信件后,他的眉头慢慢地蹙起,待到看完后,拿上这卷特意用帛来承载书写的信,去了自己老师——知名大儒淳于越府上。
“老师,阿父拜了一人为国师,特许她与自己平起平坐,还要为她建宫殿,与皇帝相同规格。”
“什么?”淳于越谨慎地问了一遍,“陛下真的已经决定了?李斯他们没有劝陛下?这个国师又是谁,徐福?”
“不是徐福,是一女子,自称九天玄女,阿父被她迷惑,相信了她的戏法是神迹。”
“陛下他糊涂啊!”淳于越长叹,“此前已为诸多方士白耗国库,如今居然允许一女子与他平起平坐,这……必是祸国妖姬!”
“**,冯相没有拦住阿父,也不知是不是受到了责罚,阿父一意孤行,此前就因为吾等对方士的不喜十分不愉,如今若再遭百官阻拦,不知会有多少人平白受责难。”
淳于越瞧了一眼跽坐在自己对面,面有忧色的青年,微微颔首的同时,又忍不住想叹气了。
他这个学生是让他极为骄傲的存在,受儒学浸染,和善仁爱,和他那个**父亲不一样。可,有得就有失,太仁善了,导致他对人心都喜欢往好的方向想。就比如担心李斯……这有什么好担心的,说冯去疾会劝谏始皇帝他信,李斯?这人对权势极为热衷,贯会揣摩上意,没摇旗擂鼓助威表示支持,已经算他还有点羞耻心了。
“如今陛下不在咸阳,吾也无处劝谏,公子切莫着急,也不要去信在信上劝说,一切等陛下回宫,我们再做计较。”
扶苏认真地点了点头,冲淳于越拱手一作揖,“学生也会劝阿父莫要做错事。”
淳于越送走扶苏后,起身就去了咸阳宫中,找和自己同一个集团的博士硕儒们,将此事一说,道:“我等受陛下恩重,岂能和那些阿谀之辈一般,喏喏连声,眼瞧着陛下误入歧途。何况,造宫殿大兴土木,受苦的也是百姓。”
其他儒生便问:“我们能做什么?陛下虽然设立了博士,可我们被李斯那些法家压制,只有参与决策的时候,很少能够参政议政。”
淳于越知道他们的小心思,沉声道:“待陛下巡游回归,还请诸位与我一道,跟随大公子,进言陛下!”
“大公子?”儒生们惊喜,“大公子居然愿意管这事?”
“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之天下也。陛下如今独断专行,非要将一对国家无利的骗子凌驾于众生之上,使黔首供奉之人又多了一位,今日是建宫殿,来日便是奢侈无度,取用不绝,日积月累下来,怎能不使黔首心怀怨愤?大公子学儒法,以民为重,自然会为了万民发声。”
看淳于越脸上不由自主流露出一丝骄傲的样子,就知道他是真的很满意这个徒弟了。
其他儒生脸上亦是流露出热切期盼。
“好!”惩罚小核不停高潮H 大炕上的性启蒙全文阅读
“大公子仁厚!”
“等到大公子上位,我等才有一展才学的余地。”
扶苏能在朝堂上畅所欲言,和始皇帝意见不同时有争锋相对的底气,是个人就能看出来公子扶苏地位有多稳固,始皇帝对他有多看重和疼宠。只要他不自己作死,帝位绝对稳了。
前提是,不作死。
三天后,第二次八百里加急的信件传来,却不是什么民生大事,而是始皇帝要为国师举办典礼,祭祀祖先,昭告天下。
……为一个骗子举办典礼?让全天下都知道阿父被人假冒神仙骗了?还要让她打扰先人安宁?
如果是在石牛股下放金粒,吹嘘石牛可以拉黄金,骗别国君王派人来上门自提,自己国家的军队得以跟在后面灭了敌国——这种有利于国家的骗局也就算了,可她对国家一点建树也没有,何德何能享此光荣!
公子扶苏脑海里那根代表理智的弦,断了。
“大公子,你说什么?”九卿之一,负责各种典礼的奉常大脸懵逼,“不要准备典礼?”
“是的,还请奉常帮一帮扶苏,这典礼不能办,会让阿父,乃至大秦,成为一个笑话。”
奉常动了动身子,跽坐得更直了,认真打量着面前的青年。还是那么温和柔善,甚至能嗅到一股清而不淡的熏香。
“大公子。”奉常为难,“这是陛下的吩咐,下官若抗旨不尊,恐怕陛下会不愉,”
扶苏语气坚定:“一切罪责,扶苏一力承担,奉常到时只需说是扶苏以性命逼迫于你,你无法罔顾大秦长公子的性命,阿父也不会责怪奉常。同时,一封帛书从咸阳城出发了。
公子扶苏体恤信使,没有和始皇帝一般,要求八百里加急送到,只按照正常快马的效率。
“约莫……三天就能送到。如果阿父的车队已经出发去东海了,那应当能在东海相遇。”扶苏算着时间,喃喃自语。
他老师慌忙前来,“你……你给陛下去信了?我不是说先不要行动吗!”
扶苏解释道:“阿父不止要请那人当国师,还要举行典礼,祭拜祖先,等阿父回咸阳再劝说,就来不及了。学生就去找了奉常,让他不要准备典礼,再去信给阿父,看能不能劝他打消念头。这世上根本就没有神仙。”
“你还让奉常停了典礼?!”
淳于越匪夷所思的样子,也让扶苏困惑了,“老师,学生做得不对吗?既然那人是骗子,自然不配举行典礼,而等阿父回来,该准备的也准备好了,民力已经消耗了,到时再停,岂不白费力气?”
淳于越嘴巴张了张,似乎想要说什么,最后之憋出来一句:“你的想法是对的。”
“那老师为何……”
“但是做法不对啊!你劝说陛下,使他改变想法,这才是人臣该做的,可你直接越过陛下,将指令改了,犹如救火投薪,陛下恐怕会勃然大怒!”
“学生不怕。”扶苏固执道,“等阿父回来,一切都晚了。该投入的钱财,已经投进去了。”
“你……你糊涂啊!陛下明显正是对神女兴致最浓时,谁说话都不好使——唉,事情已成定局,只能祈祷你送去的那封信,能让陛下回心转意吧。”淳于越说着连自己都不信的话。
然而,信没有到始皇帝手里,半路就被劫了。
劫它的人并不是项梁,尽管他是原楚国贵族,尽管他在暗地里筹谋着如何反秦复国。
或者,说得明白一点,他去了,但是没有成功。这封皂信,被另一伙人劫走了。
一无所得的项梁生着闷气回到了宅子里,一脚踏过门槛时,铺了砖石的地面猛然一震,项梁收腿及时,才稳在了门框前,没有脚下一滑劈叉坐下去。
项梁神色一下子就冷了。他往里走几步,便听到里面传来少年们的叫好声。
“好!阿籍,你太厉害了!”
“我敢打赌,没有人能比阿籍的力气大。”
一道带着微喘的声音笑着响起来,“这当然!谁如果举起了我举不起来的东西,我愿意认他当大哥,他叫我往东,我就绝不往西——怎么样,要不要再来一次?”
“什么?你不用休息吗!”
“起——来!喝哈!好棒!阿籍比那据说从战场上下来的武师傅厉害多了,他都不能像阿籍你一样,把这么大一个石锁举起来。”
“能不能走两步?哇,阿籍你怎么做得那么轻松,平时吃什么才有这个力气!”
一群少年围着中间一个十三四岁,穿着短打的少年,他有一双罕见的重瞳,两手正将一个石锁举过头顶,胳膊鼓起的肌肉坚实有力。
面对小伙伴们的吹捧,重瞳少年嘴角以肉眼可见的弧度咧起,在地上走动,缓慢的步伐看似是因为举着重物,可项梁又怎么会不知道,他这侄子只是在享受同龄人崇拜的目光。
——这孩子从小就喜欢万众瞩目的生活。
如果国师真的是神仙,并且表示要收徒,哪怕只是收学生,恐怕项籍收拾好包袱就去了  ——还有比跟神仙学本事,以后能够呼风唤雨,腾云驾雾更让天下人注目的事吗?皇位都不及这个吸引人。
幸好那是假神仙。
项梁:“阿籍。”
少年回头,看见项梁表情冷凝地站在圆拱门下,立刻将那三百斤的石锁往地上一扔,又是一波地动,地上的泥块抖了抖。“叔父!”
其他人也七嘴八舌地喊:“项叔!”
“项叔好!”
喊完之后,瞅着项梁脸色,立刻哄然做鸟兽散,各回各家了。
如今才十三岁,还没有取字的少年项籍揉了揉鼻头,摸了一道灰痕在鼻子上,“叔、叔父,你回来啦。”
项梁虎着脸:“你刚才在做什么?”
“玩、玩儿。”
“玩?诗书背了吗?剑术学了吗?你之前跟我说你不喜欢这些,那么,兵法呢,看完一整本了吗?”
“没、没有。”
项籍就差怂成一团了。被查作业,是大部分偷懒的少年都会害怕的事情。
“那你在卖弄什么?你那两把子力气?不好好学习,以后你当大官都会像始皇帝一样,成为天下人笑柄!”
项籍眼珠子骨碌碌转,“叔父——”他舔了舔运动过后,有些干燥的唇,转移话题:“你现在回来,是东西已经拿到手了?”
“没有。”项梁语气硬邦邦,“被另外一伙人抢了。”
“秦?”
“反。”
项籍懂了,是跟他们一样,对秦朝不满的人。
“叔父你应该带上我的。”少年骄傲地说,“我力气大,以一敌百不在话下。”
“嗯,阿籍确实勇武。”侄子才刚被夸奖出笑容,项梁就平静地问:“所以,兵书背了多少页了?”
项籍垮了肩膀,“知道了,我这就回去背。”
叔侄并肩往里走,项籍好奇:“那女人真的有那么厉害,居然连赵政都骗成功了”
项梁瞪他,“你想害死全族吗?要称陛下!”
项籍撇撇嘴,“所以,他真的被一个女人骗了?”
项梁扯扯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他还觉得那是神仙——不过,赵……咳,始皇帝陛下素来自傲,觉得没人敢骗他,又痴迷长生,会被蒙骗太正常了。”
“之前他只是养了几个方士,现在连国师这个以前没有的职位都弄出来了,这是要举国之力,去供那个国师挥霍?”项籍稍稍侧头,不让叔父看到他眼底的羡慕。
——翻手之间就能够使始皇帝允诺和对方平起平坐,荣华富贵唾手可得,骗子当得那么成功,足以史上留名了。
项梁摇摇头,“暴秦本就不得民心,如今黔首被更加的剥削,恐怕这天下得不了长久了。”
少年项籍挠挠头,很想问,黔首会不会被剥削跟他们有关系吗?作为贵族,叔父昨天不是还涨了田地的租子?
*
得知了信被劫,扶苏万分错愕,“这……”
淳于越想到了某个可能,脸色一下子灰白了,“大公子,有人要拿你的信去攻击陛下。”
“什么?谁!”
“六国余孽。”
从六国被灭后,大部分贵族都没有事,被始皇帝放了,导致一些贼心不死想要复国的人藏着心思在暗处,等始皇帝犯错。
项梁是一个,张良又是一个。
张良是韩国宰相张平的儿子,同时也是劫走了帛书的人。
不过,在同村的人眼里,这个张姓男人,就是一个肤白貌美,比不少女人还清秀好看,到现在都没娶老婆,一事无成的文弱书生。见到他从村子外面回来,也只是随口打个招呼:“张生,刚才出去了啊?”
张良平静回应了对方,手里稳稳地拿着装帛书的盒子,这村子里的人每天忙活生计都困难,没有人去关心那是什么。
为了抢到这个盒子,他做了伪装,花了不少钱去雇佣游侠,而接下来,他还要继续撒钱。
……也不知道家财之后还够不够雇佣大力士。但是,始皇帝拜国师,真的是这位帝皇千载难逢出错的机会,他舍不得放弃。
想到自己之后的计划,张良情不自禁地露了一个微笑。村子里的年轻小伙瞧着他的脸,没忍住叹了一口气。
这么一个赏心悦目的美人,怎么偏偏是个男的呢?
那目光如芒在背,显眼到张良想忽视都不行。
看来要早出晚归一段时间了。张良想。被人关注着,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他要做的事情绝对不能够暴露出去。
很快,村里的小年轻就无瑕去看美人了,他们都被一个消息吸引去了注意——
始皇帝要拜一名女子为国师,而扶苏公子不赞同这事,并且拆穿了国师只是个骗子。他们至高无上的君王,似乎看走眼了。
“什么?已经拆穿了吗?我听到的传言怎么是扶苏公子还在怀疑?”
“我听到的是扶苏公子和陛下争吵,各有各的想法,谁都不服谁。”
“反正不管听到什么,陛下被骗子骗了是事实吧?如果真的是神仙,大公子是他亲儿子,又怎么会故意撒谎说不是呢。”
“大公子都特意写信去恳求陛下不要再执迷长生,国师是个骗子的事应该是真的了。”
“没想到啊,那么英明神武的陛下,居然也会受骗。”
信使的死亡,让始皇帝和扶苏两拨人的追查就此中断,一时半会不会有新的进展,张良也怕有人摸到这儿来,将流言散播出去后,立刻收拾行李,连夜离开村子。
那张信帛,经由火盆,渐渐烧成了灰烬。明月如镜,高悬半空,与火焰一同交织在张良面上,光影好似黑白色盛开的花。
张良烧完信,又拨了拨火盆里的灰,确定没有遗落碎片后,打水净了手,自言自语:“始皇帝,别人都以为你是被方士迷惑了,我知道,你不是。”
“你早就看出了大秦的弊端,秦以军功立国,如今天下已定,底层人民没了向上爬的通道,军队又已赏无可赏,那么多场战争,纵然是一整个天下,也不够分了。他们没有哗变,不过是因为你在。”
“论功绩,论远见,你确实配得上超越三皇五帝的赞誉,始皇帝,名副其实。你的威望压得住军队,压得住生活在严苛秦法下苦不堪言的黔首,但是,你今年已经四十了,还不知道能活几年,你一死,大秦必乱。”
“你不敢死,所以追求长生,那名国师,只是你推出来稳定民心,假作大秦有神眷的工具罢了。世上哪有什么神仙,你不信,我不信,有识之士不信,上层贵族不信,可是,黔首和奴隶无知,他们会信。这样确实就足够了。”
“你的想法很好,可惜……”
他棋高一着。”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国语对白熟女 硬了; 自己对准了坐下来视频
上一篇:半夜睡不着想看点刺激的 脱了在阳台趴着虐臀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