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在床头双腿大分H 伸进内裤里揉捏视频免费

2021-10-29 09:54

始皇帝来的时候很不巧,青霓正在写东西,便直接让他们进来了。
扶苏跟在始皇帝身后,穿着粗布缝制的衣服,磨得那身细皮嫩肉哪哪都不舒服,眉头紧锁。
便在这时,他听到一声清淡典雅的:“客人请坐。稍等,吾正在整理一些东西。”
扶苏下意识抬头,便见明净几案前,青衣少女仪态端庄,手中执笔,在竹简上书写着什么。垂首时乌发如绸,遮了半张脸,看不大清楚样貌。
扶苏受儒家熏陶,自小便爱重礼仪,此刻一见这国师写字时坐姿端正,自有一股精气神,便先升了三分好感。
始皇帝往旁边客几前的垫子上跽坐下去,扶苏没多想就要跟着坐,始皇帝却是轻飘飘地扫了他一眼,语气冷淡:“怎么,这么没规矩吗?”
扶苏猛然惊醒,想起来这时自己只是下仆,有些僵硬地站到始皇帝身侧后方,脸羞耻得通红。同时想起来之前,始皇帝冷漠的话语:“你是朕儿子,朕才几次三番容忍你在朝议上针对我的旨令,若是寻常官员,早下狱充去当奴隶,修路修长城了。”
那时,扶苏怔怔看着始皇帝的背影。
所以,阿父是要将给予他的殊荣收回了吗?
阿父他真的这么无情?
扶苏至今仍是不敢相信,自己被扔来给国师做下仆了。
青霓用小篆把自己要抄的东西抄录了出来,这才侧头去看始皇帝,开玩笑道:“陛下来此,莫不是感觉到我将炼体之术抄录完全,循着味儿过来了?”
始皇帝惊喜:“先生是要将炼体之术教与政了?”
“砰——”长蜡烛台促然倒地,烛火并未点燃,蜡烛碎了一地,有几粒碎片溅到始皇帝衣摆上,令他面露不悦之色。
扶苏却没看到。
他踉跄着撞倒烛台后,只顾着呆愣在原地,满脑子都是自己那大权在握,骄傲无匹的父亲的自称——
政?
不是朕?
他只知道阿父亲口允诺国师在大秦的地位是与之平起平坐,可……阿父居然能做到这种地步?!
始皇帝“笃笃”敲了两下桌子,扶苏回过神来后,立刻致歉,“抱歉,我……我这就收拾。”
扶苏蹲下身去,生疏地开始打扫地面。两股视线只是在他身上停顿了一瞬,便移开去,仿佛他并不值得在意。
青霓是真的不在意,她又不认识这人,始皇帝嘛……他就是故意的。
就该让这小子体会一下,他没了特殊待遇,是什么样子!看这小子还敢不敢有恃无恐,天天气他!始皇帝狠心地想。
“先生。”始皇帝目露期待,“这炼体之法,政如今可以看吗?”
青霓递给了他。
始皇帝一眼扫过去,第一条就是食谱,食谱第一句就是:少油少盐,素多荤少,多吃白肉。
陛下:“……”这么惨的吗!不放盐不是没味道吗!
下面还附带了每日的健身表,画图示意了怎么做,什么跑步、引体向上、俯卧撑、太极拳等等,他听都没听说过。
也对,神仙的炼体方式,长寿秘诀他怎么可能听说过。
始皇帝郑重地将竹简卷起来,拿在手中,“政一定按照先生安排的时间,每日卯正去花园中练习太极拳,吸收朝阳初生时,那一抹先天紫气。”
神女含笑:“那先天紫气是鸿蒙初开,乾坤未分时的大道之基散出来的一缕机缘,为至真至纯之气,陛下须择一至阴至清之地,打太极拳时方能以太极分两仪,借来紫气炼体。”
始皇帝听得有些艰难,某些字词还需要联系上下句才能知道对方用了哪一个字。
这大概就是道祖徒弟的底蕴吧。陛下想,有的时候一卷说尽了神仙妙事的典籍,抵不过真仙信手拈来一句她视之如常的话。
青霓悄悄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修真小说看得多了,这些话编也能编得出来几句……等等,她刚才说了什么来着?算了,记不清了。
始皇帝:“不知这至阴至清之地是……”
神女高深莫测:“往北去。”
*
马车平稳地向前驶去,穿过一条又一条条街道,国师没有喊停,就是漫无目的的一直往北走。
开车的不是赵高,始皇帝一个眼神就让赵高让位了,然后,扶苏被亲爹塞了条马鞭,言简意赅:“赶车。”
扶苏:“……”握着那根马鞭,心情复杂。
从大秦长公子沦落到赶车人,只需要他爹的一个念头。
驶着驶着,扶苏就发现这个方向不对了。
始皇帝每征服一个国家,就会在咸阳城北,泾水、渭水相交处的山坡上临摹修建该国宫室,六国的美人,还有钟鼓乐器都在里面,算是始皇帝的后宫所在。
——他的母亲在未去世前,也是住在里面。
扶苏纠结了一下,隔着车门向国师汇报。
就……你看,往人家的后宫去是不是不太好?
车内,国师的嗓音很平淡,似乎对扶苏的顾虑并没有感觉,“正是此地,去罢。”
扶苏等了一会儿也没听到始皇帝出声阻拦,也只好拿起马鞭,继续往那片宫殿群——也就是上林苑去。
到地方后,青霓便在始皇帝面前故意先露出凝重之色,又微微一笑。
始皇帝也飞快打量了一眼自己让人建造的上林苑。感觉……没问题啊?又大又漂亮,虽然不是秦风的黑沉大气,可金碧辉煌的外表,也是咸阳一道亮色。就连地址,都是特意请风水师看过的。
神女忽然开口:“此地不错,风水宝地。”
始皇帝微微一笑,“吾差了十八位风水师,认真勘察后,定下的地方。”
神女微微颔首:“陛下常住这上林苑中,便能借六国气运吸收紫气了。”
“六国气运?”始皇帝一怔,“六国还有气运?”
“此地住着亡国的六国贵女,便还有气运。”
神女瞳孔倒映着那片连绵宫殿,不像是在看外形,更像是在瞧着其他的什么,“此地囊括了六国之运,镇压此地一日,便会一心一意为大秦绵延国运,直到六国国运消弭。”
始皇帝:“要如何镇压?”
神女便侧头,眸光盈盈笑看着他,也不说话。
始皇帝一瞬间明悟了。
是他!
他在一日,六国便要被镇压一日。
扶苏瞧着自己阿父心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了起来,心里一劄眼间闪过两个字:奸佞!
这么甜言蜜语说好话哄他阿父的,不就是老师说得那种媚上佞臣吗?
几乎是下一秒,扶苏自己强行打消这个念头:不行,不能想当然,不能没有证据就怀疑人,万一……嗯,万一这真的是人家看风水看出来的呢!
始皇帝又问青霓:“六国国运何时会消散?”
“待到六国之人从心底认可自己是秦人时。”
始皇帝沉默了。
这事可不容易,哪怕骄傲如秦始皇,也不敢说自己能让六国子民都打心眼里忘记旧国,视自己为秦人。
至少,三代之内很难。而秦始皇,他可不一定能活够三代。
上林苑中,不知是六国的哪位女子在吹笛,音色空灵,穿透性极强的笛声随风而来,悠悠长长的音乐在述说着对故乡的思念。
而六国遗下的女子男子有了孩子,或许会对孩子讲述她/他的故土,描述那个藏在记忆里的国家,所以,才说至少三代内,很难让人完全收心。
不过,始皇帝就喜欢头铁挑战高难度。
他就不信了,等百越被攻打下来,其间的骆越之地被大秦收入囊中,用一年三熟的稻谷养活秦人,每天吃好喝好,还能真心实意怀念以前的苦日子。
神女绰的一问:“陛下,吾的宫殿能否建在这上林苑中?”
始皇帝眼中浮现异色,“先生怎能屈尊住在此地?”
这可是他后宫住的地方。
神女淡然地笑了,却是一钩淡月天如水的恬静清雅,“是九重宫阙还是明月松间,与我都无碍,我心安然,便处处是心悦之地,又何来屈尊一说?”
扶苏欲言又止。
虽然对神女来说住哪都一样,但是,住他阿父的后宫,对外的意义就很不相同了。
始皇帝也不是会扭捏的人,他大大方方地说:“先生是不是喜欢这个地方的建筑?我让她们从宫殿里迁走,将上林苑都划成国师府。”
神女道:“迁走便无效了。”
迁走她还算是住在后宫里吗?
“秦将有大劫难,是六国气运反扑,长达十五年,凡王朝都会经历这一遭,度过了,便能再延续一世。”
始皇帝眸光一闪:“大秦没能度过?”若是度过了,神女也不会特意提出来。
“不错。”
“为何?”
“本该是可以度过的,却有神仙从中作梗。陛下可还记得我与你说的封神榜一事?如今天庭的天官,可都是周初的官员,对周天子忠心耿耿。”
既然都说到这地步,神女似乎也不打算隐瞒余下的部分了,“他们早已接连下凡,要颠覆大秦。”
扶苏听得一头雾水,又觉得这也太荒唐,太能编了,连什么天庭,什么天官,什么周天子,什么下凡都出来了。
连他都不会信的话,阿父更……
“天官下凡?朕倒要看看,他们有何等本事,能毁灭大秦。”始皇帝不仅信了,他还被挑起了与天斗的胜负欲。
扶苏:“……?”
青霓眼睛闪了闪,这才图穷匕见,“周朝的神仙暗中捣鬼,破坏了平衡,吾欲长住上林苑,助陛下镇压此地气运。不必迁走后妃,她们的思念与故国宫殿融合,又离不开秦宫的供养,才是将六国气运运输向大秦的根源,否则,化整为零散入人间,于秦无益。”
扶苏觉得自己抓住了破绽,“他们是破坏平衡,国师你‘下凡’帮助大秦,不算破坏平衡吗?”
始皇帝狭长的双目眯了起来。
扶苏心里有些高兴:看来阿父也发现了这处破绽!
下一秒,始皇帝:“轮到你说话了吗?怎么学的规矩?来人,拖下去鞭笞二十!”
这轻描淡写的口吻,仿佛完全忘记扶苏是自己儿子了。
扶苏猝不及防下遭受如此打击,呆愣愣看着始皇帝,哪怕被随行的暗卫拉下去,也做不出反应。
他们当然也不敢真的打重,就是意思意思几下,但是扶苏心受伤了。
唔,受伤程度堪比正史上他得知亲爹要发配他去守长城的时候。
另一边。
“不,这恰恰是补足了平衡。”神女对着始皇帝,将天机完完整整地道了出来,“周在三十七年前被秦国所灭,彼时天官们就多有不满,并在十一年前观测到秦的气运已势不可挡,便从那时起开始布局,要覆灭大秦。因着天有天规,他们不能明着来,于是一一洗去记忆下凡,入母亲腹中,重新成长,奉新主,灭秦朝。”
始皇帝:“他们……”
“成功了。”神女立在渭水前,身后是大河滔滔,青裙雪肤,好似亭角雪景与琉璃碧瓦,沐浴着云层上透下的神圣光辉。
面上是超越凡尘的庄严,宣告了预言:“按照原本的轨迹,十年后,陛下你会暴毙。”
始皇帝眉心紧锁。
暴毙这个词就是突然死亡的意思,一个好吃好喝养着的皇帝,“突然”死亡,本就带着一股微妙的色彩。
……看来,是周初的天官做了什么吧。
神女:“再三年,大秦在二世手中覆灭。”
刚拖着受伤心灵回来的扶苏:“……”
他、他这么没用的吗?
始皇帝深吸一口气,在神女移开视线,去凝望渭水的时候,眼风狠狠剜了扶苏一下——
你给朕等着!
扶苏内疚地低……等等,一个故事而已,他内疚什么?
扶苏琢磨了一下,大概是说故事的人态度过于肃穆,气质过于神圣,他脑子一嗡,不由得就跟着对方的话走了。
扶苏承认,在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竟真的把那人当成是无所不知的神女,在仰望神圣。
于是,他未及细想就有些沮丧地问:“国师,公子扶苏就这么没用吗?”
神女微微诧异:“谁说秦二世是扶苏了。”
扶苏:“……”扶苏震惊,“那是谁?!”
神女笑盈盈,轻飘飘:“胡亥呀。”胡亥?亥弟?
扶苏脑子里立即冒出胡亥的模样,    始皇帝第十八子胡亥如今还只是个十一岁的小孩子,在扶苏印象里,这是一个很贴心的弟弟,    会支持他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比如研究儒学,    还会给他打气——比如支持他去劝说阿父不要再下那些劳民伤财穷兵黩武的政令。
那么乖巧的弟弟,    受阿父宠爱也很正常,如今大概是阿父借国师的口告知他,要为大秦换继承人了吧。
是他让阿父失望了……
扶苏失落之余,却又隐秘地松了一口气。
这样也好,阿父更开心,    他也能向阿父请求当一名郡守,    埋头去为黔首做事。
“胡亥?”始皇帝诧异。
他确实宠这个儿子,    年幼嘴甜又表现得不畏惧他,但是说到把帝位传给他,那不可能,他就没考虑过这个事情。
难道是……扶苏后来被儒家越影响越蠢,    蠢过头,让他难以忍受?
始皇帝淡淡地瞟了扶苏一眼。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不可能。他还能更傻?
而且,实在不行他把人往长城蒙恬那边一扔,    只要能活着,这过于仁善的性子总能改好一二。
——当然,始皇帝这时候还不知道,    还有一个可能是,    扶苏公子见多了战争的痛苦,成为反战圣父了。
始皇帝又想:所以,    是胡亥优秀过头,    让他见猎心喜,    能舍弃十数年的成本,放弃所有为扶苏安排的布置,壮士断腕选择了胡亥?
嘶,平常也没看出来啊?
始皇帝有心多问问这是怎么回事——能够窥探未来,哪怕是以始皇帝的心性,也无法忍下这个诱惑。
可神女似乎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多么大的事情,她如蜻蜓点水,引起诸多思绪后一触便离开,徒留与此事息息相关的人心里荡起涟漪。
始皇帝看向上林苑,忽然道:“先生可要去苑中走走?择一块地,不日,政便请匠人修建宫室,请先生入住。”
“滴——”系统提示声响起,“恭喜宿主完成主线任务(二)。”
主线任务(二):进宫。
任务要求:住进秦始皇的后宫中,
任务进度:完成。
完成度:sss(完美)(备注:不仅住进秦始皇的后宫,还让他亲口允诺,你能随便挑选宫室)
任务奖励:忠诚符x5,积分1500。
青霓脸上的笑容更加开心了。
点开忠诚符的介绍,就是:只能对属于自己的奴隶、仆婢使用,死亡不退还,被使用者终其一生,都将对您忠心耿耿。
青霓在脑内连接系统:“小可爱,属于自己的奴隶,意思是不是只要我是其主人,就能够使用忠诚符。”
“对哒,哪怕你没有那人的卖身契也可以,比如你身后那人,如果被始皇帝送给你,就能对他使用忠诚符。”
青霓看也不看那人,语气严肃正经:“别开玩笑了,我就只有五张忠诚符,不能浪费在人身上!”
系统茫然地看了一眼扶苏。
用在这人身上,算浪费吗?这唇红齿白,俊脸雪肤的,哪怕还不知道他有没有能力,一张赏心悦目的脸作用也很大啊!
青霓:“来,给我开主线任务(三),我看看能不能一鼓作气给它完成了。”
“好嘞——”
主线任务(三):拜山头。
任务要求:你才刚进宫,位份低下,请选择一位夫人拜山头,获得她的好感。
任务进度:进行中。
任务奖励:书籍:体位108式(精),积分1650。
青霓:“这书名有点眼熟啊?我记得才108积分,用这个当奖励,也忒抠门了。”
“你看清楚嘛,后面还有个(精)字,它是精品版!108积分那个,你买下来后要自己去找方法练习身体柔韧度,才能作出各种高难度的姿势,但是这一本书里,有自带的拉韧带,练身体的方式,而且你在练习的同时,不知不觉就会了108种床技!绝对让秦始皇在床上飘飘欲仙,对你欲罢不能!”
青霓想了想,“也对,说不定就有用呢。”
不能小瞧任何一个道具!
系统:“肯定有用!你练多了还能长寿呢!”
长寿?
青霓不由自主看向始皇帝。
始皇帝感受到目光,侧头回望:“先生?”
青霓:“……”
不行不行,这个不能给始皇帝练!当然,她相信以始皇帝的心性,哪怕给他了,他知道是什么,也会毫无负担地练下去,但是,始皇帝肯定会经常向她讨教,询问这个姿势正不正确——那太辣眼睛了!
青霓坚强地露出一个微笑,回答了前面始皇帝的话,“那便去走走吧。选地就不必了,风水之说对凡人有用,于我无碍。陛下若是在意,便让人看了风水,修好宫殿,我直接入住便好。”
“好。”
……唔,给神女的宫殿,要和后宫那群女人隔开,夫人的宫殿是二层,神女的宫殿得让那些匠人想办法修到四层五层。那是天上星,和凡尘俗人怎能混为一谈。
始皇帝回头看扶苏,“你留在这里看车。”
扶苏:“……唯。”
上林苑出名时,是在汉武帝时期,汉武帝喜好狩猎,就让人修建扩大了上林苑,苑中开始养百兽,种名果异卉,成为历朝历代皇帝模仿和喜爱的皇家园林。
不过,如今的上林苑景色亦是美如画卷,宛若仙境。
青霓缓缓走在其中,感觉到风挟着花香拂过耳畔,心情舒坦。
始皇帝忽问:“此地比之天宫仙境如何?”
只看神女微笑着没有说话,始皇帝就明白了,便接着好似在感慨:“若是按照原本的轨迹,或许十二年后,这里便会被一把大火烧灭了吧。”
神女似乎没听出来始皇帝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宽慰他:“不必担心,此地完好无损,被烧的是咸阳宫室。”
始皇帝:“???”
朕的咸阳宫怎么了!
朕平时上朝、用饭、睡觉、批改政务,还修缮了不少次的咸阳宫,怎么就被烧了!
陛下心塞塞。
神女继续宽慰他,“万物皆有一线生机,如今命迹已改,只要大秦不出昏君,陛下便不必为此烦心,当着眼于眼下。”
始皇帝便看向了神女,笑道:“不错,是该着眼于眼下。”
青霓:“……”陛下,原来您还记着您要撩神女,和神女睡觉得到长生这事啊。
始皇帝:“先生便是我大秦的一线生机。”
神女含笑看着他,她不说话只笑时,就像是庙里疏离端庄的神像。
始皇帝就知道了,今天神女也拒绝了他的求约炮呢。
两人继续往前行走赏景。
青霓一边与始皇帝并肩,一边说:“陛下在上林苑中择一地建宫殿常住,除去吸收紫气以外,便是要以始皇气运镇压六国遗民。”
始皇帝一口答应下来。
青霓:“最好能与夫人们隔开,陛下想必也不希望晨间炼体时,被人看到?”
主要是,到时候科学减脂,锻炼身体,要跑步,要打拳,想想始皇帝跑步的样子被人看到……总有种偶像威严破灭的感觉。
始皇帝微怔后,心底立刻把这事的重要性往上提。
神女说得对,长生炼体之术,怎能被别人看去!
就在这时,两人都听到了一个声音,男孩子的,清清脆脆,还带着些许蜜罐儿养出来的娇气。
“快跑呀,跑快一些,谁得了首名,我就给他食物!”
始皇帝一听,笑了,“是我那十八子,胡亥。”
看到始皇陛下很自然就露出笑脸,青霓便知晓后世所言,始皇极宠幼子,恐怕有十分真了。
“先生可要过去看看?”始皇帝心里琢磨着,或许神女看见胡亥,就会多说一些关于秦二世的事情。
青霓思索一下,点了点头。
胡亥这个历史上有名的暴君,小时候长什么样子,她还挺好奇的。
转过去,就看见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站在高处,黑发没有束起,自然披肩,天生的笑眼笑唇,一派烂漫模样。
仔细看,五官还有些许胡人特征。
不远处,一群狗凶残地追着一群奴隶,其中跑不快的奴隶,摔跤的奴隶,便被口里滴着涎水的恶犬扑上去,撕咬啃食,奴隶在惨叫,而这个小男孩却半趴在栏杆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下面的“赛场”,每每看到有狗扑倒了人,便大笑着拍手叫好。
望着这一幕,始皇帝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他连比较重视的扶苏都没注意到被儒家教歪了,更别说去关注其余儿子了——胡亥私底下什么样,他懒得关注,只要他在他面前乖巧听话嘴甜能哄他开心就行。
没想到,居然让神女看到了这个……
始皇帝眼底隐隐显露了不悦之色。
终于有奴隶拿了第一,胡亥跑下去,便有宦人一声口哨将恶犬们召回,上好绳索,以免伤到小公子。那奴隶恭敬地跪伏,胡亥扬起下巴,“吾说话算话,会给你食物,你也可以拿回去给你家里人食用。”
奴隶千恩万谢,走向了一旁放肉的托盘,笑容满面,瞧着那块肉时,眼睛里泪珠闪动着光。
胡亥嬉笑:“谁说是肉了,那是吾的狗吃的,你吃的是那个!”有宦人捧着另外的托盘上前,上边赫然放着几粒黄豆。
奴隶怔愣在原地,脸色愈发苍白。胡亥哈哈大笑,觉得这个乐子真好玩,他养的恶犬一窝冲向装肉的盘子,大快朵颐。
“胡、亥!”
胡亥扭头,“阿父——”他笑着奔过来,似乎为人单纯爽朗没有心机,“阿父,你怎么过来啦,也不派人与我说一声,这么热的天,我好让人提前准备好冰饮,让阿父解解暑。”
“你在做什么?”始皇帝沉声。
“玩呀。”他颇为亲昵地晃着始皇帝的胳膊,甚至略带抱怨:“管奴隶的小吏还不许我提太多人,就这么几个玩起来不尽兴。阿父你帮我罚他!”
振袖声响。胡亥循声扭头,便看见一青衣女子甩袖就走。
胡亥先是迟疑,随后恍然大悟,“阿父。”他笑得天真无邪,“那是你的新宠吗?好没礼,居然甩下阿父先走了。”
“那依你看,朕该如何罚她呢?”
胡亥眼睛一亮,当真直说了:“听说美人被割了鼻子也还是美人,动劓刑吧!”
始皇帝似笑非笑:“你倒是学律法学得很好,还记得劓刑。”
胡亥眼皮一跳,本能觉得哪里不对,仔细端详着亲爹的脸色,又看不出来哪里不对。“还、还好?”学着大兄扶苏往日谦虚的模样,腼腆一笑:“都是老师教得好。”
始皇帝将手一抽,垂眸冷漠地看了他一眼,转身便走。胡亥听着那句“来人,送胡亥公子回宫,无朕诏令不得出”吓了一跳,“阿父,为……”
暗卫现身,“公子,请随属下离开。”
就这么一阻拦,始皇帝已经转入一条绿荫小道,不见了人影。
胡亥恨恨地瞪了暗卫一眼,暗卫不为所动:“请公子回宫。”
胡亥回到自己寝殿中,把门哐地一摔,怒气冲冲走了进去。
一道声音传来:“谁惹我们胡亥公子不高兴了?”
胡亥看过去,发现赵高正跽坐在殿中,登时笑了起来,“老师!”小跑过去,“我之前在上林苑碰到阿父了,老师不用替阿父御车吗?”
赵高道:“陛下另寻了御车的人。”他不欲多说,转了话题:“小公子还不曾说,方才怎么不高兴了?”
胡亥就把之前始皇帝的态度一说,赵高一拧眉,“坏了!”
胡亥不解:“哪里坏了?老师你给我说说?就像以前那样。”
赵高无奈:“你也该动动脑子了,不然若是以后你能继承大统……”
胡亥一摆手,理所当然地说:“如果真有那一天,我就想享乐,在坐帝位上尽情享受,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他们都要听我的!朝政?有老师帮我管不就好了吗?”
“……”赵高:“我方才说‘坏了’,是指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除了我阿父,世上还有我不该得罪的人?”
“有。神女。”
“那个装神弄鬼——”
赵高连忙捂住胡亥的嘴,“那是真的神仙,公子慎言!”
胡亥眨了眨眼睛,赵高松开手,强调:“她和那些假货不一样,这一位是真神,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好吧。原来世上真的有神仙。”
“公子你在陛下面前对国师不敬,陛下才生气离去。不过,不知者无罪,公子你也是在为陛下的权威着想,据我观察,那位神女心中仅有大道,对于些许小事如雁过无痕,不会记在心上,公子去向神女真心致歉,再与陛下哭诉一番,便可揭过此事了。”
胡亥一点也不喜欢道歉,可想到阿父不悦的模样,还有难得对他的惩罚,不情不愿道:“我知道了,等阿父放我出来,我就去道歉。”
“一定要诚心!若神女对你不喜,你哪怕是扶苏公子那般受陛下看重,陛下也会考虑换一个继承人——有神女在,他说不定都不需要继承人了。”
“好好好,诚心,一定诚——心——”
“此是其一。”
“还有其二?!”
“对。陛下生气,还有一项缘由便是你肆意折辱奴隶。”
“不就几个奴隶吗?”胡亥诧异,“我可是秦公子,阿父难道还要我对那几个奴隶道歉不成?”
“司空律有言,百姓有亲属为隶妾,若无犯法记录者,戍边五年,可免其一位亲属从奴隶变为庶人。”赵高道:“还有军爵律,隶臣可以军功脱离奴隶身份。”
赵高擅律法,大秦律全被他记在脑中,始皇帝正是因此,才派他来教导胡亥判决狱讼。赵高念出来的秦律,胡亥脑子里也有这么个印象。
胡亥困惑:“老师你念这个做什么?”
赵高道:“奴隶有机会脱离奴籍,他们自己,或者家人上了战场,便会因为这两条律法为我大秦拼命,大秦为何力压六国?不正是秦为虎狼之师,悍不畏死?可你只为一己之私,便伤害奴隶,让他们如何想,让他们家人如何不怨恨?何况,陛下现在缺人。”
赵高强调了一遍:“特别缺人。”
修长城缺人,修路缺人,种地缺人,哪哪都缺人,始皇帝缺人都快缺疯了,你这倒霉孩子还当着他的面浪费人命,他不生气才怪。
胡亥将鞋袜踢掉,往席上一躺,嘟囔:“烦死了。几个奴隶而已……我知道啦,我会向阿父认错的。”
青霓站在一条小溪边,是从外面特意引进来的活水,九曲回环,首尾都藏进树荫中,远远望去,清幽可人。
系统一言难尽:“那是胡亥?他不是一直都装乖吗?被秦始皇看到他欺负奴隶,居然还能当无事发生,不怕人设崩了?”
“世人往往以奴仆为次于平人一等,至目之为禽兽,随自己之喜怒以横虐之,不知彼亦人也。”
“什么?”
“这是我在一本书上看来的话。”青霓缓缓地说:“你看到你家小孩玩斗鸡,让鸡累死了,会觉得他太冷血无情吗?”
系统的板块里装有情感模式,青霓这一段话,一个比喻,让它瞬间头皮发麻。
青霓正要说什么,瞧了一眼小地图,发现代表始皇帝的绿点在靠近,便低声飞快地说:“不过你放心,始皇帝肯定不会轻拿轻放。他还要顾及神女的感受。”
只要神女人设不崩,始皇帝做事时,便会衡量一下到底怎么处理,才能获得最大利益。
这才是她立神女本性为善的意义所在。总不能让她上来就对始皇帝说,奴隶不对,你要解放奴隶,好好对待百姓吧?
听到轻微脚步声,青霓迅速调整好脸色表情,调整了角度,往旁边一站。“赶紧的,帮我拍条鱼上来。”
始皇帝转过弯来,第一眼便看到少女俯身在溪边,将一条似乎是误跳上岸的鱼轻轻放回水里。明亮的日光照着粼粼波光,亦照得神女一身碧绿通透,如同静水侧倚立的翠竹。
陛下脑子里千回万转,一瞬间给胡亥定下了不伤及性命下的严厉惩罚。
好像才察觉到他的到来,神女起身,静静看着鱼在水中游弋,不曾回头。
“陛下怎地来了?”
始皇帝一笑,行步过去,“是政将先生请入上林苑,难道要把客人扔下不管吗?”
“方才是我失礼了。”神女淡淡道。显然她不觉得自己失礼是错的,只不过是出于教养,才致歉了一句。
始皇帝很自然道:“那小子确实该打,吾想起一事,急着请教先生,便先将他关起来,随后再做处置。”
神女投来疑惑一瞥。
始皇帝眼底逐渐布起了阴云,“吾本以为是胡亥过于优秀,吾才选了他弃扶苏,可今日看他,残忍不仁,视杀戮轻如嬉,吾绝不可能将帝位传给他。先生,政想知道——”
“吾家麒麟儿……”男人危险地眯起眼睛,“是用哪些漂亮的手段,夺权篡位。”
……行吧,既然你坚持。
“今夜早一些睡吧。”
顿了顿,青霓好心的提醒:“燕食也少用一些。”
别看到鲍鱼后吐出来。
“衣衣,你想要做什么?”系统好奇。
“你等会——”青霓翻着系统商城,“找到了!”
系统一看,是一个道具,能够让宿主为别人编织梦境,不过鉴于它是宠妃系统,所以只能给一个国家的老大造梦,方便成为国君的梦中情人。
“这是一次性道具,三十万积分,死贵死贵,衣衣你真的要买吗?不如买个入梦的道具吧?就是不能编织梦境,只能进现成的梦。”
青霓心肝脾肺肾都在疼,但是看了一眼道具介绍里,能选择开启贴合被入梦者认知的字眼,咬紧牙根:“买!羊毛出在羊身上!这是投资呜呜呜呜呜——”
始皇帝今晚难得没有熬夜,入睡之后,他才明白神女为什么会让他早睡了。
梦里,他理智万分清醒,动了动五指,抓握自如,在他做动作时,衣袖微微震颤。轻轻一迈,便漂浮了起来,更显老态的李斯完全看不见他,从他身体穿过,入了前方那辆辒辌车。
始皇帝隐约察觉到了什么,跟着飘了进去,就看到了自己的尸体,赵高和李斯在商议要怎么处理蒙恬蒙毅两兄弟。
始皇帝眉宇微皱,却并未有什么大反应。倒不如说,他早便有了猜测。他不可能立胡亥,而以胡亥的本事,指望他能想出万全之策瞒过所有大臣不可能,必然有人帮他谋划。
他猜到有赵高,但是没想到李斯也……
然后,始皇帝就听到李斯一句:“陛下尸体腐烂,会有味道,我们以陛下的指令让百官皆在自己车上放鲍鱼,掩盖尸臭。”
始皇帝非常平静,甚至还有心思为李斯和赵高的缜密点头。
尸体会有尸臭,他的死亡肯定是突发的才能让赵高李斯做手脚,这种情况下,他们根本无法找到水银来保持尸身不腐,用鲍鱼是非常绝妙的手段。
鱼可作辟邪的厌胜之物,在臣子车上放鲍鱼,臣子绑在床头双腿大分H 伸进内裤里揉捏视频免费只会觉得是他这个做皇帝的想把自己的病转移给臣子,再加上鲍鱼味道奇臭,更不会想到是他驾崩了。
李斯与赵高有才能,朕能压得住,纵使是大逆不道了又如何,留着……
赵高恰此时出声了:“陛下的车上也放鲍鱼,和尸身放在一起,鱼可通巫术,对鬼魂产生危害。”
“这……”李斯犹豫了。
赵高阴狠道:“李相,我们做下的这些事情可都是死罪,万一陛下魂魄尚在车中看着我们,李相,你可想过万一陛下受天庇佑,回魂了……”
李斯没说话,胡亥先打了个冷颤:“就放鲍鱼吧。”
而陛下,真的幽幽飘在车里,阴森森看着他们。
鲍鱼?
和他尸体放在一起?
始皇帝唇角慢慢地,慢慢地拉平了。
李斯留着,赵高还是死了吧。
梦境之外。
系统茫然:“秦始皇尸体什么时候被鲍鱼腌入味了?”
青霓:“没,《史记》记载的是往随行大臣们车里放一石鲍鱼,不过我这不是要刺激他嘛,就……赵高和李斯,总有一个人要提出来,赵高干的缺德事更多,我就选择他了。”
系统微妙地瞧了一眼梦境里的赵高,顺便祝梦境外的赵高能留个全尸。
梦境里。
始皇帝一直跟着自己的尸体回咸阳,看着赵高李斯力压群臣,看着胡亥登基,看着自己重视宠爱的蒙恬蒙毅兄弟俩身死,周身气压越来越低。
很快,引爆点就来了——
六个公子在杜县被处死。
十二个公子在咸阳街头被斩首示众,陈尸街头。
十个公主在杜县被活着肢解而死。
公子将闾与二位公子被逼拔剑自杀证明自己无罪。
公子高为保母族,主动提出为父殉葬。
……
始皇帝一个一个地看过去,没有一次闭上眼睛不忍看,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谁也辨不清他此刻心情如何。
梦境外,守夜的宦人忽然听到一声细微的痛苦的闷哼。
上前一看,只见始皇帝面色通红,额头冒汗,叫也叫不醒,手往额头一探。体温烫得掌心灼热。冷汗不停往外滚,濡湿了白色内衫。
宦人慌忙去请侍医夏无且前来,诊脉后,才知:“肝气郁,阳卫不能升发,陛下发热了,先煎几副药,一会儿撬开陛下牙关,喂进去。”
通俗一点说就是,始皇帝把自己气发烧了。
宦人紧张:“然后呢?”
夏无且沉默片刻,含糊其辞:“等陛下醒来。”
言外之意就是,若是醒不来,很可能人就没了。
宦人“啊呀”一声,犹如风暴中被摧折的大树,不堪重负地跌坐在地。
梦境里。
始皇帝看着胡亥被赵高糊弄,指鹿为马成了笑话,被哄骗着不上朝,将政事全交给赵高处理,直到被赵高派女婿阎乐将其逼死,讽刺的是,是和公子将闾一样的拔剑自尽。
始皇帝听到身后神女的声音,飘渺如春雨——
“荧荧火光,离离乱惑。”
“胡亥,他便是天上荧惑星君下凡,专来乱你大秦。”
荧惑守心这个天象,自古以来便与战争、饥病、灾祸、亡国相关,始皇帝倒映着梦境胡亥的双眼,慢慢冷凝上了冰雪。
——可不就是和神女所说一样,是战争,是饥病,是灾祸,是亡国吗?
始皇帝转过身来,说出来的话却让青霓惊诧了。
“先生既然能告诉政,胡亥为荧惑星君下凡,那么,其余星君……”
神女先是一怔,随即流露出赞赏的目光。
她竖起三根手指,“事不过三,我只能再告诉你两位星君。陛下是想知道祸乱大秦的根源,还是起兵作乱大秦的人,亦或人才?”
“人才。”始皇帝不见任何犹豫,“祸乱大秦的根源?朕在,他们如何能祸乱大秦。起兵作乱?谁敢?只能在暗中做鬼祟,刺杀朕罢了。”
而星君下凡的人才,必是人中之龙,才能够辅佐自己君主夺了大秦的江山。
“只要是人才,朕就敢用。”
而他自信能压住他们,将他们压得心悦诚服。
青霓道:“此二人,一名萧何,一名韩信。”
“萧何乃天上太白金星下凡,擅内政,善识别人才,后世曰:堂堂萧公,王迹是因。如今为沛县一小吏。”
“韩信乃天上白虎神下凡,擅兵戈,言兵莫过孙武,用兵莫过韩信,便是后世对他的美誉。如今是淮阴一黔首。”
始皇帝略有动容:“先生有心了。”
一文一武,一内一外,一看就知道是精心挑选出来,而非敷衍地随意指两个。
神女含笑:“陛下客气了。”
毕竟,刘邦项羽不符合始皇帝要求,其他的,她其实也就记得这两位的籍贯。
张良现在不知道在哪儿,陈平印象里似乎和萧何是同乡,但是萧何名气更大些,而萧规曹随里的曹参,她不太记得了,唔,印象里就这几个了。
唉,她学的也不是历史专业,了解不多。
神女道:“陛下,你该醒了。”
梦境外,夏无且守在床边一晚上没敢合眼,俶尔听到床上有动静,低头去看,便对上一双黑沉沉的眸子。
夏无且脸上忧色一晃眼就退了下去,换上惊喜:“陛下可算醒了。”
感受着口舌间苦药的味道,始皇帝平静地“嗯”了一声。
夏无且二话不说下跪请罪,“臣冒犯了陛下,请陛下降罪。”
他说的是强行撬开始皇帝嘴巴,给他灌退烧药这事。不论是否出于好心,按律讲,的确是冒犯了始皇帝。
低头的夏无且只看见视野中出现一片白色衣角,下一秒,他被扶了起来——
陛下微笑:“无且爱我,我又如何不知。”
这是夏无且第二次听到“无且爱我”这句话了,第一次是荆轲无礼,刺杀他家陛下的时候。哪怕不是第一次听见了,夏无且依然眼眶一热,说不出感谢的话,便说:“陛下还请回床,地上凉。”
始皇帝依言卧了回去,又说夏无且救驾有功,赏了他黄金二百溢,让他下去后,召来郎中令,“你去寻两个人,务必以礼相待,将他们请来咸阳,朕要给他们封官。”
郎中令领命而去,连夜出了宫门。
始皇帝醒来后,身体便不再发热,也没有大病时软弱的躯壳,他就猜到应当是神女施法了。
——也确实如此,入梦道具会在被使用对象醒来后破碎,在这一刹那,会顺带清除其身上一些负面态度,毕竟,你听说过梦中一晤后,就因为意外嗝屁的宠妃文男主吗。
始皇帝拔|出了自己挂在墙上的宝剑,烛光闪耀剑芒,带着怒火的一劈,厚厚的几案应声裂成两半。
外面的护卫就要冲进来了,始皇帝:“不必,是朕在试剑。”
始皇帝低头,用布擦拭着剑身,拭得寒光凛冽,“来人,传朕旨意——”
“中车府令赵高泄吾语,去其中车府令一职,充为奴隶,其女亦充之,其子孙世代不可入仕封爵。家产抄入国库。”
“公子胡亥不孝不悌,囚于府中,永世不得出,去公子规格,以隶臣待之。”
死,有的时候太轻松了。
始皇帝对着烛火,凝望这柄剑脊好似浸润着寒霜的长剑,森黑的瞳孔却呈现出了薄薄一层冷冽,望之仿佛精钢质感。
要的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朕就要他们只能看着,大秦越来越昌盛,领土越来越宽广,百姓和乐富足,贵族家业殷实,行者万里,不持寸兵。
但是,所有的发展都与他们无关。只能眼睁睁看着所有人都在往前去,而他们,被留在了旧日的大秦之中。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潮喷失禁大喷水av无码 伸进肚兜揉捏她的乳尖
上一篇:国语对白熟女 硬了; 自己对准了坐下来视频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