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喷失禁大喷水av无码 伸进肚兜揉捏她的乳尖

2021-10-29 09:55

秦的鲍鱼,    不是海里那个鲍鱼,是挂在房梁下的那种咸鱼,因高温而腐臭。久入鲍鱼之肆,    不闻其臭,    就是这么来的。
李斯站在卖鲍鱼的肆宅里,    举头四顾心茫然。
陛下怎么突然让他在这里见面了?还提前叫走了店家。
好臭……
李斯迈脚想要出去,可又顾及陛下的命令,只能四处看看,转移注意力。
店里最显眼的是一张床,就摆在店铺中间,    正对着大门。李斯心里直嘀咕:这店家穷成这样?睡觉都在鲍鱼肆中?刚住进来的时候不会被臭得睡不着?
艰涩的轮胎摩擦声传来,    是有马车刹停在门外,    李斯激动地下意识张嘴:“陛……”又立刻被鲍鱼味呛了回去,用袖子轻轻掩住口鼻,快步走出去,就看到自己儿子指挥着下人从车上往下搬东西。
李斯困惑极了:“由儿,    你在做什么?”
儿子抬头看到他,大步走过来,走着走着,    忽然一顿,然后放慢了速度,慢慢慢慢,    就停在了他面前八尺远。
李斯:“……”得,    儿子也嫌弃鲍鱼臭。
李由:“是陛下让儿来给阿父送衣服被褥,还有阿父平常用的一些东西。”
李斯:“???”
“陛下说……”儿子眼瞳中浮现些许怜惜,    “阿父这五十日内暂时别去朝堂了,    要住在这鲍鱼肆宅中,    缺一天,就永远别回朝堂了。”
李斯:“……”
他,李斯,忠诚的保皇党,大秦的延尉,陛下政策的绝对服从者,将一片赤诚献给伟大始皇帝的忠臣!为什么会遭受这样的对待!陛下,是有人给你进谗言了吗?你要相信你的延尉啊!
李斯不敢相信:“陛下就没给我留什么话吗?”
儿子想了想,“哦!还真有!”
李斯松了一口气,“快说!”他就知道陛下不会抛弃他这条最大的狗腿……呸,最忠诚的臣子的!
“陛下说,里面那张床是特意给你留的,不许移动,念在你只是从犯,就不用你抱着鲍鱼睡觉了。”
李斯僵硬地扭头,视线透过半关闭的门扉,精准地对上了腌出鲍鱼味儿的那张木板床,含泪哽咽:“谢、主、隆、恩!”
李斯那边的事情,青霓一点也没有关注,她在给始皇帝造完梦后,,就让人把她的坐骑——那头母牛牵了过来。
母牛被养得很好,牛角滑亮,皮毛干净,“看着就屁股大,好生养。”青霓喃喃自语。
“谁屁股大?”系统闻言四处扭头,“你现在就要物色怀孕时帮你固宠的人了吗?”
青霓笑嘻嘻拍了一把雪貂的屁股,“我在说你屁股大!”
雪貂愣住,随后火箭般高蹿,尾巴遮屁股,“你干什么!这是另外的价钱!”
青霓轻而易举把雪貂捞回来,薅着毛绒绒大尾巴就揉,“没钱!白嫖使我快乐!”
嗐,东南西北四条街,谁当宿主谁是爹,系统再一次挣扎无果,只能低下它高傲的头颅,任由宿主薅了满地貂毛。
青霓嗓音柔得滴蜡,“系统哥哥——”
效果挺好,系统一个激灵,差点连拟态都不要就想滚回数据空间里,“人在江湖,你有什么就直说!是不是又要赊账了?”
“那倒不是,我就是想咨询一下,使用忠诚符后,再给使用对象服食残次品多胎丹,忠诚符的效果会被覆盖掉吗?”
“你果然是想要现在培养固宠的人了吧。”
“那到底能不能混用?”
“你等会,我问一下上头,以前宠妃系统的宿主根本不会找人固宠,残次品多胎丹哪怕有人买也是用来搞掉后宫妃子,让她们大出血难产而死的,这两个混用,系统里没有记录。”
系统又双叒叕向主系统那边发了消息,很快就有回信了。系统看了一眼,“衣衣,主系统那边说能诶!所以你要选谁固宠啊?清秀宫女?妖艳舞姬?膳食女官?”
“它!”青霓字正腔圆!
系统怀着期待看过去,母牛雄赳赳气昂昂地甩了甩牛尾巴,一看就知道是可以帮主子冲锋陷阵压倒秦始皇的存在。
系统:“……”
青霓飞快往它额头上拍了个忠诚符。
太好了,以后就不用担心神女坐骑不听她的话,这种令人窒息的事情发生了!
然后青霓又立刻给它喂了残次品多胎丹,这眼熟的一幕让雪貂心脏抽抽。
它想到了什么,猛地一扭头,就发现对面大树底下,一头早就系在那里的公牛——哦,不是原配,母牛原配早被他们下牛肉火锅了。
青霓慈爱地摸了摸母牛脑袋,“好孩子,该安寝了。以后给你找七八头公牛,你喜欢哪个,就翻哪个的牌子。”
多胎丹真是个好东西,一次就让母牛怀上了。青霓琢磨着,得让人来帮这头牛喂草料搞清洁才行。
“我记得之前秦始皇不是给我送来一个非常好看的下仆吗?就他吧。”
青霓看了看天色,“算了太晚了,明天再找他。”
扶苏做了一整天的活。
神女不需要吃饭喝水沐浴洗澡,也不需要人守夜,但这座宫殿如此大,时时需要奴婢来打理清扫。
扶苏公子精通君子六艺,体力不错,倒也不至于做一天活就累趴下,还能够抬腿去锅子前领饭食。
已经有不少人在排队了,扶苏一边等,一边在心里默背复习儒家经典。
汗黏黏的,有点想沐浴洗澡。扶苏心里想。
他知道宫人们是不可能随便烧热水洗身子的,除非去洗冷水。
可是好累,不想抬水……
扶苏公子哪里受过这种罪,心头好似被马蜂蛰了,肿胀发麻,酸疼得委屈。
他阿父真的放弃他了?留他在这里当仆从?什么观察国师,整整一天,他都见不到国师的人影,除了干活还是干活。
后面的宦人踢了踢他小腿,“到你了小子。”
扶苏连忙致歉,然后领了饭食,低头一看,是一碗禾饭。
他端到后面,找了个席子跽坐下去,吃了一口饭,干巴巴的,还有点硬,扎嗓子。
扶苏微微皱眉,继续去吃第二口。
他所有财物都被阿父拿走了,身无分文过来,不吃奴婢吃的饭食,他就要饿肚子了。
……但是,真的好难吃啊。
算了,听说仆从都有月钱,等拿到月钱之后,就去买肉好了。
还是刚才那个宦人,“喂,你起来一下,这里位置好,我要坐。”
扶苏脾气特别好,应了一声,就要起来,抬头一看,有些困惑:“怎么你有一碗禾饭,还有两个饼子,我一个也没用?”
那宦人瞧着扶苏,忽地哈哈大笑,“你问我为什么有两个饼?”
扶苏纯良地点头,“嗯,我问的你。”潮喷失禁大喷水av无码 伸进肚兜揉捏她的乳尖
宦人咬了一口左手边的饼,“别人都只有一个饼,你说我为什么有两个饼?”
扶苏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跟着问:“为什么?”
宦人又咬了一口右手边的饼,挑衅地对他笑,“当然是因为另外一个饼子是你的啊!”
扶苏微微睁大了懵然的双眼,“你……”
这一刻,大秦长公子头一回体会到了,什么叫霸凌。
这一幕被暗中保护他的暗卫汇报给了始皇帝。
一统天下的始皇陛下此刻在威严的秦宫中执笔批阅着公文,黑龙袍仿佛融进墨色阴影里,与儿子有关的事,也似乎没能让他特意停下工作去关注。笔杆的倒影在地面拉得深长,摇动不定。
面色深沉,约莫是政务上有什么事情让他头疼了。
暗卫垂首,口中清晰吐字说出长公子的遭遇,中间稍微停顿后,就听见陛下好似随意地说一句:“嗯,继续。”
直到讲完,陛下也没特别的反应,既没有恼怒长公子的好脾气,也没有生气别人冒犯长公子。
——哪怕听到长公子最后也只是温软的说一句“你这么做不对”,没有打回去,估计以后也不会报复回去,陛下也没有反应。
暗卫心里感慨:不愧是陛下,喜怒不形于色。
随后,陛下搁下了笔。
“去准备……噗……咳……”
暗卫偷偷望去,就见到始皇帝陛下握拳伸到嘴边,轻轻咳了一声,掩住唇角的笑意。
暗卫:欸?!
……所以,刚才陛下深沉着脸,是在憋笑?
“准备一碟子饼,朕要拜访国师。让扶苏前去伺候。”
“唯。”
“还有,告诉扶苏,他之前摔坏的那支烛台,要按价赔偿。”
扶苏公子听到这话时,略有些茫然,“要赔?多少?”
“你月一百八十钱,管饭食。上头说每月只给你留下五钱花销,余下全还债。”给他报话的小吏只是收到上级的命令,并不清楚扶苏的身份,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放心,很快就还完了。”
扶苏愣愣点头,“哦,好。”心里思索:五枚秦半两,能买什么?能买肉吗?
小吏又道:“陛下来拜访国师,召你前去伺候。”
扶苏谢过小吏后,连忙转头去打了水,非要洗漱过后才肯去前殿。
路上,碰到那小吏,另外一位和他一同来的小吏正和他说话:“你还挺好心,就陛下给国师准备物件的珍贵程度,那小子的月钱怎么很快还得完。”
之前对扶苏态度好的小吏摸了摸脑袋,笑道:“这……我的意思是,一辈子很快的。”
扶苏:“……”阿父果然不爱他了。神女:“陛下星夜而来,    找我为何?”
……为了让儿子看着饼吃不到。
始皇帝当然不会这么说。他道:“政想到此前先生所说六国气运,忧思无计可加快它消散的速度,辗转反侧,    难以入眠,    便来打扰先生了。”
扶苏站在一旁,    给皇帝吃的饼可比给奴婢吃的饼香多了,勾得他嗅觉比以往灵敏十倍。不可避免地,扶苏饿了。
——他劳累了一天,晚上还少了个饼吃!
月光如水,像米汤。
月亮微圆,    像大饼。
饿。
但是不能吃,    他如今明面上的身份不够。
在扶苏的感受里,    整个屋子都被饼香弥漫了。
阿父肯定不知道他晚上的遭遇,才会带着饼过来与国师谈话的。扶苏想。
饼被切好成小三角,一小块一小块,以箸夹起,    正好可以一口含进嘴里。陛下和神女是分案对坐,夹了一块自己面前的饼,在口中轻嚼。
吃——括弧,    逗儿子,括弧完毕——得特别香。
扶苏看得也特别香。
青霓垂眼看着自己案上那碟饼子,实在不想再吃一嘴苦涩的盐,    瞥眸看到青年似乎因为饥饿,    有些羞赧的模样,便道:“可是腹饥?你将这饼都拿去吃罢,    少许几块不抵饿。”
始皇帝眸光忽的一闪,    望向扶苏,    果然瞧见傻孩子一副“你是个好人”感激涕零地看着神女的模样,但是因为他之前的敲打,还记得自己如今表面身份是仆从,不好上前。
始皇帝微微挑眉,“国师赐你你便接着。”
青霓指着屏风后的小几,和善:“在那儿吃,吃完再回来也无妨。”
扶苏便谢了国师,谢了陛下,端了饼子到屏风后。心里暖洋洋:国师果然是个好人,哪怕不是神仙,她对一个仆役都这么好,对百姓肯定也不会差,不会如同之前方士一样,用风水为由经常让阿父大兴土木,劳民伤财,我之前对她的看法真是太片面了,阿父训斥我训斥得对,
青霓看他拿饼离开后,才松了一口气,开始回想……陛下刚才对她说了什么来着?
哦!
“六国气运之事,陛下是当局者迷了。”这句谚语是第一次听到也能理解意思的话,青霓便没有多做解释。
始皇帝精神了,“愿闻其详。”
神女道:“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
这句话让始皇帝眼睛一亮,“好句,不知是哪位大才所说?”
现在还活不活着?年龄大不大?能不能上朝?能不能被我所用?
“此人是尧舜道统传人,如今正在山中闭关,约莫千年才会出关。”神女眉眼淡漠。
始皇帝知晓,这是因为千年于她,于仙人,不过弹指一挥间,如凡人吃饭喝水般常见。
陛下心中对长生的念想更加火热了,那是另外一个世界,波澜壮阔,瑰丽莫测,他想要去再创造一次奇迹,成为神仙中最顶尖的那一个神。
不过……
先把眼下的地基打好再说。
始皇帝道:“先生的意思是,让政再起稷下学宫,教授原六国遗民的子嗣,使他们忠于大秦?”
“然。”
始皇帝觉得不太行:“只是老师教导,如何比得上日夜相伴中,父母对子女的影响?”
青霓:“……”其实本来不想这么戳心肝的,但是……
神女眼神似乎略有微妙,她轻轻吐出一个称呼:“扶苏公子。”
瞬间,始皇帝脸黑了。
真是一个——让他对学宫影响六国后代分、外、有、信、心的例子啊!
屏风后的扶苏听到自己的名,茫然抬头。
嗯?他怎么了吗?
始皇帝回忆起他的好大儿数次直谏,朝堂上铮铮铁骨的样子,就从牙缝间挤出字来,“多谢先生解惑,这学宫,确、实、很、有、效!”
深呼吸一口气,平复下脑子充血的状况,始皇帝笃笃敲了两下桌子,“明日吾便起一咸阳学宫。不过,所有六国旧民的子女前来还不行,田地需人耕种,打百越的大军亦快要调动完毕了,国库缺钱粮,无法以利诱他们放下家中生计前来咸阳念学。倒是那些旧贵族的子弟可以试试。”
反正基本上也是不事生产,无所事事的,正好,都扔去洗脑。
青霓对这些不懂,她只负责提出一个线头,怎么绣出千里江山图,还得这些专业人士来,她就不瞎指挥了。
于是,神女含笑听着,不做任何意见。在始皇帝看来,就是神女对政事不甚关心,礼貌性地听一听。
——挺好,他喜欢这样的神仙。
一想到能让六国贵族后代打心眼里认同自己是秦人,始皇帝就心头火热,强忍着急迫,与神女聊了一些事情后,才匆匆离开。
连一晚也不想等了,连夜开宫门,叫来右相隗状,左相王绾,御史大夫冯劫,大儒淳于越及治粟内史,前来议事。
秦皇一声令下,别说天色晚准备睡了,你哪怕正跟爱妻箭在弦上都得立刻下来。夜色下,一辆辆马车从各府里出来,宛若齿轮转动,驱动着大秦这座巨大机器。
王绾发现李斯居然不在召唤之列,再想起今日陛下并没有回避别人将李斯送去某家鲍鱼肆宅中,睁着的眼睛微微眯起。
李斯……要失势了?
那真是太好了。
御史大夫冯劫在旁人都不曾注意的角度往王绾的方向拱了拱手,无声无息道——
恭喜。
王绾弯了弯唇角。
李斯明显觊觎他的丞相之位,又有这个能力,如今失足了——回去他就喝酒庆祝庆祝!
脚步声从内室传来,火光明朗,始皇帝着一身黑龙袍自里间行出,行走时鸦色布料好似乌云压城,恍惚有风雨欲来之势。几位大臣皆是心头一跳,几乎猜到陛下又要有大动作了。
“朕欲立咸阳学宫,收天下学子之未成人者,贵族子嗣可入学,黔首亦可入学。”始皇帝坐下来后,第一句就是这话。
其他人没有言语,唯淳于越眼睛一亮:“陛下圣明!”
始皇帝眼底闪过一缕异色。
淳于越不管那么多,他只知道:“孔圣人云,有教无类,陛下愿开民智,实乃大贤!”
始皇帝语气和善,“淳于仆射所言不错,如今不比战时,儒学之言正适合修生养息……”
一语未尽,说得淳于越眼睛亮光越来越盛,几乎要拉着始皇帝的手哭诉:陛下你终于知道了!
始皇帝继续语气和善:“如此,淳于仆射认为,学宫应当教什么呢?”
淳于越毫不犹豫:“德!以德为政,以德为教!辅以诗书、礼乐,守仁行义,如此出来的人才,必可使大秦绵延万世。”
始皇帝微笑颔首,似乎真的同意淳于越的说法。
眼看着他们要拍板决定这事了,素来谨慎的王绾不得不出声:“陛下不可!”
淳于越吹胡子瞪眼,王绾不看他,只怕陛下又一次头铁,准备一口气搞定天下人,打好腹稿后,连忙开口:“陛下,黔首依赖人力,一亩地需两人并耕,二牛便需三人,可黔首并非人人有牛,有的人家便要人代牛耕,如此家中自然是人越多越好,半大小子也得下地,小女郎也得做农活,更小的孩子,还能去山里摘野菜。陛下若让他们都去了学宫念书,谁替家中做活?”
淳于越道:“徭徒在播种和管理禾苗的时节都能回家二十天帮忙,学子也可以在农忙时回家,一边种地,一边背书。”
王绾翻了个白眼,“你怎么不下地试试呢?”
淳于越翻了个更大的白眼,“我知道这事辛苦,但他们不念书去做官,以后一辈子就只能在地里。”
王绾提高声音:“现在就是他们坚持不到做官的时候,马上要绝户了!”
淳于越声音更大:“陛下既然决定了开学宫,收黔首,肯定已经准备消减赋税了,那就免了各家里去念学孩子的算赋和口赋……”
治粟内史拍案而起。
所有人看过去。
他又默默跪出来,“陛下,臣失礼了。”
始皇帝今天非常好说话:“无妨,卿可是有何高见?”
治粟内史先向着始皇帝拱手作揖,谦虚:“高见愧不敢当,只是事关臣的本职……”
他看向淳于越,神情蓦忽冷漠:“淳于仆射,陛下出兵征百越,你不会不知道吧?”
淳于越当然知道,前年始皇帝就在调兵了,“调集二十万大军,动静如此大,吾自然知晓。”
“你还知道是要调二十万大军!”治粟内史差点又想拍桌子了——他是负责管钱的,“二十万大军,人吃马嚼,你知道要花多少口粮吗?一人一月要食粟三石三斗三升,来,你算算,一年要多少!”
说到最后,治粟内史想要咆哮了。
淳于越:“这……”
治粟内史红着眼睛看向始皇帝,哭诉:“陛下,国库真的没钱了,臣想要钱——”
……其实还是有不少的,治粟内史只是能省则省而已。
始皇帝罕见的有些心虚。
他为什么知道国库还有钱呢,因为他算过了,那些钱在二十万大军拉起来后,正好还可以再拉三十万大军,接力打百越,这事他谁也没说,谁也不知道——哦不对,神女还有被神女告知的徐福知道。
总之,治粟内史肯定不能知道,不然恐怕要死给他看了——等到二十万大军出发后,如箭在弦,他再提出来拨三十万大军前去相助,到时候不行也得行。
始皇帝道:“算赋和口赋不能少。”他似是不容置疑,“人也不能少,这学宫朕一定要办!”
左右丞相,御史大夫,治粟内史,乃至想要办学的淳于越,都连忙呼道:“陛下三思啊!”
“陛下不可,万万不可!”
“这会出事的!”
“它会引起民变啊!”
始皇帝面色不愉:“怎么,这是在逼朕妥协?”
王绾想到了什么,连忙道:“陛下,不若一步一步来!”
始皇帝沉沉看着他,却没有说话。
这就是允他继续说下去了。
王绾:“陛下,故黔首暂时不能动,不如先征召新黔首来学宫,也正可试一试学宫博士的教学有无效用。”
王绾口中的新黔首,就是六国贵族之后。
始皇帝依然不言不语,看他表情却似乎有些松动了。
王绾心里一喜——陛下这回居然愿意退一步了?连忙加大力度:“陛下,学宫在咸阳,故黔首平日来,农时归,路上无人监督,定会偷懒,一来一回浪费时间,不若先让他们在家务农。而新黔首家中颇有余财,不必担心需要做活养活自己,有些人还不事生产,无所事事,正可让学宫教化他们。”
甚少开口的右相隗状此刻亦出声附和:“若连新黔首这般顽固,对我大秦并未收心的人,都可教化,待来日故黔首前来学宫,岂不是很快便能教好他们?”
始皇帝沉思片刻,仍有不悦,却听进去了,“那就如此办吧。”
“治粟内史负责翻查新黔首户籍,务必一个也不许少。”
“臣遵旨!”
“学宫起后,御史大夫负责监察,有荒废学业者,依荒废农业罪处理。有博士私夹反动话语教与学子,或与政令背道而驰的教学,博士按叛国罪处理。”
“唯!”
“右相,左相,你们负责起学宫一事,将相关事宜书写一奏,明日早朝呈上。”
“唯!”
出门后,王绾心里忍不住感慨:陛下比当年好说话多了。
当年,他上奏行郡国并行制,然而陛下不愿意慢慢来,就要用李斯提出的郡县制,没想到这次陛下居然愿意退让了。
王绾万分感动,抬起手掖了掖眼角的泪水。
其他人都被安排了事,只有淳于越没有。
不仅没有,他出了宫门之后就立刻被送回去,继续为期六个月的禁足。
下车时,驾车的人幽幽地说:“淳于仆射,秦宫里的博士,可不止你儒家。如今你被禁足,六个月后再出来,学子们早盖上了别家的印记,你们儒家的学说恐怕……啧啧。”
淳于越顿住脚步。
儒家要发展,必须要有很多人来学儒学,才能使儒家学说声名远扬,如今诸多旧贵族子嗣来学习,正是让儒家壮大的时候。
但他被禁足了,而且按照陛下让这个人来说的情况看,陛下恐怕不打算让另外一位儒家博士去讲学。
半年时间这么长,足够其他家把名声打出去了,将儒家打压得暗淡无光。
想明白后,淳于越悚然一惊,随后苦笑:“那又如何,陛下难道还能解除我的禁令?”
驾车的人笑了笑,“淳于仆射回去后,好好想想陛下说过的话吧。”
淳于越从袖子里拿了一枚金豆子,送给驾车人,感谢了他之后,车辆驶入夜色不见了。
淳于越慢慢踱步回房,想着这话的意思,拿了竹简与毛笔,将之前始皇帝的话抄录了一遍,随后,死死盯着“或与政令背道而驰的教学”这几字。
陛下这是在警告——要继续和他对着来,还是为了儒家妥协。
儒家……
夜色慢慢变成了乍现的天光,窗纸上湿了一层水雾,淳于越跪坐了一夜,蹒跚地站起,一声叹后,好似老了十岁。
他从柜上拿下来七八卷尚未奏上去的奏章,第一卷上竹简隐约能见“分封”二字。
火盆升起,竹简扔进去,火舌灼烧得很热,拥挤在一起的竹片噼里啪啦的响。
淳于越坐回几案前,开始写新的奏章。
一卷——
向始皇帝妥协,致歉的新奏章。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脱了护士的奶罩吃奶免费观看; 伸进班花衣服揉捏丰满浑圆
上一篇:绑在床头双腿大分H 伸进内裤里揉捏视频免费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