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了护士的奶罩吃奶免费观看; 伸进班花衣服揉捏丰满浑圆

2021-10-29 09:56

青霓瞅着面前的青年,    他跪坐在席上,低着头,肌肤白皙,    发如丝绸,怎么也不像是当仆从的样子。
说是哪家贵公子也不违和。
“陛下说,你被送给吾了?”
听到这话,    青年似乎有些羞赧,    抿了抿唇后,    支吾出几个字:“在下会寸步不离伺、伺候国师。”
“你叫什么?”
“郑十。”
这名字……
青霓随即看向他的脸,    看着就又俊又俏,    白面书生,居然叫这么随意的名字?
青霓:“你来之前,    知道我的事情吗?”
扶苏尚有些羞耻,    却还是点了点头。
青霓:“好。你以后就负责照顾我的牛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扶苏:“……?”
青霓:“先给它沐浴洗澡吧。”
沐,濯发也。浴,洒身也。洗,洒足也。澡,    洒手也。在古代,沐浴洗澡连着来,才是洗全身。
扶苏:“……”
青霓等了两三秒,有些困惑地看向他。
“……唯。”
扶苏:给牛沐浴洗澡,应该不难吧?
——他之前一整天干的活就是扫洒修剪花枝,    累也只是因为地盘大,像沾水擦宫殿的活,他还没来得及接触。
这个新来的仆从去后院了,    青霓托腮欣赏窗外风景,    听着树上黄莺婉转的歌喉。
雪貂跳上案几,    拉了拉青霓袖子。
没反应。
又用湿漉漉的鼻子蹭了蹭她的手腕,这才引来青霓的注意,“怎么啦?”
“衣衣,你没感觉那个新来的小子不对劲吗?哪有那么白又那么俊的奴仆。”
雪貂叹息一声,脸上掠过明显的嘚瑟。
它家衣衣真是太单纯了,还好有它这个聪明机智的系统帮衬!
“说不定人家之前是富贵人家的公子,但是犯了秦律,全家下狱,他刚被充进宫当奴仆,就被秦始皇看重,送到我身边了呢?”
系统愣了愣,“好像……也有这个可能?”
青霓漫不经心地伸了个懒腰,“而且,秦始皇亲自送来的人,肯定没有问题,顶多就是给陛下当眼线,但是,反正我有这套留仙裙,也不需要吃饭洗澡上厕所,放眼线就放眼线呗。”
正主都无所谓了,系统想了想,也觉得多个仆从没什么大问题,而且还长得那么好看,摆在身边多看两眼,赏心悦目!
另一边,扶苏盯着眼前的母牛,如临大敌。
母牛卧在栏里,没什么精神地抬头看了一眼他,又慢吞吞趴下头去。
“沐浴……要先打水。”
扶苏呢喃着,找人问了地方,艰难地拖了一桶热水回来——他本来是想打凉水的,可宫殿里的宦人听说他是要给国师的坐骑沐浴洗澡,拦住了他,硬是现烧了热水让他拿过去。
“给牛用热水,也太奢靡了。”扶苏自言自语,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轻笑。
扶苏转过头,便看见国师站在那儿,眼底笑意如花,眉目舒展开来,比起刚看见她时多了三分生动。
抱怨时被正主发现了,直让这位脸皮薄的青年面红如滴血,“国师,我……”
青霓礼貌地等了一会儿,都没等他    “我”出个所以然来,就帮他说了,“你觉得我用热水给它洗澡,是奢靡?”
扶苏点了点头,“柴禾贵。”
虽然对于他来说,柴禾想用多少用多少,但是长公子也清楚,别说寻常黔首了,就连普通官员都没办法天天热水洗澡。
现在还没有沐休这个词,西汉时才出现明文规定:“吏员五日一休沐。”意思就是每五天给他们放假一天,回去洗澡更衣。这还是官吏家,至于普通人家还想三日一洗头,五日一洗澡?一年洗一次才是常事。就有柴禾难弄的因素,一般人烧火做饭都不够,别说洗澡了。
现在给牛洗澡居然要用热水,从那宦人处得知,还是三到五天洗一次。听得扶苏直皱眉。
青霓挑眉,“那你可知陛下和公子们,以及贵族,身上的衣裳至多穿几次吗?”
扶苏当然知道,正是因为知道,他此刻却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青霓:“看来你是知情的。不错,他们的衣裳从不穿第二次。”
宋太宗穿洗过的衣服,能被史官专门记载在史书上,夸他勤俭节约。
如果只是宋太宗,还可以说是史官拍他马屁,但是,唐肃宗衣服洗过三次,还专门拿去给大臣炫耀,被记载在史书上!
晋王皇后,夸她虽然是皇后,却勤俭节约,用的理由是穿洗过的衣服,被记载在史书上!
南昭明太子为给世俗做朴素表率,穿洗过的衣服,被记载在史书上!
各朝各代都是这样,秦朝亦不能免俗。
青霓理直气壮:“柴禾多少钱,一件绣金丝银线彩色图案的衣裳多少钱?现在你还要说我奢靡吗?”
扶苏没想到青霓还能从这方面反驳他,本就不善与人争辩的他,此刻更是词穷。
关键的是,扶苏绝望地发现,自己并不能找出她话里的错误——她说的是对的,一件衣服只穿一天,比牛三天洗一次热水,可奢靡太多了。
青霓走过去,轻轻抚摸着牛头,回过头,神女宽容的笑重出江湖,“而你认为我太奢靡,不过是觉得一头牛不值得如此厚待。正如,贵人的衣服不穿第二次,是身份的象征,可若是给牛穿上新衣,一天换一件,你便会觉得奢侈了。”
扶苏不说话了,被人看穿的尴尬萦绕在他心头。
“于你而言,你从小生活在锦衣玉食中,自然而然不觉得一件衣服只穿一次有何奢侈,于我,热水随手可得,又怎会认为是奢靡?”
扶苏一怔,似是有些明悟,又迷迷惘惘想不透。
他需要有人来帮他戳破那层迷雾。
青霓看了他的脸一眼,觉得这小哥可怜又可爱,年纪轻轻家里就犯了事,才让他成为奴隶,就道:“我有一见闻,你可要听?”
扶苏点了点头,有礼有节:“劳烦国师了。”
“吾尚是稚女时,未谙世务,吾师又对我疼宠备至,纵得我胆大包天。”
扶苏瞧了一眼国师,少女容色姝丽,却又不掩其典雅宁静之态,眼眸仿若明镜流光,使人生不起半点邪心。如此淑女,全然想不出她还有胆大包天之时?
“吾去幽都赴后土之宴,偷入了禁地,看见其中有一光轮,庄严似大日普照,便知其是师尊与我讲故事时提到的幽都日光轮,可使人看见来日。吾上前拨动,便是轮中山河日月倒转,顷刻过了万万年光景。”
但凡听到最末这句话的人,都禁不住头皮发麻,全身血液好似在沸腾。扶苏理智上依然不相信神仙的存在,情感上却仿佛经过国师的述说,去窥探一二那浩渺宏博的世界。
国师道:“吾看到了一个灾荒的年岁,人民饥馑,树被吃绝了根,地被净尘了泥,人坐而待毙。”
扶苏眼周红了一圈,他道:“我十一那年,秦大饥,阿父不许我出家门,外面原是这般光景。”
青霓道:“是以,陛下结束诸侯分裂才颇为可敬,人虽无法影响雷霆雨露,无法驱赶干旱,可至少一统之后,百姓再无需受战争离乱之苦,此为人力所能为。”
扶苏沉默片刻,对着他阿父上朝执政的大殿的方向,微一欠身。
青霓又继续:“吾在轮中看见饥年,不忍心,拨看了其他地界,便见皇城中,一男子高坐帝座,着帝袍,听臣子奏报灾情。他听罢,说了一句话,此句流传千古,使他声名过了数千年,也能为人津津乐道。”
阳光明媚,暖暖地在碧叶间铺洒了碎光,缀亮扶苏瞳中的向往:“他说了什么话?竟能青史留名?”
然后,扶苏又听到国师用和那天告诉他,胡亥才是秦二世的如出一辙轻飘飘的口音,含笑说:“何不食肉糜?”
咔嚓——
青年一颗万分期待的心,碎了。
“何不食肉糜……”扶苏呢喃着,“他是真的这么想的?为什么会有人这么想。”
可结合前面国师所说的话,扶苏隐隐约约明白了:那个人会那么说,就是在他看来,吃肉是一件很寻常,让他习以为常到不认为那是困难的事。
……就像他一日一扔的衣服。
“所以,要学会把自己放在别人的位置上去思索考虑,国师你想说的是这个吗?”
……所以,他那些以自己想法出发,向阿父提出的政策,是对的吗?
扶苏不太想得明白,因为那些政策此时尚未显出后果,他也不知那是对是错。
国师露出微笑,并不打算对此说什么,只道:“你再不替它洗身子,水便要凉了。到时还得再奢靡一次。”
青年一瞬间变得僵硬了,木愣愣盯着母牛几息,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走过去,让青霓看得饶有趣味:“你要用手搓吗?”
青霓就是听到两个宦人交谈,说青年一看就是大少爷,拿了热水居然没拿刷子,还得他们辛苦送过去,才起了兴致,接过刷子,走到园中。
扶苏:“……”他低声道了谢,拿了刷子转过身去,青霓还能看到青年红透的耳根。
青霓站在一旁看扶苏刷牛,看着看着,就无语了。
青年湿淋淋站在原地,有些手足无措,牛身上没怎么湿,他自己倒是跟给自己洗了个澡一样,浑身湿透了。
……这,还真来了个大少爷啊。陛下怎么想的,就这还说要当下仆伺候她?
青霓:“……你不会?”
扶苏爆红了脸,有些难堪:“不……会……”
“罢了。”
青霓说完这两个字,很快就有一名宦人打了新的热水前来,接过刷牛的重任。
神女嗓音温和:“刷腹部的时候轻一些,它怀着孕。”
话音未落,扶苏忽然笑了一下,感慨:“原来它要当母亲了。很快,就能有一头小牛犊出生了吧?”被阿父送来当仆从的郁闷,立刻被要见到新生命诞生的喜悦所短暂覆盖。
神女侧过脸,似乎被青年对生命的热爱触动,认真瞧着他:“不是一头。”
扶苏:“嗯?难道是双胎?我听说过有牛能够一次生两头小牛。”
就是几率比较小,大多数都是一头。
青霓用系统检测了这胎情况,尽量用一种淡然的语气:“十胞胎。”神女没说话,  她的灵宠雪貂却仰起头,“这是神祇的福庇哦!”
在扶苏看来,是青霓用腹语术假借雪貂的口说——
“玄女娘娘听闻大秦耕牛稀少,  就赐福了她的坐骑,它生下的小牛,其中母牛有五成机会获得祝福,  以后,至少能怀三胎,  至多能怀十五胎——这个祝福,  会一直从血脉中传下去,直到种族灭绝。”
扶苏瞳孔骤缩:“不可能——”
雪貂:“我骗你做什么,九个月后,  牛就生了,  这么容易被拆穿的谎言,  我至于编造?”
此时,  宦人擦牛的手一抖,母牛受疼,  没忍住“哞——”了出声。却没有暴动。
扶苏暴动了。
他几乎是整个人弹了起来,素来温和待人的长公子完全顾不上其他,一把挤开那宦人,  斥道:“你轻些!”从他手里夺过刷子,  学着宦人方才的模样动,还放轻了动作,瞧着母牛的眼神好似项羽看虞姬,好似吕布看貂蝉。
可这位‘佳人’却在懒洋洋享受着他的伺候时,  还把濡慕的目光投向青衣少女,  一点眼神也没给扶苏。
雪貂说:“这牛有些娇气,  平时用净尘咒就能解决的事,如今非要洗热水。”
——其实是因为吃了多胎丹,暂时无法使用商城道具了。
之前为了防止露馅,青霓都一直有给它喂系统商城里宠物区的净体丹,一颗能净体半个月。
毕竟宠妃总需要养几只乖巧伶俐的宠物来衬托自己或善良或纯洁或高贵的形象。唔,通常是养猫。
宠物区的丹药因为只能给宠物使用,特别便宜,净体丹1积分1颗。
扶苏毫不犹豫地反驳:“不!哪里娇气了!它怀着孕,就该金贵一些。”
雪貂歪了歪脑袋,眼底闪过狡黠:“浪费柴禾,奢靡?”
青霓弹了弹它额头,雪貂抖了抖耳朵,“好嘛,我不逗他了。”
扶苏没有在乎这点小事,一边刷着牛,一边眉眼弯弯,慈爱地望着它:“如果它真的能生十胎,阿……陛下必然会给它赐爵位,用一些柴禾算什么。”
雪貂:“……你变得真快。”
扶苏顿了一下,转头看向雪貂,眼中闪着系统无法理解的光,“如果以后的牛都能一次三胎以上,大秦将不会再有良田荒芜,黔首们也能过上好日子了。”
这是很美好朴实的愿望,青霓却知道他是想简单了,牛多了,但是种子的产粮没有上去,那依然要看天吃饭,少有余粮,一旦有个天灾,百姓们仍旧没有度灾的能力。
不过,牛变多了,以后鸡鸭鱼还有其他牲畜也变得能生了,至少,五年内,人们就都可以经常吃上肉了。而粮食问题,青霓心中已有解决的办法。
扶苏没想太多,望向青霓,目光中带着真挚的感激:“我没想到会有……总之,真的很谢谢你,国师。天下黔首也会感恩你,你让他们都能有余粮了。”
太过激动,导致扶苏都忘记问青霓愿不愿意将生下的牛做种了。
随后,他向青霓表达了自己的决心——
他想要亲自照顾母牛,这事事关天下黔首,交给别人他不放心。
雪貂:“你不怕我们骗你了?”
“如果这是假的,我也就是辛苦九个月,可这如果是真的……”
扶苏抿抿唇,注视青霓的眼瞳流过一丝复杂,
……难道,这世上真的有神女?
“这或许是大秦之福。”
扶苏道:“所以,可以请国师你允许我靠近这头牛,照顾它吗?”
青霓很无所谓就答应了。
于是,处理学宫的事情,并且忍着没去打听大儿子状况,等了足足一个月,才让人打听的始皇帝就——
“长公子知道错了吗?”
没有给国师添麻烦吧?
仆从生活艰辛,应该磨掉他一些不应有的天真了吧。
“没有陛下,长公子已经搬进牛棚一个月了!”
“……?”
仆人:“长公子和一头母牛睡在了一起,每天除了吃饭如厕就是对母牛温柔抚摸,夜夜都抱着母牛不撒手!”
“……?!”
始皇帝在想,不是他疯了,就是扶苏疯了。
*
扶苏没疯,他此时依旧不认为青霓是神女,他的想法是——
“肯定是我不理解的知识,才能让母牛一胎怀十个。”
“是赐福。”国师坚定自己的神女人设。
扶苏这回脑子居然飞快转过弯来了,从善如流地说:“那除了赐福以外,不用法术能做到让牛一胎生十个吗?”
青霓顿了顿,打量着扶苏:“你能吃苦?”
扶苏认真凝视青霓,想让她看到,想让她认同自己的决心。
“我能!” 他还真的能,这几天都一直和母牛同吃同住,可以看得出来这人以前挺娇生惯养的,手上虽然有茧,却和干农活无关,然而,他照顾母牛时从来不喊累。
唔,大户公子也识字,不用她从认字教起,这人脾气挺好的,对谁都能温温和和笑,这几天也没看他和哪位奴仆有过争执,以后当老师也肯定很合适。
就他了!
再问问……“你想要人们家家有余粮?”
“对!”
“会比这几日更辛苦。你需要学会基因……血脉选育,风吹日晒,走遍九州,你或许一次要照顾四五十乃至一百只兽类,挑出最优良的血脉,养育它们二到三代,再复挑出最优良的血脉,继续养育,直到它们的血脉无可挑剔。这是一个枯燥乏味的过程,你要能耐住几十年的寂寞。甚至,或许你这一生在外人眼里一事无成,而你的学业成果,将留给你的学生,他们顺着你开出来的路,站在你的肩膀上,功成名就。”
扶苏心中一颤。
就在这一刻,扶苏恍惚看见了国师的双目变得幽暗深邃,静静地注视着他,似乎在问:这是一条艰难困苦的路,你真的能够吃苦吗?
我能!扶苏在心里回答。
只是怕他三分钟热度,负责任地问一下的青霓:“……?”这人看他的眼神怎么突然变坚定了那么多?
扶苏的笑容无比灿烂:“那真是太好了。”
“先生,可以请你教我这个本事吗?我不怕辛苦,也不怕寂寞。”青年就像一朵向日葵,终于找到了他开花的方向,他看不清自己的表情有多么快乐,只是目光灼灼地凝视着青霓。
几天看下来,青霓也发现了,面前这位青年非常有理想主义者的苗头,并且相信人性本善,是那种……唔,只要他有钱,借个十万八万都不需要打欠条那种人。
虽然他现在没钱借给别人,但是,别人麻烦他去做值日,他一次都没有推辞。并且坚信别人不是偷懒,而是真的忙不过来。导致了不少人找借口让他去干活。脱了护士的奶罩吃奶免费观看; 伸进班花衣服揉捏丰满浑圆
不过,这样的现象,在青霓暗示人敲打几次后,那些家伙就再不敢欺负老实人了。
总之,郑十这种理想主义者,不太适合出社会,更适合埋头研究,是那种——画好大饼就能为爱发电的人才。
青霓给他画好大饼:“我有一术,名曰生物,可使稻谷亩产千斤,可让良马保持优良血脉,可为神农为百姓分辨更多能食用的菜种,汝想学?”
扶苏:“求先生教我!”
“我想学生物!”
……诶?这话有点耳熟,好像之前谁才铿锵有力跟她说过同一种句式来着?
“我只会教你基础。”主要是她专业不对口,深奥的地方不懂,“想要达到我说的那样,你需要自己苦心钻研。”
“谢先生!”
“先生不必叫了,还喊我国师便是。”我怕秦始皇听到你叫我先生,会想偷偷弄死你。
扶苏有些失落,“……唯。”
不过很快,扶苏又振作了起来。
我一定会让先生认可我的!
扶苏特别开心,开心到蒙毅翻|墙过来看他时,没忍住问:“你开心什么?”
扶苏没回答他,反而先朝打小一起玩大的小伙伴伸出手:“东西拿来了吗?”
蒙毅“啪”一声将袋子扔到地上,扶苏顿时走过去,难受地抱着袋子,“轻一点,别摔坏了。”
扶苏公子在知道自己不是秦二世,认为阿父让胡亥代替了他时,都没有那么难受。
扶苏不在乎自己未来能不能登上帝位,他只在乎能生十头牛崽的母牛,以后能不能让整个大秦的人顿顿吃饱。
“摔不了,都是草料。”蒙毅分外冷静,“我问过有经验的老农了,牛怀孕一到二月时,最好能用幼嫩青草喂食,不过那是春末夏初才有,如今只能用粗料与精料混合着喂。对了,记得时时摸它的蹄温,若是温度过高,便要找兽医来看——你记得千万别拿这种小事麻烦神女啊。”
“嗯嗯!”扶苏一边点头,一边从囊袋里掏出毛笔竹简还有朱砂盒子,毛笔一沾,记在竹简上,“我记住了。”
蒙毅望了一眼,囊袋里还有不少竹简,都有朱砂书写的痕迹。
写完后,扶苏把新写字的竹简往旁边放着晾干,才从袋子里抱出一把大麦递到母牛嘴边,看母牛咀嚼,好好一个俊秀青年,眼神硬生生让蒙毅看出了对情人的温柔缱绻,“慢点吃,别急,还有。”
目睹了这一幕的蒙毅眼皮一跳。
……长公子!你、你对牛?!
我我我……要不要告诉陛下?这事陛下知道了会不会为灭口杀了我!
“你……你……”蒙毅艰涩地措辞,“你就……一心和这牛了?”他问,“大秦呢?”你不打算继承了?大秦可不能有一个对牛……咳咳……的皇帝!
并没有意识到好友的思路已经跑偏到哪个离谱的地方,扶苏只是很温软地笑,理所当然又坚定:“阿父有别的公子想要培养,正好。”他轻柔地抚摸母牛的耳朵,语调氤氲着爱怜,“做我,喜欢做的事。”
蒙毅:“……”蒙毅的呼吸凝滞了,蒙毅的心口开始疼了,蒙毅的人生观被毒打、破碎、碾压。
他难以再继续坚强地讨论“人牛畸恋”,努力撑住不要昏过去,转移话题:“别的公子?什么别的公子,我怎么没注意到?”
他可是经常跟在陛下身边,连御车都能够上去,怎么没有看到别的公子和陛下亲近?唯一的胡亥公子前段时间还不知怎么惹了陛下,居然被圈禁了。
蒙毅瞧了扶苏一眼,想起来这人在专心……牛,都不知道胡亥的事情,“胡……”
“嗯?”
“没事。”算了,跟他说,他说不定就心软,想帮那胡亥求情,“你刚才开心什么?”
“阿毅,国师是个好人!”
“好神仙。”蒙毅纠正,“这个我早知道了。”
“阿毅,国师心怀天下!”
“这个我也早知道了,她答应做大秦的国师,就是为了天下百姓。”
扶苏大力抹掉额头的汗——照顾牛照顾出来的,眼睛亮晶晶:“阿毅,我有想要做的事情了。”
蒙毅从没见过这么……鲜艳快活的扶苏公子,仿佛蒙尘宝石抖落了灰埃。
怔愣过后,蒙毅问:“什么事情?”
扶苏抿唇一笑,“学生物,学育种。”
蒙毅:“那是什么?”
扶苏微怔,想了想,指着那头牛语气坚定:“学养牛!”
蒙毅就在扶苏面前,睁着眼睛晕了过去。
扶苏:???
“毅!阿毅!蒙毅!你醒醒!你坚持一下,我这就去找夏侍医!”
扶苏平放下蒙毅,就要离开,一只手伸来,一把握住扶苏的手腕,扶苏回头,就看到蒙毅虚弱地看着他,“有水吗?给我一杯水就好了。不要热水。”
扶苏都搬过来和母牛同吃同睡了,水肯定有,他去端了一杯凉水过来,蒙毅接过后,当头就是一泼下去,这才感觉自己脑子没那么混沌了。
然而,蒙毅低头注视这杯子,想起来是从牛棚里拿的,顿时又心堵了——为什么扶苏他一定要搬来和牛一起住!他不明白万一被陛下知道了,对一个心里只有牛的长公子,会失望吗?你一个大秦长公子,什么美人得不到,牛有什么好!
扶苏还在关心他:“你刚才怎么回事,身体不舒服?”
蒙毅:“……一定要学养牛吗?”
在他绝望的目光中,扶苏万分坚定地用力点头,“我觉得,那就是我想要追求的东西。”
是儒家的仁慈,是儒家的爱民,是阿父也会推行的存在。
蒙毅:“……”别、别啊!你要学的是怎么当一个皇帝!
忽然间,一位令他眼熟的郎官似乎正往这边走来,似乎是陛下身边的……蒙毅一个激灵,“我先走了。”
虽然陛下肯定对他偷偷来接触扶苏公子心知肚明,但是,表面上还是得做做样子。
蒙毅灵巧地翻了墙,扶苏转身,便和那郎官面面相觑了。
郎官权当没看到刚才蒙毅在这里,对扶苏行了礼,“陛下让公子回宫,洗澡沐浴,参加明日的朝会。朝会完毕后,继续留在国师身边。”
扶苏本能地瞧向了母牛,“我走了,牛怎么办。”
郎官:“……”他眼皮一跳,艰难地开口:“下官会派人来照顾。”
扶苏皱眉,“不行,他们什么也不懂——你们把牛牵到我宫里,我亲自来。”
郎官:“……”也就离开一天,能出什么事?
扶苏将郎官抗拒的脸色看在眼底,头一次用上了命令的语气:“照吾说的做。”
郎官:“……”扶苏公子终于不那么软了,但是为了一头牛……陛下真的会高兴吗?
郎官默默低头,“唯。”
扶苏与郎官带着那头牛离开时,正被那天抢了他饼的宦人看了个正着,那宦人露出艳羡:“这兔崽子一样软的小子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能得到郎官的看重,不知道会有什么美差等着他。”
*
始皇帝搁停了笔,“他回宫了?”
“是的,陛下。”
“摆驾。”
帝王的舆车前往了扶苏公子的宫殿,始皇帝眼神示意,身边的宦人便提前去那儿,让长公子殿中的奴仆不许出声。
陛下无声地走进了儿子的寝宫中,他儿子背对他,还不曾换下仆从的衣服,正抚摸着母牛的耳朵,温声软语:“慢点吃,不要急,你是我的珍宝,我怎么舍得饿你。”
……珍宝?
始皇帝额角抽动,幽幽盯着扶苏的背影,手慢慢摸上了自己束腰的鞶——皮做的,非常结实。
扶苏浑不觉危险在际,看着母牛吃完草料,还不小心舔到他的掌心,就痒得长公子笑了出声。
陛下听到他长子嗓音带笑,说:“你一定要把咱们的十个胎儿好好生出来。”
“滋——”
陛下的心跳仿佛停了一瞬。
他面无表情地抽出了腰带,以缨系紧的玉佩撞在柱子上,清脆一声“锵——”。
扶苏倏地扭头,就看到了他爹站在那儿。
他爹语气温和地说:“扶苏,你过来。”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放荡女闺蜜乱系列*【丰满人妻被快递员侵犯的电影】
上一篇:潮喷失禁大喷水av无码 伸进肚兜揉捏她的乳尖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