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辰八字纯阴纯阳查询

2021-12-10 07:23

“的确算是一种闭环,包括我之前的那些经历......”

夏德点点头,看向桌子对面沉默的黑袍神明:

“在您宣布赌局正式结束前,我是否可以询问一些问题。”

他尽量让自己的态度恭敬一些,但那位神明依然没有开口,于是夏德只能尝试着直接发问:

“关于万象无常......”

“它们来自最初,那最初的最初,一切的原点,也将走向一切的重点。”

桌边的黑袍神明似乎只会说“是”,而这一段话是墙边腐烂程度不一的尸体们说出的。

“最初?”

夏德依次打量墙壁的尸体,而里德尔先生则好奇的问道:

“什么最初?”

“你听不到吗?哦,那好吧。”

既然神明不想让里德尔先生听到,那么他也就没有解释。

“未来人,你是否想过?”

骷颅骨架发出了提问,他身边有一把锈蚀的单手剑,也不知道在这里躺了多少的岁月。

“为何,你见到的【万象无常牌】的规则是比拼点数的规则?”

这是那具高度腐败的女尸在提问,她身上的首饰都已经腐坏了,唯独心脏前的宝石胸针像是要和血肉融为一体。

“为什么?”

“第六纪的事情还没有发生,所以我不知道。”

那具仿佛才刚死的戴着黄色软帽的男尸说道。

夏德又看向它紧闭着的眼睛,他很确定神明一定知道原因,那位【纯真的创造者】也曾说过祂不知道未来的事情,但实际上直到祂离开许久,一切事情还都在祂的安排下进行着。

“难道说......万象无常牌的规则是比拼点数,仅仅只是第六纪元才会这样?在更古老的岁月,万象无常牌上的规则,根本不是罗德牌规则?而是诸如【入场时场地变成夜晚】之类的规则?”

他没有得到回答,但这种沉默本身就是一种态度。

“但这是为什么?这些纸牌,这些游戏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他疑惑道,但依然无法得到答案。

二十分钟的时间即将走到终点,夏德见那位神明不愿开口给出更多提示,也只能放弃询问。【纯真创造者】的友善来源于夏德的帮助和“孩童”的身份,【耀变门扉】的友善来自于夏德与【无限树之父】的渊源。

不是任何神明都会乐于提供帮助,这一点夏德很早以前就明白。唯一可惜的是,他其实想过,如果时间充足,自己可以与神赌一把罗德牌,那一定非常有趣,但时间不够了。

“与神赌罗德牌”的念头才刚落下,里德尔先生对面的那件黑袍忽然动了。袖筒中的手似乎晃动了一下,桌面上唯一没有破碎的卡牌【未来之人】飞到了神的面前。

随后,其他十六张纸牌中飘出一些光屑,共同构成了两张新的卡牌,一张牌面是魔女,一张牌面是里德尔先生的全身像。三张卡牌并排排列,背面向上。黑牌的衣袖一扫,空白的卡背变成了这位赌博之神的圣徽。

它们以肉眼根本无法分辨的速度快速变换位置,然后猛地停了下来。这下,就连里德尔先生也知道,神明是让夏德猜测【未来之人】的卡牌是哪一张。

“快试试看。”

因为知道自己已经可以回家了,没有什么负担的里德尔先生颇为期待的催促道。

“是哪一张?”

夏德在心中询问。

【不知道,那不是普通的交换位置。你能够靠的,只有你的幸运。】

犹豫了一下,眼神在三张卡牌上流连:

“右一。”

指向右侧,然后和里德尔先生几乎是同时做出了俯身去看的动作。右侧第一张卡牌翻开,正是卡牌【未来之人】。

“看来你的运气真是不错。”

里德尔先生笑着夸赞道。

没有被选中的两张纸牌,化作光芒飞向夏德,夏德并未阻拦,任由它们从额头进入自己的身体。

首先是卡面是“魔女”的那一张:

【外乡人,你感受到了“奇迹”。】

【你获得了祝福。】

【一次幸运,下次进行与赌博有关的活动时,必定获得最高的幸运。】

那些出现在“人生赌局”中的魔女们,应该都信仰着这位神明,这个祝福代表着神给予夏德的一次帮助。

随后是卡面为“里德尔先生”的那一张:

【外乡人,你感受到了“奇迹”。】

【你获得了祝福。】

【凡人的幸运,此刻起,任何赌博游戏中,你都能表现出不同寻常的幸运。】

里德尔先生的确可以说是夏德认识的最幸运的凡人,这种特质大概能够让运气很不足的施耐德医生非常羡慕。

“不过,‘此刻’是指现在?”

夏德指向自己。

“还是现在?”

夏德又指向地面。

“这是对你勇气的奖赏。”

声音从桌子对面传来,夏德不可思议的抬头。这一次是祂在说话,而且用的是第六纪的德拉瑞昂通用语。

说实话,夏德怀疑过和两人玩【人生游戏】的,其实只是一件袍子,而这句话却无疑在显示,“祂”真的一直都在。声音出现时的力量,空间与时间仿佛凝聚在此刻。

桌子对面的一直都是神,祂真的参与了这场赌局。

“如果你与我在同一时代,我很愿意让你成为我的神眷者。”

祂轻声说道,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里德尔先生则依然听不到这段话,因此很是奇怪夏德的脸色在短短半分钟内数次变化。

“那么万象无常......”

“这是古神们最深的秘密,甚至比世界本身都重要,这关系到一切的一切。去搜集它们吧,意外之人。当你拿到全部的十三张万象无常牌,即使当最终的最终,你面对着最为可怕的结局时,至少也能给你最后的慰藉。”

“但......”

“人生游

戏结束!”

墙边的尸体以歌剧收场般的腔调,共同高声宣布:

“史莱奇·里德尔获得胜利!”

赌桌上破碎的16张卡牌,化作星星点点的光芒渗透进里德尔先生身体中。他似乎看不到这些光,但夏德能够感受到这是最为纯粹的灵。

如果是魔女或者环术士,能够利用这些力量在未获得灵符文的情况下,提高自己的灵与要素的容纳上限。而普通人也能靠这种最为纯粹的力量,在灵进入身体的那片刻净化身体,延长寿命,驱逐诅咒,清醒灵魂。

这是在赌局中胜过神明的奖赏,这里的一切带给里德尔先生的影响,想必都会因此而远去。

至于唯一没有破碎的卡牌,代表着夏德与里德尔先生相遇的那张【未来之人】,则从神明面前飞向了夏德。

夏德伸手将它捏住,发现虽然这张牌和罗德牌同样大小,但却是非常轻的奇异金属材质。仔细感受,金属卡牌不具有任何超凡力量,虽然精致,但这也只是普通物品。

“纪念品,你们打的相当不错。”

黑袍下的神明说道,夏德笑了一下,将金属卡牌塞进自己的口袋里。这次的纪念品虽然不如费莲安娜小姐的笔记有用,但这不管怎么说,也是神明赐予的赠礼。

与此同时,不明来由的光取代了桌面的油灯和烛台,彻底照亮了房间,压抑的氛围消失,代表着赌局的彻底终结。

在神明身后原本一直黑暗的角落,与夏德进入时的门相对的位置,出现了另一扇门。这扇门,应该就是让里德尔先生离开恐怖堡的通道。

而赌局的正式结束,也就意味着夏德将要永远的告别这个时代了。他感受到了身后的拉扯,白色的雾正从他的背后渗透出来。

“里德尔先生,愿【环先生】与【无限树之父】庇佑你我。”

夏德再次抓住古代预言家的手轻轻摇晃,后者惊讶的问道:

“你要做什么?”

他看出了夏德似乎在道别:

“你也要走了吗?”

“我要去面对恐惧。”

夏德看向自己来时的门,脸上露出笑意:

“我还有一件事需要解决,里德尔先生,请离开这里。我不确定我打开门以后,门后的东西是否会影响你。”

虽然【黑暗之匣】不在手中,但夏德依然想要尝试去面对那极致的恐惧,说不定会有用。

“好的,我真的很高兴与您相遇,先生。祝您在您的时代一切顺利,愿神庇佑我们。”

他拥抱了一下夏德,两人最后互相点头,里德尔先生匆忙绕过石桌,来到了房间的另一侧。

夏德也转过身跑向房门,因为身后白雾的拉扯感越来越强了。

房间内的光线以那张有着二十个凹槽的古朴石桌为中心逐渐的削弱,蜡烛和油灯同时熄灭,神明无声的消失在黑暗中。随着黑暗从房间中央向着周围扩散,墙边的位置是最亮的。

夏德和里德尔先生分别靠近了房间两侧的门,并在最后时刻回头,看向相处了一个小时的朋友:

“永别了,里德尔先生。”

“祝您能够一生幸运。”

在黑暗侵蚀房间边缘以前,他们进行了最后的道别,然后分别撞开面前的大门。里德尔先生的门后是一片白光,他毫不犹豫的冲了进去,夏德隐约听到了风声拂过树梢,流水击打岩石,鸟儿轻声鸣叫。

这位先生总算是又结束了生命中一段重要的冒险,接下来的二十多年,他还会经历更多的故事。

而冲出另一扇房门的夏德面前,则是那条烛光摇晃的古旧长廊。在身后的白雾将他吞噬前的最后一刻,他终于看到了,那逡巡于走廊中,守护着恐怖堡的究竟是什么。

喜欢呢喃诗章请大家收藏:

里德尔先生以空缺三段人生经历为代价,获得了三个支付寿命获得效果的道具。夏德猜测代价是“支付寿命”,很可能是因为他本身只是普通人。如果是魔女或者环术士进行赌局,极有可能是支付灵。

因此,虽然万象无常牌在赌局中的确可以发挥巨大的作用,但考虑到赌局的每一方只有十个凹槽,因此像现在这样过多的使用需要支付寿命的功能性卡牌,其实也不是赢得赌局的最优解。

只不过,夏德和里德尔先生没有其他选择而已。

“没

有了,而且就算有,我也不能给你。”

夏德说道,现在双方势均力敌,但如果最后一张卡牌仍然是万象无常,就代表着黑袍赌神那一方凭空多出来了一个战斗力。里德尔先生想要获胜,只能再次用寿命为代价。

“那么最后一个凹槽......”

“这是你的赌局,里德尔先生,所以,要以你自己的经历来终结它。”

夏德再次将自己的手按在对方的肩膀上。

“但恐怖堡的经历无法形成卡牌,这场牌局是恐怖堡冒险的一部分,赌桌有规定,赌局本身不能当做牌桌上的经历,所以恐怖堡也不算。”

里德尔先生说道,但夏德摇摇头:

“我要说的,的确和你目前的经历有关,但不是你在恐怖堡的冒险,而是这个。”

里德尔先生转头,看到夏德指向了他自己:

“是你与我的相遇。”

中年男人的眼睛微微睁大。

“在生与死的最后时刻,你遇到了我。你不知道我是谁,是人、恐怖堡的幽灵或者神的使者,你甚至不知道我是否真实存在,又或者只是你濒死时的幻想。但在我的帮助下,你与神明进行了赌局,并且已经走到了最后。里德尔先生,我想你与我的相遇,大概也能算是你人生中重要的经历吧?”

夏德轻声询问道,里德尔先生怔怔的点了下头:

“是的,就算离开恐怖堡以后我忘却了在这里发生的事情,但这段经历也将永久的镌刻在我的灵魂中,直至我迈向疯狂和死亡也不磨灭。”

他伸出手放在了最后一个桌面凹槽中,许久后将手拿开,全新的卡牌果然出现了。

卡面上,以从桌面仰视的视角出现了里德尔先生自己的上半身模样,卡面中的里德尔先生看向上方,而真实的里德尔先生则看向下方。

夏德的脸没有出现在卡面上,只有他的手按在里德尔先生的肩膀上。至于他能够确定那是自己的手,是因为那只手上布满了如同燃烧余烬般的金色皴裂痕迹。

烫金的字母如同流淌的金液一样,从卡牌的最上方缓缓出现,卡牌名称【未来之人】。

“原来你是......”

里德尔先生猛地回头看向夏德,但最终没有说出答案:

“真是好啊,你真的存在。”

千言万语最后只是变成了这句话,他坐正身体准备迎接赌局的结束。

卡牌闪烁着银月的辉光,稍等片刻后,夏德的身影果然完整的出现在了卡牌之上。这是夏德现在的样貌,身上遍布着“神性余辉”的裂痕。

这让桌旁真正的夏德松了一口气,他原本还担心出现的是正常二环的自己。这样一来,这场赌局不发动那些消耗寿命的道具,里德尔先生这一方可就输了。

神明的最后一张卡牌依然是魔女,只不过是一位用黑色面纱遮住了脸,穿着黑色纱裙,气质有些恐怖的魔女。

夏德的虚影与恶魔、巨龙和海怪站立在了一起,随着二十道亮眼的光流顺延着桌面沟槽流淌向桌面中央,桌面上一切可以移动的幻影,全部冲向赌桌的中央。

这是迄今为止最为真实,也是最为可怕的一场战斗。刚才的九次打斗中虽然双方各有胜负,但被卡牌呼唤出的虚影们,都不会因为受伤而导致影像上产生真正的伤口。

而随着此时二十张卡牌全部出现,似乎赌局到了这一刻才真正完整了起来。双方凶暴的碰撞在了一起。魔女的血肉残肢,巨龙恶魔和海怪的身体碎片,随着灵光的闪烁和剧烈的爆炸声响,甚至直接飞出了赌桌之外。

桌面因为超凡力量的真实效果而出现了裂纹,灼热的空气和凌厉的风压让桌边的里德尔先生近乎无法呼吸。而一旦卡牌对应的人物或者怪物受伤,桌面凹槽中的卡牌也会出现裂纹。

甚至,现在双方可以攻击圣坛、神殿、食人之屋和恶魔手中的符文剑,因此所有的卡牌全部出现了深度不同的裂纹。

这种绞肉机一样不要命的残暴战斗,就算是夏德也没有见识过。

他将视线挪到里德尔先生这一侧桌面的最后方,发现代表着自己的虚影没有加入战斗,而是走向了那三张万象无常牌。

他对着悬浮在【万象无常·银月】上方的圣银色月亮挥挥手,原本只能由里德尔先生接触的赌桌道具,居然飞向了夏德的虚影。

“我失去了赌桌道具的所有权!它变成类似符文剑的装备了!”

里德尔先生比夏德更加吃惊。

托举着银月的夏德走向战斗中的赌桌中央,但依然没有加入战斗。他在海怪相对庞大的身躯背后忽然高举右手,让那颗银色的月亮来到头顶。

原本只是散发微光的银月,光芒骤然亮了起来。在里德尔先生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情以前,夏德心中忽然产生了极度不妙的感觉:

“不好!快躲开!”

微型化的真实战斗本身就让里德尔先生感觉危险,夏德发出提醒的第一时间,他直接缩到了桌子下面。当然,手还不忘按在凳子上防止被判定赌局的暂停。

因为房间内没有其他可以躲闪的位置,因此夏德也是一下蹲了下来。两个人谁都没有向着上方看,但眼睛却都观察到了下一秒,从桌面中央横扫而来的仿佛太阳爆发一样的银色月光。

就算是夏德,也是隔了好几秒才感觉眼睛的刺痛感觉消退。

里德尔先生捂着眼睛呻吟了起来,足足一分钟才放开手,但夏德依然看到他的眼睛红肿着流泪。

帮助里德尔先生治疗了一下,而此时上方没有了其他动静,战斗似乎结束了,夏德和里德尔先生小心翼翼的从桌下探出头:

“这是......结束了吗?”

桌面已经恢复了平静,所有的虚影都不见了,只有那些顺沿着沟槽流淌的光流还在散发着微光。

里德尔先生小心翼翼的重新坐到石头椅子上,夏德也拍打着身上的土站起身。

只见双方二十张卡牌中,三张万象无常牌被自动弹出了凹槽散落在桌面。其他十七张中,【未来之人】的保持着完整,另外的卡牌全部破碎成了碎片。

看起来,夏德虚影刚才爆发的那一下月光,无差别的损坏了自身以外桌面上的全部目标。

“请问,神啊,我这是赢了吗?”

里德尔先生小心翼翼的问道,夏德挥了一下手,三张纸牌自动飞到了他的手中。

“是的。”

这是桌子对面的黑袍神明,自夏德见到祂以后第一次开口说话。他使用的语言和里德尔先生使用的是同一种语言,声音是男人的声音。因为只是说了一个双音节的单词,所以也无法从声音中判断出更多的信息。

“您说过,如果我赢得了赌局,可以提出一个愿望?”

“是的。”

声音依然来自于黑袍之下。

“我要离开这里!带着所有的记忆离开这里!”

“二选一。离开这里,保留记忆。”

这不是从黑袍下传出的声音,而是倚靠在墙边腐烂程度不一的尸体们齐声给出的答案。

夏德第一次来到这里时,它们也是用这种方式告知了【人生赌局】的模糊规则。

“那好吧,我选择离开这里。”

里德尔先生有些沮丧的说道,转头看向夏德:

“先生,我真的很高兴,真的很高兴能够在此处与你相遇。”

他很正式的向夏德伸出了手,夏德也欣慰的握住了他的手,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牌局终于结束了:

“里德尔先生,跨越千年时间与你相遇,共同完成了这场赌局,也是我的荣幸。我很钦佩您,钦佩您的智慧,钦佩您的经历。”

他没有多说什么,甚至没有介绍自己的名字。

“比起智慧,其实我认为勇气更加重要。”

古代预言家轻声说道,他认真的看着夏德,像是想要将他的模样刻印进自己的灵魂:

“我不知道您出现在这里的目的,也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但我会尽力记住这里的一切,如果有可能,尽力研究万象无常牌,希望这会给您一些帮助,当作我微不足道的谢意。”

“不必担心,从我的角度来看,你真的做到了。”

夏德说道,里德尔先生一怔,随后脸上露出笑意:

“瞧,我就知道,我肯定能够做到。你告知了我,我提醒了你,这也是一种‘环’。这是吾主【环先生】的庇佑!”

喜欢呢喃诗章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下元九运最当旺的属相
上一篇:晚安 おやすみせっ在线观看くす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