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元九运最当旺的属相

2021-12-10 07:41

所以,一干羌、诏首领都不约而同地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好办法,那就是全选机动力最高的骑兵。

哪怕是战斗力不咋的,可好歹跑得快,不管是大唐战败,还是吐蕃战败,骑兵都可以更加从容的撤离,又或者是追击。

听到了这话,李恪忍不住吐了句槽。

“原来如此,看来本王还真是小看了诸位首领的机灵劲。”

不过这帮子贪生怕死的厚脸皮只敢老老实实地赔着笑脸,不敢胡乱吱声。

小白脸李恪不乐意地翻了个白眼,一旁的程三郎则开始站了出来唱红脸。

“诸位能够率各族精锐前来助战,那殿下与我都是大受感动。”

“不过,尔等来得也着实有些晚了,现如今,吐蕃南部诸城池,多已入我大唐之手。”

“本来嘛,想着诸位也能够追随我大唐,立下一些功勋,回头,也好替诸位上奏,为你们也捞上一些好处。”

“可惜啊……”

程处弼一副十分婉惜的表情,令一干羌诏首领不禁脸色一黯,颇有些意冷心灰。

日渥不基回首扫过自己带来的两千五百勇士,心中甚是沮丧,自己都带来了这么多的勇士,来都来了,总不能真的白跑一趟吧?

“吴王殿下英明神武,程仙长骁勇善战,在这高原之上荡平吐蕃蛮子,此乃我等各族之福音也。”

“我等虽未赶上战事,但是我等如今得脱吐蕃之枷锁,再回大唐治下,这本就是天大的喜事。”

“只是如今,吐蕃南部之地未定,我等诸部虽然不能为殿下披荆斩棘,却也愿效犬马之劳……”

程处弼打量着这位说得一手漂亮话的洪朗羌大羌首,不得不承认,不愧是被高原诸部落共推为代言人的角色。

至少这嘴皮子挺是滑溜,脑子也活。

程处弼跟李恪交流了一个眼神之后,呵呵一乐。

“既然大羌首话都说到了这份上,若是让你们诸部作壁上观,也着实有些不妥当。”

“毕竟现如今,那些归降了我大唐的吐蕃奴兵,还有那北边的苏毗诸部,都正在为我大唐鏖战。”

“你们倘若真的什么也不做,啧啧……”

“苏毗诸部?”

“吐蕃奴兵?”

一干羌诏首领齐刷刷地昂起了脑袋,一脸震惊地看向了程三郎。

“苏毗诸部,不是才刚刚被吐蕃的国主率大军过来镇压过吗?”

“他们居然还敢跳出来?”

“这可能吗?我可是听说,之前吐蕃国主可是直接屠光了其中的两个部落,其他的苏毗诸部也受到了牵联……”

听着这些羌、诏首领七嘴八舌的议论声。

李恪清了清嗓子道。

“正是因为吐蕃国主暴戾凶残,手段狠辣,反倒激起了苏毗诸部的反抗之心。”

“更何况我大唐王师大胜吐蕃,要在我大唐疆域范围内,废除蓄奴之制。

一干为吐蕃做牛做马,被吐蕃剥削压榨,过着朝不保夕日子的苏毗诸部。

若不助我大唐,难道还要助吐蕃与我大唐为敌?”

程三郎嘿嘿一乐,扫过这帮子羌、诏首领插嘴道。武媚娘则是很识趣地随胡尚宫一起已经退到了亭外。

听到李承乾声情并茂地说罢,李明达这才乖巧

地替大哥又倒了一杯茶。

似乎有话要说,不过最终,听到了身后边传来的娘亲的轻咳声。

李明达忍住了,没有吱声,很是娴静温婉地坐在那里,小声地安慰大哥不要太过担心。

李承乾看着满脸尽是关切的妹子,心中甚是慰藉。

不愧是自己的好妹子,不枉自己经常给她和处弼兄通风报讯打掩护。

长孙皇后由着李明达安抚她大哥承乾一番之后,这才温言笑道。

“明达,你且先回去,娘有些事情,要跟你大哥聊聊。”

李明达接到了娘亲的吩咐,看到了娘亲投来的眼神,很是识趣地站起了声来脆声声地答应了声之后便快步而去。

武媚娘朝着亭中一礼之后,便跟上了李明达的脚步。

“武姐姐,你怎么看?”李明达行出十余步后,回眸扫了一眼亭中,脚步不停地继续远行,小声地道。

武媚娘表情十分平静淡然地道。

“不出预料,只是没有想到,那些人会用上这等手段,虽然卑劣,却颇见效。”

李明达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此刻,这位眉目如画的小可爱。

仍旧是那样的古灵精怪,只是说出来的话,却冷静而又睿智。

“是啊,这等行事手段,实在是粗鄙。可偏偏,就那笊篱一样的东宫,还真能办得成。”

提及了笊篱这个形容词,武媚娘与李明达都忍不住轻笑出声来,不约而同地打量着左右,生怕被人听了去。

喜欢用这个形容词的,正是老程家最靓的那个崽。

二人继续缓步前行,武媚娘看了一眼神态轻松的李明达,不禁轻声道。

“殿下不担心?”

李明达嫣然一笑,迈着轻盈的步伐继续向前而行,声音也显得那样的明快。

“有什么可担心的?我大哥那张藏不住事的脸,可是把什么事都写在脸上。

若是那《大唐药典》真的出了大问题,他就不该是那样的表情。”

武媚娘嫣然一笑,“殿下英明。”

“武姐姐莫要取笑我,想必武姐姐也已经猜出了端倪,才会如此平静。”

“我娘亲让我们先行离开,想必她也应当看出来了,十有八九在指点我大哥呢。”

“我大哥什么都好,可就是呀太过敦厚,有些藏不住事……”

两个精明的女人一边小声地窃窃私语,一边相伴朝前行去。

#####

等到那一身衣袖犹如翩翩蝶舞般的李明达渐行渐远,亭中的一干人等也尽数退出亭外。

长孙皇后这才移步坐到了李承乾的身边,详端着这位并不擅长演技,真实情感比较容易外露的孝顺儿子,露出了一个安定人心的慈祥笑容。

“娘虽然不清楚是何人做的,可是白日起火,而且又是那样的地方。娘觉得不像是意外……”

听到了娘亲这话,李承乾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娘亲,孩儿也是这么觉得,因为事情太过蹊跷。”

“那《大唐药典》现如今已然到了收尾的阶段,眼看今年年末,当可大成。”

“就在这个时候发生此等事情,实在是……”

喜欢大唐第一世家请大家收藏:

看到李恪这副样子,程处弼当然知道这货为啥要跟自己一块蹿。

无可奈何地摊开了双手道。

“那谁留下,这聿贲城总得有个主事之人吧?”

李恪目光一扫,很快就落在了那位任雅相的脸上,表情很是肃穆地道。

“任参军,这个时候,唯有劳你在此坐镇,本王才能安心前行。

另外,还请你接应到了房将军的兵马之后,让他留一部在此镇守,主力大军,继续北上。”

“下官留下?”任雅相一脸懵逼地看着这二位,翘起手指头指向了自己的鼻子。

“对!”程处弼与李恪齐刷刷地点了点脑袋。

“……”任雅相抹了把脸,还能说个啥?

那位妖蛾子三人组中的最后一只妖蛾子房俊,若是知道自己当初接了这个苦差事。

除了跟在屁股后边吃灰,啥也捞不着。啧啧……

拿脚指头一想都能够想到房二郎若是知道这个消息,那张脸绝对比深闺怨妇还要幽怨。

就在他们二人正要离开之际,却又有人前来禀报,说是有数千人马,正朝着聿贲城赶来。

只不过他们自称是羌、诏部落的义军,奉了姚州都督府之命,特来支援。

“这帮家伙也来了?”程处弼咧了咧嘴,那帮子动作慢吞吞到如同蜗牛似的玩意,终于蹿出来刷存在感了。

“他们来了多少人马?”

“四到五千兵马的样子……”

“……就他们十多个部落,近十万人口,就四五千?”

厅中的一干文武,此刻全都乐了。

“不是吧,那帮子家伙想要做甚,四千人,这是过来凑热闹的吗?”

“我们洱海六诏人口也不过与他们相若,咱们都出兵都是他们的数倍。”

“不会是他们觉得咱们大唐打不赢吐蕃,所以之前一直就没有动员人手,这会子才急忙忙的赶过来想要蹭个功劳吧?”“洛师傅,洛大师你且消消气吧,你也知道,程家人,唉……”

顾太乐一脸忧心忡忡地看着这位脸色一会黑一会红的洛大师,心中有无数的槽,偏偏无处可吐。

洛大师摇头摇了半天,能怎么办?自己再窝火又能怎么的?难不成自己还能打上卢国公府去把宝贝抢回来?

看着自己的老胳膊老腿,洛大师一想到老程家那帮子力能举鼎的糙老爷们,自己怕是一个都掐不过。

而且吧,那家伙还打着是给公主殿下献琵琶的口号把宝贝给抢走的,自己能咋办?

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有朝一日与恶名远扬的老程家扯上干系的洛大师狠狠地抹了把脸。

“顾太乐,做完给陛下和太上皇的程……这两把乐器之后,老夫想要休息一段时间。”

“这是自然,洛大师你好好休息就是了,本官心中有数,非必要,不会再打扰洛大师你。”

“嗯,回头就算是那小子再来。哼!老夫宁可死,也不会替他再做一把乐器。”

“好好好,洛老你好好休息吧,莫要气伤了身子,大唐的弹拔乐器,还需要你这样的名匠。”

等到顾太乐离开之后,洛大师幽幽地长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罢了罢了,今日之事,就当是自己到长安城外踏春,遇上了劫道的山贼土匪,好歹性命还在。

自我安慰与催眠一番之后,心理总算是调节了过来,洛大师这才起身,来到了身后,掀开了那块布帘子。

开始欣赏起自己这些年来的制作的精品,看着看着,心中越来越忐忑。

“来人,快点,替老夫把这些乐器都装起来,锁到箱子里边去,回头运到老夫府上去。”

太乐署中的杂役一脸懵逼地看着这位对自己的技术十分自信,对于自己的作品十分自恋,隔三岔五就要把玩欣赏的洛大师

“都愣着做甚,照老夫的吩咐,赶紧去做,还有那个谁,你速速到署门口盯着。”

“若是方才离开的程三郎,唔……还有那吴王殿下若是再过来记得第一时间赶过来禀报老夫。”

从今日起,老夫打死也不会在这里留一件作品,给那帮子混帐强取豪夺的机会。

#####

长孙皇后慵懒地打了个哈欠,搁下了手中的书卷,目光一扫,就看到了夫君抚着长须,表情充满了探究之色地打量着那把程三郎的趁手乐器。

嗯,那玩意死沉,一般人拿那玩意当双手武器都施展不开,何况拿来当乐器耍。

长孙皇后有些哭笑不得地走到了夫君身边柔声道。

“夫君,怎么还在琢磨这把琵琶?”

“是啊,老夫总觉得这把琵琶有古怪,毕竟哪怕是实力的木头,怕也不见得有这么沉。

可终究是程三郎的宝贝,老夫也不能把它给拆了来研究。”

“夫君所言极是,话说回来,这程氏琵琶的音色,确与我大唐过去的弹拔类乐器都迥然不同,别具一格。”

夫妻二人正在讨论的当口,李明达这位公主殿下也来到了甘露殿找爹娘。

一家三口又整整齐齐地呆在了一起,正在轻松地高声谈笑的当口,却有一份急奏,呈入了皇宫。

搁到了李世民的案几跟前,长孙皇后与李明达识趣地安静了下来。

李世民接过了这份急奏,拆开只匆匆扫了几眼,不由得脸色一变,半天才这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赵昆,速速去如三省以及六部首官入宫议事。”

听到了这话,长孙皇后忍不住小声地开口相问道。“夫君,这是怎么了?”

“今年,关中多雨,已经有多地洪水泛滥,而方才收到的消息,华州一带渭河决堤,还好巡河役丁察觉得及时。”“今年,关中多雨,已经有多地洪水泛滥,而方才收到的消息,华州一带渭河决堤,还好巡河役丁察觉得及时。”

“百姓们保住了性命,可是华州一带的不少农田,皆被冲毁,接下来,怕是华州今年的收成,怕是又要出大问题了。”

“百姓们保住了性命,可是华州一带的不少农田,皆被冲毁,接下来,怕是华州今年的收成,怕是又要出大问题了。”

喜欢大唐第一世家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是什么意思
上一篇:生辰八字纯阴纯阳查询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