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码精品h动漫成人影院*【被绑到房间用各种道具调教】

2022-02-22 14:46

“我以前有个兄弟叫丧彪,他和我一样,是做社会金融产业起家的……”

瓯城区王朝大酒店的豪华总统套内,在外面英雄风光了半辈子的安大海安总,低头垂手,撤下一切伪装,坐在女婿对面,回忆和交代着案发经过。

但才刚说了一句,他那个吹毛求疵的女婿,就立马不干了,发作道:“高利贷就高利贷,你特么跟我造什么社会金融概念?”

“江森你特么……”安大海拍案而起。

江森毫不示弱,直接怼回去:“还想不想我帮你?”

“我……”安大海瞪大了眼珠子,看着江森,对视两秒,又慢慢冷静回去,“行行行,高利贷、高利贷!我特么是高利贷,你儿子以后有个放高利贷的外公!”

江森淡淡道:“也可能是女儿。”

“多生两个会死吗?!”安大海高声怒吼。

江森拍桌道:“那也得安安肯啊!”

“她有个屁的不肯的!你们两个在家里,除了生小孩,还能干什么?”

“那也是……”

叶培和袁杰对对眼,不想说话。

周扬点根烟,出去了。

这特么狗粮还有这种吃法,真特么恶心……

安大海和江森吵了几句,也觉得这个话题带有某种意义的尴尬,不宜再继续深入去说,于是就当是刚才断片了,直接跳过,接回到最初的正题:“丧彪那个狗生的,这几年在全中国圈了一片,用的钱,全都是他从别人那边吸过来,又回头贷给别人的钱。”

“什么鬼?”江森居然有点听不懂了。

安大海进一步解释道:“很简单,比方说,老子现在出门找个傻逼,跟他说我特么有个很牛逼的项目,一年能返二十个点,坐在家里什么都不用动一年下来就能一百万变一百二十万,问傻逼要不要跟我一起干。傻逼当然想干啊,但是傻逼拿不出一百万,那你说,怎么办?”

江森道:“找你借?”

“对。”安大海点点头。

“丧彪借钱给别人,一年只收八个点,十出十归,童叟无欺。同时他承诺别人,跟他一起干,一年能返二十个点,一进一出,那些贪心鬼一想,老子还能赚十二个点,比银行利息都高,干嘛不干?丧彪一口气,靠着这一年十二个点的成本,从社会上借了至少三百个亿,自己去全国各地搞地皮,又拿着地皮再回头跟银行贷款,用银行的贷款来还向社会借的每年十二个点的利益,但是他还银行的利益,一年只用八个点,这样相当于只要他的地产项目盈利只要一直高过每年归还银行的八个点,这个套路就能一直玩下去……”

“我草……可以啊!”江森叹道。。

“不如你。”安大海摇摇头,难得夸了江森一句,“你是几乎一分钱都没花,也没有承担任何资金风险,就把二二制药干下来了。但是丧彪这么搞,还是相当于在赌博,风险非常大。”

“所以现在遇上麻烦呢?”

“嗯。”安大海点了点头,“一开始,丧彪其实干得还挺好,全国房价都在涨,十几倍甚至几十倍的涨,特么是大家一开始,炒的就是东瓯市本地的房子,从零一年、零二年的几百块、一两千,炒到现在的三四万,丧彪每年赚的钱,除了付利息,还能拿来养一大群的烂仔,别墅、游艇、私人飞机,特么的女人养了一堆,还有好几个小明星,一星期每天轮着草都草不过来,就特么恨自己少长了几个瘠薄……”

“老安,你冷静,这不是重点……”

“是,是。”安大海赶忙停下来,“你知道的,我其实是个很正派的人。一看到这种不正之风,就忍不住想多批判两句!妈的太可恶了,我那

无码精品h动漫成人影院

么喜欢那个小明星,居然被丧彪给……”

江森:“……”

袁杰:“……”

叶培:“……”

“唉……”安大海叹了口气,“反正老天有眼吧,丧彪特么的赚了钱也不收手,还越搞越大,今年年初的时候,突然有几块地皮上的房子,就高价卖不出去了。他又得养那么多人,又要还银行的贷款,那就没办法,只能拆东墙补西墙啊。

先卖偏远一点的地方,三个亿搞进来,两个亿修到一半的楼盘,加起来五个亿的成本,两个亿就甩手卖掉了,妈的还真有傻逼肯接盘。但是他盘子做得太大,这边贱卖一下,那边贱卖一下,卖着卖着,诶,才过了两个月就突然发现,再卖下去,就要资不抵债了。还有更糟糕的是,愿意接盘的人也越来越少,知道为什么吗?”

江森道:“因为全国上下,到处都是像他这么干的人,大家都没钱了。”

“对!”

安大海一拍大腿,“特么是东瓯市自己这边,那钱放贷一边炒房的老高,实在是太多了!房子卖不出去,钱还不出来,原先可能大家互相之间有点麻烦,还能拆借一下,后来慢慢的,拆借也拆借不出来了。还有啊,这些人跟银行贷款,还找了人作担保。那些给他们作担保的,很多都是办正经企业的大老板,这下子,一起被套进去,跑都跑不掉!

老高手里拿着老百姓的钱,老百姓的钱特么的都是养老金,有些贪心的,还是去银行借的贷款,老高自己也去银行借贷款,企业那边给高老做担保,自己被账户上的钱,被法院说冻结就冻结,企业资金一断,被冻结的钱拿不出来,想借钱又借不到了。

这怎么办?炒高的房子卖不掉,利润套不出来,一环崩、环环崩!银行、企业、老百姓、老高,大家都完蛋,只能一起跳楼!”

安大海说得激动,转身就往窗户边跑。

“安总!”叶培赶紧拉住安大海。

江森大吼一声:“让他跳!妈的活该!”

“我草!江森!”安大海立马推开叶培,大步走了回来,“你特么做人要有良心啊?你想你孩子一出生就没外公吗?”

“又不是一出生就没爹……”江森一摊手,“外公可有可无啊。”

“你敢不敢录音下来,拿回去再让安安听听?”安大海掏出了手机,对准江森。

江森呵呵一笑:“老子不敢!那你敢跳吗?”

“老子也不敢!”安大海愤愤坐回到江森身边,小声咒骂道,“草特么的,老子去年被那群狗逼崽子从市里赶出去的时候,明明形势还很好的。”

“去年你完蛋的时候,就已经是脱身的最后时机了。”江森揉了揉脑门,有点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非要闯,怪谁呢?你上个月回来,就不知道先打听打听情况吗?行业内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就一点风声都没收到?”

“这种事,谁会告诉我?”安大海也低下头,揉了揉脑袋,“东瓯市这边的房价,明面上一分钱都没降,还反过来在涨,申城那边的房地产势头更好,老子不自己跳进水里,谁会跟我说水里有鲨鱼?我特么买瓯湾那块地的时候,市委老康都过来的,妈的我说怎么那块地那么便宜,特么的原来是丧彪甩的二手地块,老子给丧彪接盘了!”

“那丧彪现在人呢?”

“上星期跑了。”安大海叹道,“卷了几百个亿,带了两个小明星,跑去新西兰还是什么地方了。现在一大群被他借了钱的退休佬,在家里哭都要哭死,棺材本都特么没了。”

“银行被报警抓他?”

“银行的钱他倒是还了,还不够的,还有那些给他担保的企业帮他还。”安大海道,“银行这回没怎么亏,不过这次没亏,也难保还有下一次。东瓯市像丧彪这样的雷,起码还有几十颗,银行能躲得过这次,躲不过下一次。主要是有些企业,不止是给一个人做担保。企业之间也还有互相担保的,搞得非常复杂,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里面卷了多少钱进去。”

“那些企业,应该也入股丧彪他们了。”

“废话,不然担保个瘠薄,还有企业也打着丧彪他们的旗号在吸储的……”

江森沉默了。

高利贷之乡,果然名不虚传……

“那你呢?”安静了好半天,江森终于问到了安大海的情况。

安大海报了几个数字:“我接那块地,花了二十个亿。我自己掏了十二亿,靠外面的各种关系还有地方银行,拉了八个亿。不过幸好还没开工,没有工程上的债务。老子刚想卖楼花,就发现房子已经卖不动了,根本没人接手……

不过现在就是坐着都不动,一个月也要还将近五百万的利息,一年总利息五千万。我特么就是把申城的那套写字楼卖了,这个坑我都填不上。”

江森马上道:“写字楼不能卖啊,安安还有写字楼一半股份的,以后要留给我儿子的。”

安大海白江森一眼,“那就是让我去死咯?人死债消咯?”

江森正色回答:“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江森你特么……”安大海想打人。

袁杰淡淡一眼瞥过去。

安大海左右看看,周扬那个渣渣,早就不知道上哪儿去了。

妈的你算什么狗屁东南亚黑拳小王子兼香江最年轻双红花棍!

从2007年开始,打架就没赢过!

“老安,你这个事情,不是什么大问题。”江森忽然道,“大不了你现在把那块地皮,再打对折卖了,卖十个亿,只要有人接手,你还了债,手里还能剩两个,人生依然潇洒。”

“二十个亿转眼变两个?”安大海道,“你愿意吗?”

“呵,不然呢?”江森这回真冷笑了,“你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安大海盯着江森,“你买?”

“我买个蛋。”江森笑道,“我又不是傻逼。”

“妈的!”

安大海勃然大怒,跳起来直奔房门,摔门而去。

喜欢重生就要对自己狠一点请大家收藏:

大巴抵达县城,时间已经是正中午。

车站迎接队伍一眼望去真心人山人海,呜呜泱泱至少七八百。

其中绝大多数,自然是国庆放假回家的学生,并且毫不奇怪的女孩子居多,起码超过八成,甚至有些已经嫁到外地的姑娘也大老远跑来,就为了能近距离看江森一眼。

而这种场面除了热心粉丝,领导自然也少不了。

岳书记被免职后,今天依然是焦思齐带队,身后跟着一大票曹秘书长之类的县内大佬,唯独不见孔双喆的身影。去首都脱产上课的老孔,压根儿就没回来。

再然后,就是瓯城雄文的人了。

“江森,今天又得辛苦了啊。”看到摇钱树的钱秘书长,笑容灿烂地挤过人群。前不久和江森在香江见过外面世界的大场面后,钱秘书长的气质越发不俗。

毕竟是和查庸坐在一桌上谈判过的,边上县处级的焦思齐他们,已然无法让钱秘书长过于拿出巴结的态度——哪怕她自己,实际上也就是个小副科。可问题是,架不住眼界大了,心态也跟着变化。小副科和小副科之间,那区别也是很大的!

“天天辛苦,吐着吐着也就习惯了。。”江森随口扯蛋,和钱秘书长握握手,又朝跟在钱秘书长身边的助理谷超豪微微抬了下下巴,就当了打了招呼。

今天蒋梦洁没来,江森估计是钱秘书长对蒋美女有什么地方不满了。

不过他也没多想什么,反正和他也没关系。

“江总好。”谷超豪不自觉地微微弯腰,向江森问好。

相比起两年前他给江森当助理的时候,此时的他,整个人的状态已经完全不是当时那么回事了。短短两年,小谷同志的棱角,已然被社会磨掉了大半。

最开始,他沾了江森的光却不自知,进入瓯城雄文当临时工兼江森助理,初出茅庐却意气风发,甚至都不怎么把江森放在眼里;后来很快又沾了家里的光,拿到萝卜坑事业编制后,更加到处活蹦乱跳,从瓯城雄文被胡部长调去瓯岛县,自以为天下早晚是自己的,蒋梦洁早晚能随便日,结果就在瓯岛那大半年,他很快就发现,现实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自认为过人的才华,在一大群重点大学毕业的同龄年面前,根本就是个笑话,他日思夜想的蒋梦洁,更是连手都没碰到。最终在外面转悠了一圈,挂职时间结束的他,还是回到了钱秘书长身边,提干的美梦不存在了,蒋梦洁也被郑主任他儿子给日了。人生突然间整个儿都幻灭掉,一时之间,只想趁着瓯城雄文生意兴隆,抓紧再挣点工资。

“焦县长!”

江森和钱秘书长随口说着,不等谷超豪再想太多,就已经朝着另一边走去。

袁杰和叶培帮忙拨开人群。

谷超豪在人头攒动的人群中,盯着叶培多看了几眼,心里头,竟微微有点恍惚。

如果两年前瓯城雄文刚成立的时候,他能把江森的大腿抱得更紧一些,现在的情况,会不会完全不一样?也许有了江森这条大腿,他说不定就被某个市领导提拔上去了。甚至再多得寸进尺地幻想一下,自己或许还有可能赶在郑悦之前,先把蒋梦洁拿下。而且跟着江森,经济上的收益,怕是也不会少。要知道钱秘书长兼任瓯城雄文的总经理,现在的年薪,可是堂而皇之的500万!她不就也跟在江森身后,混口汤喝吗?

“江森~!二哥我爱你~!!啊啊啊——!”

四周女粉丝们疯狂的叫喊声中,谷超豪跟在钱秘书长身边,老老实实地往前走。但拳头却不由自主地微微攥紧,心里有口后悔的气,怎么都咽不下去了。

“让让,让一下……”身后忽然有人推了一把,谷超豪吓了一跳,顿时打住内心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就看到周顺脸色发黑地错身而过。

他的注意力当即就被转移,看着周顺和几个土里土气的人往人群外走。

而同样的,在这茫茫人群中身高鹤立鸡群的江森,也看到了走远的周警官,但只是一瞥,就又继续和焦思齐他们寒暄着,朝着不远处瓯顺镇最大的书店走去。

午饭是没时间吃了,书店外面,已经排满了长长的队伍。

随着江森往前走,整个瓯顺镇的街面上,人群也越来越拥挤,走出车站,就从七八百,逐渐奔着四五千的规模去。幸好县里早有准备,出动了半个县城的警力,勉强还能维持住秩序。

“热烈欢迎国家体育功勋江森凯旋回家!”

“奥运八金,瓯顺骄傲!”

“拐卖妇女儿童是严重犯罪行为!严惩不怠!”

马路两边,各种横幅挂得密密麻麻。沿街的店铺,更是正大光明地全都拿江森的人形立牌来打广告,完全不存在任何肖像权的意识。

江森当然也不会无聊到伸手朝这些人要钱,他微笑着,很有风度四下挥手。

在密密麻麻的人群的簇拥下,终于走进了书店里。十几分钟后,就吃着面包,在个别粉丝激动到泪流满面的哭声中,开始了他今天的签名工作……

“谢谢。”

“我也爱你。”

“感谢支持。”

从中午十二点不到,江森连口水都没喝,全程又是道谢又是签名,一口气干到下午四点出头,夕阳西下,才终于终于随着警察叔叔把最后一个吱哇乱叫的小姑娘送走,稍微松了口气。

“我靠,再这么憋我前列腺都要出问题了……”

他吐着槽,赶紧先去上个厕所,等放松完回来,叶培已经把泡面给他泡上了,袁杰又递过来一瓶功能饮料,口干舌燥、嗓子冒烟的江森接过来,拧开盖子就敦敦敦一饮而尽。

钱秘书长看着江老黄牛拼命的样子,不由心疼道:“唉,当明星也不容易啊。”

“还行吧,工厂流水线更辛苦,挣得还连我千分之一都没有。”

江森把手里的空瓶子扔进垃圾桶,坐下来掀开泡面的盖子,饥肠辘辘地等不了泡面完全泡开,从叉子搅了搅,感觉差不多能吃了,就急急忙忙,吹着热气,开始吸溜吸溜地抓紧吃,一边问身边的一大群人,“你们不饿吗?一起吃点啊?”

袁杰笑道:“留点肚子,等晚上吃大餐。”

“对,对。”县里留下来服务江森的曹秘书长,笑着跟道,“晚上县里做东,给我们的奥运英雄接风洗尘。”

“江森!江森!”

砰砰砰!

店门外,依然有数不清的疯狂粉丝,打死不肯离开,敲打着店里的门窗。江森抬眼一瞧,嘴里还挂着半口泡面,外面一台照相机,就咔嚓一声,把他吃泡面的狼狈样子拍了下来。

江森一口气吃了两桶面,连汤都喝得干干净净。吃完后被迫在书店里坐到五点半,才总算被前来接应的警车接走,直接前往县招待所。然而粉丝们肯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又一路追到招待所,在招待所门口久久不散。江森没法子,只能让叶培拿一堆签名照出去分,吵吵闹闹到六点多,天都黑了,粉丝们才总算陆续离场。

“太疯狂了……”钱秘书长看得直摇头,“这图什么呀?”

“凑热闹嘛,情绪上头,就收不住。还有些跟朋友一起来的,你不走我也不好意思走,小年轻的想法,很容易矫情和拧巴的。尤其是小镇青年,有些时候其实是处于一种模仿状态……”

在房间里休息了个把小时,又抽空洗了个澡,江森的精神状态恢复了大半。

跟着钱秘书长,走到名为县招待所实际上就是酒店的二楼大餐厅,江森被酒店经理一路带到贵宾包厢。一进门,屋里头起码五六十人,几乎县里的两办三部,各方大佬全部云集。

“欢迎江森同志!”

啪啪啪啪啪!

“大家好,大家好,各位领导好!”

江森赶紧先装个孙子再说,各种嘴上受宠若惊,却又被焦思齐拉到了上座。等坐下来后,自然就是各种商业互吹。吃点菜,喝点酒,酒越喝越有,话越吹越猛,先追忆往昔大家多不容易,再看今天,东瓯市形势大好,又天降江森祥瑞,正是瓯顺县撸起袖子加油干的时候。

“主要就是缺乏项目,没人投资,资金短缺、技术短缺、人才短缺……”吃得差不多,也吹得差不多,焦思齐终于说起了正事儿,“你要有什么项目,完全可以拿回来做嘛!县里五年之内不收税,政策、资源,能倾斜给你的,保证一丁点都不留……”

“江总。”焦思齐正说得认真,叶培忽然把手机递过来。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条刚刚发布的新闻,“江森家乡签售会,饿到只能吃泡面。”

“我靠!”

江森定睛一看,那不正是他刚才在书店里吃泡面的镜头?

“还有。”叶培又翻过一页。

另外一条新闻,标题更加耸人听闻。

“穷山恶水,到底还要压榨江森多久?”

焦思齐瞥到一眼,顿时勃然大怒:“这网上的新闻怎么乱说?简直毫无底线!”

“就是!简直无耻!”江森立马跟着同仇敌忾,“焦县长,你放心,这口气,我一定给咱们瓯顺县争回来!……”

焦思齐一听这话,两只眼睛就亮了,“那你有什么打算吗?”

“嗯……我先想想,先想想,今天这个精力有点不济啊,这么要紧的事情,不能拍脑袋做决定,还是要慎重,不能着急……”江森摇摇晃晃站起来。

叶培赶忙扶住,“江总,明天早上还有签售会,要不先撤吧?”

江森看看焦思齐。

焦思齐还能怎么样,当然只能恭送江总立场。

当夜,江森一行人,加上钱秘书长和谷超豪,连夜就拉着行李,赶回了瓯城区。四小时后,当一整天没停歇的江森到达酒店,刚一进房间,甚至连衣服都没脱,他就倒头睡了过去。

这一觉,直接睡到次日早上八点,江森醒来的时候,略微有点感冒的症状。

但还是咬咬牙起床,洗漱、洗澡,收拾收拾,又赶往下一场签售会的地点。

早饭是路上吃的,全国第三场东瓯市市区签售会,从早上九点半开始,又持续到下午三点半才散场,中午饭依然是在签售会现场解决,全程被各种录像、拍照、粉丝骚扰,哭的、跪的、磕头的,各种见怪不怪,有些举止出挑的粉丝,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江森只叹说说网项目上得迟了,这些流量,全都便宜了微博。

就这两天,靠着江森的签售会现场话题,刚上线的微博,就收获了一大批新用户。

夹哥简直特么得要在梦中笑醒。

“让刘慧普催一催说说网,十月底之前,一定要上线第一版,糙点就糙点,照抄也没关系,但一定要快。”江森从东瓯市体育馆内出来,坐上一辆商务保姆车。

叶培跟在一旁,忙点着头:“已经在催了。”

“药。”袁杰递上来一片白加黑。

江森接过药片吃下,袁杰把车门一关。

车子缓缓朝着下榻的酒店驶去。

今天晚上,倒是没有饭局了,因为表彰会的时间是在明天。

不过大佬们不约,却不代表江森就没事了。

回到酒店,江森一口气还没喘上来,门外面,就来了个不速之客。

安大海突然出现。

“你怎么回事?安安挺个大肚子,你还满世界乱跑?”老丈人习惯性地不讲理,进门就不由分说,先劈头盖脸指着江森的鼻子一通骂。

江森虽然被折腾了三天,外加宿醉、感冒、体力不支,但脑子还是基本清醒的。

“老安,你那块地出事了,是不是?”江森直接戳破。

正靠着骂女婿找正当性的安大海,骂声戛然而止。

他盯着江森,看了好一会儿,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你在我身边安插眼线了?”

“我特么吃饱撑的吗?”

江森神色疲惫地坐下,往后一靠,缓缓道:“我今年上半年,就已经抽空写了篇论文,提醒你们东瓯市有房产金融化、系统性崩溃的危险,你们谁理我了?”

“我特么吃饱撑的吗?我看什么论文?你什么时候发的论文?”

“跟我那篇黄芪治疗青春痘的论文一起发的。”江森闭着眼道,“安安都帮我贴到网上了,你们自己不看,怨得了谁?”

“那老子不看,你特么也不提醒我一下?”

“我提醒你个鬼啊,我特么哪儿知道你会回来自杀?”

“那现在怎么办?”

“现在?呵呵呵……”江森发出冷笑。

与此同时,东瓯市市府大院最大的屋子里,东瓯市的康书记猛地把一份文稿往桌上一砸,“你们信息科是吃什么的!人家一个学医的学生,半年前就看出不对了!你们呢?吃白饭吗?!”

客厅里几个人,全都被训得抬不起头来。其中负责的那位,心里无辜得要死,小声道:“康书记,要不明天找他聊聊,说不定人家有解决的办法……”

“解决?呵!”康书记有点急火攻心。

瓯城区粗算两千亿规模的在建楼盘,外加涉及资金无法估量的炒楼市场,暗地里,这个月已经有两起携款潜逃的大案发生,这个雷埋到现在,根本已经捂不住了。现在慢说是找个孩子来解决,就算是国内最顶尖的金融和经济专家过来,东瓯市也别想翻身!

东瓯市的楼市泡沫,不是将要被戳破,而是已经进入被戳破的阶段。

只是大量的人,目前还不肯认输,死咬着不降价而已。

可问题是……

能接盘的,又有几个呢?

康书记把信息科的几个人轰走,坐在电话机旁,安静了半晌。

过了许久,才拿起电话,给一个老朋友打了过去。

“老莫,明天早上表彰会结束,找江森去你家吃顿饭。我也去。”

“嗯?”莫怀仁一脸奇怪,“有什么事情吗?”

“我孙女喜欢他,带去见个面。”

“哈哈哈哈……”莫怀仁哈哈大笑。

康书记把电话一挂,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都已经不能算死马当活马医了……

纯粹就是……

权当安慰剂吧…

无码精品h动漫成人影院

喜欢重生就要对自己狠一点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紫薇圣女命已经破了
上一篇:1976年三大陨石上的字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