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老头同志oldand

2022-02-22 15:35

幽冥判官带着君无邪越走越偏僻,远离了幽冥生灵聚集之地。

翻过许多黑色的高山,来到了一片阴气极其浓郁的荒原之上。

远远望去,这片荒原有许多巨大的骨架倒在地上。

那些骨架淌着血,看起来十分瘆人,弥漫着滔天的煞气。

更远的地方,还有血河奔流,卷动着鲜红的浪涛,发出尖厉的咆哮声。

“幽冥判官,你是不是走错了方向?”

君无邪并未停下脚步,依然跟着幽冥判官前行,询问的语气也很随意。

“没有,道友你有所不知,这里是必经之路,穿越了这片区域,道友就能见到我们的幽冥之皇了。”

君无邪闻言,不再言语,继续跟着他前行。

很快,他们便来到了这片荒原的中央区域。

这时候,幽冥判官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他。

“判官,你怎么不走了,是不是累了,需要停下休息片刻?”

君无邪的表情始终很平静,但说出话却有些耐人寻味。

幽冥判官,地府的强者,那可是相当于半圣绝巅的境界,怎么可能走点路就累了?

“本判已经将你带到了目的地,自是不用再前行了。”

幽冥判官的脸上有了冷笑之色,与此同时身体迅速后退,与君无邪拉开了很远的距离。

“看来你们对这里的环境很自信。”

君无邪随意打量四周,这里的阴气极其浓郁,且幽冥之气的品质比其他区域都要高,大地之中充斥血煞之气。

这里怎么看都是凶险区域,这等环境对于阳间的人自是有着极强的克制作用。

“你似乎也很自信?”幽冥判官笑了,道:“你可知道吗,本判早前看你,就如同看着一轮燃烧的烈阳,而现在本判看你,几乎看不到阳气之火了。”

“是吧,这里的环境确实不错,挺凉快的。只是,你认为借助这里的环境就能杀我,未免太过天真。”

“本判自是杀不了你,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幽冥判官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如果再加上一位鬼圣级强者与诸多半步鬼圣,那结果可能就不同了。”

“听闻你是人间之主?”

冷漠的声音自远空传来,如同惊雷般。

那里阴气滔天,一位身穿幽冥王袍,身材魁梧的中年人犹如携着阴气凝聚的云海而至,身后跟着上百位强者,个个都是幽冥判官这种级别的。

这些人一来,便分散在荒原四周,将君无邪层层围困。

“人间之主,你可知本王是谁?”

身穿王袍的中年人单手背负,立身在阴气翻滚的空中俯视下来,眼神非常的冷漠,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君无邪看着他们这架势,表情平淡,道:“听说地府有十大幽冥之王,你应该是其中之一。”

“你倒是有点眼力,本王乃地府十大冥王之首,冥广王是也,掌管生死名册,主人间与幽冥之因果,断阳间生灵之寿命!”

君无邪嘴角微微上扬,道:“倒是个非常唬人的名头,那你看看我寿元如何?”

“本王断你今日寿终,你可有话说?”冥广王大袖一拂,远方奔腾的血河顿时咆哮,如同一条条血色的冥龙般冲天而起,来到场中,围绕着君无邪穿梭奔腾,血煞之气滔天。

“看来,今日之事是不能善了了?”

君无邪不想动手,毕竟战死的英雄们的魂魄在哪里他还不知道,情况未明之前,并不想跟地府的高层闹到无法调和的地步。

“善了?”冥广王寒声道:“你当我幽冥地府是什么地方?你不过区区人间之主,也敢跑到幽冥来撒野!你人间半圣绝巅,在鬼圣境界的本王面前算得了什么?谁给你的勇气跑到幽冥来伤我幽冥强者?既然你伤了我幽冥强者,那便得付出代价,就留在幽冥吧,地狱之下有你一席之地,也好让你尝尝地狱冥炎的滋味。”

话音落下,冥广王带来的百余位强者齐齐施展术法,双手结出阵图,打入虚空之中。

吼!

那围绕着君无邪穿梭的血河发出可怕的咆哮之音,顿时之间,这里的整个天地都变成了一片血色。

君无邪站在荒原上,视线彻底被血色淹没了。

不管是天上地下还是四面八方,全都是涌动的鲜血。

那些鲜血淹没而来,血液之中浮现出各种狰狞可怖的面孔,张牙舞爪,对他发起攻击。

血河之水拥有可怕的腐蚀之力,一旦沾染,半圣绝巅的强者顷刻间就要化为浓血。

里面那些狰狞面孔则是攻击力极强,极其暴戾的怨念凝聚而成,能攻击人的灵魂。

这是血河大阵!

君无邪被困在了大阵内,面对这样的境况,他的眼神始终很平静。

看到血河冲击而至,他的体内太极星海与元始兵解一起运转,瞬间完成四十五倍升华。

他举起了右手,啪的打了个响指。

刹那间,黄金血气如同金色的狂潮汹涌而出,化为金色剑浪席卷十方。

那些剑浪中凝聚了他的兵道杀伐,锋锐无匹,杀伐惊世,势同破竹。

所有冲击而来的血浪一触即溃,里面的怨念面孔全部消亡。

轰隆!

整个血河大阵都崩开了。

那些催动大阵的幽冥强者遭受到了反噬,全都被震飞了出去。

“怎么会这么强?”

幽冥判官目睹这样的画面,面色巨变,

这个阳间之主的实力超乎了他的想象。

这里的环境对阳间生灵可是有着极强的压制,还有上百个半步圣人境界的强者催动的血河大阵,就算杀不了这个有着神话领域的人间之主,怎么也能将其困住才对,竟然被一击破了阵?

“什么半步圣境,不过就是我人间的半圣绝巅,也敢标榜圣境二字,你们幽冥世界着实有些浮夸,本事不强,自信倒是很膨胀。”

君无邪的话语非常的不客气。

事到如今,不需要再耐着性子了。

“混账,在本圣面前,你也敢大言不惭!”

冥广王怒火中烧,掌指摊开,符文缭绕,往前轰杀。

君无邪眼眸微凛,那阴气澎湃的掌指,威能极强,令他不敢忽视,金色掌指迎了上去,龙吟虎啸。

轰!

两人对了一掌,君无邪身体微微摇晃,冥广王却是退了两步,这让他感到惊怒!

他可是突破到了圣人境界小天位初期的鬼圣,竟然在对攻中落入了下风!

“人间之主,你激怒本王了!”

冥广王满头黑发炸开,王袍猎猎作响,身上的气势骤然攀升,一步迈了过来。

轰隆!

大战瞬间爆发。

两人拳拳硬撼,掌掌对击,秘术符文与能量余波如同风暴般席卷而出。

片刻之间的搏杀,千百次的碰撞,在狂暴的余波中,两人身体各自退开。

君无邪负手而立,冥广王双脚贴着地面倒滑,在荒原上留下两道深沟,双手掌指间有血液顺着指缝往下滴落,胸口的王袍破碎,那里有个深深凹陷下去的掌印,其嘴角挂着血渍,胡须都染红了。

“如果连你一个伪圣我都打不过,我还敢只身来幽冥地府?”

君无邪眼神冷酷,杀气冲霄,举步向着冥广王走去。

此时的他再不似之前那般平和,可谓是锋芒炽盛,如同一柄出鞘的杀伐之剑。

“杀了他!”

那百余位幽冥强者自四面八方发起了攻击,阴气淹没荒原上空,各种秘术铺天盖地。

幽冥判官也挥动了手里的判官笔,奋笔急挥,在空中写下灰黑色的“杀"字!

那“杀”字绽放刺目的光,冲向君无邪。

“不自量力!”

君无邪看都没有看那些围攻他的强者与幽冥判官一眼,他的目光始终锁定冥广王,举步前行。

他的脚落下的瞬间,一个个璀璨的符篆烙印在大地之中。

咔嚓!

那是符篆绽放,衍生符文阵图的声音。

符道阵图扩散,璀璨刺目,使得那些幽冥强者轰杀而来的秘术全部定在了空中,幽冥判官书写的“杀”字也被定住。

下一刻,那些秘术全部溃灭,上百个幽冥强者在符道阵图下大口吐血,被震飞出去,当中有数十人当场被击杀成了肉泥。

幽冥判官也是骨断筋折,浑身布满裂痕,几乎解体。

这让他惊悚万分,背脊直冒冷汗。

“退!”

冥广王与活着的幽冥强者迅速退到了荒原的边沿。

与此同时,荒原的大地下,数不清的血煞之气涌动,迅速没入那些巨大的骨架内。

那些巨大的骨架动了起来,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它们站了起来,白骨手掌拖着生锈的战剑,一步一步走向君无邪。

四面都有白骨巨人苏复,骨架上连着些许血肉,淌着鲜红的血液,一路走来,染红了荒原大地。

嗡!

战剑鸣响,被那些骷髅挥起,暴戾地斩来。

锈迹斑斑的战剑,瞬间脱落了所有的铁锈,绽放璀璨的血光,切开天地,斩破长空。

君无邪目光冷漠,金色掌指横扫四方。

他的手掌如同圣金浇铸,金光绚烂,直接震碎了血气剑芒,指腹扫在战剑上,将那些巨大的战剑震得铮铮作响,剑体猛烈震颤,令那些巨型骷髅险些把持不住,身体都因为剑体的偏移而踉跄了几步。

轰!

他的脚猛地踏在地上,璀璨的符道阵图迅速扩散到巨型骷髅脚下,符道杀伐自地面冲出,将那些骷髅冲得了飞了起来,身上的骨骼裂痕遍布,几乎快要散架了。

“住手!”

远空,威严浑厚的声音响起,有不容抗拒的意味。

那是一个身穿幽冥皇袍的英武中年人,身后跟着九个鬼圣级别的强者,顷刻间来到了荒原,沉声道:“休要伤了人间之主!冥广王,你竟敢背着本皇行事,该当何罪?”

幽冥之皇到了。

他一来便训斥了冥广王,带着九大冥王落在了荒原中央君无邪的面前,带着歉意说道:“人间之主光临我幽冥世界,本皇欢迎之至,座下冥王行事欠妥,还请人间之主见谅,本皇定会重重责罚于他!”

君无邪单手背负,看着眼前的英武中年人。他眸光深邃,片刻后淡淡一笑,收敛了身上所有的杀伐之气,道:“幽冥之皇,终于见到你了。”

“人间之主,果真是英姿雄伟,不愧是在末世力挽狂澜之人!”幽冥之皇面色平和,道:“今日之事都是误会。听闻,人间之主找本皇有事商谈,请随本皇去幽冥殿详谈如何?”

“那便请幽冥之皇带路吧。”

君无邪表现得很大度,仿佛刚才的冲突没有发生似的。

在他看来,弄清战死的英雄们的魂魄的情况之前,一切都不重要。

这个幽冥之皇,一来看似训斥冥广王,实则是在救冥广王,二落在他的面前,也刚好阻止了他毁灭那些巨型骷髅。

喜欢至强圣体请大家收藏:

葬族的族长和天剑一没有料到的是,幽冥地府那些蛰伏的老古董早已经苏醒了。

只是,他们的肉身仍旧处于休眠状态,苏醒的是元神。

“那个人来了,此人不是省油的灯,走到哪里,哪里就会天翻地覆,恐怕是来者不善。”

幽冥地府的某片不显于世秘土内,有人在用神念交谈。

“阳间的人跑到我们幽冥世界意欲何为?”

“目前尚不清楚他的目的,我们还是静静观望吧。”

那些神念又沉寂,本来一个半圣巅峰的阳间修行者,根本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

但是那阳间的青年跨界时,他们竟然感知到了两位帝级强者的气息,就在两界通道对面,这使得他们不得不打起了精神。

……

幽冥世界与阳间下界不同,这个世界的天地相对比较阴暗,天穹之上的太阳是暗红色的,整个世界都充斥着阴寒的能量。

君无邪自幽冥通道走出,来到这个世界的刹那,便感到有森寒的阴气渗透到体内。

只是这种阴冷无法对体内衍生幽冥本源符文的他造成丝毫影响。

阵阵阴风呼啸,迎面袭来,对于他来说,就跟微风吹拂没有什么两样。

幽冥世界辽阔无垠,阴暗的天空高远辽阔,除了那暗红的太阳,看不到任何的星辰。

与下界宇宙不同,这个世界只有一块无边无际的大陆。

他极目眺望,山川大地皆在眼中。

遥远的区域,某些位置的阴气特别浓郁,那里有大量的幽冥生灵聚集。

他看到了城池的轮廓。

想来,那里就是幽冥世界的生灵生活的区域了。

黑暗洪流中死去的将士,他们的魂魄进入幽冥世界后到底去了哪里,他目前毫无头绪,而今只有慢慢探明情况。

“那幽冥生灵汇聚的城池,或许能打探到消息。”

他脚下符文绽放,山河更迭,一步一幻灭,很快便临近了那座城池。

古老的城池,恢宏而壮阔,沉淀着岁月的气息。

建造城池的材质呈暗灰色,那是一种阳间没有的石材。

城池周边,座落着不少的村镇,房屋建造极其简陋。

他看到了不少生活在村镇里面的幽冥生灵。

村里的幽冥生灵比较呆滞,脸色呈青黑色,如同僵尸般,动作也有些僵硬。

“竟然是生出了些许灵智的尸体……”

君无邪有些诧异,这就是幽冥世界的生灵?

再看生活在镇子里面的生灵,肌肤倒不是青黑色,但依然泛着淡青色,眼神看起来多了一些神采,可身体之中依然有着死气未曾褪尽。

而那城池里面的生灵则完全不同,虽然肌肤苍白,但其他表现却跟阳间的生灵没有什么区别,动作也没有丝毫的僵硬,并且有着明显的喜怒哀乐等情绪。

那些生灵体内没有丝毫的死气,只有幽冥阴气。

他还发现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村、镇、城,有着严格的等级制度,特别的森严。

村子里生活的是最低等的幽冥生灵,由尸体生出灵识,在这个世界显然是位于最底层的,他们的活动范围只限于村子和野外,在那镇子里面看不到一个。

同样的,在城池里面也看不到一个镇子里面的幽冥生灵。

村、镇、城,明明隔着不远,但实际上却如同三极世界,将不同阶层的幽冥生灵永远隔在了森严的等级界限之外。

按照这样的等级阶层来看,恐怕只有去到城池内才能打探到消息了,村镇的幽冥生灵肯定是不可能了解他想知道的消息的。

他向着城池而去,隔着城池还有很远,便发现那城池里面数不清的幽冥生灵全都向看向了城外,甚至有大量的幽冥生灵腾空而起,看向他所在的方向,也有很多生灵冲到了城池门口。

“隔着这么远,他们就发现我了?”

君无邪感到惊讶,以他的实力,怎么可能被轻易发现?

再说,他能看出那些幽冥生灵的实力很弱,当中有些估计比凡人水平强不了多少,居然能隔着这么远的距离看到他?

这时,那城池中央有滚滚阴气冲天而上。

几个浑身缭绕滔天幽冥阴气的人自城中建筑内冲上高天,双目望穿长空,死死盯着他所在的区域。

“阳间的人竟然闯到我们幽冥来了!”

那涌动的阴气中,有几个幽冥强者,目光森冷,脸上有着浓烈的震惊之色。

他们看到在那远空有个人正在向着城池而来,那光芒太过了绚烂了,像是一轮行走在世间的太阳般。

隔着很远的距离,他们都能感觉到一股灼烧感。

事实上,在所有幽冥世界的人眼里,君无邪都是如同太阳般绚烂,金光万丈。

只是君无邪自己并不知道而已。

他来自阳间,修炼肉身,生命血气至刚至阳,在这个世界,幽冥生灵看他就是那种阳气爆棚,阳火滚滚的模样。

所以,隔着很远的距离,幽冥生灵就发现了他,实在太耀眼了。

“阳间的人,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速速止步,否则勾你魂魄,将你永远留在幽冥,受地狱镇压之苦!”

城池中央上空,浓烈的阴气中有三个幽冥强者冲向城外,对君无邪发起了警告,眼神非常的幽冷。

“我来此并无恶意,有事想见你们的幽冥之皇。”

君无邪在城外停下脚步,那滚滚阳火旺盛得令那三个幽冥强者感到不适,肌体有种极强的灼烧般的痛感,身体四周的阴气都在阳气之火下开始溃灭了。

“混账!你以肉身闯入我幽冥世界,本就是死罪,此刻在我等的警告下还敢大言不惭,开口就要见我们的幽冥之皇!”

“阳间人,你是什么东西,也配见我们的皇?”

“滚!否则斩你肉身,拘你之魂!”

三个幽冥强者极其强势,虽然感觉到了眼前这个阳间的人不好惹,但这里可是幽冥,是他们的地盘,不管是阳间的什么人,来到这里都得盘着卧着。

君无邪皱了皱眉,眼神微冷。

按照他以往的脾气,怕是直接动手了。

但是经历了末世,他现在的心境有些不同了。

他单手背负,冷冷看着三个幽冥强者,道:“我乃下界人间之主,有事找你们幽冥之皇商谈。”

三个幽冥强者愣了一下。

“你是人间之主?”

他们冷笑不已:“人间之主会亲自跑到我们幽冥世界来?我们幽冥与你们人间井水不犯河水,你若真是人间之主,跑来做什么?”

“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一位幽冥强者冷喝,就算真是人间之主又如何,这里是幽冥,不是人间,人间之主也得低头!再说,幽冥世界的实力本就在阳间下界之上,“现在,立刻滚回你的人间去,否则……”

轰隆!

那幽冥强者的话还没有说完,君无邪大袖一拂,黄金血气奔涌。

那幽冥强者只觉得盛烈的金光刺得双目失明,滂湃的阳气如同烈焰长河席卷而来。

他大惊,立刻施展幽冥秘术对抗。

然而,他的秘术瞬间崩灭,根本挡不住,一下子被黄金血气击中,身体飞了出去,整个人都燃烧了起来。

他被阳气淹没了,那些阳气如同烈焰焚烧着他,使得他的阴气迅速溃灭,身上的血肉都开始被焚烧化掉了,发出凄厉的惨叫。

“放肆!你敢跑到我幽冥来行凶,你休想再回到阳间,留下来享受地狱之苦吧!”

其他两个幽冥强者大怒,一声令下,城内大量的阴兵,浩浩荡荡冲了出来。

“我已经很克制自己,不想杀戮,你们非要求死!”

君无邪眼神很冷,双手背负,举步向前。

脚步落下的瞬间,黄金血气轰的往前奔涌。

那两个幽冥强者怒吼着反击,但所有的手段根本抵挡不住,黄金血气摧枯拉朽,势同破竹,将他们淹没。

顿时,三个幽冥强者都在阳火中挣扎惨叫,惊得城内的幽冥生灵噤若寒蝉。

那些阴兵齐齐止步,谁都不敢再上前,皆惊恐无比。

“人间的道友,你来到我们幽冥世界,此等行为是不是有些过了?”

一个身影自远空而来,顷刻间落在城池前,浑身缭绕浓郁的阴气,手持一只黑色的判官笔。

君无邪平静地看着他,并不说话。

幽冥判官看了看正在阳火中挣扎惨叫的三个幽冥强者,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道:“人间的道友,还请收了焚烧他们的阳气,有什么话,我们好说。”

“带我见你们幽冥之皇。”

君无邪淡淡说道。

“好,你先收了阳气,我便带你去见幽冥之皇!”

幽冥判官妥协。

君无邪一挥手,包裹那三个幽冥强者的黄金血气被他吸入体内,三人已经被焚烧得肉身萎缩,蜷缩在地上哀嚎,几乎只剩下半条命了。

“带路吧。”

“道友请跟我来。”

幽冥判官做了个请的手势,随即便在前面带路。

他始终与君无邪保持一定的距离,实在有些受不了他身上的阳气,太旺盛了,令他体内的阴气都运行困难,肌肤有种灼烧般的痛感,非常的不适。

“问他此来的目的。”

幽冥判官的脑海中响起冷漠威严的声音。

他听了,不动声色,当即询问起来:“人间的道友,不知道你此来见我们的幽冥之皇所为何事?”

“与你们幽冥之皇做笔交易,我要从你们幽冥世界带走一些魂魄。”

“什么魂魄,莫非是道友的亲近之人死去,道友想带回其魂魄帮助他们复活?”

“下界人间末世洪流,不知道你们是否知道?”

“此事,自是知晓。”

“我要从幽冥世界带走所有战死于末世洪流中的人的魂魄。”

幽冥判官闻言,脸色骤变。

他在前面,背对着,所以君无邪并未看到他的表情。

但是其瞬间产生的强烈心理波动,却是被君无邪感知到了。

“原来如此……”

幽冥判官并未多言,这样的反应让君无邪觉得有些反常,根据幽冥判官的强烈心理反应,他不应该表现得如此平静。

[标签:p

标签]身为幽冥地府的判官,官居高位,听到这样的事情,就算是忌惮他,也应该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表达下态度才是,竟然这样云淡风轻。

喜欢至强圣体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射手男啪啪的时候喜欢什么样
上一篇:养狗是上辈子来还债的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