炕上半夜的喘息声 大炕被窝呻吟高 c

2021-10-30 14:38

顾大夫人神色倒是淡淡的,没有顾婷婷所料的那般暴跳如雷。
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下意识地捻动了自己手里头的佛珠。
“年轻人的事情,轮不到我这个老太婆来管的。”顾大夫人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反而看了看阮星晚,道,“快些吃吧,时间很晚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她虽然不管公司的事,但是今天阮星晚财大气粗地收购了百分之三的股份,顾家早已传遍了。
她是个有手段的,要不然也不会从顾明渊那个狼崽子手里头平安将老爷子救回来。
阮星晚目光定定地看着顾大夫人,忽然道:“妈,我真的去见男人了,你不想我知道我见了谁妈?”
顾大夫人没有想到阮星晚会突然开口这么问,有些怔愣地看着她。
反倒是顾婷婷的反应更加夸张了一些。
她瞪大双眸,骂道:“阮星晚,你真的好不要脸!你下一步是不是要说,你还要将那个小白脸接回家里来!就算大伯母不管你!我们顾家的脸面也不能任由着你按倒地上去摩擦!”
阮星晚轻轻一笑,道:“我倒是想要将人带回来呢,可惜人家不答应。”
不管不答应,还要去当上门女婿。
他既然已经回过了顾氏,还活着的信息自然是瞒不住了。
不管他回不回顾家,但是只要他还活着,对于顾大夫人来说,都是一种安慰。
所以阮星晚也没有必要瞒着了。
“你这个贱人!哪怕我哥不在了,我也要替他好好教训你一顿!”顾婷婷实在想不到阮星晚竟然这么的厚颜无耻!
她豁的一下站了起来,就要对阮星晚动手。
然而,别说一个顾婷婷了,就是十个顾婷婷来,也掰不动阮星晚一个手指头。
顾婷婷还没有碰到阮星晚,就已经被阮星晚轻轻一推,整个人摔在了旁边的凳子上。
对于阮星晚来说是轻轻一推,不过对于顾婷婷来说,简直是粗鲁无比了。
她结结实实地摔在了凳子上,只觉得整个人摔得生痛,眼泪都差点要出来了。
她红着眼,看着顾大夫人,完全忘记了前几日自己是如何对顾大夫人落井下石的。
她哭着道:“大伯母,你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她欺负我吗?”
顾大夫人仍然有以下没一下地捻动着手里头的佛珠,她甚至眼皮都没有抬一下,道:“顾小姐,亲疏有别,她是我儿媳妇,你只是我侄女而已,别说她没有欺负你,就是她真的欺负你了,我也断然不能帮你而不帮她啊。”
顾婷婷气得差点吐血。
她指着顾大夫人道:“好啊,不过也对,你们两婆媳不都是一丘之貉吗?大伯离家出走这么多年了,摆明了说不喜欢你的,你还赖在顾家不走,不就是为了顾家的荣华富贵吗?阮星晚明明知道顾长州已经死了,却还是要执意嫁过来,图的不也是顾家的权势地位吗?你们两个都是一样的人,难怪相处得这么好。”
顾婷婷这话还没有说完,阮星晚已经放下了手里头的炖盅,猛地揪住了她的衣领,一巴掌就甩了上去。
阮星晚冷笑道:“我公公不喜欢我婆婆,他亲口跟你说的?那么顾长州怎么来的?”
一个被小三勾得迷了魂的男人,抛妻弃子逃避家中责任,这样的人他们不责怪,倒是反过来责怪婆婆?
一个守着孩子这么多年的女人,还要耻笑!
她顾婷婷又是什么好东西!出言不逊,满嘴喷粪!
顾婷婷本来被阮星晚推了一下,已经觉得委屈得不行了。
现在被阮星晚结结实实打了一个耳光,这还得了?
她顿时哭了出来,指着阮星晚道:“你竟然敢打我?我要跟我爸说!”
顾婷婷的爸是三房了,而且跟顾长州的爸和顾明渊的爸不是亲兄弟,是老爷子和老太太当初领养回来的。
不过,本来也是同族兄弟,而且是给老爷子开车的时候出了事的,所以一直当成亲生儿子养着。
阮星晚上头还有个亲哥哥,但是一直在国外,阮星晚没有见过。
阮星晚冷笑道:“你爷爷就在家,你要告状,怎么不将爷爷叫起来呢?”
阮星晚这个横行霸道有恃无恐的样子让顾婷婷越发的愤恨了!
她本来是顾家孙辈中唯一的女儿家,谁人见了她都要礼让三分的!哪里受过这样的窝囊气!
“你以为我不敢去叫爷爷是不是!我这就去叫爷爷主持公道!你这个不守妇道的荡妇,你水性杨花,勾搭男人,你还有理了!你竟然敢打我!”顾婷婷暴躁地叫了起来。
这次的声响实在是太大了,招惹来了不少看热闹的。
首先,脸上敷着面膜的顾二夫人就是首当其冲的主力军了。
她冷哼着道:“这大半夜的不睡觉,这是怎么了 ?是不是我们顾家的新夫人手痒了,想要练练手啊,我看外面的保镖都挺闲的,要不要叫进来跟你过过招。都说我们加侄媳妇是个女侠,功夫可厉害了,我还没有见识过呢。”这话一出,本来要收拾炖盅去厨房的大夫人手里头一松,哗啦一声,炖盅当下摔在了地上。
训练有素的佣人急忙上前,七手八脚将地上的碎片收拾干净了。
顾大夫人猛地拽住了阮星晚的手,声音发颤道:“星晚,你在说什么!你说什么!”
阮星晚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徐徐道:“我说顾长州没死,他被人救起来了,不过目前失去记忆了,可能一时半会不会回家。”
顾大夫人不可置信地看着阮星晚,整个人又哭又笑的。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的长州怎么会死呢?他怎么会死呢?”
而站在阮星晚跟前的顾明渊面色却瞬间阴沉了下来,两只手忍不住攥成了拳头。
顾长州竟然没有死?
他的贱命怎么就那么大呢?
不过没有关系,想要弄死顾长州,他法子多的是!
上辈子,他是自己的手下败将,这辈子也不能改变什么!
阮星晚自然是察觉到了顾明渊阴沉的目光,她微微勾了勾唇角,不着痕迹地对着他露出一个挑衅的笑意。
然而,顾明渊却没有如她所想的那般暴跳如雷,反而一派云淡风轻的样子。
这还不算,他还凑上前来,轻轻用手指擦了擦阮星晚的嘴角,低声而温柔道:“怎么吃得嘴角都是。”
顾大夫人本来还沉浸在顾长州没有死的喜悦中。炕上半夜的喘息声  大炕被窝呻吟高 c
看到顾明渊提阮星晚擦嘴角,她顿时就炸毛了。
顾大夫人想都没有想,猛地上前,就是扬起巴掌,狠狠拍掉了顾明渊的手,冷声道:“顾明渊,这是你嫂子,你不要动手动脚的,再有下次,不要怪我不客气!”
这一个瞬间,顾家那个高高在上的顾大夫人又回来了。
顾明渊被她打了一下,仍然没有生气。
不过,他目光意味深长地看了顾大夫人一眼。
阮星晚太清楚这个狗男人的目光了!他绝对是憋着一肚子的坏水了。
阮星晚上前了两步,拦在了顾大夫人跟前,轻声道:“妈,动手打人这种事,由我来,我拳脚好。”
顾大夫人看了一眼阮星晚,神色略微有些复杂。
顾明渊已经没脸没皮了。
他看着阮星晚淡淡一笑,道:“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我们都这么多年夫妻了,你对我是不是有些狠心了?”
阮星晚也淡淡一笑,道:“你脑子如果有病就去治,我认识一个大夫看精神科挺不错的。明天让他上门给你诊治诊治。”
说罢,阮星晚都懒得搭理他了,反而转过头看向了大夫人,道:“妈,你快去睡吧,明天我带你去见顾长州。”
古顾大夫人急忙点头,也冷冷地看了一眼顾明渊,转身上楼去了。
顾二夫人眼看着没有热闹好看了,又得到了一个糟心的消息。
顾长州竟然没有死!
本来以为顾长州死了,掌家的好事能落到二房的头上,现在看来,老爷子偏心真的是偏到没边儿了。
宁愿将顾家交给阮星晚一个外人,都不愿意交给顾明渊。
顾二夫人冷冷地看了一眼顾明渊,道:“本来以为你是个有本事的,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个窝囊废而已,人家愿意嫁给个死人都不嫁给你,更别说人没有死了,你更加没戏了。你年纪也不小了,我看黎家那位小姐不错,改天约个时间出来见一见。”
黎家二房那个女儿,是个哑巴。
这叫挺好的?
顾明渊勾唇一笑,道:“母亲这么喜欢黎家那位哑巴,就留给你儿子吧。我的事,你不用操心。”
说着,顾明渊冷冷地回望了一眼顾大夫人上楼的背影,这才不紧不慢地离开了大厅。
他回到房间,当即拔出了一个电话,声音冰冷道:“顾长州没死!而且失忆了!查一查他到底在做什么!”
那头应是。
顾明渊顿了顿,眼底下染上了一篇冰冷的杀意,缓缓道:“对了,还有一件事——”
***
阮星晚本来还以为顾长州的移情别恋会让她失眠,然而并没有。
相反的,阮星晚竟然一夜好眠。
也许她比较没心没肺,又或者她其实没有那么喜欢顾长州吗?
阮星晚都觉得有些纳闷了。
她洗漱之后才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比她预料中的还要晚了一些。
已经九点多了。
阮星晚打算直接去公司的,但是下课之后,竟然发现顾明渊那个狗男人也在。
不仅他在,顾家所有在家里的人都在。
顾大夫人,顾二夫人,顾明滔,顾明渊,顾婷婷,就连一直不怎么露面的顾家二叔也都回来了。
顾老爷子也在,见了阮星晚,他率先开口,招呼道:“星晚,过来,过来爷爷这里。”
阮星晚自然是顺从地走了过去,坐在了顾老爷子的旁边。
顾婷婷看见阮星晚,当即就觉得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她昨天挨了阮星晚的打,脸上的红印子现在都还没有消下去,冷哼道:“阮总的架子还真是大啊,我们这么大一屋子的人就为了等你,现在连早餐都没有吃上!”
阮星晚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道:“你可以不等啊,我不信人家还拿刀家架着你的脖子让你等。”
顾婷婷被她这句话怼的哑口无言!
她当然可以不等,但是她是姓顾的,每个月的零花钱都要家里头支取的,如果坏了规矩,她上哪儿要钱花去!
难不成去工作吗?
顾婷婷这样的千金大小姐,从一出生就没有工作这个概念,她每天需要关注的是新款的包包和衣服!
“好了,既然人齐了,就开会吧。”顾老爷看向了老管家,道,“将人叫进来吧。”
老管家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了。
不一会,他从外头领回来四个人。
走在前头的男人约摸五十多岁了,但是保养得很好,看起来儒雅而斯文,而且他的五官跟顾长州有三分的相似。
“星晚,这是长州的爸爸顾从文,大爷,这是长州的媳妇,阮星晚,现在也是顾氏的当家人。老爷子说了,你若要回家,须得经过星晚的同意。”老管家自觉自己已经介绍到位了,所以得体地退了下去,又站到了老爷子的身后。
顾婷婷见有人来了,当下更加委屈了。
尤其是看到二夫人身后的顾明渊时,眼泪就跟不要钱的刷刷往下掉。
等顾明渊下楼之后,她猛地一个就冲进了顾明渊的怀里头,哭着道:“明渊哥!阮星晚那个不要脸的欺负我!她大半夜的出去跟男人鬼混,我就说了她两句,她竟然打我!她居然打我!你看我的脸!”
顾明渊淡淡地略了一眼顾婷婷脸上的红印子,最终将目光落在了阮星晚的脸上,道:“跟男人鬼混了?哪里来的野男人?有这样的好事不优先考虑我?”
顾二夫人一脸看好戏的神色。
阮星晚也被顾明渊这个捉奸的样子给气笑了。
她笑着道:“我要是考虑你才叫鬼混吧?我跟我老公出去吃个夜宵怎么了?怎么就是鬼混了?”
这话一出,顾二夫人笑着道:“侄媳妇,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你跟你老公出去吃夜宵?这大半夜的,你莫不是撞到鬼了?”
阮星晚道:“没有,活生生的人啊,我就是跟顾长州去的。”『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顾从文却没有正眼看阮星晚,反而直接走到了顾老爷子跟前。
他忽然双膝跪地,对着顾老爷子低声道:“爸,对不住,不孝子从文回来了。”
顾老爷子见自己五十多岁的儿子跪在了地上。
当初他决定离开顾家的时候也是这样跪下的。
但是那个时候,他的头发茂盛而青葱,而现在,他的耳边已经斑白了。
他老了,自己就更老了。
一晃,都二十年过去了。二十年啊!
他本来以为,直到进棺材,都不会再见到这个逆子了!
然而,想不到,他竟然回来了!
顾老爷子心里头有气,整个人都气得微微颤抖。
“薇儿,长凌,娟娟,过来叫爷爷。”顾从文大手一挥,将身后的三人叫了上来。
“爸,这是叶薇,你见过的,这是我的二儿子,顾长凌,这是小女儿顾娟娟。”沈从文低声介绍道。
叶薇身穿一身米色的旗袍,胸前绣着的是玉兰花的图案,看起来保养得十分好,只有四十出头的样子,而且身段十分的婀娜,是个女人都会多看两眼的那种婀娜。
阮星晚心里头勾起了一抹冷笑。
这是听说顾长州出事了,回来争家产来了吧?
“爸。”叶薇一直躲在顾从文的身侧,一副风雨飘摇,小家碧玉的可怜摸样,低声叫道。
另外两个孩子也都上前,低声叫了一声爷爷。
看两个孩子的年纪,也都超过二十岁了。
看来,这位大爷是在离家出走之前就有了私生子的。
可能是因为老爷子态度强硬,一直不让孩子进门,这才离家出走的。
现在回来,大概是觉得顾长州出事了,老爷子不看僧面也会看佛面的,所以这才堂而皇之地带着小三和私生子女登堂入室了。
阮星晚抬起眼,看着顾大夫人,果不其然,她脸色惨白,一点血色都没有,紧紧咬着唇瓣,看着顾从文的目光就像是要生吞活剥了他一般。
顾从文自始自终都没有抬头,只是跪在地上。
顾老爷子气得整个人颤抖得越发厉害了,动了动嘴巴好几次,但是都没能开口说话。
可见是气得狠了。
阮星晚急忙握住了老爷子的手,低声道:“爷爷,不要激动。”
顾老爷子看着阮星晚,心里头这才稍微感到一些安慰。
幸好,型号顾家还有她,要不然,顾家真的垮了。
他自问一辈子坦坦荡荡,磊磊落落的,为何要遭到这样的报应?
两个亲生儿子,没有一个好东西!
一个整天里头眠花宿柳,家不成家,一个更过分,直接带着小三离家出走,二十多年都不回来!
顾老爷子现在满心都是后悔!都怪他年轻的时候只顾着赚钱,对孩子疏于管教,这才酿成了这样的悲剧。
如果他能够用心管教,像管教长州那样管家他们,他们必不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他心里头都是悔恨和失望,看着阮星晚,低声道:“星晚,顾家现在交给你了,你来处置吧,我累了。”
阮星晚点了点头,道:“没事的,爷爷,你歇着就可以,我等会带你去见长州。”
老爷子今天刚起来,还不知道顾长州还活着的消息。
而其他众人也没有人乐意将这个消息告诉他。
听到要带他去见顾长州,老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跪在地上的顾从文已经抬起眼了。
他抬起眼,目光冰冷而鄙视地看了一眼阮星晚,沉声道:“我爸年纪大了,你还要带他去祠堂那边,那边山上这么冷,风又大,你到底是个什么居心!”
顾老爷子心里头沉到了谷底,原来星晚所说的带他去见长州,就是去看长州的墓地吗?
她已经立好碑了吗?
老爷子眼底一暗,仿佛又苍老了几岁。
阮星晚神色不动,淡淡地看着顾从文,道:“听大爷这么说,大爷竟然还是个孝子,这倒是跟传言有些不符合啊。”
她说着漫不经心,而且神色慵懒,一点都没有诚惶诚恐要讨好家公的意思。
顾从文对阮星晚的态度更加差了几分。
他冷声道:“什么传言!你一个小辈,顾家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手画脚!”
阮星晚威威勾唇冷笑,道:“传言,顾家大爷是个道德沦丧,毫无人品的忤逆子,不仅抛妻弃子,还割舍家族,跟着小三私奔,将老爷子气病过几次,这样不堪为子,不堪为夫,不堪为父的男人本来应该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怎么看起来竟然还挺孝顺的,知道为老爷子的身体着想了?这难道还不出人意表吗?”
阮星晚这副态度彻底惹怒了顾从文。
他猛地站了起来,指着阮星晚骂道:“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就算顾长州在这里,他都不敢这样跟老子说话!你不过就是个沽名钓誉的鼠辈而已!为了名利富贵装模做样,嫁给一个死人!你要多少钱,直接开个价,现在就从顾家滚出去!”
好大的威风。
阮星晚一点都不怕他,目光清冷地瞥了他一眼,道:“我看大爷不止心盲,而且耳聋,刚才爷爷说什么你听见了吗?现在顾家是我当家,你能不能进这个家门,还得我点头呢。”
顾从文气得面部的青筋都微微抖动了起来,他指着阮星晚骂道:“你一个小丫头片子,乳臭未干的小姑娘,你能当什么家?现在顾长州死了,当家的人应该是我,我这次回来,就是要接过这个重担,给父亲分忧的。”
果然。
阮星晚差点笑出声来。
她缓缓开口道:“所以大爷的意思是,当初顾长州还活着的时候,你不回来,是因为在顾家捞不到什么好处,现在顾长州死了,你觉得自己可以当家了,这才忙不迭地赶回来的?”
这样薄情寡义的男人,简直跟顾明渊有得一拼啊。
对了,顾明渊——
上辈子好像并没有发生过顾家大爷回来认亲的事情,他怎么会这么巧,刚好在这个节骨眼上回来?
是不是顾明渊那个王八蛋搞的鬼?
顾从文被阮星晚说中了心事,本来就难看的脸色变得越发的难看了。
他冷冷地看着阮星晚,道:“这是我们顾家的家事,跟你一个外人无关。”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东北大坑肉体乱 2 大炕肉体撞击声
上一篇:岳好紧好紧我要进去了 风韵诱人的岳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