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大坑原始激情 真实的单亲乱子自拍对白

2021-10-30 14:41

阮星晚挑了挑眉,看着黄雅惠,故意道:“怎么?黄小姐看到我是不是想起了自己忘了些什么事?”
黄雅惠当然想起了!
她今天特意自告奋勇从黄老太太那里接过了去邀请阮星晚的任务!她本意就是想要顺道去瞄一眼顾明渊的!
然而,她没有想到竟然会遇上阮星晚痛揍顾明渊这样的事情来。
当时顾明渊伤的那么重,黄雅惠都要吓坏了,满心满眼都是顾明渊,哪里还想得起让阮星晚来黄家吃饭的事情!
不过她脸皮厚,哪怕不用邀请,听见黄家今天晚上办宴,肯定也是舔着脸过来的!
这样也好,省了她的事儿!
黄雅惠冷哼了一声,道:“两只胳膊骨折,身上多处淤青,阮星晚你还真是毒辣啊!”
阮星晚见她义愤填膺的,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勾唇道:“我打了他,你不是应该感谢我吗?”
黄雅惠看着她这个死不悔改的样子,眼底差点要喷出火来,咬牙切齿道:“我感谢你十八辈子祖宗!要不是顾先生拦着!我早就报警抓你了!”
阮星晚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她忽然附身,凑近了黄雅惠的耳边,低声道:“我要是不打伤他,你怎么会有机会扶着他去医院?这一路上没少搂搂抱抱的吧?他伤的这么严重,要不得要换药擦药,要喝口好的汤水吧?这么一来二去的,日久生情又不是什么难事,你说是不是?”
这话一出,本来十分愤怒的黄雅惠竟然神奇地被她安抚下来了!
甚至,黄雅惠还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阮星晚!
虽然她想不通阮星晚为什么可以放着一个这么优秀这么痴情的男人不要,而非要嫁给一个死人!
但是,只要她不喜欢顾明渊,那她就不是自己的情敌!
果不其然,黄雅惠心里头那么点小九九,是被阮星晚看得一清二楚的。
她咬了咬唇瓣,没有再说什么,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了。
阮星晚看着黄雅惠转身离开的背影,心里头暗暗嘀咕,这姑娘,差不多已经要琢磨明天炖什么汤了吧。
哎,果然是涉世未深,就是容易被渣男骗啊。
想想上辈子,她可不也是这么上当的?
阮星晚还没有将心里头的想法压下去,那边就开宴了。
她现在是黄家的贵宾,黄老太太将她当成眼珠子一样的,就连黄睿都差点要让位。
吃饭的时候,阮念心就坐在阮星晚的对面,但是她现在装得跟朵小白花似的,完全没有抬眼看阮星晚,一直低着头,时不时往黄梓聪的碗里头夹菜。
反倒是黄夫人,对阮星晚突然殷勤了起来。
俗话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黄夫人这一次是卯足了劲儿笑的,跟朵花似的,看着阮星晚:“星晚,你跟阮小姐是姐妹吧?”
一个星晚,一个阮小姐,倒是亲疏有别了。
阮星晚一听这个语气,心里头的心思就相当的明了。
这黄夫人,恐怕是看不上阮念心的。
她当初在阮家的时候就听说过黄家这位黄少对阮念心挺好好感的,而且听说他们还将黄老太感谢自己救了黄睿的礼物当成是黄梓聪给的聘礼,将黄老太专门感谢自己设的宴席当成是求亲宴会,因此丢了个打脸。
可惜,她当时受了伤在医院,没能亲眼目睹阮念心丢人的场合,实属十分的遗憾。
柳小雅和阮念心仍然在蹦跶,但是阮星晚并不急着收拾她们。
现在,稳定顾氏,解决顾明渊这个心腹大患才是要紧事。
可惜阮念心可能不是这么想的。
也许是被阮宏生生前那一波秀操作吓到了,这才急急忙忙投入了黄梓聪的怀抱。
换了以往,阮念心可是瞧不上黄梓聪这样的花心大萝卜,纨绔世家子的,毕竟,有顾长州作对比,整个海城能入她眼的人,实在是寥寥可数。
就连顾明渊那样城府深沉的狗男人上辈子都被她当成棋子玩弄于鼓掌之中,阮念心这个恶毒女人绝对不会简单认输。
想到上辈子,阮星晚忽然有些好奇了。
阮念心上辈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下场呢?
顾明渊这个够男人重生之后突然对自己一反常态,会不会是因为到上辈子最后发现了阮念心真正喜欢的人其实是顾长州,恼羞成怒之下才会变成这样?
阮星晚有些失神,黄夫人以为她是不想搭理自己,只好放软了声音,又问道:“星晚,既然阮小姐跟梓聪订婚了,那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我不知道阮小姐的喜好,如果你有时间,可以多些回家,我将阮小姐约出来,咱们可以多处处,你说是吗?”
阮星晚听清了黄夫人的话,也将她的心思看明白了。
她目光淡淡地落在阮念心一脸温顺的脸上,微微勾唇,道:“多谢婶婶的邀请,有时间,我自然会多些回来的。”
黄夫人看不上阮念心,邀请她回来,不过是想要借刀杀人。
毕竟老太太现在重视阮星晚,而且她早就听闻阮星晚跟阮念心之间多有不快,如果阮念心惹怒了阮星晚——
黄家这个门,她是绝对进不了的!
阮星晚当然也清楚黄夫人笑脸之下的算计,她本来不待见黄夫人,但是倒是不介意。
毕竟,她也不希望阮念心嫁入黄家。
毕竟,黄睿年纪小,心思也单纯,而师傅师娘年纪大了,总不能事事防范周到。
阮念心这人心狠手辣,步步杀招,跟黄石更是有合作的前科!
她如果被黄石利用来对付一个孩子,那还真是心腹大患。
阮念心本来一直没有作声的,听了阮星晚这句话,她反而抬起眼,有些期期艾艾地说道:“姐姐,你家里不是这里,虽然认了干亲,但也不能因为黄家有权有势,就忘了自己的出身吧?阿奶现在病的很严重,我妈妈跟姑妈多次去顾家找你,都被佣人赶了出来,姐姐,你这样做人太过忘本了吧?”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阮星晚如果不回一趟阮家,那实在是说不过去了。阮念心想要她回阮家?为了什么!自然是只能是为了钱。
阮星晚这个贱人!她竟然一个人吞掉了阮家所有的钱!连她和妈妈应得的那一份都没有!如果不是阮老太在争家产上面还有点用处,柳小雅也不会留着她到现在!
她们两母女这些年虽然是攒下了一些家底,但是跟阮星晚得到的对比,简直是九牛一毛!
不管如何,她们该的的那一份,绝对要阮星晚吐出来!
黄家家族不小,今晚虽然只是邀请了一些堂亲,但是也开了好几桌,阮念心刚才说话的声音那么大,好多人都听见了,忍不住纷纷侧目看着阮星晚。
“这位阮小姐爱慕虚荣,贪恋权势,这个事情整个圈子都是知道的。”
“本来我还觉得她不会是这样的人,毕竟老太太可是认了她当干女儿的,想不到到底还是老太太看走眼了。”
“对啊,如果她不是这样的人,怎么会嫁给一个死人呢!”
“嫁给个死人怎么了?你不知道吗?婚礼上,顾老爷子当即就让律师将自己名下的股份还有顾长州生前所有的产业都转给她名下了!人家现在身价高着呢!你就是正正经经嫁一百个男人也攒不下这样的身价啊。”
“果然,能发财的人都是狠心人啊,你没听她妹妹说,自己奶奶家都病得快死了,想要见一面都不行呢!简直是造孽啊。”
“那不得将时间花费在讨好顾家的爷爷和咱们家老太太身上吗?阮家的老太太死了就死了,能捞着什么?可是顾家老爷子和咱们家老太太就不一样了,讨好了,那能捞到的东西可多了。”
底下人纷纷附和,这话是越说越难听了。
但是人家也是底下偷偷嚼着舌根,她便是听见了又能如何呢?难不成掀桌子?这都是干妈的客人,未免让干妈难做了。
阮星晚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看向了阮念心。
原来,这个白莲花精,在这里等着她呢。
事到如今,阮星晚也不是当初那个能够轻易被阮念心气得跳脚,然后非要跟她争个长短高下的人了。
她吃得有些腻了,端起跟前的热茶,缓缓喝了一口,不紧不慢,却也不卑不吭道:“是吗?顾家哪个佣人这么无理?怎么不打电话跟我说呢?现在顾家是我当家,你回头将那个佣人的工号给我,我来处理。”
这话一出,那些本来窃窃私语的人顿时噤声了。
能够来这里吃饭的人,大多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顾家是海城的首富,在海城做生意,说到底绕不过顾家的。
听她的语气,老爷子是真的将顾家交给她当家了,而不是是只拿股份而已。
若说阮星晚是顾家最大的股东,他们都可以不屑一顾,反正再大的股东都只是拿钱的而已。
可是若是当家,那又不一样了。
当家的人,可是有实权的,有实权的人,想要做些什么,实在是太容易了。
一时间,刚才那些嚼舌根的人面面相觑,都有些难看了起来。
阮念心也想不到阮星晚这个贱人现在竟然这般厉害了,就一句话,便让舆论停了下来。
不过,没有关系,这些生意人不过是畏惧顾家的权势而已。
海城大把的人,不畏惧顾家权势的人也多的是。
她的法子多的很,总有机会,将阮星晚搞得身败名裂的。
阮念心握着了跟前的银色勺子,垂下了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底的阴沉恨意。
阮星晚却淡淡地将目光落在了阮念心的脸上,不紧不慢地开口道:“不过,念心妹妹这话倒是提醒了我,做人啊,是不能忘本的,我回头查查当初你是哪个孤儿院里头领养出来的,让你回去好好感谢一下当初抚养你的院长还有跟你一起长大的朋友,伙伴们,你现在过得这么好,如果他们有些什么困难,你也要力所能及的帮一帮,就算你没有什么能力也不要紧,不是还有黄少吗?说起来,如果妹妹可以继续在孤儿院做善事,也算是给黄家长脸了,干妈你说是不是?”
黄老太太点了点头,道:“说的不错,梓聪,你回头去查查,看看阮小姐是哪个孤儿院出来的,如果孤儿院有困难,要帮忙,你一定要去帮,我们黄家每年都有做慈善的资金的。”
黄梓聪最怕的人就是黄老太太了。
他急忙点头如捣蒜,连声应道:“好的,奶奶,我知道了。”
阮念心的脸色瞬间惨白了一层。
她最憎恨别人提起她的出身!可是现在,阮星晚这个贱人,她竟然要黄梓聪去孤儿院做善事!还是动用黄氏的钱!
这些企业做善事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装模做样的宣传还有合理避税吗!
既然是宣传,那就是要让全世界都知道,黄家这个未过门的媳妇,她是个孤儿!
然而,这还不算,阮星晚悠哉游哉地喝了一口茶,又不紧不慢地说道:“对了,我之前看过电视节目,有那种寻找亲生父母的节目,现在我父亲已经驾鹤西归了,念心你是我们家里领养的孩子,到时候哪怕是结婚你也没有个家人到场,那不是显得很寒碜吗?要不这样,我看干脆往那些节目投资点儿钱,帮念心将亲生父母找回来吧,你们觉得这个主意如何?”
这话一出,本来就脸色惨白的阮念心直接气得身子发抖。
她目光森冷地盯着阮星晚可恶的嘴脸,尖锐的指甲早已经深深陷入了手心之中!
阮星晚!这个贱人!她是故意的!她一定是故意的!
如果投资了节目,逼着她上去,再将她的亲生父母公诸于众!
到时候,别说嫁进黄家,哪怕是找个像样点儿的家庭都找不到了!
阮念心紧紧咬着唇瓣,生怕黄老太太真的会同意这个荒唐的建议,急忙道:“多谢了,不过我受阮家养育,这么多年,爸爸将我当成亲生女儿一般,我不想背叛爸爸,哪怕爸爸不在了,我也不想叫别人爸爸——”呵呵,真是情深意重。
便是这样,她制造车祸的时候不也是眼睛都没有眨吗?阮星晚心里头冷笑。
这个时候,黄梓聪也察觉到了阮念心的不安。
他伸出一只手,搂住了阮念心的腰肢,将眉头皱得老高了,看向了阮星晚,道:“顾太太,这种事情是念心心里头的伤疤,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喜欢揭别人的伤疤呢?”
不管是语气和神态,都充满了对阮念心的维护,以及对阮星晚的不满。
阮星晚仍然没有生气,淡淡地睨了黄梓聪一眼,最终将目光落在了阮念心微微抖动的身体上。
阮念心是谁?那可是让顾明渊将自己生生剖腹取子的女人!是能将顾明渊都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女人!
她这不是怕的,是被自己气的吧!
阮星晚看破不说破,淡淡道:“是吗?那还真是不好意思了,我以为像念心妹妹这样心狠手辣的人,是没有伤疤的呢。”
阮念心闻言又猛地抬起眼看着阮星晚。
阮星晚隔空与她对望,眼底都是淡淡的嘲讽。
阮念心尖锐的指甲都深深刺入了手心之中,然而,面上仍然维持着摇摇欲坠的小白花样子。
这个时候,黄石淡淡地开口了。
“念心,既然你嫁入了我们黄家,应该拿出些气魄来,不要动不动的就哭哭啼啼的,我们黄家不喜欢这样的女人!你日后要多跟你姐姐学习一下。”
阮星晚这样直爽的性格才会讨得老太太的喜欢,哄得老太太随手就将百分之十的股份给了她作嫁妆!
阮念心虽然在海城的名媛圈子能狗叫得出名字来,不过这个做派,黄石确实不喜欢。
如果不是她手里头有自己的把柄,黄石根本不会点头让她跟黄梓聪订婚。
黄梓聪听了黄石这话,却皱了皱眉头,道:“爸,你说什么呢!女人肯定是要将念心这样温柔可人的才好!你要念心学着她整天动手动脚的,哪个男人受得了啊!”
黄老太太见状,不紧不慢道:“怎么?你们父子两个要我操办宴席,感情底下还没有商量好娶不娶的吗?那我不公布了,你们两个商量好了再来吧。”
“奶奶,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肯定确定是要娶念心的——”黄梓聪急忙解释道。
今天这个小宴就是为了黄梓聪办的,要宣布他跟阮念心订婚的消息。
然而,老太太这个气性上来了,谁劝着都不好使了。
黄梓聪这话根本就没有说完,黄老太太已经披起了外套,拎起了包包。
黄管家当即跟了上来,手里头还拎着刚才特意吩咐厨房炖好的汤。
看着这个架势,是又要去医院了。
不过没有人敢拦着她。
阮星晚知道黄老太太要将汤水送给谁,所以也没有开口说话。
一桌子的人面面相觑,神色多少都有些尴尬。东北大坑原始激情  真实的单亲乱子自拍对白
反倒是黄夫人十分的乐见其成。
“既然老太太有事情西先离席了,那这个消息还是留到下次再说吧。”黄夫人开口道。
她心里头是一百个瞧不上阮念心的。
当初阮宏生还在的时候,她都看不上阮念心,更别说现在阮宏生死了,而且阮家所有的产业都停止运营,被银行查封拍卖了!
这样一个破落户的女儿,怎么配的上她儿子!
她儿子这样优秀,哪怕是娶名门闺秀也可以的!她看顾家那个小姐就不错!现在阮星晚嫁入了顾家,如果跟她打好了关系,说不定她可以从中牵线!
黄老夫人都不知道自己老公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点头答应儿子娶这个破落户的女儿!
黄夫人这么开口,黄石也没有反对,只有黄梓聪一个人干着急,道:“可是饭都吃了,这么多亲戚朋友又都在这里!爸,你来宣布不就好了!”
这话一出,黄梓聪直接挨了黄夫人一个白眼。
她冷声道:“你爸宣布!现在黄家是你奶奶做主还是你爸做主!你是不是疯了!你爸宣布的人跟你奶奶宣布的人,人家的眼光能一样看待吗!”
阮念心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她拉了拉黄梓聪的衣摆,低声道:“梓聪,伯母说得对,既然奶奶有事儿先走了,那就等下次吧,不着急的,反正我们都已经订婚了。”
宣布什么的,不过是走个形式而已。
黄梓聪只好偃旗息鼓了。
不过他心里头有气,忍不住埋怨道:“奶奶又去医院了吧?我就不理解了!虽然说那个老道士的确是救了奶奶的命!但是不至于这么上心吧!又是亲自送汤送饭又是日夜陪床的!简直过分了!”
这话说出来,黄夫人的脸色也有些微妙了。
她看向了阮星晚,道:“星晚,现在你也是黄家的人了,按照辈分你得叫我一声嫂子的,要不你劝劝老太太的,就你的话她能听进去了,你师傅毕竟是没有家室的男人,老太太她也丧夫多年了,两个人来往过密的,不知道人家要怎么编排呢!说出来实在不好听啊。”
阮星晚觉得好笑。
她装作听不懂的样子,道:“怎么?我干妈照顾我师傅,犯法了?”
自然是不犯法的。
黄夫人厚着脸皮道:“不犯法,可是传出去不好听啊,老太太都一把年纪了——”
阮星晚仍然装疯卖傻的,道:“你不说我不说,谁要传出去?佣人吗?直接炒掉就可以了。”
黄夫人听阮星晚是不管了,直接豁出去了,道:“星晚!你是老太太的干女儿,你要管一管啊,老太太年纪大了,思想不通透了,可是毕竟一把年纪了,跟一个老男人搅合在一起,像什么话啊!虽然是你师傅,但是你也要说句公道话啊!他不过是个老道士,跟老太太身份是云泥之别!而且老太太已经冠上夫姓的,这是海城的一桩美谈,如果这事儿传出去了,老太太岂不是成为了海城的笑话?”
当然,最重要的是!现在黄家的财产都在老太太手上!如果她真的看上了那个野男人,带着财产改嫁!他们岂不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上一章|返回目录|黄夫人心里头担心的事情是什么,阮星晚一看就看穿了。
不过师娘既然没有公布师傅就是她丈夫的消息,她也不想说破。不过,这个黄夫人三番四次的蹬鼻子上脸,阮星晚觉得,也需要给她一点教训才是。
她目光淡淡地看着黄夫人,故意不紧不慢地透露道:“这事儿传出去怎么了?我干妈已经说了,等我师傅出院了,就直接让他回黄家住的。”
她这么说的话,按照黄夫人的性格,肯定会火急火燎地去试探虚实的。
到时候,就看师娘如何整治她了。阮星晚心里头暗自冷笑道。
果不其然,黄夫人担心的事情被她这样大刺刺地说出来,她脸色瞬间变得异常难看起来。
她看着阮星晚眼底隐隐的笑意,忽然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是被阮星晚耍了!
没错!这个小贱人跟她师傅肯定是一伙的!
两个都是想要哄骗老太太的财产而已!
黄夫人一肚子的话瞬间卡在了喉咙里头,再也说不出来,只能狠狠地瞪着阮星晚。
阮星晚见黄夫人这副样子,心里头觉得好笑,不过唱戏嘛,总归是慢慢唱才有滋味的。
她轻轻勾唇,露出了一抹笑意,道:“既然我干妈都走了, 我也吃饱,就先回去了,夫人自行宣布自己娶媳妇的好消息吧。”
说着,阮星晚最后将目光淡淡地略了一眼阮念心,离开了黄家的大厅。
阮念心自然察觉到她的审视的目光,她心里头的恨意不断地翻涌出来,不由自主地攥紧了双手。
不过,在黄梓聪跟前,她必须是一朵纯良的小白花,所以极力将脸上的愤怒忍耐了下来。
而黄夫人听到阮星晚的这番话,几乎脸都气歪了!
她压低声音,咬牙切齿道:“我算是明白了!这老太婆怎么会突然认了阮星晚那个野丫头当干女儿!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
黄梓聪听不太懂,他纳闷道:“妈你这是什么意思?”
黄夫人冷冷地剜了他一眼,的沉声道:“你还没有看明白吗!那老太太整天泡在医院里头!哪怕是救命恩人,也不至于这么上心吧!那老太婆,是老树开花了!看上那个野道士了!”
黄梓聪不可置信的,道:“这,这不能吧,奶奶都守了这么多年了,要嫁人早就嫁了,现在都一把年纪了!更加不可能了!”
再说了,黄老太太这个人性格怪异,寻常人哪里是她看得上眼的?
那个野道士看起来疯疯癫癫的,黄老太太怎么可能看得上他?
黄夫人眼底却闪过了一抹极致的冷色,几乎将后槽牙都要咬碎了,道:“你懂什么!越是年纪大了,越是需要别人疼爱,若是有心人算计,要上当还不容易吗?你都没有听说过什么叫杀猪盘吗?”
黄梓聪仍然十分惊骇地看着黄夫人,不敢置信黄老太太看上了一个老道士的事实。
黄夫人看不惯阮念心,冷哼了一声,对黄梓聪道:“我还有事儿,要出去,你自己看着办吧,这事儿等你奶奶回来再说。”
她要去跟黄老太太说说,让她警醒一点,那个野男人肯定是要骗她的钱财的!
这可是黄家的钱财,不能落在阮星晚和她师傅两个外人手里头!
黄夫人刻不容缓,当即就叫来了司机往医院去。
当然,她也不能太过突兀,快到医院的时候,又买了些果篮子拎着。
她其实知道那个老道士在哪个病房的,所以轻车熟路地来到了病房门口。
黄夫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才缓缓敲响了房门。
里头传来的果然是老太太冷沉的声音,道:“进来吧。”
听到老太太出声,黄夫人心里头咯噔了一下。
这么看来阮星晚那个死丫头说的是真话了!这老太太竟然是真的想要将这个老道士接回去!
要不然,她来老道士的病房,怎么说也是老道士开口才对的!
老太太这副样子,明显就是一个主人家的样子啊!
黄夫人勉强挤出了一抹笑意,推开了病房门。
老太太想不到竟然是她,毫不客气地拉下了脸,沉声道:“你不在家好好招待你的未来媳妇,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黄夫人将手上的果篮子提到桌面上,低声道:“伯娘你都走了,这宴席还怎么进行下去?你才是家里当家作主的人,这么大的事情自然是要伯娘你来宣布的。”
呵呵,黄老太太心里头发出冷笑,这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表面对她这般恭恭敬敬的,若是到她落难的时候,还不是盼着她死吗?
黄老太太神色冷淡,道:“没必要,你们自己娶儿媳妇,跟我关系不大,毕竟又不是我的亲孙子,我们不过是堂亲而已。”
呵呵,黄夫人心里头也发出了一声冷笑。以前那孩子不好的时候,一口一个将梓聪当成亲生的孙子,现在孩子好了,干女儿也有了,野男人也有了,就说只是堂亲了!
“这位就是救了伯娘的道长吗?”黄夫人心里头憋着满肚子的不满,却不能直接说出来,还得堆出笑脸来逢迎那个老道士。
那个老道士看起来年纪很大了,胡子拉碴的,根本看不清五官来。
黄夫人认定了这个老道士和阮星晚师徒两人是里应外合,要将黄家的家产骗干净的,所以对这个老道士十分的嫌弃和厌恶,问候的时候神色也十分敷衍。
黄老太太不咸不淡道:“是。”
黄夫人笑容越发的勉强了,道:“老道长住院也挺久了,要是实在不行,咱们转去京市看看吧?我看伯娘你天天往医院跑,你年纪也大了,这身体也吃不消啊,家里头还有黄睿要看着,要不以后我来替伯娘照顾老道长吧。”
顺便拆穿他的真面目,将他赶出去。
黄夫人觉得自己又不是老太太的亲儿媳,能够做到这个份上,是谁也挑不出错处来了。
然而,黄老太太却是十分冷淡地扫了她一眼,一字一顿道:“不管是谁照顾他,我都不放心,你滚吧。”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脱了内裤互相蹭 他拿舌头进去我下面好爽
上一篇:东北大坑肉体乱 2 大炕肉体撞击声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