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体撞击声噗嗤噗嗤水声 一铺炕上各做各的爱

2021-10-30 14:45

“念心!不要求她!就算不签顾氏,我们还可以找其他大公司,都是一样的!”黄梓聪见阮念心受了委屈,心里头简直是如同被刀子捅了一般,痛极了。
阮星晚觉得好笑,又觉得有些意思。
黄梓聪对阮念心这么上心,如果她出手了之后——
他们一家人的神色应该会很精彩吧。
她都忍不住有些期待了起来。
阮星晚淡淡地看着阮念心,道:“既然是很重要的合约,那就去黄家再谈吧,我还要上班,没有时间。”
阮念心看阮星晚的神色虽然十分冷清,但是已经松口了。
她之所以敢来找阮星晚,一是因为她跟阮星晚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几乎是摸透了她的性子。
阮星晚这个人,虽然看起来十分冷硬,但是其实心里头最软了。
她跟她妈一样,都是正直善良的人,绝不可能主动害人的!
而且,她代表的是黄家来谈的合作,黄家怎么说也是她干妈的公司,阮念心不看僧面也看佛面,总不能有好处不给自家人吧?
所以,阮念心这才敢带着黄梓聪上门来“自取其辱”的。
这点嘲讽笑什么!只要让黄氏跟顾氏合作上,将这份功劳记在她的头上,让她顺利嫁入黄家。
她有大把的机会找阮星晚报今天的仇!
阮念心将如意算盘打好,面上堆出了一个笑意,道:“那好,我今天晚上亲自下厨,等你过来。”
阮星晚点了点头,道:“那你可要做得好吃一些,我这个人除了打架,就喜欢吃好吃的,要是不合胃口,我恐怕会掀桌子。”
阮念心脸色僵硬了一瞬,不过生生压了下去,继续笑着道:“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做的。”
阮星晚冷笑了一声,这才转身回了办公室。
黄梓聪看着阮星晚的背影,低声道:“念心,你说她真的会跟我们签合约吗?”
阮念心觉得阮星晚应该会给她这个面子的。
她微微颔首,低声道:“如果签了合约,以后这个项目就是我跟了,她怎么会放弃这个随时随地都能羞辱我的好机会?而且,公司毕竟是姓黄的,她好歹也是老太太的干女儿,怎么也要给老太太这个面子吧?”
黄梓聪看着阮念心,眼底浮起了一抹愧疚,道:“念心,对不住,让你受委屈了。”
说着,他牵起了阮念心的手,低声保证道:“结婚以后,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阮念心抬起眼,不知道为何,脑子里头竟然浮起了顾长州那张俊冷禁欲的脸来。
她忽然从心底涌起了一丝委屈来。
这个好的男人,为什么会死了?他还这么年轻——
不过,死了也好。
总好过看着他活着娶了阮星晚,让她日日夜夜活在煎熬中好。
这样,他会以最好的姿态留在她的心中,永远永远。
不管她嫁给谁,跟谁过一辈子,她的心里头永远会有一个角落,留给他。
阮念心将心里头复杂的情绪的压了下去,目光温柔地看着黄梓聪,微微一笑,道:“你能这样想,我哪怕是受再大的委屈也值得了。”
黄梓聪扣住了阮念心的手,俯首在她耳边,低声道:“如果今天晚上,阮星晚签下了那个合约,那晚上就不要回家了好不好?”
阮念心自以为自己这样聪明而清醒的女人是会将性和爱分得很清楚的。
她对黄梓聪是利用。
既然是利用,那么她也是需要付出一些东西的。
比如她的身体。
可是,这个时候,看着黄梓聪的脸,听到他这样亲昵的话语,阮念心的心里头还是忍不住会泛起一丝恶心来。
不过,她面上丝毫没有出来,反而含羞带怯地露出了一抹娇羞来。
“晚上再说。”她轻声道。
黄梓聪只当她是害羞了,眼底的眸色暗了几分,牵着她的手出了会议室。
两人出了门口,却不想跟黄雅惠直接撞上了。
黄雅惠手里头提着一个保温桶,画了一个特别精致的妆容。
黄梓聪看着黄雅惠,有些惊愕道:“雅惠,你怎么在这里?”
黄雅惠也想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黄梓聪和阮念心,她下意识地将手里头的保温桶藏了藏,道:“大哥,念心,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黄梓聪拉下了脸,道:“是我先问你的,你来这里做什么?”
黄雅惠见实在躲不过去了,只好低着头,道:“我,我来给顾先生送汤,他上次被阮星晚打骨折了,还没有康复。”
顾先生,说的是顾明渊。
阮念心眸色一暗,心里头突然涌上了一股不悦来。
她虽然从来没有喜欢过顾明渊,一直都是将顾明渊当成跳板,从而想要嫁进顾家的。
但是听到黄雅惠想要勾搭顾明渊,她心里头还是有些不高兴。
不过,顾明渊那个渣男现在好像一门心思都在阮星晚身上了。
阮念心虽然不喜欢他,但是也不想让他好过。
阮念心看了黄雅惠一眼,道:“雅惠,我们是好姐妹,你又是我未来的小姑子,所以我还是提醒你一句,顾明渊心里头的人是阮星晚,你要保护好自己的心。”
黄雅惠脸色猛地煞白。
她自然知道顾明渊是喜欢阮星晚的!
当初接亲的时候,她就在楼上看着顾明渊将阮星晚接走的!
那个时候,顾明渊的眼底都是明亮而宠溺的光芒,那种温柔的眼神,几乎可以将她溺毙。
他该有多么喜欢她,才能出现这样的眼神——
那个时候,黄雅惠心里头几乎要酸的冒泡了。
可是,最后,阮星晚耍了顾明渊一道,竟然嫁给了死掉的顾长州!成为了顾氏的当家人!
黄雅惠不知道顾明渊心里头是个什么想法,但是她都替他感到愤怒!
黄雅惠避开了阮念心的目光,道:“这个不用你们管,我跟顾先生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当然,如果有机会,她不介意更进一步的。
说着,黄雅惠直接拎着保温桶走进了顾明渊的办公室。
“算了,梓聪,女孩子喜欢一个人,是说不听的,我们还是先回去准备今天晚上的晚宴吧。”阮念心心里头冷笑,面上却温柔十分地说道。黄梓聪现在满心满眼都是阮念心,她说的话更是当成圣旨一般,当下不再管黄雅惠,搂住阮念心的腰肢,离开了顾氏。
这边,黄雅惠提着一桶沉甸甸的补汤来到了顾明渊的门口,敲响了门。
开门的人是顾长凌。
他现在是顾明渊的助理,老爷子对阮星晚这个安排也很满意。
毕竟河蚌相争,渔翁便得利。
这两个野心勃勃的人放在一起相互牵制,阮星晚能省不少事儿。
黄雅惠看到顾长凌,礼貌地问道:“你好,我找顾先生,我姓黄。”
顾长凌意味深长地扫了一眼黄雅惠,沉声道:“顾总,找你的。”
他让开了门口,让黄雅惠进去,还好心地走了出去,顺带将门关上了。
顾明渊跟顾从文一样,两只手都骨折了,都打着石膏和甲板,成为了顾家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不过,他依旧每天不落地来上班,底下的员工都说顾明渊是他们见过最勤恳的高层了。
此时,他正百般聊赖地转着凳子,一副懒洋洋的神色。
听见顾长凌的声音,他不情不愿地睁开了双眸,看到的却是含羞带怯的黄雅惠。
顾明渊甚至连正眼都没有抬,声音也很敷衍,道:“黄小姐这么闲?”
听到他语气这么冲,黄雅惠脸上的笑容有一瞬间僵硬在脸上。
她提着保温桶,将汤轻轻放在了桌面上,道:“我又不像小姑,管着这么大一家集团,我平日里头本来就挺闲的,我知道你的手还没有好,所以炖了些汤拿过来给你,我舀出来给你喝好不好?”
顾明渊的神色并没有丝毫的感激。
相反的,他目光冷冽了几分。
黄雅惠的所说的小姑,是指阮星晚。
阮星晚当了黄老太太的干女儿,按照辈分,黄雅惠的确应该叫她小姑。
顾明渊露出了一抹冷酷的笑意,目光邪肆地盯着黄雅惠含羞带怯的脸,忽然阴恻恻地开口道:“所以你现在来对你小姑的男人献殷勤,她知道吗?”
这句话成功地让黄雅惠本来情意荡漾的脸上瞬间变得煞白。
她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眸,随后,眼底又涌上了满是怜悯的神色。
她仿佛呐呐自语道:“顾先生,阮星晚她,她根本不喜欢你,她宁愿嫁给一个死人,都不愿意嫁给你,你值得更好的啊!你何苦呢!”
她心里明明是妒忌得发狂的,明明是不甘得要命的!
甚至应该扭头就走的!
她实在是不明白!她到底哪里比阮星晚差了!
不管是出身,学历,容颜,身材,性格,学识!她自认都不比阮星晚差一分一毫!
可是为什么他就是看不到她呢!
顾明渊这拒绝的意味简直不要太明显了!肉体撞击声噗嗤噗嗤水声  一铺炕上各做各的爱
然而,黄雅惠却怎么都生气不起来,相反的,她甚至法子内心地心疼顾明渊。
心疼他爱错了人!一腔痴情付诸东流!
顾明渊这会儿总算是给了黄雅惠一个正眼了。
但是那目光冷得让人心颤。
他甚至轻轻勾唇一笑,然而眼底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
“你也知道,她嫁的是个死人啊,既然是个死人,那有什么关系,这辈子,她迟早你是我的人。 ”顾明渊一字一顿道。
黄雅惠看着顾明渊 这个疯魔的样子,眼泪瞬间涌了上来。
“顾先生,可是她现在,是你的嫂子啊,你,你怎么可以——”黄雅惠捂住嘴巴,后面的话已经不敢再说出来。
顾明渊仍然是一副波澜不惊毫不在意的样子。
“别说是我嫂子了,哪怕嫁的是我老子,我想要她,照样抢。黄小姐,你的频繁打扰已经给我拍造成不必要的困扰了,请你带着你的东西,滚吧。”顾明渊冷漠地说道。
黄雅惠忍隐在眼眶的眼泪最终掉了下来。
她紧紧捂住嘴巴,不敢让自己哭出声来。
“顾先生,我真的很喜欢你——”黄雅惠哑声说道。
顾明渊冷笑,道:“我不是什么好人,不需要你喜欢我,滚吧。”
黄雅惠的脸上再也挂不住了,几乎是哭着落荒而逃的。
顾明渊看着桌面上的汤桶,忽然蹙了蹙眉心,用吊着石膏的手拎起,往阮星晚的办公室去了。
他动作有些笨拙地将汤桶放到了桌面上。
阮星晚听见动静,淡淡地抬起眼。
“滚!”她言简意赅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顾明渊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冷血无情的人。
没有同理心,更加别说同情心了。
但是这个瞬间,他竟然生出了一丝同情黄雅惠的心思来。
刚才他让黄雅惠滚的时候,她的心请肯定要比此时此刻的自己还要难过一些吧。
顾明渊像是没有听见一般,i依然端着笑意,缓缓道:“黄雅惠送的汤,应该是好东西,我看你今天在祠堂忙活了一天,都没有吃东西,应该饿了吧?”
阮星晚实在忍不住抬起眼,眼底都是冷冷的厌恶。
“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给狗的东西我不吃!滚!”阮星晚正在看账册,本来就上火,见顾明渊这副死皮赖脸的样子,更是忍不住烦躁。
顾明渊睨了一眼她手上的账册,道:“你吃东西,我替你看。”
阮星晚豁的一下站了起来。
她目光冰冷地看着顾明渊,眼底都是压抑的怒意和猩红之色。
她咬着牙道:“顾明渊!我警告你!不要再给我来这一套!我现在是顾长州的妻子!不过,哪怕我这辈子不嫁人!我也不会多看你一眼!你让我觉得很恶心!知道吗?”
但凡是个正常人,被这样斥骂,多少都会觉得有些丢脸吧。
然而,顾明渊不是正常人!
他就是个疯子!
他非但没有滚蛋,还走近了阮星晚的身后。
阮星晚跟前是桌子,他从后面围住了阮星晚,附身在她耳边低声道:“恶心吗?可是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我记得你当初是求着让我亲近你的,你不记得了吗?”
实在是忍无可忍了!阮星晚回转身,猛地往顾明渊的脸上扇了一巴掌。
她咬牙切齿道:“滚!恶心的狗男人!不要跟我提以前!越想越恶心!”那种漫无边际的孤寂和寂寥忽然涌了上来,将他的神思全部淹没。
几十年的思念,现今对着活生生的她,她却如此抗拒他的靠近。
如果逼急了她,她真的要死——
顾明渊不敢想象。
他实在无力再去承担一次那种思念的痛苦。
不行,他不能着急,不能着急。
徐徐图之,方为稳妥。
顾明渊退后了一步,拉开了跟阮星晚的距离。
“好,我不惹你了,不要动不动的将死不死的挂在嘴边。”顾明渊看了一眼那桶汤,道,“把汤喝了,我走了。”
说着,他竟然真的退了出去。
阮星晚还在气头上,抄起那个汤桶直接就砸出了门口,发出轰隆一声巨响,里头的东西洒了出来,香气四溢。
顾长凌就在门口,差点被砸了个正着。
他惋惜地摇了摇头,道:“好东西,可惜了,你们两个不吃,倒是便宜我也好啊。”
阮星晚砸了东西之后,心头的怒火仍然未消。
想到顾明渊那个阴魂不散的样子,她就觉得脑壳痛,伴随着太阳穴都突突狂跳起来。
不行,她不想跟这个狗男人再这么纠缠下去了。
她必须做点什么才是——
阮星晚凝思了一会儿,拔通了黄老太太的电话。
“师母,我有个忙要你帮——”阮星晚沉声说道。
***
当晚,下班之后,阮星晚直接去了阮家。
她约了江清月。
江清月已经等在那里了,见阮星晚停下车之后,她当即上了车,一秒钟都没有耽搁。
她今天画了十分精致的妆容,穿了自己最好看的衣服。
不过饶是如此,江清月还是有些不自信。
她看向阮星晚,道:“我这样还可以吗?”
阮星晚几乎连正眼都没有抬,她淡声道:“我让你办的事情办妥了?”
中午的时候,她让阮念心在黄家谈事的时候就给江清月打了电话,让她直接去入职黄石管理的那个分公司。
江清月道:“办妥了,人事听说我是你的表姐,给我安排了一个挺好的岗位。”
阮星晚冷声道:“驾驶座上面有份文件,你看看,熟悉一下,如果我跟你签约了这份文件,你日后必须认真负责做好,要不然,我能让你嫁入黄家,也能让你滚蛋。”
江清月忙不得地点头,道:“我知道的,我一定会按照你的吩咐办好的。”
阮星晚颔首,不再说话,直接将车子开到了黄家。
到了黄家,黄睿自然是第一个跑来迎接她的。
阮星晚被他缠着过了两招,又夸赞了他的神速进步。
“那是当然,爷爷每天都指导我的。”黄睿的脸色满满都是自豪。
一年多了,阮星晚看着黄睿从当初自闭的小孩子变成现在开朗通透的样子,心里头说不出的成就感。
“嗯,睿睿最棒了,功夫练好了,学校也要跟上,知道吗?”阮星晚说道。
“我上次考了第一名呢!”黄睿邀功似的说道。
“真棒!想要什么奖励?”阮星晚说道。
黄睿忽然有些害羞了,低下头,忐忑了数秒这才抬起眼,道:“姑姑嫁人了,我还没有去过你家里呢!我想去你家里,跟你一起睡,就跟以前一样!”
阮星晚哑然失笑,道:“可以,不过要等你放假才可以的。”
两人愉快地约定了。
江清月一直在旁边等着阮星晚,见阮星晚过来,立刻紧促地跟在她的身后。
阮星晚带着江清月,走进了黄家的大厅。
阮念心立刻摆出了女主人的姿态迎了上来,道:“星晚 ,你回来了?我都准备好了,可以开饭了。”
说着,她目光顿在身后的江清月的脸上,神色有些冰冷,道:“你过来做什么?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阮星晚沉声道:“是我带她过来的。”
阮念心心道,肯定是江清月又死皮赖脸缠着阮星晚的。
然而,还不等她开口,阮星晚已经领着江清月落座了。
黄老太太也抽空回来了,顺带让黄管家端出了一壶陈年的佳酿。
“黄管家,这酒好香,你倒出一小瓶,送到医院给我师傅吧。”阮星晚忽然开口道。
除了黄老太太和阮星晚,只有黄管家知道黄山道长的真实身份。
黄管家笑着道:“星晚小姐真孝顺。”
阮星晚道:“只能小瓶哦,不能多倒了。”
“你这丫头,你说他可能听你的,那个老头子现在出息了,都不听我的了!”黄老太太嗔怪道。
看着黄老太太和阮星晚都对那个臭道士这么上心,黄夫人心里头颇为不是滋味。
她仿佛看到黄家的钱都长了翅膀,都飞到了阮星晚和那个老道士的口袋中了!
她急忙上前,道:“星晚,坐下就开饭吧,听念心说你今天回家是有事的?”
如果阮念心真的可以让黄石跟顾家搭上线,那这个儿媳妇倒不是不能不娶的。
阮星晚点了点头,指着江清月,道:“我今天回来的确是有事儿的,你不是不满意黄梓聪跟阮念心的婚事吗?我作为黄梓聪的姑姑,也算是个长辈,所以特意带了个姑娘来介绍给黄梓聪的。这是江清月,我的表姐。”
这话一出,阮念心的脸色瞬间石化!
阮星晚她是不是疯了!她居然要将江清月介绍给黄梓聪!
江清月是个是个什么东西!也配跟她抢男人!
阮念心含着泪看向了黄梓聪。
黄梓聪当即站了出来,连正眼都不看江清月,道:“阮星晚!我喜欢的人是念心!你发什么疯!这个乡下丫头,我连看都不想多看一眼!”
江清月咬着唇瓣,局促不已。
阮星晚笑着道:“我就是一番好意而已,不过既然你看不上,我自然不会勉强你的,吃饭吧。”
阮念心倒是一时间摸不准阮星晚想要干什么了。
坐下来后,阮星晚又说道:“对了,我表姐也在黄总的公司下任职,我想照顾一下她,今天黄梓聪来公司谈那个合约,明天让她来顾氏谈吧。”
这话一出,阮念心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了。
黄梓聪沉不住气,霍地一下站了起来:“阮星晚!这是念心先找你谈的!你凭什么将功劳给她!你就是存心阻挠我跟念心结婚!”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肉莲
上一篇:坐在他的腿上把内裤蹭到一边 单亲没忍住发生了性关系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