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里的预言新冠病毒

2021-12-25 09:19

此刻脱离危险的拖雷回首张望,只见他面色血红,看着身后不断被屠杀的己方士兵,乱糟糟的头发肆意散乱,拖雷虎目盯着敌军,咬牙切齿道:“文聘、马超、霍去病……我要把你们碎尸万段…啊啊啊!”

“拖雷殿下,数万将士喋血沙场,这是武将的宿命,殿下还是随我们回到北营,筹备兵马,在和韩军决一死战”张乖崖骑着战马,他乃是中原人,此刻的拖雷看到这张脸就觉得十分厌烦,一把推开张乖崖,怒骂道:“你们这些贱种!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啊啊啊!”

张乖崖被拖雷推落战马,在地上连连翻滚了好几圈,拖雷似乎并不解气,翻身下马,抽出怀中的鞭子,连连在张乖崖身上抽了数十下,这才翻身上马,舒畅了一口气,返回到北营。

这是匈奴人的常态,他们可以肆意的欺辱麾下的奴隶,即便是这些奴隶当了将军,那也是那些奴隶兵的将军,匈奴人无论是男女老幼,尊卑贱婢都可以对他们肆意的凌辱。

张乖崖被抽打了数十鞭,浑身上下火辣辣的疼,心中要说不恼怒,那是假的,凭什么他要任人凌辱,明明自己拼了命的去救他,却换来了这样不公平的待遇,他不甘心,他恼怒,一种愤怒的情绪已然充斥着他的大脑。

屈突通看着下面的张乖崖,并不觉得的拖雷的做法有什么问题,对着张乖崖怒斥道:“愣在哪里干什么!还不走!”

“好…好的!”张乖崖揉了揉自己疼痛的臂膀,只能压抑着心中的怒火,随着屈突通他们返回北营。

“父亲!”死里逃生的拖雷看到铁木真面色惭愧,铁木真扫了一眼完好无损的拖雷,悬着的心终于是放下了,眼看拖雷身后没有忽必烈的影子,心中顿时咯噔一下,咬着牙问道:“忽必烈呢?”

“没有找到!”拖雷说到这里,整个人都低迷了起来,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猜想,自己的孩子面对虎豹骑和文聘的赤焰军,恐怕是已经凶多吉少了。

“回来了就好!随老夫给韩军一个教训!全军冲锋!”铁木真拔出怀中的弯刀猛然怒喝,麾下的草原士兵爆发出山呼海啸一般的喊杀声,这一刻他们要洗涮自己身上的耻辱。

“也先!”铁木真冲着窝阔台身后的一员小将猛然怒喝。

“末将在!”也先浑身浴血,骑着战马来到铁木真身侧,身上的盔甲还滴鲜血,显然他刚刚从战场上冲杀回来。

“你为先锋,冲杀敌营为大军开路!”铁木真怒喝一声,寒风吹扫他那黝黑的面庞整个人显得激昂又雄状,这一刻草原的饿狼又回来了,他已经露出了自己的獠牙,准备撕咬着猎物。

“明白”也先重重点头,点备了三万骑兵,翻上上马,手持着两柄圆月弯刀,四下挥舞怒喝:“全军随我冲锋!”

“杀!”草原士兵声嘶力竭,挥舞着手中的弯刀,黑压压的向着韩军冲杀而去,声势之大,宛若洪水猛兽,每刀之下都会掠夺一人的性命。

马超的先锋军迎面和敌军撞上,两军展开厮杀,虽然虎豹骑甲胄精良,但悲愤已久的草原爆发出超强的战力,死死的撕咬着眼前的敌人,就是不愿松口,马超也觉得棘手,率领数千骑兵,左右冲杀了一阵,却也是双手难敌四脚,当即率领兵马且战且退。

霍去病眯着一双眼睛,仔细的聆听着三面的传来的喊杀声,面色不由的一变,当即调转马头怒喝道:“撤军!诸葛连弩断后!告诉文聘准备撤军,让他用震天雷掩护。

“明白!”宁战骑着战马,虎目眺望前方,当即缓缓吹响号角,瞬间大军即刻明了,纷纷调转马头向着外面撤离。

邓羌和张蚝二人纷纷就地整装,看着后面死咬着不放的敌军,手中的诸葛连弩连连上膛。

“驾!”马超率领三千骑兵不断向后撤离,听着撤退的号角,已经整装待发的张蚝等人,马超掏出怀中的匕首,一扎马屁股,麾下的战马受了刺痛,速度比之原先还要快了三倍,麾下的士兵有样学样,纷纷扎马屁股,两军的距离渐渐拉开。

张蚝和邓羌两人对视一眼,怒喝道:“反骑”

麾下的将士一听,直接在战马上,反着骑马,面朝着马屁股。

马超一身银甲染血,侧面经过两人面庞时候,喘息着重气道:“交给你们两人了!”

“快走吧!”邓羌挥手,示意马超赶紧离开,马超也不迟疑,驾驭着战马,快速向前逃窜。

“走!”张蚝等人也不再犹豫,纷纷拍打战马,手中的诸葛连弩死死的瞄准敌军。

“嗖嗖嗖……嗖嗖嗖!”数千名骑兵反骑战马,手中的诸葛连弩向着敌军招呼而去。

“嗖…啊啊”一道冷箭射来,一员血淋淋的士兵被射中咽喉,啪嗒一声直接倒在了血泊中,震荡起无数的血水和污秽。

这样的情况在也先的追击先锋军,不断的上演着,也先怒视着前方的虎豹骑,这完全是将他们当猴耍,他们可是长在马背上的男人,怎么能忍受这样的侮辱。

“混蛋……弓箭手还射箭!”也先怒目圆瞪,挽弓搭箭,弓拉满月,箭锋寒光,横眉冷目瞄准前方的敌军,怒喝:“中!”

“嗖!”冷箭破风射落,正中虎豹骑的盔甲,但只在其身上擦出一些花火,完全没有任何效果,虎豹骑士兵的盔甲,乃是精铁重甲,重达四十斤,防御力堪称一绝,只要不是被开山斧和狼牙棒这种重型兵器给打中,几乎没有什么效果。

“哈哈哈哈哈!草原的杂种们!老子不陪你们玩了!走了!”张蚝哈哈大笑,手中诸葛连弩射空后,直接在马上翻了个身,可见弓马娴熟。

“混蛋!给我追上去!杀了他们!“也先见自己被戏耍,气的是火冒三丈,就差两个出气的鼻孔冒白烟,虎目盯着逃窜的敌军,也先手中战刀一甩,拔出怀中的匕首,猛刺战马的腹部,怒喝道:“给我上!敌军身上穿着重甲,定然跑不了多远!追上他们!耗也给我耗死他们!野利旺荣、野利仁荣,你们两人一左一右包抄敌军!给我追杀上去!快!”

“是!”两个中年男子一左一右的冲杀而出,他们面容相仿,只不过眼角的气势不同,野利旺荣有着军人的狂野和勇武,而野利仁荣却是小心翼翼,十分警惕,有着文人的儒雅和秀气。

二人催马而出,身后数万大军紧紧跟随,邓羌和张蚝二人看着大营门口的赤焰军军旗,哈哈大笑道:“文聘将军!我们给你送了一份大礼!这些人就交给你们了!”

文聘面色一愣,只见数万大军紧紧跟随而来,文聘面色顿时骤变,当即调转马头,怒喝道:“震天雷准备!放!”

黑色震天雷直接朝着黑压压的草原骑兵扔去,瞬间上千个燃火的黑色铁球在先锋军中布满,也先经过先前的战术研究,大致掌握了敌军这种武器的用途和射程威力,当即怒喝道:“全军散开冲锋!快!”

“散开…快!…散开!”野利仁荣急忙招呼着周边的士兵散开,然而他一直没有注意到胯下炸战马有一颗黑色的小球。

燃烧的黑色震天雷漂出白烟,野利仁荣似乎已经察觉出了异样,在看时候,震天雷的导火索已经燃烧殆尽。

“轰…!”一声巨大的响动,烟尘弥

漫,尘土飞扬,以野利仁荣脚下为圆心,方圆三米之内,轰然炸开。

“啪……!”巨大的反震力,直接炸开了锅,将野利仁荣弹飞足足五米远,这才落地,此刻的野利仁荣浑身焦黑,上面冒着白烟,左大腿和右手跟着被炸没空了,鲜血肆意的泼洒,这副样子,依然是在难存活下来。

“轰…轰…轰!”上千枚震天雷一次性炸开,宛若盛大的焰火,野利旺荣更是被砸落下马,被后面惊慌失措的战马活生生的踩死。

五千赤焰骑兵身后烟尘弥漫,许多草原面色惨白,刚才的轰炸声在他们脑中历历在目,只要少数坚毅的士兵敢前去追杀,却是不敢轻易靠近,以免成了炮灰。

“走!快走啊!”一发炮弹解决后,文聘眼见剩余的草原骑兵目标不明确,当即率领大军迅速撤离,期间他仔细的计算着刚才发射的几轮炮弹,现在没人手中应当还有四枚震天雷,他麾下有五千人,也就是说他们只剩下最后两万枚,这些要是扔完了,他们也就随之完蛋了,而且看草原骑兵的架势,恐怕会死咬着不放。

“灭了他们!不要慌!他们手中没了,给我上”也先根据刚才的计算,大致了解敌军手中的震天雷也是有限,指挥着慌乱的士兵继续冲锋。

“布置火羽阵!”文聘面色淡然,看着怀中的轰天雷已经不多了,在扫了后面紧追不舍的敌军,既然他们不愿意放跑自己,那自己也给他点颜色看看。

数万个头大小的火油袋子被解开口子,直接扔在了地上,哗啦啦的火油撒了一地,文聘急忙率领士兵,往前冲锋数百米,这才停歇下来,调转马头,取出怀中两个绑在一块的震天雷,对着身后的一员虎将怒喝道:“高固!”

“在”只见高固骑着一匹枣红色的大马来到文聘身侧,文聘将手中震天雷扔给了他,神色淡漠道:“交给你了!”

“诺!”高固嘿嘿一笑,随即点燃震天雷,在空中摇晃了两圈,直接扔向了先前的火油袋子上。

“叮,高固投石属性发动,投石时高固武力值加10,当前高固武力值110!”

一些有了经验的草原骑兵,一看到有火苗,纷纷向两边退开,可下一秒。

”轰!”轰天雷炸开,无数的火花四射而去,原先地面流淌的火油瞬间被点燃,呼呼呼无数的烈火燃烧,整个草原骑兵给困在了火中,数千人不得脱身,着落下马,葬身火海。

其中还有一匹全身被火焰覆盖的火马在烈火中穿梭,宛若电影了的地狱火马,异常的绚丽和美艳,但在这美艳身后却是战马的嘶鸣和痛苦。

“吁!”也先急忙勒住战马,红彤彤的火焰照应着他的面庞,也先气的脸色发青,在火焰的照射下,整个人是一阵青一整红,异常的精彩,两边的武将也不敢说话,深怕触怒了身旁的主帅。

“扎哈木!”也先咬着牙,向着身后的士兵怒喝道。

“在!”只见一个中间壮汉,头上扎着两个鞭子,神色一场恭敬的来到也先身后。

“为将士收敛尸骸……!”也先似乎犹豫了许久,盯着眼前这片火海,最终调转马头,返回军营请罪。

“哈哈哈哈哈!痛快!实在是太痛快了!”邓羌和张蚝二人纷纷大笑,整个人别提有多痛快了,而霍去病也和岳飞会面,两员顶级武将对视一眼,岳飞顿时知晓,这次是一场打胜仗,悬着的心也算是放了下来。

“回营!”岳飞手一挥,眼下已经是丑时,也就是四点多种,天空渐渐白鱼翻肚,众人皆是带着胜利返回军营。

一会到军帐,他们有些错愕,看着遍地狼烟,许多人脸色黑了不少,一问才知道木华黎真的率领八万铁骑袭击大营,索性被韩信和吴起防备,要不然这次损失更大。

木华黎返回大营,看着遍地狼烟,整个人都错愕了,这还是我原先的营地吗?这么到处都是……尸体和血肉啊。

木华黎进入大帐,地上盖着三具尸体,拖雷双目红肿,铁木真神色也不好看,殿内的气氛压抑的吓人,木华黎瞬间明白了,他们也遭遇了埋伏。

大帐内的众人表情不一,大帐外面更是焦土遍地,地面上数千个坑坑洼洼的,像是被狼抛的一样,仔细回想起刚才路过的一幕幕,木华黎瞬间想到震天雷这种武器。

喜欢战国大召唤请大家收藏:

杀!”数万大军奔袭而出,轰隆隆的声音响彻整片大地,震耳欲聋。

文聘大军保持不动,而霍去病大军直冲入混乱的草原军营,面对四倍于己的士兵,众人面不改色,一路掩杀过去,烟尘弥漫,喊杀震天。

“继续!”正玩的乐不可支的任能还想在放些轰天雷,但身后的传令兵却是及时阻止了任能,在炸下去!怕是自己人都没了。

任能看着冲杀的兵卒,随即拍了拍手中的黑色火药灰尘,神色无奈道:“撤兵吧?没得玩了!走!”

麾下的五千兵马收拾了一番,率先撤回了军营。

霍去病一马当先,身后数员虎将冲锋陷阵,汹涌澎湃,黑色军旗,上书虎豹二字,在草原骑兵面前来回的驰骋,霍去病虎目盯着敌军,声音冷漠道:“一个不留!”

“杀!”声音喊杀整天,虎豹骑的士兵素质,在韩军中可是数一数二的,骑兵虎豹骑一绝,步兵的陷阵营也是一角,二人皆是代表了韩军最高的单兵素质。

乐毅黑云铁骑和赵云的白马义从加起来,都不一定是霍去病的虎豹骑对手,因为虎豹骑人多。

拖雷看着嚣张跋扈的霍去病,面色大怒,取了一柄狼矛,看着周边慌乱士兵,猛然怒斥道:“在逃者!杀无赦!全军随我应战敌军!杀过去!冲锋!”

“去!”霍去病双眼一冷,手中战枪四下扫动,取了一员小将首级,虎目环顾四周,怒喝道:“剿灭匈奴!下月还乡!各位兄弟们!为了回家!冲啊!”

“杀!”士兵们喊杀声滔滔不绝,黑色的洪流开始在草原骑兵中扩散,原本的草原骑兵就绝非是虎豹骑的对手,根据现在的局势,那些溃败的草原骑兵,更加不是他们的对手了。

四五个草原骑兵,合计起来才能对一员虎豹骑的骑兵进行压制,但虎豹骑每次都是五人一组,由伍长统帅,这无疑是给草原骑兵增加了难度。

故此!眼下的局面呈现一边倒的局面,拖雷依旧收拢残兵败将抵御霍去病,遏制住虎豹骑的冲势,从此也可看出,其统帅能力也是一流。

“马超!杀过去!斩了敌将的首级!”霍去病虎目盯着指挥战场的拖雷,一眼就看到了敌军主将的身影。

现在的霍去病已经是冠军侯,位列十二侯之一,更是有卫子夫和卫青这两个亲戚,在国内的地位已然无人能撼动,而且也到了封无可封,赏无可赏的地步,倒不如给麾下的将士一些功勋,卖个人情。

“杀!”马超横眉冷目,盯着距离霍去病足足有数百米的拖雷,正是因为有此人的存在,这才导致霍去病的虎豹骑被阻挡,正所谓斩草要除根,而拖雷就是这个根。

“交给我了!”马超银枪一甩,周身银芒丝丝如雷,宛若游龙被自己的银枪包裹,猩红色的血气浮现马超的枪锋之上,怒视着后军的拖雷,怒喝道:“扶风锦马超在此!拖雷可还认得我呼!

“叮,霍去病封狼属性发动,技能发动要求!一霍去病统帅兵马作战,二霍去病锁定敌方武将,技能效果敌方基础武力值未超过103点,所有属性技能全部封锁,任何属性无法免疫!”

“叮,当前霍去病锁定目标为拖雷,拖雷基础武力值未超过103点,受封狼属性影响,拖雷基础武力值99!”

“叮,霍去病绝骑属性发动!所统帅的部队少于10万人,武力加2,统帅加3,所统帅的部队武力值加1点!所统帅的部队少于一万人,武力值加5!统帅加2,所统帅的部队武力值加2!统帅的部队少于一千人,武力值加10,统帅加1!所统帅的部队武力值加3!”

“叮,当前霍去病麾下虎豹骑因战死三十五人,不足十万,故霍去病武力值加2,统帅加3,麾下部队武力值加1”

“叮,霍去病武力值加2,基础武力值99,飞马枪武力值加1,黑云驹武力值加1,当前武力值103!”

“叮,霍去病居胥属性发动,如若敌方基础武力值未达到108,则降低敌方武力值武力值8点!且己方武力值士气高昂,武将武力值增加7点!麾下士兵武力值加3!”

“叮,拖雷基础武力值未超过108,当前武力值减少8点,拖雷当前武力值91,张蚝!邓羌二将武力值加7,当前张蚝武力值109,邓羌当前武力值109!马超武力值108”

“杀!”马超怒喝一声,手中银枪四下甩动,大河朝天,铺挂银勾,好不威风;虎目怒视着前方的拖雷,手中银枪上下抖擞,左右挑杀两员蛮将,不出三个呼吸间,已经向前突围数十米。

“快!拦住他!绝对不能让他靠近拖雷大人”元好问手持一柄银白色的骨刀,目露凶光的盯着阵前的马超,一招抽刀断饮直砍向一员兵卒。

“嘿嘿!草原的炸碎!莫要以为我军中无人!”一声怒喝,邓羌手中长矛一甩,直砸向眼前的元好问,随即手中的长矛四下翻转,龙腾大海,向着元好问袭击而去,背对着马超道:“马将军!这里就交给我等了!你速速击杀拖雷!”

“当我们是摆设吗?给我上!”元好问迎面对阵前邓羌,冲着身后偏将发号施令,一旁的张蚝淡漠一笑道:“好久没有那么痛快了!草原的小崽子们,来来来!看你张爷爷的厉害!”

邓羌、张蚝一左一右的加持在马超身后,给予他足够的空间,马超随即双目一冷,怒视着前方的拖雷,催马疾驰,怒喝道:“马超来也!拖雷休走”

“哪里来的杂碎!找死!”拖雷怒视着马超,挥刀便是砍了过去,两人一交手,拖雷手中

的战刀不受控制,四下涌动,只听得:“哐当!”

拖雷手中的战刀,直接被弹飞了出去,马超的银枪近在咫尺,拖雷心中汗毛倒立,面色惊愕之色盯着马超,惊骇道:“此将竟然如此之强!我命休矣!”

“休伤我家大人!给我走开!”粘得力怒喝一声,手中紫金锤瞄准马超,直抛投砸去。

“叮,粘得力抛锤属性发动,阻挡敌军强势进攻一次,个人武力值加10,基础武力值104,紫金锤武力值加1,汗血宝马武力值加1,当前粘得力武力值116!”

“轰!”一柄巨大的紫金锤袭击而来,马超面色大变,急忙收枪格挡。

“滋滋滋…!”无数的花火在银枪和紫金锤上四处摩擦,马超双手捏枪,双臂猛然发力,针尖对麦芒,只听得的枪声震荡,虎口被震荡的生疼,眼看着紫金锤向着自己压来,马超怒喝:“开!”

“叮,马超凉虎属性发动,个人武力值加7,当前马超武力值115!”

“哐当!”一声,粘得力的紫金锤,直接被马超弹开,粘得力见罢,猛然拉动锤身上的锁链,巨大的紫金锤,这才又回到粘得力手中。

粘得力虎目怒视着马超,赞叹道:“小子!有点本事啊!”

“呸!”马超吐了一下嘴角的瘀血,刚刚粘得力收锤的时候,锤尾直接扫中了马超的嘴角。

“拖雷大人速速离开!张乖崖、屈突通他们二人会保护殿下,耶律国珍、耶律大石随我挡住这员贼将!”粘得力怒视着马超,眼中闪现一抹冷意。

“拖雷大人!快走!”张乖崖一把拉住拖雷的战马,众人急忙掉头就走。

“想走!”马超眼看着拖雷要走,当即纵马追赶,并不打算放过拖雷。

一旁的粘得力,手中战锤一横,怒喝一声:“给我留下!”

“叮,粘得力重力属性发动,自己的兵刃比敌方重时候,武力值加10,当前武力值126!”

“叮,马超武力值降低3点,当前马超武力值112”

“挡我者死!”马超双目赤红,手中的银枪上下甩动,宛若一只刚猛桀骜的狂狮,银枪周身浮现阵阵雷银电莽。

“叮,马超熬战属性发动,武力值加3,当前武力值116!”

“叮,马超熬战属性发动,武力值加3,当前武力值119!”

“叮,马超枪将属性发动,武力值加8,当前马超武力值加8,当前武力值127!”

“叮,粘得力受霍去病居胥属性影响,基础武力值未达到108,当前武力值降低8点,当前粘得力武力值118”

“凉虎!”马超怒喝一声,手中银枪猛然刺出,宛若狂狮怒吼,直奔着粘得力杀去。

“嗖嗖嗖!”满天火花四射,粘得力只能舞动紫金锤,挡住自身要害,虎口开裂,鲜血涌动,粘得力眼看不敌马超,当即紫金锤砸向马超,卖了个破绽,马超急忙回枪格挡,在看时,粘得力已经撤出战圈,此刻的粘得力,连头都不回,爆喝道:“你们两人拦住此贼将!”

粘得力也不是傻子,刚刚交手还能持平,但现在武力值差距太大,在加上后面的虎豹骑宛如滔滔洪水,将周边的兵马冲的是七零八落,可谓是人仰马翻。

邓羌和张蚝看样子更是勇武不凡,如若在备纠缠,敌军一左一右,前后包抄,粘得力不死才怪。

粘得力一走,耶律大石和耶律国珍,直接浮现在马超面前,面对武力全开的马超,两人又如何是马超的对手,被打的七零八落,耶律大石暗骂粘得力这个混蛋,当即纵马疾驰,朝着一旁的耶律国珍道:“不可恋战!快走!”

“啊…!”耶律大石刚刚说完,耶律国珍便是被马超一计平沙落雁,挑落下马,身子一斜,坠落下马,咽喉还有一道血窟窿。

耶律大石面色大变,急忙调转马头就走,马超又如何轻易放过他,手中的银枪直接抛射而去。

“噗呲!”耶律大石背后正中马超一枪,当即中枪落马,奄奄一息,马超不屑的收枪,连补刀都懒得补,直接追杀向粘得力,耶律大石眼皮越来越疲惫,虎目看向夜空中晦暗的星星,心道:就这样死了吗?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咳咳……

最终耶律大石带着自己的悔恨,离开了这个世界,此刻乱军之中,喊杀声震天,拖雷在张乖崖两人的保护下,迅速的撤离,草原的骑兵再也抵挡不了虎豹骑的冲杀,仅存的战线,开始节节败退。

“扑腾……扑腾!”无数铁塔般的汉子跌落在地上,任由后面战马的马蹄直接踏在他们的身上,万马奔腾,只听得啪嗒啪嗒的声音,渐渐失去了意识,离开了这个世界。

而元好问又哪里是邓羌的对手,他原本就是一介文人,为了保护拖雷,这才吸引马超的注意力,面对邓羌这等猛将,三招之下便是被邓羌取走了性命。

“拖雷休走!”马超一声虎吼,宛若洪钟大吕,周边的草原将士却是不敢上前营救,毕竟连粘得力都不是他的对手,即便是有些士兵鼓起勇气,想要去营救,但看那万马奔腾的地面,这些士兵情不自禁吞咽的口水,纷纷策马逃窜,不敢久留,毕竟主将都跑了,自己留着这里等死吗?

草原士兵四散溃败,整个匈奴的南面大营,纷纷被虎豹骑给祸害了遍。

而铁木真早就返回到北营地,汇合了营地内的数十万大军,当即组建兵马,开始向霍去病反击,看着久久没有返回的拖雷和忽必烈,铁木真面色难看,正想对身侧的窝阔台发号施令,却发现自己身边就只剩下窝阔台这一个儿子了,如若他们都发生了意外,自己的继承人,就剩下他了,铁木真面容阴晴不定,当即怒喝道:“拜不花、桑昆、萧达凛!”

“在!”三虎将抱拳怒喝,大声怒喝,来到铁木真身后,神色刚毅果决。

“你们三人率领东西二营兵马,夹击南营,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这只中原骑兵,只要吞下他们,中原就在也没有骑兵了!”铁木真咬着牙,今日蒙受了如此的奇耻大辱,他如何能够忍受得了,要是不杀了霍去病,他脸面还哪里放,麾下的部众又如何会信服于他。

“属下明白!”三人得了将令,纷纷策马开始调动本部军马,而此时的南营,到处都是红白之物,空中弥漫着各种各样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引人反胃。

喜欢战国大召唤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通灵人的下场
上一篇: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 免费全文 (宝宝再坚持一下就不疼了视频)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