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说梦不到去世的亲人

2021-12-25 09:37

韩老太太严肃下来,接口道,“是啊,莞丫头是可怜孩子。先是被小包氏和卢氏整得没活路,后又掉进谢家那个坑。可怜见儿的,那时我们也不知道真相,婆家娘家都没有人帮衬,由着他们在乡下受苦……”

说完,就用帕子抹起眼泪。

这是她们几人商量好的。谢家治家不严有恶奴,又让太子和韩泊述钻了空子,韩家姑娘在谢家受了大委屈,要软硬兼施,先找些场子才能松口再嫁。

老太太年纪大,她唱黑脸,包大夫人负责搅和,韩云负责救场。韩莞要嫁进谢家,不能把和昌这个婆婆惹急,影响之后的婆媳关系。

老太太的话和昌无言以对,叹气点着头。

韩家会这样,谢国公和谢老太太先就想到了,一再告诫和昌忍耐,无论韩家人说什么都要笑脸相迎,提什么条件都答应。之前本就是谢家对不起韩氏,韩氏好不容易松口,不能再把这个姻缘断了。

包大夫人又说道,“要我说啊,最可恨的是废太子,他想打击别的党羽,却把战场拉去了齐国公府。第二可恶的是韩泊述和卢氏,为了迎合废太子,把本家姑娘推进火坑。唉,只是可怜了谢世子和莞丫头,一个上前线九死一生,一个抱着公鸡拜堂,后又被赶去庄子,母子三人遭老罪了。”

她看似把责任推到太子和韩泊述身上,实则把谢家也怨了进去。

和昌的脸更红了,说道,“是啊,那时我家明承刚刚十五岁,出了那件事,关着门哭了整整一天。我们不知真相,孩子又跑去边关,满京城的人都在看笑话,一家人都气疯了……唉,委屈莞莞了,让两只虎受苦了。”

她听谢明承叫了几次“莞莞”,为了表示她的认可和接近距离,也这么叫了。

韩云说道,“好在苦日子让莞丫头活明白了,又得狐仙保佑。她想通了那些事的诡异,不仅让娘家的易子事件水落实出,也帮着谢家把恶奴挖出来,找出真相,我们两家才能继续过平静日子……”

她替和昌解了围,又把韩莞的功劳数落了一遍。

和昌附和道,“是啊,我家侯爷和二老爷没少夸莞莞聪慧、坚韧,是难找的好女子,老太太和我也极是喜欢和中意她。明承痴心不改,说要等她一辈子。我那两个孙子希望爹娘破镜重圆,全家合乐……

前天,明承回来说莞莞终于答应再嫁给他,老公爷、老太太、国公爷、我,我们都乐的什么似的,想快些把事办了,我也能多抱几个胖孙子。我们一定把婚礼办得热热闹闹,把莞莞风风光光娶进门。我们也会像待亲闺女一

样待她,再不舍得她受委屈。她是个能干孩子,一进门我就把中馈交给她……”

她话说的漂亮,让这边的几个女人都非常满意。

老太太才让人去把韩莞三姐妹请过来。

和昌这是第一次看到仔细打扮了的韩莞,眉目如画,明艳妍丽,气质优雅,特别是举手投足间的淡然洒脱,就是撒在京城贵女中都属拔尖的。

和昌笑意更盛。她示意韩莞上前,把一支赤金累丝嵌宝衔珠凤头钗在她头上,又拉着韩莞的手好夸了几句。

之后,和昌又送了韩苒、韩芝各一支赤金嵌宝雀头簪。笑道,“老太太有福,几个孙女都这么俊俏讨喜。哎哟,我恨不得多有几个儿子,都划拉回去我家。”

说得众人大乐,两个小姑娘羞红了脸。

此时的和昌一点不讨嫌。韩莞不得不佩服这些贵妇,都是从小被调教出来的主,见风使舵、看菜吃饭、见人说人话被她们运用到了炉火纯青。

三姐妹才退下。

她们几人又商量了下一步事宜,定下五月初八那天,昌王爷和谢国公、和昌、谢明承三人亲自去星月山庄提亲。

柳氏和韩二老太太等人相继到来,一起吃了晌饭,和昌告辞。

晚上,李侍郎、包侯爷、黄琛等人都来吃晚饭。众人商议,谢家提亲那天,老太太、包侯爷、黄琛、韩云等人都去星月山庄,给韩莞长面子。等到正式成亲,包侯爷还要担任韩家的保山……

韩莞假装害羞,跟长辈们见了面后,一直躲在韩苒屋里,晚上也住在了韩家。

次日是五月初四,封灿这天成亲,韩莞一早往乡下赶。

老太太感念封和对韩莞的好,封家又是韩家二房的亲家,送了一架四扇湘绣屏风当贺礼,让韩莞帮着带回去。一同去乡下的,还有韩五老爷夫妇,他们也是去封家喝喜酒的。

回到庄子,听蜡香说,两只虎和赵家姐姐、周家姐妹已经去了方家。等到方晓辰出门,他们又会去封家。谢老国公也会同几个孩子一起,吃了新娘家再吃新郎家。

韩莞安抚了翠翠,再把萌萌的大奔和大牌抱起来拱了拱,就换了衣裳去封家。

韩宗录、春山、谢吉、谢福等人都来了春家,县丞和知县师爷也来了。这几人同韩五老爷、戚管事、春大叔是贵客,由封景作陪。

韩莞更是贵客,她和韩月、韩五太太、孙红妮、春嬷嬷在单独的一间屋吃饭。

小榔头今天有个特殊的任务,就是滚床。小人儿穿得像个红辣椒,黑墩墩的上蹿下跳。之前不怎么搭理春嬷嬷的韩五太太拉着孩子夸个不停,还送了见面礼。

之前春家人是韩莞的奴才,现在韩莞要嫁谢明承,韩宗录和春山的前程也更好了。五太太的两个儿子都在军里,倚上谢家这棵大树,让他们高兴的觉都睡不着。

封家这件大事办完,星月山庄也开始忙碌起来,迎接初八的那件大事。

韩莞觉得没有什么可忙的,庄子刚新建没两年,新衣裳和吃的喝的有的是。但架不住春大叔和春嬷嬷上心,他们差点就把庄子翻个个。

放在谢家庄子的黄花梨也都拉了过来,在老院子做家具,请了二十几个木匠。里面照着韩莞的设计做,外面结合这个时代的审美,要雕花嵌玉,搞得十分繁琐。

喜欢弃妻似锦请大家收藏:

韩莞洗漱完,把下人打发下去,急急进空间去谢府。

跟谢明承已经很熟悉了,韩莞没有把头发挽成卷儿,而是用一块罗帕松松地系在脑后,穿着前世样式的睡衣睡裤,鞋子也是前世的凉拖。若不是怕谢明承浮想联翩,这么热的天她会穿睡裙。

谢明承也想韩莞,想空间里的空调。他时常想莞莞说的那个世界,飞机、汽车、游艇、空调、冰箱、电灯、天然气炉……真是神仙过的日子。至于原子弹、氢弹、火箭、宇宙飞船等等,知识匮乏限制了他的想像……

谢明承抱住韩莞闻了闻她湿润的头发,又玩了一阵亲亲后,开始商量婚事准备及院子装修情况。

皇上虽然给赵畅和谢明珍赐了婚,但没有规定成亲的具体时间。这些事要由礼部牵头按步就班走程序,因为二人年纪偏大,婚期最有可能定在明年上半年。谢明珍的嫁妆早已准备好,他们的事倒不是很着急。谢府现在最主要忙的是谢明承和韩莞的亲事。

谢国公和谢明承一直觉得对不起韩莞,总想尽可能地把事情办好。谢家男人的聘礼都是二万两,因为谢明承是世子,多了一万两,再加上谢国公和和昌各出一万两私房,共计五万两,这在上京城也是屈指可数。

聘礼多少不仅是给女方的面子,也是给女方的保障。韩莞不缺钱,还是表示满意。

谢明承又道,“我昨天忘了告诉你,我攒了一些黄花梨放在谢家庄,你拿去做家具。”

他把寻摸到的好木头放在谢家庄,就是等着有这一天送给韩莞。

韩莞正缺这些,笑纳。

两人说到半夜十二点,韩莞才回星月山庄。

次日早饭后,韩莞在韩宗录的陪同下去了京城,没带孩子和动物们。

半路上遇到去星月山庄的韩泊深。李侍郎听说谢明承要重新娶回韩莞,昨天晚上派人去韩家说了这事。韩家人都高兴,老太太一大早让韩泊深去星月山庄问明情况。

巳时到了韩家。进内院前,韩泊深让韩宗录先进去,他把韩莞留下有话说。

跟前没人了,韩泊深红着脸吭吭哧哧不好意思说。

他这样准没好事,韩莞也不想听了,抬脚想走。

韩泊深赶紧说道,“莞娘,爹想求你件事。”

“何事?”韩莞站下。

韩泊深的老脸更红,鼓足勇气说道,“余氏很好,温柔小意,又贤惠知礼。我想给她留个孩子,可母亲不愿意,定期逼她喝避子汤……莞娘能不能帮爹说说情?”

说完,羞的下巴垂到了胸口。他也是没辙了,求过江氏、二老太爷、二老太太、韩宗录,没有一个人帮他,他也只得拉下老脸来求这个长女。

看他这副没出息的样子,韩莞怒其不争。问道,“爹,你知道祖母为什么不让余姨娘生孩子?”

“知道。可余氏不是老鲁氏,她不会……”

韩莞气道,“她进门前祖母提了条件,就是不许你有庶子女,你和她的家人都答应了。现在她又撺掇你违反当初的协议,一看就不省心。她想在这个家享福,就消停些。若好日子不想过,也留不得人了。”

韩莞没有耐心应付这个糊涂虫,没给他留一点老脸。

韩泊深有些蒙。他去求的几个人,江氏不敢多说,二老太爷夫妇不愿意得罪他,韩宗录不敢当面忤逆他,都拒绝得很委婉。只有韩莞没讲一点情面,居然说出要赶余氏走的话。

见他不知所措的样子,韩莞又缓下口气说道,“我们家被整得这样惨,就是长辈嫡庶不分,被小妇和庶子整的。祖母不愿意家里有庶子女,就是心疼爹之前遭的大罪。爹不汲取教训,是会气死祖母的。”

这个大帽子韩泊深可不敢接,忙道,“好,好,不说这事了。”

韩莞进垂花门走了。

韩泊深站在原地闷了一会儿才进门,看到余氏从一棵大树后走出来,红着眼圈跟他跺跺脚,扭头走了。韩泊深赶紧跟了上去。

孩子们都去上课了,厅屋里只有老太太和江氏。

老太太拉着韩莞的手笑眯了眼。韩莞重新嫁给谢明承,不止韩莞下半辈子好过,大虎会成为齐国公府接班人人,韩家子弟也靠上了一棵大树。

老太太说家里如今不差钱,当初委屈了韩莞,会拿六千两银子出来陪嫁。韩莞推辞不过,又把那个血玉锦鲤还给老太太。

老太太犹豫再三接下,直接赠予韩宗录。

下晌收到齐国公府贴子,明天和昌郡主会登门拜访。

她是谢明承的母亲,齐国公府当家夫人。亲自上门商议提亲的事,也说明齐国公府对韩莞的重视。

老太太十分高兴,一叠声地吩咐江氏带人拾掇家里。又让人去请包大夫人和韩云,让她们明天来陪客。

晚饭后,韩莞带着韩苒、韩芝、韩宗亮回了京城自己的家。今天跟韩苒睡一起,韩莞半夜没敢出去约会。

次日早饭后,韩宗亮直接去私塾。韩莞好好收拾打扮了一番,还化了个比平时淡艳一些的妆。

韩苒和韩芝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化妆,不时夸奖着,“大姐真漂亮……”

三姐妹回了韩家。

家里虽然没张灯结彩,也把好东西都拿出来摆上。

盛装的韩云和包大夫人已经来了。

老太太也穿得喜气,气场十足。唯独做为当家太太的江氏有些怯场,不时深吸几口气。

韩云说道,“和昌是侯夫人,表嫂也是侯夫人。和昌是侍郎夫人,我也是侍郎夫人。咱们家虽然败落了,气势和亲戚都不输于人,不要怕……”

韩莞不好意思呆在老太太院子里,去了韩苒屋里。

巳时初,和昌带着谢三奶奶严氏来了。

和昌同韩老太太、韩云、包大夫人都相熟,又都长袖善舞,气氛很好。

说笑一阵后,和昌率先说到主题。

“莞丫头聪慧知礼,端庄美丽,把两只虎也带得好,我们一家都喜欢。唉,之前是我家不察,让坏人钻了空子,害她受了大委屈。每每

想到这些,我的心都痛得厉害,我家侯爷和明承也是自责不已。”

喜欢弃妻似锦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被他撞的浑身散架了 五个校花 沦为性奴
上一篇:通灵人的下场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