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对方名字24次烧掉几次才准

2022-01-07 15:36

西北。

年前为筹西北赏功银,大顺监国陆文宗命西北数省各自筹银。

谕令颁下后,陕西巡抚张国柱、甘肃巡抚汪兆龄、宁夏巡抚赵忠义、青海巡抚辛思忠便竭力筹措此赏功银,然西北地方贫瘠,百姓无有积蓄,行营又严禁摊派百姓,不得已四位封疆便将目光统一放在了境内乡绅头上。

腊月后,陕西巡抚张国柱第一个动手,“布州县官吏,毒掠缙绅”,为了获得更多缙绅藏银,张国柱命人张榜公示,鼓励百姓密告大户富户藏银,所得者十分之一赏告发者。

又命组建清乡队,每县一百至两百人,对凡土地过千亩,或产业店铺过三家者定下捐输比例,或五抽一,或四抽一。若有不交者,清乡队即抄没其家。敢于抗拒者,则调大兵捕杀之。

深知监国心念贫民,张国柱又命清乡队成员多以贫民、无地佃农为主,此举令得贫苦农民除参军之外,又得一条为大顺“体制”之路,不仅极大巩固加强了大顺于地方的统治,也极大打击了陕西境内的土豪乡绅。

在顺军平定西北的强大声势下,土豪乡绅不敢反抗,其家族势力被大大削弱,难以再同前明时一样左右地方,形成地方一霸。

甘肃巡抚汪兆龄参加大西军之前虽是举人士绅阶级,然深恶此阶级害民残民,因而在四川时便曾劝张献忠杀尽地主士绅,归降大顺后,此念依旧不改。

汪于固原召集官员公议,会上公然称“缙绅皆无道之人,不可同情”,随后便令前降清士绅以官职大小定输银多寡,多者六七成,少者二三成。有曾造成顺军(西军)伤亡的降清士绅,更是派兵直接抄杀其家,家产皆没入府库。

为了更好更快更方便的完成监国

所定任务,又为彻底清除士绅土豪于乡野势力,汪兆龄更是私设甘肃催收司,以原西军降卒四千余人为催军,分遣各地。

催军一至,立时从地方手中拿取名单,以拷掠方式拿来名单中人,迫其出饷。

汪所定拷掠者以万历四十年后乡绅科目为断,即万历四十年后有功名在身者,全省计270余家。

催军更有若干刑具,除基本夹桚外,又有铁梨花、吕公绦、红绣鞋等物。

诸般手段轮番上阵,使被拷掠者叫苦不已,纷纷捐输交饷。

固原有大户两三家不肯交饷,串连谋反,举乡兵两三千人合计县城。知县周某率人坚守,命往省城求援。

汪兆龄急请驻甘肃的第十一军艾能奇出兵进剿,斩杀作乱乡兵千余,诛杀为首者上百。

汪兆龄深恨大户不为国家出力,反而聚众作乱,密令催军将第十一军俘虏的上千人尽行扑杀,惨不可言。

此事被原西营礼部尚书、现任大顺西北巡阅使的吴继善得知后,因其原就与汪兆龄不合,反对其对地主阶级大杀特杀的政策,因此上书行营揭发汪兆龄乱杀无辜事。

弹章送至,监国陆文宗阅后,提笔批:“知道了。”

又命颁口谕于汪兆龄,谓:“历来西北之乱多为地方势大者,此类人等若能严守华夷大防,忠于民族,当行招抚器重,委以官职,使之参与我大顺国事。反之,当严行打击,能杀头者不使其牢狱,能牢狱者不使其在家。”

“自古治国,首治豪强,监国圣明。”

得到监国明示后,汪兆龄立时变本加厉于甘肃推行一些官员眼中的激进之举,虽死者甚多,然地方却是秩序清明,民生恢复极快。

宁夏巡抚赵忠义同青海巡抚辛思者都是带兵之人,不仅有地方治理之权,更有统兵提调之权,奉谕筹银后,赵忠义即命兵丁逼索乡绅,名曰“纳饷”。又命将不肯纳饷的乡绅解入大狱,毁其坊匾,烧其田契,分其屋产,“凡无地者分地之后,皆免三年税。”

青海巡抚辛思忠则多令部将持符巡省境,勒土官捐饷,迫僧官积蓄,横暴异常,然所得也是四省最多。

率军收复河套地区的顺军大将高一功虽没有得到筹银任务,但于五原置城期间,张官置吏,四出赴任,旬日间遍于两套。

又派精骑略行两套,追索蒙古部落大小酋长,少者千金,多者万金。有不能献金银者,追其牛羊过半。敢于抗拒者,刀兵相加。

五原知府、顺监国族侄陆义良上任后,“陽言蠲赀租,刑逼乡官,渐及富户,谓之追饷”。

追饷最重者无疑西安城。

西安为西北中心,聚集大量前明士绅官员,此帮人等九成降清,有汉奸之罪。

甘陕总督孟乔芳奉监国谕,召此等士绅,先是痛斥这帮人等从前罪过,尔后要他们戴罪立功。

言:“西北刚经大乱,想要大治,必须钱粮。国家初立,一穷二白,正是尔等赎罪之时。所谓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两者都不出者,分明视我大顺为贼寇。既是敌非友,则断然处置矣。”

在孟乔芳的威逼下,西安城中富户迫于压力,纷纷解囊。

一时之间,西北四省处处捐输追赃,大顺所任官吏皆以输银竞比,原定西北赏功银三百余万两不足半月便凑齐,追赃之风尤在继续,部分地区出现为追赃而灭门之事。

原西营吏部尚书、大顺西北安抚使胡默上书,请停追赃之风,以免重蹈永昌元年旧事。

吏政府尚书宋企郊、兵政府尚书陆之祺等人也认为此风不可继续滋长,也不当再行蔓延,因为当年永昌皇帝退出北京与追赃之事有莫大干系。

“永昌元年失败之事,根源乃轻敌满洲,非士绅。前番永昌皇帝于北京追赃也无不妥,概历年以来前明士绅官员所得,非盗上即剥下,无一合法所得。倘若不行追赃,便是默认此类人等财富合法,他等若合法,我大顺便不合法也!”

已经班师回京至潼关的陆四无意停止西北四省追赃助饷之事,在他看来在满洲大敌已亡,北方已经统一的情况下,追赃助饷实际是巩固大顺根本的头等大事,也是最好的时机。

但也颁下谕令,命各地注意“尺度”,不要乱杀人。无论是追赃还是助饷,都要“师出有名”,有理有据,不可胡乱捏造,肆意害人性命。

在潼关,陆四接见了一百多名西北各地往京师赴考的士子,这帮人有举人,有秀才,但亦有许多无功名之人。

去年左辅顾君恩建议大顺恢复科举,陆四采纳,却命开恩科,要天下人皆来考。

此天下人非天下读书人,而是天下人。

“识字者,有见解者,有能者,都可来考。大顺用人,不拘一格。”

潼关城楼下,陆四见赴京赶考的士子中有一人穿得单薄,于寒风中冻得面红耳赤,不禁解下自己的貂袄上前披在此人身上,随口问对方姓名。

“学生于成龙。”

没想大顺监国竟解貂袄于己的于成龙激动的跪伏于地。

喜欢大流寇请大家收藏:

“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远离伟大的、敬爱的、具有太阳般光辉、世间绝无仅有的真龙都督两年时间来,孙武进时刻以都督当年教诲激励并提醒自己,所以这一次他是铁了心要把五蟒王袍穿在身。

因为,时不我待!

数天前,当接到都督亲笔信时,得知都督已领大军平定西北,招降原西营大将孙可望、李定国等人后,孙武进喜极而泣,对搭档冯汉道:“北方的事定了,现在,终于轮到我们了!”

是啊,大顺已经一统北方,甚至连河套地区都收复了,接下来兵强马壮的大顺必然要南征伐明,完成这天下的大一统。

留给孙武进的时间不多了。

如果不能赶在大军过江前为自己弄个明朝的亲王爵位,将来他拿什么同那帮老伙计去争。

功课,该做的他孙二爷都做了。

银子,该花的他孙二爷也都花了。

京中的舆论已经起来,在东林眼中“顺逆”(北来官员)如高斗先、于允中、陈明夏等人的积极运作下,现在的南京城中百姓可是把武安公视为这半壁江山的活武穆。

孙武进身边也不乏智囊人物,如前崇祯朝户部尚书侯恂之子侯方域。这个侯方域在北京陷落后随其父侯恂逃至南京,其后一直隐居南京郊外,不知怎的就被应天府查获。

侯恂是崇祯朝的罪囚,原因是他奉命督师解开封之围时,不敢与农民军作战,坐视开封陷落,所以被罢官下狱。

可笑的是,救出侯恂的正是他不敢与之作战的农民军。被李自成从狱中放出后,侯恂并没有生出归顺之意,反而与其子侯方域等悄悄潜逃南京,本是想观望局势再决定下一步,没想被应天府给查获了。

这件事很快被孙武进控制的锦衣卫探知,侯恂是崇祯钦定的罪囚,甚至可以说是死刑犯,因此按理当收捕入狱等侯新朝处置。

当时正逢左良玉领军东犯,众所周知侯恂与左良玉关系密切,甚至传闻左良玉年轻时是侯恂的“男宠”,因此朝中都说是侯恂勾结左良玉来犯,按律当诛。

孙武进哪知道什么侯恂,但寻思这老小子和左良玉关系好,而现在左良玉有二十万大军,他孙二爷手里不过两三万人,万一打不过左良玉倒是可以通过侯恂同左良玉谈一谈合作的事。

便将人给救了下来,对外宣称侯恂死在牢中,实际却是秘密关押在他的府邸中。

后来左良玉病死,左梦庚没打得过马士英,南京之危解除。侯恂的价值便不大了,不过孙武进却发现其子侯方域却是不错,当真是文采斐然,生了惜才之心,便将侯方域收在自家幕帐用为参军。

侯方域落魄之下能得武安公搭救收留,且委以重任,并且对方同他侯家父子一样都是河南人,因而倒是真心辅佐。

孙武进大字不识,向喜阳谋,对阴谋和私底下的东西不太懂,也不太喜欢同那些大褂子文人交道,便将那乱七八糟的事情都交给侯方域来办。

没想却是捡到宝了,这个侯方域不知哪来的能量,竟将江南有名的复社不少成员引见给了孙武进,使得孙武进除了北来“顺逆”这帮文人底子外,又得了复社相助。此外还有寇女侠拉来的几社中人,一时之间,除了他孙二爷本人不识字外,手底下倒是群英荟萃。

就是叫孙武进闹心的是,这个原本破落的侯公子竟然有个名气不比寇女侠低的老相好,号称“香扇坠”的李香君。

在见过李香君一面后,孙武进便生出将此女抢了的心思。

倒是不是留下自家享用,而是作为都督登基的贺礼。

只是侯方域现在替自家办事,孙武进也不好明抢,便偷偷派人去媚香楼重金为李香君赎身,又虚构一个方公子身份,派人吹吹打打准备迎接李香君做妾。

不想这个李香君坚决不从,誓死抗争老鸨等人,甚至一头撞在栏杆上,血溅在了侯方域送她的扇子上。

娶亲的人见再强来要闹出人命来,只好灰溜溜的抬着花轿走人。事后侯方域的朋友杨龙友赶到媚香楼,利用血点在扇中画出一树桃花。

虽然没能将人骗来,孙武进却不打算就此罢手,只是因为江南奴变的事,这件事便先搁在一边。

生怕侯方域会给都督戴绿帽子,孙武进便以军务为由让侯方域天天在营中。

完全不知“上司”准备把自己的女人献给上司的上司的侯方域,倒是全身心的为武安公谋封王爵之事忙得不可开交。

......

被武安公亲切称呼为“老王”的内阁首辅王铎又一次被架在了火堆上。

孙二爷派人传话给他,大概意思就是王爵再不封的话,大军便要回京问侯他老人家。

因为,孙二爷这次学聪明了,他采纳了侯方域献的策,说南京城中有奸臣,所以需要“清君侧”,以此来逼迫天子和朝廷。

王铎急了。

真让京营回来清君侧,作为当朝内阁首辅,第一个挨刀的除了他王阁老,还能有谁?

好在孙二爷也不是一昧强硬压迫王铎,毕竟当年这位是第一个主动跑苏州接驾的文臣,同保国公朱国弼一样,都是简在圣心之人。

且在潞王监国、登基等系列事务上,王铎始终坚定站在以孙武进为首的北来兵将一侧,单这份心思也值得给予表扬。

所谓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孙二爷又是大手笔,直接给王铎在南京城中买了一座好园子。

于是,反复权衡利弊的王铎开始为武安公力争王爵,甚至不惜以请辞首辅逼请天子。

弘光这一下傻眼了,因为他宫中的用度突然少了许多。

京营的战功,兵部堪验明白回报属实。

保国公朱国弼的密奏也确认宝华山确是大捷。

有功不赏乃人皇最大忌讳。

可没有人比佛天子更晓得那个孙二爷的鬼把戏——那厮哪里是真心想当大明的亲王,分明就是想拿大明的王爵去做卖身的筹码。

眼看内阁顶将起来,朝中上书不断,宫中也隐隐有些不对劲的弘光在万般无奈之下,先是询问了佛祖的意思后,终是无奈松口给出王爵。

但给出的王爵却耐人寻味,乃是康王。

一般人闻听康王,首先想到的便是延续赵宋的南宋高宗赵构,结合现在的局面,天子封武安为康王,倒是有激励其扶保大明社稷之意。

是个好兆头。

可是弘光心中的康王却只有一个,那就是自负狂妄,以为自己可以当皇帝结果被诛的后梁康王朱友孜。

不管什么王,只要是亲王就行。

封王诏书一到,喜出望外的孙武进立时二话不说,带着大军就向西挺进至句容。

沿途击溃贼人数股,收降纳叛千余人。

官军所至,百姓箪食壶浆。

喜欢大流寇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14岁女rapper无极 人妻japanesemovies日本
上一篇:被c是什么感受 校园高辣H花液张开腿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