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自我体罚必须非常疼

2022-01-21 13:12

抓不住,那就捏碎!

这是妖畜的惯用思维…

宅邸渐冷。

‘太古凶蚊’眼中的杀意,一闪而逝,很快就尽敛起来,甚至摒弃了所有的想法,就连脑海也变成了一片清明,毕竟是金仙强者,既然知道对方会【窥探人心】,想要应对,自然有的是办法。

天乩鼠‘吱’、‘吱’了几声。

一脸委屈的望着它。

似乎在说,不会背叛叶修。

又像在解释,自己不懂【窥探人心】,看到它慌忙的比划,太古凶蚊眯着眼睛笑了笑,余光撇过去,撕破脸皮,道:“说话吧,不要‘吱’、‘吱’、‘吱’了,你们鼠族的这些腔调,听得我头大,弄不准的还得靠猜,

我可不信,天地间的第一宝鼠,经历了几十万年,连口吐人言这么简单的事都不会,不说人族语言也不行,换成蚊语。”

“不愧是‘混沌界’的智囊古兽,藏…得真深啊!”天乩鼠叹息一声,口吐人言,没有半点的生涩,那张鼠脸上,也没有了之前的唯唯诺诺和胆颤心惊。

反倒是一脸古怪的望着太古凶蚊,缓缓开口,道:“这么说,你从第一天,就开始盯上本座了?”

“你…这厮,连仙妖都不算,也好意思称本座?”太古凶蚊斜眼望过去,冷嘲热讽的道。

天乩鼠恼羞成怒,咬了咬牙冷声,道:“什么叫不好意思,活得够久就行。”

久么?

当然久了…

这鼠妖的年纪,或许不比鸿蒙龟小,再加上它‘寻宝’的手段,其见识恐怕要远胜一般的大妖、古兽,甚至是苦无、雷震子那般的存在,都未必有它精明。

“你…应该清楚,本座不喜欢掺和别人的恩怨,即便是被人找到了,也会老实本份的帮它们寻宝。”天乩鼠叹息道。

“所以,修炼了几十万年,到现在,连个妖仙都不是?”太古凶蚊讥笑道。

“本座不喜欢修炼。”天乩鼠‘哼’了一声,道:“变强有什么好,被人抓住还要防备,甚至还会取出我的妖丹,以示警告,像现在,不管谁逮着我都放心。”

“【窥探人心】,这样的手段,也让人放心?”太古凶蚊笑呵呵的道。

“放屁,本座不会…”天乩鼠气急败坏,眼珠子都红了:“你少诬蔑本座。”

“这消息,可不是我凭空捏造的。”太古凶蚊摇了摇头,道:“你们‘鼠族’那位混沌教祖自己说的,不服气,你可以深入混沌找它麻烦,至于我,还是宁可信其有吧。”

鼠族的教祖…

黄毛鼠?

天乩鼠气得够呛,偏又拿太古凶蚊没办法,实力孱弱,是它的短板,只能阴沉着脸,道:“太古凶蚊,你好歹也是金仙古兽,真的心甘情愿依附这个人族小子?”

“少主很差么。”凶蚊淡淡的道。

“他是不差。”天乩鼠愣了半响,道:“可终归,只是渡劫期,连‘仙人’都不是,你也别告诉我,什么天赋强,运道好,潜力无限,本座活了几十万年,见过的妖孽也算不计其数,

只可惜大部分,都没能成长起来,这样的妖孽还不如一个普通人,后者起码能活下来,

尽管他的天赋,在本座眼里也是出类拔萃,极少有人能与之相比,可本座敢保证,先不说有多少人想将他生吞活剥了,光是这成仙劫,他十有**就没办法撑不过,

‘荒古’的大劫有多恐怖,你或许不清楚,但本座却知道,以凡人之躯,跨入悟道境,这在荒古也是真正的大劫,远不是你所见的金仙、半圣劫能比的。”

“荒古大劫?”太古凶蚊的眼皮狂跳几下,最后还是忍住了,直接,道:“不管什么劫,我相信,少主一定能够跨过去,你见过的妖孽虽然不少,可曾见到过,以凡体肉身之躯,能够炼化荒古大道的?我敢断定,少主以后的成就,远非你能想象,

按照鸿蒙老大的感悟,这方天地迟早会有一场真正的灭世之劫,尽管你擅长趋吉避凶,可在真正的危险面前,也没有自保之力吧,现在不选择阵营,等到了那个时候,还有谁能救你?”

太古凶蚊的话,字字珠玑。

天乩鼠也沉默了,这样的天赋,它也是生平仅见,可‘鼠妖’的本能,让它一有事立马就会想逃走,至于天地大劫,它没感受到,毕竟实力太差,这样的危急只有临近了,它才能有所察觉。

“你想怎么样?”天乩鼠咬了咬牙憋屈道。

“以‘命魂’来发誓,归顺少主,永远不得背叛他。”太古凶蚊缓缓道。

“你做梦!”天乩鼠勃然大怒。

“如此说来,也只能…”凶蚊脸上杀意尽显。

“等一下。”感受到它眼中的杀意,天乩鼠也是又惊又怒。

谁曾想,自己活了几十万年,形形色色的大妖、古兽都见过,有对自己嗤之以鼻的,也有对自己敬若神明的,像什么威逼、利诱的不计其数,可从没见过,一言不合就要对自己痛下杀手的。

天地间唯一的宝鼠啊!

涉及造化、机缘!

谁舍得杀它?可这只凶蚊,是真的动杀心了,即便不用【窥探人心】的手段,它也能感受到。

没等对方动手,天生就擅长趋吉避凶的它,赶紧,道:“我鼠浩,愿意用命魂发誓,永远效忠叶修

,不得背叛,若违此誓,就让我万世不得沉沦。”

“这样的誓,你满意了?”鼠浩悲痛欲绝的道。

“还不错。”太古凶蚊笑了笑,松开它,道:“你放心,我敢保证,这将是你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我呸!”鼠浩唾了一口。

“你想反悔?”太古凶蚊斜眼问道。

“反…你大爷。”鼠浩骂咧道。

太古凶蚊笑了笑,这结果,很满意,将最大的隐患扼杀之后,当即也不再理会这只鼠妖。

而是眼神凝重的看向叶修,担心不已。

别说鼠浩了,就连它,也能感受到,叶修要渡的成仙劫,非比寻常,仅仅一丝气息,让它都心颤不已。

而叶修,只是盘坐在宅邸之中,静静的等着劫雷降临,心神抱守,没有半点的慌乱。

或许是,这一方天地。

破碎得太久!

尽管能承受仙劫,可‘规则’的凝聚,却是需要一段时间,即便叶修体内的大道蠢蠢欲动,气息直冲天际,也没能马上引出劫雷。

还得再等。

而劫雷,似乎也在蓄势待发。

……

喜欢狂少归来请大家收藏:

“终于要渡劫了…”叶修吐了口浊气,内心激荡。

《隐龙诀》悄然运转。

嗡嗡嗡!

胸膛起伏。

体内的大道,也在蠢蠢欲动,‘荒古’的气息更是尽显无疑,将四周都笼罩起来。

【狼王城】上空,还有阵阵雷鸣的声响,听得人心神摇曳,命魂都有些微微颤栗。

不光太古凶蚊,还有藏在他身上的天乩鼠,也被惊动了,刚睁开眼睛,就‘嗖’的一声窜了出去,躲在角落里,茫然的望着叶修,嘴里还不时的发出‘吱’、‘吱’、‘吱’的慌措叫声。

两只小爪子,也在不断的比划。

鼠脸上,更是布满了担忧的神色,身为天地间唯一的寻宝鼠,从混沌初开到现在,活的年头也算久了,见过的天骄、妖孽不计其数,可从未见过,有谁的成仙劫会如此吓人。

还没有降下劫雷,仅仅是一丝天地之威,就已经让它不寒而栗了,甚至连身上的鼠毛,都禁不住倒竖起来,即便是躲在角落里,都让它有种危险的感觉,想逃走,可是‘宅邸’外的邪魂气息,也让它极度的不安,压根不敢靠近过去。

只能用两只小爪子捂住脑袋,不断的乱窜,从这个角落跑到那个角落,上演了一出现实版的抱头鼠窜。

看到‘天乩鼠’的举动,站在不远处的太古凶蚊,皱了皱眉头,似乎担心这只小东西的动作太大,会影响到叶修,只得幻化出一个分身,迅速的扑过去。

将它死死的抓住后,腾出一只前爪在嘴边‘嘘’了一声,瞪着它传音告诫,道:“小声一点,少主正在渡劫。”

“成仙劫!”

“只要过了这道坎,少主就是货真价实的仙人了…”太古凶蚊说完,有些失神,皱了皱眉头,眼神恍惚的望向叶修,自己好歹也是金仙巅峰的古兽,见过的半圣、教祖不计其数,就连它麾下的小兽,也是真仙境起步,什么时候,‘天仙境’也让自己这般重视了?

很显然,换做其它人,别说成仙劫了,即便是金仙劫它都懒得多看两眼。

寻思了半天才弄明白,自己‘护道’的这位少主,不能以常理视之,所以才会另眼相看。

要知道,一般人在渡劫期,能弄到《造化玉碟书》上的大道,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了,还不是那种排名靠前的,只要能上这玩意的排名,恐怕都要庆祝两三天。

而它的这位少主,直接另辟蹊径,压根就不管《造化玉碟书》上的大道,直接弄了条‘荒古’的大道,这样的手段何止是惊人,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即便放眼四大部洲,半圣、教祖境的存在不计其数,可从没听说,谁能找到这样的大道。

‘天乩鼠’被它抓在手里也不挣扎,而是扭过脑袋,对着太古凶蚊就‘吱’、‘吱’、‘吱’的传音起来。

“你说是,少主会有危险?”太古凶蚊猜测道,对于天乩鼠的话,它也只能听懂两、三分,毕竟不是一个种族,语言体系相差比较大,就只能两分靠听,八分靠猜了。

“吱、吱…”天乩鼠用力的点了点头,两只小爪子,还在不断的比划,似乎想让太古凶蚊带它离开。

“凡人逆天,想成仙,又岂会一点危险没有。”太古凶蚊磕着眼皮,没有半点慌乱,似笑非笑的捏着它的脑袋,缓缓的说,道:“鸿…蒙老大说过,少主的身上,具备天地大气运,寻常的危险根本不会对他构成丝毫威胁,区区成仙之劫而已,

又不是圣人出手,怕什么,安静的待着,你也不想千万年之后,还要东躲西藏吧,只有跟在少主的身边,才会有你的一隅之地,我知道你很聪明,甚至可以辨别人心,这段时间你一直跟在少主身边,应该可以看出,少主跟其他人不一样吧。”

宝鼠,可窥人心。

这很隐秘,知道的人不算多,就连‘鸿蒙龟’,也是从混沌深处的强者口中无意间听来的,闲暇时提过一嘴,被太古凶蚊给记住了。

当然了,这样的手段也不难理解,天生就擅长趋吉避凶,可以看穿人心的险恶,自然也是理所当然了。

听完太古凶蚊的话。

‘天乩鼠’也愣住了,眼中的慌乱一闪而逝,下意识的就想逃走,只可惜碰到的是金仙境,仅凭它的这点实力,根本没有逃走的希望。

【窥探人心】,这种事可大可小。

往小了说,可以称作趋吉避凶,辨别人心的险恶,往大了说就是洞悉别人的

秘密。

不管是大妖,还是古兽,传承了千万年,谁不是藏了一身的秘密,哪怕是灵山的两位圣人,恐怕也不敢说自己内心无垢,没有不可对人言的事吧。

再加上,这小东西也不能证明,它的【窥探人心】到底是大,还是小,碰到其它的大妖、古兽,估计都是宁愿错杀三千,也不会放走一个。

谁也不想自己的秘密,被人公之于众!

太古凶蚊笑了笑,也不管‘天乩鼠’的想法,自顾自的,道:“你…尽管放心,关于【窥探人心】的事,没有几个人知道,我会烂在肚子里,帮你保守这个秘密。”

天乩鼠‘吱’了几声,有些垂头丧气!

光是寻宝的手段,就已经让它沦为众矢之的了,要是再加一个可以【窥探人心】,它都不敢想象,这方天地,还会有自己生存的地方吗?

看到它故意流露出的沮丧神情,太古凶蚊心底冷笑,也不戳破,而是稍显紧张的望着叶修,继续,道:“这段时间,你应该也看出来了,少主对你寻宝的手段,并不是多感兴趣。”

天乩鼠点点头,也不吭声。

当然了,也很疑惑,活了几十万年的它,也有倒霉的时候,就是不小心被人抓去当苦力,那是真正的苦力,除了吃饭和睡觉,剩下的时间都被奴役着去找宝物。

只有叶修,将它从混沌界骗出来之后,不光好吃好喝的供着它,还从没让它去找过什么宝物。

这也是它心甘情愿留在叶修身边的原因。

“想想看,少主若是出事,你又会是什么下场,无家可归?从新变得只能东躲西藏,吃了上顿没有下顿,谁见了你,不是拼了命的抓捕?只有留在少主身边,你才能这般安逸。”

太古凶蚊清楚,这只‘天乩鼠’的用处有多大,在保命方面,甚至不亚于《地书》给叶修的手段,而且,伴随它的还有大机缘。

然而,天乩鼠虽然胆小,实力也不强,可从未听说过,它心甘情愿的依附谁。

凶蚊琢磨了很久,一直在寻思,怎么才能帮叶修收服它。

至于这玩意的底细,早在混沌界的时候。

它就已经一清二楚了,只不过,没有戳破它罢了。

太古凶蚊心思微动。

想收服它。

现在,无疑就是最好的机会。

收服了,皆大欢喜,叶修的身边也能多一个助力,若是苦口婆心的规劝了,这只小东西还不能真正的归心,它也只能够痛下杀手了。

叶修的身上有秘密,不仅大,还不少,身为他的护道者,自然要将这些不利的因素,全部扼杀掉。

要不然,这只小东西见势不对,逃了,落到别人手里,将叶修的秘密暴露出来…

这就后患无穷了。

……

喜欢狂少归来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高考陪孩子住旅馆
上一篇:被黑人猛烈进出到抽搐 小说完整版_(欧洲熟妇色XXXX欧美老妇多毛)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