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的爆乳女同事 吸着奶水做着爱

2021-10-30 15:35

李少谦看着床上脸色惨白了无生气的三姨太,玻璃瓶子里的药正顺着一根黄色的管子一滴滴流进她的血管里,他哽咽一声,弯腰拎起铁桶,“我知道了,是我对不起她。”
等李少谦出去了,薛琰看着缓缓睁开眼睛的三姨太,“人不是次次都有好运的,想想以后如果遇不到我,该怎么办?而且刚才我也跟你解释过,流产是很伤身体的,不管是服药还是手术,以后爱惜自己一些。”
“我给你做了清宫术,其实对你的子宫也有一定的损伤,要给它一段时间让它慢慢恢复才行,至于跟人同房,最好也等一个月后,月事正常了再说,”她又拿出事前准备好的一包药,“这个药你拿好,所以建议你身体调理半年之后,再考虑怀孕的问题,所以这个药你吃着,可以让你在这期间不怀孕,用法用量我都写好了。”
三姨太伸手拿过药包握在手里,把头偏到一边,不看薛琰,“谢谢你。”
“我也不想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但我没有别的选择,”她一个只读了中学的贫苦女学生,想改变自己的命运,过上有钱人的生活,除了拿身体换,还能怎么办?
这样的解释根本得不到薛琰的同情,但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毕竟生命跟人生都是她们自己的。
薛琰耸耸肩,转身把器械盘里的手术器械都收拾好,装进一旁的箱子里,“为了你,我还叫人抬了张床进来,算了,等你们走了,再叫钱伯把这床给拆了吧。”
这么大张铁床摆在屋里,她得有个合理的解释不是?
等薛琰给三姨太换上第二瓶液体,李少谦才面色惨白的进来,薛琰看着他红肿的眼,就知道他是哭过了,“坐吧,我叫青杏给你倒杯茶喝,”
她把一张方子递给李少谦,“这张方子是消炎补气的,随便哪个药房都能抓来,等三姨太回去,就说她自己找大夫看过了,大夫说是她身子太虚,才会经血不调,喝几天药,以后慢慢调养就可以了。”
“许小姐,”李少谦双手捂脸,“我是个没用的男人,一事无成,还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你还算是有自知之明,薛琰轻咳一声,她懒得做李少谦的心灵导师,“李公子也是学富五车的人,道理懂得比我多,以后该怎么做,相信你比我清楚,”
薛琰把桌上的血压计,听诊器一一收起来,“那个,你把诊费给我结算下就行了。”
还是开洋行家的孩子呢,这么不上路!
李少谦尴尬的都顾不上自责了,忙连连致歉,从兜里掏出一个纸包来,推到薛琰面前,“谢谢你了,你简直就是少谦的救命恩人!”
这小包包里能装二百大洋?
不会他理解成二十了吧?二十虽然也不少,但她给三姨太用的药可是算金条都换不到的啊,还有避孕药,都没地儿买去,“不用客气,这也是你们的信任跟配合,”
薛琰打开纸包,被里头的东西吓了一跳,“李公子?你这是……”
她要二百大洋已经很手黑了,结果,人家付了两根金条!
“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这金条是我从我娘那里要来的,应该不会有问题啊,”李少谦虽然不懂,但金货还是见得不少,“她特意为过年换的。”
薛琰揉揉鼻子,“我没想到你直接给这个,我以为会是银票之类的,那个拿着方便些,而且这些也有些多了,我当时没说清楚,二百大洋就够了。”
她说着拿出一根金条递给李少谦,“这个你拿回去吧。”
李少谦完全没想到薛琰会这么做,心里讶然,他给三姨太从游医那里买的堕胎药,都花了二十个大洋,“你为了明惠已经忙了两天了,还搬了这么多器具过来,费时费力的,而且你不但治了明惠的病,还救了我跟她的命,”
他露出今天到这儿的第一个笑容,“难道我们的命还不值这两根金条吗?”
说到这儿他又忍不住提醒薛琰,“那个,你说银票,那个东西不太牢靠,而且用的时候不但要跑到钱庄里兑成大洋,还要再交一份汇兑费,并不方便。”
说完他突然意识到许家也是做生意的,赧然道,“是我多嘴了,这个你怎么会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薛琰有些窘,她去汴城零花钱是郭太太给的大洋,生活费跟学费则是钱伯管着的,她根本没有问过,真要买大件,也是她管挑钱伯管在后头付账的,这银票还要掏手续费,她真的是第一次听说,“谢谢李公子提醒。”
三姨太两瓶液体输完,薛琰叫青杏帮着李少谦把人扶上人力车,“这地方我清理之后,会叫人把钥匙给你送去的。”
李少谦点点头,“刚才出去的时候我想过了,等过了年,我就会离开洛平,许小姐,大恩不言谢,以后有用得到我的地方,你只管开口。”
……
姜老太太一听外头说薛琰回来了,连忙叫人喊她过来,“怎么样了?从你走,我这心就没落过地儿!”
薛琰冲李妈妈道,“李妈妈,叫厨上给我下碗面条来,要大碗啊,饿死我了,还有钱伯跟青杏,都有!”
“哎哟我的儿,他们连饭都不管你的?”
姜老太太心疼的把桌上的点心推到薛琰跟前,“这游方郎中请到家里,还得招待一碗鸡蛋茶呢,姓李的咋那么不懂事啊!”皇帝还不差饿兵呢,竟然叫自己孙女饿着了。
“他们哪有那个心情啊,我忙起来也完了,”薛琰摆摆手,不在意道,当医生饿几顿太正常了,她早就习惯了。
“奶奶你放心吧,挺顺利的,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事,”薛琰知道姜老太太担心什么,从包里把三姨太签名的同意书拿给姜老太太看了,“你看吧,白纸黑字儿的,”
她又掏出那两根金条,“李家果然土豪!这事儿算是翻篇儿了,以后咱们再不提了。”
自己孙女就是心善,这种伤风败德有辱门楣的事,十根金条也得捂住啊,姜老太太让薛琰把金条收起来自己买花儿戴,“我孙女挣的钱奶奶不要,”
“这事就像你说的,以后咱们都不提了,提了也脏嘴,只愿那两个不成器的东西长长记性,以后再不犯了,不然,老天也会收拾他们的!”
……
薛琰在正院吃完面,直接就回去洗了个澡闪进空间给今天用过的器械消毒去了,她把李少谦抄写三姨太签名的同意书放到抽屉里,又拿出那两根金条来,可惜她现在还不能挂牌行医,不然光干妇产科,也挺挣钱的,怪不得前世那些私人黑诊所屡禁不绝呢,因为利润丰厚啊!
到了腊月十五,一大早姜老太太就派人往洛平火车站接从京都回来的长房去了,“唉,也不知道到底是啥样子?”
就算这次姜老太太派去的是许家多年的老管事,走前姜老太太还把许三友的例子拿出来给他讲了讲,但有了之前的教训,姜老太太还是心惊胆战的。
“奶奶,顾三公子不是把大哥在京都的情况都跟咱们说了,我瞧着他不像哄咱们的,”火车九点才到呢,薛琰陪着姜老太太吃着早饭,一边聊天宽她的心。
姜老太太叹了口气,“唉,我也不敢奢望什么了,能平平安安的把书读完,将来能在洛平的官衙里头给他找个事做就行了。”
见薛琰看她,姜老太太笑着摇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觉得我要不要向马家提给你大哥求个一官半职的事?”
虽然从顾纪棠那里知道了还有这种操作,但薛琰却没多少兴趣,“奶奶您的意思?”毕竟是亲堂哥,有些话她也不好说的太直白了。
“咱们这会儿正想着跟马家撇清关系呢,让你大哥去西北军,不等于是送了个人质在他们手里?我才没那么傻呢,”后头的话姜老太太没说,就许静安那样子,送到西北军去,没准儿就当了逃兵了,这要是太平年月也就算了,这马上要打仗了,战功是他能捞的?
只怕想保命,还得格外再给西北军捐上一笔。
薛琰掩口笑道,“奶奶说的是这理,我看大哥那文弱样子,都未必能打得过我呢!”
郭太太无奈的看着笑的开心的一老一小:
小的,张嘴说能打架,老的呢,还觉得挺对,“你呀,在娘跟奶奶这儿怎么说都行,去了外头,可得给我端着些儿。”
“放心吧娘,您看我舅母多喜欢我啊,还有舅舅,说我云阳表哥都不如我呢,还叫云芳多跟我学学,”薛琰得意洋洋的看着郭太太,装端庄稳重还不容易,照着郭太太来就行了。
“对对对,你放心吧,咱们静昭活的明白着呢,这样最好,”姜老太太一锤定音,“她长大了,比咱们见识还强些,你可不许拘着她,”真教成郭氏这样的,她才有的头疼呢。
几人说说笑笑的就听到外头一阵儿喧闹,姜老太太拍拍薛琰的手,“来了这是。”
“我去迎迎,”薛琰站起来随着郭太太往外走,听这阵势,应该是挺高兴。
薛琰跟郭太太才走到二门,就见两个花团锦簇的女人摇摇摆摆的进来,郭太太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大嫂,您回来了。”
徐氏看见郭太太,上前几步握了她的手,“淑娴好,好久不见了,我还挺想你的,”她上下打量着郭太太身上暗绿色的袄裙,“你也是的,大过年的也不做几身儿衣裳,我跟你说啊……”
“大伯娘,大哥,大嫂,”薛琰扶住郭太太,“奶奶还等着呢,咱们先进去吧,有话慢慢说。”
徐氏跟徐云俏,都是差不多的打扮,徐云俏一身曙红的旗袍,徐氏一身宝蓝,外头都裹着厚厚的皮草大衣,连徐氏都散开了发髻,烫了爱司头,如果不看脸,还以为是京都来的摩登女郎呢!
徐云俏当然注意到薛琰在打量她们了,她得意的一挺胸,挽着许静安的胳膊,走到薛琰身边的时候,轻蔑的撇撇嘴,“静昭啊,怎么说你也是汴城的洋学生呢,这样子不丢许家的人么?”
“许家的脸面不是靠衣裳撑起来的,是不是?大哥?”薛琰冷笑一声,看着低着头往前走的许静安。
“呃,是,”许静安瞪了徐云俏一眼,“奶奶等着呢,还不快走?回来的时候我是怎么说的?!”
许静安一瞪眼,徐云俏立马萎了,“我就是关心关心静昭嘛,又没说什么?”
……
“都坐吧,”等许静安跟徐云俏磕完头,姜老太太一指徐氏旁边的椅子,“你们也辛苦了,怎么样?京都住着?”
回来之前徐氏信心满满,觉得自己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了,比一辈子困在洛平城的姜老太太不知道要高明多少,可真的到了姜老太太跟前,她原本的勇气荡然无存,“挺好的,静安每天去上学,连云俏也去上女校去了呢,娘您不知道,如今京都里的小姐,都要上洋学堂的,静安也是为云俏好。”
姜老太太点点头,她没读过书,却从来不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去上学好,不然静安不在家,你成天在家里关着也没有什么意思,”
徐氏脸上一喜,“可不是么,我也这么说,我这辈子就是吃了没读过书的亏了,再不能叫云俏这样了,所以静安一说要让云俏去上学,我就双手赞成啊,别管学费多少,咱们都得去啊……”
见姜老太太沉了脸,徐氏忙道,“这不咱们静安以后若是有个一官半职的,身边的太太也不能是个大字不识的是吧?”
“嗯,你真是去了趟京都,见识都不一样了,”姜老太太一笑,“时候不早了,你们回去收拾收拾,中午大家一块吃顿饭,静安你留下,跟奶奶说说这半年你在京都的事。”
许静安干笑一声,“是,”
见姜老太太叫走,徐氏跟徐云俏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徐氏拍拍许静安,“那静安陪你奶奶说说话吧,你一走这么久,你奶奶肯定想你的很,我跟云俏先回去,”
她悄悄拉了拉徐云俏的袖子,冲姜老太太欠身儿道,“娘,我想明天带着云俏回娘家一趟,这一走小半年儿,得回去看看了。”
姜老太太冷冷一笑,“是啊,这一走可不小半年儿了吗,说起来你跟你家里头的大哥嫂子感情可真够好的,这才回来屋子怕都收拾不好呢,就恨不得跑到娘家去,”
周围谁家媳妇跟徐家的闺女一样,三天两头娘家来人,隔两天儿就得回去一趟,这今天才回来,跟婆婆话都没说几句呢,就先说回娘家,“淑娴啊,你明儿也带着静昭回去看看吧,你这孩子也是的,不到年节,都想不起来回家看看,外头没准儿都骂你白眼狼呢!”
郭太太一哂,“娘说的哪里话,媳妇嫁到许家来,就是许家的人,这里才是媳妇的家,媳妇要是老往娘家跑,哥哥都会不高兴的。”
“这读书人家,就是不一样,行了,我跟静安说说话,你们都回去吧,淑娴去厨上看看,中午饭备的怎么样了。”姜老太太斜了徐氏一眼,什么叫家教,这才是家教,可惜徐家没有。
徐云俏一回来就被姜老太太拿回娘家说事,心里有些不痛快,发作又不敢,哼了一声,“二婶儿,我这一次去了京都,才知道咱们洛平是小地方了,跟人家大都会一比,真的什么都不是啊,你不知道,人家那边冬天,都不兴吃炒菜,都吃涮锅子呢,金光铮亮的铜锅子,把羊肉切的薄薄的,往里一涮……”
“原来你喜欢吃涮羊肉啊,早知道我叫厨上备上了,不过那东西也不算麻烦,你想吃也容易,就是这会儿时令叶子菜少了点,不过人家送的怀山药好的很,静昭说涮着好吃,我试了试就是挺好,”
郭太太一听徐云俏想吃涮羊肉,立马招手叫过身边的小丫头,“去厨上吩咐一声,对了,记得给你们大小姐多捞几头糖蒜,还有那个腌的蒜薹,你们小姐也喜欢。”
薛琰强忍笑意,“嫂子可能不知道,咱们家里也挺爱吃涮羊肉的,也是铜火锅,不过我吧,更喜欢川中的火锅,够麻够爽,就是奶奶跟娘都受不了,不知道嫂子喜不喜欢,改天叫他们做一顿?”
徐云俏又一次显摆无果,冷笑一声,“人家涮羊肉就是京都最正宗,家里再有又如何?也不是京都的!”
“嫂子说的一点儿错也没有,在京都呆的再久又如何?也不是京都的啊!”薛琰咯咯一笑,“走吧娘,一会儿再叫厨上给我添道焦炸丸,我就喜欢那个酥脆劲儿!”
……
“你这孩子,”跟徐氏婆媳一分手,郭太太就忍不住嗔了薛琰一眼,“好歹她们也是头天到家,多少给点儿面子嘛。”
“哈哈,娘不也没给面子?”薛琰笑着抱住郭太太的胳膊,“我还没说我们家的二太太好促狭呢!”
涮羊肉还是薛琰回来之后,带领着家里人吃起来了,她还亲自跑到厨上炒底料给大家做了一顿麻辣火锅,结果除了她大快朵颐之外,姜老太太跟郭太太都表示无福消受,最终蘸芝麻酱的涮羊肉保留下来了,火锅却没能流行起来。
郭太太想起徐云俏的样子,满心不高兴,“说起来娘是当长辈的,不应该跟一个晚辈一般见识,更不好背后说人的,但你说那孩子是怎么教的,怎么长成那样了?这才出去几天啊,就瞧不起家里人了,得亏她去的是京都,要是去了啥英吉利法兰西的,许家岂不是盛不下她了?”
关键还骂自己女儿土!
“娘咱们不管她们,您等着看吧,这仨回来,没什么好事儿!”一进门就哭穷,说什么学费贵,还有徐氏身上的衣裳,明显不怎么合身儿啊,是什么叫许家大太太,连不合身儿的旗袍都穿上了?
还有她从徐氏身边经过时,她身上传来的那股奇怪的味道,叫人有些想打喷嚏,还有些臭臭的……
“娘!”
薛琰陡然停住脚步,她有些怕吓住郭太太,但又觉得不能瞒她这个管家太太,想了想,附耳在郭太太耳边嘀咕了几句。
“什么?你,这怎么可能?”郭太太两眼发黑,差点儿没晕过去,她一把抓住薛琰的手,“这事儿可不能乱说的,我,我看你大伯娘气色挺好的。”
确实是,春风满面的,薛琰点点头,“我也就这么一猜,但她真的抽的话,应该瞒不住人的,您叫底下人盯紧些吧。”
“好好好,我知道了,”郭太太知道女儿从来不乱说话的,她六神无主的挽着薛琰的胳膊,“我专门派两个人盯着她,只是,你大哥……”
如果徐太太抽大烟的话,是定然瞒不了许静安的,那许静安会不会也染上了?他可是许家唯一的男丁啊!
薛琰扶着郭太太回屋躺好了,“娘您稳稳神,厨上的事我盯着去,我也是闻着味儿有些怪,才这么一猜,未必就是真的,毕竟鸦片的危害如今妇孺皆知,大哥不会让大伯娘沾这个的。”
“唉,但愿吧,你还小,没见过因为大烟土倾家荡产的人,娘没嫁给你爹之前,家里有个邻居,以前还中过举人呢,穷秀才富举人,他家可比我们郭家有钱多了,可是一个没防备,叫人引着抽上了大烟,几百亩良田卖尽不说,宅子也卖了,后来,”
现在想想,最可怜的就是他家的几个女儿了,“家里的几位小姐,也都卖了,大的懂事了,听说要卖她,直接投了井,年纪小的,最后也不知道卖到哪里去了……”
“娘,您别害怕,咱们都盯紧一些,假的就当虚惊一场,要是真的,奶奶绝不会放过她们的,”抽大烟的薛琰没见过。但有吸毒史的患者她可是不止遇到过一次,人到了那个时候,什么尊严廉耻都没有了,甚至完全不在乎他们是不是个人了。郭太太是见过染了烟瘾的人的,自然知道其中的严重性,“嗯!这可不是小事儿,静昭啊,你以后离她们远一点,就算是她们叫你去富荣院,你也别去,娘跟她们打交道,”
郭太太生怕女儿再被带累了,紧紧的抓住薛琰,“这次你可得听娘的话!”
薛琰郑重的点点头,“我听您的话,但您查的时候也要小心些,这事我也就是瞎猜,万一叫大伯娘知道咱们在查她,又是一场是非。”
“这个道理娘懂的,”郭太太躺不住了,想了想让薛琰去厨上换菜谱,自己则把的陪房良嫂子叫到屋里,细细的吩咐起来。
中午徐云俏如愿的吃上了她赞口不绝的涮羊肉,当然,许家的涮羊肉免不了被她一通挑剔,刀工不好,羊肉不嫩什么的,直到许静安都不耐烦的叫她闭嘴,席面上才安静下来。
用过午饭,许静安借口累了,先离了席,回自己院子去了。
见许静安走了,徐氏跟徐云俏都不再留,说是回来带的东西还没有收拾完,也都辞了出来。
“唉,是我错了么?”
媳妇孙子孙媳妇,本来都是自己最亲的晚辈,结果一个个看到自己,跟避猫鼠一样,一会儿都不想多留,姜老太太不免有些意兴阑珊。
刚吃过饭薛琰是不许姜老太太立即躺下的,她扶着姜老太太走到窗前给缸里的金鱼喂食儿,“可能是大家分开了一阵儿,暂时有些生分,过两天应该就好了。”放荡的爆乳女同事  吸着奶水做着爱
“也是我没忍住脾气,你大伯娘一回来我就嫌她想回娘家,怼了她两句,搞得大家都不高兴,其实我应该忍忍的,人家是徐家的闺女,出门小半年,想回家看看也是正常的,”姜老太太开始做自我检讨。
“可你大伯娘是儿媳妇,还是大儿媳妇,才一回家,不关心问问我的身体,也不向留在家里照顾老人操持家务的弟媳道声辛苦,更不问要过年了,家里准备的怎么样了,就想着回娘家去,”检讨完了,姜老太太又觉得自己生气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自己也挺委屈。
薛琰被奶奶惆怅的心绪逗的暗乐,“奶奶,您可是做了六十大寿的人了,怎么突然就这么看不透想不开了?叫我说,甭管别人的态度如何,您高兴怎么活就怎么活才是最重要的。”
姜老太太知道孙女儿是在安慰她,但想到吃饭前自己留许静安说话,孙子跟自己疏离的态度,她真的是伤心了,“等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就跟她们说,叫她们明天回去吧,省得嫌的我这个老太太多不通情理一样。”
在薛琰看来,长房跟姜老太太从来就没有一条心过,疏离才是最真实的状态,尤其是在姜老太太看紧了荷包之后,“这次大哥一家回来,看大伯娘跟大嫂的气色都挺好的,说明她们在京都过的好,其实就这一点,您就应该放心了。”
“可不是么,你大哥比上次回来,也沉稳多了,我问他碧琼的事,他也没哄我,还给我跪下了,说他眼瞎叫人给骗了,叫我饶过他这一回,”
想到在自己膝前痛哭流涕的许静安,姜老太太心里一酸,“丢多少钱是小事,关键能长记性,咱们就不算赔本儿,比比那个李少谦,你大哥还算好的了。”
哈哈,是,薛琰不由莞尔,“奶奶说的有理,我看大嫂子也比以前强多了,”
想起徐云俏,姜老太太不由皱眉,但一想到不能对长房太苛刻,“还行吧,她只要不张嘴儿,还真像个从京都回来的人儿呢!”
前提是别说话,薛琰噗嗤一笑,“事情总得有个过程,先形似也成啊!”
“嗯,那倒是,你大嫂模样长的还是不错的,那貂皮袄子一穿上,怪像大地方来的,”姜老太太也跟着笑起来,“对了,前两天我把你娘在归置家里的皮货呢,你挑一块也做个穿上去。”
“穿个貂儿抱只狗?”薛琰想想自己的形象,哈哈笑起来,“算了算了,我伺候不了那贵重东西,真要做,也得是您跟我娘做来穿,那才是阔太太呢!”
……
不管心里高不高兴,姜老太太最终还是让长房三个第二天去了徐家,之后徐氏干脆不闭门不出,说是病了,成天窝在自己院子里,而许静安倒是忙忙乎乎的,成天往外跑,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等进了腊月二十三,整个洛平就迈进了过年的节奏,姜老太太带着全家人一起祭灶。
古有男不拜月女不祭灶的说法,但这规矩在许家就是虚设,没办法,谁叫当家的是姜老太太一个女人呢?
“我跟你们说,”祭完灶神,姜老太太带着媳妇儿孙们出来,“我啊,就是现在流行那个说法,叫什么‘无神论者’,什么神仙鬼神的,老太太我啊,从来不信,这世上啊,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
她看了一眼许静安,其实许多话,她更想说给孙子听,只可惜这些天孙子就没有正经着过家,“这佛家道家还有以后的白莲红莲的,再后来又来的福音堂,福音堂吧,还分着圣母啥的,”
哎呀,太多了,老太太也懂不明白,她摆摆手,“我这么忙,哪能想明白得信哪个?在我看来,上柱香拜一拜,也就是个心意,最关键的是,做人心要正,要平,一辈子不做坑人害人的事,这样不管你信不信,信的啥,”
她抬头往天上指了指,“这满天神佛只要没瞎眼,报应就不会落在你身上!”
“奶奶有大智慧,”薛琰冲姜老太太伸了伸拇指,她也不信,是因为学医出身又受的现代教育,但这次穿越,叫她心里多少有些毛毛的,虽然还是不怎么信,但言谈之间注意了许多,不过今天姜老太太一番话,但有醍醐灌顶的功效,想那么多做什么呢?
只要心正心平,不做亏心事,哪一路的大能也不会出手料理她吧?
……
进了腊月二十三了,许家置办的各种年货陆续进门,更引人就是许家大门口整整齐齐排着队的义校学生了。
义校里年底考出来的前三名跟评出来的三好生,优秀干部的,当时冬衣是发下去了,但承诺里的猪肉,孩子们一直没有领,都想留在过年里给家里节省开支,这些孩子家里的情况当初薛琰也都了解过,自然不会拒绝他们的要求,到了二十五这日,把这些孩子聚到一起,公开在许家门口“颁奖”!
“这个许家,怕是要兴家啊,”李老板跟洛平商会会长白志邦正好在许家门口下车,看到这一幕,不由感慨。
白志邦频频点头,“可不是嘛,这一年姜老太太突然就改了路数了,修桥铺路资助学子,这搁前朝,泽被乡里的大善事,可不是一般人家有的格局,”以前姜老太太那可是个糖稀公鸡,一毛不拔还倒沾,做起生意来,谁也休想从她手里讨到便宜。
姜老太太已经听说李老板跟白会长到了,带着许静安迎了出来,“哎哟,白会长李老板,我还准备叫静安去给您两位拜年呢!”
白会长打量着衣冠楚楚斯文有礼的许静安,心里大概有些猜度,许家的大公子养的娇看得严,姜老太太轻易不带着出来走动,还送到京都上大学去了,看来许家这些改变,估计都应在这位大公子身上了,后生可畏啊!
见李老板在看那群孩子,姜老太太心下有几分得意,“叫李老板笑话了,这是我孙女闲着无事办的义校里的学生,都是些肯用功的好孩子,”
这时薛琰带着人搬着一条条分开的猪肉出来,正招呼那些小学生过去,而学生们没有一个随便乱动的,排着队很极秩序的走到薛琰跟前,“先生好!”
薛琰在有意这么当众发奖的,原因很简单,不但要让孩子们从小懂得,努力读书是会有回报的,就是周围的百姓,也要让他们知道,读书的好处,哪怕只是眼前的几斤肉呢。
“秀秀今年考的不错,”薛琰抚着打头的女孩子的头,“好几个先生跟我夸你聪明呢!”
被薛琰当众夸奖,秀秀激动的小脸通红,“是先生出的题我刚好都会。”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这说明你知识掌握的很全面,”薛琰又拍了拍后头一个个子明显比其他孩子更高一些的姑娘的肩膀,“新思你也很好,不但要跟着弟弟妹妹们一起上学,我听教练说,你跑步得了第一名?”
高个子姑娘叫新思,是从庄子上挑上来的姑娘,她们一同被挑到许家的女孩子有六个,本以为是来当丫鬟的,没想到不但吃饱穿暖不用伺候人,还可以读书打拳,虽然这两样也很苦,但比她们在乡下家里地里两头忙,还要帮父母照看弟妹要轻松多了。
“教练说了,要是哪一样不及格,是会被退回家种地的,我不想回去种地,我想将来跟着小姐!”
义校里的孩子们不是许家的人,听说读书好了将来可以上中学上大学,挣钱养家,但她们不一样,她们的身契就在姜老太太手里,生死都是许家的人,所以学一身本事将来服侍大小姐,对新思她们来说,是最光明的前程。
“好,等你们本事练到家了,以后我就带着你们,”薛琰看了一圈儿,见孩子们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她一指站在大门处看着他们的姜老太太,“你们知道那是谁吗?”
“我知道,”一个男孩子马上举起手。
“你说,”
“那是许家的老太太,我娘说了,老太太不但是个女财神,还是个大善人,是她做好事,我们才有书读的,”
“答对了,那个是我奶奶,她啊,以前也跟你们一样,是苦出身,”薛琰一指身后的大宅子,“这份家业是我奶奶陪着我爷爷,一点一滴积累出来的,全是他们的血汗,”
她目光殷切的看着这些孩子,“我奶奶小时候因为家里穷,没有上过一天学,所以才会想到出钱来让跟她一样苦出身的你们读书,她并不希望你们长大了报答她,而是希望你们将来比她更有本事,更有出息!”
……
孩子们被薛琰说的激动不已,一旁的李老板跟白会长却有了另一番认识,看来办义校的不是许家少爷,而是大小姐,而且,许静安脸上的不以为然,也没有逃过他们的眼睛,看来,他们是猜错了啊。
看着被孩子们簇拥的孙女,姜老太太比自己出面还得意呢,“叫两位见笑了,我这个孙女是个闲不住的,又善性的很,常跟我说,咱们一家子才能吃多少用多少?挣的再多,搁在那儿都是死物,不如拿出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还说什么孩子才是国家的希望,什么教育从娃娃抓起,”
姜老太太哈哈一笑,“哎哟,一套一套的,把老婆子都绕晕了,我想着,也费不了多少钱,就全了孩子的心意,没想到,这些孩子都挺争气的,”
“大小姐是汴城女师读书,”李老板小声跟白会长解释,“是个好孩子啊!小小年纪就懂得善施教化的道理,叫咱们这些老头子汗颜啊!”
白会长笑着点点头,心里却不以为然,如果是这位许大少爷的主意,他会重视这个人,但是许家小姐?
那跟商会里各家太太小姐们闲着无聊弄的什么联谊会有什么区别?不过是捐些钱物给贫苦百姓,换得自己良心的安稳跟一些稀薄的美名,闹着玩罢了。
白会长扫了一眼正给孩子一块块分猪肉的薛琰,冲姜老太太道,“咱们进去吧,我跟李老板过来,有事跟您商量。”
……
马维铮一直站在街角一个隐蔽的地方看着薛琰给孩子们分肉,阳光下的姑娘穿着一件玫瑰红镶毛长缎袄,戴着一副跟领口同色的白色毛耳暖,眉眼如画笑容如花。
她正搂着一个小姑娘弯腰在她耳边说什么,小姑娘似乎也很高兴,捂着嘴笑个不停,之后她又捏了捏小姑娘的耳朵,摘下自己的耳暖,给小姑娘戴上,端详了一下,看样子应该是在夸她戴着好看……
马维铮喉间发涩,他缓了缓,“韩靖,我去前头茶楼里等着,你等许小姐忙完了,请她过去坐坐,”
薛琰给孩子分完肉,又把自己另外准备的鞭炮给孩子们了,嘱咐他们玩的时候注意安全,才给大家散了队,让他们各自回家。
在郑原见到薛琰,韩靖才知道救他的薛神医,原来是一位千金大小姐,这会儿他看见许家的大宅子,多少还有些接受不能,福音堂里那个干活从不嫌脏嫌累,不管是血还是脓都敢往里伸手的,真的是一位有钱家的小姐?
似乎这位小姐家,还很有钱!
薛琰已经注意到韩靖了,他在,说明马维铮到洛平了,也是,如果真的开春就要誓师的话,马维铮确实要到洛平来一趟了,“你怎么在这儿?是你们师长来了?”
韩靖有些拘谨的向薛琰敬了个礼,“许小姐,我们师长想请您去那边茶楼喝杯茶。”
薛琰招手叫过青杏,“你回去跟太太说一声,就说我遇到一个朋友,过去说两句话,晚一会儿再回家,叫太太别担心。”
……
看到薛琰进来,马维铮站了起来,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坐。”
薛琰点点头,在马维铮对面坐下,“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
马维铮已经见过顾纪棠了,知道薛琰已经知道了过完年要开战的事,“我来查一下西大营,马上要调兵往莲安,再往义阳去,”
薛琰挑眉,连这个都告诉自己?“你不必跟我说这么详细的,我又不懂这个。”
马维铮一笑,“你不懂吗?”
他说完意识到薛琰有可能会误会他在笑她,“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真的觉得你比许多人懂的都多。”
薛琰倒没太在意,只是两人这么对面坐着,气氛实在有些尴尬,“你找我有事?”
马维铮神情一僵,旋即失笑,“我以为我们还能做朋友的。”
薛琰点点头,“也是,就算不当朋友,好歹也算是合作伙伴,”
说起这个,薛琰更关心汴城的军医学校,“等开学我过去,军医们都该走空了吧?”
“是,不光是他们,我跟顾三也商量过了,在汴城你福间堂医院里帮工的人,如果有人愿意到西北军的医疗队,我们也欢迎的,会跟原来的军医们一样发饷记军功,同样能有一个出身。”
福音堂医院有了薛琰,过来看病的患者比以前多了许多,玛丽修女她们根本忙不过来,就从信众里挑了几个头脑聪明手脚利索的来福音堂帮忙,“他们平时大多就是帮帮忙,真要上战场,还得叫你们的军医再带一带。”
马维铮点点头,抬手给薛琰倒了杯茶,“外头冷的很,你喝点茶暖暖身子,”
“谢谢,”薛琰端起茶抿了一口,就听马维铮道,“那天你走后,我就把她送回京都,直接交给秋次长了,也跟秋次长说清楚了,从此秋马两家再无关系。”
其实秋雅颂回到京都,秋家也很是乱了一场,但马维铮可不是一个人去了,他带着一个警卫排呢,一群荷枪实弹的士兵往秋家一站,瞬间就安静了,给西北军少帅戴了绿帽子,人家没打没杀,还把人给用专列送回来了,甚至连张扬都没有,秋次长除了感谢,再多的话一句也不敢有了。
“我还在京都时报上登了解除婚约的消息,并且致电我的父亲了,”马维铮语气诚恳,“他也不反对。”
见薛琰面无表情,马维铮自失的一笑,“我知道你并没有原谅我,但我还是想把这件事的最终结果告诉你,还有,我以前没有告诉你,并不是有意隐瞒或者想骗你,我只是根本没有把这桩婚约放在心里过,它在我的心里毫无意义。”
“好的,我知道了,其实我们分手之后,你跟秋小姐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并不在我的考虑之内,因为这个我真的不关心,比起这个,其实我更关心的是这次我们许家,得为马家捐多少钱粮。”
以前马维铮从来不觉得这些大户为军队输粮输饷有什么不对的,如果没有他们这些武人,这会儿整个华夏恐怕都在西洋人的铁蹄之下了。
但今天被薛琰这么直白的问出来,马维铮突然有些窘迫,“静昭,你也知道的,如今国家尚不统一,军阀之间派系林立,各自为政,”
他怅然一叹,“说起来我们西北军也挂着国民军的名号,但每年从京都国民政府得到的粮饷了了无几,是,平陕甘三省如今尽在西北军手里,就算是京都政府拿到的税收,也得是我们马家拿剩下的,但连年的争战,民力维艰,从我父亲主事起,已经下令蠲免苛捐杂税了,你若是问过姜老太太,就应该知道……”
薛琰摆了摆手,这些道理她可以从前五百年讲到后一百年,不管是明要还是暗拿,抑或是晓以大义,其实许家这一刀都是逃不了的。
而且薛琰也不想逃了,毕竟叫他们从底层百姓身上盘剥,抢走他们赖以生存的活命钱,倒不如她们这些富户出点儿血了,“你说的我都明白,刚才白会长跟李老板都来了,我猜着他们来就是跟我奶奶商量这个了,”
她冷笑一声,“不管怎么说,许家毕竟挂着‘首富’的名号呢!”
马维铮一哂,“姜老太太对西北军的支持父亲跟我都铭感于心,我听说这些天许大公子一直在外头奔走,要卖名下的产业,”
许静安卖名下的产业?薛琰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怎么可能?
不是许静安有没有胆量的问题,而是许静安的名下,应该没有什么可卖的产业,但她并不想让马维铮看出来自己的惊诧,一笑,“马师长连这个都知道?”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一边开会一边做嗯啊 他的粗大在她下面进出
上一篇: 最激烈的办公室震 办公室系列激情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