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亲缘薄的人前世造了什么孽

2022-02-22 17:27

安大海走得很愤怒,但江森并不在意。

办法他已经给了,割肉而已,老韭菜都知道的办法,断臂求生,已经是绝境之下最佳和唯一的出路,再拖下去,安大海的损失肯定更大。

而且毫无疑问的,这招安大海自己肯定也考虑过,只不过还是抱有侥幸,觉得文武双全、英俊潇洒、才华过人、智慧与美貌并存的女婿,一定能给出更好的办法。

结果,并没有。

于是他绝望,他悔恨,他恼羞成怒,他无能狂怒,他为自己向女婿低头却没有获得应有的回报而感到出离的抓狂和烦躁。那是一种我想管你叫爸爸,你却不帮我的极端想弄死对方却根本做不到的情绪失控和精神崩溃。尤其这个人,还睡大了他女儿的肚子。

“安安,你爸刚才找我了……”

“我知道了,他刚才给我电话了,说你不仁不义,骂得好难听。”

“嗯……”江森拿着手机,安静了好一会儿,“那你哄哄他吧……”

“唉……”安安长长叹气。

夹在老爸和亲亲老公之间,她无奈死了。

但是她能怎么办呢?

她当然是站老公这边啊!

江森和安安打完电话,时间已经是晚饭饭点。他让叶培下楼点了餐,三个人简单地在酒店里吃了顿饭。晚饭后江森终于能稍微休息一阵,就回了趟勤奋小区,自己动手,把又是好几个月没收拾的房子,稍微整理了一下。。拖拖地,擦一擦并不多的家具。可惜夜里没太阳,不然还能把在柜子里放了好久的被子、褥子拿出来晒晒。

他估摸着,再过段时间,等安安卸了货,明年暑假,应该就能带安安回来住上两个月。他在家里码码字,把《女帝》剩下的内容写完,也算了结一桩心事。至于安安呢……她那么可宅可社的,每天对着电脑屏幕刷剧也能刷上一整天,估计在家里窝上两个月也不会烦,再说还要带孩子,所以除了待在家里,她好像也没什么别的选择。

一个多小时后,江森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看着窗明几净的屋子,畅想了半天退休后的生活,才终于喊在隔壁A02休息的叶培和袁杰回酒店。

袁杰很是不理解江森干嘛要自己回来打扫卫生,“这么多时间,你随便写几个字都能请一个班的阿姨了,何必呢?”

“自己家嘛,当然还是自己动手感觉比较对。”江森道,“钱当然很重要,时间和效率也很宝贵,可是人活在世上,如果所有的一切都拿钱来衡量,那也不太好。偶尔还是要跳出金钱的束缚,做点不那么理智的事情,才能感受到另一种生活的美好。”

“对。”叶培笑道,“江总平均每三个月不理智一个半小时,一年当中有长达六个小时的时间,完全摆脱了金钱的束缚。我就不一样,我一天之内就能做到。”

袁杰哈哈大笑。

江森也微微点头,笑而不语。

这个马屁拍得就很有水平啊。

叶爱卿不愧是国之栋梁。

朕很满意!

江森低着头,把勤奋小区22号楼家里的照片发给安安,一路和安安发着短信回到酒店时,安安告诉江森,安大海已经气消了,只是依然不肯弃车保帅,江森也随他的便。

进了房间,已经忙活了整整三天的江森,麻利地洗了个澡,立马倒头就睡。住在同一个套间另外两个房间里的叶培和袁杰也差不多,全都累得跟死狗一样,脑袋沾到枕头,不到半分钟,直接睡晕过去……

次日清晨,国庆节第四天,一口气睡了十个钟头的江森,早上七点出头醒来,精神便完全恢复,满血满状态复活。在套间里头,用跑步机锻炼了四十分钟,八点左右,等江森都晨练收工了,袁杰和叶培也接连起床。然后抓紧洗漱,去酒店的自助餐厅随便扒拉了几口早饭,九点不到,前来接送的人,就一通电话,打到了叶培的助理手机上。

吃得半饱的江森,立马放下手里的筷子,匆匆下楼。坐上东瓯市宣传部车,九点半,江森就来到市行政中心的宣传部大楼,见到了老熟人周乃勋。

——但其实也不能算多熟,只是周乃勋确实在比较大的意义上,挖掘了江森的体育天赋。没有分管东瓯市科教文体卫工作的周市长帮忙操作,江森也就没那么容易直接进省队,后面自然也就参加不了奥运。再加上去年更早一些的时候,江森高考作弊事件风波中,周乃勋也是咬牙押宝,以东瓯市有关部门名义力挺江森,然后张凯带头梭哈成功,被调去杭城,周乃勋则接任张凯的位置,级别没变,可身份上却加了“常”字头衔,这可就是质的飞跃了。

可以说,江森和周乃勋的接触次数不多,但每一次,两个人都办成了相当的事情。就这点来讲,他们之间的关系,肯定要比很多整天混在一起,却没有办成过任何事情的关系要深厚得多。所以周乃勋代表东瓯市给江森颁发“东瓯市青年楷模”的证书时,笑容也无比真诚和灿烂。面对台下一大群记者的镜头,两个人握着手,握了半分钟才松开。

“好样的,家乡父老以你为荣,继续努力!”

“谢谢周部长,我一定不辜负大家的信任和支持……”

镜头面前,两个人说足了客套的场面话。

然后等活动一结束,周乃勋立马就没了踪影,完全没有要跟江森有进一步接触的意思。

都说君子之交淡如水。

周部长和江森之间,绝逼是纯净到pH值无限接近7.0的那种水……

“我靠,这么爱惜羽毛的吗?和社会名流多说两句话都不干?这么清清爽爽的干群关系,真是让人佩服佩服……”江森把证书交给叶培保管好,一边跟袁杰吐槽。

出门这么多天,他还是头一次被人这么无视掉。

然后就在这时,身后却传来一句,“那得问你岳父啊,那块地皮包下来又不动,算几个意思?”

江森转头一瞧,赫然又是一个老熟人。原瓯顺县一把手,去年已经履新瓯城区一把手,并同样挂上东瓯市“常”字衔的莫怀仁莫老爷!

“莫书记!”江森忙走上去,跟老莫握握手,奇怪道,“您怎么来了啊?”

“国庆节值班,过来转一圈。”

莫怀仁睁眼说瞎话,他一个市区大佬,要值班也是在瓯城区的衙门里坐镇,屁颠颠跑来位于新城的市行政中心干毛?路上不堵车,也得开将近二十几分钟呢!

但越是这样,显然也就越代表他就是有事。

江森很识趣,问道:“那正巧,时间刚好,您赏脸,我请您吃个饭?”

“行。”莫怀仁连客气一下都欠奉,“我选地方,你请客,走吧。”

直接转头就走。

江森和袁杰对视一眼,三个人麻溜儿跟了上去。

莫怀仁前面带路,进了电梯,从楼梯出来,直接朝着行政中心的侧门方向走去。不过中心的面积很大,修得就跟大学校园似的。江森跟着莫怀仁走了一段路,没问他到底要把自己往哪儿带,却问起了安大海的事情:“我家安安她爸怎么了?”

莫怀仁转头一笑,“你不知道?”

“我大概知道一点。”江森道,“昨天跟他碰过一面。”

“他怎么说?”

“他说他想跳楼。”

“嚯!”莫怀仁居然笑了,“他用得着跳什么楼?赔点违约金就好了嘛,又没几个钱。”

“什么违约金?”江森不明白了。

“你不知道吗?”莫怀仁道,“你岳父把瓯湾区那块地盘下来,是跟市里签了合约的,一年之内必须投入开发,不然市里要把地收回去,他要赔合约款的十分之一。”

“两个亿?”江森微微皱眉。

“对啊。”

“那地呢?”

“市里收回啊。”

“那买地投进去的二十个亿呢?”

“什么买地,那是购买土地使用权,地本来就是是国家的嘛,怎么能卖呢?”

“那……那二十个亿呢?”江森有点被莫怀仁绕晕了,“产权我不管,可你倒是跟我说清楚,这笔账它到底是怎么算法啊?”

“那我不知道,那是瓯湾区和市里的事情,不归我管。”莫怀仁直接就不认账了。

“我……”江森瞬间语

塞,“莫书记,您叫我过来,不会是想让我给安大海传个话,逼他早点跳楼,你们好把他那二十个亿款子的账给平了吧?”

“胡说什么呢?”莫怀仁给江森一个你自己好好体会的眼神,“市里能对老百姓做出这种事吗?你拿我们当什么了?真是混账话!”

“是是是,我错了,我错了。”江森赶紧道,“那安大海那笔钱,到底怎么搞?按你这么说,他这块地放着不开发要罚款,开发了要赔钱,卖我看又不好卖,那不是逼着他死吗?”

“唉……”莫怀仁叹了口气,“待会儿再说吧。”

他走到一扇不起眼的小铁门前,带着江森他们穿过去,就来到了和市行政中心一墙之隔的市府宿舍大院。江森抬眼望去,只见前方不远处,公寓楼和独栋小楼夹杂矗立。

莫怀仁指了指一幢墙壁上标着1号的二层小楼,说道:“喏,那边,康书记家,你家岳丈,昨晚上刚登门拜访过。”

喜欢重生就要对自己狠一点请大家收藏:

“我以前有个兄弟叫丧彪,他和我一样,是做社会金融产业起家的……”

瓯城区王朝大酒店的豪华总统套内,在外面英雄风光了半辈子的安大海安总,低头垂手,撤下一切伪装,坐在女婿对面,回忆和交代着案发经过。

但才刚说了一句,他那个吹毛求疵的女婿,就立马不干了,发作道:“高利贷就高利贷,你特么跟我造什么社会金融概念?”

“江森你特么……”安大海拍案而起。

江森毫不示弱,直接怼回去:“还想不想我帮你?”

“我……”安大海瞪大了眼珠子,看着江森,对视两秒,又慢慢冷静回去,“行行行,高利贷、高利贷!我特么是高利贷,你儿子以后有个放高利贷的外公!”

江森淡淡道:“也可能是女儿。”

“多生两个会死吗?!”安大海高声怒吼。

江森拍桌道:“那也得安安肯啊!”

“她有个屁的不肯的!你们两个在家里,除了生小孩,还能干什么?”

“那也是……”

叶培和袁杰对对眼,不想说话。

周扬点根烟,出去了。

这特么狗粮还有这种吃法,真特么恶心……

安大海和江森吵了几句,也觉得这个话题带有某种意义的尴尬,不宜再继续深入去说,于是就当是刚才断片了,直接跳过,接回到最初的正题:“丧彪那个狗生的,这几年在全中国圈了一片,用的钱,全都是他从别人那边吸过来,又回头贷给别人的钱。”

“什么鬼?”江森居然有点听不懂了。

安大海进一步解释道:“很简单,比方说,老子现在出门找个傻逼,跟他说我特么有个很牛逼的项目,一年能返二十个点,坐在家里什么都不用动一年下来就能一百万变一百二十万,问傻逼要不要跟我一起干。傻逼当然想干啊,但是傻逼拿不出一百万,那你说,怎么办?”

江森道:“找你借?”

“对。”安大海点点头。

“丧彪借钱给别人,一年只收八个点,十出十归,童叟无欺。同时他承诺别人,跟他一起干,一年能返二十个点,一进一出,那些贪心鬼一想,老子还能赚十二个点,比银行利息都高,干嘛不干?丧彪一口气,靠着这一年十二个点的成本,从社会上借了至少三百个亿,自己去全国各地搞地皮,又拿着地皮再回头跟银行贷款,用银行的贷款来还向社会借的每年十二个点的利益,但是他还银行的利益,一年只用八个点,这样相当于只要他的地产项目盈利只要一直高过每年归还银行的八个点,这个套路就能一直玩下去……”

“我草……可以啊!”江森叹道。。

“不如你。”安大海摇摇头,难得夸了江森一句,“你是几乎一分钱都没花,也没有承担任何资金风险,就把二二制药干下来了。但是丧彪这么搞,还是相当于在赌博,风险非常大。”

“所以现在遇上麻烦呢?”

“嗯。”安大海点了点头,“一开始,丧彪其实干得还挺好,全国房价都在涨,十几倍甚至几十倍的涨,特么是大家一开始,炒的就是东瓯市本地的房子,从零一年、零二年的几百块、一两千,炒到现在的三四万,丧彪每年赚的钱,除了付利息,还能拿来养一大群的烂仔,别墅、游艇、私人飞机,特么的女人养了一堆,还有好几个小明星,一星期每天轮着草都草不过来,就特么恨自己少长了几个瘠薄……”

“老安,你冷静,这不是重点……”

“是,是。”安大海赶忙停下来,“你知道的,我其实是个很正派的人。一看到这种不正之风,就忍不住想多批判两句!妈的太可恶了,我那么喜欢那个小明星,居然被丧彪给……”

江森:“……”

袁杰:“……”

叶培:“……”

“唉……”安大海叹了口气,“反正老天有眼吧,丧彪特么的赚了钱也不收手,还越搞越大,今年年初的时候,突然有几块地皮上的房子,就高价卖不出去了。他又得养那么多人,又要还银行的贷款,那就没办法,只能拆东墙补西墙啊。

先卖偏远一点的地方,三个亿搞进来,两个亿修到一半的楼盘,加起来五个亿的成本,两个亿就甩手卖掉了,妈的还真有傻逼肯接盘。但是他盘子做得太大,这边贱卖一下,那边贱卖一下,卖着卖着,诶,才过了两个月就突然发现,再卖下去,就要资不抵债了。还有更糟糕的是,愿意接盘的人也越来越少,知道为什么吗?”

江森道:“因为全国上下,到处都是像他这么干的人,大家都没钱了。”

“对!”

安大海一拍大腿,“特么是东瓯市自己这边,那钱放贷一边炒房的老高,实在是太多了!房子卖不出去,钱还不出来,原先可能大家互相之间有点麻烦,还能拆借一下,后来慢慢的,拆借也拆借不出来了。还有啊,这些人跟银行贷款,还找了人作担保。那些给他们作担保的,很多都是办正经企业的大老板,这下子,一起被套进去,跑都跑不掉!

老高手里拿着老百姓的钱,老百姓的钱特么的都是养老金,有些贪心的,还是去银行借的贷款,老高自己也去银行借贷款,企业那边给高老做担保,自己被账户上的钱,被法院说冻结就冻结,企业资金一断,被冻结的钱拿不出来,想借钱又借不到了。

这怎么办?炒高的房子卖不掉,利润套不出来,一环崩、环环崩!银行、企业、老百姓、老高,大家都完蛋,只能一起跳楼!”

安大海说得激动,转身就往窗户边跑。

“安总!”叶培赶紧拉住安大海。

江森大吼一声:“让他跳!妈的活该!”

“我草!江森!”安大海立马推开叶培,大步走了回来,“你特么做人要有良心啊?你想你孩子一出生就没外公吗?”

“又不是一出生就没爹……”江森一摊手,“外公可有可无啊。”

“你敢不敢录音下来,拿回去再让安安听听?”安大海掏出了手机,对准江森。

江森呵呵一笑:“老子不敢!那你敢跳吗?”

“老子也不敢!”安大海愤愤坐回到江森身边,小声咒骂道,“草特么的,老子去年被那群狗逼崽子从市里赶出去的时候,明明形势还很好的。”

“去年你完蛋的时候,就已经是脱身的最后时机了。”江森揉了揉脑门,有点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非要闯,怪谁呢?你上个月回来,就不知道先打听打听情况吗?行业内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就一点风声都没收到?”

“这种事,谁会告诉我?”安大海也低下头,揉了揉脑袋,“东瓯市这边的房价,明面上一分钱都没降,还反过来在涨,申城那边的房地产势头更好,老子不自己跳进水里,谁会跟我说水里有鲨鱼?我特么买瓯湾那块地的时候,市委老康都过来的,妈的我说怎么那块地那么便宜,特么的原来是丧彪甩的二手地块,老子给丧彪接盘了!”

“那丧彪现在人呢?”

“上星期跑了。”安大海叹道,“卷了几百个亿,带了两个小明星,跑去新西兰还是什么地方了。现在一大群被他借了钱的退休佬,在家里哭都要哭死,棺材本都特么没了。”

“银行被报警抓他?”

“银行的钱他倒是还了,还不够的,还有那些给他担保的企业帮他还。”安大海道,“银行这回没怎么亏,不过这次没亏,也难保还有下一次。东瓯市像丧彪这样的雷,起码还有几十颗,银行能躲得过这次,躲不过下一次。主要是有些企业,不止是给一个人做担保。企业之间也还有互相担保的,搞得非常复杂,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里面卷了多少钱进去。”

“那些企业,应该也入股丧彪他们了。”

“废话,不然担保个瘠薄,还有企业也打着丧彪他们的旗号在吸储的……”

江森沉默了。

高利贷之乡,果然名不虚传……

“那你呢?”安静了好半天,江森终于问到了安大海的情况。

安大海报了几个数字:“我接那块地,花了二十个亿。我自己掏了十二亿,靠外面的各种关系还有地方银行,拉了八个亿。不过幸好还没开工,没有工程上的债务。老子刚想卖楼花,就发现房子已经卖不动了,根本没人接手……

不过现在就是坐着都不动,一个月也要还将近五百万的利息,一年总利息五千万。我特么就是把申城的那套写字楼卖了,这个坑我都填不上。”

江森马上道:“写字楼不能卖啊,安安还有写字楼一半股份的,以后要留给我儿子的。”

安大海白江森一眼,“那就是让我去死咯?人死债消咯?”

江森正色回答:“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江森你特么……”安大海想打人。

袁杰淡淡一眼瞥过去。

安大海左右看看,周扬那个渣渣,早就不知道上哪儿去了。

妈的你算什么狗屁东南亚黑拳小王子兼香江最年轻双红花棍!

从2007年开始,打架就没赢过!

“老安,你这个事情,不是什么大问题。”江森忽然道,“大不了你现在把那块地皮,再打对折卖了,卖十个亿,只要有人接手,你还了债,手里还能剩两个,人生依然潇洒。”

“二十个亿转眼变两个?”安大海道,“你愿意吗?”

“呵,不然呢?”江森这回真冷笑了,“你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安大海盯着江森,“你买?”

“我买个蛋。”江森笑道,“我又不是傻逼。”

“妈的!”

安大海勃然大怒,跳起来直奔房门,摔门而去。

喜欢重生就要对自己狠一点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在线占卜找东西
上一篇:过分迷信风水人的下场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