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手机电池校正 免费小说,# 免费小说,#0228

2022-01-26 14:04

听到苏玄的声音,武长胜和夜伯都是愣了下。

住在仙戟峰?

这年头还有主动往仙戟峰凑的?

武长胜瞪大眼睛,怀疑自己听错了。

在残兵群山中修行的武族修士其实是很少的,因为此地战意太厚重了,而且这是适合修神武的地方。

尤其是仙戟峰,虽以‘仙戟’为名,但山上的神武意志却是残兵群山最强的。

血卦老祖在世时,还会有一部分武族修士过来巴结。但现在,也就武长胜会留在这里了。

夜伯瞳孔也是缩了又缩。

本能的,夜伯觉得苏玄入住仙戟峰别有用意。

不过,他要拒绝吗?

夜伯暗暗摇头,正好寻思着苏玄太安分,巴不得他做出些高调的事。

而且夜伯也越发觉得苏玄和血卦老祖之间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般想着,夜伯就要答应苏玄的请求。

不过。

“哈哈,兄弟,你好眼光啊。我跟你说,这可是个风水宝地,你在这里修行,保证你武运昌隆……”武长胜激动道,迫切希望苏玄留下。

苏玄只是看着夜伯,问:“可否。”

“小友是要长住?”夜伯反问。

“对。”

夜伯略微一沉吟,就是道:“没什么问题,之后去报备一下就行。”

“那就有劳了。”苏玄轻声道,说着就走上仙戟峰。

夜伯脸僵了僵,这是啥事也不管,都丢给他了啊。

“夜伯,你是好人呐,知道仙戟峰没弟子,就替我找了个,我谢谢您啊……”武长胜激动道。

夜伯:“……”

他看了眼武长胜,也实在懒得和这憨憨解释,微微颔首就是离去。

武长胜搓搓手,快步追上苏玄,忍不住高兴道:“兄弟,我跟你说……”

苏玄一顿,看向他。

武长胜本能脖子一缩,莫名觉得这年轻人威势很盛,让他心底发憷。

“三件事。”苏玄轻声道。

“啊?”

“第一,别来打扰我。”

“我……”武长胜一滞。

“第二,别问为什么。”苏玄再道,眼眸平静,让武长胜下意识的也安静下来。

继而。

苏玄又道:“第三,我不是来找你修神武。就你那点三脚猫的神武底蕴,你能教谁?”

“可是……”武长胜有些不服气。

但。

唰。

苏玄大袖一甩,有神武如风,直接吹的武长胜飞出神武浮土,在宇宙中打滚不断。

“你爷爷的……”武长胜忍不住吸气,没想到这年轻人看着年轻,竟这么厉害。

而且……

他也会神武?

武长胜震惊了,因为发现苏玄的神武好像比他厉害很多。

但很快。

武长胜忍不住惨叫。

“这要翻到什么时候啊。”

宇宙中,武长胜还在翻滚着。

而此刻。

苏玄拾阶而上,眼眸慢慢变得动容。

随着靠近峰顶,苏玄的触动也越发强烈。

这是水乳相融的感觉,脑海中更是开始有模糊的画面开始闪过。

那是…一块铁胚打造成暗金仙戟的过程!

这一刻,苏玄脑海里清晰的闪过一个念头。

这杆仙戟…是他苏玄的!

“武仙记忆因此而触动……”

苏玄眼眸沧桑复杂。

这是他身为武仙时打造的仙戟啊!

不知过去多久,苏玄悄然站住。

此刻他已经在峰顶。

正前方有一颗金黄的银杏树,此刻正值深秋,黄叶翩飞,点缀的山峰绚烂美丽。

树下有一石亭,名为神武亭。

苏玄看着,恍惚间好像看到一道伟岸的背影站在神武亭前,负手久久凝视那苍劲有力的三字。

沉默良久。

苏玄轻轻吐出一口气。

这一刻苏玄清楚的知道,自己来对地方了。

“我的武仙记忆迟迟无法觉醒,差的只是一个契机了。而这契机,就是这仙戟峰!”

苏玄走到神武亭前,走过那伟岸的虚影,两者身形随之重合。

继而。

苏玄大步走入神武亭!

大袖一甩,石亭中落了一地的银杏翩飞。

苏玄衣袍散开,缓缓盘膝而坐。

他如老树磐石,再不动一下。

想要觉醒武仙记忆,关键就在这仙戟峰。

接下来的时间,苏玄决定执掌此峰!

凉风拂过,身后银杏树随之而动,黄叶漫天飞舞。

此地一如往常,只是神武亭中多了一身白衣。

过了许久。

武长胜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本来是想好好和苏玄套近乎。

但看到神武亭中的苏玄,武长胜却是愣住了。

以前…血卦老祖也经常像苏玄那般坐在亭中,不知黄叶落身。

这一幕让武长胜略微伤感,想到了那已逝去的老人。

“他似乎在干着什么重要的事情。”武长胜莫名想着,不再打扰苏玄。

接下来的日子里,武长胜依旧如往常。只不过仙戟峰多了个苏玄,让他去神武亭的次数多了些。

当然,武长胜并没觉得有什么变化。

在血卦老祖还在的时候,武长胜就经常待在神武亭边上。

那时还小的他,最喜欢做的就是看着神武亭发呆。

灿烂的银杏树,犹如武神的神武亭,亭中一动不动的身影……这是武长胜记忆中最美好的画面。

只不过,如今亭中的身影换了而已。

……

族长殿。

“他坐在那神武亭,已经十天十夜未动了。”夜伯轻声道。

“他在搞什么鬼?”武南汐忍不住皱眉。

“以前老祖也动不动就如枯木般坐在那。”武海潮眼眸幽深。

“族长,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夜伯忍不住问。

“随他。”武海潮却是轻笑:“不管他和老祖有没有关系,反正于我神武一脉总归不会是坏处。”

……

武长胜自幼就被血卦老祖收养,从小就跟着血卦老祖修行神武。

不过他的资质的确不怎么样,虽然坚持不懈,勤勉努力,但连入门都做不到。

对此武长胜也迷茫过,但血卦老祖经常告诫他,这是厚积薄发,未来总会有一飞冲天的时候!

武长胜信了,也不知道是因为老实的缘故,还是相信血卦老祖。

总之,武长胜一直在坚持着。

不过随着血卦老祖的离世,武长胜多少有些动摇。倒不是怕自己一辈子碌碌无为,只是怕无法重振神武。

这是血卦老祖毕生所求,武长胜很想替他实现这一愿望。

也正是因此,武长胜希望更多的武族修士来修行神武。

他独自一个很难振兴神武,那就多叫一些。

武长胜想的很单纯,但至今没有一个武族修士被他忽悠到。

神武亭前。

武长胜唉声叹气,过了这么久也就苏玄主动上门。

可这兄弟……

他根本管不了啊!

“难道真的没戏了?”武长胜有些气馁。

不过也就在此刻。

以苏玄为中心,一圈涟漪散开。

武长胜一激灵,下意识站起。

这一刻,他莫名觉得有什么东西钻入了仙戟峰。

他直愣愣看向苏玄,发现苏玄好像有了种他说不上来的变化。

“怎么回事啊……”武长胜嘀咕,搞不明白,但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对苏玄却是越来越上心。

时间悄然流逝着。

那日的诡异感受,时而涌上武长胜心头。

这种感觉很奇怪,让武长胜总觉得仙戟峰好像都有了生命。

而且最古怪的是,苏玄好像融入了仙戟峰,血卦老祖都没给过他这种感受。

也就是武长胜从小就生活在仙戟峰,才敏锐的感受到了这变化。

而在其他武族修士看来,苏玄只是越来越苍老了。

短短十年,苏玄就从一个青年变成了中年,那一头黑发都有了些许灰白。

他们的十年,苏玄好像度过了万年,浑身都有种沧海桑田的气息。

夜伯他们颇为惊奇,都来仙戟峰询问过苏玄。可惜苏玄就如一颗腐朽的老树,悄无声息。

武长胜默默看着。

他想到了血卦老祖离世的前几年,似乎也有过这种变化,只是很短暂。

十年又十年!

渐渐地。

夜伯他们虽然还在关注着苏玄,但都没来仙戟峰了。

苏玄越来越苍老了,那原本笔直的身躯都佝偻了些。

武长胜不知道该做什么,只是在暴雨来袭时为苏玄撑伞,风雪封山时为苏玄添一件厚厚的衣服。

心善单纯的他,似乎也只能为苏玄做这么多。

“你越来越像一个普通仙灵了,不会就这么老死了吧。”武长胜轻声道,在为苏玄捏肩膀。

虽然苏玄肉身温热,但却是没了呼吸,好像进入了活死状态。

武长胜看着不忍,所以一有空就会来给苏玄捏捏筋骨,生怕僵了……

“希望你能醒过来吧。”武长胜想着。

可这一想,却是两百年光阴。

这一日。

武长胜修行完,如往常一样来到神武亭前。

百年如一日。

来神武亭都成了武长胜的习惯!

又是一年深秋,黄叶又开始漫天飞舞,落了苏玄满肩。

武长胜轻轻为其扫掉,又替苏玄加了件厚衣裳。

他忍不住有些伤感,因为发觉苏玄的生机越来越薄弱了,似乎随时都会死去。

而从这一天开始,武长胜不再离去。

他想着,若是苏玄真的要走了,那至少他要陪在他身边,陪他走过最后一段岁月。

至少,他不想苏玄孤单的离去。

“从你上仙戟峰,咱们都没说过几句话。可两百年光阴的相处,就是一只狗子,也有感情不是。”武长胜拍拍苏玄的肩膀,哈哈一笑。

而且在武长胜看来,他在陪苏玄,而苏玄又不何尝在陪着他?

至少血卦老祖离开后,他没有孤单一个守着仙戟峰。

不过这一陪,又是百年。

苏玄好像撑着一口气,就是咽不下……

武长胜也没不耐烦,只是时刻陪在苏玄边上。

这日。

夜伯到来。

看了眼老的不成样的苏玄,夜伯心中轻轻叹息。

他们不知道苏玄为何会如此,但一致认为苏玄没救了。

苏玄似乎是修行出了岔子,生机,大道,力量,修为等等都达到了最低点。

如此情况,仙帝都没得救。

他们觉得这应该与仙戟峰有关,血卦老祖似乎也是这么挂了的。

夜伯心中多少有些可惜的。

不过。

他今日不是为苏玄而来。

“长胜。”夜伯朝着武长胜招招手。

武长胜顿了顿,跑过去问:“夜伯,啥事啊。”

夜伯看了眼他。

三百年过去,武长胜已经是中年模样。

而以武族修士的生长周期而论,武长胜依旧是少年时期。之所以如此,是修行停滞太久了。

武长胜…一直在修神武,却又毫无进步,这就导致生机和肉身都提前衰败了。

“长胜,你再如此下去,可能活不了多久。”夜伯语重心长。

武长胜一滞,勉强又憨厚的笑笑。

夜伯有些心疼,道:“本来,我也没想过劝你。毕竟我知道你一心想替老祖继承神武,将神武发扬光大。这是好事,证明老祖没看走眼。但,你真的要死了。”

武长胜眼眸黯然了一分,轻声道:“是我辜负了老祖。”

看着武长胜那伤感又倔强的模样,夜伯叹气,接着却劝说道:“这次来,我是要给你一个机会。”

“啊?”

“最近咱们神武一脉得到一门仙武斗战法,但这不是传统的斗战法,而是从神武中演变而来,仙与神之间是有机会互相转换的。你知道的,这种法门极少。”夜伯道:“我知你一心只想修神武,但为何不换个想法,先修仙武,再转神武?”

武长胜脸一僵,久久不言。

“长胜啊,如今咱们神武一脉,哪个不修仙武?不修仙武,活不下去的。”夜伯语重心长道。

签]武长胜低着头,但很快就是抬头,笑的很卑微,但也很坚持:“我知道仙武可转神武,可那还是神武吗?”

夜伯心中一滞。

“修了仙武,我怕我无法再义无反顾的只念神武……”武长胜一脸歉意:“夜伯,对不起……”

夜伯看着武长胜那已不再年少,却依旧有着少年意气的面庞,轻轻叹息,没再多劝,转身离去了。

这一刻夜伯不怪武长胜倔强,而是莫名觉得自己好像丢掉了一些东西,而且再也捡不起来……

武长胜则是久久站着,直到天空有冰冷细雨落下才回神。

他走回神武亭,看了眼苏玄,忍不住叹气:“这下完犊子了。”

“我估计再没机会了。”

“很多族人估计都会嘲笑我是个傻子,好好的机会不抓住,就这么错过……”

武长胜朝苏玄抱怨着,这段时间他经常对着苏玄碎碎念。

末了。

武长胜深深叹息:“你到底怎么回事啊,要死要活都给个准信啊,你都快要把我给熬死了……”

说这话时,武长胜多少有些怨念。

不过也就在此刻。

在武长胜震惊的张大嘴巴注视下,苏玄低着的头缓缓抬起。

他一身腐朽,眼眸却比星辰还要璀璨深邃。

苏玄看着武长胜,声音苍老的问:“你想学神武?”

“啊?”武长胜一愣。

苏玄则是道:“我教你。”

这一日。

三百年光阴后,苏玄腐朽的生机开始如星星之火燎原,势不可挡。

喜欢万古第一杀神请大家收藏:

对于神武一脉,苏玄有很深的感情。

但。

如今的神武一脉还配得上‘神武’二字吗?

以他对神武的感知,能很确定这片浮土上修神武的武族修士真的是少得可怜!

明明有着古老传承,却因为外力而舍弃,这样的族群即使存在着,也与死去无异!

为了延续?

为了日后的崛起?

这在苏玄看来不过是借口!

无尽仙域如此大,何需仰仙族之鼻息?

不过苏玄并没有选择离开!

来到神武一脉,苏玄清晰的感受到自己隐藏的神武之道,以及武仙记忆都有不同程度的触动。

苏玄相信,在这里他应该会有不小的收获,只是需要一个契机!

翌日。

苏玄见到了如今神武一脉的族长,武海潮!

一个样貌温和,身形有些消瘦,不像武者,更像书生的中年男子!

他始终笑着,给人很容易接触,也很好打交道的印象。

一身素白简洁的袍子,一丝不苟的须发,无不在显示着这位神武族长有些超然脱俗。

武海潮和苏玄寒暄了一会儿,不过并未谈起其他事。

苏玄也没多问,直觉告诉他这次找他过来并不是偶然,其中定有深意。

不过苏玄也不急,他迟早能查出一切。

没多久,苏玄就是离去。

望着苏玄的背影,武海潮温润的眸子幽深了一分。

“父亲,可有看出他的底细?”武南汐在旁询问,她能看出苏玄实力不强,但却无法看出他修的什么道。

“隐藏的很深,不过能感受到一丝神武的气息,想来修了神武之道,与我神武一脉有渊源。”武海潮轻声道。

“不会是老祖……”武南汐忍不住道。

武海潮却是打断她:“南汐,死者为大,更何况老祖对于神武一脉的延续有很大贡献,不可不敬。”

武南汐一滞,嘴角微不可查的撇了撇,倒是没再说这事,只是询问:“那要怎么对待他?”

“静观其变就是。”武海潮笑笑:“若他真的是老祖的布局,那必然不会安分。而他若是有所图,就更不会无所作为,所以盯着就是。”

“由着他?”武南汐皱眉。

“万一真如老祖所说,能带领我神武一脉崛起呢?”武海潮开玩笑的说着。

“他?”武南汐不屑:“我一戟就能砸趴他!”

……

苏玄回到了自己的居所,也没问边上夜伯为何带他来神武一脉。

夜伯欲言又止,很想问问苏玄有什么资质和特长,但最终也没问。

这一刻,夜伯也是开始深深怀疑血卦老祖。

他暗暗叹息,跟苏玄说了一些事宜,叮嘱苏玄有事可以来找他,接着就是离开了。

苏玄原本平静的眼神变得深邃起来。

“之前我修行之地离神武一脉隔了至少三十座仙域的距离,他们去那边明显是去找我,但绝对不是因为发现了我的身份。”

苏玄自语。

“他们能找到我,无非三种情况!”

“其一,神武一脉中有能窥探神武力量的宝贝!”

“其二,他们受到了某位存在的指引!”

“其三,我的存在触动了神武一脉的某些意志。”

苏玄站起身,负手站在山水小院间。

白衣无尘,黑发如墨。

他抬头望这片浮土的深处。

“而他们找我的理由,也无非三种情况!看中我的资质,有求于我,又或者对我有所企图!”

苏玄思绪飞扬。

当然,此事来之前他就想到了。

不过此刻他已经不是初来无尽仙域时,事事都要躲避。

岁月让他强大,也让他有更多的底气去面对不怀好意的阴谋!

“而之前那武南汐曾问我,是否认得血卦老祖!”

苏玄眼眸凌厉了一分:“这显然不是随口问的,而是另有深意。看来我要弄清事实,可以从这血卦老祖入手。”

“不过此事不急,神花的融合还需要一段时间。而且我也要以神武试探一下这片浮土,看看为何会让我如此熟悉……”

苏玄想着事,心有擎天志,可神色却越发平静。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他有的是时间继续等待下去。

如此一年后。

苏玄第一次走出居住的小院,找到了夜伯。

他笑问:“可否带我去看看血卦老祖的故居?”

夜伯一惊。

这么突然的吗?

难道他知道了什么,又或者准备做什么?

夜伯想了好一会儿,才微微点头:“好。”

……

血卦老祖并未居住在神武浮土的核心之地,而是住在浮土边缘一片群山中。

那里的山峰皆形如兵刃,而且是有残缺的,似乎是经历大战后破损,自天外坠落在神武浮土上。

在神武一脉,那里被称为残兵群山,终年缭绕着厚重的战意与铁血气息。

而血卦老祖的居所,就在一座形似战戟,而且模样最为完整,没有残缺的山峰上。

走在路上,苏玄神色越发悠闲,心中却也好奇起来。

在他的调查中,血卦老祖修行的是武卦,这是神武的一种。

神武一脉能找到他,十有八九就是因为血卦老祖。

而听闻血卦老祖已死,看来是以剩余寿命为引,才确切的寻到了他的所在位置。

“老祖啊,脾气臭的很,一生只修神武,极其不喜欢仙武……”

“他老了之后,糊涂了很多,得罪了很多仙族!”

“我们神武一脉处境本就困难,他这么做完全是雪上加霜,不顾神武死活。”

这是很多武族修士的心声,对血卦老祖充满了埋怨。

可在苏玄听来,却是一个信仰神武,不愿神武意志消磨,孤独又倔强的想要撑起神武的老人!

只是,在如今的神武一脉注定不被理解。

又或者说,甘愿屈服于仙的神武一脉不愿看到血卦老祖的不同,这会让他们看上去极其卑微与懦弱。

苏玄想着事,很快就在夜伯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前。

这里叫做仙戟峰,正是血卦老祖的居住地。

……

本来血卦老祖的居住地武族修士就很少,随着他逝去,待在这里的修士就更少了。

如今还在仙戟峰的也就血卦老祖生前收的一个小徒弟。

在神武一脉修士看来,这小徒弟其实都没什么名分的,因为血卦老祖从未公开承认这事。

而且神武一脉修士都知道血卦老祖这小徒弟极其憨厚老实,压根不适合修行晦涩的武卦一途。

如此情况下,这小徒弟的身份自然就很尴尬了。血卦老祖死后,他

就一直守在仙戟峰上。

而此刻。

只见仙戟峰上,站着一个身形魁梧,看着就给人铜墙铁壁之感的少年。

看着魁梧没错,但面容却极其清秀稚嫩,与魁梧的身材形成了鲜明对比。

而且少年一笑,就给人极其憨憨的感觉。

很显然,这就是血卦老祖那小徒弟了。

他叫武长胜,很有气势的一个名字,据说是血卦老祖亲自为他取的。

而这时,武长胜正拽着一个少年的胳膊,憨厚中带着真诚:“狗子,跟我学神武吧。我一看你就是修神武的料,以后你一定会有大成就的!”

“放屁,修神武会引来仙族敌视,这不是找死嘛。”少年不屑。

“只要你变强了,仙族都打不过你了,就不是找死了啊。”武长胜煞有其事。

“那你修了这么多年,还不是窝在这仙戟峰?”

“我这是在厚积薄发。老祖说了,我总有一飞冲天的时候。”

“那等你一飞冲天了,再来和我说修神武的事吧。”少年没好气道,想挣脱开武长胜。

“别啊。”武长胜急了,露出有些扭捏的表情道:“其实我修了武卦,能看出你的与众不同……”

“武长胜,说谎都没学会,就敢来忽悠我,你当我傻啊!”少年大骂,一下挣开武长胜,气冲冲的走了。

武长胜一滞,旋即忍不住叹气。

又失败了!

“以前总觉得老祖没能耐,连个弟子都找不到。但现在轮到我自己,才发现忽悠弟子是真的难……”武长胜有些失落。

但很快。

武长胜精神一振:“有志者事竟成!那小子不乐意修神武,是他没福气!”

少年乐观想着,寻思着再去找其他武者。

如今的神武浮土上,大多数武者都修仙武,武长胜显然不会去找他们,但他可以去找那些还没开始修行的啊,那些少年武者是有机会被他劝说修神武的!

少年此刻还是蛮有斗志的!

山脚下。

苏玄和夜伯皆看到了。

夜伯嘴角扯了扯,道:“这就是老祖的小徒弟,虽然憨了些,但性格还是挺好的。”

苏玄则是只抬着头,眼神平静。

但若是细看,就能发现苏玄眼神深处掀起了惊涛骇浪。

因为……

这仙戟峰的模样,像极了神武大戟!

而且更重要的是。

苏玄的武仙记忆开始前所未有的波动起来,似乎随时都会开始觉醒!

“这仙戟峰…绝对与我有关!”苏玄脑子里莫名产生这念头。

而这时。

武长胜跑了下来。

“夜伯,您怎么来了?”武长胜恭敬的一拜,随后好奇的看向苏玄。

这兄弟很陌生啊……

武长胜看看苏玄,又看看夜伯,心中忽然一惊。

这莫不是给他仙戟峰送修士了?

武长胜这般想着,眼睛顿时一亮。

夜伯一看,就明白这小子在想什么,顿时嘴角扯了扯,想训斥他别整天想有的没的。

但。

苏玄突兀开口:“接下来,我可否住在这仙戟峰?”

喜欢万古第一杀神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民间勾女实用土法一抹就灵
上一篇:做梦很准的女人阴气重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