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张开我要添你下面 小东西你是不是欠c校园小说

2021-10-28 09:48

因了这个想法,她便多住了几日,喉咙三日后能说话了,眼睛渐渐清明,旧伤也好了许多。
这几日她总试图回忆上次火场里发生的事,她忽然出现在水里,再忽然回了火场,这能力有点像瞬移,记忆中前朝某国女王曾经有的天赋之能。
但是她无数次努力,总是无法实现那回的效果,也不知道在那危急时刻,是哪里的穴道忽然通了,才有了那次的奇迹。
飞羽也不急着走,一天到晚在村子里晃荡,也不知道偷学了多少技艺。
铁慈羡慕却并不想效仿,她武功很强,练武资质却不是顶尖,据说是娘胎伤损的缘故。
她能练成如今的实力,靠的是没日没夜的苦练,一夜只睡两个时辰,手腕脚腕练肿了抹药继续的苦练,像飞羽这种看上一遍便能摸个大概,再看一遍就能猜到精髓的练武奇才,她是没有的。
养伤几日后,某日铁慈坐在屋前帮东德子媳妇剥豆子,忽觉眼睛被什么光一闪,她偏头看看四周,并无异样。
铁慈不动声色,继续剥豆,剥完便端着豆子和小板凳回去了。
小村对面的山崖上,慕容端收回里手里的千里眼,沉着脸看着山下。
那两人都住在村里,他却再不能靠近那里一步,那夜雨夜偷袭损失惨重,现在他身边已经没有几个人了。
但便如赌徒一般,损失越重越会想着找补,事到如今,他连安全回到辽东的可能性也没了,那就必须把这两人擒获,男的割了头颅献给大王出气,女的抓到了严刑逼供,问出那四成渊铁武器的下落。
他在等,等一个可以出手的机会。
慕容端在这山里风餐露宿已经好些天,现在便如野人一般乱发虬结,一双眸子深深陷在眼眶里,鬼火一般。
他看着飞羽在和人家打牌,铁慈在屋子里进进出出,帮忙干活之后就串门,有时也会和人结伴在附近山林里砍柴打猎。
慕容端在山上已经盯了好几日,这日坐在山洞前,沉思一阵,低低嘱咐了随从几句,几人点点头,随即消失在山林深处。
次日清晨,铁慈又随着东德子上山砍柴。
走的是上次那条山路,铁慈一路走一路砍,忽然停下脚步,在一丛荆棘上拿起一根布条。
那显然是从衣服上扯下来的,衣料是一种名叫流光的重锦,三色流丝,暗光华贵,因为料子厚重有垂坠感,常为北方贵族所喜。
这附近可没能穿这种布料的人。
而那衣料上血迹斑斑,还沾着点脓血,显然衣服的主人受了伤,且伤口感染恶化。
铁慈看了,四面望望,又往前走了走,过了一会,又在草丛里发现一枚纯金纽扣。
她顺着这路的方向,看看对面的山崖,那崖不高,和这边只有一根铁链相连,寻常人是过不去的,是以前灵泉村的人经常练脚的地方。
铁慈便问东德子对面那崖是什么山,如今可还经常过去。
东德子道那里原来生着一些极稀罕的药草,所以大家牵了根铁链过去采药,后来那里因为水流汇聚,湿气弥漫,终年云岚不断,药草渐渐不生,大家渐渐也不过去了。
那座山头如今终日崖面滴水,潮湿难捱,崖面也极其光滑难以攀援,谁也不爱去。
铁慈看看那山位置,好像正对着底下小村。
她低头看那铁链,隐约有些摩擦痕迹。
顺着那条山路倒回来,发现那一路草丛里常生的一些止血去腐的药草一根也没有,有些根茎上有刚刚折断的痕迹。
东德子砍好了柴,唤了铁慈一起下山。
山野间静悄悄的。
山间天黑得早,黄昏时分整座小村便点起灯火,星星点点倒映漫天繁星,而树和山的阴影叠印在山路上。
山路上两条人影飞快地盘旋而上。
山路那头,矮崖之上,水雾弥漫的山洞里,慕容端举着千里眼,看着两条人影渐渐接近,阴沉地笑了。
为了诱敌,他在这山洞里已经呆了两日,这里湿气大得根本不适合人生存,仅仅两日,他便生了一身的红疹子,脚底也烂了,又痛又痒,浑身抓烂了好几处,更兼冻得浑身僵硬,脸色青白。
然而他忍着。
熬过今晚,就好了。
两条人影来得飞快,片刻后在铁链那端停下。
慕容端看得清楚,正是那两个死对头。
铁慈和飞羽停在铁链边,铁慈蹲下身,拉起铁链一端,用力一抖。
粗如儿臂的铁链如波浪一般滚滚而动传递向前,叮里咣啷的响声穿透山崖两端。
铁慈松开手,点点头,道:“没事,铁链那端没有问题。”
飞羽则蹲下身,点起火折子,铁慈点燃一根长长的藤条后,将藤条一甩,藤条霍霍缠上铁链,在雾气和夜色中拉开一条细细的深红火线,但很快,那火线就灭了。
“也没浇上燃油。”飞羽道,“小心些就成。”
对面,慕容端远远看着,唇角一抹笑。
很谨慎的两个人,但是,在那么明显的铁链上动手脚,那他也就太蠢了。
铁慈道:“我先过去瞧瞧,你便在这里帮我掠阵。”
飞羽现在在她面前并不掩饰自己会武功,毕竟这瞒不住,不妨展露一些心有默契的信任。铁慈则投之以桃报之以李,虽然对飞羽不乏观察和审视,但也并不多问。
毕竟两人也算共患难,飞羽帮了她好几次。平日里也从不探问她的事。
既然可以信任,对方既然不想说,自然有不说的道理,何必强人所难。
也不必暗中探查,不然倒伤了彼此情分。
飞羽却道:“要去就一起。”
两人一前一后走过铁链,各自手中都系了藤蔓,方便打滑时随时扔出攀附。
两人安全地过了铁索,前方是紧贴着崖壁的一条路,是前头村人凿出来的,很窄,在山壁上有窄窄的山缝,供着些面貌诡异的粗糙神像,也不知道是哪个朝代哪个民族的人供奉。
两个护卫打扮的人靠着山壁吃着干粮,一个白布包头,一个吊着胳膊,显然也受了伤。
两人发现雾气里悄无声息忽然转出来两个人时,竟吓得一跃而起,头也不回地攀着山崖逃跑了。
铁慈和飞羽不想打草惊蛇,也就没有追击,顺着山路向前走,地上生着好些湿滑的苔藓,渐渐湿了鞋底。
两人很快就闻见一股浓重的药味,转过一个弯,看见一个崖缝,崖缝里原本的神像已经倒在一边,慕容端占据了神像的位置,背对着两人,正窝在崖缝里睡觉。把腿张开我要添你下面 小东西你是不是欠c校园小说
听见有人接近的动静,他警惕地转过头,夜色下,那张脸面色清白,却眉眼弯弯,一个比神像更诡异的笑容。
铁慈和飞羽都是风浪里闯过的人,一见便知不好,立即转身。
此时那滚落在一边的“神像”,忽然伸手一扯地面,地面绷地一声,那些斑驳的苔藓藤蔓咻地弹起,绷成一张绿网,困住两人的脚踝。
铁慈挥刀去砍,那地上的神像再次一扯,藤蔓收紧,铁慈这一刀眼看要砍到飞羽脚踝,只得硬生生收住。
假神像扯起藤蔓之后便向山路下滚,借自身的力量将藤蔓收紧,拉扯之力令铁慈飞羽无法平衡,被捆住双脚滚在一起,滑入崖缝之中。
而此时慕容端也已经蹿了起来,拔刀便砍飞羽,铿地一声,铁慈甩出腰间柴刀,击飞了慕容端的刀,另一只手就去抓崖缝想要站起,然而崖缝里所有植物都被砍掉,崖面被平整过,光溜溜的无可抓手。
慕容端一击不中并不试图攻击,而是向前蹿出,从地上捡起藤蔓网牵出来的另一端,飞快地向前跑了几步。
这崖缝本就滑坡向下,地面也平整过,铁慈和飞羽便给他拽着哧溜溜地向前滑,嗖嗖风响里,忽见慕容端猛地刹住,然后一个翻身,翻到了上头崖壁。
而这边铁慈飞羽惯性未消还在向前滑,只觉眼前一亮,身体一歪,头顶哗啦啦水流喷溅浇了一脸,而身体则更快地向下滑去。
这崖缝竟然是通的,凿通之后便是另一面崖壁,那崖壁上一道小瀑布日夜不休,崖面也被水打磨得光滑如一面斜镜,铁慈和飞羽两人从崖缝飞出,冲进瀑布,顺着崖面飞速下滑。
而在崖底,瀑布下的水潭里,正对着两人跌下的方向,已经早早被人推起了一块平滑如屏风的大石。
慕容端脚踩崖缝上方早已凿好的坑,回身探头,看着那两人果然一路滑向那死亡之石,眼前已经浮现一瞬间后红白飞溅的美景,连日来的憋屈一扫而光,忍不住哈哈狂笑起来。
然而下一瞬他的笑声戛然而止。
飞羽腰间一振,背后忽然飞出一根带着铁钩的绳索,那绳索穿过激流的瀑布,铿地一声挂在了崖壁上,两人飞速下滑的身形瞬间止住。
与此同时铁慈抬头,手指一弹,一颗石子射向慕容端大张的嘴,他偏头躲过,然而这只是个幌子,另一颗石子紧追而至,射在他膝弯上。
慕容端腿一软,倒栽而下,翻落在崖面上,这回换他一路滚滚而下,天旋地转惊鸿一瞥,见那两人坐在崖面上,齐齐对他招手。
慕容端在那一刻来不及愤恨,只庆幸自己落下的这一面,不冲着那大石,只会滑入潭水中,可以飞快游上岸,还来得及逃生。
下一瞬砰一声,他落入某物之中,却不是他想象中冰凉的潭水,也没有瀑布水花溅起。
身下似被两物托住,软而厚,颇有弹性。
慕容端赶紧睁眼,就对上了一张黑而肥厚的脸。
灵泉村总追着飞羽跑的胖姑娘阿黑,盯着怀中的天降美男,笑得浑身肌肉都在震动,“哈哈哈这小子不错!”
她对着上头点头,满意地道:“多谢你叫我这时辰来这洗澡!”
飞羽在上方探头道:“怎么样?符合你的要求吧?脸白,腰细,腿长,胸肌厚,真金火炼可进厅堂可上大床的小白脸!”
辽东王家十八王子十八朵花,不然也呈不上皇太女的案头。慕容端不管人品怎样,相貌身材自然是佳品。
阿黑是个直觉很强的人,直觉让她对飞羽有一种谜之追逐,显然她喜欢飞羽这一型的,不管男女,那么慕容端自然合她的胃口。
阿黑笑眯眯将慕容端掂了掂,像掂肥肉一样表示满足的欢喜。
慕容端大惊,腰一挺便要蹿起,然而阿黑手臂一翻,他便面朝下噗通撞进潭水里。
他去拔刀,阿黑大脚一抬,踩在他背上,他便如被压三座大山,怎么也挣扎不起。
慕容端在浅浅的潭水中痛苦挣扎如被压了壳的乌***部渐渐冒出一串串的晶莹的水泡,眼看将要窒息了,阿黑才松了脚,一把将他从水中提出来,凑在鼻尖,嘴对嘴叭了个嘴儿。
慕容端刚刚出水正在拼命呼吸,结果就吸了这么一口,一股蒜臭冲入口腔,金尊玉贵的王子什么时候经历过这个,恶心得差点没晕过去。
阿黑却很满意,笑着将他往背上一甩,对上头挥挥手,迫不及待地回家去品尝她的小白脸了。斜坡一般的崖面上,铁慈看着阿黑远去,皱皱眉。
她本来是要擒下慕容端的,却没想到飞羽通知了阿黑在底下摘果子,她现在总不能去阿黑那里抢慕容端。
未必打不过阿黑,但是这村子的人护短,得罪一个就是得罪一村,那她还真打不过。
她瞟飞羽一眼,心想虽然对于慕容端来说,落入阿黑手中生不如死,可实际上,倒算是保他一命。
只能等机会去审问慕容端了。
两人攀着绳子顺崖面而下,折返回村子。
特意从阿黑的院子外绕了一下,阿黑独居,扛着个男人回来也无人管,两人远远看见她将慕容端扛进了院子,用脚踢门进去了。
两人对望一眼,出于好奇和不放心心态,也跟着站在了阿黑的院子墙角下听壁脚。
却听见里头隐约一阵翻滚之声,夹杂着咻咻的喘息和挣扎之声。
然后是慕容端的怒骂声,厮打声,耳光声,衣裳撕裂破碎声,慕容端的惨叫声,最后是男子的低低呜咽声和女子的嬉笑喘息声……
铁慈听着听着,才发觉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便是她皮厚胆大,耳根子也唰地热了起来,下意识望了飞羽一眼,却见飞羽扒着墙根,目光专注面带微笑,显然听得十分陶醉。
铁慈没来由地有点心堵,盯着飞羽高高翘起的屁股,很想踢上一脚,却又不知道以何理由来踢,更不知道自己心堵什么,憋了半晌,转身就走。
过了一会飞羽也回来了,步伐轻快,还哼着歌。
铁慈猛地翻个身,背对着她。
飞羽却也心大的没察觉。
铁慈那种有点气闷的感觉又来了,但是她想了想历练,想了想未来,想了想朝廷和深宫,想想那一大堆麻烦事,顿时什么气闷都没了。
人间烟火,她还不配。
两人各自睡在一堆茅草地铺上,中间隔着一人宽的距离,各自心平气和。
这一夜也便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阿黑家大开门,杀猪宰羊蒸馒头,托人出山买糖买菜,说是要成亲。
飞羽还给阿黑出点子,说是这小白脸一看就是外头的公子哥儿,心和野马似的,那咱们就遵循外头的规矩,去官府里过个婚书,管教他以后便是想反悔也不成。如此,将来若是发现府里有什么美貌未婚妻正头娘子什么的,你也最起码是个平妻。
阿黑深以为然,又问了飞羽,自家新相公的姓名,使了钱去官府办婚书。
到了晚上大开炉灶,请了村子里的厨师开流水席,新娘子上席待客,新郎官披红坐床。
慕容端被扶出来成礼的时候,眼珠骨碌碌地乱转,结果眼角瞥到棚子里厨子,一手一个澡盆大的锅,轻巧掂动炒菜时,那眼珠子顿时就定住不动了。
眼看着那眼神散开的光都是绝望。
铁慈混在人群里笑吟吟地看着,想着飞羽这法子好生刁毒。自己从此逃掉了阿黑的纠缠,还让堂堂辽东二王子“嫁”给了无名山村的村姑,这消息若有一日被汝州得知,慕容端可怎么要抬头做人?
听闻慕容端是辽东王最宠爱的王子之一,府里已经有了夫人,夫人还是辽东重将之女,这么一来,将来他便是要承袭王位,都会多出重重阻碍。
也不知道会便宜了哪位王子摘了果子。
转念一想,这位严格说起来,还是自己的大伯哥呢,大伯哥嫁人,作为弟媳,如何能不作表示?
想到这里,铁慈诚恳地放下了一兜鸟蛋,作为隆重的贺礼。
三拜之后,眼看新郎官感动得快要哭出来,新娘子大手一挥,把新郎官送进了洞房,其余人则冲向席面纵横捭阖。
铁慈也被拉上席面一起吃喝。更擅厨艺的飞羽被阿黑请了去厨下帮忙。
棚子里活计告一段落,外头流水席吃得正欢,夜如幕布缓缓降的时候,飞羽擦擦手,和同伴厨子说声解手,取了一块布罩了半边脸,掀开新房后窗,进了房。
阿黑还在外头敬酒,里头慕容端面色憔悴,盯着烛火失魂落魄,蓦然见人进来,先是一惊,下意识伸手捂住衣裳,随即见来人不是阿黑,又是一喜,“你是谁,你是来救我的吗!”
飞羽这几日穿的是他手下丢下的黑衣,所以被认错。他嗤笑一声,在屋子里走了几步,慕容端看他那步态,悚然一惊,“是你,你这个贱人!”
随即他变色,“你来做什么!”努力向炕上挪,又眼光四处寻找可有趁手的武器,阿黑却是粗中有细,连一根针都收拾起来了,更是锁了他下半身的穴道,手也只有一只能动。
飞羽笑着摇了摇手指头,道:“我啊,我来救你的啊!”
慕容端狐疑地盯着他,片刻冷笑一声,扭头。
飞羽在他身边坐下来,上下打量,“啧啧,这么辛苦,不舍得走?”
慕容端脸色铁青,将松松的裤带往上提了提。
飞羽偏头看他:“别这样,仿佛全天下女人都想**你一样,你这样的,我可看不上。”
“有事说话,没事快滚!若是想欺辱我,信不信我喊一声,你就要给那婆娘撕碎!”
“哟,不是一脸生不如死嘛,怎么扯新夫人大旗倒挺自然。”飞羽坐下来,撞撞他肩头,“行了,别剑拔弩张了。我嘛,真的是来解救你的。只要你帮两个小忙,我就把你给救出去,如何?”
说着他递过两张纸。
一张调银手令,上头的款项可称天文数目。尾端需要钤印签字的地方还空着。
一张则是一封家书,家书上一些闲话,最后写着儒圣传人贺梓即将收关门弟子,老十八没有去盛都见皇太女,反而偷偷请人给了荐书,去了贺梓家附近的跃鲤书院做借读生,想要近水楼台先得月。
贺梓名满天下,遍地桃李,文人之魂,万众敬仰,是各国都想招揽的大儒,因为一旦招揽了他,就能得士子景从,文人归心,对于皇朝统治巩固影响力不可低估。
这许多皇帝藩王,各国领袖,这些年来派往青阳山招揽的车马已经刮掉了官道三层皮,可谁也没成功过。他不收弟子多年,如今忽然传出要收关门弟子,如果有谁得他青眼,入他门庭,那不也就意味着招揽到他了?
这消息慕容端这些日子沉迷炼铁,自己都不知道,如今看见,猛地一惊,一惊之后想起了什么,又是一喜。
然而这一喜还没过去,就见对面的人摊开洁白的手掌,笑道:“拿来吧。”
“什么?”慕容端装傻。
“荐书。”
慕容端变色。
他手上有跃鲤书院前任院监的荐书,可以入跃鲤书院借读,这是他夫人娘家那边的关系求来的。
跃鲤是大乾排名前三的著名书院,慕容端拿到这个的本意是想以此为奖励或诱饵,表态要培养优秀子弟,引诱得麾下官员忠心追随。只是还没完全发挥利用价值之前,他是不会轻易拿出来的。
如今贺梓要收弟子,这荐书的价值更水涨船高,他方才也想到了这一点,正想着要如何利用这个金镶胡萝卜引诱人来投,又想这里好像已经离跃鲤书院不远,要么自己亲自试一试……一转眼就被对方击中。
他盯着对面身材颀长的女子,眼神慢慢沉了下来,半晌他道:“你……是慕容翊!”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宝贝你的奶好大把腿张开 他扒开我奶罩吸我奶头变大了
上一篇:小东西我们两个一起上你 在家不准穿衣服想做就做作文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