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的奶好大把腿张开 他扒开我奶罩吸我奶头变大了

2021-10-28 09:50

几乎立刻,孩子的哭声便尖锐地响起。
孙娘子一怔,掌风下意识一慢,但终究是来不及收回了,掌风贴着铁慈肩头扫过,几乎立刻,铁慈的肩头便肿了起来。
孙娘子扑到孩子身边,眼看孩子虽然哭得凄惨,但青紫的脸色瞬间转红,声音嘹亮,显然已经得救。
此时她也明白那青紫并不是中毒,而是噎着了,可是……
她张了张嘴,慢慢回身看铁慈,铁慈却留给她一个背影——她肩头火辣,去寻药包扎了。
众人一时也有些尴尬,各自散开,东德子家门悄悄又开了,东德子媳妇抱着孩子匆匆出门去寻铁慈,见她抱起孩子要走,便道她家里有药酒,如今天色已晚,且先回去敷了药酒再说。
铁慈倒觉得这点小伤无妨,此刻不走,倒显得她邀功卖好一般。她对这小村虽然有合作的想法,但如人家无意,却也不想痴缠。
却架不住东德子媳妇拖拽,只得随她再回去。晚饭颇是丰盛,听东德子媳妇说,都是左邻右舍送来的,铁慈问了问,其中却没有孙娘子家送的。
铁慈却没太多胃口,因为飞羽一直没回来。
但她之前也曾出去半日打猎,只是铁慈总有些不安。
吃完饭后她又出村到四周找了找,依旧没有找到。
铁慈找到半夜才回来,皱眉躺在地铺上,想着头牌当真是神出鬼没,这是再一次不打招呼地离开了?
虽然对方有前科,但她总是不够放心,想着天亮把孩子托付给东德子,自己翻山再找一回。
柴门忽然悄无声息地开了,铁慈惊喜地坐起来,却看见孙娘子拎着一盏油灯,静静站在月光下。
铁慈压下内心的失望,正要问她怎么来了,就见孙娘子一摆头,示意她跟自己走。
铁慈以为她发现了飞羽下落,而飞羽有什么不好,心中一跳,急忙起身跟上。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村,走上山路,今夜月色不错,月光透过树影斑驳雪亮,如满地滚明珠。孙二娘干脆吹熄了油灯,在前方带路。她脚步轻捷,翻山如履平地,有时候身影在月下几乎连成一条黑线,根本不管后面的铁慈。
但是她偶一回头,总能看见铁慈跟在她身后,不急不慢,面带微笑。
孙娘子渐渐不再卖弄轻功,正常施展。
但铁慈却渐渐疑惑了,看这路远的,这是在翻山啊,飞羽跑这么远做什么?
这山一翻,便翻了整整一夜,铁慈几次询问,孙娘子都不理不睬,铁慈只得跟着,一直走到晨曦微露,转入一个山坳,孙娘子才停了下来。
铁慈立在高处,看着底下,眼前一条涓涓清流,满载着落花流向山谷,那些落花底下,还藏着一些通体透明的奇异小鱼,那鱼便如水晶一般可见鱼骨,只隐约头顶位置一点鲜红如胭脂,而溪水尽头,壁立千仞,如巨剑插落,山谷里岚气隐隐,露几间青翠竹屋,朝阳自群山缝隙中射来,飞鸟翅尖染金飞过。
而更远一点,比较平坦的矮山上,是一层一层碧绿的梯田,隐约可以看见很多人在田里劳作。
铁慈为这眼前人间烟火美景震慑得紧闭了呼吸。
身后孙娘子冷冷道:“地方我给你带到了,能不能成事,就看你自己了。”
铁慈愕然回身想问,她已经飚出好几里外,远远有声音传来:“你那娃子带着也不方便,放村子里先寄养着!”
铁慈急喊:“我那朋友若回来,劳烦让她来这里找我!”
孙娘子举手挥了挥,转入山道不见。
铁慈再转头,此时已经明白,孙娘子应该是带她来见小村真正的主事人了。
昨晚一阵山路周折,现在她对怎么回去已经有点懵,这要再回身去找飞羽,很可能迷失在大山深处,也只能在这里暂停一下,等一等了。
听孙娘子那口气,后头的事还是要靠自己。铁慈顺着溪流往前走,地方渐渐开阔,看见临风品茗九曲流觞的亭子,也看见晒麦子的草场,看见风雅的手作灯笼,也看见屋檐下挂的成串的辣椒。看见刀枪剑戟齐全的练武场,也看见满满一大圈的猪……
总之此地风格杂糅,诸物齐全,时而让人感受此地雅致风流如书生学究隐居之地,时而让人怀疑此地养了一群武夫,时而让人觉得这里的老农很善杂活……
小溪到了谷内并没有断绝,变成了一条小河,那些屋子草场沿河而建,河边一个少年撅着屁股在看蚂蚁,小小的码头边,还有一艘小船,此刻飞花乱蝶,柳丝轻飘,岸草如荫,水映长天,船上四人围桌而坐,对着这初夏丽景,正在……打麻将。
麻将可谓大乾国戏之一,据传最早是前朝那几位杰出女子所创,原本只流传于几国宫廷上层之间,渐渐便在民间流传开来,此技舒筋活血,老少咸宜,大乾盛都每年还有打麻将大赛。
桌边四人,一个少女,娇小柔弱,生着甜美的小圆脸,眉目秀丽,只可惜黑眼圈有点重,看见铁慈过来,笑着抬眼对她点点头。
另一个也是女子,这个个子却高,肤色微褐,穿着彩襟束袖的长袍,一只手上五只手指都戴戒指,戒指大多色彩明丽,宝石硕大,有种粗犷的华丽感。那女子盯着手里的牌,神情专注,看也没看铁慈一眼。
和她坐对面是一个年轻男子,铁慈却瞧着眼熟,这不是当初街上遇见的,沈谧的那个众星捧月,看似温文,其实鼻孔看天的戚同学吗?
那戚同学却好像没认出她,淡淡看了她一眼,和身边坐在主位的老者道:“恶客又至,需要我帮您打发吗?”铁慈目光落在那老者身上。
久居深宫,她早就养成了看人的习惯,一眼就看出,什么样的人才是主角。
虽然那娇柔少女气质沉静,那冷漠彩袍女子手上全是茧子明显外家功夫豪横,那戚公子一副熟稔态度,但很明显,这老者才是此地主人。
这人面容普通,细眼阔嘴,皮肤却保养得极好,几乎没有皱纹,衬着白发银须,简素青衫,颇有几分出尘气,然而漫不经心眼眸一扫,却让人不由自主便静了下来。
铁慈在岸上向他施礼,道声误入藕花深处,打扰主人。
那老者这才抬头看了她一眼,笑着点点头,却不接话,低头又专注地看牌了。
一看就赌瘾极大。
铁慈凝足目力,看见对面那个娇柔少女的牌,极好的至尊宝,早该赢了,她却还在给那老者喂牌,不惜拆散自己的好牌。
但她似乎也不敢随便输,就费尽心机筹谋,既不能赢,又要输得百转千回你来我往有趣味。
铁慈看了一会就觉得辣眼睛。
牌桌上,那娇小少女忽然笑道:“呼音,你侄儿是不是今天到?人家初来乍到,你怎么不去接一接?不怕你那边传出些不好流言,坏了你们家里的和气吗?”
那冷漠彩袍女子看也不看她,仔细掂量半晌,打出一张牌,才道:“传闻,擅脑医,的那位,也,到了,附近,你不,赶紧,去寻。好给你,弟弟……”
娇小女子脸色变了变,忽然开始吹口哨,吹得戚公子脸色连变,夹紧双腿。那彩袍女子却神色不变,只睥睨地看着那娇小女子。
铁慈听着那嘘嘘声和水声为主的哨音,没来由地有点便意。
那娇小少女吹了一阵,眼看三个人一个都没动,不禁悻悻垂下眼帘收了声。戚公子冷笑一声,道:“在下昨天开始就没吃喝!”
彩袍女子:“我也。”
娇小女子戚戚然叹一口气,显然深表赞同但十分遗憾。
铁慈:“……”
不是,这时辰虽然还早,但是船上这几人,除了那老者,个个精神萎靡,衣领沾着露水,旁边灯笼隐约还有残烛,这是陪那老家伙鏖战通宵且没有吃喝撒尿?
为了不撒尿还特意不吃比憋功?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再看一圈他们的牌,老者手气最臭且牌技最差,却赢面渐大。偶尔他会输一把,但绝对赢得更多。
这三人拼的不是赢的技术而是输的技术吧?
老者忽然抬头,看一眼铁慈,仿佛才看见她一样,招手道:“小友既然来了,便来打一局,让我瞧瞧你手气如何。”
他这话原本说得平常,但那三人齐齐变色,娇小少女眉头微微一皱,随即笑道:“可是先生,我们不三缺一啊。”
冷漠彩袍女子道:“你们,规矩,先来,后到,我不让。”
她说话很拗口,也不知道是不会说,还是结巴。
戚公子头也不抬地洗牌,“那就站一边瞧着吧,可别多嘴。”
老者把牌一撂,道:“你们都不让,那便老朽让咯。”
那三人立马齐齐起身。
铁慈笑道:“可别。在下根本不会这麻将,如何能和诸位厮杀。”
老者似笑非笑看着她,道:“真不玩?”
铁慈斩钉截铁:“真不会玩!”
两个女子都用非常奇异的眼神看着她,大抵觉得这是个入宝山而不知捡拾的傻逼。
老者盯了铁慈一眼,点点头一挥手,坐下来继续,也不理她了。
两个女子都隐隐松了口气模样,坐下来继续受虐。
没人理铁慈,她也无所谓,干脆蹲下来,和那少年一起看蚂蚁。
蹲下身才发觉那蹲着的看着像个少年,眉目却还稚拙,显然还是个孩子,只是长得人高马大而已,相貌上和那娇小甜美少女有几分相似,应该是姐弟。
那孩子也不理她,手里拿根树枝,自顾自拨弄那蚂蚁,一只蚂蚁背着一块糕点屑十分艰难,他挥舞着树枝去帮,却将那糕点屑碰掉在地上,他又试图将糕点屑放回蚂蚁背上,反而惊扰了蚂蚁的行进路线,那只蚂蚁眼看着丢了食物又掉了队,团团乱转,那孩子也急得哇哇大叫,腾地跳起身来,不住伸手挠脸抓头发,眼看着黑乌乌的头发一团团地落在铁慈脸上。
亭子里那个娇小少女腾地一下站起身来,“瑆儿!”抬腿就要下桌。
她一抬腿,另外两人齐齐抬头盯住了她,眼神欢喜热切,看得那娇小少女定在桌边,看看牌局,再看看外头的孩子,左右为难了一阵,便迁怒到了铁慈身上,鼓着嘴怒道:“让你打牌你不打,非要来招惹他,好让我下桌。这行事也太恶心了些!”
铁慈被骂得莫名其妙,注意力却主要在那孩子身上,看他歇斯底里对着蚂蚁大喊大叫,隐约想起师傅说过的一种情况,便一手抓住那孩子乱挥的双手,不让他再自伤,另一只手从怀里掏出一小瓶蜜浆,那是飞羽掏蜂窝熬出来的蜜,铁慈飞快地将蜜在地上洒了一圈,大批蚂蚁立即逐甜而去,地面上逐渐显示了黑压压一个图形——圆圆脑袋,眯眯眼睛,看上去竟和那孩子长相有三分相似。
那孩子顿时被吸引,一屁股坐了下去又死盯着不动了。船上的少女原本看铁慈抓住孩子,再也顾不得牌桌,猛地起身冲下来,刚冲到铁慈身边,看见这一幕倒怔了。
她还没反应过来,船上那彩袍女子已经伸长脖子对她道:“你,离桌,弃权。”
娇小女子脸色一灰,那老者却推倒牌面,笑道:“胡了!”
戚公子道:“先生高技!”
彩袍女道:“我输。心服,口服。”
铁慈:“……”
彩虹屁也不会拍,夸得一个比一个生硬。
难为老者笑眯眯听着,居然还十分受用地点点头,却又指着娇小少女道:“是个重情义的,明日还来陪我老头子吧。”
娇小少女喜出望外,一张小脸焕发光彩。
彩袍女子瞬间脸色冰冷梆硬。
戚公子神情意外隐隐羡慕。
老者又道:“按规矩,你既下了桌,今日是不能上桌了。那便你来吧。”
后一个你是对铁慈说的,那两人脸色又是齐齐一变。
铁慈已经给这几个人神神秘秘的麻将局给吊起了胃口,看一眼那老者,忽然袖子一卷,道:“那就陪老先生再玩几局。”
“别以为你帮了小忙我就会告诉你。”少女目视前方,一脸甜笑,语气平平,“反正不是你想的,赌局定天下,一牌一城池什么的。”
“你想得真多。”铁慈奇怪地看她一眼,“什么一牌一城池,赌局定天下,三流意淫小说看多了吧?别的不说,你有城吗?”
“我……”少女欲言又止,脸腮眼看就气鼓了。
“那你们赌什么总该告诉我吧?”
“什么都不赌!”
看铁慈走了,她想了想,终于加了一句,“不谈输赢,只看心情!”
心情?谁的心情?
铁慈走进小船,坐下就对老者道:“看样子,诸位不赌钱啊?不赌钱的麻将没有灵魂,老爷子,定个围子钱吧!”
那两人齐刷刷对她看,眼神里写着“啊你好俗,你竟敢在这位面前这么俗!”
“看阁下很是财大气粗啊。”老者熟练地洗牌,“一百两如何?”
这是很高的数额了,铁慈问:“黄金?白银?”
戚公子鄙薄地道:“竟以阿堵之物亵渎这局,你还是……”
“那就黄金呗。”老者闲闲地道。
另两人:“……”
这回这两人眼睛里写满“您早说嘛,您早说可以来钱我们也愿意送钱!”
老者飞快地码长城,“……赢家给输家。”
那两人又发怔,彩袍女子歪着脑袋,显然在艰难盘算,此刻到底该赢该输。
赢了要给钱乐意之至,可是给钱这事早就验证过不讨好,而且老爷子明显就是个不喜欢输的。
但很快两人就不用纠结了。
因为铁慈才是真正的王者,一上桌就气吞万里如虎,以极其精湛的牌技,连赢十二把。
她面前计数的筹子堆得山高。
更妙的是,也不知道她怎么计算的,从头到尾,基本都是老者一个人输最多。
以至于那两个脸色如便秘,实在不知道是安慰老爷子输钱还是恭喜老爷子赚钱。
但很明显,拿钱的愉悦感抵不上输钱的挫折感。老爷子的脸色越来越黑,十二把之后,日上中天,众人肚子都咕噜噜叫起来。老者忽然哗啦啦推倒长城,说今日便如此罢。
那两人如释重负站起,又殷殷询问明日何时开局。一边问一边互瞪,冷笑讥嘲对方就算这边同意了那边也要排队,约什么明日时间。
铁慈坐着不动。她一共输给老者两千两黄金。
对面,老爷子慢吞吞掏出一个巨大的钱袋,对她抖了抖。
铁慈不动。
老爷子又抖了抖。
铁慈还是不动。宝贝你的奶好大把腿张开  他扒开我奶罩吸我奶头变大了
那彩袍女子诧道:“你,赖账?”
她神情难得很是愉悦。
原本还担心是匹黑马,抢了自己的机会。
却原来是个傻逼。
铁慈摇头,“我不赖账。但是老爷子,我没有钱啊。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没钱还债以身相抵也天经地义。这样吧老爷子,我在你这打杂做工,抵消这债可好?”
其余三人:“……”
走过这天下的路,却逃不过你的套路!
从来没有人能在山谷留宿,多少人为了求在这山谷里呆半日的机会而不可得,陪老爷子打牌的机会在院里挤破了头,但打牌也不过是消磨时间揣度他的喜好,巴望着或许什么时候便得了他青眼,为此小心翼翼地赢小心翼翼地输小心翼翼地不赢不输,每日还要费尽心思求得下一次再入谷打牌的机会……
结果这哪里蹿出来一个王八蛋,用这么耍无赖的招数,就打算赖在谷里近水楼台了!
三人眼看就疯了,齐齐道:“不行!”
老者却笑了,一指一间茅屋,“那你就睡那里。”
“老爷子!”这回三人齐齐唤老者。
“他无赖!”
“这不公平!”
老者背着双手,慢慢溜达,头也不回,“无赖也好,不公平也罢。你们来了这么多次,怎么就没想到呢?”
那三人语塞,那娇小少女呆呆地站了半晌,忽然眼一眨,扑簌簌掉下泪来。
竟是被气哭了。
她一边哭一边道:“老爷子!您恁得狠心!我带着弟弟,在您这陪你玩了三个月的牌了!您不松口不说,还……还……”
老者笑眯眯听着,还点了点头,似乎深以为然。但脸上表情明显写着:
你说得对。
但下次还会。
冷漠彩袍女子却一屁股坐下了,道:“老爷子,需要,收拾,多,我,帮忙。”
她还不忘转头对娇小女子道:“你,弟弟,添乱,趁早,走。”
娇小女子眼泪说收就收,手帕一抹,脸上干干净净,绷着小脸道:“你,一个,异国,女子,话,都,说不,明白。你,能帮,什么?你,是会,烹茶?还是,会,燃香?”
嚓地一声,彩袍女子腰间弯刀掣出闪亮长虹,戚公子猛地一手按住她拔出一半的刀,“和卓!此处不可动武!”
铁慈目光一闪。
和卓是西戎对尊贵头领的称呼。如果她没记错的话,现今能被称为和卓,还是个女子的,只有西戎王的小姨子,西戎王后的幼妹。
王后出身于不逊于西戎王那一支的大族,家族在西戎地位极高,她的妹妹是那一族的女族长,因此被西戎王封为女和卓。
这位,好像也是丹野的小姨妈?
铁慈听见戚公子小声地对那娇小少女道:“你闹什么,晚上这里留下来,也未见得是好事!”
娇小少女和彩袍女子互相怼了一句后,也知再闹下去只是徒惹主人不快,都各自收声,老老实实告辞,那孩子被姐姐牵走时犹自舍不得蚂蚁,哭闹着不肯走,那娇小少女一边哄一边用力拉他,累得满头是汗,却始终将弟弟护在臂弯里。
铁慈看她实在吃力,便将剩下的蜜浆都给了那孩子,和他说:“你拿着这个,蚂蚁都会跟着你走,是不是很好玩?”
那孩子便欢喜起来,一路洒着蜜浆走了,几人临走时,看铁慈的眼神都是又羡又妒。
人一走,铁慈便捋起袖子,做好大干一番的准备。她最近在小村里,颇学了些家务,也学了几道菜,不怕老头子刁难。
谁知老者只是上下看了她几眼,便道:“昨晚没睡?”
铁慈,“啊?不……是的,但是没关系……”
“困了就睡,年纪轻轻何必虚伪?”
“是。但是言出必行也是年轻人的操守。既然我还不是很困,就该尽快以劳务来还债,老先生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下来。”
“那你随便扫扫。”
“先生晚膳想用什么?我会野葱涨蛋,会溏心蛋拌野蒜,会烤鹿肉,会……”
“我不吃蛋,不吃葱蒜,不吃肉。”
“……那我会熬粥。”
老者笑着指了指前头屋檐下,铁慈这才看见前方桌案上无数菜肴,口味南北兼顾,煎烧烹炸俱全。
“儿郎们看我老头子一个人孤苦伶仃,每天都送来很多吃的,正愁怕放坏了,你来便帮我多吃些。”
铁慈:“……哦。”
不光是吃的不用她操心,地面其实也几乎纤尘不染,铁慈用大扫帚扫了半天,才扫到一根飘落的杂草。
水缸里水很满,菜地里黑土泛着光,猪圈里的猪比她还干净些。
皇太女殿下很想纡尊降贵,以实际行动来向面前这个重要人物展示自己的亲和力,然而这小庄园便和它的主人一样,不染尘埃,无缝可钻。
老者态度温和,却根本不和她兜搭,大多数时间坐在书房里,慢慢把玩着书案上的一个笔筒。
铁慈无事可干,第一次发现清闲也很尴尬,便挥舞着大扫帚到处走,渐渐走到山谷深处,发现山谷口那条清溪在此处回转成一个圆形,绕着一处小小的独立的园子,河面之上架着小小的白玉桥,桥对面一条白石长路,两侧也是河流,河流上睡莲还未开。桥上用墨石拼成了“奈何”两字,桥下透明小鱼拥簇着同样的晶透水波流过,精致素净便如水墨画一卷。
前头的景色虽然也美,但色彩浓烈,充满了人间烟火气息。此刻这小小一处园子,却走的是清冷素雅风格,显得格格不入。
铁慈忍不住想起老者一直拿在手中的那个笔筒,青瓷上印水墨仕女,也是这般的风格。
铁慈下意识地便往桥上走,一低头,却见那桥上浅浅两个印子,她蹲下身,将手指放入那印子,然后触电般地收回手。
这印子,竟然像个两个脚尖……
有人曾长久立于桥上,踟蹰不前,年深日久,将此地站出了两个脚印。
什么人会在此地长久盘桓?
铁慈再看看那桥上字,奈何……奈何桥。
而桥后那一长条道路,像是甬道,两边的睡莲两两相对,像是……翁仲。
这是……一个墓园。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翁公的粗大挺进我的密道 餐桌下 腿张开一点
上一篇:把腿张开我要添你下面 小东西你是不是欠c校园小说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