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起裙子从后面挺进她身体 办公室,揉弄小雪,好爽

2021-10-28 09:53

跨入牌坊,便进入书院地界,之后自有书院管事处的人来接待入学。
赤雪丹霜要跟着铁慈走,铁慈本来是打算以贫家子的身份入学,但遇见丹霜赤雪之后,她改了主意。
她决定以江湖世家之子的身份入学,这样带婢女进书院就合理一些。而且江湖出身这种身份,近似当年的贺夫人,说不定会刺激某些人的敏感,也方便她在书院调查。
毕竟她一个普通学生,想要接近那些书院大人物也很难,不如让人自己露出端倪。
为此她请贺梓在荐书上注明了,要带婢女入学。
书院不乏贵族官宦子弟,带小厮婢女也是有的,因为当年贺梓觉得,身为婢仆也不乏人才,若有那不愿沉沦的人,趁此机会跟随学些技艺,说不定能改变一生命运。
只是当时荐书上只写了丹霜赤雪名字,当时沈谧瞧着,眼神难掩羡慕,却十分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能和皇太女近身大宫女比,此刻他再次认真看了那牌坊一眼,便退后一步,对铁慈深深施礼,“公子,在下只能送到这里了,愿您诸事顺遂,平安无虞。”
铁慈笑道:“祝福的话以后再说吧,现在倒也不必说再见。”
沈谧愕然看她。
赤雪笑着从包袱里掏出一封文书,递给了他。
沈谧看见自己的名字,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是一封来自海右最高长官海右布政使的公文,直接给予了沈谧的入学资格,恢复他当初的甲舍学生身份。
铁慈当初和布政使谈判时,提的几个要求中,其中一个便是去掉贱籍,恢复沈谧的书院学生身份。
这在海右布政使来说是件小事,对沈谧来说,却像是从天而降的巨大馅饼,最大遗憾终于得到弥补的狂喜砸得他晕了半天,好半晌才醒过神来。
他将文书收回怀中,退后三步,恭敬对着铁慈长揖。
“大恩不敢言谢。谧此生愿为殿下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并不算难事。”铁慈笑道,“这只是酬谢滋阳你数次相助,不离不弃之德而已。无需为这区区文书便卖与我家。”
“您如何轻松是您的事,于在下,那便是如山恩重。”沈谧再次作揖,“不离不弃不过是为人本分,殿下宽慈,在下却不能窃以为功。”
铁慈笑了笑,沈谧是个清醒的人,不然她也不会特意用上一个条件来安排他。
说不求回报,其实也不过是试探。既然接受了她给的机会,以后就会划归她的阵营,沈谧不会不明白。
铁慈表示,大家都是聪明人,就不要讲太多无用的感情了。
无非是你有用,你值得,我用你,也不白用罢了。
沈谧的礼终于没能继续下去,因为他们停留太久,书院管事接待的人来查看了。
看了沈谧的文书,那人惊异地打量他一眼,便命小厮带他进去登记。
等到查看铁慈的荐书时,那人神情却变了,铁慈看到他低声吩咐了小厮几句,那小厮离开之后,这人才给铁慈做登记。
铁慈看到他翻了翻桌上书册,道:“阁下并无秀才举人身份,之前也无其他学院私塾学习经历,按照惯例,入书院后应先编入丁舍。但阁下是二十年来首位贺先生推荐入学,贺先生的体面不能不给,你便去甲舍吧。须得好生就学,不可丢了贺先生的脸面。”
铁慈眉头一皱。
跃鲤书院学生不看出身,按学业身份和学前名声和入学后的成绩排位。甲乙丙丁四舍依次排序。有功名的学子入学,功名越高排位越前。没有功名的按之前学习的书院定排位,大部分都是先入丁舍。而且书院标榜入院人人平等,因为贺梓的荐书就把她安排到甲舍,这是要把她放在火上烤呢,还是要败坏贺梓的名声?
可以想象,一旦她入了甲舍,面对的会是什么样的眼光和敌意。
这一进门就不怀好意啊。
而且那管事看她的眼神,怎么这么怪呢。
铁慈微微偏头,赤雪便明白了她的意思,表示马上会去打听。
心里腹诽,面上铁慈却十分欢喜地笑:“啊,那就多谢了,听说书院甲舍的诸般供应也是最好的呢。”
那管事看她眼神便越发轻蔑,道:“书院诸生地位平等,甲乙丙丁不过便于区分。舍房诸般规制都一模一样。甲舍之所以各方待遇好一些,是因为书院规定,学子每次大小考随堂考成绩优秀,便能获得诸如衣物浆洗、物品添置、餐堂饮食方面的奖励,这是人家自己挣的。你如今进了甲舍,可要仔细努力,要不然,连床厚被子都睡不上,可没人同情你。”
“什么?这什么破规矩!”铁慈大惊,“外爷骗我!他可没和我说这破书院这么多规矩!”
“慎言!”管事怒道,“立于书院之地,竟敢诋毁书院!”
骂归骂,他那种一直暗暗打量,微带戒备的神情却舒缓了许多,不耐烦地一挥手,道:“行了,进去吧。甲舍在二进院东侧,西侧是女舍,不要走错了。月洞门前有舍监,去那边领被褥杂物。”
铁慈站在原地一脸不情愿不动弹,赤雪和丹霜便来拉她,一个说:“公子,别任性了,这样跑回去会被老爷打断腿的!”
一个说:“公子公子,别这么丧气嘛。咱们在书院学上一年半载,有了名头,回头就好娶夫人了,左右熬一阵子就没事了啵。”
管事呵呵一阵冷笑,再也懒得看铁慈一眼,转头去和同僚聊天了。
那边沈谧登记完走过来,听见这几句,登时怒道:“山道结伴同行,还以为兄台是潇洒人物,未曾想如此有辱斯文,既如此,弟不堪为兄之友,还请书院日后相见,勿要相认。就此告辞!”
说着一拂袖怒气冲冲走开。
铁慈跳脚大骂:“绝交就绝交,谁稀罕你个酸儒!”
管事原本对沈谧也神情淡然戒备,此刻神情却好了许多,匆匆命人追上去道:“你是销假回来上学,无需再考,可以在舍监那直接拿甲等学生的供应!”
铁慈道:“我呢!”
管事:“人家以前有好成绩,你有吗!”
铁慈:“呸,稀罕!看爷考一百分给你看!”
“走吧公子,别和这些穷酸计较。”赤雪丹霜把铁慈拖走,转过牌坊,四面无人,两人噗嗤一笑,铁慈垂肩嗒眼,“啊!装泼妇好难。”
“演技太外放了。”丹霜皱眉评价。
铁慈诚恳受教,毕竟她的表现也关系贺梓面子,适可而止,免得老爷子名声被她糟蹋厉害,回头找她算账。
“对了,你们有谁遇见飞羽的?”
铁慈这几日在谷中一直在等飞羽,然而没有等到人,她挂记着这件事,有点担心,但直觉告诉她对方不可能有事,毕竟当时唯一的敌人慕容端已经被抓住,到现在还困在阿黑家夜夜做新娘。他们又身在遍地高手的灵泉村,真要有动静不可能不被发现。
八成那家伙又神秘失踪了。
赤雪丹霜都说没有,丹霜道:“要我说,这人走了最好,神出鬼没的,明显见不得人。您身份敏感,这种人物正该远离些。”
铁慈默然,最终叹口气道:“该出现总会出现,既如此,随她吧。”
一行三人往前走,此时正是午时,广场上有人来往,都对着三人悄悄打量,眼神怪异,羡慕嫉妒鄙视不满兼而有之。
赤雪落后一步,和一个路过的学子搭话,过了一会赶上来,悄声道:“贺先生前阵子放话说准备收关门弟子,满书院的人卯足劲要讨老爷子欢心,知道老爷子喜欢打麻将,天天为谁陪他打麻将争破头,就差没像科考一样比出个阵仗来。如今贺先生忽然传话说最近都不要人去打麻将了,而您又拿着贺先生的首份荐书来了书院,大家失望之余,不免都猜,是不是那宝贵名额,如今都花落您家了。”
铁慈长长地哦了一声,心想这仇恨拉的。掀起裙子从后面挺进她身体  办公室,揉弄小雪,好爽
忽然钟声连响,当当当当几声。
广场上的人忽然开始疯跑,险些撞翻了赤雪。
讲堂里安坐读书的人将书一抛,哗啦啦大门里涌出无数青衣书生,举着饭盆叮里当啷一路怪叫着向二进院子狂奔。
木质长廊被踩得咚咚响,如一大群蝗虫过境。
人群中一个红衣人极其显眼,个高腿长气场霸,院门前太挤一时人群拥堵,他跳起来一路踩头越门而过。
铁慈刚才还身处人群怪异眼神的包围中,一眨眼四面空空荡荡,人人嗷嗷如潮向前狂奔,铁慈不适应地站在广场正中,感觉像看了一帧末世丧尸片。
好半晌她喃喃道:“以前听师傅说过她念什么高中大学,食堂吃饭时如群蝗过境,总是想象不能,如今可算见识了。”
赤雪忧愁地道:“公子,这要每顿饭都需要这样抢,以后咱们吃饭可就难了。”
“难什么!”丹霜一脸鄙视,“就这细胳膊细腿,抢得过我?公子你放心,餐堂最好的,必定是您的!”
铁慈眯眼看着那些腿短力微跑在人后一脸焦急的学生,悠然道:“这是好事哟,说不定咱们还可以以此生财呢。”
丹霜还一脸懵,赤雪看看人群已经明白了,微笑道:“也是您聚拢人群的好机会呢。”
铁慈便满意地笑,正要走过去,忽然咦了一声道:“那边不还有个小门,怎么这么多人挤在这里,那边那个门却不开?”
随即她就看见一队人,神态矜持地抱着书,从从容容跨过讲堂门槛,边走边谈,廊下等候的小厮们便跟上去,从随身布袋里拿出饭盆,显然也是去吃饭的。
但明显没有其他学生的急迫,分外从容优雅。
铁慈便跟了上去,果然看见他们往那个小门的方向去了。
那些人也是青衫,却镶着白锦的边,个个微抬下巴,衣袂飘飘,所经之地,那些袖子上镶靛布,镶墨棉,镶粗麻的学生们,都自动让开一条路,任那些天之骄子从人群穿过,进入那小门。
书院学生按学业成绩分等级,十分粗暴的甲乙丙丁四等。衣服都是青衫,区别就在于分别以白缎、靛布、墨棉、灰麻镶边。
所以说哪有真正的平等,哪哪都能看见不平等。
铁慈跟在后头,她今日也是青衫,众人也没注意,以为她也是那一群的一份子,一边让路一边羡慕妒忌恨地道:“呵,嘚瑟什么,再嘚瑟,还不是有高人拔了头筹?”
铁慈想,高人,谁?
这低低的议论却被那群人听见了,走在前面的一个人忽然回头冷冷道:“方才谁说话的,站出来!”
满走廊的学生们噤若寒蝉,无人站出来,反倒推搡着,说走走走,各自退去。
那说话的学生却是一脸戾气无处发泄,看无人接话,便冷笑一声高声道:“什么高人,不过是一个走裙带关系的破落野人,也配在我们头上耀武扬威,你们且看着吧,书院迟早教他怎么做人!”
那一群人便都齐齐附和,有人便道:“听说是先前贺夫人娘家的人,江湖出身,想必一身的草莽习气,也不知道大字能识得几个,贺先生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铁慈:“……”
原来高人是区区在下自己,受宠若惊,受宠若惊。
这说话的人看着眼熟,不就是那日打麻将被她踢到湖里的那个吗?
那日这家伙之所以被她针对,倒不是因为出言不逊,事后贺梓有问起,当时她道:“先生便是博爱众生,也该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那位眼眸发蓝,明显是草原达延部族人。发色浅淡,可能还是达延王族。这一族民风彪悍,年年叩边,铁蹄之下,不知染了多少大乾无辜百姓和守边将士的鲜血,这样的人以仰慕中原教化为名,辗转求学于我大乾书院,所求所学,必不仅仅为一技一书。我大乾书院为展示大国泱泱风度,允许入学也就罢了,如何还能令他登堂入室,妄想染指于国学瑰宝?!”
当时说了个贺梓哑口无言,他打麻将根本不看人,也不了解异族人长相特色。他虽通读百家,宣称人人平等,却也知道家国大义之前,不可一概而论。
铁慈却不知道,所谓拜祭成功并不是贺梓能够留下她并托付要务的根本原因。她在谷中几日,于日常琐事中所表现的敏锐、沉稳、待人待事的心性和看待事务的格局,再加上最后展现的决断狠辣,才是贺梓交心的真正缘由。
毕竟贺梓身边何曾缺过人才?只是终究那些人多半唯唯诺诺,谨言慎行,绝无铁慈亦柔亦刚,可进可退的韧性,又如何敢将这般大事托付。
不过那人显然不似普通达延人,性情凶狠冷酷,倒是个八面玲珑的性子,一说话便得人频频附和,有人便叹气道:“贺师重情。贺夫人早逝,贺师抱憾终生,为此结庐守墓,矢志不渝。对夫人娘家人,自然另眼相看。”
又有人阴恻恻道:“谁叫咱们运气不好,不曾投生到那江湖草莽肚子里呢!”
便有人立即道:“住口,尔等焉可胡乱非议!先生既然选择那人,自然有他的道理,如此小肚鸡肠,擅自揣测,风度何在!”
铁慈一看,哟,又是熟人,是那位戚公子。
他似在甲生之中也颇有地位,他一开口,众人便住了口,露出些讪讪之意来。
小门敞开,供这些学霸翩翩而入,甲生在餐堂里倒不必插队,因为他们有自己的小窗口,基础食物一样,但可以根据各人的考绩加菜。
他们在餐堂西北角自成一个小团体,周围无人接近,人人远远投来羡慕的眼光。而他们也颇为自矜那般的围观,一个个挺直腰背,慢慢用餐。
铁慈没看见沈谧,想必还在分配宿舍整理衣物。
她在甲生和其余学生座位交界的边界坐下,看起来不像甲等的学生,也离其余三等学生不远,赤雪丹霜去给她打了菜,坐在一边慢慢吃。
菜虽然是一样的,但是份量明显少,菘菜烧肉里油汪汪几块大肥肉片子,和别人的满满瘦肉截然不同,赤雪悄声道:“我眼见着那伙夫舀起了瘦肉,手腕子抖了两抖,硬生生把瘦肉都抖下去了……”
那群人还在高谈阔论,这回不说贺先生,只说得了消息,这新来的暴发户果然分了甲舍!顿时众人更加愤慨,一个家伙说着说着,猛地将筷子一拍,饭也不吃了,道:“要我说,便是贺先生荐书,也不能让一个大字不识的莽夫,就此跻身甲等,这显失公平,我们要找管事教谕说道说道!”
众人也都道:“对!这岂不是侮辱斯文!”
“我等学子,就是应不畏强权,敢于应事敢于言事!”
那最先提议的学生越发热血,当下就要去请愿,乌压压一群人站起来,要去抗议,要去请愿,要去静坐,气势惊人。
旁边却有人慢吞吞道:“兄台,书院不许浪费,你饭不吃完便走,要扣分的。”
他一听颇为有理,便道:“吃完就去!”坐下来匆匆扒饭,那坐在他身后不远的人等他饭进了口,才道:“这位兄台,你方才好像吃了什么不妥的东西……”
这人一惊,下意识要呕,却呕不出来,这时那人一个箭步上来,伸手在他背上一拍,那人哇地一声吐出一大团饭,饭里面一截肥肥白白之物,已经断成两截,还在微微蠕动。
“呕……”
这下想吐的不止他一个了,饭堂里一时呕声不断,什么抗议,请愿,静坐,一时也忘却了。
上来帮忙的自然是铁慈,十分诚恳地和那个倒霉家伙道:“兄台,我方才看你饭里仿佛有什么在动,你看你看,要不是我喊得及时,你就把这玩意吃下肚去了呢,也不知道是什么腌臜玩意,到时候少不得要上吐下泻几日呢……”
那人听了,深以为然,对她再三感谢,铁慈又指那放饭窗口道:“我方才在饭里吃到了沙子,咱们甲舍的学生什么时候吃到过这些东西,都是伙夫不尽心吧?”
那人道:“正是!这起子货越来越惫懒,合该找他们算账!”说着怒气冲冲带人过去了。
不多一会便掀了那边的锅,泼了一案的汤,闹得不可开交。
铁慈在旁东蹿西跳,煽风点火,还悄咪咪掀翻了坐在火上的汤锅,却又在汤锅将要泼到那群人身上时,一声大喊,拽走了最前头那个。
一时众人受惊,怒骂伙夫的同时又纷纷道谢,铁慈瞬间便赢得了他们真诚的友谊。
也不是所有人都参与了那乱战,那个异族人,戚公子等几人都站在一边,戚公子看着人群里窜来窜去的铁慈,慢慢皱起了眉头,那异族人也喃喃道:“那小子,怎么瞧起来有点眼熟?”
铁慈头发还没留长,进谷的时候虽然是原本的脸,却故意弄得灰头土脸一些,不招人眼。待要到学院就学,不想像滋阳一样,因为容貌惹出事端,就由擅长易容的赤雪再修饰了一番,现在将眉加粗加浓改换眉型,肤色加深,眼尾拉长,暗色的唇彩将唇形再扩大一些薄一些。
现在是个容貌俊美,但形貌有点刻薄相的年轻人。那几人眼神很好,虽然觉得眼熟,但此刻餐堂里人头攒动,人影乱晃,一时哪里看得清楚。
闹了不多一会,一阵急促脚步声响起,有人大喊“教谕来了!”众人这才停手。
脚步声响,一个面色微红,眉目细致的中年男子带着几个管事快步走来,满脸挂着不可置信——年轻人血气方刚,打架是常有的事,但多半发生在下三舍之中,甲舍学生十分自重身份,几乎从未有过如此出格之举,今日这是怎么了?
待到问清缘由,更是气了个发昏章三十一,团团转了一圈,怒道:“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尔等如此,和引车卖浆者流何异!都出去,讲堂底下站着,将今日所学之《礼》第二十一卷抄三遍,你,你,你,你,”手指一一点过去,“都去!”
他是手指随意点,人群中央的人都纷纷后退,生怕被点着。
唯有铁慈不退,自然被点了去,她怡然不惧,跟着那几个打架的倒霉蛋去了讲堂底下思过,叫赤雪拿了纸笔来,伏在墙上认认真真抄礼记。
那几个家伙一边罚抄一边问她:“兄台你方才好像也没参与打架,似乎还拉架来着,如何不避不让,也来这讲堂底下抄书?”
铁慈眯着眼睛笑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这才叫兄弟义气。”
“好兄弟!”几人大喜,那个吃了虫子的倒霉蛋道,“果然义气,值得一交!今日咱们便认了你这好兄弟!”
铁慈伸掌,道:“击个掌儿,便全了咱们兄弟之礼!小弟在此发誓,必不相负各位哥哥!”
几个人啪啪啪完毕,那家伙兴奋地道:“好兄弟,咱们也必不负你!哥哥们带你飞!回头等这事儿了了,咱们一起去师长那里请愿去!一起做了大事儿,把那个狗仗人势不学无术的家伙赶走,以后免不了你的好处……对了兄弟,看你面生,新近升上来的吗?敢问贵姓?仙乡何处?”
“我啊。”铁慈弯着眼睛,慈祥地道,“免贵,姓叶,肃州人,贺先生先夫人之侄。也就是你们口中那个需要请愿赶走的狗仗人势不学无术的家伙哦。”
“……”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乱H高辣小说短文合集 少妇饥渴偷公乱第400章
上一篇:翁公的粗大挺进我的密道 餐桌下 腿张开一点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