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被强 NP 高辣 山里汉共妻高潮不断

2022-01-09 16:03

 黄林不愿意和他扯淡,直截了当问他:

  “朱先生找我有什么话要说?”

  朱延北避而不答,笑嘻嘻地问:

  “你先喝点,这咖啡不错。”

  黄林摇摇手:

  “你自己喝吧。别拿我当客人一样招待,我是来调查问题的。”

  朱延北见黄林的态度不对,慌忙声明:

  “当然不拿你当客人。喝点咖啡,办起事来更有精神。”

  “我不喝咖啡,劲头也十足。”

  “那是的,黄科长年青力壮,精神十足,我实在佩服之至。”

  “朱经理真有眼光,讲的一点也不错。昨天黄科长忙到深夜,今天一清早就爬起来,照样精神十足!”夏福对黄林说,“佩服,佩服!”

  “这不算啥。”

  “我们还是谈检举信里提出的问题吧,你是不是有啥要说明的?”

  朱延北送过一支中华牌香烟,慢吞吞地说:

  “不忙,先抽根烟再谈。”

  “刚抽过。”

  夏福说:“黄科长,那你就喝点咖啡吧。”

  “咖啡快凉了,”朱延北指着黄林面前的杯子说,“少吃一点,赏我朱延北一个光,怎么样?”

  黄林望着朱延北,问:

  “你谈不谈?”

  他忍耐不住,一肚子气差点要爆发出来了。他是抗战军队的家属,弟弟就在抗战军队里服役。因此他对坑害抗战军队的事非常气愤。

  朱延北嬉皮笑脸地说:

  “谈,当然要谈。”

  “那么,谈吧。”

  “抽根烟,慢慢再谈不好吗?黄科长已经住在小号里,谈话的时间多得很啊。”

  黄林霍地站了起来,不客气地说:

  “我手里工作忙得很,没有工夫奉陪,等你喝完了咖啡,要是有啥要谈,上我办公室里来好了。”

  黄林说完话,立刻走出了经理室。朱延北站了起来,朝经理室的门撇了一撇嘴,气呼呼地对夏福说:

  “这种人真不识抬举。”

  “别理他,经理。”

  “初出茅庐的小子,愣头愣脑,一点人情世故也不懂。你瞧那架子,把我朱延北也不看在眼里。”

  “要不是带着检查组来,啥人晓得他叫张三李四。”

  朱延北听到“检查组”三个字,他的气渐渐消逝了。他懂得现在不是发脾气的辰光,印把子在别人的手里,得小心点。

  光棍不吃眼前亏。他改口说:

  “对呀,人家是检查组的组长呀,当然神气活现。夏富,你要好好敷衍敷衍他。我们在人家手掌心里过日子,落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经理说的再对也没有了。”

  “店里的事,你也要多留神。只要你帮了我的忙,检查组走后,我决不会忘记你的功劳的。”

  “经理谈到啥地方去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一定放在心上。”

  “这就好了。”朱延北指着黄林的那杯咖啡说,“你把它喝了吧。”

  夏福端起杯子,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得精光,舔了舔嘴唇,精神抖擞地说:

  “我去看看苗头。”

  “有啥消息,随时告诉我。”

  夏福从经理室走出来,有意绕了一圈,在写字台面前坐了一会,然后很自然地向“检查组”办公室走去。门紧紧关着,里面不时传出细碎的人声,可是听不大清楚。他走过去,又迈着方步踱了回来,料想那里面一定谈机密的事体,没头没脑闯进去不好,这地方要避嫌疑。他信步走了回来。

  黄林回到“检查组”办公室,感到福佑药房的事有点棘手,许多事没有一个头绪,朱延北却像块橡皮糖,给你扯来扯去扯不清,他以为检查组一到,写检举信的王立就会找他。可王立不但没找他,一见到他,就远远避开了。他不能再等,主动把王立找到“检查组”办公室。王立拘谨地坐在写字台旁边,一言不发。他不知道黄林为啥突然找他,心情有点紧张。

  半晌,黄林打破了沉默,说:

  “你给卫生局写的那封检举信,很好……”

  王立的眼光马上望着“检查组”办公室的门,幸好黄林已经关上了。他没有言语,只是点了点头。

  “局里特地派我到福佑来调查情况的……你检举的材料很重要,说明朱延北的不法罪行是严重的。比方说把过期失效的药卖给抗战军队,制造假药……”

  “那是的。”

  “还有福佑是拉拢腐蚀政府官员,朱延北的胆子真不小。”

  “他啥事体都做得出来。”王立紧张的神经稍为松弛一些了。

  黄林认为王立检举的事不详细,说,“你检举的那几条都很重要,但不够具体,你可不可以写一份详细的材料给我?”

  “这个……”王立眼前顿时出现了朱延北的面影,仿佛对他说:怎么,忘记那天夜里的事了吗?你的名誉要不要?你想到法院去呢?还是平平安安跟我朱延北过一辈子?他要跳出朱延北的手掌心,但一时还想不出办法。他犹豫地对黄林说,“具体情形我不大清楚,黄科长。”

  “你不是会计部的主任吗?”

  “是的。”

  “怎么不清楚呢?”

  “具体的事情我不管,朱经理很多事不入账的。你想了解具体的事,可以问夏福。他是我们的外勤部长。”

  “我晓得夏福,他的问题也不小。目前我不想找他。你写给我好了。”

  “我,我晓得的,都写在检举信上了。”

  “再也没有材料了吗?”黄林看他讲话吞吞吐吐,有点困惑,检举信的口吻很坚决,怎么检查组来了以后反而变了呢?他不了解是啥原因。他说,“不要怕……”

  “不怕,我一点也不怕。黄科长,你,你相信我。”

  “我完全相信你。”黄队长看他神色惶恐,先稳定他,然后问,“检举信上那些数字怎么得来的呢?”

  王立给问得躲闪不开。他想走,又没有借口。他默默望着放在墙角落的一副x光透视机,想了半晌,才说:

  “是我和叶积善估计的。叶积善在栈房工作,许多事体他比我清楚。”

  “你自己是不是再也没啥可写的了?”

  “让我想想看。”

  “好的。你好好去想想。”

  王立好容易听到黄林最后一句话,他猛可地站起来就走,竟忘记向黄林告辞。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暖暖 日本 高清 在线观看5 日本无码国产一区二区
上一篇:灌满宝贝(H) 三夫一起疯狂好大好爽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