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下面一进一出好爽视频 成人18禁漫画无删减免费

2022-01-09 11:53

越瑶捂嘴轻笑,面带羞涩的说:“我这记性呀,被恒哥哥娇惯的都不行了,还真有呢。”

  越瑶朝衣柜走去,找出几件价格不菲的上衣。

  “这几件呢,也只能手洗,干了还得熨烫。你可得细心点,这坏一件你都赔不起。”越瑶很认真的叮嘱程洛。

  程洛紧抿着唇,越瑶说的都是事实。

  她如今空有一个傅太太的身份,兜里几乎没有任何钱。这些动辄就几万十几万的衣服,她怎么可能赔得起?

  她之前在疗养院的费用,还都是唐渊铭付的。

  “越小姐放心,我会很细心的。”程洛得尽力做好每一件事,这样才能免于多番折腾。

  即使只要越瑶想,她就得各种重复和做无用功。

  但至少她自己,是问心无愧的。

  越瑶的这些衣服都不脏,这大概是唯一的好消息。

  花费了半个多小时搞定衣服,接着便又进了厨房。

  越瑶在午睡,程洛的动静还不敢弄的太大。

  其实这别墅的隔音效果是很不错的,但她还必须得尽量小声,指不定越瑶又有微词。

  “越小姐,该吃午饭了。”程洛去敲门。

  程洛敲完便等待了将近一分钟,越瑶还没有开门。

  程洛刚要抬手,门从里面打开。

  “什么事?”越瑶眉头紧蹙,隐隐有要发怒的征兆。

  “越小姐,午饭已经准备好了。”程洛没理会越瑶的情绪,只是很恭敬的说明情况。

  越瑶不悦的瞪了程洛一眼,程洛权当没看到。

  “我马上就来。”越瑶说完,又砰的把门关上。

  越瑶午睡也是穿的睡衣,这时是又去换了一套舒适的家居服。

  “你的厨艺还不错。”越瑶吃了几口,还夸赞程洛。

  程洛伫立在一边,直到越瑶用餐结束。

  这午餐似乎还挺合口味,越瑶吃的并不少。

  越瑶没再提任何要求,起身去院子里散步。

  初冬的天气,正午时刻阳光还是很温暖的。散步结束,越瑶还躺在落地窗外的摇椅上晒太阳。

  “给我泡杯普洱茶。”无事时,程洛也不能离越瑶太远,必须得时刻听命令行事。

  摇椅旁也是有个藤条编织的圆桌茶几的,程洛把泡好的普洱茶刚一放下,越瑶就伸手去端。

  程洛一个烫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越瑶就尖叫一声。

  “你要烫死我呀?”越瑶愤怒的质问。

  “不是。”程洛只能如此回答。

  “你再讨厌我,也不能这么对我呀。”越瑶委屈巴巴的开始掉眼泪,“恒哥哥不是说了么,是你抢了我傅太太的位置,我又没要你马上和恒哥哥离婚,我已经如此仁至义尽了,你怎么还对我下黑手?你未免也太恶毒了吧!”

  越瑶真是妙语连珠,黑的都能让她说出白的。

  是她抢了越瑶傅太太的位置吗?难道现在不是越瑶要抢她的位置吗?

  只可惜,傅景恒都是那么认为的,也难怪越瑶说的如此理所当然了。

  “越小姐误会了,我没有要对越小姐不利。”不管越瑶是否相信,程洛还是要解释的,她并不希望自己被冤枉,“泡茶必须……”

  “我可不会误会,你也亲自感受一下!”程洛话还未说完,越瑶便端起还很烫的普洱茶,直接泼向程洛。

  程洛完全没料到越瑶会有如此举动,都没能来得及躲开,只是下意识用手去挡。

  大部分的水都被泼在了胸前,手上只溅到了一小部分。

  程洛疼的瞬间红了眼眶,但强忍着没哭出来。

  心思如此歹毒的越瑶,真和失忆前别无二致。

  “越小姐可解气了?”程洛压着嗓音问。

  越瑶见程洛并未如预料中那般惨痛哭嚎,心中还有几分不满。

  但目的已经达到,倒也没有再为难程洛。

  越瑶轻笑,“你这是说的哪里话,我有什么可解气的,我只是让你感同身受而已。”

  “你若不赞同,不如我亲自问问恒哥哥?”越瑶这哪里是在彰显公平,完全是在逼程洛承认。

  即使越瑶不提及傅景恒,程洛也是会选择赞同的。

  她只是这别墅里的一个佣人,哪有和女主人抗衡的资格。更何况,她还必须要讨好越瑶,好能在周末时见到孩子。

  “越小姐说的很对,我感受到了。”程洛只好顺着越瑶的话往下说,“不知越小姐可还需要我再重新泡一杯普洱茶?”

  “不必了,现在不想喝了。”越瑶声调懒懒的说。

  程洛便没再接话,越瑶没让她走,她便只好安静的站在一旁。

  程洛起初是被烫的有些发疼,但很快微风拂面,便开始觉得有些冷。

  “草莓和车厘子买了吗?”越瑶还惦记着这茬。

  程洛嗯了一声,越瑶便也没说要吃。

  越瑶这显然是在测试程洛,是否把她的话当一回事。

  “晚餐得素点,我还很娇弱,不能做任何运动。”越瑶回房前叮嘱程洛。

  “好的,越小姐。”程洛心里已经开始计划晚饭的菜单了。

  越瑶一走,程洛便立马回了房间。

  程洛脱了外衣查看,胸前红了一片,若是用手去触碰,还是会有微微的疼痛。

  好在现在是初冬,穿的较厚,否则真的已经被烫伤了。

  但挡水的手却没有那么幸运,已经起了烫伤泡。

  程洛疼的有些想哭,但为了能如期见到孩子,又硬生生的把眼泪憋了回去。

  为母则刚,她决不能被打败。

  别墅里没有烫伤药,程洛特意跑出去买了一次。

  涂好烫伤药,疼痛也缓解了一些。

  “我不吃芹菜!”越瑶嫌恶道。

  “我记住了。”越瑶的喜好,程洛自是不知道。

  越瑶挑挑拣拣的并没吃多少,程洛不得已又去做了一些。

  晚十点,越瑶命令程洛去端洗脚水。

  “给我洗洗脚,顺便按摩按摩。”程洛已经有心里准备,但多少还是有些膈应。

  程洛连一丝笑容都挤不出,几乎是面无表情的在进行。

  越瑶也不介意,还拍了照发给傅景恒。

  越瑶:恒哥哥,这个佣人我很喜欢呢。

  傅景恒一到出差地,就马不停蹄的忙碌起来,回到酒店刚洗了个舒适的澡,便收到了越瑶的微信。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啥是作业接地,维护接地,防雷接地及阻值
上一篇:speaker是什么接口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