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好舒服嗯好猛嗯好大 太紧太粗太大了受不了小说

2021-10-19 10:58

云楚沁并不知道这些百姓心中所想,但对于这百姓识时务的自动给自己让开一条道路这一点,云楚沁觉得十分满意:
这南蜀国的百姓倒也不是一点可取之处都没有。
起码他们还会十分尊重自己这个帝姬,这一点很好。
云楚沁轻咳一声,抬头挺胸,自以为无比优雅的走进了茶若居。
却不知道她这样的举动落在了那群朴实的百姓眼中,就宛如一只骄傲的彩凤凰在故意炫耀自己的羽毛一般。
令人,无言以对!
君璟浅担心云楚沁会在容欢和君陌玄的地盘撒野,在云楚沁进去之后,君璟浅立刻跟了进去。
杜柔嘉眼中满是嘲讽:
容欢,你不是很有经商的头脑吗?
陌玄不是一直不顾一切的护着你吗?
我今日倒要看看,你怎么在这位难缠的楚沁帝姬手上讨到好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杜柔嘉脸上扬着自信的笑容,最后一个踏进了茶若居。
因为已过午时,此时的茶若居中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客人。
只有在算账的白露,和几个打杂的伙计在不停的收拾。
“不好意思,几位客官,茶若居今日的茶已经全部售空,几位客官若是需要,不如明日早一些过来。”
白露话音才落,抬头才发现来人竟是君璟浅,也是十分热情的迎了上去。
“公主今日怎么有空过来?”
“无妨。本公主也只是陪着楚沁帝姬随便逛逛,既然卖完了便罢了。”
接着,白露的目光便越过君璟浅,看到了她身后的杜柔嘉和云楚沁,脸色当时便不易察觉的变了变。
杜柔嘉这个人白露自然不陌生,她在长欢榭时可是听谷雨她们提起过不知多少次。
总之是一个十分讨厌的女子便对了!
至于另一个人,即使白露不认识,但君璟浅也已经告诉了她的身份——如今闹得沸沸扬扬的北蜀国大帝姬。
再重新想一遍君璟浅的回答,白露便明白了她的用意。
“既然如此,那公主和郡主还有帝姬便慢慢看看。”
君璟浅这是在告诉她,不必为了她打破茶若居的规矩。
若是平日里君璟浅一人来了这茶若居,她自然不会和白露客气。
可如今她不是一个人,她的身后可还跟着两个拖油瓶。
还是两个令人十分喜欢不起来甚至有几分讨厌的拖油瓶!
杜柔嘉也好,云楚沁也罢!
这两个人根本就不是真心实意想要来茶若居喝茶,分明就是过来找茬的!
君璟浅并不希望她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知道自己同茶若居的关系,更不希望茶若居为了这样的人开出例外!
虽然君璟浅话说的已经十分清楚明白。
但云楚沁就像是聋了一般,根本就没有将君璟浅和白露说的话真正放在心上。
径直走到白露面前指着墙上定价最高的那杯雪顶含翠,十分不客气的开口命令道。
“你,马上给本帝姬准备一杯雪顶含翠!
若是本帝姬尝了之后觉得满意,就算是赏你一千金也不是问题!”
白露的脸色瞬间便沉了下来。
这云楚沁,还真是半分都不客气!
果然和外面传言中的分毫不差。
白露冷着一张脸,也没有了面对君璟浅之时的热情温和。
只有冷漠而恭敬。
“不好意思,楚沁帝姬。茶若居今日所有的茶皆已售空,包括雪顶含翠在内。帝姬若是想喝,不妨明日派人早些来。”
云楚沁原本娇美的脸庞顿时变得愤怒起来。
“你敢拒绝本帝姬?!你可知本帝姬想要弄死你就和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本帝姬劝你还是乖乖听话,将本帝姬伺候的满意了,这件事情便可以一笔翻过,好处也少不了你的。”
“不管帝姬是什么人,都要遵守茶若居的规矩。
今日便是皇上来了,茶若居的规矩依旧不会改变。
更何况,这是在南蜀国界内,楚沁帝姬不过是远来之客,又有什么资格敢对我南蜀国百姓喊打喊杀?!”
“岂有此理!”
云楚沁从未见过如此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的!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掌柜罢了,若不是看在这件铺子是君陌玄名下产业的份上,早在这女人第一次拒绝自己之时,她便让人砸铺子了!
如今倒好!
这女人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她不肯为自己更改规矩。那自己便如她所愿!
铺子可以留,至于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就抱着她所谓的规矩去死吧!
“红裳,绿萝!给本帝姬杀了她!”
云楚沁话音落地的那一瞬间,她身边跟着的两个宫女突然出手,抽出腰间软剑便直直的朝着白露的面门刺了过去。
便连杜柔嘉也不免有一瞬间的惊讶。
她知道这云楚沁心狠手辣,胆大包天。
但也没有想到这云楚沁竟然胆大妄为到如此地步,在南蜀国的国都,君陌玄的铺子,公然杀人!
不过惊讶之余,杜柔嘉的心里却也隐隐有几分兴奋。
据她所知,这个白露可就是容欢身边的四大丫鬟之一,算得上是容欢的左右手级别。
而容欢可以放心的将这样一件日进斗金的茶若居交给白露这样一个小小的丫鬟来打理,便说明这丫鬟有她的过人之处还十分受容欢的宠信。
若是容欢突然失去了这样一个帮手,想必一定会痛不欲生吧!
只要能让容欢痛苦,杜柔嘉的心中就忍不住的泛起丝丝快意!
云楚沁更是一脸得意的盯着白露惨白的脸庞,仿佛是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让你同本帝姬作对,今日本帝姬就让人送你去见阎王!
然而,云楚沁和杜柔嘉期待中的白露血溅茶若居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在红裳和绿萝的剑即将刺到白露的那一瞬间,从暗处突然冒出了不少身穿黑色铠甲之人。
不仅挡下了红裳绿萝的攻击成功的护下了白露,更是一掌将红掌绿萝直接击退了半步之远。
红裳和绿萝看着这些突然出现的黑衣铠甲人,一时间也不敢轻举妄动,双方便这样陷入了僵持之中。
云楚沁却是看着这些人陷入了另一件事情的沉思之中:
这些便是那玄王爷君陌玄的手下吗?
果然是厉害,竟然可以在一招之内既接下红裳绿萝的攻击又能以内力震退二人。
这红裳和绿萝,可是母妃特意训练出来保护自己安全的。
如今竟然不是这群人的对手!
手下尚且如此厉害,那君陌玄作为他们的主子,想必一定是更加厉害!
云楚沁越发觉得自己对君陌玄的兴趣又更深了一些。
这君陌玄,果然是老天爷为自己量身制定的男人!
而杜柔嘉在看见这群黑衣人之时,如同面具一般没有任何波澜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裂缝。
她早就知道这茶若居有君陌玄的一半,但她却未曾想过君陌玄竟然会在这么一件小小的铺子里留下这么多的人!
只为了保护一个丫鬟!
一个在容欢身边伺候的丫鬟!
难道只因为这个白露是容欢的丫鬟,他不希望白露出事会引来容欢的伤心,所以哪怕是个丫鬟。
君陌玄也不惜动用这么多人去保护她的安危?
她恨!恨君陌玄的偏心!
她不明白!
不明白容欢究竟是给君陌玄下了怎样的迷魂药,竟然能让君陌玄对她如此死心塌地!
竟然让高贵不染人间烟火的君陌玄,为了她做到如此地步!
而这茶若居里的动静终究还是惊动了在后院坐着的容欢等人。
就在双方人马僵持不下之时,云楚沁听得“吱呀”一声。
是门打开的声音。
云楚沁抬眼看去,只见一个身穿鹅黄色与玉白色相间的襦裙的少女推开门走了进来。少女头上没有戴任何的钗环进行修饰,只是用了和襦裙颜色相同鹅黄色发带缠绕在发髻之间编成了一只只小巧可爱的蝴蝶。
脸上更是不着任何脂粉。
明明是十分平平无奇的普通装扮,可这少女出现在室内的那一瞬间,就如同一个太阳一般,顿时照亮了所有人。
这个少女,正是容欢!
而这种感觉,让云楚沁十分的不舒服:
这少女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茶若居的后院之中?
难道是君陌玄偷偷养起来的女人不成?
一瞬间里,云楚沁的脑子里闪现了无数个这少女可能的身份,但最后全都被云楚沁自己一一推翻。
就在此时,她听得身后传来极其微弱的一声。
“阿欢…”
云楚沁回头看去,只见君璟浅不知何时起,脸色变得苍白没有任何血色,要靠着她身边那两个宫女扶着才能勉强站稳。
而之前一直占据着云楚沁所有目光的少女,却在此时飞奔到了君璟浅的身边,更是十分迅速的在君璟浅的身上扎了不少金针。
这一幕,云楚沁并不陌生。
之前在宫中时,她曾见过太医院的不少太医为宫里嫔妃治病之时便会这般,以针刺穴。
不过那些太医们下针之时,都是仔细思考,再三斟酌后才慢慢下针。从未有人像这少女一般,想都不想,看都不看,直接了当的下针!
而奇迹的是,在少女施针之后,云楚沁看见君璟浅原本十分难看的脸色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了过来。
而此时,云楚沁也想到了方才君璟浅对这少女的称呼。
阿欢?
难道说,这个少女便是忠勇候府幺女容欢?!
那个自己曾派出杀手帮人去杀最后还失手了的那个容欢?!
容欢无暇顾及旁人,她现在只想确定君璟浅的情况是否安然无恙。
直到君璟浅的脸重新恢复了血色,容欢把脉也没有发现任何不妥之后,容欢才算是彻底放下心来。
“月影,月夕。你们护送公主马上回宫,公主身子本就不好,如今受了惊吓,需要好好躺着静养。
等回宫之后,你们记得再请余太医去为公主请脉,一定要确定公主安然无恙。”
说罢,容欢又轻轻的捏了捏君璟浅的双手。
“三表姐放心回宫,茶若居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君璟浅点点头,亦不固执。
虽然在容欢给她施针之后,君璟浅觉得好了许多,但方才红裳绿萝出手的那一瞬间,她确实受到了很大的惊吓。
她甚至觉得,白露这一次必死无疑。
而自己这个带着云楚沁来到茶若居的人,就是那一个,害死白露的始作俑者。
知道看到白露被人救了下来,君璟浅那惊吓的心情才终于平复了下来。
而平复下来之后的她,便是一阵头晕目眩,连站都无法站稳。
幸亏容欢及时为自己施针,这才让她捡回一条命。
君璟浅心中清楚,以她这弱不禁风的身子骨,若是继续留在这里,恐怕非但没办法帮上容欢的忙,反而还会成为容欢的拖累!
因此君璟浅在容欢说完之后,便由月影月夕二人扶着,坐上了回宫的马车。
等到君璟浅离开之后,容欢这才正眼打量起了这茶若居中剩下来的人,眸光落在云楚沁和杜柔嘉身上之时,容欢微微挑眉:
哟!这是找茬的来了!
容欢没有理会二人中的任何一个人,只是随便拉过一个椅子坐下,眸光温柔的看着白露。
“白露你说,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既然容欢问起,白露自然是不会有任何隐瞒,一五一十,客观老实的将所有的事情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无非就是云楚沁向白露索要雪顶含翠不成,所以演变成了要杀人的一场闹剧。
虽说这是一杯奶茶就能解决的事情,但容欢向来就不是一个吃了亏还要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的性子。
更何况这云楚沁和杜柔嘉二人砸了自己的场子还想杀了自己的人,这已经不是一杯奶茶可以解决的事情了!
这分明就是故意找茬!
容欢无论如何都不会纵容这些事情的发生!
今日若是忍让了第一次,让她们知道自己是个好欺负的性子,日后便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乃至无数次!
所以容欢,一次都不会退让!
当然,她也不是一个喜欢用暴力或是用吵架来解决问题的人。
这样只会让原本就十分棘手的问题变得更加糟糕罢了!
她还是喜欢好好的同人讲道理。
今日的事情看似是这云楚沁无理取闹,一直在找茬。
但只要杜柔嘉出现在了这个地方,容欢便不会这么表面的去看待一个问题。
且不说云楚沁第一日来到这雍都城,和自己本就无仇无怨。
便是有,这云楚沁也不可能知道茶若居以及白露和自己的关系,然后前来找茬。
那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吗?!
唯一的可能便是,有人故意煽风点火,将这脾气易躁,一点就燃的暴脾气帝姬云楚沁花言巧语的给骗到了茶若居。
而这个人不用想,容欢也知道是谁。
除了杜柔嘉,还会谁会如此费尽心思,拐着弯的来给自己找麻烦,巴不得自己痛苦悲伤?
这雍都城里,除了慎贵妃与君允湛母子,恐怕最恨自己,最希望自己伤心欲绝的人就只有杜柔嘉了。
所以今日的事情,容欢稍一猜测便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究竟如何。
本来容欢并不打算着手对付杜柔嘉,一是她并不将杜柔嘉视为情敌,一个不可能被君陌玄喜欢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成为自己的情敌?
二者便是,杜柔嘉虽然暗中弄了不少小动作,但从未对自己有过实质性的伤害,因此容欢可以对这些视而不见。
但今日之事,杜柔嘉却是实实在在的触碰到了容欢的底线!
杜柔嘉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去动她身边的人。
先是白露,再是君璟浅!
若是茶若居上下没有君陌玄安排的人保护,若是今日自己并不在茶若居后院。
那么自己看到的,会不会就是白露和君璟浅两个人的尸体?
即使下令动手杀了白露的人是云楚沁,将君璟浅吓的旧病复发的人也是云楚沁。
可容欢心中比谁都明白。
真正想要至她们于死地,精心设计了这一切的人,是杜柔嘉!
而云楚沁,不过是杜柔嘉借刀杀人时用的那一把利刃罢了!
即使今日白露和君璟浅都没有出事,可容欢却也不会轻易的放过杜柔嘉。
这杜柔嘉就像是一匹没有心的豺狼,只要给她一口喘气的机会,她转头便能给你咬的鲜血淋漓,面目全非!
既然杜柔嘉想借云楚沁这把利刃杀人,那自己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这杜柔嘉好好看看。
云楚沁这把兵不血刃的刀,是不是她用的起的!
这般想着,容欢嘴角也露出一个十分灿烂的笑容,一步一步朝着杜柔嘉走去。
明明容欢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女,但杜柔嘉面对着这样一个巧笑嫣嫣的容欢,心里却是没由来的一阵心慌。
难道自己今日的这步棋,终究还是走错了吗?
不,不会的。
就算是走错了,就算是全部都被容欢看出来了,那又如何?
容欢根本就拿不出证据不是吗?
自己和容欢本就是天生的敌人,即使没有这件事情,她也不会放过容欢,都是注定好的!
杜柔嘉思考之间,容欢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朱唇轻启,如同踏血而来的地狱使者。
“今日的这场戏,柔嘉郡主可还满意?”饶是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可当杜柔嘉听到容欢说出这句话时,她的心还是忍不住战栗了一下:
还是被发现了啊!
“长欢县主这是什么意思,柔嘉可不明白。这茶若居不是喝茶的地方吗?难不成还有戏看?”
杜柔嘉心中即使再慌张,可在人前依旧是不肯认下自己做的一切。
容欢见杜柔嘉到此时还是死不悔改的模样,倒也补气恼,只是摇摇头,声音却越发大了起来。
“怎么?柔嘉郡主这是连自己一手策划的好戏都不愿意承认了?今日这些事情,不正是郡主弄出来的吗?
郡主以为你不承认,便没事了吗?郡主可曾想过,今日若是三公主真的出了事,太后娘娘,皇上和皇后姨母,他们可会放过你?”
容欢步步紧逼,倒是激出了杜柔嘉的几分脾气。
杜柔嘉不再像开始那般处处否定自己做的事情,反而冷冷一笑。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我不过是提议楚沁帝姬前来茶若居看看,至于在茶若居惹出的这些事情,可是与我没有半分关系,你以为太后他们又能将我如何?”
杜柔嘉承认,除了君璟浅这个临时出错的变数,今日的一切确实是在她的意料之中。
她从一开始,想要对付的人,便只是容欢身边的婢女白露。
只是她没有算到君陌玄对容欢竟能如此体贴,就连身边人的安全都一一考虑到,让人完全没有下手之机。
这才是她今日计划失败的最重要的原因。
即使失败了,对于这件事情,杜柔嘉也没有半分后悔。
至于君璟浅,成大事者哪里能没有牺牲者,若她的身体已经差到受一点惊吓便一命呜呼的地步,那只能怪君璟浅自己没用。
这样的公主活着也只是南蜀国的累赘,不能为南蜀国换来任何有用的价值,死了反而是省去了一堆麻烦。
若不是君璟浅还有一个当着太子的哥哥,这四国里还有谁会记得,这个存在感几乎为零的嫡公主?
杜柔嘉的这些反应早就在容欢的意料之中,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多半是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
这种人连自己最为亲近的人都可以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就放弃,又何况是一个与她并不交好,不能给她带来任何助益的病公主呢?
不过,若是杜柔嘉真的以为所有人都拿她没有办法那就错了。
若是今日白露或君璟浅有一人出了事情,她都不会这么轻易地饶过杜柔嘉。
“你该庆幸,今日她们并没有出事。否则,我会杀了你。”
容欢巧笑晏晏的说出要杀人的话,明明是毫无威慑力的话语,可落在杜柔嘉的耳中,却让她的心里莫名升起一股寒意。
意识到自己竟然被容欢的三言两语给吓到,杜柔嘉心中有几分懊恼,像是要证明自己一般镇定的开口。
眼中还带着对容欢丝毫不加掩饰的鄙夷与不屑,仿佛这样就能证明她方才没有被震慑到一样。
“杀我?县主好大的口气。你以为玄王爷宠着你,就会什么事情都依着你吗?!真是天真!”
“谁说我是要君陌玄动手?”嗯好舒服嗯好猛嗯好大 太紧太粗太大了受不了小说
容欢扑闪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显得十分的无辜可爱,可说出的那些话却是让人不寒而栗。
仿佛杀死一个人在她看来就像是今日午饭吃什么一般平常。
“若是有一天我想要柔嘉郡主的性命,一定会亲自动手。这世界上,想要好好活着很难,可若是想要一个人死,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难道郡主就没有听说过可以杀人于无形的毒吗?
比如现在,我若是在郡主身上悄悄撒上一些毒粉,等到郡主毒发身亡的时候,又有谁会想到是我动手的呢?
杀人,可不是一件难事。
想要不动声色的杀人对我来说,更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杜柔嘉看着容欢的眼睛,没有看出任何玩笑的成分。
这女人,是想真的杀了自己!
她突然就慌了神,容欢该不会真的已经在自己身上动了手脚吧?!
“你敢杀了我,我身边的人不会放过你的!”
“笑话。我若是要杀你还会担心你身边的人会不会报复吗?
若是敢来,那就全部毒死好了。”
容欢丝毫不惧,唇边的笑意更是因着她的话染上了一些嗜血的意味。
“我只是想要提醒郡主,我若想要你的命多的是办法。你怎么对我我管不着,但你若是敢动我身边之人,我可以保证,郡主不仅会死,还会死的十分难看。”
容欢说的这些话可谓是一点都不客气。
平时的容欢总是一副温软可亲的模样,可就当这么一个没有任何威胁感的突然向你露出全部的爪牙之时。
便是杜柔嘉这般心狠手辣之人,也不禁感觉到了一丝害怕。
没错,她怕了。
她居然因为容欢的这些话对容欢产生了惧怕的情绪。
她最擅长的便是察言观色,所以一个人是不是说谎,根本就瞒不过她的眼睛!
而容欢说这些话,绝不是简单的吓唬自己!
若是自己再去碰她身边的人,她真的会杀了自己!
她现在拜了余太医和毒医甘晴为师父,如今的容欢,是绝对有着这样的资本。
便是从方才容欢为君璟浅施针之时的手法来看,便可以知道容欢的医术绝对不低!
她可以防的了暗杀,可是却防不了这些无色无味的毒药!
多可笑啊!
自己竟然会被容欢这样一个自己从前从未放在心上的人给震慑威胁到!
“那县主现在想做什么?杀了我给你的婢女还有三公主出气?”
“不。这么快就杀了你实在只太便宜你了。你既然为我准备了这么大的一场好戏,我自然也要送你一些回礼。
既然郡主这么喜欢借刀杀人,不知道当郡主借的刀砍到郡主身上之时,郡主会是怎样的感受呢?”
容欢低低一笑,转身朝着云楚沁的方向走去。
杜柔嘉方才反应过来容欢话中的深意,却见容欢已然走到了云楚沁的面前。
自此刻起,杜柔嘉明白,她和容欢之间已经彻底撕破了脸皮,便连表面的和平和无法维持下去。
从今日起,她和容欢便是不死不休的仇敌。
至死不休!
云楚沁见一直在与杜柔嘉不知说着什么的容欢突然朝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心中警铃大作。
不知为何,明明她和这个容欢也只是第一次见面。
就算是之前暗杀的事情,容欢猜到了与北蜀国有关,也不可能直接确认就是自己所为!
但是云楚沁在看到容欢之后,心中却无端升起一股十分讨厌的情绪。
尤其是容欢那双如同幼鹿一般清澈至净的眼睛。
让云楚沁十分讨厌!
也许是因为自己那个早死的三皇妹,云楚沁十分讨厌有着清澈眼眸的女子。
更何况如今这容欢有着同那短命鬼一模一样的眼睛。
让自己不得不想到那个短命鬼!
可云楚沁还不能轻举妄动,因为这个容欢身上,有着一股令她感到十分不悦的危险气息。
直觉告诉云楚沁,这个容欢,绝对没有她表面看起来那么单纯无害,这个女人,是个十分难缠的存在!
“你想对本帝姬做什么?!”
随着云楚沁话音落下的同时,红裳和绿萝直接抽出软剑挡在云楚沁的面前,阻止容欢继续前进。
容欢笑了笑,并未因为云楚沁身边之人的无礼而感到任何的不悦。
她伸出那只如同白玉一般无暇的手,用两根手指轻轻捻住剑尖移到了一边。
“我只是有几句话想和楚沁帝姬单独说说,你们若是不放心,大可站在一边。
总之我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若是我有任何不对,你们便是直接一剑杀了我,我也没有反抗之力。
楚沁帝姬还在担心什么呢?
难不成众目睽睽之下,楚沁帝姬觉得我还能对你不利吗?”
云楚沁盯着容欢,最终还是挥挥手让红裳绿萝二人退到了一旁。
她与容欢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更何况自己今日还是南蜀国的贵客,若是容欢真的对自己不利,那才是脑子坏掉了!
云楚沁谅容欢也不敢对自己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原本有些不安的心也慢慢放了下来。
一副居高临下的态度,目光倨傲的看着容欢。
“容欢是吗?你最好祈祷你说的事情本帝姬真的很感兴趣,否则浪费了本帝姬的时间。
本帝姬可是要和你好好算账的。
即使你是什么长欢县主,本帝姬亦不会放在眼里。”
像云楚沁这种坏在表面的人,容欢并不会太放在心上。
这样的人根本不难对付,几乎全身上下都是缺点,只要被人抓住其中一个弱点,便可以做到一击即中。
所以这样的人根本不足为惧!
容欢淡淡一笑,眼角眉梢都是自信。
“帝姬放心,我说的事情帝姬一定感兴趣。”
“你倒是自信。本帝姬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自信的人,行了,你说吧,什么事情是本帝姬一定感兴趣的事情?!”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爽爽18 夹得好紧…爽死我了
上一篇:啊~太深了~轻点~快出来 免费无码又爽又刺激高潮虎虎视频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