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爽爽18 夹得好紧…爽死我了

2021-10-19 10:59

“其实这件事情是真的与帝姬有关。不知道帝姬可否知晓自己被人利用了的事情。”
利用?!
云楚沁的脸色,在听到容欢说出这两个字之时,陡然变得十分难看。
她身处高位,倍受宠爱,从出生起要什么没有?
此乃都只有她利用别人的份,还从未有人敢利用自己?!
所以此时的云楚沁,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
她一定要将这个人揪出来杀了!
“是谁利用了本帝姬?!”
虽然这样承认自己被人利用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但云楚沁觉得,若是自己不能将背后的人给揪出来,那才是更令她丢脸的事情。
被利用了还不能报复回去?
她云楚沁的人生里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从来只有她欺负人,绝对没有旁人欺负到她头上的道理!
至于容欢这个知道自己糗事的人,在自己收拾完那不知好歹之人,再慢慢收拾也来得及。
大不了到时候回北蜀国之时,再派一队人手悄悄解决了容欢便是!
这样一来,这件事情就再无旁人知道。
容欢知道,像云楚沁这种被千娇万宠养着长大,又十分自负高傲的人,最不能接受的,便是自己被人利用或是欺骗。
所以容欢便直接抓住了云楚沁的这个弱点,并就这个弱点无限放大,若是自己不提醒,云楚沁未必会想通今日的事情是杜柔嘉在借她的手与自己作对。
但如今容欢已经将事情撕开了一个口子,以云楚沁这样的性子不可能坐视不理,更不可能就此揭过。
与杜柔嘉接触的这几次来看,容欢觉得杜柔嘉是一个很喜欢做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事情。
恐怕杜柔嘉都没有想到,自己还有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杜柔嘉是那只螳螂,而自己便是那只黄雀!
她虽然不能对杜柔嘉做些什么,但云楚沁不同。
云楚沁这胆大妄为的性子,恐怕没有什么事情是她不敢做的。
更何况,这一次杜柔嘉还是自己踩到了云楚沁的雷点之上。
而今日的事情,君璟浅身边的两个宫女回去后一定会事无巨细的告诉给沈皇后等人。
南蜀国皇宫里的人,没有一个是傻子。
杜柔嘉的这些小心思也许瞒得过这胸大无脑的云楚沁,却绝对瞒不过宫里生活着的那些人精。
杜柔嘉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将君璟浅牵扯进这件事情。
若只是她同自己之间的矛盾,也许太后等人并不会插手多管。
可事情既然牵扯到了君璟浅,那便不同了。
容欢可以看的出来,太后虽然身居高位,但却十分在意皇家之中来之不易的亲情。
尤其是与她有着血缘关系的孙辈们。
只要看太后对待苏云栀的态度便可见一斑。
苏云栀之时太后的侄孙女,太后尚未如此宠溺,更何君璟浅还是太后的嫡亲孙女?!
杜柔嘉的这次如意算盘可真是打错了!
即使是她在太后身边待了将近十年之久,即便是太后看起来给了她无上的宠爱和地位。
但她终究不是太后的亲孙女。
如今杜柔嘉害得君璟浅旧疾复发,消息传到太后宫里之时,恐怕太后连杀了杜柔嘉的心都有。
又怎么会在明知道杜柔嘉有错的前提下,还帮着杜柔嘉去对抗北蜀国的贵客云楚沁呢?
总之这一次,杜柔嘉若是落在了云楚沁的手上,不脱层皮,她是绝对没有办法顺利回到杜府的。
打定了要借云楚沁之手去处置杜柔嘉之后,容欢脸上的笑容变得越发绚烂起来。
“帝姬这么聪明,又怎么会猜不出这人是谁呢?其实帝姬只要仔细想想,今日闹出这件事情之后,得益最大的那个人自然就是那个利用帝姬之人。
我知道帝姬身为北蜀国皇室帝姬之长,如今又是代表着北蜀国前来参加我们南蜀国皇上的万寿节。
必定不会做出这样有损国体的事情。
不瞒帝姬,这茶若居如今的掌柜是我的贴身丫鬟,她年纪轻不知道帝姬身份贵重。
得罪了帝姬的地方,我代她向帝姬道歉。
帝姬大人有大量,必然不会和白露这样一个小小的小人物计较。
否则岂不是自降身份吗?”
云楚沁被容欢这一番奉承的话给说的心中十分熨帖,连带着看容欢和那个白露都没有之前那么不顺眼了。
虽然这容欢长了一双自己讨厌的眼睛,但倒是挺会说些讨自己开心的话,既然这容欢如此的识时务,自己就让她和这个不知好歹的丫鬟再多快活一段日子罢了!
总之自己离开南蜀国之后,回到北蜀国之前,容欢也好,白露也罢,她都不会让她们再继续活着。
既然这两个人早晚要死,自己确实也没必要一定在此时收拾她们。
更何况,容欢的话确实成功取悦了她。
云楚沁心情不好之时,动辄打杀下人,十分残暴。
可当她心情很好之时,却也是好说话到了极点。
比如此时,云楚沁在听完容欢这番话之后,心情好到了极致,自然也就顺着容欢的话接了下去。
“既然你如此有诚意,那这个贱婢冒犯本帝姬的事情,本帝姬便暂不计较了。剩下来的事情,你接着说。”
云楚沁的反应,在容欢的意料之中。
习惯了众星捧月般生活的云楚沁,自然是喜欢听一些奉承之话。
她话里话外都将云楚沁捧的那般高,云楚沁为了证明自己说的那些话并无虚言,自然不会“自降身份”的去和白露计较。
只要这云楚沁此时松口不再和白露计较,那么过了今日,容欢自然有办法护住白露。
白露的事情解决了之后,容欢心里最大的大石头也算是落了地。
她最怕的便是,这云楚沁油盐不进,一定要以冒犯之罪将白露带走,若真的闹到了这一步才是真的难办。
以自己一个区区县主的身份又怎么能在云楚沁这样不按常理出牌的女子手上保下白露呢?
到了那时,容欢也就只能让人将白露劫走。
不过既然如今白露的事情解决的如此顺利。
那么接下来自然也就轮到了杜柔嘉。
容欢回头,只见杜柔嘉被红裳绿萝拦着根本就不能进来。
恐怕此时的杜柔嘉也很想知道自己究竟和云楚沁说了什么吧。
看着杜柔嘉如今的模样,容欢终于觉得有些小小的出气,看着杜柔嘉的方向绽唇一笑!
杜柔嘉,这可是我送给你的一份大礼,你可要收好了啊!
“若我猜的没错,这次怂恿着帝姬前来找茶若居麻烦的人恐怕就是柔嘉郡主吧。”
“是她又如何?”
云楚沁一双小山眉紧紧的皱在了一起,突然察觉出了容欢和杜柔嘉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这两个人似乎是有过过节的样子。
今日这杜柔嘉只说了茶若居是玄王爷君陌玄的产业,却并没有告诉她,这茶若居的掌柜是容欢的人。
若是方才自己真的杀了这个叫白露的丫鬟,岂不是无形之中就与容欢结了仇?
虽然云楚沁并不在乎是不是多了一个仇人。
但若是这杜柔嘉故意设计让自己与容欢相斗,自己是在杜柔嘉的设计下,与容欢结了仇。
云楚沁就无法接受了!
容欢看到云楚沁的反应就知道:
这云楚沁已经上钩了!
“我不知道柔嘉郡主是用了怎样的手段才将帝姬带来茶若居。但想来柔嘉郡主定然没有告诉过帝姬,她和我素有积怨。”
没有等到云楚沁再次提问,容欢就已经将自己和杜柔嘉之间的矛盾的起源也直接说了出来。
“帝姬有所不知,柔嘉郡主自儿时起便对玄王爷情根深种,这次回来之后,柔嘉郡主得知玄王爷对我另眼相待之后,便对我颇有意见。
若是帝姬不信,派人打探一番便知道真假。
柔嘉郡主此举的目的已经很清楚了,就是想要借着帝姬的手给我一个好看。
我与帝姬说这些也并不是真的没有私心,我没有办法让杜柔嘉受到惩罚。但是帝姬可以。”
云楚沁有些讶异容欢竟然如此直白了当的和自己说了这件事情。
她还以为这容欢会装无辜装可怜,最后让自己出面惩治杜柔嘉,她自己置身事外。
但没有想到,这容欢居然坦坦荡荡的说出想要让自己惩治杜柔嘉的话。
这容欢难道就一点也不珍惜自己的名声吗?
“你凭什么觉得本帝姬会帮你?!你的要求不也和杜柔嘉的设计没有什么区别吗?不都是想要借本帝姬的手去对付对方吗?”
“确实没有很多不同。但是只有一点,帝姬有帮我的理由但没有帮杜柔嘉的理由。
因为杜柔嘉是在利用帝姬去达成她想要做的事情。可我却是在诚挚的请帝姬帮忙。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便是:杜柔嘉与帝姬并没有相同的敌人,可我与帝姬却是有着相同的敌人。”
云楚沁惊叹于容欢的这些思维,竟然让自己无话可说。
其实容欢说的很对,她对容欢并没有多大的仇意,若不是今日杜柔嘉的刻意设计,她与容欢也许并不会发生今日这种不愉快的事情。
更谈不上是敌人。
可杜柔嘉便不同了,从看到杜柔嘉的第一眼开始,云楚沁便十分的不喜欢这个人。
如今知道了杜柔嘉设计自己的事情之后,云楚沁对杜柔嘉的厌恶更是顿时达到了顶点。
敢利用自己去惹事,去对付旁人的,这杜柔嘉是第一个!
其实就算容欢不说,云楚沁在知道了杜柔嘉故意利用自己的事情之后,也绝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杜柔嘉!
但是容欢这样坦荡的说出她心里的想法,反而会让云楚沁高看她几眼。云楚沁的目光难得的在容欢这个她并不喜欢的女子身上多停留了几秒。
“你放心吧!本帝姬虽然不会帮你,但这杜柔嘉利用了本帝姬是事实,单这一点本帝姬就不会放过她!
更何况,本帝姬与她,还有一些别的账要算。”
方才容欢的那些话反而是解释了一些云楚沁一开始不太明白的问题,比如说:
在自己提起要见玄王爷之时,那杜柔嘉眼中一闪而过的错愕与不悦。
当时云楚沁并未细想这杜柔嘉的反常的反应,如今想来竟是都有了答案!
恐怕这杜柔嘉是自己深爱着那玄王爷,所以才仇恨一切与玄王爷走的近的,或者是想要接近玄王爷的人。
而自己提出要见君陌玄这件事情,想必是给杜柔嘉造成了危机感。
所以这杜柔嘉才会将计就计将自己骗到这个有着容欢的茶若居,想要借自己的手去对付容欢。
还真是好心思!
云楚沁冷哼一声,“红裳绿萝!把这杜柔嘉给我带回去!”
杜柔嘉的瞳孔蓦然放大:
这容欢究竟是和云楚沁说了什么,怎么云楚沁的转变会这么大!
这云楚沁不应该计较白露冒犯她的事情,最后迁怒容欢,将容欢一并罚了吗?
为何现在却是要带走自己?
容欢究竟在哪里动了手脚?
就在杜柔嘉怎么都想都想不清楚的时候,红裳和绿萝已经朝着杜柔嘉走了过去。
杜柔嘉步步后退,雪影和霜华顿时上前想要与红裳绿萝二人交手。
但雪影和霜华再厉害,和云楚沁身边专门被培养出来保护皇室子女安全的女护卫比起来,自然是不够看的。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红裳绿萝二人虽然打不过君陌玄的手下,但是收拾杜柔嘉身边的两个侍女却是不费吹灰之力。
雪影和霜华刚出手,就被红裳与绿萝二人以一种极其诡异的手法给点住了穴道。
“你们若是强行解开穴道,便会废去全身武功,到时候照样救不了你们的主子!”
像是看出霜华雪影二人的想法,红裳冷冷的开口。
雪影二人顿时泄了气,认命般的看向对方:
她们是真的不是这些人的对手。
云楚沁见红裳绿萝过了这么久还没有将杜柔嘉抓住,已经开始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
“磨磨蹭蹭的做什么?将这主仆三人一起带回去,免得给本帝姬惹麻烦。绿萝回去后,记得派人给南皇递个信。
便说本帝姬连累三公主旧病复发,心中甚是愧疚。接下来的日子便不需要三公主作陪了。由柔嘉郡主代替即可。
至于柔嘉郡主,本帝姬就先带回驿馆了。
请南皇放心,本帝姬定然会好好照顾柔嘉郡主的。”
杜柔嘉看到云楚沁眼中那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一颗心渐渐的沉了下去。
她不知道自己的计划究竟哪里出了问题,但杜柔嘉可以肯定,这云楚沁对待自己的态度已经变了!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容欢不知给云楚沁说了什么!
即使云楚沁让绿萝传给皇上的话都十分的客气,可杜柔嘉知道,云楚沁绝不会真的好好照顾自己!
她口中的照顾,也许是那些比牢中刑法更加残忍的折磨!
况且这云楚沁的意思,分明是要将自己软禁在驿馆了。
若是自己真的跟着云楚沁回了驿馆,那她还能活着出来吗?
杜柔嘉的目光越过众人落在了后面站在一旁看戏的容欢,明明她的心中知道容欢不可能会帮助自己。
甚至如今自己面对的这一切,就是容欢的功劳可杜柔嘉还是鬼使神差的喊出了口。
“长欢县主!你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本郡主被人带走吗?若是太后娘娘问起来,你可有想过你要如何回答?!”
杜柔嘉在赌,她赌自己说出这句话之后,容欢会因为担心这件事情牵连到她而选择伸出援手。
即使杜柔嘉比谁都清楚,容欢愿意伸出援手的几率是有多小!
听着杜柔嘉这半带着威胁的语气,容欢懒懒一笑。
丝毫没有要插手管这件事情的意思。
笑话!
她前脚才怂恿着云楚沁带走杜柔嘉好好惩罚,若是此时又为杜柔嘉求情岂不是自己拆了自己的台?
她又不是个傻子!
况且做错了事情就该受到惩罚。
容欢可不会忘记,杜柔嘉今日,根本就不是简单的找茬,她分明就是想要白露的命!
云楚沁便是再怎么折磨杜柔嘉,终究也会给她留下一条命来。
杜柔嘉的所作所为没有伤害到白露的性命,所以容欢要的也不是非要杜柔嘉付出生命的代价!
只要她能记住这次的教训,日后做事之前,先掂量掂量她是不是承受的起之后的结果。
这样等价的折磨,公平的很!
“柔嘉郡主就请放心的跟着楚沁帝姬去吧。太后娘娘若是问起,我必定如实禀报:
柔嘉郡主深得楚沁帝姬看重,楚沁帝姬这才将郡主带回驿馆住着。郡主可要代表我们南蜀国好好招待楚沁帝姬。
必得让帝姬尽兴才是。”
杜柔嘉的眸子渐渐暗了下去。
云楚沁也懒得再听杜柔嘉继续说下去,挥了挥手便让人直接将杜柔嘉主仆三人给绑回了驿馆!
直到云楚沁带来的人彻底离开了茶若居,君陌玄安排的那些人才又重新回到了暗处。
白露看着容欢,眼中满是愧疚。
“对不起姑娘,今日若不是我太过固执,也不会连累姑娘为我向那帝姬低头道歉。”
白露只要一想到容欢为了自己,而向云楚沁道歉的那个场面。
便觉得心里十分的对不起容欢!
容欢倒是不甚在意,拍了拍白露的手以示安慰。
又吩咐茶若居的几个伙计将茶若居里里外外收拾干净。
“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今日的事情也算是一个教训。日后你便记住了,规矩是死的,人却是活的。
若是来人已经快要威胁到你的生命而你却没有办法反抗,这个时候便要学会变通。
没有什么东西是比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的。”
容欢苦口婆心的劝解着白露,这个丫头对自己的忠心,容欢是没有任何怀疑的。虽然白露她们名义上只是自己的丫鬟,在容欢的心里,她们就像自己的左右手一般亲近。
正因为如此,容欢才不希望她们有身陷险境的时刻。
更不希望她们为了自己冒险!
“至于我替你向楚沁帝姬道歉这件事情,你更加不用放在心上。她是帝姬,我只是县主,按照品级来说,我见到了她也是要行礼的。
如今不过是口头上的道歉,说几句好话罢了,我又没有实质性的损失。几句好话既收买了人心又让她替我们收拾了杜柔嘉,这笔买卖真正意义上来说,反而是我们赚了。”
容欢又安慰了白露几句,这才转身朝着后院里走去。
方才外面发生争吵之时,为了不让更多的人猜测到自己就是茶若居真正的东家。
在云楚沁声音响起来的那一刻起,容欢便让苏云栀以及君陌卿从后门离开了茶若居。
所以此时的茶若居中,只剩下了云千御一人。
容欢走进来之时,便看到云千御坐在院子里的石板凳上看着自己,欲言又止,一双白嫩肥嘟嘟的手握的生紧。
看到云千御这反常的反应,猜想着他的身份,容欢只觉得一阵头疼。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之后,容欢朝着云千御朝朝手。
“小千,你过来一下,师姐有话同你说。”
这些日子,余太医见云千御聪明敏捷 又十分好学,也已经正式让他行了拜师礼 。
所以如今的云千御不仅是余太医的御用小童,更是容欢名正言顺的小师弟。
云千御看着容欢的方向,深吸一口气,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视死如归的朝着容欢走了过去。
容欢反复确认周围没有其他人后,又让冷霜在门外守着。
自己将房门关好,看着云千御。
有些不忍道。
“小千,你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身份?”
云千御“扑通”一声,便朝着容欢跪了下来。
她知道自己今日的反常不可能瞒得过容欢,所以早在方才容欢出去应付那云楚沁的时候,云千御便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将一切事情告诉容欢。
他知道自己也可以撒谎骗过容欢或者是半真半假的将自己的身份交代出,可是云千御不愿意。
除了父皇母后还有外祖父一家,只有余太医被容欢二人是不在意自己的身份真正把自己当成家人看待的人。
若是他们不问起来,云千御也许一辈子都不会主动说出这个秘密。
可如今容欢既然问了,云千御根本就没有办法昧着良心说出谎话来蒙骗容欢。
他跪下后猛地朝着容欢磕了个头。
“都是我对不起师姐,是我骗了师姐。我根本就不是逃难的难民,我真实的身份是北蜀国的七皇子,云千御!”
容欢早有猜测,如今听云千御自己说出来之后,并没有多大惊讶的反应。
“不,你没有做错。你如今身份尴尬,在四国之人的眼中,云千御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若你见到我的第一眼就自报家门,那我恐怕还会觉得你得了失心疯。所以你并没有对不起我。
相反,你做的很好。“是。”
云千御的目光变得沉痛起来,仿佛是想到了一些很不开心的事情。
“当初我在亲信的拼死保护下,被掉了包送了出去。为了不被那些刺客认出来,让那些侍卫白白牺牲。
我只能一路装成难民,一路乞讨到了南蜀国境内。
后来我不幸染上了疫病,幸亏遇到了经过当地的师父,他在为我诊治之时发现了我身上的皇室印记。
这才猜出了我的身份。我知道师父是好人,所以关于我的身份,我并没有过多隐瞒什么。
除了师傅。师姐,你是第二个知道我真实身份的人。”
“那你日后还有什么打算?如今你在四国之内已是个死人,如果你想平平淡淡的过完这一生,我可以帮你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绝不会有任何人打扰。”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爽爽18 夹得好紧…爽死我了
容欢私心里还是希望云千御不要掺和进北蜀国皇室里的那些恩恩怨怨。
云千御才八岁,同龄人在他这个年纪只会为功课烦忧,可云千御只因为是皇室的血脉,所以生来就承受了这么多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一切。
反正如今在世人眼中,云千御已死,活着的是小千。
只要云千御自己不想承认,根本就不会有人发现他的真实身份。
但容欢心中也很清楚,这云千御恐怕并不想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完原本不属于他的人生。
当初他只有七岁,从刺客手上逃脱之后又一路经历千辛万苦来到南蜀国,这其中不知遇到了多少艰难困苦。
可云千御却一次都没有想过放弃,支撑着这样一个七岁的孩子走下去的,一定是不得不完成的事情。
果然,容欢的话还没有说完多久。
云千御拒绝的声音就已然在容欢耳畔响起。
“师姐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虽然只有八岁,却明白自己肩上担当的责任。
如今北蜀国内忧外患,我绝不能让父皇母后独自面对那群豺狼虎豹。我来到南蜀国的目的就是为了学本领。
等到我学而有成,必然会风风光光的回国,打那群小人一个措手不及!”
“那云楚沁呢?你恨她吗?你不想报仇吗?”
“她不过是个脾气很坏的坏人罢了,我就算杀了她也不能改变什么。北蜀国真正的蛀虫不是云楚沁也不是楚皇贵妃。
而是权倾朝野,一手遮天的楚家。
若非有楚家在背后的支持,楚皇贵妃又如何能在后宫一宫独大。父皇母后也不会为了姐姐的死郁郁寡欢多年。
明明知道害死姐姐的凶手是谁,可十年过去了,他们却只能看着凶手的势力越来越壮大,而姐姐的埋骨地在哪里,我们都不知晓。”
云千御遇到的刺客是谁派来的,他和皇后一族如今的局面又是什么人造成的,即便是云千御不说,容欢也能猜的出来。
皇后的一双儿女相继出事,皇后被谣传是克儿克女之命。
整个北蜀国之中,如今得利最大的人便是楚皇贵妃和大帝姬云楚沁。
楚皇贵妃做这一切事情的目的也是显然易见,为的就是给云楚沁铺路,了这云楚沁,容欢看到她的第一眼就知道。
这云楚沁空有楚皇贵妃和楚家的支持,却毫无经世之略的大才。
根本就不是做一国君主的料子。
这北蜀国日后若是真的交到了云楚沁的手里,那才是真正的灾难。
容欢突然就明白了为何云千御要坚持回到北蜀国皇室。
如今北蜀国皇室之中,健康的皇子帝姬便只有他云千御和大帝姬云楚沁二人。
若是他在云楚沁被册封为太女之前回到北蜀国,尚能有与云楚沁一争的资格。
可若他从此便销声匿迹,做一个简单的普通百姓。
那北蜀国就成了楚家的囊中之物。
恐怕连这北蜀国皇室的姓氏,从此也要从云换成了楚。
不过这些终究都是云千御的家事。
容欢只是他的师姐,却不是他的亲姐姐。
有些事情她只能提建议,却不能替云千御做决定,是走是留,是担起责任或是做回一个普通人。
都是云千御自己的选择!
“唉…”
“好好的怎么叹气了?”
容欢温柔的看着眼前的小萝卜头,谁能想到这样的一个八岁小童身上会承担了这么多的事情与责任呢?
与云千御比起来,自己的生活可谓是称得上美满二字。
父母俱在,兄友姐疼。
因此在知道了云千御经历的这些事情之后,容欢的心中对云千御这个小孩更加怜爱。
说话的语气都不由得变得温柔了许多。
云千御抬起头,眼中却是有着些许迷茫。
“师姐,你觉得我真的可以做好一个太子,真的可以斗败楚家,拯救北蜀国吗?
他们什么都有,可我除了父皇母后还有外祖父的支持,什么都没有。我很害怕,我若是在和云楚沁的争斗中输了,是不是就直接将父皇母后他们推向了死亡?”
“为什么会觉得自己不可以呢?
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可能或者绝对不可能的啊!你若是不去试一试,你怎么知道自己一定做不到?
就拿咱们的师父做比喻,他从前不也说过我是他的关门弟子吗?可后来不还是破例又收了你。
可见这世间的可能或不可能,都是自己努力争来的。
你若已经想好了要承担起你的责任,就不要有后顾之忧,要拼尽全力奋力一搏。
即便是输也要让自己输的体面,输的毫无遗憾。”
不知为何,每当自己迷惘不前的时候,只要听一听容欢说的话,云千御便觉得自己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那种感觉,就像是从前和生活在父皇母后羽翼之下时的安全感。
云千御看着容欢的脸,突然脑子一抽问了一个问题。
“师姐,不如你跟我回北蜀国,等我长大了做我的太子妃可好?师姐这么聪明又这么有能力,若是师姐能够留在我身边。
我觉得我一定能够抢回原本属于我和姐姐的东西。”
影六本来躺在院子中的大树上,一边保护着容欢的安全一边听着二人的谈话。
当他听到云千御小小的年纪却说出这种让容欢直接嫁给自己的话时,差点一个惊吓没从树上摔下来!
主母就是主母,真不愧是主子看上的女人。
现在连个八岁的小孩子都惦记上了容欢,要开始挖主子的墙角了。
可自己这主子还不知在磨磨蹭蹭些什么。
若是像这北蜀国七皇子一样,直接了当的说出要娶容欢的话来,也许两人早就成了!
唉!
主子的终身大事可真是让他们这些手下操碎了心啊!
容欢听到云千御这有些稚气的话语也不禁哑然失笑,摸了摸云千御小小的脑袋。
“你这孩子,说什么娶不娶的话。你就算是要娶也是娶日后你真心喜欢的女子。
你想要我的帮忙,又不是非要娶了我。难不成你我同门师姐弟一场,你有难了,我还能袖手旁观不成?
好了。我看你就是这些日子因为云楚沁进了雍都城的事情变得草木皆兵,有些想的太多。
这样吧,明日起,我便带你去城外庄子上小住几天。既能让你暂时躲开北蜀国的那些耳目,也能趁这个机会好好放松一番。”
容欢说着说着,见云千御并没有答应的意思,却也并没有要拒绝的事情。便单方面的直接敲定了这件事情。
“好了,你不说话师姐便当你是同意了。回去好好收拾行李,明日我们便启程去庄子上避避。”
容欢又交代了云千御几句,见天色不早了,这才带着冷霜和白露回了忠勇候府。
因此她也没有看见,云千御在看向自己之时,眼底深处闪烁着的那些光芒。
而另一边,杜柔嘉主仆三人被云楚沁派人带回青园之后,便被关在了一个极大的铁笼子之中。
此时的雪影霜华二人身上的穴道过了时辰之后,已经自行解了开来。
但只凭着她们二人的能力并不足以打开这座铁笼,因为这座铁笼的材质乃是玄铁。
便是内力极为深厚之人,也未必能从这玄铁笼中成功逃脱。
相比较起雪影霜华二人的惴惴不安,杜柔嘉的表现都是沉稳冷静的多,刚开始被关进这玄铁笼之时,她还想过,皇上或是太后也许会派人将自己接出去。
即使这云楚沁是故意将自己留在驿馆里羞辱欺负,可只要皇上或是太后一句话,云楚沁就算是再不愿意,不也是得乖乖放人?
可是没有。
从自己被关进这玄铁笼中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时辰。
三个时辰过去了,仍是没有人前来救自己出去。
就如同容欢说的那般,自己已经被皇室所遗弃了!
人心,果然都是最靠不住的东西。
从前对自己百般疼爱,如今不过是犯了一些小错,不也是说放弃就放弃了吗?
自己这个郡主看起来光鲜亮丽,可实际说起来,也许在太后和皇上的眼里,自己和养在宫中的一条狗也没有任何区别。
杜柔嘉的嘴角挂着冷笑,已经不再抱有任何人来救自己的想法。
但就在此时,石门被人打开,一丝光亮透了进来。
若我没有猜错,师傅应该早就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吧?”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适合女士自慰时看的黄文 萧先生每天都在想着怎么C她
上一篇:嗯好舒服嗯好猛嗯好大 太紧太粗太大了受不了小说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