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合女士自慰时看的黄文 萧先生每天都在想着怎么C她

2021-10-23 16:00

‘男人,只有我,责任……’
雷默念,在无人能知的地方,心中出现了格外纠结的动摇。
妩萤的出现,不只是为这个数百年一层不变的死寂世界增添了一分生机,还打破了雷和宁的计划,带来了相当大的变故。
雷看起来直爽干脆,内心想法却丁点不少,宁不会想太多,只是单纯地为新同伴的降临欣喜,他却在第一时间敏锐地意识到重点,居然为此感到措手不及。
雷已经不记得,他和宁相识相伴多久了,可能是四百年?还是五百年?
在那四五百年前,世间第一个人类从一颗巨木内部诞生,拥有强壮的体魄和勇敢的灵魂,他也是这个世界诞生的第一个男人。
紧邻着第一个男人,世间第一个女人也诞生了,女人带着巨木赐予的无穷知识,为苍白的世界增添了美丽,诸多生命因她得到了名字。
男人见到女人,就像空荡的身体与自己的灵魂相遇,他们与彼此有着不可分割的吸引力,好似命中注定要融为一体,他们在相遇的第一天就深深相爱。
男人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字,叫做雷,女人也给自己起了名字,叫做宁。
雷和宁自诞生那日就知道了自己的职责。
雷将成为最强的战士、部落之王、人类之祖,带领即将扩大的族群战胜天灾与兽群的侵袭,使得人的文明从无到有,遍布世界。
宁是生命神树的守护者、唯一祭祀、传承之巫,她的使命与创造他们的母亲——被敬称为神树母亲的巨木息息相关,生来便要守卫在神树母亲身边,接引不断从母亲体内诞生的人类同伴,并寸步不离地侍奉神树,祈祷它永远给予人族庇佑。
两人的职责并不重合,但都注定是族群中地位最重要的存在。
虽然他们一见钟情,两人都知道,他们不可能结合,雷要与无数同族女性繁衍后裔,尽可能地扩大族群,而宁是必须守住纯洁之身的巫,谁都可以与雷结合,唯独她不行。
在相遇之初,雷和宁将爱意埋在心间,兢兢业业地侍奉神树,耐心地等待同伴的诞生。
等啊等,宁亲手采摘,小心翼翼放在祭坛上的鲜花野果如轮回般枯萎干瘪,不辞辛苦、日复一日地更换着。
十年过去了。
等啊等,被雷猎杀到差点灭族的雷豹拼命逃跑了两只幼崽,幼崽一晃眼长大又生崽,如今满林子都是雷豹,多得雷杀不完,懒得杀了。
一百年过去了。
两百年过去了。
三百年……
四百年……
搭在宏伟巨木树荫下的木屋被暴雨冲塌,在废墟上不断重建,再垮塌,扩建……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终于不再变化。
什么都在变,只有雷和宁还是不变的样子……或者说,他们也是只有模样没变,心思早有千般流转。
漫无止境的等待,看不到希望的等待,早就让雷绝望了。
他很早开始就意识到,神树母亲创造了宁后就离开了,不管怎么呼唤都没有回应,更不要说继续创造新生命。
没有了!不会再有同伴了!
雷无数次在心中怒吼,活着的人只有他和宁,等不到新的同伴,就算他是族群之王,人类之祖,只是个空头称号有什么用?
他要怎么创造文明!怎么繁衍生息!
无法完成使命,雷痛苦不堪,只是顾及宁的心情,从未说出来。
宁对神树母亲还怀有期望,雷便默默地陪伴她,但在四百年,乃至于更久的等待后,终于,宁也绝望了。
雷趁机告诉宁,神树母亲不会再让生命诞生,所以她不用再坚守使命了,他们这两个独一无二的男女可以名正言顺地相爱,至少这样,繁衍生息的使命还能完成。
雷用“真正的使命”说服了自己和宁,但其实两人都心知肚明,使命只是其中一方面,他们更多的是再也按捺不住互相靠近的渴望,借这个机会放下负担,安心地在一起。
——只有我们两个人了,所以,我们只能在一起。
——只有宁一个女人了,所以,我们只能在一起。
可以说,当执念尘埃落地时,雷和宁都松了口气……
结果谁都没想到,偏偏就在这个关键时刻,新的同伴居然降临了!
新同伴……还是一个女人!
雷的内心是崩溃的,他才和宁说好结合的事情,怎么就突然多出来了一个女人?
看宁的反应,身为接引巫的她激动坏了,一时间还没有往男女之事上面想,但等宁反应过来,她肯定会胡思乱想。
新诞生的女性,才是雷真正的伴侣,宁没有借口说服自己以繁衍使命为重了,那样的话,她——会不会又要退缩?
雷就是忐忑这一点,他爱宁,绝不愿放手,可是,与不是巫的女性结合,又是他不可回避的职责……
“呀对了,我必须解释,我不是你们的同伴,没发现我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我是从别的地方来的……落难者,嗯!”
雷和宁呆了呆:“啊?”
妩萤完全不知道她多嘴的这一句话,导致她错失了直接抢走天命之女的男人的大好机会,那样的话,她必然达成史上最快抢人成就。
可惜哇!
不过幸好她不知道,不然当场就气死了。
一无所知的妩萤之所以打身份补丁,一半是因为这个天命之女太不见外了,她都表现出了超强的能力,天命之女崇拜完,还要用母爱充足的眼神盯着她看,好像要直接内定她们是一伙的。
妩萤已经痛定思痛了!她可以演戏跟天命之女交好,以便忽悠抢人,但绝对不能跟天命之女成一伙的,不然遇到什么事儿,一入戏,一上头……上个世界神力清空的教训还不大吗!
妩萤努力狠下心肠,坚决不被天命之女势力腐朽心智!
嗯……另外……
其实还是有点不祥预感,虽然不可囊,但就像奚柏那货没在睡觉,在暗处盯着她似的。
妩萤背后毛毛的,尤其是雷用异样眼神打量她时,一股厌烦感闪过心头,她下意识想拉开距离,别和他们混到一起去。
“你不是?怎么会……”
宁顿时失落,还欲说点什么,雷却是立即接话:“确实,妩萤姑娘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我们的同伴则是从神树母亲的怀抱里诞生,不一样。”
宁微微蹙眉时,雷不动声色地握住了她的指尖。
“……”
宁僵了僵,半晌后,才恢复温柔的笑容:“不能这么说,萤萤虽然不是神树母亲的孩子,但你说,你是遇难才会误入这里的……那在你能够离开前,你都是我们珍贵的同伴。”
妩萤一听,你们不见外就好,我才不管别的呢,当下爽快地同意安心住下。
成功混进来的第二天,妩萤就行动了起来。妩萤混入小世界的最大发现就是,这次的天命之女宁真的很好骗。
姚佳怡好忽悠是因为妩萤救过她,而且本人已经对渣男的背叛有了心理准备,算不上直接被妩萤拐跑的。宁就不一样,这妹子本性就很单纯。
妩萤说她是从别的地方掉下来的,宁连一点怀疑都没有,就相信了妩萤的话,然后还不忘同情不幸远离家乡的她。
妩萤说她一看这些花花草草就知道有什么用,这就叫天生异禀,宁还是没有怀疑,开心地表示萤萤就是厉害呀,自己看了几百年都没学会,你看一眼就知道了。
试探大概失败了的妩萤:“……”
她就想试探试探天命之女是真傻还是装傻,对她的态度是真是假,结果难道试出了一个真正的傻白甜?
不,不行,天命之女怎么可能是傻白甜!在宁泛着傻光的面容下,肯定是一张阴险的脸!
说不定宁表面敷衍应承,背地里已经做好将妩萤这个可疑人物当做祭品献祭的准备了——这个猜测才更有可能嘛!
妩萤坚决不吸取从天命之女一号那儿得来的“教训”,一定要用最大的恶意来怀疑天命之女都不是傻白甜。
想用傻白甜的外表来迷惑她,让她心软倒戈什么的……不可能!
“萤萤萤萤,你快来看看!这就是你上次说的可以碾碎放进水里做成……饮,饮料?可以做成饮料的草药吗?这里长了很多呢,你来~”
被妩萤打上“绝对不是傻白甜”标签的傻白甜从右边的树丛深处跑过来,跑得飞快,眼里冒着星星,就差直接在脸上写“我就是傻白甜”了。
妩萤一屁股坐在一棵树下,缓缓往星星怼脸的方向扭头,仿佛眼睁睁看着一只欢快的傻孢子奔向自己,此时脸上的表情难以形容。
“我承认了,二侄女,你的演技着实无懈可击,我居然没找到漏洞……”
“嗯?”所谓的二侄女茫然了一下,就顾不得其他,兴奋地拉起妩萤的手,拖着她往自己发现目标草药的地方跑。
地方不远,她们只跳过了八根裸.露在地表的巨大树根,踩过了五块沉在草皮中间的泥水泊,直线狂奔了不到两千米,把十几头鬼鬼祟祟的小兽吓得乱窜,最后把自己白嫩嫩的腿肚子弄得全是泥巴色……而已。
妩萤在中途翻了个白眼,原因不是为自己惨遭泥水玷污的衣物和小腿,反正已经入乡随俗换上宁的兽皮衣了,她也不是没有漫山遍野乱窜把自己搞得一身泥过。
是天命之女跑成风了!一溜烟狂奔,还要抓着她,把她这个堂堂主神荡在空中放成了风筝,气死神了!
宁本人对此毫无察觉,把萤萤放成风筝纯属意外,毕竟萤萤就这么小只,一加速,再一不小心她就飞起来了……
宁明显也没发现,自从妩萤出现,她就不自觉地开始放飞自我了。
将使命牢记在心的巫温柔又端庄,平时除了举行祭祀仪式,一般只做些采集果实、去河边打水之类的小事,要流汗的体力活全是雷的工作,做饭也是。
是的,宁不下厨,这是她最难以启齿的耻辱。
身为这个世界唯一的女人,她居然不会做饭……不对,应该说是“不擅长”。
再美味的食材,再简单的步奏,只要经过宁的手,最终出炉的食物都不能叫食物,可能只比焦炭好一点……
给妩萤端上来的汤已经是宁苦练几百年,唯一能吃的、还算成功的作品了。
雷的厨艺也不算好,但好歹做出来的东西能吃,每次他都会安慰宁,杂事不用管,宁是尊贵的巫,交给他就行。
可尊贵的巫既不能完成接引同伴的使命,连最简单的小事也做不好,还有什么用呢?
所以说,宁这数百年几乎不怎么做事,虽然和雷亲密无间,但有些埋在心底的抑郁还是不能跟异性的雷说,说得好听是尊贵端庄,说得不好听就是死气沉沉。
但现在妩萤来了。
妩萤只知道宁对她过分热情,却不知道宁热情下发自内心的欣喜。
出现新的同伴是宁最大的心结,如今心结了了,同伴还是与自己相同的女性,那股亲近感一下子就爆发了。
虽然妩萤不是从神树中诞生的,宁只遗憾了一小会儿,开心却一点没少。
因为宁惊讶地发现,妩萤懂得比她更多,妩萤做过的事情好像也更多,妩萤身上有着强大的神秘感,妩萤对她和雷表现得相当自然……宁好奇不已,找到同伴的兴奋自然而然升级成兴奋和敬佩的混合体。
就像一个假装成熟可靠,但本质还是有不少事情做不到的女孩子,突然遇到了一个似乎很自信的前辈加同伴,这个女孩子瞬间震惊,非常想跟前辈贴贴——也可以换种说法,这个寂寞的女孩子想要“朋友”了。
当然,宁并不懂“朋友”这个概念,她只是下意识顺着自己的心意,想和妩萤相处得更好。
“在神树母亲赐予我的知识里,这种野草名叫曼德罗草,心火严重时服用能够祛火,属于一种草药,可我有直接治愈疾病的能力,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采摘过。”
宁指着一丛绕在树桩周围的藤蔓说,语气略显遗憾。
妩萤悄咪咪拉出世界规则瞅了一眼,一本正经地掐了一把嫩叶子下来:“嗯,选这种最嫩的部分,水煮一小会儿捞起来,撒上米拉果碎末和盐石粉搅匀,凉菜就是这么吃的。”
宁:“!好简单!我真的能做成功吗?”
妩萤笃定:“绝对没问题!除非你烧水能把锅炸飞。”
宁小声:“有时候确实……”
妩萤:“……”
天命之女不知为何一脸落寞,妩萤眼皮颤了颤,默念一百遍“这是陷阱这是陷阱”……但是谁看得下去呀!
“我来负责烧水,其他步骤我盯着你做,嫩叶子怎么掐怎么煮加多少盐多少米拉果你都听我的,这样还能出错我就把锅吞了!”妩萤狠狠道。
宁:“!!!”
“可是,可是,这样能算我做的吗?”
虽然搞不懂宁干嘛这么执着亲手下厨,妩萤还是道:“怎么不算!你负责的部分占了这么多,就是你亲手做出来的凉菜,实在不行还能做水果沙拉,这都做不好我厨神之名不要也罢!”
宁感动了。
宁真的感动极了:“萤萤——”
即使是雷,也没对她说过这样的话,雷只会说什么都交给他。
宁容光焕发,数百年间从未有这么有精神过:
“我想为雷准备一次真正可以入口的……啊,不,没什么,谢谢你萤萤,我会努力向你学习的!”
“哦嗯?为什么变成了我教你做饭……好吧好吧,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
完全忽略了天命之女那点情思,妩萤再次错失搞事的大好机会。
最后宁的成功作品摆在了雷的面前,雷吃了一口卖相……卖相居然很好的异世界改良版凉菜,都震撼了:“这是宁做的?”
“嗯,好吃!宁,下次再做给我吃吧。。”
“好!”适合女士自慰时看的黄文  萧先生每天都在想着怎么C她
宁大受鼓舞,欢喜的模样让雷不禁想笑。
这个菜不出意外并不好吃,宁的神奇体质又发作了。
但雷并不说,他忽然间意识到,自己从没见过宁这么有活力的样子,好像变成了一个小姑娘,还有……
雷看到,妩萤也吃了一口宁做的菜,表情有一瞬的凝固。
雷正想转移宁的注意,不让她看到妩萤露出想吐的表情,可半途却停住了。
妩萤面不改色,把那口仿若变异的曼德罗凉菜咽了下去:“挺好吃的,不愧是我教出来的。不过女孩子少吃凉的,剩下的男人全部吃掉。”
她捞起石碗,强行塞给了雷,宁完全失去阻止的机会。
雷失笑,却是配合了她,一口将不明物体全吃光。
宁:“哎呀,给我留一点……”
妩萤:“明天做水果沙拉吧!”
宁:“好期待!”
两女嘻嘻闹闹,好不自在。
雷看在眼里,竟也觉得这样很好,过去他也没想过会有这样的画面出现。
这一幕幕,又跟他曾经的想象重合了……
雷皱眉,心中莫名产生了动摇。
她开始暗戳戳和宁打好关系,同时对雷进行深入观察,两边都不误。来到第二个小世界不到一个月,妩萤再次凭借自己的神格魅力和厨艺,获得了天命之女小妹一枚。
宁天天跟着她跑,妩萤烦……也不是很烦。
在这个世界太无聊了,想做点什么都无从下手,不如跟天命之女礼节性互相试探。
试探……
关键是也没试探出个啥啊!
妩萤终于确定了,傻白甜真的就是个傻白甜,已经无药可救了,大概是她说什么东西能吃,傻白甜立马就下口的程度。
“这不行啊,我是来抢人的啊,怎么变成教人做饭的工具人了。”
妩萤提醒自己。
“我是有大计划的神,不能再被天命之女楚楚可怜的表现误导了!”
“既然我已经轻而易举得到了天命之女的信任,就要迅速进入下一步:忽悠加做手脚,制造误会,挑拨离间,充分利用工具人……能利用个喵哦!这个世界加上我自己才两个人一个神好吧!”
根本没有发挥的空间!
妩萤只觉得这个小世界太棘手了,她如此聪明智慧,明明已经占据了巨大优势,居然无从下手抢人——才不是因为她不会挑拨离间。
妩萤惆怅啊:“上个世界好歹人多,除了殴打渣男还有别的事情可做,在这儿什么都没有,除了树就是树,想吃点甜食都麻烦死了,哦不对,重点是我拆不动啊!”
拜这个坑爹世界所赐,天命之女和她对象朝夕相处几百年,始终就他们两个人,那感情简直坚不可摧,妩萤光看就能看出来。
100满分的爱意值原来是这么来的啊!真是完全不意外了。
经过妩萤的观察,雷的确是个好男人,比简锦辉好个一千倍不止吧。
雷长得英俊,身体倍棒,八块腹肌两块腹肌从来不遮,活脱脱一个可靠强壮的帅小伙。
雷还很勤快,每天负责打猎和大部分家务,几百年如一日的勤快,毫无怨言,把宁照顾得无微不至。
妩萤还注意到,雷只是皮肤晒得漆黑,看着有点粗糙,但心比身为女性的宁细得多,许多时候他都会注意到宁的心情变化,从而不动声色地开解她。
“难得的好男人,连我都挑不出刺,他和宁还真是绝配……不行!我怎么又忘了跑来抢人的目的?!”
妩萤好几次险些动摇,干脆跑了出去,打算离那两人远点,自己重新整理心情。
刚好雷又一次带着猎物回来,找到宁,情侣二人组说悄悄话去了,妩萤远离了他们居住的木屋,绕着一望无际的“石壁”慢慢地走。
“石壁”不是石壁,表层类似石质结构的凸起只是坚固至极的木结遭到风吹雨打的腐蚀,最终形成了这宛如遮天巨峰的模样。
“石壁”加上顶部几乎遮住天空的绿色,便是宁和雷口中的“神树母亲”,数百年前孕育他们的生命神树。
宁和雷对神树母亲怀有莫大的敬意,若非定时举行祭祀仪式,平时基本不会靠近树桩的部位--妩萤从天而降砸穿神树的那次除外,大概是看在她说几百年才出现的活人的份上,才没找她麻烦。
“生命神树吗。”反正没人看得见,妩萤仅靠着树桩站着,很不客气地敲了敲石板似的树皮。
“宁他们将这棵树视作神明,还说诞生时听见了神树的声音……”
“这是不可能的。”
妩萤敲了两下就懒得敲了,敲也敲不活,这棵树的意识都死了几千年了。
生命神树算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生命体,不过不是神,只是成精了而已,神是她认识的那个奚柏好么。
这个小世界的规则确实写着,人类由生命神树的精华孕育,接收传承,绵延生息。
但不对劲的地方妩萤一看就发现了,这颗成精神树几千年前不知怎么意识泯灭,留下的只是一棵长得比较大的树罢了,那么宁和雷是怎么诞生的?他们居然还能听到神树的声音?
后面没有新的人类诞生才是正常的,只不过……
“倒是再多诞生几个出来啊!”
妩萤跟宁混在一起这一个月也不是白混的,宁跟她说了不少事情,不算秘密,但能让妩萤更加了解这对CP之间的最大问题。
宁把责任看得极重,若不是几百年都没有新人——主要是新人女性诞生,她是绝对不可能跟雷在一起的,再爱雷也不可能。
反而是雷更加果断,等不到新人就不打算等了,如果妩萤没噗通落地打扰他们,他们可能已经原地结婚了……
妩萤庆幸:“还好我来得快,要是他们结婚了,我还怎么抢人。”
虽然抢人就是抢人,目标是否确定关系本质没有区别,但妩萤抢还没跟天命之女结婚的男人就已经很别扭了,拆人婚姻她更下不了手。
算了,说这些也没用,她不给自己找安慰,这种事做了就是错,可是为了她自己的世界,再坏也要做。
“如果我当初直接表明我就是他们的新同伴,雷应该会答应跟我走,宁也不会反对,我当时怎么就没想到呢?”
“现在想要掰回局面,唯一可行的方法就只有,赶在雷和宁真正在一起之前,让他们的新同伴出现了。”
妩萤灵感涌现,一激动就又锤了一下硌手的树皮,但很快眉头紧蹙:“伪装生命神树复苏倒是没问题,花不了多少神力,可要想捏人就麻烦了……我没这个权限啊。”
在别的主神的小世界代替人家捏人,等于大摇大摆给人家say hi:亲,在吗?在也没事,我跑进你家当家做主了哦!
妩萤心说我已经得罪奚柏一次了,再来一次怕是真·找死,就算仗着奚柏不在线非要入侵规则捏人,好不容易恢复三成的神力又要清空。
要是每一个世界都来清空一次,那还得了,神力又不是菜市场随便捡的!
愁啊。
妩萤舍不得自己心肝宝贝的神力,又在舍不得神力套不到男人和反正都得死干脆直接死之间反复横跳,终于忍痛选择了前者。
她没事就跑到生命神树底下,悄悄输入神力勾连巨木,在天命之女眼皮子底下搞事情,搞得不亦乐乎,天命之女完全不知道。
宁在为另一件事心神不宁。
雷,对妩萤的态度有些微妙的变化了。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大炕上和岳偷倩 学长含巨龙起床h男男
上一篇: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爽爽18 夹得好紧…爽死我了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