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炕上和岳偷倩 学长含巨龙起床h男男

2021-10-23 16:04

雷真的傻了。
傻到理智清空,新鲜的一句“我们今天吃什么”卡在喉咙口,半天没抖出来不说还差点噎死自己。
雷觉得这个情况很不对劲。
时隔几百年,神树母亲活过来孕育了新生命,给他们这可怜兮兮的人类族群扩大了规模——应该是值得欣喜若狂的好事才对。
但现实……怎么就这么微妙?
算上最开始降临的不是神树孕育的妩萤,整个族群已经真正成了“群”,一共有十四个人了。
也就是说,雷和宁在短暂一个月的时间内,迅速收集了十一个新同伴,其中光是单独降生的,光之后隔了一阵,新同伴才像豌豆射手般一天喷一个……啊不,一天降生一个,接连生了十个新人!
而真正的奇迹在于,总共十四个人中,只有雷一个男性,其余全是水灵灵的妹子。
雷觉得自己在做梦就是来源于此了,前段时间还在苦恼永远只有他和宁两人相依为命,无法和神所指定的女性繁衍子嗣,这会儿……女性就一窝蜂来了?
这会儿的雷其实并没有想太多,也没往什么繁衍的使命那方面想。
奇迹的出现让身为一族之长的雷激动得满脸通红,好似千百倾的气力源源不断地涌入身体,他打了一个激灵,强壮的腰板挺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直,底气也比任何时候都足。
新诞生的女孩子们生得娇娇软软,如花似玉,一看就很需要他这个强大的男人照顾。
雷仿佛一下子找回了几百年份的动力,打猎的频率翻了几倍,热情给同伴们准备食物和衣物材料。
十几人份的食物不是小数量,就算每次只打一顿餐的用量,雷也比以往更辛苦,杀死一头巨兽拖回去和杀死几头巨兽再拖回家,区别是很大的,哪怕是他怪物般的体力,一时也有些吃不消。
可雷一点儿没有抱怨,他心甘情愿这么劳累。
他要供养的不是别人,可是自己千盼万盼才盼来的族人啊。
族人们凑在一起叽叽喳喳不叫吵闹,叫做活泼可爱。
族人们没见着要来给他帮忙不叫乱跑,叫做天真烂漫。
她们如此柔弱,一双纤手白白嫩嫩,见不到茧子和难看的伤疤,这般惹人怜爱的人儿,就该无忧无虑地生活——要是没有他,她们该怎么活下去?
雷一想到这里,刚松懈了些的那点劲儿立刻重新鼓满,跟打鸡血似的疯狂挥舞巨斧,偌大的森林里顿时飞过可怜巨兽的惨叫。
除了投喂三餐这项基本职责,雷还想着重操旧业,给新同伴们准备好居住的木屋,他做了几百年的屋子,应当就是为了这一刻。
雷考虑建的还是木屋,妩萤和宁之前推倒重建的那间屋子怪模怪样,不知从哪儿搅了一些泥巴糊成一坨,就把石头往上堆。
雷看得直皱眉,瞧了瞧凝固后的泥巴,手上的触感确实挺坚固,但没真的承受过狂风暴雨,谁知道会不会被轻易冲垮。
当时他就不太乐意她俩住在新屋子里,只是看宁那么高兴,才想着之后再说,下次暴雨来临前一定要把她们带走。
所以说,比起妩萤随随便便就弄出来的泥巴屋子,雷更相信自己有几百年经验的小木屋,新同伴的住处都应该由他来安排。
斧头磨得铮亮锋利,树砍倒了大片,人高马大的雷坐在小屋门前的大石头上,拿斧子的大手细心地搓着草绳,英俊的脸上神情专注,还不时浮现出满足。
若有女子路过看到这一幕,怕是毫无抵御能力,就耐不住对如此俊美可靠的男人暗生了情愫。
但是——
“呼,终于准备好了,可以动手了。”
雷抹了把额头的汗水,还有汗珠分散在肌肉鼓起的弧线上,让他湿透了的上半身显得性感万分。
旁边有人声,似是女人在低低地吸气。
雷恰到好处往旁抬首,未干的汗水随他的动作飞洒在半空,一时间更是帅得惊人。
只可惜没人欣赏。
女人们确实在旁边,但她们看的不是雷,雷居然连一个礼节性的眼神都没分到。
“嘶——”
一个女人在抽气,好似惊讶万分。
“好厉害!太厉害了,这么神奇的法术,只有神树母亲真心祝福的存在才能做到吧!”
一个女人在赞美,话音里的崇拜都快溢出来了。
“我们以后要住这样的房子吗?哇!好开心呀,月,我要和你住一起!”
又一个女人发出了惊喜的声音,抱着旁边的同伴撒娇不撒手,她同伴数落了她两句,脸上的笑却是停不下来。
雷:“……???”
这些新同伴不应该关注他的一举一动,然后围过来感谢他吗?
到底发生了什么!
雷僵在原地,不敢置信地看向人群包围处——就在他前一刻才嫌弃过的泥巴屋子门前。
一个娇小少女大大咧咧地站在那儿,仿若偶像莅临追星现场般向站在台阶下的众女挥手:“没错,这是样板房。以前是因为没有人手,才拖慢了基建进展,现在你们加入了进来,就要用你们自己的双手,亲自创造美好未来,知道了吗!”
“知道啦!!!”
群起应和,每一个红光满面的女人高举起右手,手里都紧握着一支切面薄平的奇怪工具——那是妩萤刚刚分发下去的水泥刮刀。
“自己住的屋子,我们自己修!”
“人多力量大,修房我最强!”
一声声口号振聋发聩,女人们精神更是十足,眼里闪烁着奇异的光彩,不像是去修房子,更像是去拆房的。
雷哪见过这阵仗,绳子掉了一地,人愣得更彻底。
妩萤郑重其事将手中的刮刀转递给“秘书”宁,代表这项重大任务人人参与,即将正式拉开序幕。
她在这里春风得意,自认做得好极了。
现成的劳动力来了一拨,刚好能用上,她在第一时间用劳动最光荣的思想净化了这些新生的白纸,让她们深刻意识到自力更生的重要性,又能阻止雷和这些女孩子搭上线……一箭双雕,简直太棒了!
“我就是这么睿智的一个神啊。”
妩萤感慨,一马当先也加入了奋斗的队列中。修房子不比采花摘草,亦或是随意走一走就能顺路完成的轻松活儿,又累又脏,还要顶着太阳考验意志力是否顽强,怎么想都不该让一群娇滴滴的女人来做。
妩莹原来也是这么想的,以她对女孩子的重度偏心,怕是十几栋屋子自己亲手全修了,都不会让这些满打满算出生不到半个月的姑娘来动手,再说了,现成的男人不是在么?
脏活累活就该男人上,偏心偏到家的主神大人完全没有心理负担。
可妩莹指挥半天,直到真要卯足劲亲力亲为前一刻才惊觉,在别的世界她可以宠女儿,放心大胆地宠,给她们开1001个挂都行。
但在这里却行不通。大炕上和岳偷倩  学长含巨龙起床h男男
原因无他,只是世界观的锅。
这个小世界不知遭了什么霉运,原始“程序”里自带神明体系,想来主神创造这个世界时,编程编得颇为敷衍,开局丢一个白板世界再扔一个树妖充做指引之神,凡人自可从零开始发展。
人类是生命力与创造力极为旺盛的种族,哪怕开局白板,不过几千年也能发展得像模像样,开头大可节约神力,不给该小世界准备太多复杂设定,所以主神们创造种族时最喜欢人族了,就是图的省事还划算。
每个主神捏世界的风格不同,喜欢节约别神也说不得什么,但要是这个死抠门主神是奚柏就不一样了,妩莹先是占得极高道德标杆,好生不客气地将宿敌大肆嘲笑鄙视了一番,后又一不小心得意忘形,在这事儿上找到了再压奚柏一头的存在感。
“奚柏就是菜啦!”
妩萤这股得意的劲儿一时半会儿是消不掉的了:“看不出来你这家伙自诩最强主神,捏个小世界居然粗制滥造的,要是在主神圈子传开,大家绝对一起笑你几万年,哈哈哈哈哈!”
“唔,说出去固然能让那家伙丢神现眼,还能让我开心得多活一万年……但奚柏这种坏心眼神可记仇了,真要闹到那般地步,我自己反而讨不了好。”
一个机警的念头闪过,成功让妩萤悬崖勒马,不甘不愿地承认自己想传播热闹就等于想死,小世界粗糙除了把奚柏无所不能的强悍形象拉胯下来——可能不到一毫米的丁点,就没别的好处了,总结是得不偿失。
既然如此,妩萤只能放弃这个让宿敌丢人的大好机会,转而琢磨怎么另辟蹊径。
好不容易来一趟,加上这次抢人计划顺利之极,把雷带走不过是勾勾手指的事儿,妩萤膨胀了,她就是要给奚柏添堵,不干点坏事她浑身不舒服!
——于是,“坏事”变成了奴役奚柏的“子民”们大兴土木,亲手改造原始世界。
还有比“强迫”可爱女孩儿流泪流汗自力更生,一分钟不能松懈偷懒,完全没空悄悄谈恋爱……更能打脸奚柏的选择吗!
肯定没有了!
不然怎么把妩萤叫做睿智之神呢?这就是了。
妩萤想到这个主意时仰天大笑,笑完顿显冷酷无情剥削主的邪恶嘴脸,女孩子们刚从树里出来半天,可能大部分人名字都没给自己取好,就呼吸着新鲜空气艰苦开工了。
“没到休息的时间就不能停!坚持,坚持完了再坚持,你们建的自己的家,建完屋子还有家具,家具做完了还可以修路,路也整完了还有……每一项都与你们自己息息相关!”
妩萤坐在建工的位置——神树上方延伸出的一根壮硕的树枝上——吆喝着,将别人痛苦我逍遥的置身事外贯彻始终,别提有多招人恨了,若是有人立刻摔了刮刀过来找茬,纯属正常。
恰如她这话所说,她的打算不只是让这些女人盖个房子就停,后面还有很多事要做,根本停不下来。
就因为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过了几百年还是一张白板,妩萤能教给她们这些新生儿的东西太多了,动作不快点根本塞不完。
妩萤倒是想着不塞那么多,她最开始的意思不是随便应付应付,给将会没有男人的宁她们留下一点安身的本么,顶多后来出于打脸奚柏的意思,勉为其难多用了点心,就等着奚柏百年后醒来,发现自己的简陋小世界焕然一新,再一看:
——嚯,自己的小世界自己糟蹋了,反而被妩大主神勾勾手轻描淡写盘活,这丢的脸可丢大了。
妩萤摆出趾高气昂的态度,坐在高处一阵指挥,也是心机所在。
她的态度就是这样不好,天命之女看着气不气?新人们被逼苦力,心里气不气气不气?
气就完美了!她就等着她们忍无可忍,最后一个发飙,好让她顺理成章撂挑子不干,顺便把雷带走,也好让她对着宁的脸,不用生内疚之心。
妩萤摆着理直气壮指使人的表情,暗地里却日日嘀咕:“今天有人发飙了吗?天命之女什么时候才发飙?不能等久了,再不发飙,这个小世界都要高速发展成现代化世界了啊。”
小世界发展太快,福利太好,自然不是妩萤想看到的——那就不是她打脸奚柏了,而是她欢天喜地自愿给奚柏打白工!
妩萤死也不肯让奚柏看笑话,因此众女一日不反,她一日不安,一日一日加倍地折腾……
想要的结果却并没有出现。
一个接一个出生的女人们竟是出乎意料的听话,一句反驳没说便被妩萤拐跑了。
让干啥干啥,让什么时候休息就什么时候休息,吃苦不怕,吃白水煮青菜也不怕,反而很开心。
“开心什么啊开心!”
妩萤越等越等不下去了,急得当场掀桌:“你们不苦不累不抱怨吗?倒是快点爆发反抗我呀!”
这情况不对劲啊?!
她都这么做恶人了,就算这些女孩子初生懵懂,分辨不出善恶,为人的本能也能告诉她们自己真实的感受,该高兴还是该愤怒,越是单纯澄澈的人,越是隐忍不下来。
妩萤一时完全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后来才知道,她忽略了天命之女的重要性。
宁给了她一击狠狠的背刺。宁身为一个小世界独一无二的天命之女,万千气运基于一身,自是有其不凡之处。
她还是侍奉神明的巫,天生便拥有远超普通人的能力,这点特殊,比生在相对普通小世界的姚佳怡还要再多一筹。
妩萤之所以把宁的特殊性给忘了,全怪她刚来的时候,这个小世界一共只有俩人。
一个天命之女,一个天命之女的男人,后者也算是颇具气运的存在,这样两个人常年相伴,没有普通人来衬托,自然显不出什么与众不同来。
妩萤下意识还当宁与普通女孩子没什么两样,沟通神明和治愈的能力在这儿派上的用场不大,跟后来诞生的女孩子们一视同仁就行了。
结果就是这么一疏忽,宁混入人群,瞬间扭转了局面。
天命之女是世界意志的第一关注者,也是创世主神的亲女儿。
她的意志又在本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影响着整个世界。
以上特点再加上巫自带的亲和感,效果叠加起来顿时无敌了,只要是个人看到宁,都会情不自禁地对她产生亲近感,其中女性与女性之间还有天然的性别认同感。
刚诞生一分钟的女人们完美符合会被吸引的特征,她们什么都不知道,睁眼看到宁,又被宁亲自带着接触崭新的世界,不用十分钟,一分钟就沦陷了。
宁是新人们的精神标杆兼隐性首领,她带头听妩萤的话,相信妩萤的提议,没有半分怀疑,那新人们当然也要跟着相信妩萤,半点儿没勉强。
而宁对妩萤的信任来源就更不用说了,她亲眼看着妩萤忙这忙那,为她原本死水一片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变化,效果又是有目共睹,那还有什么需要怀疑的呢?
再说了,在宁心里,妩萤的地位也颇为不同……
她没把这话告诉给别人,但自己心中却是时常想着,萤萤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出现在她身边,必然是神树母亲的旨意了。
萤萤的出现,让她从无望的等待,还有似乎注定只能和一个男人平淡生活的命运中脱离了出来。
宁说不准这个改变是好是坏。
或许算坏吧,因为她为此无法再与雷相守……但又未尝不是好事?
宁发现,比起一眼能望到底的未来,她更喜欢未知的未来,与萤萤及越来越多的同伴一起奋斗,每一天都在期待新的一天会创造出怎样新奇的事物,这样的日子才是鲜活着的。
不过,很多时候,宁还是免不了想起雷。
就像在梦中惊觉的那样,宁对雷的态度耿耿于怀,以至于心生不甘,魔怔般将已然确定的承诺一直往下拖延,就是想要雷主动开诚布公,说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是遵循原本的使命遗憾分开,还是一条死路走到底,宁肯叛逆神明也要和她在一起……
“虽然很自私,但我多希望你能选择后一种啊……哪怕不用这么肯定,只要你有一瞬间这么想到过,我也满足了。”
宁喃喃。
只可惜,雷就没有一次看出她的真实想法过。
这个男人飘了。
是的,雷飘了,经历一番震惊呆滞狂喜又呆滞懵逼的循环后,雷习惯了女人们热情高涨的自力更生。
除了原本就负责的打猎任务,雷义不容辞地加入进了基建活动中,用远超女性的身体素质贡献出巨大的能量,帮助大家加快了基建速度。
雷之前是被这群遭妩萤带偏了的女人忽略了,当他强势彰显自己的存在感时,女人们注意到他,一下对他产生兴趣也很正常。
毕竟雷高大英俊,一身肌肉油亮结实,与女人区别颇大的身体引来了女人们热烈的目光,不少人悄悄围观,对着男人健美的身材窃窃私语。
雷很享受这样的关注,应该说他觉得自己被如此关注才是正常的,一切回归了正轨。
满意之下,他更加卖力地帮忙,跟不会累的老牛似的,一个人能顶十人份的力,不少柔弱女孩子的工作都由他帮忙干了,故而他也得到了更热切的欢迎和感谢,内心雀跃不已,打定主意还要再努力些。
然而——
妩萤这时候又出来捣乱了。
她把坦然接受雷代劳的女孩儿们齐齐叫到跟前来,毫不客气地把她们喷了一顿,偏心眼居然一点儿都没发作:
“你们每个人的任务都是依照能力分配的,谁力气大,谁就去做重活儿,谁的耐力好,谁的工作更辛苦,谁体质差晒不得太阳,谁就去树荫底下混混水泥,这些任务没有超出你们的能力范围,休息也是够的,结果就这样还要偷懒?”
“实在太累受不了的人不在这儿,她们情有可原,我都看在眼里。你们几个做的都不是最苦最累的任务,也没累到动不了手的程度,你们倒是让人帮你们干活,自己一边儿休息去了,那还老实做着更辛苦工作的姐妹怎么办?她们就不能偷懒了?”
噼里啪啦几段话说得女人们面如土色,惭愧得想要就地挖洞钻进去把自己埋了。
要知道她们心思单纯,和同伴的感情很是深厚,没想到一时生了会儿懒,就枉顾了还在踏实劳动的姐妹的辛苦,这之后还怎么有脸和姐妹们说说笑笑。
“呜呜大姐头,我们知道错了。”
哭哭啼啼着痛改完前非,女人们立刻回归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不仅不再偷懒,工作积极度还骤然翻倍,现场洋溢起快活的气息。
雷:“……不是,你们等一下???”
雷说他是自愿帮忙的啊!有他这个男人在,怎么还要让女人来动手,这不是乱来么!
但没人理他,还是该干嘛干嘛。
“雷大哥,你一个人干不了这么多活儿。”光路过,好心地替他解围,“我们都是有明确分工的,根本累不到谁。”
雷还是无法理解:“你们就愿意跟着萤胡闹?”
“不是胡闹。”光严肃地反驳,后欲言又止,“算了,你不懂,你的任务也挺重,我们还是各自做自己的事吧。”
言下之意是让他不要添乱多管闲事?
雷的舌头像是断了,瞠目看着众女各自行动,半晌说不出话来。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 大炕上的暴伦500篇
上一篇:适合女士自慰时看的黄文 萧先生每天都在想着怎么C她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