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 大炕上的暴伦500篇

2021-10-23 16:05

在雷根深蒂固的观念里,女人就是柔弱的,不应该做重活苦活,就应该在安全舒适的地方接受男人的保护,等待男人回来。
以前宁就是这样,可现在宁也变了,和后来的一群女人混在一起自找苦吃,还一幅幸福的模样。
雷怎么都想不通,这些女人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亦或者问题出在妩萤身上,这个自称外来者的少女给他的同伴们施加了迷魂法术,才让她们甘愿放弃安逸,行举越发离谱。
再看她们做的事情,每一件在雷看来都是匪夷所思的:用泥巴修房子,从地下挖出漆黑的石头,再用这些邪恶的石头生活取暖,另一部分石头还能在火中融化变形,冷却下来就变成一个个更加匪夷所思的容器道具……
原本只有木屋一间,荒木无数的狭窄小世界,已然扩大了十倍不止,坚固的柱体树起一根根,凹凸不听的泥土地被推平,撒上一层大小不一的鹅卵石,走在上面触感正好,往道路两旁看,特意移种过来的野花正鲜艳。
雷极度嫌弃的泥巴屋子早经过了现实的考验,前一阵雷暴雨天气突然来袭,大家一窝蜂跑进刚建起来的新房子里,顿时品出了好处来。
任凭外面风吹雷打,暴雨还将门外高大的巨树敲断了腰,新房子硬是不动如山,而在新房子里的大家排排坐在床头,看窗外的雨景看得稀奇:雨水不会透过木头与木头间的稀松处往里渗,冷风也不会突破屏障,把大家吹成傻子。
雨停之后,全员欢呼雀跃,晚上就在外面燃了一堆篝火,女孩子们围着篝火和妩萤快乐地跳舞。
那天夜晚的篝火熊熊燃烧,火光倒映在一张张娇媚的脸上,这番绚烂的美丽足以铭记一生——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其他人都很高兴,只有妩萤麻木着脸,不那么高兴。
哦,还有雷。
雷对此倍感陌生,甚至恐慌。
他发现自己插不进来,女人们的一举一动已经浑然天成,奋斗的方向和目标都与他始终坚定的内容背道而驰,他既搞不明白她们在做什么,又完全没法融入,跟上她们的节奏,换而言之就像是被排斥在外了。
雷也不是没有融入进去的机会,但凡一开始他就认真聆听女人们说的话,搞明白她们都在忙什么,自己再或多或少搭把手,结局早就其乐融融了,怎会像如今这般几面不讨好。
雷对妩萤渐生罅隙也是因此而来的,他并不在第一时间反思自己的问题,只认为一切变故都是妩萤带来的,她用稀奇古怪的东西念头改变了世界,马上这个世界就要变成他彻底摸不透的模样——
他固执己见,只有原来的世界才是最好的世界,世界要变化,也应该按他的想法发展,他才是人族的族长。
妩萤遭到雷的反感是必然结果,毕竟他不可能从真正的同伴身上挑错,更不可能从宁的身上找问题……
对了,宁?
雷好似这时候才想起爱人的存在。
可能是因为宁的变化也很大,快要变了一个人了,雷下意识不愿正面面对这个问题。
他回神过来又惊觉,自己有多久没跟宁对上过视线了?
宁的双眸依旧美丽动人,眼中水光潋滟,仿若花开烂漫,哪怕如今多出了十几个女人,她的身影在其中也毫不黯然。
雷不敢看宁的眼睛。
为什么不敢……不知道,他不知道!
起初的一段时间,宁经常悄悄看他,那双眼里有着雷一时不愿直面的东西,但他自觉没有问题,所以刻意忽略了她的视线。
后来更长的一段时间,宁不再看他了,雷隐晦地松了口气,一松就松到了现在。
但他和宁之间的关系,竟是不知如何冷淡了下来。
好歹是一起度过了数百年的伴侣,雷至少发现了一点问题。
“宁不高兴了……她为什么不高兴?”
更深的发现基本没有,有的只是这样的困惑:
“我没有故意冷落她,只是现在同伴多了起来,我有更多需要做的事,不和她朝夕相伴,非我所愿……”
“反倒是她,整天和萤待在一起,几乎没有主动找过我,我们不是最亲密的伴侣吗?她怎么可以如此冷淡?”
要不是妩萤也是个女孩儿,绝对不是男人冒充,雷都要以为妩萤翘了他的墙角——话说得有点糙,但意思八九不离十。
这样一来,雷对妩萤更加介意了,原本对新同伴的热切关爱消耗殆尽,甚至觉得她越发碍眼,再这么下去可不行。
雷眼看着女人们修完了路,又马不停蹄想向下一项重任进军,终于赶上一个空隙,拦下了她们的大部队:“都等等,别忘了我们有更重要的使命,现在不是做这些的时候……”
“不做这些要做哪些?!”
被拦住的妹子们横眉冷竖,大有雷再多说一句就一锄头把他打飞的架势:居然敢阻拦她们热血沸腾共建新世界,谁挡打谁!
雷不出意料被噎得够呛,人高马大的他站在这群女人跟前,竟感受到了一丝前所未有的惊慌,仿若螳臂当车。
宁看了雷一眼,却没有说什么。
“你们冷静一点,我没有别的意思……”雷进退两难,一张俊脸憋得有些泛红,但出于男人的尊严,轻易不能挪开脚步。
万万没想到,给他解围的救星是妩萤。
妩萤是唯一对他的勇敢出列极为赞赏的人,她太欣赏雷了!
不愧是她要抢走的男人,多么有眼色,居然在这关键时刻站出来拯救了她,再没人出来喊停,她就真要带领一群女人共建美丽新世界了。
“都静静,让雷说话!”妩萤一句话制止了现场的暴动,她看雷的眼神充满了慈祥,“雷,你说的更重要的使命是?”
雷被这母爱眼神看得嘴角抽搐,闻言,也不震惊居然是反感对象给他面子了,赶忙抛开浑身起鸡皮疙瘩的怪异感:“回屋里说吧,这件大事必须让每个同伴都清楚。”
众人:“?”
宁垂下的手指微微勾动衣角,又松开。
妩萤:“大事……好哇!走走走,打道回府开会了!”
她苦等已久的机会终于来了!“好烦啊,为什么非得回去坐着听族长说话,有什么大事比亲手创建美丽新世界更重要哇?”
“我刚刚好不容易跑到第一位,就想着让大姐头看到我积极的身影,现在好了,大姐头一眼都没有看我!”
“白,你太狡猾了!姐妹们不是约好了凭实力争宠,不许搞小伎俩吗!”
被迫打道回府的女人们百般不情愿,回去的路上一直在叽喳抱怨,手里已成象征式武器的刮刀舞得呼呼作响,声音大得雷走在最前面都听得见。
雷:“……”
这些女人就这么不在意“那件大事”是什么吗!
还争宠……她们要争谁的宠???
雷心累地告诉自己不能深想。
再想下去,他可能会气死。
也是因为女人们过于敷衍的态度,以及明显已经脱离正轨的表现,雷确信事情不能再拖下去了,今天必须把话说清楚。
不过,他这次好歹没有忘记重点,在公开向外宣布使命之前,他必须先和一个人通个气。
那个人当然就是宁,他的爱人。
现在才临时跟宁通气显然太过仓促,正常人都不会这么干,但雷却有一句话说明了就能得到认同的自信。
怎么可能不自信呢?他今天想宣布的,是他要正式和宁结合的消息。
他们一个多月前就定好了要正式成为伴侣,接过为族群繁衍后代的使命,结果中途遇到了新同伴接连诞生的意外,才被迫搁置。
已经说不好到底是不是某一方故意不提,好刻意让这件事被遗忘了。
雷现在想起来,丝毫没有想再拖的念头,反而积极筹划,想要立马将这件事定下来。
他根本没想过宁会反对,私下跟宁单独述说时,态度也是义正言辞:“宁,我理解你们迫切想要让生活变得更好的冲动,但这些事可以慢慢来,我们的婚事已经等了太久了,我和你又有多久没有私下相处了?你就不思念我,不想尽快和我结合吗?”
的确等了很久,也的确很思念。宁想。
但宁心中最明显的感受是失望。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  大炕上的暴伦500篇
她等了这么久,终于等来了雷主动找到她吐露心声。
若是早上一个月——不,早半个月就够了,她的感受绝对与此时不同,可能只会有激动与欢喜。
已然充作会议地点的洞窟祭坛下方,女人们挤在一起排排坐,仰头望着站在祭坛角落不知在说什么的雷和宁,虽然很不耐烦,但还算给面子地继续等待着。
妩萤坐在第一排,看似心无波澜,表情肃穆之极,事实却是在神不知鬼不觉地当众出神,敏锐的听力让她坐着不动也能听到雷和宁的谈话,以至于内心很是澎湃。
‘来了来了来了!雷向宁提出结婚申请,却不知宁早就下定了决心,不会和他在一起,接下来就是我期待已久的拒绝戏份啦。’
‘宁拒绝雷的请求,天命之女和她男人的联系就断了,我趁机下手,把猝不及防后失魂落魄的雷拐走……多么完美!’
妩萤左手食指和右手食指激动得打架,一双杏眼殷切地往那两人的方向盯,恨不得宁立刻开口把雷甩了。
这个时候,妩萤还是没有发觉雷的不对。
在她的视角里,雷是对宁的爱意值高达100满值的超级好男人,既然这么爱宁,那是百分百不可能变心,有再多漂亮妹妹从天而降也不可能。
所以,妩萤只设想过刚出生的漂亮妹妹们被雷的英俊蛊惑,踏上单相思的不归路的可能性,人为阻止也是阻止的漂亮妹妹们这边,很是安心地把雷给放生了。
雷的心理活动,她不懂。
宁的心理活动她倒是稍有关注,但……依然没领悟到精髓。
妩萤因此预料错误了结局。
那边,宁并未第一时间回复雷,这个不妙的开头,总算让雷觉察到些微异样。
“宁?”雷错愕地叫了一声,正欲仔细打量宁,却不想宁也在深深注视着他。
宁像是要将雷的一切都深刻在眼里,从他石刻般挺俊的五官开始,一直到他健硕有力的四肢身材,再到他忽然变得异常容易看透的心。
“雷,我们相伴多少年了?”
雷一愣:“怎么突然问这个……”
他略加思索,想不起具体的年数,只能含混:“三百多年了吧。”
宁摇头:“四百五十七年。”
“竟然这么久了。”雷有些吃惊,但不明白宁为什么突然提这个,年数不管是三百年还是四百五十七年,对他而言没什么区别,他只需要知道,他和宁的确相伴了很久很久就够了。
而四百五十七年,又跟他和宁的结合有什么联系?雷依旧想不明白。
面对他的茫然,宁美丽的面庞微暗,一声轻叹没能出口,就消弭在了出奇的平静中。
“四百多年的朝夕相伴,只有我和你。”
“我还记得最初的夜晚有多么可怖,我不会生火,漆黑的影子从四面八方绕来,像是要让我窒息在里面,我又怕又冷,整晚只能听到急促不断的呼吸声……”
“后来我不怕了,我知道黑暗虽然不会改变,但在黑暗中,除了我,还有另一个人在。那急促的呼吸不只是我的,我听着你的呼吸声入睡,得到战胜恐惧的勇气——再后来,我们开始在黑暗里相拥,伴着温暖的火焰,我再不会害怕黑暗。”
宁仿若在说无关的事情,嗓音轻柔,好似灵魂回到了四百多年前,重温着那些个寒冷彻骨的夜。
还好有两颗心互相取暖,那些日夜,他们只有对方,谁都离不开彼此。
“你是我的火光,是我的温暖,我是多么爱你呀。”宁说。
“宁……我也是,我对你的爱只会比你——”
雷深受触动的应和被打断了,宁后退半步,第一次与他拉开了距离:“我知道你很爱我,但是,雷,你爱我的原因,只是因为你的选择只有我。”
“没错,雷。”宁悲伤的双目轻眨,面颊旁滑下了两行泪,“现在,你的选择不止我一个了。”——现在,你的选择不止我一个了。
雷的身体猛地一震,不敢置信、无法理解的目光瞬间投向宁。
说实话,雷从来没有这么懵过,像是有一道雷从脑子里炸开,翻天覆地般,震得他耳鸣头晕了半晌。
“宁,什么叫做选择不止一个?你在想什么,我爱的人只有你啊!”雷急忙开口。
他表现得又着急又迷茫,藏着月亮的双眼此时不那么亮了,月亮从他眼中坠落,雷何曾像这般惶恐不安过,若是在许久以前露出这样的表情,宁早就看得心碎了。
可惜的是,现在的宁不是曾经的宁,她默默观望了一个多月,那颗柔软的心,已然比僵硬的石头更冷更坚定。
“雷,我慢慢跟你说,你会明白的。”宁温声细语着,“过去的我们以为不管过去多少年,能相守相伴的也只会有彼此,那时我们决心结合,是归顺神明的安排,但现在事实证明,神树母亲其实另有安排,能和你结合的人,不是我。”
“我是巫,不能成为你的伴侣,在新同伴降生的那天,我就做好觉悟了,所以,雷,你也要负起你的责任来。”
负起责任,按照安排,和宁分道扬镳。
雷果真明白了宁的意思,她想说的就是这个——她拒绝了他!
她不想和他结为伴侣了。
“不可能!”雷骤然变色,好似被踩了尾巴的雄狮,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愤怒,“你是我的爱人,必须和我结合!我们早就说好了,你不能反悔!”
宁依旧平静:“没有什么是必须的,我侍奉神明,你延续后代,这才是我们所肩负的真正的使命不是吗?”
“肩负个屁的使命!”
雷破天荒地爆了粗,赤红的双眼更似野兽:“神明又算什么,早就消失不见了!我根本不信神树还会回应,同伴们的出生绝对另有原因,就像萤——对,就像萤一样,她们是从另一个世界过来的,跟神树没关系,我们不需要听从神的命令了!”
雷试图抱紧宁,让产生如此荒谬想法的女人赶紧清醒,不要再说奇怪的话,但宁却果断避开了他。
“过去说要完成神树母亲的使命的人,是你,如今说不需要听从神明指令的人,也是你。”
宁何其悲痛。
她从雷的表现中感受到了他的执著,是啊,雷对自己的爱毋庸置疑,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要和她分开。
可是,太悲伤了。
雷的爱,跟宁以为的有着不小的区别。
如果雷真的爱她爱得不可割舍,早在第一个女性同伴出现时,他就会按捺不住情绪,表现出自己的不安与紧张。
宁原本不懂这些,但从她自己这些天的心情变化中,她明白了:
原来,“爱”是渴望独占的。
“爱”是如此蛮不讲理,看到越来越多的女性同伴,宁的喜悦和焦虑共存,正因为她的理智与情感产生了莫大的矛盾,她对雷的爱使得她无法完全理智,一想到雷有了名正言顺的爱人,不再是只有自己,她就卑劣地感到痛不欲生。
雷……却不是这样。
雷没有焦虑,也没有不舍,他直到一个多月后才施施然找上来,理所应当地提出他自认理所应当的要求,似乎根本没有考虑到宁自己的想法。
雷的反应,更加体现出他对神树母亲已毫无信仰,他只想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宁的爱和宁这个人,名副其实的族长的身份,逐渐增多起来的族人的尊敬爱戴。
所以,宁不再提自己的不舍或是痛苦,她只说:“你怨恨我也没关系,我会坚守自己的使命,不用再劝我了。”
“我从来没有得到过你,就不说把你还给她们了。雷,去吧,你该去寻找自己命定的伴侣了。”
“……”
雷身体颤抖,半晌后才恢复如初。
果真不用再劝了,他了解宁,宁对神树母亲的信仰坚如磐石,她认定的事,哪怕是雷也改变不了——就像四百多年间从未断过的祈祷仪式。
雷沉默了很久。
宁与他相对而立,两人在这期间都未开口。
“怎么了?巫和族长吵架了?”
祭祀台下的女人们总算后知后觉到了异样,那两人在角落面面相觑,气氛很古怪的样子。
坐在妩萤身边的光拧眉,作势要爬起来:“我去问问看。”
“稍安勿躁!那俩人的事情,外人没法插手,等着吧,就快搞定了。”
妩萤一把将光拉回来坐好,义正言辞地阻止了手下暴动。
开玩笑,她翘首以盼半天好不容易等来了剧本上的发展,怎么可能放一个光过去捣乱。
快吧快吧,宁都摊牌了赶紧一刀两断黯然神伤。妩萤喜滋滋地默念,脖子伸得老长,眼里快迸出殷切精光,远程雷达暗示还在缠缠绵绵的男女火速分手。
宁仿佛get到了她呆毛发送出的雷达,远远转头,朝她微微颔首。
妩萤赶忙竖起大拇指以资鼓励:没错没错就这样,别磨蹭赶紧滴!
宁微微勾起唇角,崩裂的心总算得到了一丝慰藉。
宁记不得不久前那个梦的具体内容了,剩下的微弱印象,只有妩萤在梦里给了她安慰,一番话语令她豁然开朗,这才有了今日现实中的解脱。
与雷分开,是顺理成章,也是对宁自己的解脱。
就算萤萤本人无从知晓,她的出现,毋庸置疑带给了宁巨大的力量,她足以面对没有雷在身边的崭新世界。
“真的决定好了吗?”
“嗯,就这样吧。”
“宁,我……好吧,你的想法,我明白了,我也决定尊重。”
宁眼眶中泪水未尽,却露出了释然的微笑。
雷深呼吸三次,似是用尽全力剥除了庞大的负面情绪,面容终究沉寂了下来。
“我答应你,你会是永远尊贵的巫。”
“谢谢你,雷。”
妩萤在下面也狂点头:嗯嗯嗯!谢谢你们俩,好聚好散就对了嘛——
雷接着道:“我将另外寻找伴侣,完成我的使命。”
妩萤:嗯嗯另外找就另外找,不跟天命之女扯上关系就……
“啊?”
雷说啥?
还要——另外找????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错一题学长就撞一下 扯开她的腿狠狠占有NP
上一篇:大炕上和岳偷倩 学长含巨龙起床h男男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