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女朋友开车文案过程 男闺蜜添的我好湿好爽

2021-10-29 16:11

傍晚,中心大道往西有家日料店,据说新开业不久,因食材新鲜,每天食客络绎不绝。
姜久下了车,站在店外看了看。远远望去蜿蜒铺砌的石子路直通向前,庭园四周筑起竹篱笆,绿植也是随处可见。
男人停好车回来,姜久伸手指了指,问他:“这家店你又是老板?”
陆谨行勾了勾唇,顺势牵过她的手握在掌心,“不是,不过这家店的老板算是我朋友,今天过来捧捧场。”
“哦。”姜久应了声,跟随陆谨行转过身,走进庭园。陆家三少随随便便哪个朋友,肯定也都不是普通人。
走进庭园,一株红枫在竹林深处,墨绿的松针摆放在石板地上聚散有致。井边石头包上厚厚的青苔,细流潺潺从竹槽中流入井中,水面浮着几片红叶。
姜久边走边欣赏,只觉整个人走进来似乎都变的安静。前方木门前,早有服务生接待,看到陆谨行出现,立刻迎上前。
“三少,您这边请。”穿着制服的服务生态度恭敬。
陆谨行点点头,带着姜久往里走。只是他们还没走几步,就听到一阵呵斥声。
“你是怎么上菜的?眼睛瞎了吗?我这条裙子今天新买的,还没超过两个小时!”
“对不起小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对不起值几个钱?这裙子是我未婚夫送的,二十万,你必须照价赔偿。”
服务生听说裙子的价格,顿时吓的脸色惨白,更是一个劲鞠躬道歉。只是那名女子压根不听,大吵大闹影响周边食客,直到把经理吸引过来。
这边几人堵住通道,一时无法通过。姜久看眼身边的男人,陆谨行已经蹙起眉,神色露出不悦。
姜久视线穿过几人看去,那名女子身上的长裙只有一点水渍,稍加处理后根本不影响美观。
此时,前方走来一道高大的身影,刚刚还在叫嚷的女子看到男人,立刻走上前,“名申,你看我的裙子,都被这个人弄脏了。”
姜久刚刚低垂的视线,再次抬起来。她诧异的看了眼,果然见到走来的男人是霍名申。
“一条裙子而已,脏就脏了,值得你生气吗?”男人的声音低沉,语气又格外宠溺。原本一脸怒火的女子,瞬间弯起唇,怒火散去大半。
“霍先生,真是对不起,您未婚妻的裙子,我们店里可以负责。”
“不用了。”
霍名申淡淡一笑,瞥眼边上早已吓的脸色发白的服务生,道:“这里没什么事,你们去忙吧。”
“谢谢霍先生。”
经理带着那名服务生道过谢,立刻将围观的人员疏散开。
霍名申抬起视线的那刻,恰好看到不远处站着的两个人,“陆先生,陆太太。”
“霍先生。”陆谨行点点头,随后与姜久走上前,锐利的目光落向刚刚的女子,“这位是……”
不等男人回答,那女子已经先开了口,“我是名申的未婚妻,我叫罗倩。”
说话间,罗倩一双眼睛在陆谨行身上转个圈。大家都说云市的陆家三少风姿卓越,如今看来,真的是美男子,长的好帅啊。
“刚刚的事不好意思,耽误陆先生时间了。”霍名申语气温和的开口。
“没什么,正好我们看看风景。”
姜久站在陆谨行身边,听他与霍名申如朋友般聊天,彼此都很谦逊。她忍不住又看眼霍名申身边的女子,想起那日霍名申挑选的言情小说,难道是为她吗?
“好了,不耽误陆先生陆太太用餐。”霍名申看眼身边的女子,笑道:“倩倩,这位是陆太太,以后有机会你们可以多熟悉一下。”
“罗小姐你好。”姜久主动开口打声招呼。
罗倩挑眉看眼姜久的五官,嘴角的笑容有些不自然。这个女人长的太美,五官精致毫无瑕疵,属于任何男人看到都会心动的类型。
须臾,霍名申带未婚妻离开,陆谨行也同姜久继续往里走。
服务生停在一间包厢外,伸手拉开格子推拉门。榻榻米风格的包厢,装修依旧精致。姜久脱鞋进去,随处扫眼桌上的摆件,每件都价格不菲。
相比日料,姜久更爱火锅。不过她知道,陆谨行口味清淡,不喜欢重口味。
男人点了餐,服务生很快送进来。姜久坐在榻榻米上,双手托腮正在思考。那位霍先生的未婚妻一看就很刁蛮,与霍名申的温文尔雅完全不搭。她不自觉叹口气,心中竟有几分为霍名申惋惜。
眼见姜久怔怔出神,陆谨行不高兴的抬手在她眼前晃了下,“你想什么?”
“啊。”姜久回过神,发现服务生已经上好菜。她眨了眨眼,含糊道:“想面试的事情啊,我最近有个很重要的面试,需要准备的东西很多。”
陆谨行轻哼声,把筷子递给她,“那还不快吃,吃完回家继续准备你的面试。”
“哦。”姜久点头,筷子绕开众多生食,夹起一块蒲烧鳗鱼。对于生冷这些东西,她是不碰的。
壁灯光线暖黄,将人也衬托的暖了几分。姜久偏头看眼身边的男人,他吃东西时,总是举止文雅,处处透出教养。
正是万家灯火时,一餐一饭,简单而日常。姜久不禁弯起唇,其实这样同桌而食的他们,不也就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对吗?
心中的不愉快,好像不在那么尖刻。姜久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眼神温柔如水。
不久,陆谨行去包厢外接电话,姜久拿起手机给包厢拍了几张照片,发给江希。这家环境好食材新鲜,改天她们闺蜜局可以约一波。
挂断手机,陆谨行转身走到包厢门前。斜侧方的那间推拉门打开,走出来一男一女。
陆谨行眼角余光扫过去,锐利的眼眸瞬间眯了眯。不远处的女人笑眯眯挽着身边的男人,男人低下头来时,情不自禁在女人耳边亲了下。
女人似乎被吓到,立刻沉下脸瞪着男人。
“我们可以走了吧。”姜久拿起皮包站起身,就要走出包厢。
“看到我打火机了吗?”
打火机?
姜久重新走回餐桌边,弯腰查找。
包厢外,陆谨行看到前方的女人拉起男人快步走出去,这才开口道:“不用找了,在我口袋里。”
他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姜久直起腰,三两步走出包厢。
不久,车子停在小楼前。姜久直接回二楼卧室,陆谨行则把纪尘叫到书房。
“三少。”纪尘站在书桌前,神色谨慎。
陆谨行盯着指间点燃的香烟,脸色看不出喜怒,“宋少杰最近在忙什么?”
“最近宋氏在全力研发新款车型,其他业务也都挺顺利,没有什么波动。”
“呵呵。”
陆谨行低头吸了口烟,白色烟雾将他眉眼笼罩的有几分模糊,“他老婆应该在外面养了个小白脸,你去好好查一下。”
胆敢把他的女人置于死地,这笔账他是一定要和宋少杰好好算一算的。
“是,三少。”纪尘领命,立刻去办事。
卧室中亮着灯,姜久坐在沙发里,腿上放着笔记本,还在整理简历。明天下午参加面试,她开始有点紧张。
“还在弄简历?”陆谨行打开门进来,直接坐到沙发里。
窗前的单人沙发不够宽敞,陆谨行双手圈住姜久的腰,将她拉到怀里。姜久没有挣扎,眼睛盯着简介修修改改,“是啊,还没弄好。”
男人低头看眼,等他看清面试公司后,眼神不禁沉了沉。
半响,陆谨行下巴垫在姜久肩头,低声道:“很晚了,先洗澡睡觉吧。”
唔。
姜久将最后一处小细节修好,终于也松口气。她偏头看眼男人温柔的眉眼,不禁弯起唇,“好,我去洗澡。”
她先把简历保存好,然后将笔记本放到边上,大步走进浴室。
不久,浴室内响起哗哗的水声。陆谨行依旧坐在沙发里,深邃的目光落向边上的笔记本,脸色渐沉。
第二天下午,姜久准时来到霍氏集团参加面试。这次明启推荐姜久和石依一起参加,所以她们两人同时坐在面试官的办公室内。
“哪位先开始?”
石依看眼姜久,姜久朝她指了指。
“那我先来吧。”石依没有退让,直接将简历递过去,然后开始介绍自己,“我本人擅长合同纠纷、公司股权结构治理,债务知识产权等法律服务。”
边上椅子里,姜久眉心狠狠一跳。石依简历中介绍的几项,恰好也是她简历中的准备,如此一来,她的简历内容瞬间失去光彩。
半响,面试结束。很快的功夫,霍氏集团经过甄别,最终选择石依入职。走出面试官办公室,石依主动开口,“今天的面试我不过是险胜,其实你的简历也很棒。”
姜久弯起唇,朝她伸出手,“依依,恭喜你。”
因为面试成功,石依还需要办理些手续,姜久先一步离开。不久,石依办完手续,也迅速离开霍氏集团。
隔街的路边,石依快步走到一辆黑色宾利轿车前,打开车门坐进去。
“三少。”
车后座的男人抬起脸,石依压低声音,道:“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成功入职霍氏集团,他们刚和我签了合同。”
陆谨行眯了眯眼,驾驶座的纪尘回过身,递给石依一张支票,“这里有一百万,足够你还上欠款。”
“谢谢三少。”拿到支票,石依心满意足。她打开皮包将支票放好,却没注意有东西顺着皮包掉落出来,滑进厚厚的地垫下面。
须臾,石依离开。
车后座的男人面容冷峻,低头看眼时间,道:“回慈园。”夕阳渐落时,慈园内掩映在一片霞光中。今天的晚霞特别美,远远望去,半边天仿佛晕染的油画,红的夺目。
庭院中的秋千上,俞佳银铃般的笑声稚嫩天真。小姑娘打秋千打累了,这才跳下来,一溜烟朝前方跑过去。
“舅妈。”
姜久弯下腰,拿出纸巾,动作温柔的擦掉俞佳额头的汗水,摸了摸她红扑扑的脸蛋,笑道:“怎么啦?”
“我们玩吹泡泡好吗?”
小姑娘黑亮的眼睛有神,姜久点点头,欣然同意。她好像还挺有孩子缘,每次俞佳看到她,都很愿意与她亲近玩耍。
佣人很快取来泡泡机,俞佳选个美人鱼造型的握在手里,打开按钮后有源源不断的泡泡飞出,瞬间引来孩子的尖叫声。
一个个随风飞起的泡泡,闪烁着五彩缤纷的光芒。姜久手里也有个米奇造型的泡泡机,眼见俞佳玩的开心,她忍不住也手痒。
男人下车后走到楼前,恰好看到夕阳下,被一圈又一圈的泡泡包围住的女子。
“舅妈,好多泡泡呀!”跟女朋友开车文案过程  男闺蜜添的我好湿好爽
“哈哈哈,我的泡泡最大。”
俞佳玩的疯起来,绕着姜久身边跑来跑去,一串串飞起的泡泡随着晚风腾空、吹散,最后破灭。
阳光下的泡泡是彩色的,姜久忍不住伸出手轻轻触过去,啪一下,刚刚还在眼前的泡泡瞬间破碎,什么都没有了。
一触就破,如同绚烂的烟花,美丽而短暂,但终究还是太脆弱。
姜久怔怔站在原地,心情有点失落。直到俞佳从她面前跑过去,“舅舅。”
男人弯下腰,轻松抱起俞佳。小姑娘喜欢舅舅,每次看到陆谨行都要缠上很久。
姜久转过身,看着陆谨行把俞佳扛到肩膀上,看着俞佳笑的兴奋又满足,不禁眨了眨眼。其实她以前完全没有想到,冷酷又傲娇的陆家三少,竟然对外甥女能这么宠?
每次看到俞佳,陆谨行都表现的很有耐心,足以说明他真的很疼孩子。不期然的,姜久想起他们去海边时,陆谨行曾经玩笑的说过,他喜欢女儿。
女儿两个字从脑海中闪现,姜久眼神再度沉了沉。那天陆谨行提起过孩子的事情,他们为此还争吵起来。
“想什么呢?”
胡思乱想时,面前突然出现一张男人放大的俊脸。姜久回过神,只见陆谨行背着俞佳站在她身前,两人一起笑眯眯看着她。
“没什么。”姜久扬起手里的泡泡机,把俞佳手里空掉的泡泡机换过来。
俞佳重新又有玩的,立刻从陆谨行怀里滑落下来,举起泡泡机继续绕着他们跑前跑后。小孩子的精力真是充沛,玩了大半天竟然一点都不累。
男人往前半步,伸手指了指姜久怀里的泡泡机,揶揄道:“你都多大了,怎么和佳佳一样的兴趣爱好?”
女孩子多大都有一颗少女心,这与年龄无关。姜久撇撇嘴,回击道:“这个兴趣爱好挺好的啊,减压。”
减压?
陆谨行摇摇头,心想她这减压方式都够特别的,不是吃就是玩。谁能想象姜律师私下生活里的爱好,如此接地气?!
“妈妈。”
陆曼从主楼走过来,俞佳飞奔过去。
“姐。”
牵过女儿的手,陆曼笑着走上前,“老三回来了,我去打电话,幸好有久久陪着佳佳玩。”
“你要这么急找房子吗?”陆谨行眉头蹙了蹙,显然对于陆曼的行为并不赞同。
“要啊,我不能一直住在这里。”
“怎么不能?这里是陆家,你的娘家。”
每次听到陆谨行说这样的话,陆曼都十分感动。她同自己的亲弟弟都没有这样亲,反倒是对陆谨行,在她心里真就把他当做亲弟弟。
“佳佳越来越大了,我希望能和她早点适应以后的生活。”陆曼最近情绪稳定,一边找房子一边找工作。
经过离婚的事情,陆曼反思过自己,其实在婚姻生活中,她先失去了自我,所以才会被俞明牵着鼻子走,甚至愈演愈烈。
以后,她要依靠自己扶养女儿。她要坚强,也必须独立。
回到小楼,佣人已经把晚饭摆上桌。陆谨行上楼去换衣服,姜久洗过手拉开椅子坐下,双手托腮有点发呆。
须臾,男人换套浅灰色家居服下来,走到桌边看眼目光呆滞的某人,伸手拿起筷子在她鼻尖点了下,“今晚的菜不好吃?”
姜久揉揉鼻尖,看眼面前的男人,见他一身简单的家居服也能穿出时尚气质,郁闷的低下头。
佣人们排成一列站在边上,姜久伸筷子夹菜,几乎只夹面前那两道菜,其他菜碰也没碰。虽然她在吃饭,可吃的很慢,明显心不在焉。
“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姜久叹口气,戳了戳碗里的米饭,“我今天面试没有成功。”
她的声音里含着浓浓的失落,陆谨行夹起一块排骨放到姜久的碗里,不动声色道:“没有成功就没有成功,如果你想有更好的发展,可以来陆氏集团。”
噗!
姜久差点咬到舌头,不敢置信的瞪着对面的男人,“你什么意思?这是想要给我开后门?”
男人动作优雅的夹起一片牛肉,挑眉看着她,认真且严肃的模样,“嗯,给你开后门。”
“……”
姜久似乎没想到他如此回答,原本以为他又要揶揄或者打击她,但没想到他竟然如此说。她握紧筷子,在男人深邃内敛的目光中,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那可不行,陆氏集团都是精英,用人要求严格的很。如果哪个环节有问题,你要怎么向手下人交代?”
哟,这是为他考虑的呢?
陆谨行放下筷子,抽出纸巾擦过手,双臂交叠后搭在桌边,低低笑道:“陆太太这么讲原则?”
“那当然。”姜久扬起小脸,黑亮的眼眸中闪动着一片流光。
陆谨行再度笑了笑,伸手在她鼻尖点了下,“放心吧,我也是很有原则的人。想进陆氏集团的人太多,你要真想来,先去找纪尘报个名,慢慢等机会吧。”
“……”
姜久一口气卡在喉咙里,上不来下不去。这男人果然恶劣啊,枉费她还感动半天,敢情他还是故意逗弄她玩呢。
“我吃饱了,去游泳。”陆谨行站起身,弯腰在姜久脸颊亲了下,在她怒火爆发的前一刻,识相的上了楼。
佣人们眼观鼻鼻观心,全体静默。姜久坐在椅子里,低头吃饭。须臾,她抬手摸了摸刚被陆谨行亲过的侧脸,眼底的笑容愈发温柔。
前些日子的不愉快,正在渐渐淡去。姜久咬口排骨,只是在想起今天的面试时,嘴角挽起的弧度一点点垂落下来。
虽然石依能力很好,可姜久还是觉得,两个人的思维能够如此接近吗?她的简历评估方向,怎么就和石依的思路一模一样呢?!
翌日早上,姜久起床的时候,身边的男人早已离开。今早陆氏有股东会议,他早早就出了门。
站在盥洗台前,姜久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脸颊微微一热。她的锁骨处有深浅不一的红痕,眼底也有淡淡的黑眼圈,说明昨晚睡眠不足。
须臾,姜久换套黑色套装,领口高于锁骨,恰好遮住那些暧昧的痕迹。她走下楼,迅速吃过早餐,不敢有半点耽误。
承蒙陆谨行所赐,她今天又要迟到了。
走出小楼,黑色宾利停在楼前。司机打开车门,语气恭敬道:“少奶奶,三少吩咐让我送您上班。”
姜久诧异了下,倒也没有多说,点点头后弯腰坐进车里。这个男人心思细腻,他特别把这辆车留给她用,也是贴心周到。
车子开出慈园,一路平稳行驶。姜久背靠后座,趁机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昨晚没睡醒,她今天还有很多事情,总不能无精打采去工作。
黑色宾利驶入中心地段,车速渐渐缓慢。姜久眯了会儿,感觉精神有些恢复。
她打开皮包,想要从名片夹里找个联系人,不想车子猛地急刹车,名片夹顺势滚落进副驾驶的座椅下面。
“对不起少奶奶,您没事吧?”司机吓了一跳,急忙道歉。
早高峰时段路况本来就混乱,姜久摆摆手,连忙说没事。等到车子平稳行驶起来后,她才低下身子,把手伸到副驾驶的座位下面摸索。
名片夹很快找到,姜久手指往外一勾,同时勾出来的还有一支钢笔。
姜久直起腰,把名片夹收起来。她刚要把钢笔交给司机,不想仔细看了眼,却发现不对劲。
这支钢笔很眼熟,姜久轻轻转动下笔身,果然在末端发现刻字。
新年火锅局那次,姜久送给石依一支钢笔当做新年礼物。当时她还细心的让店员在笔端加刻了字,所以绝对不会认错。
这支钢笔肯定是石依的,但石依的东西为什么在陆谨行的车上?!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被老师吸了一夜的奶头 下面痒为什么做完就不痒
上一篇:被两个男人抬起腿做 开车40分钟有痛感有声音免费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