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做爰全过程和细节 下面含着精子去上课h

2021-10-29 16:40

陆谨行一身黑色纯手工西装,高大的身影修长挺拔。他单手插兜,缓缓走到柜台前。
江希瞬间瞪大眼睛,直勾勾盯着刚刚的那个女人走过去,挽上陆谨行的手臂。
哇靠!
这些日子上流圈子一直都有传言,说陆家三少与夏家千金正在相亲,两家有联姻的准备。听到这个消息,江希不敢在姜久面前提起,生怕她心里不舒服。
这可倒好,竟然好死不死的撞上了?所以说这个女人就是夏家千金夏繁星?
江希迅速打量起眼前的女人,啧啧啧,一副阴阳怪气的模样,一看就不是个好鸟。怎么能够和她们家姜久久相比呢?
江希下意识看眼姜久,见她脸色如常,神情没有任何起伏,仿佛早已知晓。
“选到礼物了吗?”男人俊脸微垂,对待身边的夏繁星既没有特别亲密,也没特别冷淡。
“选好了。”夏繁星点头,“等下结账就能走了。”
话落,她重新又走到柜台前,看眼店员,“可以结账了吗?”
“可以了。”
“你敢?!”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江希原本没想较劲,可知道这个女人就是夏繁星后,她就彻底怒了。
“两位……”店员神情为难的看着她们,看着江希试探的询问,“这位小姐,我们店里还有很多好货,要不然我再拿些新的给您看看?”
“平安扣是我先挑的,就算要另外选也应该是她!”
“不就一百万吗?本小姐长了一张买不起的脸吗?”
“没有没有。”
江希怼人的时候也是不含糊,越看夏繁星越不顺眼,“有些人以为有钱就了不起吗?买东西要讲究先来后到,做人更是,人家才离婚就巴巴赶上去讨好,生怕自己嫁不出去吗?”
江希说话句句带刺,夏繁星自然能够听出她话里话外暗示的含义,立刻变了脸,“你在说谁?”
“说谁谁知道。”江希冷哼声,“别以为陆家的三少奶奶谁都稀罕,你如今想要捡起来的位置,可是我们久久先丢了不要的!”
“……”
丢了不要的?!
陆谨行原本不想理会女人间的争执,但江希这话令他眉头一沉,继而走上前,“江小姐,请你收回刚才的话。”
江希鼓着腮帮子,“凭什么?”
陆谨行低低笑了声,一步步走到夏繁星身边,黑眸沉寂下来,“我再说一遍,收回刚才的话。”
牛什么牛?啊呸!
江希梗着脖子,决定硬气到底。
夏繁星本来被气的不轻,但看到陆谨行为她撑腰的那刻,她忽然就散了怒火。
“还要我再说一遍?”
陆谨行眯了眯眼,眼底已有薄怒。江希特别想一硬到底,可眼前的男人到底是陆家三少啊,他的气场不是一般的强大。
几秒钟后,江希有点怂了。
下一刻,姜久伸手把江希拉到身后,明亮的黑眸一瞬不瞬落在男人脸上,“三少,刚刚江希只是说句玩笑话,并没有恶意,可以不计较吗?”
“没有恶意?”陆谨行薄唇紧抿,“我说她有,谁敢说她没有?”
“……”
陆家三少的不讲理模式果然永远不变。姜久冷笑声,目光直抵男人的眼睛,“既然如此,我们也不想解释了。”
顿了下,姜久仰起脸,目光清澈,“就算有你所谓的恶意,你又能怎么样?这些都是事实,不是吗?”
“……”
店铺内一片寂静,没有人敢说话。夏繁星站在男人身边,也被姜久的回答震惊的抿起唇。
江希用力捂住嘴,生怕笑出声。哈哈哈哈哈,不愧是她家姜久久,怼人的功夫一流。
陆谨行盯着眼前的女子,深邃的黑眸泛起一丝冷意。这已经是她第二次公然挑战他的威严,这女人还真是不怕他!
眼见这阵仗,店员心知不妙。这几位男女一看个个都是不好惹的主儿,他正要去打电话找老板,忽然看到走进店铺的男人,如遇救星。
“二少,您来了。”店员绕过柜台,一溜烟走到男人身旁。
宋少时缓缓走来,一双锐利的眼眸从几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姜久身上。
“你们来了。”
说话间,宋少时径直走到姜久身边,并且有意识的挡在她身前,作出一副保护的姿态。
陆谨行黑眸沉沉。
“二少,这家店是你的?”
江希问了句,男人微微一笑,“上月刚盘下来的,你们看上什么玩意了?”
“诺,我看上这个平安扣,可有人非要跟我抢,你说气人不气人?”
“怎么回事?”
宋少时转身问店员,店员吓得脸色一白,只能如实说道:“这个平安扣确实是这两位小姐先看上的,但是这位小姐……”
宋少时上前两步,伸手从托盘中拿起那个平安扣,笑道:“我还以为什么,不就一个小玩意,我们是同学,看上就拿去玩吧。”
随后,宋少时看向边上的夏繁星,淡淡笑道:“原来是夏小姐啊,夏家早年经营古董,家里多少好东西没有,我这小店的玩意怎么能入你的眼?”
这话明着褒奖,暗地里讥讽,夏繁星脸色瞬间沉下来,可碍于陆谨行在场,她又不好发作。
姜久神色淡淡的,却并没阻止宋少时的救场。
“二少,这平安扣挺贵的,白送不好吧,我还是付款,你给我打个折就行。”
“那一折吧。”口述做爰全过程和细节  下面含着精子去上课h
“好嘞,还是二少大方有良心,不像有些人道貌岸然,衣冠禽兽!”
“……”
店员瞪大眼睛,心疼的一个劲摇头。老板真大方啊,一折也叫打折?百来万的东西说送就送,有钱就是任性!
须臾,夏繁星走上前,轻轻笑道:“谨行,那个平安扣我不要了,我们走吧。”
女人们之间的争锋斗狠,陆谨行懒得参与,只不过刚刚姜久的态度,令他心里很不舒服。如今看到宋少时出现,他更加轻蔑的笑了声,原来有人撑腰,所以才会气焰嚣张。
不过和前任纠缠不清,陆谨行也觉得没什么意思。他眸光轻眯,脸色很快恢复如常。
男人转身离开时,恰好听到身后的说话声。
“二少,等下我和久久要去吃饭,一起去吗?”
“好啊,你们想吃什么?”
“火锅。”
陆谨行迈开大步,同夏繁星走出玉器店时,脸色彻底冷下来。只是连他自己也不明白,心底那股无名火究竟因何而起?!早会结束,姜久带着助理离开公司,直接到海鼎大厦。海鼎的老总常年给霍氏集团加工零配件,但上周他们突然提出不再接单。
姜久到的时候,前台的秘书说老总正在开会,过会儿又说老总见客户,然后还是开会,见客户。
这种打太极的拒绝方式,姜久已经免疫。她索性带着助理气定神闲坐在休息区,甚至还叫了外卖午饭,摆出一副‘我等你到天荒地老’的架势。
果然外卖刚到,那边前台笑着跑过来,“姜总,我们老总请您进去。”
姜久放下筷子,自己抱起文件夹,没让助理跟随,“你先吃饭。”
“谢谢姜总。”小助理一早就跟着过来,早饭也没吃,工作很辛苦。
姜久点点头,跟着前台往里走,很快来到一间办公室门前。
“韩总在里面。”秘书将办公室门打开。
姜久迈步走进去,看到坐在办公桌后的男人,“这位就是姜总吧,没想到霍氏集团如今由这么年轻的小姑娘接手,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韩总客气了,”姜久径直走上前,拿出名片放在桌上,“我是姜久。”
“请坐。”
几句话姜久直奔主题,“韩总,您为什么突然停止订单,是不是我们两家哪个环节出现问题?”
“哎。”韩总长叹口气,道:“我这小公司利润本来就单薄,还有许多外账要不回来,眼看就坚持不下去了。”
“不是我们不想与霍氏合作,而且合作不起了啊。”
“账面的钱收不回来,下个月我们工人的工资都发不下去,别说订单,我这小公司眼看就要关门大吉。”
“可是韩总,您忽然就不再接单,我们短时间内很难找到信任的工厂合作。”姜久秀气的眉头紧蹙。霍氏与海鼎合作两年多,好不容易有些默契,这时候重新换一家加工厂,各种磨合期就要差不多半年,肯定来不及完成下半年的交货任务。
如果不能按时交货,霍氏集团将面临一大笔的赔偿金不说,还会损失许多客户。
“对了姜总,听说您以前是律师?”
“要是您能帮我们把欠款收回来,我能按时给工人们发工资,那我一定还会继续接单,继续与霍氏合作。”
“……”
不多时候,姜久离开海鼎,回到霍氏。助理将她需要的全部资料整理好,一一摆放在书桌上。
姜久详细研究了下海鼎韩总所说的欠款,总共有一千两百多万,确实是笔数目,但海鼎真的就到了没有这笔钱就不能给工人发工资的地步?
那也不尽然吧。
啪!
姜久丢掉手里的笔,拿起桌上的咖啡喝了几口。自从霍氏集团由她接手,不光集团内部很多人不服气,就连这个圈子里的其他人也都不服。
她这么年轻,却能够坐拥霍氏这么大一个集团,那是别人几十年甚至几辈子都无法拥有的巨大财富,凭什么掌握在一个姑娘手里?明里暗里,有多少人在等着看笑话?
这些男人们的心思,还真是……
深吸口气,姜久努力平复心情。这个老总还真是不好当,想要谈个生意十八般武艺样样都要精通不说,还要会讨债?!
晚上九点多,姜久又是最后一个离开公司。她拎着包走进电梯,电梯镜面门反射出来一张稍显疲惫的脸庞。
午饭草草解决,晚饭到现在还没吃,胃里饥肠辘辘的难受。
叮。
电梯门打开,姜久走出大厦,司机已经把车停在楼前,见她出来,立刻小跑上前将车门打开,“小姐。”
“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司机连忙摆手,见姜久坐上车立刻把车门关上。
黑色轿车缓缓发动,平稳驶入车道。后侧方一辆银色跑车早已等待多时,车里的男人双手握着方向盘,看到姜久坐进车里。
自从接手霍氏集团,姜久每天都很晚才下班。宋少时发动引擎,将车开上去,跟在黑色轿车后面。
黑色轿车内,姜久背靠后座,正在闭目养神。包里的手机忽然响起来,她看眼电话号码,随后将电话接通,“喂。”
“姜小姐,我是福利院的老师,不好意思这么晚还给您打电话。”电话那端的老师语气歉意。
“没关系,您找我有事?”姜久握着手机,很快想到什么问道:“是不是木木有什么问题?”
“那个……”老师语气停顿了下,随后有些无奈,“木木明天第一天上学,他想要您去送他,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
闻言,姜久弯起唇,“有时间,明天一早我准时到学校。”
“太好了,木木听到这个消息一定很开心。”
须臾,福利院的老师挂断电话。
姜久把手机放回皮包,嘴角勾了勾。对哦,明天木木第一天上学,她忙起来倒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不多时候,黑色轿车驶入别墅,随后两扇巨大的铁门关上。宋少时把车停在别墅外,停留些许才离开。
第二天早上,姜久准时在学校门口出现。木木看到姜久的那一刻,酷酷的小脸终于露出一抹微笑。
“姜小姐。”福利院老师把木木交给姜久,木木全程都很积极主动。
第一天入学,家长可以把孩子送到教室。姜久牵着木木的手来到教室门前,主动同老师打招呼。
班上很多同学的家长都在,孩子们都围绕着父母表情兴奋。木木握紧姜久的手,脸色渐渐有些失落。
“宝贝,你要好好上课,听老师的话,妈妈爸爸晚上来接你。”大部分家长围着自家孩子,细心叮嘱。
木木睁着大眼睛,沉默的低下头。
姜久看眼木木,见他耷拉着脑袋,刚刚来到学校时雀跃的神色已经消失。她笑着蹲下身,轻轻拉起木木的小手握在掌心,“木木,今天第一天上学,上课要认真听讲,和同学们相处友好,要交到朋友哦。”
顿了下,她抬手摸了摸木木的脑袋,柔声道:“妈妈晚上来接你放学。”
妈妈?!
木木咻的抬起脸,眼底的神色从震惊到欢喜,最终他用力点点头,朝姜久摆摆手,“妈妈再见。”
这是姜久第一次听到木木主动开口说话,心里也有点激动。老师把木木带进教室,低头同木木说了句什么。
姜久站在教室门前,看到木木坐下后,又朝她看过来,一张酷酷的小脸上满是童真的笑容。
其实木木的心思,姜久真的感同身受。她小时候上学,经常羡慕的看着人家父母都在身边,但她的身边却空落落。
离开学校,姜久回到公司。她生怕忙起来忘记接木木放学,特别还设置好闹钟,提早几分钟到达学校。
这所小学旁边有个幼儿园,放学时间差不多。姜久低头看眼时间,还有两分钟木木就放学了。她正要往前靠近些,想要木木出来第一眼就能看到。
不远处,一道清脆的声音莫名熟悉。
“舅舅!”
姜久偏过头,旁边那家幼儿园的大门打开。有熟悉的小身影飞奔出来,朝门前的男人跑去。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坐在他的腿上把内裤蹭到一边 把腿张开我会让你很爽的
上一篇:同桌让我把腿张开给他看 · 学长上课揉我的奶很舒服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