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他的腿上把内裤蹭到一边 把腿张开我会让你很爽的

2021-10-29 16:42

司机把车停在尊庭会所外面,姜久下了车,直接来到地下停车场。停车场内的光线有些暗,各种管道在头顶横七竖八的排列,深灰色防滑地面画着白黄两色的停车线,各部分区域划分明确。
姜久大步往里走,脸色很难看。她打了几遍电话,但阿远一直都没接。她叮嘱过阿远不准擅自行动,这件事要从长计议,可他还是没有听话。
前方不远处有许多人围在一起,争吵声很激烈。姜久隔着段距离,并没有马上靠近,听那些人拔高嗓子高声叫嚷。
“哎哟,你们都是霍氏集团的人吧!”
“大集团又怎么样?大集团就能欺负我们老实人?”
“我告诉你们,就算你们为海鼎出头,老子也没钱,就是没钱!”
阿远带着一群黑衣保镖,与那些人站在一起,分站两边,呈现一种对立的姿态,“欠账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天经地义?”人群中,身材瘦高的男人整条手臂都有纹身,冷冷笑了声,“霍氏集团是吗?怎么,你们就是这么以多欺少,以权欺人的吗?”
“老子没钱,说破大天也没用。”
“没钱?”阿远抬头扫了眼不远处停靠的那辆最新款跑车,讥讽的笑了声,“你骗谁呢?”
“你们公司日常来往账目中的钱,早已不止一千两百多万。”
“怎么,威胁我?!”纹身男人上前两步,“我这人就是爱财,但凡进我腰包的,休想让我吐出来!”
这话真是嚣张至极。
不远处的直达电梯门打开,男人双手插兜走出来,没走几步就听到那边的吵闹声。他抬头看了眼,却一眼看到站在人群外的姜久。
纪尘也看到那边的情况,其实这几天他已经有所耳闻,只是陆谨行没问,他也就没有多嘴。
“怎么回事?”陆谨行剑眉微蹙。
纪尘压低声音,简单把事情说了遍。其实这件事也不难说清,海鼎那笔账收了很久也没收回去,对方根本就是故意拖欠。
“快看啊,霍氏集团要打人了!”
说话间,不知道从哪里窜出好几个人,手里举着拍摄器材,迅速将阿远他们这些人包围在中间。
姜久又往后退开两步,原本她想过来阻止阿远,可显然已经晚了。这会儿,她绝对不能露面,否则对方一定会连带霍氏集团闹起来。看如今这阵仗,对方早有预谋,要不然也不会随时安排有人拍摄。
这是早设计好的圈套,偏偏阿远的莽撞给了别人有机可乘。如果对方先把事情闹大,这件事只会更难办。
“让他们把设备关了,我们有话慢慢说。”
“你们以为用硬的就行吗?”纹身男人再度叫起来,“来来,把机器打开,好好拍一下堂堂霍氏集团的人是如何逼迫我们这些遵纪守法老百姓的嘴脸!”
阿远彻底被激怒,带人冲上去就抢设备。
“啊!”
“打人啦,打人啦!”
“拍,快把他们拍下来,放到网上曝光!”
周围再次乱成一团,阿远和黑衣保镖被那些人围在中间,一时间无法脱身。
糟糕!
姜久眼见不好,这些人分明故意激怒阿远,就是让他先动手。她焦急的思考办法,眼角余光瞥见墙上的消防柜。
哐当——
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有汽车报警的滴滴声。
随后,有人叫道:“老大,车,你车被人砸了。”
听到喊声,纹身男人迅速跑到车前,果然看到车前面的挡风玻璃被砸了一块,玻璃碎裂成蜘蛛网状。
“哇靠!”
纹身男人心疼的差点哭出来,气的直跳脚,“这特么谁啊,哪个王八蛋干的?有种给老子滚出来!”
姜久侧身躲在廊柱后,却见有人往这边看,“老大,那边好像有人!”
姜久心尖一紧,急忙寻找藏身的地方,却不想撞上身后的男人。她瞪大眼睛,被男人抓起手臂,直接塞进一辆车里。
嗡!
黑色跑车马力强劲,车子瞬间发动引擎开走。
纹身男人带手下跑过来,只在廊柱后面见到纪尘。
“哟,这不是纪助理吗?”纹身男人瞬间低眉顺眼,瞪大眼睛往纪尘身后看,“怎么就纪助理一个人?”
纪尘单手插兜,一张脸含着七分冷,“明哥现在够霸气,要是三少见到了,也要礼让三分了吧。”
“我哪里敢在三少面前造次。”纹身男人立刻换上一副温顺嘴脸。
等到纪尘离开,纹身男人再带手下人回去,阿远和黑衣保镖早已离开。
“妈的!”纹身男人气的啐了口,“今天真晦气!”
没有拍到视频,新买的车子还给人砸了。那可是上周新提的车啊!
黑色跑车开出地下停车场,姜久脸色紧绷,偏头盯着主驾驶的男人,红唇紧抿,“三少这是干什么?”
陆谨行单手握着方向盘,看眼身边的女子,道:“我帮了你,你难道不应该感谢我?”
姜久深吸口气,“我没要你帮忙。”
男人耸耸肩,“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多管闲事?”
“……”
姜久不想同他争辩,“前面停车,谢谢。”
车子开出不远,停在路边。姜久低头解开安全带,刚要拉开车门,吧嗒一声,车门被锁上。
陆谨行眯了眯眼,笑道:“霍氏集团业务拓展的挺快啊,什么时候新添了帮忙追债的业务?”
姜久忍住怒意,面对他的讽刺淡淡一笑,“追债有什么不好?未来这一行没准就是个新兴产业。”
话落,她的手机响起来,是阿远打来的电话。
这次陆谨行没有为难,直接把车锁打开。姜久拉开车门下去,站在路边。
黑色跑车重新驶入车道,很快远去。
须臾,阿远把车开过来,姜久沉着脸上了车。
阿远双手握着方向盘,透过后视镜看眼姜久的脸色,沉声道:“小姐对不起,这次是我惹的麻烦。”
“阿远。”
姜久无奈的叹口气,“我再说一遍,你以前跟着我哥的那套不能再用了。那套打打杀杀,很容易被人利用,抓住把柄。”
“我知道了小姐。”阿远没读过几天书,做事容易冲动,也不会思考后果。他只想要尽快把账要回来,想要帮忙,却被没想到中了人家圈套。
“小姐,我们现在去哪里?”
“先去医院。”
姜久刚刚匆忙赶来,心里还惦记着母亲。回到医院,姜久快步走到病房门前。她伸手推开门进去,病房里很安静,什么动静也没听到。
姜久心一紧,穿过客厅走进里间病房,只见母亲躺在病床上,已经睡着了。
听到脚步声,坐在病床边的男人回转过头,神色温柔的看向快步走来的女子,笑道:“回来了。”
午后阳光明媚,落在病床一角。宋少时手里捧着书本,深邃的眼眸染着暖暖的笑,他说话的声音很轻,生怕吵到睡熟的人。
姜久来时的飞快脚步逐渐减慢,她轻轻走到病床前看了眼,发现母亲不仅吃了药,也乖乖吃了午饭,然后才睡着的。
“护士刚走,伯母很好,没有闹。”宋少时合上书,轻轻放在床头柜上。
姜久伸手拉高被子,盖住母亲的肩膀,这才松口气,“谢谢。”
“客气什么?”宋少时低笑声,指了指床头柜的保温饭盒,“我们给你留了午饭。”
我们?
这语气熟悉的,仿佛他们是一家人。
姜久转身坐在床边,盯着母亲熟睡的脸庞,格外平静舒展。看起来她不在的这两个小时里,母亲和宋少时相处很愉快。
还是把他当做哥哥了吧。
姜久抿起唇,“今天真是麻烦你了,帮我联系医院和医生,还被我妈认错了。”
“久久,我们之间不需要这么客气。”宋少时双腿交叠坐在椅子里,一只手随意搭在膝盖间,“张医生说了,目前最重要稳定伯母的情绪,让她配合治疗,这样才能推进后续的治疗方案。”
“嗯,我会好好照顾她。”
宋少时挑了挑眉,目光落在姜久脸上,“你公司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了吗?”
“还好。”姜久含糊的应了声,显然不愿在他面前多说些什么。
宋少时站起身,笑了笑,“那我先走了,你要记得把午饭吃了。”
“好。”
姜久起身把他送到病房门前,宋少时高大的身影微侧,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医院这边有需要,随时都可以找我,我晚上也不会关机。”
闻言,姜久眼神闪了闪。她仰起头,刚要开口,却被男人制止。
“久久,就算我们只是朋友,你需要帮助,我也会尽心尽力。”
顿了下,他薄唇微弯,道:“更何况,你对于我来说,不止是朋友。”
须臾,姜久关上病房门,走到病床前坐下。
范华珍还在睡,今天这一觉似乎睡得特别沉。姜久又给她掖了掖被子,随后拿起桌上的保温盒打开。折腾一上午,她肚子真的饿了。
走出住院部大楼,宋少时来到停车场取了车。他很快发动引擎,将车开出医院。
银色跑车驶入车道,宋少时带着蓝牙耳机,给助理打了个电话。
“二少。”
“去给我查一查,霍氏集团最近有什么状况。”
“是。”
挂断电话,宋少时脸色逐渐沉下来。他能够感觉到姜久对于他的防备与疏离。
陆家有意与夏家联姻,陆谨行和姜久已经不可能了。只要姜久对他能够放下芥蒂,他就能重新追回她。
两天后,姜久派人查到明哥公司的账目有问题。但具体问题如何,涉及的性质严不严重,还尚未可知。顺着这条线继续追查,或许能够找到突破口。只是……
姜久坐在办公桌后,神色沉了沉。明哥那伙人背后应该有不小的背景,所以海鼎老总才不敢明着与他们闹翻,如果霍氏集团真的挑破这层窗户纸,以后也要惹来不小的麻烦。坐在他的腿上把内裤蹭到一边  把腿张开我会让你很爽的
一时间,她有些举棋不定。
中午时分,市中心一家高级餐厅。男人坐在椅子里,低头给纪尘发了条信息,让他开车过来。周围许多人不停举着酒杯靠近,阿谀奉承的话听的陆谨行头疼。
“三少。”有人端着酒杯笑眯眯走过来,男人冷着脸站起身,立刻吓得那人连连后退两步,“三少,您……”
“还有事,先走了。”陆谨行抿起唇,冷冷丢下句话,转身走出包厢。
身后一众人立刻放下酒杯,打算起身相送。可惜他们的步子太慢,等他们走出包厢时,男人已经走远了。
众人纷纷摇头惋惜,想要和陆家三少喝杯酒真是太难了。
陆谨行双手插兜往外走,绕过长廊时,眼角余光瞥见不远处站着两个男人。他脚步微顿,经过时,恰好听到他们的谈话声。
“二少,原来霍氏集团的姜小姐和您有关系啊。那您放心好了,欠海鼎的那笔钱,我立马就让人打过去。”
“嗯,你帮了忙,我答应你的那笔生意,一定不会亏待。”
“哪里哪里,能够交二少这样的朋友,让我亏本我都愿意。”
宋少时俊脸冷然,眉眼间看不出喜怒。他侧身站在包厢外,高大身形被射灯拉出一条长长的影子。
陆谨行敛下眉,大步转过弯,走出餐厅。
路边停靠一辆黑色轿车,男人迈下台阶,直接坐上车。纪尘发动引擎,迅速将车驶入车道。
车厢后座,陆谨行背靠座椅,一张五官精致的脸隐在暗影中。
纪尘双手握着方向盘,适时开口,“三少,我查过明哥的公司了,那边的账目应该有些问题。如果姜小姐顺着这条线往下查,很快……”
“你最近很闲?”车后座的男人冷冷开口。
纪尘一怔。
“人家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要你多管闲事?!”
“……”
纪尘嘴角抽了抽,一脸委屈。他怎么就闲了,怎么就多管闲事了?明明是三少先主动问起来的啊,还说让查一查,怎么这会儿就是他的不对了?!下午的会议结束,宋少时刚刚走出会议室,助理便快步走上前,道:“二少,姜小姐在办公室等您。”
宋少时点了点头,神色并无意外,转过身往办公室走去。
须臾,男人推开办公室门进去,姜久低头坐在沙发里,茶几上摆放着咖啡还有几样精致的茶点。
“来了很久?”宋少时大步走上前,“刚有个项目有些问题,开会耽误不少时间。”
秘书又送进来一杯咖啡,随后识相的关上门离开。
黑色真皮沙发里,姜久眉头轻蹙,缓缓开口,道:“两个小时前,海鼎已经收到那笔欠款,他们也继续与霍氏合作。”
“很好啊,恭喜你。”宋少时举起杯子,摆个碰杯的动作。
姜久没有动,直勾勾盯着面前的男人,“是你帮了忙,你答应了明哥什么条件,他才会那么痛快的还账?”
“呵。”宋少时弯起唇,笑道:“还真是瞒不了你,我确实答应了点条件,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可以应付。”
“我已经找到明哥公司账目的问题,我可以……”
“久久。”宋少时看着她的眼睛,语气渐渐沉下来,“明哥背景很深,这样的人你不能招惹,以后对你或者对于霍氏都没有好处。”
他叹口气,沉声道:“我不能让你有危险,哪怕一点点,都不可以。”
男人明亮的黑眸里灼烧着一簇火焰,姜久下意识低下头,不敢看他的眼睛。宋少时见她移开目光,深邃的黑眸沉了沉,道:“不要拒绝我的帮助,这份帮助你完全可以心安理得的接受。”
须臾,姜久缓缓抬起头,眼底的神情已经恢复平静。她双手轻握住咖啡杯,放在腿上,说道:“当年的事情,我不想再提起。至于你上次说的赎罪,其实也不必了。有些东西,有些人,失去了就是失去了,无论再怎么弥补,也不可能如初。”
宋少时站起身,绕过茶几走到姜久面前,慢慢蹲下身与她目光平齐,“其实我一直欠你一句郑重其事的道歉。”
“把你丢在订婚礼上,让你一个人承受那么多恶毒的流言蜚语。久久,我真的很抱歉。”宋少时目光暗淡,眼底印着浓浓的心疼,“无论你相信或者不相信,虽然那天我带林音离开,但我真的……不是想要伤害你。”
不是想要伤害吗?
姜久眼睛盯着脚尖,心中掠过一阵酸涩。不是想要伤害,却真真实实伤了她。因为宋少时的那份任性,她差点被那片流言蜚语吞噬。
“久久,你能不能再给……”
姜久握在手中的咖啡杯突然歪了下,冷掉的咖啡洒在宋少时的袖口处。她趁机往边上躲了下,“对不起,弄脏了你的衣服。”
说话间,姜久站起身,从边上抽出两张纸巾递过去,“咖啡渍不好清理,你要不要先去处理下?”
宋少时低头看眼衬衫袖口,“没事,等下处理就好。”
姜久拎起边上的皮包,又看眼面前的男人,道:“这次海鼎的事情多谢帮忙,那我就先走了。”
她转身离开的脚步很快,甚至有种逃离的迫不及待。
落地窗前,宋少时目光直直望向前方,许久后他低下头,看眼沾染上咖啡污渍的衬衫袖口。晕染开的咖啡渍渗入布料的纹理中,烙下深色的印子,很难清洗干净。
宋少时伸手解开袖口,手腕间的纹字显现出来,他伸手覆上去,轻轻抚摸片刻,紧蹙的眉头才一点点舒展开。
海鼎的订单继续,意味着又一个危机解除。姜久连日来的辛苦,最终在全部订单确定后安心下来。
不过海鼎的事情解决,并不意味着彻底放松。转眼入秋,霍氏集团下半年的订单虽然没有问题,但明年的项目启动,开始进入准备工作。
偌大的办公室内,一片静谧。晚上九点多,整个公司的员工全都下班,只有姜久的办公室还亮着灯。
吃过午饭,姜久就在研究明年的项目启动计划。来年的项目选择,代表未来整个集团的发展方向。对于在生意场中毫无经验的她来说,需要做的功课比别人要多十倍甚至二十倍。
反复研究最近两年霍氏集团的项目发展方向,姜久总结出几条心得。她拉开抽屉拿出本子,翻开后又抿起唇。
如今她记录的本子是新的,前些年她常用的本子上面有很多特别重要的记录,有时候她需要资料,但那个本子不在身边,她只能重新再去查找。
哎,她有很多私人物品还在云山公馆,其中就包括她的随身记事本。什么时候找个机会,她要把记事本拿回来。
晚上十点多,姜久走出大厦。司机将车停在大楼前,看到她出来,急忙将车门打开。
须臾,黑色轿车驶入车道。
姜久背靠座椅,神色染着疲惫。她伸手揉了揉太阳穴,看了整整六个多小时的资料,人有些累。
车子行驶到市中心地带,五彩斑斓的景观灯明亮。今天是周末,很多人在享受周末夜晚的轻松。
江边这条路异常热闹,临江而立的一排排摩天大楼,每到夜晚降临都会亮起灯光秀。姜久偏头看着车窗外,眼底忽然映入一片亮色。
“停车。”
司机将车靠边停下,姜久下了车,缓缓走向江边的观景平台。
“哇,好浪漫。”
“听说那边有人求婚呢,好多人都在拍照。”
周围不少人朝前方跑过去,姜久径直走到观景平台的扶栏前。江边的晚风有些大,她拉高衣领,听到不远处的欢笑声。
“嫁给他!”
“嫁给他!”
江边响起的口哨声此起彼伏,姜久距离远,看不真切,好多人欢快的笑着闹着。
她仰起头,望向正前方摩天高楼亮起的灯光秀。
此刻,摩天高楼的楼身上,由灯光打出一行标语【亲爱的,嫁给我】
而在标语最下方,还有一颗红色爱心。
彼时,陆氏集团顶层办公室。
落地窗外一片灯光璀璨,不远处的摩天高楼中亮起灯光秀,五彩斑斓的灯光不断变化闪耀。
求婚的灯光标语,十分醒目,在这样的夜晚备受瞩目。
男人站在窗前,有灯光划过他的侧脸。陆谨行眯了眯眼,原本就完美的五官被这一抹夜色,勾勒的愈发深邃隽永。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被抱在墙上c是什么感觉 我被闺蜜带到密室调教gl小说
上一篇:口述做爰全过程和细节 下面含着精子去上课h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