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抱在墙上c是什么感觉 我被闺蜜带到密室调教gl小说

2021-10-29 16:43

舞池内响起乐曲声,当华尔兹的节奏传来,姜久一瞬间怔在原地,脑海中不禁闪过许多画面。
游轮盛宴,那一次的开场舞曲也是华尔兹。
夏繁星抬起手放入男人掌心,陆谨行上前半步,手臂揽住她的腰,两人目光交汇后,齐齐滑入舞池。
“哇!”
众人一声惊叹,姜久在大家的惊呼声回过神。她抬起头,望向舞池中翩翩起舞的那对男女,红唇不自觉抿起。
下一刻,姜久只觉得肩头重了下,随后宋少时也伸出手,笑着将她拉到面前,“华尔兹,不要告诉我,你不会跳?”
姜久还没来得及回答,宋少时已经笑着环住她的腰,技巧的将她带入舞池。
这种正式场合,开场舞华尔兹当然是正常选择。姜久被宋少时圈着拉入舞池,完全没有挣扎的机会。
华尔兹舞步优雅,姜久应对自如。她的舞步伴随着宋少时那张帅气逼人的俊脸,每一次转身都会吸引周围人的议论。
舞池外,伊双看着舞池中女儿满脸的羞涩笑容,脸色渐渐沉下来。她微微偏过头,又看眼另外一边跳舞的姜久,神情更加担忧。
“繁星的舞跳的不错。”夏慕白对于女儿的夸赞,历来偏颇。
伊双没有说话,但脸色始终不怎么好看。
眼见妻子神色担忧,夏慕白也收敛几分。他能够猜出伊双心里的疙瘩,不禁也往舞池另外一边看过去。
姜久一身白色长裙,纤细的腰身旋转时划出优美的弧线。她微微仰着脸,红唇轻挽时,明亮的黑眸中仿佛藏着万千星辰。
夏慕白怔了怔,落在姜久身上的目光有些惊讶。那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二十多年前的伊双。
刚刚姜久嘴角露出的那抹笑容,竟然同伊双笑起来的时候,那么相像。
“你的舞步越来越稳了。”宋少时单手圈住姜久的腰,两人舞步一致的同时,身体却又和她保持恰到好处的距离,“啧啧,当初教你跳舞以后我就发现,总有一天要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姜久原本全身紧绷,忽然听到他这句话,差点笑出声。那时候每天背书,背的都要抑郁了,确实是宋少时拉着她,教她跳舞的。可没想到,后来她跳舞跳的很上瘾,也很喜欢。
因为宋少时这句玩笑,姜久高度紧张的那根神经松了松。她深吸口气,宋少时上前半步,带着她旋转到另外一边。
舞池中两对男女,望着都那么赏心悦目。舞池外一众吃瓜群众,全都擦亮眼睛,目光纷纷落向陆家三少。
陆谨行微微低着头,目光不偏不倚,黑眸中看不到半点波澜。他引领身边的舞伴,舞步精准,神情淡淡的,却又挑不出毛病。
夏繁星仰起头,满脸羞怯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而陆谨行也恰好看过来,目光交汇的那刻,男人黑眸深邃不见底,泛着一股清幽的冷。
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夏繁星嘴角弯起的笑容一点点凝固,这个男人眼中分明倒映着她的身影,可她却丝毫暖意都没有感觉到。
开场舞曲结束,场外再次响起掌声。
“爸爸,妈妈。”夏繁星从舞池中回来,乖巧的回到父母身边。陆谨行跟在她的身后,也走到舞池外。
那边,宋少时同姜久并肩走过。
眼角余光掠过一抹白裙,陆谨行下意识侧过脸,看到姜久低头从他身边走过。她的脖颈纤细,白裙仙气飘飘。
唯独缺少一抹嫣然色彩。
陆谨行眯了眯眼,薄唇微勾。
“三少。”
夏慕白的声音拉回男人的思绪,陆谨行敛下眉,俊脸抬起,“夏伯父。”
男人们之间的话题,似乎永远围绕商业。夏慕白接任商会主席,自然有更多话题与陆谨行攀谈。
夏繁星挽着母亲,一双眼睛始终落在陆谨行身上。她神情过于专注,以至于都没有看到伊双渐渐蹙起的眉头。
“繁星。”
“妈妈,怎么了?”
伊双看着女儿,动了动嘴,“你和三少……”
“我们是不是很般配?”
不等母亲说完,夏繁星先抢断她的话,“今晚所有的人都在议论,妈妈听到了吧。大家都说,我和谨行天生就应该是一对。”
听到她的话,伊双长长叹了口气。她只有一个宝贝女儿,肯定希望女儿能生活的开心快乐。可对于陆家这门婚事,她怎么都不看好。
伊双目光微抬,又从陆谨行身上打量片刻,脸色依旧没有好转。虽然她也承认,陆谨行各方面条件确实出色,与繁星也都相配,但是……
伊双抿着唇,看眼姜久渐渐走远的背影,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也不知道为何,她总是感觉姜久和陆谨行站在一起的时候,才更加合适。
晚上九点多,商会结束。姜久走出会所,大门前已经由豪车排起长龙。她站在台阶前,踮起脚尖往前看了看,车阵一时看不到尾。
包里的手机响起来,姜久接通电话,传来司机的声音,“小姐,车子忽然有点小故障,您可能要稍微等一等。”
挂断电话,姜久只好站在台阶前。初秋的夜晚有些冷,她身上穿着长裙礼服,不自觉伸手环住手臂。
排起长龙的汽车阵通行缓慢,姜久正在盘算要不要自己打个车先走,身后已经有人走过来,“走吧,坐我的车。”
姜久转过身,果然看到宋少时站在身后。
“不用。”姜久摇头拒绝,可宋少时的车子已经有门童开过来。
男人打开车门,朝姜久努努下巴,“上车。”
姜久不想,站在台阶前没动。
会所门前只有一条路通行,宋少时的车子不动,后面的那些车一辆也走不了。后面的司机看到是宋家的车子,只能忍住脾气,不敢随便按喇叭。
“你要不上车,大家都走不了。”
宋少时显然有种要挟的意味,姜久被僵在这里,不好意思同他耗着。大家都赶时间,她只能走下台阶,弯腰坐上车。
后方的黑色轿车中,陆谨行挑了挑眉,恰好看到姜久坐上那辆银色跑车。银色跑车随着车流慢慢开出会所,十几分钟后驶入车道。姜久坐在副驾驶,放下电话说道:“司机已经修好车了,你在前面那条路放我下来就可以。”
宋少时双手握着方向盘,并没理会她的话,问道:“晚饭还没吃吧?肚子饿不饿?”
来参加商会前,姜久一直都在开会,哪有时间吃晚饭?忙到这会儿,她早都饿了。
她低头不说话,宋少时笑了声,随后车子右转开进小路。
“宋少时!”姜久见他没有走既定路线,顿时紧张的叫了声,“你这是去哪里?司机很快就来接我了。”
“放心,不会耽误你时间。”
车子很快开进小吃街,姜久看着这条熟悉的路,下意识蹙起眉。
须臾,宋少时把车停在一家店铺门前。他没有熄火,偏头看着身边的人,笑道:“你穿成这样就不要下去了,等我一分钟。”
话落,他打开车门,大步跑向还在营业的店铺。
晚上九点多,小吃街不少店铺已经打烊。姜久透过车窗玻璃看到宋少时走进那家熟悉的小铺。
老板夫妻还在收拾,看到男人出现顿时热情的接待。不知道是不是宋少时早有预订,老板娘热情的递给他一大份红糖糍粑。
须臾,宋少时拎着打包盒回到车上,直接放到姜久手里,“还热着,老板娘听说你要吃,特别加了两份糖。”
姜久眨了眨眼,低头看眼手中还热腾腾的红糖糍粑,眼底有什么闪过。
银色跑车转眼开出小吃街,很快来到姜久说的那条路。宋少时把车停下,姜久下来站在路边,司机的车还没到。
初秋的傍晚有些寒气,姜久吸了吸鼻子,肩膀不自觉缩了下。肩膀骤然一暖,紧接着宋少时身上的西装外套已经裹住姜久的肩膀。
“女孩子体质弱,小心着凉。”被抱在墙上c是什么感觉  我被闺蜜带到密室调教gl小说
姜久一只手托着餐盒,另外一只手作势就要把肩上的外套扯下来。可是她的手刚摸上肩头,就被宋少时一把按住。
“我不冷,你穿着。”宋少时目光如炬,半张脸被路灯的暖色笼罩,黑眸中染着温柔的笑。
姜久动了动嘴,终究还是松开手,没有把西装外套扯下来。
“谢谢。”
“谢什么?”宋少时勾了勾唇,陪她站在路边,笑道:“谢那份十几块钱的糍耙?”
听到他的话,姜久忽然不知道要怎么接。她低下头,眼睛盯着脚尖,气氛有些尴尬。
片刻后,男人再度开口,“这个周末我有时间,可以去医院看望伯母。”
闻言,姜久秀气的眉头越蹙越紧。今天下午私立医院那边打来电话,说范华珍这几天情绪不好,一直闹着要见霍北申。医生说她情绪起伏,不肯配合吃药治疗,影响治疗效果。
姜久叹口气,母亲认错人的闹剧,一时间也无法解释清楚。
“我妈妈的情况,真的麻烦你了。”姜久声音闷闷的,有些无奈。
“不麻烦。”宋少时薄唇微弯,“如果可以帮到你,是我非常开心的事情。”
姜久没有抬头,眼睛始终盯着脚尖。最近两次见面,她越来越不敢看宋少时的眼睛,总是心虚的躲闪开。
前方有辆黑色轿车开过来,姜久暗暗松口气,她往前走了两步,眼见车子越来越近。
黑色轿车很快停下,司机下来打开车门。姜久走到车前,忽听身后的男人喊了声,“久久。”
“嗯?”
姜久站在车门前,转过身望向身后的男人。她的眼睛很亮,嘴角上扬时,眼角微微弯起。
宋少时盯着她的脸,仿佛一下子就回到以前,那时候他每次送姜久回到宿舍楼下,都要绞尽脑汁想各种话题,只想再多看她几眼。
“周末我们一起去医院?”
“我们在医院见吧。”
“好。”
面前的女子弯腰坐上车,司机关上车门,很快发动引擎,将车开走。
宋少时双手插兜,站在路边,夜色中上半身的白衬衫稍显单薄。等到前方的车灯消失在街口,他才转身上了车。
不多时候,司机把车开进别墅。姜久穿过花圃,走到门前时没有马上进去,而是转身坐在门前的台阶上。
客厅里亮着灯,姜久坐在台阶前,低头打开餐盒,用牙签叉起一块红糖糍粑放进嘴里。唔,双份量的红糖果然好甜啊!
她一连吃了几块,饥肠辘辘的胃得到填补。
傍晚的别墅一片静谧,这份过度的安静,令姜久有些抗拒。她仰起头,看着今晚的夜空,满天繁星。
明天会是个好天气。
半响,姜久明亮的黑眸一点点暗淡下来。她又低头叉了块糍耙,可惜冷掉的东西早已失去原来的味道。
姜久抿了抿唇,把糍粑的盒子盖上。对于宋少时的示好,她不是不懂,也自然能够感觉出来。
曾经她也问过自己,如果那一天宋少时没有离开,如果他们顺利订婚,那么今天,他们两个人是不是就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姜久仰望着满天星空,可心里空落落,怎么都无法给自己一个答案。
如果的事情,谁又能知道呢?
事实就是事实,那一天宋少时确实离开了,把她一个人丢下。
“小姐。”
佣人打开门,见姜久坐在台阶前,“您怎么不进去,坐在这里很冷的。”
姜久站起身,一把扯下身上的西装外套,递给佣人,“帮我清洗干净。”
顿了下,她又把手里那半份红糖糍粑一并交给佣人,“冷了,丢掉吧。”
“是,小姐。”
姜久转身进了屋,直接回到卧室。有些事错过了,还会有可能吗?
第二天早上,姜久精神不算太好的坐在办公室。她昨晚又做噩梦,但失眠程度比以前好很多。
晨会结束,姜久回到办公室,很快阿远带着助理进来。
“小姐,娱乐城那边有消息了。”
姜久抬起头,“什么消息?”
阿远从助理手里拿过一个文件夹,打开后放在姜久桌上,“那边给的回复,这次竞选娱乐城的四家集团,下周统一进入指定地点,进行为期三天的竞标方案制作。主办方说明,之所以进行封闭式管理,只为竞标的公平性,每家集团由一人带队,同时可以带领一组不超过八人的团队。”
这些条件有些苛刻,可娱乐城的竞标正是霍氏集团明年所选的发展项目,她必须要拿下。
“入选的集团公布了吗?”
“公布了,”阿远点了点头,语气迟疑道:“除去陆氏集团,其他那两家集团根本就是陪跑。”
陆氏集团?
姜久听到这几个字,并没感觉太意外。娱乐城这么大的项目,身为云市第一大集团,怎么可能放过?
姜久低笑声。但这次,她也势在必得,那就只能争一场输周末一大早,姜久还在公司开会。下周要去参加竞标,对于这次娱乐城竞标团队的人员安排,她斟酌再三,也是选了又选。
“小姐,您为什么不让我去?”阿远看到团队成员名单时,没有发现自己的名字。
姜久仔细检查需要带走的资料文件,听到他的问话时,挑眉看了他一眼,“我去竞标,又不是打架,你去干什么?如果竞标不成功,把人家都暴揍一顿?”
“……”
阿远被噎住,他做事确实冲动暴力,上次差点惹出不可挽回的后果。
“我离开公司要三天,家里也需要人照应,总要留个自己人吧。”姜久边收拾东西边解释,“集团内部有人还是不安生,你要帮我好好盯着,不能出乱子,知道吗?”
阿远原本垂头丧气,可听到姜久这番话瞬间松口气。幸好小姐没有嫌弃他,还是把他当做自己人。
“小姐放心,我一定看好公司,也守好家里。”
“好。”
对于阿远的衷心,姜久很感激。自从哥哥出事后,也亏得有阿远这样值得信赖的人帮忙。
安排好参加竞标需要的团队名单,姜久又立刻赶往私立医院。去医院的路上,她收到江希的微信,她最近太忙了,她们两闺蜜都没时间见个面。
好在江希性格开朗,只说让她先忙,要注意身体,有时间再约。
不多时候,姜久来到私立医院。她下了车,先去了医生办公室,了解最近母亲的治疗情况。
张医生仔细说了下范华珍的情况,总体来说是好的方向,但她有时候情绪还是不稳定,但比之前发作时就有自残行为已经好转很多。
须臾,姜久走到病房外,她还没进去就听到里面有说话声。
宋少时比约定时间提前到了,她伸手打开门,缓缓走了进去。
“北申,你怎么瘦了?”范华珍坐在窗前的沙发里,笑眯眯看着眼前的男人。
宋少时刚洗完水果回来,正在给手里的苹果削皮。他微微低着头,笑道:“瘦了吗?我瘦点是不是更帅了?”
“哎哟,我们北申从小到大都很帅。”因为他的话,范华珍眼底泛起笑容。
不久,范华珍忽然伸出手,轻轻抚摸上宋少时的侧脸,眼眶泛红,“都是妈妈不好,是妈妈拖累了你。因为妈妈病了,不能照顾你,所以你才要去过寄人篱下的日子。”
“儿子啊,你受苦了。”范华珍越说越伤心,似乎触动到心底那段伤心的往事,一下子泪流满面。
宋少时放下手里的东西,转过身面向范华珍,张开双臂轻拍她的肩膀,“妈,我很好,没有受苦。”
“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宋少时语气温柔,掌心一下下落在范华珍后背,耐心的等她发泄情绪。
激动失控的范华珍慢慢被安抚,整个人安静下来。宋少时偏过头,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姜久,不禁朝她弯起唇。
“来,吃点苹果。”宋少时把去皮的苹果切好,耐心的喂给范华珍吃。
姜久坐在边上,范华珍拿了块苹果递过来,笑道:“妹妹,吃苹果。”
“谢谢妈。”姜久接过苹果,见母亲今天的心情特别好,嘴角始终弯弯的。
半响,有护士送药进来。宋少时哄着范华珍吃了药,又等她睡着。
病房外,姜久单手拎着衣袋,站在走廊的窗前,直勾勾看着某处发呆,直到身后响起脚步声。
“我妈睡着了?”
“嗯,睡了。”
如今的情况非常尴尬,范华珍一门心思认准宋少时。姜久刚去问过医生,医生也不建议强行制止范华珍的行为,弄不好会再次让她遭受刺激。
目前来看,只有先稳定情绪,随着治疗推进,范华珍慢慢就会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对。
“西装外套,洗好了。”姜久拿起袋子,递给对面的男人。
宋少时伸手接了过去。
“明天我要暂时离开云市,大概三天。”
“我看到娱乐城的招标公布,恭喜你。”
“现在恭喜还有点早,等我拿下这个项目吧。”
“你一定能够成功。”
宋少时的鼓励与认可,令姜久微微松口气。其实她根本没有把握,心中的紧张与忐忑只是被她伪装起来。
“我不在的时候,如果我妈妈有什么问题,你能不能帮个忙?”
“当然。”宋少时仰起头,望着姜久的眼睛,笑道:“我早就告诉过医生护士,伯母紧急联系人的那一栏写上我的电话。”
男人单手插兜,一步步走到姜久面前,“我说过,只要可以帮忙,我都会全力以赴。”
闻言,姜久笑了笑,但心情却并没有轻松。如果有一天母亲真的清醒过来,知道哥哥出了事,她又能面对吗?!
第二天早上,天刚亮,姜久已经带领团队准时出发。清晨的云市街道,还没苏醒过来,人流车流畅通。
两辆黑色商务轿车,从霍氏集团大楼门前出发,一路驶向高速路,朝目的地驶去。车子渐行渐远,大都市中的高楼大厦逐渐被青山绿水取代。
距离云市一百多公里的地方,依山傍水。姜久时不时看眼车窗外,这里距离外婆家的古镇不远,风景秀美。
姜久勾了勾唇,这次要竞标的娱乐城选址就在这边附近,看起来大海哥的那家小店果然要赚钱了。
不多时候,司机将车开进一处度假村。主办方安排本次竞标入选集团的封闭基地,正是这里。
下了车,众人纷纷发出一阵感叹。
这片度假村,全部采用豪华欧式建筑,雄伟高大的石柱拱门以及金色的大门,彰显出设计的富丽堂皇。周边遍布着大片的绿植草坪,茂密的椰树林,阳光落在海面熠熠生辉,美好的如同人间仙境。
如果不是来工作,这里当真是个度假的好地方。
主办方有人出来接待,姜久带着团队跟随接待人员来到二楼大会议室。他们进去时,陆氏集团的人已经到了。
姜久偏头看眼,没有看到陆谨行,立刻松口气。陆氏那么大的集团,竞个标应该劳烦不到他,这么想着,她紧张的心情松了松。
“对不起,我迟到了。”
身后突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姜久转过身,迎面走来的男人令她脸色一沉。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看我怎么c你的 叫出来 涨精装满肚子轮流
上一篇:坐在他的腿上把内裤蹭到一边 把腿张开我会让你很爽的
返回顶部小火箭